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之轨迹{雷克斯轨迹玲篇}纯爱?】

译者:1554053715、 我是接受了リクエスト的要求写的。
英雄传说闪之轨迹系列,玲的小说。
过去可怕的玲酱。在黎之轨迹里太美了
玲因为在公式离现在没有对象,所以感觉没有NTR 和出轨的感觉。
潜入奥尔基斯塔的行动结束后,玲来到了艾丝蒂尔·布莱特等人使用的藏身
之处。
本打算在那里喝着红茶优雅地等待着,但她并没有泡茶,而是先冲了个澡。
在行动时的沾染上的污垢。潜入作战中出的汗彻底洗干净。
随后准备晚餐,制作之前练习过的珍藏菜单上的食物。
做完之后还剩下些许时间,也没有泡红茶,而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偶尔会走到镜子前看看身上有没有奇怪的地方。真不像话,应该更冷静一些。
如此反复一小时后。
门铃终于响了,玲走向门口。
走之前,又对着镜子检查了一次自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打开了门。
「啊,回来啦,雷克斯。比想象的要早啊。」
「我回来了,好久不见玲,你又变漂亮了。」
被雷克斯的夸奖玲的内心一震。
「钥匙交给艾丝蒂尔?」
「嗯,在她哪里。再说你自己也有,有必要按门铃吗?」
「我想让玲来接我。」
雷克斯进来关上门,从正面温柔地抱住了玲。
「嗯——就这么忍耐不了吗?」
「那是当然。我今天想抱紧玲了,都快想疯了。」
「唉,你是野兽嘛?已经不用忍耐了——唔唔。」
闭上眼睛,玲主动地把嘴唇重叠在一起。
维持了十秒左右,两人分开了。
「先吃饭吧,之后……」
「啊,敬请期待。」
被充满侵略性的眼神盯着之后,玲的子宫开始隐隐作痛。
(没想到会和这个人变成这样……这也算是机缘巧合吧。)

契机是雷克斯还在利贝尔做采访的研修来到这里的时候的事。
那是在玲、艾丝特、约修亚和雷克斯举行茶会时发生的事。
玲被雷克斯问起与艾丝特他们相遇的事,但一开始她只是想随便应付一下。
但是,他的交谈技术十分高超艾丝特尔也对他敞开了心扉。
无意中把不想说的话都说了。
利贝尔的异变。结社的时候以及之前在乐园发生的事。
甚至被不计其数的男人玷污,被当作处理性欲的工具的事情。
谈话结束后,气氛变得沉重,一边在心里想着「完了」,一边喝着红茶。
那时雷克斯说了这样的话。
「如果是我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性爱。」
这句话让三个人都愣住了。
约修亚苦笑着打趣到雷克斯,让他也注意下周围的状况。
「不会,真想和玲有那种关系吧?」
「呵呵,像你这样没出息的人恕我拒绝。」
玲也半开玩笑地这么说,沉闷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茶会结束后,剩下玲一个人,雷克斯的话却一直萦绕在玲的脑海中。
玲自己对过去的事释怀了。应该很清楚。
但艾丝特等人很温柔,也很小心,所以对那部分采取了养痈伤患的态度。
「玲已经不介意了……不过,还是第一次有人知道玲的事后还说那种话。」
这被认为是性骚扰也不奇怪,但对玲来说却是罕见的反应。
就像小猫一时兴起一样,玲开始操作自己的终端机。
骇入了雷克斯工作时使用的手机并发送了邮件。
邮件里指定了某酒店的房间和时间。
能告诉玲真正的性爱吗?
这样写着打算发过去。
「只有这些就没意思了……好吧。」
顺便说一下,如果不能满足玲的话……我会把知道玲秘密的哥哥送去女神那
里哦。
当然,如果你害怕了,逃跑也可以。
「就这样吧……」
这次就用邮件解决吧。
一下子手机被黑了受到我发的这样的邮件的话,一般人都会害怕而无视吧。
虽然可能会向艾丝蒂尔等人告状,但到时候只要用可爱的恶作剧来敷衍就可
以了。
玲估计他大概不会来。
指定的日子到了,玲在酒店房间里等着雷克斯。
约定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可他还没有出现。
「是不会来的吧。要是来了,看在你的胆量份上,陪你一晚上也不是不行…
…」
今天不管怎样都要住在这里,正要看会书,敲门声响起。
虽然有点惊讶,但还是打开了门。
「玲酱,你真的在等我啊?」
「……摄影哥哥真的来了啊。」
一边惊讶着一边把他叫到房间里。「嘎」的一声,上锁的声音响起。
「真的过来了啊?邀请我的是玲吧?不过,我们并没有交换联系方式,突然
收到那样的短信,吓了一跳。」
「所以才惊讶。里面的内容威胁我如果不能满足她,就送我去女神那——嗯。」
雷克斯直接正面抱住了玲。
不仅如此,他的眼睛里还闪烁着明显的情欲之火。
好久没被这么赤裸裸的雄性欲望侵犯,玲稍微想起了以前自己感受到的恐惧。
「被我直接这么抱着就可以了吗?」
「是啊,看在哥哥的胆量上,就陪你一晚上。」
「好……那我就告诉你什么是有爱的性。」
「真让人期待啊——呜。」
嘴唇交叠强韧地重叠在一起。
一边感受着彼此嘴唇的触感和温暖,一边慢慢移动到床上。
「呜?呜?呜——喜欢接吻吗?」
「没有会讨厌的人吧?你可以随意。」
一边舌头交缠着接吻一边移动着。
两人一开始并没有激烈地纠缠,而是缓慢着用黏黏糊糊的舌头互相交换彼此
的唾液。
因为跟雷克斯有身高差,玲需要踮起脚尖,看起来像是自己主动亲向雷克斯,
感觉有些含羞。
是故意让我这么做的吗?
一边接吻一边帮玲脱下衣物,刚脱下上衣就将她推倒在床上。
「啊——呵呵,真是野兽哥哥啊。」
玲美丽的皮肤和开始成长的胸部露出来,雷克斯伸手抚摸。
与其说是触碰,不如说是爱抚,将手掌按在上面享受着乳鸽带来的柔软的感
觉。
乳头被不断摩擦,玲也开始感到兴奋,甜美的呻吟将要泄露出来的时候,却
被吻住了嘴唇。
「呜?呜?唔这种感觉,真是怀念啊——但是真是温柔的爱抚方式啊。没有
直接粗暴的开场真是稀奇!」
随后故意挑衅似的说到雷克斯会因为生气而变得粗鲁吗?
(虽说是有爱的做爱,但说到底只是想让这个哥哥变得舒服而已。)
但是雷克斯似乎并不在意。
「别那么说,好好享受吧。」
「哎呀,真是的——?啊……啊?。」
一边被捏着乳头,一边舔弄胸部,玲发出了甜美的呻吟。
舌头在乳晕上来回移动,终于到达玲的乳头。
随后用嘴唇夹住它舌头不断刺激它,玲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
「啊?啊?啊?……嗯?」
用舌头爱抚一边的胸部,随后让舌头慢慢移动到了脖子上。
一种柔软而温暖的东西在那里缓缓爬行的感觉,让玲的背脊感受到一阵刺骨
的快感。
抓住床单忍受快感的时候,雷克斯像恋人一样握住了她的手。
为了忍受快感,只能回握他的手,但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啊?呼啊啊?嗯?啊」
「下面也脱了吧。」
一边左手如同恋人一般紧握着一边舔着肚脐周围,右手脱下玲的裙子和内衣。
仔细地看着变成了果体的玲。她的皮肤因爱抚而泛着红潮,稚嫩中也能感受
到她的魅力。
「好漂亮啊。」
「……哈?……哈?,谢谢……呀!。」
雷克斯重复说着玲名字,一边近距离看着小穴。
「嗯——啊?啊?啊?。」
雷克斯把舌头伸到小穴处。
温柔地、仔细地瓦解着本能拒绝异物进入的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只是被爱抚着,玲却有了前所未有的感觉。
肮脏的身体之前一直被男人们当作玩物。不太能感到快乐,即使感到快乐,
也要掌握了保持自我的方法。
但是雷克斯的爱抚和以前的任何男人都不一样。
爱抚不是为了让自己心情舒畅,而是为了让玲心情舒畅。
舔了一会儿,爱液就从那里流了出来,连玲的腹部和胸部都被打湿了。
这时雷克斯终于改变了舌头的动作。
「啊——啊?啊?啊?。」
舌头进入小穴里,玲的身体痉挛。
身体被舔后,积蓄已久的快感瞬间爆发,转眼间就崩溃。
「啊?不行啊?我受不了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身体颤抖着达到高潮。
为了让她享受这种余韵,雷克斯舌头的动作变得缓慢,玲稍微平静下来,开
始调整呼吸。
「嘿嘿,好像已经去了啊。」
「啊——啊——嗯,比想象的……啊……不擅长这种……啊?……嗯?……」
温柔地、缓慢地。
尽心尽力的爱抚给玲带来了愉快的快感。
虽然绝顶的余韵已去,但就像秘部被舔弄着如同泡在温水里一样舒服。
(想要一直这样……这种想法还是第一次。)
虽然是希望早一秒结束这样的行为,但这样的话,确实可以说是不同于以往
的真正的性爱。
「……啊?啊……?……哎?啊?、等下?啊?啊?。」
「什么嘛?我会不断疼爱你的。」
这里是另一个洞。不是小穴,而是指肛门。
他这次开始舔肛门了。
「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了不像淑女的下流声音。
不是没有后面的经验。甚至还有明明没有前戏却被强行插入的情况。
但这种舌头在肛门舔弄着周围皮肤像是每一条皱纹上蠕动一样。
被舔的瞬间,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硬起来,随后渐渐失去了力气。
「哎呀,别这样啊?别舔这么脏的地方啊?啊?嗯?。」
她甚至有一种一旦放松,自己就不再是自己的恐惧,最重要的是,羞耻感占
据了上风,玲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
「玲的身上哪有脏的地方啊!」
「嗯?~~~~嗯?~ ~ ~ 嗯?,真是的?哥哥这个笨蛋?」
这和刚才说的「好漂亮」一样的,都是老生常谈的话了,可玲的心情却莫名
地激动起来。
即使是自己被玷污得一塌糊涂的身体,对雷克斯来说也是美丽的身体。
在那样的地方舔着说着的话,不得不承认雷克斯的真心。
肛门不断舔弄,同时手指伸进小穴深处不断搅拌。
不仅只是这两个洞还有些其他事物都随之崩溃,玲感到恐惧同时……下意识
地期待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
雷克斯把舌头深深伸进他微微颤抖的肛门里。
玲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羞耻心和快感从自己的内心涌了上来。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玲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
雷克斯看着小穴和肛门的现状,露出满足表情离开了下半身。
「嗯,第二次了。不要紧吗?」
「啊?……不啊?……嗯?……是啊?,没关系的……啊?,但是……好久
没有这样了,有些疲惫?,休息一下吧?」
「啊,好啊。」
「诶?」
原以为他一定会继续下去,但雷克斯真的停止了爱抚,躺在玲的身旁。
把她抱在怀里,把嘴唇重叠在一起。不牵扯舌头,只是触碰的吻。做了一次
就结束了。
「在你冷静下来之前,我可以就这么抱着你吗?」
「啊?……嗯?,真是没办法啊……」
雷克斯真的什么都不做,只是抱着玲。
偶尔会来抚摸我的头发,但并不讨厌,反而很舒服。
(从那时起,我就无法想象他居然会让我休息……)
之前无论多累、多辛苦,在客人满意之前,休息是不存在的。
这就是玲所知道的性行为。
但是现在可以休息了。像这样被男人抱着调整呼吸还是第一次。
(已经……完全乱套了。)
玲将脸埋在雷克斯的胸前调整呼吸。
呼吸调整好了,心脏的跳动却丝毫没有平静下来。
两人开始行动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
「啊……嗯?、?哥哥……啊?真是的……?哈啊?。」
仰面躺在床上的玲舒服地叹了口气。
「玲酱,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
「啊……?,是啊?。」
虽然数到有10次,但接下来的就不记得了。
(嗯……被这样对待也是……这种感觉也是第一次……嗯)
从那以后玲被雷克斯舔遍了全身。
舔了舔肛门和秘部又去了一次,这次正面趴着将脸埋在屁股里。
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舔着肛门,还被舔到屁股、腰、背、脖子。
腋下、胳膊、腿、手和指尖都要仔细地舔弄。如果玲去的太多次变得很辛苦
了的话就会让她好好休息。
一边被抱着一边亲吻,被不断摸着头。
真的好可爱很漂亮。被这样嘀咕了好几次,变成了本应休息的时间是最不好
意思的时候。
而现在,玲的身体已经完全满足了。
虽然还没有插入,但是经过雷克斯的手已经被赋予了快乐,自己的身心都得
到了满足。
到这里就放弃也没关系。恐怕现在冲个澡就能睡得很香吧。
玲已经如此满足。
但是,明明让自己这么舒服的雷克斯却什么都不做,这让人有些不放心。
因为他还完全的舒服起来。
「嗯……摄影哥哥,差不多该……好了吧?。」
「我知道了。说实话,我已经忍耐到极限了。」
雷克斯早已脱光了衣服,勃起的东西当然也全都暴露无遗。
毫无疑问,这是我至今所见过的最顶级的大小,说不定还能到达子宫口。
话虽如此,但因为是在小的时候被强奸的,这种事玲当然也经历过。
虽然不是处女了有点难过。
雷克斯似乎打算以正常位放入,用肉棒的前端蹭了蹭玲的小穴外面。
原本紧紧地封闭住的那个地方,现在显得很紧,但从尺寸上看,还是放不进
去。
什么都不知道的处女应该会这么想吧。玲虽然知道会很痛但也知道还是能放
进去的。
因为她不是处女,这幅身体已经是接受过无数男人的东西了。
「对了,这可是玲的第一次。」
「呵呵,你说这话太奇怪了。我说过玲的过去了吧?」
随后雷克斯惊讶地歪着头。
「这不是你第一次真正做爱吗?玲不是说想让我教你真正的性爱吗?」
「……?。」
虽然都是漂亮话。不过……玲自己也觉得这样比较好。
这是自己要求的,而且在玲满意的时候就可以放弃。
但那样的话对雷克斯很抱歉。但我先走想要尝试接受他。
我注意到了。
(这么说来……「我」还是第一次想要接受的他人呢……)
和玲信赖的约修亚他们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那种发个短信就来抱自己的轻浮男人。
向那样的他伸出双手,即使读到玲的意图后把也如同恋人般将手牵在一起。
「『我』的第一次……就献给你吧?,所以要温柔点……对吧?」
雷克斯挺着腰,玲闭上眼睛,用力握住双手以防疼痛。
「?……哎?」
雷克斯肉棒顺利地到达了最里面,玲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虽然不疼,但确实进去了。不仅如此,子宫口还被推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光是这样,玲就挺直了身子,高潮迭起。
曾经拒绝过所有男人的洞口,接受了眼前的男人,欢愉地颤抖着。
全身被快感包围,眼前一片空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疼吧?嘿嘿,紧实又缠绕,超名器嘛。我给你换个口味吧。」
雷克斯开始活动腰部。
虽然感觉就像被烧焦了的铁棒一样,但只要动一下,就会感到快乐。
阴道在肉棒上嘎吱嘎吱地摩擦,太舒服了。
每一次抽插里面都在逐渐变成雷克斯肉棒的形状。
「啊?啊?,好大啊?啊?啊?啊?啊?」
什么也做不了,玲只能接受活塞冲击并喘息着。
在某种程度上也学过取悦男性的技巧,但完全没有做那种事的余裕。
(啊?很舒服?这是……这是真正的性吗??身体感觉很快乐?。)
紧紧握着与恋人相连的双手,享受着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的性爱。
雷克斯一松手,她就把手撑在床上,身体压着玲,腰部不断撞击着她。
尽管被不断冲击着,玲的身体却感觉不到疼痛。
「啊?,哥哥?啊?啊?很激烈?啊啊啊?。」
「玲没问题吧?第一次做爱舒服吗?」
「嗯嗯嗯,还?,还可向?,啊啊啊?。」
嘴唇交叠舌头交缠。
侵犯着彼此的舌头,内部激烈地交换着唾液嘴唇分开后粘稠地连成一条线。
雷克斯俯视着一脸茫然的玲。
「是我把玲变成了女人。你要好好记住。」
「?呵呵,能得到玲的第一次,???哥哥真幸运啊??啊??。」
「是啊这种事情。能遇到玲,真是要感谢女神。」
「呜呜?唔?唔?唔?唔?」
不断接吻承受冲击。
在乐园的时候也曾多次以这种体位被侵犯过,但现在的做爱却完全不同。
「啊啊?啊?啊,胸——?不行?啊?。」
玲被吸吮着乳头、被玩弄着的性爱中再次高潮。
肉棒在体内大了一圈颤抖着,我知道是雷克斯快要射精了。
「啊?啊?变大了——啊?,哥哥?,?,?。」
从正常位变成面对面坐位更深地蹂躏着玲。
彼此用尽全力拥抱着对方,玲也充分地享受着。
「嗯……我要出第一发了……」
「啊,啊,射出来,你的精液,尽情的射出来,啊啊啊啊啊。」
——嗖嗖嗖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热啊?好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咕嘟咕嘟地煮开一样的精液注入了玲的子宫。
记忆中存在的所有被射精和精液的感觉瞬间就被雷克斯的东西覆盖了。
明明身体内部都快被烫伤了,却因为太舒服了而变得不正常。
阴道收缩榨干了精液,射精才逐渐收敛。
「不许动,玲,全都接住。」
「啊——啊?哇……?嗯?嗯?嗯?嗯?嗯?嗯?嗯?。」
一边接吻一边继续接受雷克斯的精液。
舌头交缠,嘴唇贴在一起,脸不断位移寻找更合适的位置。
一旦找到彼此的嘴唇能紧紧咬住的位置,就会更加用力地挤压,品尝玲的嘴
唇的柔软。
射精渐渐收敛,终于停止,两人的接吻也宣告结束。
「哦……射出了好多啊。」
雷克斯想要拔出肉棒时,玲不由自主地紧紧抱住了他。
「嗯——我可以再这样待一会儿吗」
「……嘿嘿,那就听你的话了。对了,拍张初体验的纪念照吧。」
面对面坐着,雷克斯举起相机。
抱着玲的肩膀调整着两人进入镜头角度。
「啊……这次是特别优待哦?。」
「哎呀呀」真不错的感觉。雷克斯搂着玲的肩膀,看着照片上她的笑容似乎
更开心。

「嗯……早上了?」
第二天早上,玲醒来时发现自己和雷克斯一起睡在床上。
我记得做爱后确实睡在一张床上……
「为什么是玲呢?这个人的胳膊……」
玲似乎是紧紧抱着雷克斯的胳膊睡着了。
是无意识地黏在一起了吗?总觉得自己睡得很香,心情很舒服。
不过雷克斯还没醒。
「嗯……?浑身没劲儿……不过,感觉还不错。」
愉快的疲劳感和确实的满足感。子宫还能感觉到射出的精液。
昨天体验的有生以来的第一次性爱。告诉我这一点的,是现在睡得很幸福的
这个男人。
「雷克斯——??。」
我下意识地叫他的名字并亲吻了他。
「嗯……嗯……」
在那一瞬间雷克斯身体动了。
玲慌忙地离开他下了床。
「啊……玲酱早上好。你已经起床了啊。」
「早上好,摄影哥哥,你睡过头了。」
虽然自己也刚刚起床,但还是保持沉默。
「昨天做爱……睡觉的时候玲抱着我的胳膊。睡得很安心……」
「你做梦了吧?」
「不是在做梦。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我亲了玲之后也睡了。」
「所,所以才说你是在做梦呢。玲已经准备要回去了。」
刚才自己也做了同样的事情不由得吓了一跳。
玲马上冲了个澡,整理好仪容,穿上衣服,但雷克斯还在床上睡觉。
「对了,玲,你和我的性爱感觉怎么样?」
就算你说这么说。
只能说像做梦一样。
因为身心都完全得到了满足。
「是啊……还好吧。」
玲不敢看雷克斯的脸转过脸去。不知为何玲的心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那么玲就先走了,注意身体。」
她掐着裙子优雅地打了个招呼,准备离开房间。
「等一下!下次我可以和你联系吗?」
「好了好了,随你的便吧?如果你想知道玲的联系方式,就去问艾丝特尔。」
挥了挥手,终于走出了房间。
回家的路上还是忐忑不安,回到自己的房间玲倒在床上。
「……好厉害啊?。」
真的很厉害。舒服得好想再来一次。
雷克斯会联系我吗?
「会不会太冷淡了……」
临别时玲的态度与昨天对那个有肌肤之亲的男人的态度不同。
为什么会采取那样的态度呢?事到如今,她后悔不已。
玲把脸埋在枕头里,吧嗒吧嗒地跺脚自言自语着。
但是,玲的这种不安很快就消失了。
从那天起,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来自雷克斯的通信。
「玲,你现在有时间吗?」
「又是你吗?玲也没闲着。」
「和玲说话很开心,而且每次都说各种各样的话。」
玲没闲着,这一点不假。但是雷克斯来通信的时间是一定要空出来的。
通信来的几分钟前,她还在房间里焦急地等待。
在通信到达的瞬间露出笑容,马上接了电话。
对话的内容多种多样。
那天的事。吃的东西。红茶的种类形势等。
「那么……下次有时间的话,我们再见面吧?」
然后是约会邀请。
「是啊……有时间的话可以陪你。」
指定的日期和时间本来是另有安排的。
但是玲提前了这个计划,在收拾之前确保了约会的时间。
「唔?呜?呜?。」
约会的最后当然是在酒店做爱。
两人一进屋就拥抱接吻。
今天是上次的回礼,玲正在帮他口交。
「啊……好舒服啊玲。一想到她是为了让我高兴而练习的——啊!」
一边吮龟头一边揉做球袋。
之后,我舔着球袋,一边用舌头在一条条褶皱上爬行,一边用手处理肉棒。
「你不可能做那种事吧?不是说过自己很忙吗?」
实际上玲调查了相当多,也在用香蕉一类的练习等。
我知道口交的方法能让人迅速射精,却不知道口交的方法能让人心情舒畅。
(阴茎颤抖好舒服的样子……好开心?)
玲心情很好,热心地侍奉着。
肉棒全部放进嘴里后,大了一圈开始颤抖。
「嗯嗯,唔唔,呜呜呜,呜」
——嗖嗖嗖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嗯嗯嗯嗯」
大量而浓稠的精液填满了玲的口中,难以下咽。
虽然也从嘴角流了出来,但「真想把你全部喝光」的这种心情沸腾起来,几
乎都喝光了。
胃里咕咚咕咚下坠的感觉让玲从内而外热情高涨起来。
「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已经,还是那么浓了,所以?唔」
把留在尿道里的东西也吸干,开始清扫口交。
这一幕被雷克斯拍了下来。
拍照,就是他高兴的证据,玲内心非常高兴。
把肉棒整理干净后,玲打开上衣前襟露出皮肤。把雷克斯按倒在床上,坐在
上面脱下短裤,掀开裙子。
「这次玲为你做?看着你凶恶的阴茎如何进入玲体内吧?。」
「嗯,我给你拍照。」
「呵呵?——呵呵啊啊啊啊啊啊啊?。」
连同根部都一口气接受了的玲姿态,雷克斯连拍了几张照片。
完全接受了他的巨根不断在体内愉悦地颤抖着。但是为了让他感到很舒服,
玲开始行动了。
嗯「啊!啊啊啊!肉棒很硬,玲的体内到处乱撞,要坏掉了啊啊啊」
玲伸出双手握住雷克斯手十指相扣如同恋人一般。
我将肉棒的前端贴在子宫口上,使劲扭着腰爱抚着,雷克斯发出了愉快的声
音。
「呵呵?在玲体内有那么舒服吗?」
「太舒服了。节奏好,技巧也好——啊,真的是最棒的。现在就这个阶段,
对将来真是太期待了。」
虽然以前经常被这么说着,但是被雷克斯这么一说,就会有特别的感觉。
同时,如果自己是巨乳的话,胸部应该会剧烈摇晃,让雷克斯更加享受吧。
这时雷克斯放开了玲的手,开始揉她的胸部。
「?摸玲的胸,?很期待吗??」
「如果你想变大的话,我可以帮你。就算是现在这样,也能充分感受到她的
柔软身材也超棒的美人,玲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很期待???????。」
「我会好好拍下成长记录的。」
雷克斯继续拍摄在自己身上摆动腰部的玲的照片。
雷克斯因为自己的动作而高兴,玲自己也感到很高兴。
阴道内的肉棒增大一圈,开始颤抖。子宫又开始疼痛。
「差不多该出来了……玲,激烈些。」
「嗯,我知道了,唔?唔?呜呜呜呜呜?。」
玲加快速度,做最后的冲刺。
「啊,啊?,热热的东西又要出来了?,?玲也要去了?,?和我一起?,?
啊?。」
——嗖嗖嗖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挺直腰杆,仰望着天花板达到了高潮。
像岩浆一样的精液注入子宫,声张着这里是自己的地方。
「啊……好烫啊……?。」
「让玲来做也不错啊。那下次我来做吧。」
「啊,你能满足玲吗?」
虽然这么说,但玲还是确信和雷克斯的行为不会让自己不满意。
反之,雷克斯又如何呢?自己能接受他的所有欲望吗?
「玲,发呆着怎么了?」
「……没什么。那下次就请雷克斯让我舒服一下吧?。」
两个人的性爱持续着连已经呼喊着彼此的名字都没注意到。

「啊???坏了??屁股坏了?啊?啊?啊?啊?」
在克洛斯贝尔的藏身之处,雷克斯和玲的肉体交叠在一起。
也许是因为雷克斯给他吃了丰盛的晚餐,他的东西变得很很大。
随后玲被匍匐着在床上的肛交侵犯。
「嘿嘿,还是个很舒服的交合。这么剧烈也没关系了。」
「啊??是啊?雷克斯那么多次做爱?嗯?玲已经变成大人了
和雷克斯的「第一次体验」时,他对自己很好,但现在的玲被以强奸程度的
做爱冲击着。
但多亏在利贝尔与雷克斯的多次幽会,她的身体完全记住了雷克斯喜欢的性
爱。
不管被怎样对待,只要对方是雷克斯,玲就会有感觉。
一边揉着玲的胸部,一边掐着她的乳头,肛门一下子紧了起来,雷克斯似乎
很兴奋。
「我也要……第一发了……」
「射出来啊?往玲的屁股上的洞里倾注?啊?啊?啊?」
——嗖嗖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啊?啊?啊?啊?啊?!」
精液注入到肛门利,玲也去了。
无论品尝多少次,注入他的精液的瞬间都无法忍受。
随后雷克斯拔出肉棒,大量精液从肛门流出。
「啊?啊?屁股上的洞……关不上了啊?。」
「真严重啊。比起这个,玲……还不够,我还得继续做。」
「啊?没办法啊?可以随便侵犯?啊?。」
玲的阴道已经注射了好几次精液,但雷克斯的肉棒完全没有萎缩。
这次是将玲趴着,用后入式插入阴道。
最里面是肉棒的前端。
「哈……玲的小穴,已经完全变成雷克斯的样子了。」
「一开始就是我专用的吧?」
「真是……笨蛋啊?。」
雷克斯一边揉打玲的屁股,一边用腰部抽插着她的腰。
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肌肉变好了吗?
不光是屁股,玲的全身都变得柔软起来。
玲的身体可以说已经没有雷克斯接触不到的地方了,次数如此之多,她的皮
肤也有完全被雷克斯的手吸住的感觉。
光是接触她的皮肤就能感觉到很舒服。
啊!嗯l 雷克斯……不用客气?更加激烈些?啊?「
「怎么,还不够吗?」
「雷克斯很舒服就行。不过今天我想让你尽情发泄欲望。」
「嗯,那我就听你的了。」
我把腰退缩到肉棒快要掉出来的时候,用全部的力气冲进进去。
「呀啊啊啊?啊?啊?。」
肉棒不停地抽插着,玲发出喘息的声音。
「啊,这样就可以了吗?好像真的被强奸了似的。」
「????啊??啊??好??只要是雷克斯就可以被侵犯????做什么
都没关系??的——??,?要把最喜欢的人的欲望全部接纳??。」
被说了喜欢之后,雷克斯的肉棒就又庞大了一圈。
他不停地摇晃着腰部,仿佛要把玲完全包围一样,把自己的身体和床贴在一
起密不透风,把自己压在身下。
明明是和在乐园时被侵犯时一模一样的姿势,但一想到被雷克斯就一点都不
讨厌。
「嗯啊?好厉害?好舒服?啊啊啊?肉棒好硬?啊啊啊喜欢?雷克斯?喜欢?
唔唔唔
把脸扭向一边,直接亲吻在一起,雷克斯感到自己的极限快要到了。
让肉棒的前端和子宫口紧密接触。
「来吧?雷克斯?在玲体内多射出一些?的精液让玲的子宫充满你?的精液?」
——嗖嗖嗖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沸腾的精液注入了玲
的子宫。
用后入式一边压着玲柔软的臀部一边尽情地在小穴里面不断射出精液宣示着
自己的主权。
玲无法忍受子宫被精液触碰的感觉。
「啊……雷克斯……喜欢?。」
好不容易射精结束后,雷克斯在连在一起的情况下旋转身体从躺背变成背骑
位。
我抱紧玲的身体,抚摸她子宫的位置,她的身体痉挛起来。
「真是的……射进去太多了啊?宝宝的房间里软绵绵的,有点难受啊?再温
柔地抚摸一下吧……嗯?。」
雷克斯亲吻着撒娇的她。
「啊……好幸福?被你抱着真的很安心……雷克斯……嗯?」
「玲以后也会很辛苦吧,今天你就多撒娇吧。本来在其他人前前就已经忍不
了。」
「玲已经是大人了?不会在人面前向喜欢的人撒娇了?。」
虽然在行为中才叫雷克斯,但在其他人前还是个摄影哥哥。
也不像现在这样依赖雷克斯。
相反,两个人独处时,她就会变了一个人。
「好了,已经休息足够了吧?差不多该继续了。」
「啊——什么?」
玲不由得吃了一惊。
自己刚才想说什么?
那句话的本意应该是完全相反的。
这应该是保护自己的话。
但是。现在的玲很满足。
「玲?」
「不……你真的让玲很吃惊啊?。」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还会继续中出的。我会一直让你陪我满意为止。」
听到这句话,玲将主动献吻雷克斯,微微一笑。
「好,我很乐意?。」
没想到这句话有一天会被真正使用。
连玲都没有想到,说出这句话后,自己的内心会变得如此满足和温暖。
那笑容是雷克斯看到的玲的笑容中最幸福的表情。
拍了一张作为纪念,又开始做爱了。

第二天早上。
玲照例比雷克斯醒得早。
第一次的时候下意识地抱着手腕,现在的话可以从最开始就黏在一起睡着了。
把脸埋在雷克斯的胸前睡觉,真的能睡得很安心。
「嗯……玲,早上好。」
「早上好雷克斯?唔唔?」
雷克斯醒了所以进行清醒之吻。
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微睡中,彼此拥抱着把嘴唇贴在一起。
舌头交缠着交换唾液,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慢慢起身。
「啊……虽然有点舍不得,但就到此为止吧。」
「哎呀,你害怕寂寞啊。」
「玲你不也是这样吗?昨天你还那么对我撒娇说喜欢喜欢我呢。」
「……我没说。你听错了。」
玲起身,雷克斯也起身。
但是两人都不肯下床,雷克斯抱着玲的肩膀,她就把头放在雷克斯的肩膀上。
「玲每次做爱结束后都会坚称自己没说。」
「所以说,你听错了。玲没有说过那种话。」
明明说了,做爱结束后却不知为何硬说没说。
再长大一点就能坦率地对雷克斯说喜欢了吗?
雷克斯也觉得自己在某些地方还被当作小孩子看待,所以想被当作大人看待。
(只有身体长大是没有意义的吧。精神上也……这么说来,叫自己的名字也
太孩子气了。而且……「我」已经是雷克斯的女人了啊?)
这也许是改变各种状况的好机会。
「对了,玲,你的胸是不是变大了?」
「只有一点点。」
「过段时间身高也会长高,说不定会比艾丝特尔还高呢。」
「呵呵,过不了多久,会变成艾丝特尔无法比拟的美女吗?」
身心都要成为成熟的淑女。
身体方面……没问题。
因为被雷克斯抱着。
心呢……
「呐,雷克斯。今后也多抱抱我,把我培养成成熟的淑女吧。」
首先从在雷克斯面前改变第一人称开始。
她认为,作为一个成熟的女士,应该从女朋友的角度着想。

「时间差不多了……」
利贝尔王国的商业城市。
有个女孩在一家咖啡店里等待着某人。
科洛丝·琳希。
她是利贝尔王国的公主。
为了掌握在埃雷波尼亚帝国的帝都海姆达尔的情报使艾丝特尔等人进入了塔
里。
玲联络说,会有合 但还不知道她的帮手是谁。
是自己认识的人吗?难道是陌生人吗?
只能等着的随后她喝了一口红茶。
「嗯……应该是这里吧……」
有人走进了咖啡店。熟悉的声音。我不由得转向那边。
「什么?」
她震惊的差点将杯子摔在地上。
走进咖啡店,发现自己并走过来的人,是对她来说意料之外的男人。
后言:附件放了雷克斯玲两人的人物形象图就这样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闪之轨迹 玲 中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