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神女传】(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2章妖域以北,吾妻最美
苏珏所在城池名为「天妖城」,城中来往众多修士,也可见虎背熊腰的妖族。
「小兄弟,看你细皮嫩肉,身躯毫无修为波动,怎敢独自前来妖域!」
忽然,一名白眉老道前来搭话,苏珏看向他,只觉他想收自己做徒弟。
「师父着相了!」苏珏抱着雪玉,道了声佛语,「我已看破生死轮回,灵力
早已内敛不显,入红尘是为了突破生死,进入那层境界!」苏珏进入妖域前,就
为自己设想许多人设,像凡人圣者这样,最符合自己,手中雪玉一挥,自带雪花,
这可是神器!
白眉老道见他一副高人模样,也不敢猜测真假,传言生死境就可反老还童,
还真有可能是自己看走眼了。
「原来是人间圣者。」像他这样,以凡人之躯行走天启的生死境强者大有人
在,统称人间圣者。
「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苏珏毫不停留的离开了,那个老道修为不低,
没想到真被唬住了,看来自己要买大量蕴含道韵的物品,来衬托自己圣人身份。
不过,还是进万妖楼找到妻子再说。
「门票一万灵石,值!听说花魁还是人族的神女,能云织万缕!」
听到一旁中年男子,苏珏看了过去,想到那值十万灵石的白丝,心中也是一
喜,自己妻子只要不妖化,不就是神女吗!
以后就让妻子当当神女,再侵犯她估计也着实情趣些!
交了一万灵石,进入万妖楼,可见群妖乱舞,不!群芳争艳,为首的女子正
是自己爱妻白雪姝,正身穿露脐稍显暴露的舞裙,以红纱掩面,欲遮还羞的舞起
天女舞姿。她赤着一双皓白玉足,足踝系着金链铃铛,随着莲步轻点,发出悦耳
的音调,让人心神跟着步子一动而一动。
苏珏抬起视线,发现妻子冲自己一笑,极为妖媚的双手抓住上方垂下来的藤
条,分开双腿,将那粉嫩多褶的花穴展现众人眼前。
一瞬间,点燃了在坐的各色人物。
「好TM贱啊!那穴竟是粉色,不知第一个破处的会是谁?」
「听言龙尊上她的时候,她已不是处子!你问龙尊是谁?龙尊是妖域以北的
妖主,实力深不可测!」
听到妻子被龙尊上了,苏珏心里有些难受,要是她被龙尊收作禁脔,自己又
该如何救,但为何龙尊只是过来嫖她?
难道龙尊是龙女?和妻子百合!
想到这里,苏珏咽了囗吞沫,要真是这样,那该是多么美妙,百合才是永远
的神!
买一送一啊!
「快看,是龙尊!」
顺着众多眼睛看过去,一个留着长发,身穿鎏金服饰,头上长有龙角的男子
从分离地人群中走出,出场就自带帝者龙威,让人有一种下跪的冲动,心志不坚
者,也是当场下跪了。
「真的是……男子!」看着比自己还要帅气的龙尊,苏珏都有一种自惭形秽
的感觉,妻子要是和他做爱,也会很快高潮吧,自己都没有让妻子高潮的本事,
反而一下就被妻子榨出精液,自己太没用了!
「龙尊!~~」花魁见到龙尊前来,合上双腿,妩媚的道了一声。
而龙尊则是一副微怒的模样。
「哼!」龙尊冷哼一声,像是对她刚刚那样不满。
龙尊没有言语,上台将她拦腰抱住,「今日是本尊的,来日也是本尊,你们
只许看,不许上,哼!」说完,龙尊带着她进入花苑厢房,空气中毫无凝结水汽,
雪玉无法让苏珏身体隐形,但他着实不信龙尊是男子,是男子的话,不应让众人
奸淫自己妻子吗!
苏珏跟了上去。
他也不管自己会不会有危险,直接推开花苑厢房的门然后合上。
「龙尊,她是我妻子,明媒正娶的妻子!」苏珏拿出玉珏,展示与白雪姝喜
结连理,拜堂的影象。
白雪姝看到这一幕,心中感动,夫君居然有勇气推开门。
当龙尊回首看他,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这就是雪蛛的天命,还真是不一样。
「小子,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龙尊伸手,隔空钳住苏珏脖颈,白雪姝有一瞬间惊慌,但看到龙尊只是轻轻
地钳住他后,也放下心来。
这也是锻练他的一步,要是能激发灵根,爆发出一点点灵力,那么就可以修
练了。
「放开我!」苏珏的脸被憋的酱红,但依然有气力挣扎。
某一瞬间,他拔出雪玉,向龙尊挥砍。
只见白光闪过,龙尊面容破碎,竟露出一张娇好容颜。
一直以男子身份自居的龙尊还未在他人面前露出真颜,她有那么一瞬间起了
杀意。
「哼!竟被你这小子见了!」龙尊放下苏珏,说道,「即见了本尊,那就是
本尊的人了。」
能破解自己的伪装,此子绝非仅凭那柄神剑可解,亦有其它诸多因素。
能成为白雪姝的天命,哪会是一个平凡人。
苏珏在见到龙尊真容后,也有几分吃惊,还真被猜中了。
龙族在妖族中是属于帝皇一族,它们生育雄性居多,雌性往往会成为繁殖工
具,因为龙族难能生育,血脉延续才是种族存在的根本!
「来了万妖楼,本尊也该行地主之谊!」说着这话,龙尊竟然宽衣解带,露
出带有龙鳞的玉色胴体。
妖族都这么好看吗,先前毫无半点胸肉,现在竟如拔地而起的雪峰。
「本尊神体人人都想得到,你也想要吧!」看着两眼放光的苏珏,龙尊双手
揉乳,他的视线也紧紧跟着。
「夫君,姐姐心善,本想与妾身交欢,如今姐姐想要夫君的真阳,夫君~~
可别忘了妾身啊!~~」白雪姝扭动身姿,枣仁形的肚脐眼喷出蛛丝,形成蛛网
将苏珏粘在上面。
蛛丝韧性极高,不惧水火,苏珏手脚呈大字被粘住,挣脱不开。
要被龙女强上!
自己真没用,要是身体有灵力,以灵气筑基精关,自己也不会那般无用,随
便腰肢一扭,双腿一夹,就把精液射了出去,连主动侵犯,主动射精都不行。
苏珏这一刻,是多么希望能修练,即使只有聚灵境一重,那也能坚持一小会
儿!
可是,他就是一个凡人,还要面对这尊修为通天的天命境龙女。
「穿这么多衣服可不行,沦为男奴凉快凉快吧!」龙尊眼冒金火,一步步接
近,气息也逐渐拔高,身后显现龙女法相。金曦流转间,焚灭苏珏衣物,使他精
瘦的身躯暴露在两女眼前。他那下体长年经过白雪姝玩弄,早已变得红肿粗大,
可却无该有的配置,完全是妖女淫液强行使其巨大化。
龙尊气势逼人,与人交欢也要法力全开,那龙女法相本是手握玄兵与人交战,
此时却如妖魅般拉出颀长的身躯贴在苏珏身躯上扭动,螓首伸着红舌,如鞭子般
的舔舐苏珏的双乳,肉棒立起,又被玉手捏揉,口也被龙尊红唇堵住,正往他口
中吐着蜃气,爽得不能言,只能发出「嗯嗯」的低吟声。
白雪姝则来到他身后,四肢缠住他身躯,还不时微张小口,与龙尊接吻。
厢房内妖艳旖旎,三具肉体相互纠缠,被夹在中间的苏珏却是有苦说不出。
刚刚从龙尊口吐的蜃气正快速产生效果,脑袋变得晕乎乎的,思维都似乎停
泄下来,而龙尊却不断对自己索取,不断起伏着她那雪腻丰腴的胴体,蛇腰轻缓
扭动,带来妖娆美感的同时,也带来让人难以忍受的快感。
肉棒在龙尊花穴内,被数量庞大的淫肉缠住,龙性本淫,又是繁育雌龙,榨
取雄性精液的能力可谓是与生俱来,不一会儿,苏珏便强忍不住,把精液射入龙
尊体内。
「小子!这么快就不行了?怪不得你的娇妻离家出走,跑到万妖楼找男人!」
龙尊故意似的又摆臀又扭腰,苏珏身躯忍不住地一颤,精液再次放射出去。
白雪姝轻搂着他,说道,「有办法使他修练吗?」
龙族雌体,善于分析真阳,能以自身阴精结合各种生灵的真阳孕育出血脉低
劣的妖龙,此时的龙尊吸纳了他两道真阳,已经分析出来。
「生而为凡,无法入道。以我之躯,可育龙体!」龙尊开口,从苏珏身体上
下来,她轻抚自己的腹部,似在感受。
「姐姐是说……如果将胎儿生下来,其身体是龙体亦是人?!」白雪蛛有些
惊讶说道。
「当然,拥有本尊的血脉,可坐上人间皇者的位置!」龙尊似乎想要将苏珏
的血脉生育下来,他的真阳没有被子宫吸收,在等待与阴精结合。
「哼哼!姐姐可不能第一个生,妾身要为夫君先生一窝小蜘蛛!」白雪姝抚
摸着腹部,以前她从未想过将生命生育下来,都是直接把苏珏真阳消化了。
「本尊真颜暴露,牵连甚多,这里人多眼杂,换个地方再说!」
龙族雌性地位极低,即使是生死境的龙女,也会沦为繁衍工具,供众人玩乐。
而龙尊,却是万年来唯一有可能超越生死的神龙,其天命亦无人知晓。幼时,
被龙母施以龙族秘法,一直无人发现其雌体本质。
如今,秘法之力早已消耗殆尽,维持龙尊面容的是她自身灵力构建,以灵画
皮,可衍万容。
龙女法相绽出神光,厢房的一切如时光泡影,湛蓝色的光芒从墙面透出,眨
眼间,如海蜃之景,三人来到渊海龙宫。
龙宫虽小,却是龙尊一手建立,方圆百里被施加法阵,成为渊海无法踏足的
禁区。
在这里,龙尊可以卸下所有伪装,再也不用以那副打扮示人。
龙宫中,也有侍众,蚌女鱼精随处可见,却是无虾兵蟹将,仅凭她们守卫龙
宫,也着实不易。
「龙宫粗简,却是本尊一砖一瓦砌成。雪姝,你们是龙宫第一位客人。」
此时龙尊,换上黑金色的深「V」形宫廷装,将饱胀的玉乳突出美妙的圆弧,
神色高贵间,带着点点色气,给人有一种可侵又不可侵犯的感觉。往下,裙装又
似旗袍般在大腿外侧开衩,将玉白的美腿伸出,足上,穿着露趾的高跟,更显她
龙族公主的高贵身份。
白雪姝看到龙宫的一切,却是感觉如人间帝皇王宫一样,极为大气磅礴,毫
光万缕。「能成为龙宫第一位客人,是雪姝的荣幸啊!」
「带你们去殿中,这些天……」龙尊眼眸转向白雪姝,带着柔情。「这些天
就住在龙宫吧!」
「那打扰姐姐啦,正好可以一起玩夫君!~~」白雪姝应了下来,这里可是
在渊海深处,灵气那叫个浓郁,那龙宫地下,还有数条龙脉。
……
白眉老道眼见人间圣者进入万妖楼后就再也没出来,进去打听后,发现是与
龙尊一同消失,感到惊讶。
没有任何打斗,就降伏威名赫赫,奸辱我人族圣女的龙尊?这实力,怕是达
到了言出法随的境界了吧。
白眉老道死死地盯着面前龙尊施放完的跨地域传送遗留下来的道痕,心中更
加震惊,这数缕残留的道痕散发出一丝丝水汽,如弱水三千,又似三生石旁的不
老泉,让老道有一种将要反老还童的错觉。
渊海龙宫中的水,又岂会普通,白眉老道穷极一生也不可能见到一瓶龙宫之
水。
……
天妖城南临凌云宗妖域驻地,在妖域以南,雪仞宫前,正有数万凌云宗弟子
等待,今天是这些弟子宗门试练的日子,会有数名宗门长老前来护法,裴千仞这
位法相境九重的巡查使也会跟随一起。
「裴仙子好美啊,前几日在水池,主人何不趁机占有她,现在混入这些弟子
中,跟随一起,可一点不自由!」
一位少年肩旁,一团雪白小兽摇动尾巴,刚刚正是它开口说话。
「你主人是谁,裴千仞的天命,她迟早是我的,这次大比,可不普通,他们
将会成为裴千仞进阶天命的养料,甚至一举突破生死也大有可能!」少年神情无
比邪意,好似修罗一般。
这次凌云宗弟子妖域试练,与往常一样是为了削弱妖族总体实力,斩杀那些
炼神以下的妖兽,将它们扼杀在摇篮中,可谓凶狠。
妖族也知今日一般,大部分妖族早已北上进入渊海龙族统治的地域躲避,其
中就有数只水妖迈入龙宫外围。
苏珏望着他们,这几日在龙宫学了几个剑招,他想拿他们试试自己能不能打
得过。
「嘿!你们是鱼妖吧!这里是龙族禁地,哪来的就从哪滚回去!」苏珏手持
雪玉,霸气无比的说道。
几只鱼妖发现面前的少年是人,都笑了,为首的鱼妖说道,「你说这里是龙
族禁地?那你为何在此!」
「我,是为了手中的这把剑!这里是我历练的好地方,让你们看看我新学的
剑招!」苏珏持剑,摆了个起手剑势。
鱼妖见到,以为是凌云宗内门弟子在此地修练,也都认真起来。
「一起上,杀了他!」为首的鱼妖是黑鱼精,一马当先的冲了上去,其它几
只鱼妖见到,变化出鱼鳍剑,也冲了上去。
法阵似是被龙尊关闭,鱼妖没有被阵法压制,他们已经与苏珏短兵相接。
「啊啊!~~姐姐!~~我赌夫君能赢!~~嗯嗯!~~」
龙宫内,水镜旁,两女双腿交叉夹住彼此身躯,同时摆动臀部,蜜穴与蜜穴
相互厮磨,阵阵奇妙感传来,她们骚浪的发出淫叫声。
「嗯!~~那本尊赌鱼妖能赢,他们手中的武器是本命法器,啊啊!~~苏
珏这几日与我们欢乐,真阳已弱,气力不存,恐无法抵抗!好舒服!~~」龙尊
轻眉弯弯,感觉被磨的很快乐,玉色的身子也染上粉晕,好不美丽。
「啊啊啊!~~我相信夫君!~~姐姐是想要鱼精生鱼龙吗?这么替他们说
话!~~嗯嗯!~~」
「不许这样说,看本尊如何惩罚你这只小蜘蛛!」龙尊说着,蜜穴间竟钻出
一物,似龙似棒,这是寄生于龙族体内的龙蜃,但这只龙蜃,竟然被龙尊操控,
使其成为自身一个器官,如同鮟鱇.
「唔唔,姐姐的大宝贝真是羡煞妹妹了,妹妹要吃!」
龙蜃从蜜穴钻出后,被一张小口含住,龙尊想不到白雪姝这么主动,望着她
娇靥,感受着轻淡如小兽舔舐的快感,感觉做男子也确确实实如那般美好,奸淫
神女也是的确能得到满足。
龙尊想到了那名囚禁在皇宫中的人族圣女,即使已有天命境的实力,亦毫无
自由可言,而自己也无法拯救。
「这可不是给你吃的,苏珏那小子射了那么多,本尊便代他还给你,让你尝
尝做为女子该有的快乐!」龙女法相再次显现,抓住白雪姝的手臂将她拉起,龙
尊将龙蜃对准她双腿间的蜜洞,稍一用力,便顶了进去。
「嗯嗯!~~」刚刚插入,龙尊便舒服的呻吟了一声,感到她淫肉将龙蜃包
围裹住,要是毫无准备的男子的话,定会抽插不能,只能被凄惨惨的榨出精液。
而龙尊却是不同,同为女子,她亦会这般,让穴内蜜肉裹住肉棒,再施加吸
力,就能将男子精液强行抽吸出来,修为低下者,甚至会被直接榨干,凄惨死去。
早已知道会这般,龙尊以龙女法相为基,在龙蜃精关上筑起一道道防御,来
再强的快感和吸力,也无法吸出精液。
龙尊开始挺动起来,「呵呵!妹妹太嫩了,要是本尊是男子,定会好生调教
一番,让你淫荡的性子收敛点!」她揉捏着白雪姝的玉乳,挥动着自身纤细匀称
的娇躯,让龙蜃在花径中不断前行,开拓苏珏无法到达的疆土。
「啊啊啊!~~姐姐!~~嗯嗯嗯!~~在姐姐面前!~~妹妹会收敛些!
不在那般啦!~~「长久以来,一直是她占具交合的主导地位,花径深处根
本无法到来龙蜃这根凶残之物,龙尊摧枯拉朽的攻入白雪姝的心田,挤占那个重
要、位居顶端的位置。
苏珏完全不知道龙尊还有这么一个比他还要大的宝贝,要是这几天在一起击
剑,兴许会学到几分本事,延长几分钟也说不定。
「呸!老子还以为是凌云宗的内门弟子,没想到一剑就将你钉在地上,真是
浪——费——时——间!」黑鱼精极为轻蔑的说道,脚蹼踩着苏珏的脸颊在贝粒
地上狠狠碾动,还吐了口唾沫在他脸上。
苏珏很愤怒,但很无奈,刚才那套剑招虽不用灵力就可施展,但却抽干了他
身体气力,还未使出,两眼一花,腹部一痛,便倒地了。
正当黑鱼精补刀时,一个庞大的黑影出现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