【天启神女传】(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1章美妻在前,妖女在后
古色古香的睡床上,苏珏悠悠睁开了眼。
想起数日之前似乎是被自己妻子恐怖的样子惊吓过度而昏死过去,不由觉得
一阵害怕。
自己的结发妻子怎么会是妖怪呢!
那天晚上,她是不是在吃人!
一想到此,苏珏的眼中更加害怕了。
「夫君!……」门外这时突然传来一个轻灵的声音,让正在担心害怕的苏珏
吓得一颤,「醒来了嘛?妾身要进来了!」
房门被一双柔荑推开,屋外清新的空气随着女子的进入流淌进来,让屋里也
充满阵阵馨香。
「别过来!站在那里!」苏珏看到自己妻子,大声喝斥,眼眸颤抖着收缩瞳
孔,却渐渐发现,妻子的身影正一步步走了过来。
「夫君怎么了,这么怕妾身,妾身又不会吃了你!」女子温柔的说着,将装
有饭菜的提盒打开,端起一碗粥。「来,夫君张开口!」
苏珏盯着眼前自己的爱妻,那温柔端庄的样子看不出任何虚假,而苏珏几天
没吃食,闻见米粥香味,口中生津。
「慢点,慢点,别急!还有很多!」女子轻轻说着,不时夹起菜喂入苏珏口
中,而苏珏渐渐不再害怕。
看着自己美妻温婉贤惠,苏珏反而认为是自己做梦产生的梦魇,如凡俗男子
与女妖相识相爱的故事。
这个世界名为天启界,世间传有道统,苏珏灵根不显,无法加入任何一座宗
门修练。苏珏早前遇到过九尾狐,传说九尾狐祥瑞,可保佑一方平安,这件奇事
也让苏珏娶了一位美妻。
与她初识那日,苏珏就知她不凡,自己配不上她,她自称是附近宗门流云宗
弟子——白雪姝,因犯宗规戒律而被清退出宗门,想找一个男人嫁了,于是找到
苏珏。
而苏珏也知自己留不住这位美妻,一直不敢与她深入交流,刚开始新婚时,
与白雪姝身躯交融,也感到自己这副身躯力不从心,来来往往数十下便一泻千里,
甚至几次都昏死过去。
她会不会骗自己,其实是个修练妖魔道的妖女,那日的梦魇,就是她原形毕
露吃人修练的样子!
「吃饱了吗?夫君!~ 」白雪姝眼眸含笑,水波流转,上到床榻上的她轻轻
贴着苏珏身躯,股股女子体香也如媚药般传入苏珏鼻中。
「妾身还没吃饱,想要……想要与夫君双修!夫君愿意吗?」听到爱妻轻媚
的娇声,苏珏也无法不答应,能拥有一位灵气的宗门仙女为自己妻子,已是八辈
子难得福气,这种请求,谁能拒绝?
不过苏珏还是忍着心中欲望说道,「我问你,你要如实回答!如有半分作假,
我就……就休了你!」
刚说完,白雪姝柳眉微皱,不知夫君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前几日,你我一起效游,在玉林山庄留宿,我见你似乎变成了妖蛛,半人
半蛛的与一名男子……」苏珏停顿了下,不知这里是该说做爱还是吃人,修炼了
妖魔道的女子,一般取男子心肝等脏器吃食,又采男子阳气配着一起方可修练,
他不知那时的她到底在干嘛。虽说都是在害人,但后者却没那么可怕,毕竟人可
能还活着,不过也可能已经死了。
「夫君全看到了,也是,不然也不会晕死过去。」白雪姝声音轻婉,露着笑
靥,身后忽然弹出八根蛛矛,如细折蛛足一样不时煽动。「既然如此,夫君是想
体验体验妾身这种妖化的身躯吗?」
「你!为什么要骗我!」苏珏这时感觉不是很害怕,历声问道。
白雪姝轻哼一声,说道,「哼!还不是怕夫君知道吓死,这几天妾身很是担
心呢!」
苏珏继续追问,「那日,你是否……!」
白雪姝打断他的问话,香唇吻了上去。
「那日是妾身身躯蜕变之日,不小心惊吓到夫君,是妾身的错。」白雪姝扒
着苏珏的衣物,也褪着自身裙衫,将雪白如玉的身子展露在苏珏面前。
苏珏不信,继续问道,「修炼妖魔道女子身躯会趋于半人半妖,修为进阶也
需食心食肝,采阳补阴。雪姝!……」
苏珏不敢往下想,在少年时期,他也参加过宗门考核,以那时飞天入地的修
士实力来看,眼前已经妖化的白雪姝修为绝对不低,甚至达到自己接触不到的境
界。
在天启界,修为等阶分为聚灵境→塑体境→炼神境→法相境→天命境→生死
境,每一境又分九重,在苏珏所在的城镇,塑体境的修士已是强者,少有之上境
界的神人前来。
话音一落,白雪姝面露狞色,其背后的八根蛛矛互相拉出蛛丝,将苏珏所有
退路封闭。
「哼!妾身饿了,现在就拿你修练!」
妖化似乎还在继续,白雪姝的眼眸也渐渐弥漫上淡淡腥红,身躯变得高大,
占满床塌,原本臀部的位置生长出硕大的紫黑色蛛腹,细腻洁白的双腿如毒牙般
的勾住苏珏双肩,将他拉了起来。
苏珏眼见这惊悚一幕,却不像那似梦中之景,抬起头看着自己爱妻双眸,眼
中腥红似爱意的红火,毫无妖邪嗜血之感。
白雪姝对自己这样是假,爱自己才是真。
现在要是露怯,岂不是怕了她妖异之躯。
不过,越看怎么越有一种情调,正如她所说,想要玩玩这具半人半蛛的妖躯。
「怕了吗?妾身要好好享用夫君了,夫君也忍不住了吧,变得这么硬啦!…
…」白雪姝看到苏珏正痴痴的注视着自己身体,心里窃喜,夫君不讨厌自己这种
非人躯体,对他温柔了些许,放了下来。
玉手轻轻地勾起矗立起来的棒身,抚摸撸动,眼眸透出红光,把苏珏此时模
样印在眼底,而他也忍不住这妖媚的躯体,搂着白雪姝的细腰,亲吻起她如仙的
美靥。
白雪姝坐在苏珏身躯上,蜜唇亲吻着他棒身,数个蛛足将他抱起,双腿夹住
他腰身,娇声说道,「快说!……自己想被雪姝姐姐吃掉!……不然不给你哦!
……」
下体传来蚂蚁爬来爬去的酥痒,苏珏有些心急,想要立马将肉棒插入她这具
淫躯,也不害怕,回了一句,「想被雪姝姐姐吃掉,想被雪姝姐姐将自己精气吸
干,提升修为。」
白雪姝笑了起来,夫君这样子太好笑了,果然被九尾狐看中的男人,都是万
中无一的,还好自己先一步与他结缘。自己可舍不得吃掉他呢,又不是修为高深
的修士,灵力都没有,就这样给自己长久生命带来一点乐趣不好吗,干嘛要吃掉
他呢?只是,人只有百年时间,而自己却拥有数千上万年的寿命。以后,又该如
何!夫君,绝不能让他老死,一定要让他修练,即使对自己造成威胁,也在所不
惜。
白雪姝娇笑道,「好,这就为夫君开始,要插入了啊……」
随着蛛体上抬,苏珏看着自己肉棒插入了深不见底的淫穴内,一瞬间就感到
一股吸力传来。
「呃!……」
柔腰轻扭,穴内膣肉紧紧裹住肉棒,像是将肉棒当成困于网中的蝇虫一样,
不断吸吮。
苏珏忍受不住,体内饭食似灵食产生热力,腰部向上挺动,把白雪姝硕大的
妖躯不间段的顶了起来。
「啊啊!……好棒!……夫君!……知道妾身为何忠情于你嘛!……」
苏珏听着她婉转娇啼,忽然使力将她掀翻,两人从床上跌落下来,而苏珏正
抓住她手腕,骑在她蛛腹上。
「为何?」苏珏说道。
「还记得九尾狐吗?那九尾狐离开后,夫君来入妾身洞府避雨,因夫君带有
九尾狐仙灵,妾身无法靠近,那时妾身正修练盘丝大法,身躯正处在妖化阶段,
心生情愫,见到夫君容颜已刻入心扉,无法忘记,待盘丝大法大成,妾身才下山
寻找夫君!」
「原来如此!」苏珏感觉自己要忍不住射精,稍微停顿了下,仔细地观察起
她蛛身。妖媚的样子仿佛引诱出人心底深处的欲望,苏珏自己没想到,一股热意
从下体放射了出去。
自己对这妖媚躯体更加没有抵抗力,以后要是遇见其它修练妖法的妖女,那
自己真的要精尽人亡了。
想到精尽人亡,他心里出现某些变化,反而期待起来,认真问道,「雪姝,
你我婚后,有没有在山林中伪装成少女,勾引来往书生……」
白雪姝听到此话,心中一乐,说道,「怎么,想看妾身勾引公子啊!……」
苏珏赶紧摇摇头,却最后又点头。
「咯咯,妾身还真有那么做,他们啊,一个个喜欢妾身不得了,就像夫君一
样,把那东西插入妾身口中,穴内,甚至后庭,妾身在变成半人半蛛后,却不像
夫君,他们还有力气跑呢,夫君第一次见,直接吓昏了,妾身差点以为夫君被吓
死了呢!不过,夫君现在接受自己这种样子,还把那东西射入自己体内,和他们
不一样呢!咯咯!」
苏珏听到真的有男子上过自己妻子后,心中有些酸,但想到他们见到妖化妻
子,死前都是快乐上路,心更加酸了。不过,臆想出的画面不如现实,况且这酸
如泡菜,越吃越想吃,他想亲自见到妻子勾引男子,吸干他让他精尽人亡,要是
有修士出现,妻子也将他勾引媚惑,那就更好了。
苏珏说道,「雪姝,只要你是真心对我,不离不弃,我苏珏绝不会抛弃你,
要是有其他妖女,雪姝你也是正宫!」
「咯咯!这么说,是想妾身在介绍几位姐妹,还是想要什么?」白雪姝心中
一暖,他还有这么可爱一面。
「我想要雪姝你伪装成少妇,勾引男子,我在旁观看……」
「可以呢,到时妾身被他奸辱,夫君可不要生气,咯咯!……」
……
十月的玉林山脉,晚间弥漫着幽幽雾气,如鬼魅在林间穿悛,不时响起鸮叫,
能惊出一身鸡皮疙瘩。
「怎么这么瘆得慌!」看到周围枝丫如人臂的怪树,正前往皇城的王元赶紧
又小跑数步,生怕树后跳出一个鬼魅。
「前方有光亮,去那里歇一晚吧!」
————叮铃铃!
行至跟前,传来轻脆琴声。
有人在弹琴。
烛笼灯火的照射下,一名身着黑白裙衫的女子正在凉亭抚琴,不远处是一座
尤显古意的庭院,内有数间殿房供人休息。
「在下王元,途径此地,敢问姑娘是否是那户人家女子,王元想在此借宿一
晚!」
因为女子背对着王元,他还未看清女子是何样貌。
琴声忽地一停,女子朝某处一笑,转过身子,露出仙女般淡淡微笑。
「王公子稍等,雪姝是那户人家女主人,可以让王公子借宿,雪姝这就带王
公子过去!」
「此等仙女,人间何求!」
王元痴了片刻,整理了下自身衣物,便跟随在女子身后。
刚刚那转瞬即逝的容颜,如那寒秋冷月,在雾中似林中仙子,窈窕惬意,空
气中弥漫着仙女清灵的香流。
「王公子请进,不用拘谨,家中只有雪姝一人!」
女子推门,将王元引入进来,随后也不栓门,留有一道门缝。
「雪姝姑娘,这庭院各殿坐落有致,怎会突兀在这玉林山脉中,难道是玉林
山庄?」王元有些疑惑问道。
「王公子,请坐,容雪妹慢慢道来。」女子幽幽开口,衣裳半解,似乎感到
热一样,轻轻说道,「这所庭院是玉林苏家建立,为来往行人提供住所,有小玉
林山庄之称!」
「那怎么只有你一人?」王元问道,喝了一口女子彻茶。
「呜!……」白雪姝视线落到某处,稍作停留,眼中挤出眼泪,「原本是与
夫君一起对外经营,数月前,夫君前往玉林山庄就再也没有回来,听说是被妖怪
吃了,这里就少有人来……呜呜!……」
刚刚白雪姝视线落到的地方,苏珏正偷偷地看着,心中想到等下自己妻子就
要勾引他了!
正这么想,王元惊恐的站起,妖怪一事牵扯甚多。
当今,妖怪分为两类,一类是野兽懂得修练化成人形,一类是人修练妖法入
妖魔道妖化,总之能成妖的,至少也是塑体境,王元毫无半点修为,哪能不怕!
但他看着面前美艳动人的白雪姝,心中生出一股勇气。
「姑娘莫要害怕,读书人拥有浩然正气,那妖怪不敢进来。」
而听到他这么说的白雪姝,衣裳又向下滑动些许,雪白的双肩露了出来,忽
地坐入王元怀中说道,「王公子!……可要保护人家啊!……」
香软美躯入怀,王元一介书生,怎能坐怀不乱,立马支起一个帐篷,而看到
妻子倒在他人怀中,还如妖魅般娇笑,眨动眼眸,心中已不平静的苏珏也立了起
来,在心里骂道。
「真TM贱啊,比狐狸精还要骚!就这样坐在别人怀中!」
白雪姝不管另一双视线,身体也来了点感觉,声音软腴,「王公子,人家数
月不见人,心中寂寞,想与公子……!」媚惑的眼神闪烁着电芒刺入王元眼中,
点燃他心中的欲望。
「忍不了了,我这就保护你!」王元说着,强忍着娇躯绵软推了开来,快速
脱下衣物,一把抓住白雪姝亲吻咬吻起来。
「嗯嗯!……公子不要这样!……唔唔!……不要!……救命!……」白雪
姝推了推,力气绵软,发出的娇声让两个男人都燃了起来。
「太骚了!死了丈夫不守寡还勾引我!真当自己是好书生,不近女色,这就
将你奸了!」王元心中想道,咬着乳房不停吸吻,右手伸到她下体,不断抚弄。
「这是你自找的,勾引我,就要为我解火!」王元将肉棒抵在她下体,毫不
犹豫的插入进去。
「啊啊啊!……不要!……不要强奸人家!……啊啊啊!……救命!……夫
君!……救我!……」
眼见自己妻子被王元抱住奸淫,苏珏心中感到很是难受,但当他看到妻子是
那般熟练地倒在王元怀中勾引他时,也对妻子做为妖女有了新的看法。
勾引男子,吸干对方精气才是妖女,自己妻子又不是心地善良的神女,而且
对方一开始就盯着自己娇妻身躯看,说明自己娇妻是万中无一,比仙女还要美的
女子,只要她心中有自己,在饱尝肉体欢愉后还有自己就行了。
就让妻子的美丽,让更多人得到,虽然这美丽是危险的。
娇吟声让王元更加有力气,双臂从白雪姝的膝窝绕过,将她整个身体腾空,
一上一下的动作让肉棒进的更深,美妙的快感传来,王元欲罢不能。
「唔唔!……王公子!……弄痛人家啦!……嗯啊啊!……」白雪姝媚叫着,
身体被弄得上下颠动,蜜穴被肉棒抽插出淫靡的白沫,而王元毫无查觉的下体,
股股亮蓝色的精气的光芒顺着交合部不断被那淫穴吸入,看到这一幕的苏珏目瞪
口呆。
他捂住嘴,心中不知是何感觉,面前的男子看似兽血沸腾,实则精气不断流
失,爆发出的力量也是精气流失时生出的美感,不自然的引爆血肉中蕴含的元力。
「呃呃!骚货!我还要……呃!!!!」
王元身躯一颤,一股强烈的快感险些让他倒地,身体内的真阳精元被淫穴嫩
肉吸去,他勉力睁着眼,面前女子正露出一抹轻笑,檀口微张,似有微蓝光流被
她吸入口中。
苏珏见到,实在忍不住了,从阴暗处跳了出来。
「妖女!放开王兄!」苏珏不知从哪拿出一把锈剑,直指白雪姝。
「呃!救……我!」
这次是王元在喊。
白雪姝看到苏珏跳了出来,哪里不知他是故意的,肯定是想要体验被吸精气,
但精气一吸,身体元力会变弱,没有灵芝仙葩,无法弥补,这也是白雪姝不愿吸
取苏珏精气的原因。
而真阳精元又不一样,童子的真阳是大补之物,普通的真阳每个男子都会生
出,那是精满自溢,在睡梦中也会把真阳流泄出去。
「又来一个送死的!」
这时候的王元要是还不知道面前女子是女妖精,那便是傻子,他一脸期待的
看着苏珏能一剑将之斩杀。
却见,一道白线急速的射了过去,那是白雪姝口吐的蛛丝,将苏珏缠住后,
一点点拉了过来。
「小子长得真俊啊,肉棒这么硬了也敢跳出来!……」白雪姝玉指点动龟尖,
苏珏爽得一颤,面容却露着凶狠。
「太上真法!去!」
这时,一道金光照亮山林,一个身穿雪白裙装的少女从天而将。
流云宗来人了。
方圆十万里皆是流云宗的势力范围,查觉玉林山脉似有天命境大妖的气息,
身为流云宗巡查使的裴千仞捏碎传送符赶了过来。
虽说自己只有法相境九重修为,但以神法治妖,亦可对天命大妖造成伤害。
「夫君!……来了位剑道姐姐呢!……」白雪姝神识一扫,心中大定,向苏
珏传音。
「雪姝,能打得过吗?不行用我做为要挟!」苏珏很是担心,那道金光一下
就将蛛丝斩断了。
「唔唔!仙女姐姐救命!」王元求救着,那道金光在空中转了数圈,从上向
下刺入王元的天灵盖。
「好色之徒,也配!」裴千仞轻张红唇,神色凝重,面前的妖女在她眼中如
同高山,她已有退意,但手中的「天下雪」却在颤抖,那是要斩妖的兴奋。
天命境,少有修练妖魔道的女子能达到的境界,天命一词,是寻找自己的天
命,以天命入生死,过了就能掌握他人生死,进入神的境界!
这也是白雪姝的愿望,她想掌控苏珏的生命,让他一直陪伴自己左右。
「咯咯!原来是流云宗的上仙!果然仙灵貌美!」
看到苏珏双眼远离别处,白雪姝笑了,自己夫君还真有趣,心中肯定喜欢得
不得了!
「流云宗宗主已入生死,得罪她可不行,自己打不过呢,不过巡查使在外堕
妖,那可不是自己的事了!」
这么想着,白雪姝挺起一对美乳,傲然的将她比了下去。
「哼!」裴千仞看了一眼苏珏,只觉他毫无灵力,也无真阳之力,身躯却散
发许多她的气息,感到奇怪,又多看了两眼。
难道那少年是她的天命!
「废话少说,本圣使前来,是奉流云宗宗主之命巡查山海,凡是修练入妖者,
皆杀无赦。不过,本圣使看你修行不易,已入炼神,放下那少年,回到妖域,本
圣使不会向宗主禀报,不然!」裴千仞拿出一物,是巡使令,可传信万里。捏碎
后,流云宗宗主将会破空而来。
白雪姝玉手施了一法,轻笑声道,「不劳姐姐大人前来,奴家这就回妖域!」
苏珏还以为会大战一场,却看到白雪姝说完后凭空消失了。
「多谢仙子相救!」自己妻子跑了,苏珏还要感谢她,心中很不喜,不过妻
子在临走前交给自己一物,只要能接触到她肌肤,就可使她堕妖。
「你,很可疑!」
裴千仞以金光束缚着苏珏,拿出传送符捏碎,带着他步入虚空。
眨眼间,已来到一座行宫前。
「留你几日,沐浴灵气,洗去妖灵,十日后,自行离去。」裴千仞说完,便
不在管他,而苏珏也不好到处乱走,这里似乎是流云宗在妖域边界的驻地,随处
可见宗门弟子来往,感知的气息也在炼神境左右。
躺在床上的苏珏拿出一双银白丝物,这是妻子给自己的,摸上去极为温润丝
滑。
「这东西该怎么送给她呢?」
裴千仞从剑镜中看到,心疑更重,那双银白丝物似乎是腿上护具,裴千仞一
直爱护自己双腿,腿上经常穿着一双白丝连裤袜,那少年有这种东西,也是奇怪。
「还是要他献上来!」
第二天天亮,苏珏来到行宫交易大厅,想要鉴宝,他将那双银白丝物拿了出
来。
在苏珏面前,是位中年男子,看到少年拿出丝物,眼前一亮。
「雪蛛情丝,可御水火,兄弟你这是哪来的?看这物至少是法相境雪蛛妖吐
出的丝制成!」
苏珏愣了片刻,「是在妖域捡的,我有传家玉珏,可避万妖!」苏珏随口道。
中年男子抬起头,以为他是某家族子弟,也不做他想,问道,「是否要出售?」
苏珏想了想,那仙子不知所踪,这物似妻子衣物,干脆卖了换钱回家,也不
知这里距离玉林镇多远,他说道,「正有此意!」
中年男子开了价,十万灵石,苏珏心中一喜,也不是妻子肚兜,咋值这么多,
当场成交。
等到苏珏离开后,裴千仞走了进来,寒月般的眼神让中年男子心中一紧,以
为自己贪污的灵石被发现了,颔首道了一声「圣使!」
「刚刚那少年交易了何物?拿出来!」
中年男子一愣,露出笑容,拿了出来,「圣使,这物可不多见,是雪蛛蛛丝
制成,价值十万灵石!」
「哼!这物本圣使要了!」裴千仞拿出一颗灵珠,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
也值十万灵石,自家行宫,裴千仞才不屑强取,让自己欠他一个人情可不好。
回到雪仞宫,裴千仞将之展开,果然如猜想般,是一双白色蛛丝连裤袜。
薄如蝉翼,晶莹剔透,上面还有雪蛛的图案,在大腿下方,还有水火纹路。
「越看越喜欢,换上再说!」
裴千仞褪下腿上略脏的白丝,正准备穿入,想了下,还是沐浴后在穿,弄脏
了可不好!
另一边,得到十万灵石的苏珏开启买买买,仙剑法宝道服都买了些许,他甚
至都有想法把妻子拿出去拍卖,不,是把妻子衣物拿出去拍卖!
「唔,这把剑太贵了,居然值八万灵石,不过叫雪玉,到也值了,似乎是冰
修使用的剑,自己使出来,只有点点雪花!嗯!」苏珏挥剑,以前练过几招,现
在也早己忘了,买来也是为了防身,遇到妖怪,自己就说是妖尊的夫君,这把剑
就是信物……
苏珏抱着雪玉在行宫转了转,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他迷路了,这里到处都
是禁制,如鬼打墙,苏珏毫无修为,无法看出。
雪仞宫前,苏珏走了过来,禁制对修士有压制,却对凡人如空气,苏珏看着
这栋精美的建筑,觉得里面很不同,便推开了门扉。
行至一角,可见香汤水雾,雾里似有身影穿俊,神似女子在沐浴。
苏珏刚想离开,却是想到,何不见见这位仙子身姿,和妻子比又当如何。
轻走数步,苏珏进入水雾。
那怀中雪玉,此时有灵般的形成水雾层,将苏珏身影隐形。
裴千仞自幼被流云宗收入,练剑时互相切磋留下剑疤虽说丑陋,但也是她一
步步变强的记录,刻骨的痛才能成为强者。
远观水雾倩影,苏珏难能发现女子肌肤上的剑疤,已对那身躯产生感觉。
「哼!谁!」
水汽凝剑,刺入虚空,一名男子跌了出来。
「裴仙子感知力还是那般历害,呵呵,本座前来,是想要仙子能履行约定!」
男子似人似妖,浑身缠绕黑气,身后是修罗法相,一出现就以气势压人。
「哼!和魔族才没有约定之理!」裴千仞虽是这么说,却没有施放法相,也
无金光护主,见男子下到水中,裴千仞双手环抱胸前。
「这么说,可无趣,本座是你未来的天命,只有我能让你进入生死!」男子
来到裴千仞身后,极为猥琐的上下动着,似乎把某物抵在她臀瓣上。
「杀我,你连天命都无法迈入,何谈那层境界,想要变强,我就是那个唯一!」
裴千仞想要抵抗,但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师尊都是魔族禁脔,又如何改变自
己天命,只愿迈入生死,能斩断一切。
苏珏看着这一切,想到了自己妻子,自己是不是也是她的天命,连那种要求
也愿意接受,虽说已经做过!
见到裴千仞不做抵抗,男子把肉根插入她大腿间,不进入穴内,就在外摩擦
起来。
「还不知道吧,我的真阳能助你修行,我想,想要看你跪下求我,像母狗一
样求我!呵呵!」男子在她耳旁言语,不在侵犯,修罗法相收回,身影逐渐消失。
裴千仞心绪不宁,整个身躯沉入水中。
自己也要成为魔族性奴,这感觉,可真不好!
苏珏也下入水中泡起澡,他感到皮肤传来一股温润之力,似乎是灵力,但自
己灵根不显,灵水也毫无作用。
等到裴千仞如人鱼出水,苏珏才睁开眼眸,面前景色山峦叠嶂,似雾里看花,
美妙绝伦。
「要是没有剑疤,和妻子比,一样美啊!」
裴千仞上到岸池,以灵力烘干身躯,拾起那雪蛛丝袜,只有它能带给自己些
许安全,护住那处重要部位。
「那个,是!居然是穿在腿上,回去也要妻子穿上,裸着划伤皮肤可不好!」
苏珏关心自己娇妻,心里暗想,见美人穿丝袜,也大饱眼福。
十日后,苏珏告辞离开,他准备先前往妖域寻找自己爱妻,等找到后,在云
游天启。
而裴千仞,穿上雪蛛白丝后,身体也迎来她人生第一次大变,眸中逐渐蕴含
妖力。
而身为她未来天命的男子也发现了变化,发现是向妖魔道转化,符合如今大
计,也没有出手干遇,他巴不得裴千仞转变成淫荡的妖女。
另一边,苏珏在进入妖域后,行入一城,打听到了最近来了位花魁,样貌和
妻子竟是一模一样。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