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神女传】(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3章天下飘雪,海中有剑
飘雪宫内,浅浅的娇吟从内殿传来,淡媚而清秀,轻婉的声音由浅渐深,震
落了屋檐侧的细雪。
「呵呵呵!本殿喜欢你露出这副表情!越是抵抗本殿,本殿便越是喜欢。可
是,圣女您怎能发出这么妩媚的声音,是叫给本殿听的吗?」九皇子姬夜邪媚一
笑,一手将夏心莲的一双小腿抓入手中,随后口鼻凑在那对玉足上,闭上眼吸了
一口。
「无耻!快放开我!」夏心莲感到足底异样,想要踢腿挣扎,却发现无法抽
出一丝一毫,那双手如虎钳般,已经知道他将擒龙手修练至大成,也只能放弃踢
腿,但她依然没有放弃抵抗。
心中有莲,出淤泥而不染,被姬夜玩弄,她的心依然圣洁,毫无污秽。
金莲法相忽然从她体内显现出来,绽放神光,根蒂与她脐眼相连,似要将姬
夜净化一般。
眼见这朵金莲从她体内长出,姬夜更加欣喜,因为金莲能修复一切肉体的暗
伤,像与人对战震伤内脏也是可以修复,她能坐上人族圣女的位置,也多亏了这
朵金莲的功劳。
「看,圣女应该知道,金莲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您的这副身躯,就是我们的
后盾,本殿没有让您去军中侍奉,就是对您最大的仁慈!」姬夜双手抓住小腿一
掰,抚至大腿,猛的挺动身躯,已经在高潮边缘的夏心莲无法忍耐这股快乐,泄
出一道洪流,滋养着那深入花径的龙根。
「唔!殿下!我恨你!」感受到刚刚泄身时的快意,夏心莲是很不喜欢,十
分抵触这种美感。
「恨我?那本殿就来填满您身上每处小洞,呵呵!这里还未开发呢!」姬夜
淫笑着,食指中指按在了她后庭上。
「不要!殿下!你要是敢如此,我一定会杀了你!」夏心莲虽不能动,却可
以用法相来攻击,但依旧无用,姬夜亦有法相,是个黑龙!
「要怎么杀本殿,本殿很好奇,是要用这蜜洞将本殿榨干吗?」感受到略略
收紧的蜜穴,姬夜笑得很快乐。
「本殿会轻点,就要这种表情,我很喜欢!」姬夜抽出肉棒,带出许多乳白
的淫沫,他用手指抹了些许从她蜜穴流淌而出的淫液,涂抹在了她后庭上。
「不要!」夏心莲惊恐,那处窄小的地方怎能容下他的那根巨物,不禁小手
拽住他的手臂,似在求饶,连眼神都失了原有的怒气。
「哎!还是吊起来吧!」被她双手抓住,姬夜不好动作,但有办法面对这种
情况,给她双手捆上细绳,吊在房梁上,不就可以了吗!
只见夏心莲被他捆住双手吊起,双足离地,颀长的美躯勾勒出优美的弧度。
经过这么一弄,姬夜的肉棒疲软了下来,他看着面前已染上粉霞的胴体,直
接仰躺在了地上。
「圣女,你不是不要那般吗,用这双玉足帮本殿弄出来,本殿就放弃!」姬
夜淫笑着说道,肉棒就在她悬空的玉足下,双腿稍稍一伸,就可碰到。
「不要!待我自由时,就是你的死期!」夏心莲没有屈服,眼神似有金火在
燃烧,好似在破解禁制。
「这可不行!不干,那么就去死吧!父皇怪罪下来,本殿就说是大皇子干的,
正好本殿有他的东西!」姬夜施了一法,一条细绳将夏心莲的螓首套了进去,她
心中此时一慌,但亦没有露出屈服的眼神。
细绳收紧,柔嫩的脖颈一下被箍得凹陷,窒息的感觉传来,越来越强,那双
玉足也因此胡乱踢动,这正是姬夜想要的。
姬夜才不敢杀她,天命境以上吊这种方式自杀,以前也有冷宫的妃子干过,
但却都只是挣扎泄身,被人发现时,虽口不能言,但却是活着的。
窒息的感觉夏心莲从未感受过,她感到害怕。双手被束缚,只有双足能动,
她奋力的想踏在能支撑身体重量的事物上,也找到了能踏足的事物,是姬夜的那
根东西,为了能活下去,只能这样踩在上面缓解窒息感,虽然不想这般,但别无
他法。
姬夜不会让她就这样轻松支撑,细绳再次收紧,同时黑龙从她腿上游离上去,
缠住她的身子,同样也在收紧。
玉足又开始踢动,足趾足弓时不时触到姬夜肉棒,给他带去最为美妙的快感。
夏心莲就像找到了救命稻草,玉足紧紧夹住他肉棒不放。心中有再大的抵触,
在这恐怖的窒息面前,她选择了放弃。活下去才有办法杀了他,给自己这么大的
伤害,一定要让他千刀万剐。虽然这样并不能使她完全站立和稍微减轻窒息,但
以上吊这种方式给予的调教,却是恰到好处。
姬夜感觉那美足实在太棒了!
还真要忍不住了呢!
感到精关将要被玉足撬开,姬夜才不想自己修练的真阳浪费在她的脚上,龙
精宝贵,射入女子身体才是正确的去路。
「死到临头也不愿意,没办法了,本殿就为圣女开发开发后庭!」
姬夜忍着被玉足夹磨的快感站立起来,来到夏心莲身后……
……
龙宫外围,各色珊瑚间,一个近五六米直径的巨大海蚌正夹住黑鱼精,一缕
缕如鱼汤香的精气不断被海蚌吸纳,强如炼神境九重的黑鱼精惨死在她贝口间!
苏珏赶紧张开嘴巴,吃了一颗灵丹,是妻子送给自己的,说是只要有口气,
中了春药,也能快速恢复正常,治愈利器造成的伤害,也不在话下。
眼前那只大海蚌正在吃黑鱼精,其它鱼精见到这么个凶物,都四散而逃,苏
珏也没有勇气对抗这只妖怪,想要逃跑,却发现自己双腿打颤,站不起来。
「大姐姐!您慢点吃,我回龙宫啦!」苏珏虽是这么说,却是爬着向后退,
反而这声音让大海蚌转了过来。
一瞬间,苏珏的情欲被点燃了!
双壳间,有一位不着片缕的女子,嫩白的肌肤光华夺目,仿佛珍珠一样,在
海底水光的反射下,不时绽放五彩,如同五色仙衣。
「你就是公主殿下的客人,长得也是俊美,难怪能俘获公主芳心!」蚌女有
法相境三重修为,已经快速地将黑鱼精精气吸干,随后把他尸体随意地扔在珊瑚
堆上,一对水色的双瞳看向了苏珏。
蚌女从壳中走出,有一条脐带般的肉管连接着她背脊,能走出十多米的样子。
苏珏看到她走了过来,心跳加速,有一种奇怪的欲望从心底冒出,他伸出手,
颤抖地触到她娇嫩的肌肤。
「啊啊啊!~~夫君中美人计啦!~~嗯啊啊啊!~~」
龙尊强有力的挺动一点不输男子,匀称的娇肌充满力量,玉色的皮肤上滑落
着汗珠,一张让男性无法忍耐的绝美脸蛋露着一副情欲的妩媚的笑,让人看上一
眼便无法自拔了。
白雪姝也中了她的美人计。
「他又不会被女妖精吃,还能享受美妙的欢愉,不管他,我们继续!」龙尊
换了个姿势,将白雪蛛悬空抱起。
而苏珏正被蚌女搂住,带着沉醉于美色的他进入自己的家。
蚌壳内,苏珏的衣物被扔在了珊瑚上,蚌女吻着他每一寸皮肤,直到小口含
住他双腿间的肉根,苏珏才从妖的媚惑中惊醒。
「不错啊!~~公主殿下的驸马破了奴家的媚惑呢!~~」蚌女用口改成双
乳,珍珠般白皙的玉乳夹住苏珏火热的肉根,上下滑动间,苏珏紧绷着身躯,强
忍着快感。
「意志力看上去不行,驸马不必强忍,射在奴家胸上也是可以的!~~」蚌
女发出浅浅的娇喘,让苏珏更加难以忍耐。
他心中知晓,这是妻子也是龙尊给予自己的真正试练,要想成为强者,就必
须抵抗妖女媚惑,需以红颜枯骨看待她们。
蚌女似乎知道苏珏强忍的原因,渐渐玩弄起他来。
「既然驸马不愿这般,那就为驸马口啦,奴家口技独一绝哦!~~」
肉棒被一张淫口吞入,长舌舔舐间,让苏珏有一种蠢蠢欲射的感觉,舌尖在
眼口上转圈,软舌缠住棒身撸动,只见蚌女忽然深喉整根吞下,再一拔同时一吸,
白浊的精液真阳便破关而出,直接将蚌女口爆了,甚至射得溢到了玉乳上。
「啊!好多!不能浪费!奴家这就吃掉!」
眨眼间,满口的白浊便消失不见,蚌女再次吞入肉棒。
这次吞吐时间稍长,却也是数分钟便射了出来,苏珏有些想哭,遇到的女妖
精在性技上都远胜自己,自己又如何保护真阳不泄。
就这样,只要苏珏高潮射精,新一轮口交便开始,如此循环,直到十数次后,
开始透支苏珏肉体元力。
「哼哼!变淡了呢,看上去榨干了,凡人就是没用,修仙者还能多玩玩!把
你弄残了,公主怪罪下来,可不好受!哼哼还是去找入侵者玩吧!」
苏珏被扔了出来,他感觉身体好空虚,肚子也变饿了,他睁开眼,顾不及穿
衣服,寻着一股海鲜味来到一具被炙烤烧熟的龙虾精尸体前,不管上面还冒着连
「龙宫之水」都无法浇灭的火焰,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
「……此剑名为寒炎,专杀踏入渊海龙族禁地的人与妖!」
海面上,赤色的异火在水汽间静静燃烧,连绵数百米的海面都被染上赤色,
大量的水族因为妖族北上挤兑生存空间,不得以朝渊海各个方向深入,此时来到
龙宫外围的渊海妖族有数百之多。
「哼!小娘皮!老子偏要进入!」
百妖之中,属鲨牙最强,本体是渊海大白鲨,修练千年至今,已有龙化迹象,
修为达到法相境九重巅峰!
面对皮糙肉厚的鲨牙,同属法相境九重巅峰的炎灵珊感觉到些许压力,她本
体是龙宫内的红珊瑚,得到龙尊恩惠,是众多守卫龙宫神女的一员。
寒炎这柄剑,是龙尊为她量身打造,至强一击下,可发挥出天命境三重攻击,
不过不到危机关头,她不会轻易使出,因为是透支生命力才能使出的剑招!
苏珏还不知海面上发生的战斗,千米水下,战斗的余波只有鲸落般的尸体,
而苏珏能在水中生存,也不得而知,他仿佛自带避水法门一般,早前携带的避水
珠也随着衣物被扔在珊瑚上,他到现在也没发现自己不惧水,也不惧这异火。
寒炎异火以生灵精气为柴,水浇不灭,直到精气燃烧完才会得以熄灭,苏珏
失了真阳,精气占具身体中心,这寒炎异火理论上可以从他食的虾肉在内府燃烧
起来,如今这异火却是怎么也燃不起来,好似他的精气在这时,有了「道」!
……
「第一百零八只妖!主人,修罗的实力变得更强了!」
妖域极大,数万凌云宗弟子最短也相距数千里,林渊跟随在裴千仞不远处,
在监视她的动向。
「你是哪位长老的弟子,怎会本圣使独创的剑招?」裴千仞瞬移而至,身后
手握「天下雪」的玄女法相显现,但这时望向玄女法相,似乎还有一面,那一面
如同修罗,神似「罗刹」!
「呃!」林渊没想到自己的那一招不知怎的将「天下雪」才能使的剑招使了
出来,不知要如何回答,他还不想这么过早暴露。
「回圣使的话,我是雪仞宫守卫林渊,圣使您经常在演武台练剑,我学会了
几招!」此时林渊以自己少年面容示人,眉清目秀,看不出他已入了魔道。
裴千仞觉得他很可疑,自己练的剑招堪比天命境剑法的难度,他也会?
只见天降飘雪,空气冷了数分,寒光冻彻了山林,「那为师就在教你一招!
以法相对敌!「
玄女法相一剑刺出,被一只血手抓住,修罗法相显现出来。
「师尊,这可是杀招啊!哪有对徒弟这么狠的师父!」林渊将雪白小兽收入
口袋,一心二用,修罗法相只手拦住一剑。
「本圣使可没你这样的徒弟,是我天命又如何,今日本圣使要逆天而行!」
玄女法相眼露腥红,是入魔前的征兆,裴千仞也没发现自己异常,只觉得魔
就该杀,连自己天命也不管不顾。
天启界,天命境一直是难能通达的境界,古往今来,众多强者在天命境被拦
住脚步,尤其自身的天命是一个异性之人,如似签订了生死契,天命唯一,不可
杀之,杀之将会天谴,众人逆天,将会「天启」!
林渊没想到她心生的魔性居然如此之大,想来那变化会是与修罗一样,成为
顶尖层次的法相,他看到了「罗刹」,看到了玄女与罗刹共存,看到了修罗助她
渡过生死!
「呵呵!本座早已见过裴仙子的一切,诸多剑招,本座熟记于心!」
一颗颗雪花似一柄柄剑刃,从空而落,杀人无形,却是在碰到修罗后,如三
月开春的暖日,化成一滴滴水滴。
「这一招,是本座为破解天下雪而创,名为三月天!」
天有九重,修罗之法亦有九境,这招「三月天」,是他三境之法。
林渊以法破招,占具上风,还留有余力。
剑招被破,裴千仞不敢相信,莫名的燥动自她心底萌生,她眼中,只剩杀戮。
传说,玄女是兵法女神,手握天戈,持掌天罚,而如今的玄女法相,气势磅
礴,隐隐有突破天命境的气息,其实力在天下雪上得到宣泄,无数锋利的冰剑朝
林渊射去,拖出一道道蓝白剑光。
「主人,暂退吧,女主人发起凶来好狠,再这样下去,会失去意识的……」
雪白小兽探出头,眼神担忧。
「哼!失意意识更好,本座岂会怕了她!」
林渊运转修罗之法,神力灌注法相,随后便让法相打出一拳,空气响起音爆
声,白色的气浪震荡开来,一拳命中玄女法相。
裴千仞法相受损,嘴角出现血迹,那丝腥红竟游流到玄女法相上,进入那另
一张面目。
此时,罗刹活了!
成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