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艳之轨迹{悠娜和缪洁}】

克洛斯贝尔州圣乌尔斯拉医科大学直属医院
今天我伪装成悠娜·克劳弗德的弟弟肯克劳弗德,刚好今天悠娜的实习地是
克州,医院里的人也被我事先催眠了,也给悠娜的意识里添加了些做爱的知识,
这下子万无一失。
「姐姐我的小鸡鸡,好难受啊」
「肯不哭,姐姐在那,姐姐会陪您的,医生你看我弟弟这是得了什么病了?。」
有些纯真的悠娜当然不会知道那是因为性欲而勃起的,焦急的问着医生。
「关于你弟弟的病啊,小问题,但需要用至亲之人的身体,才能治愈。」
已被催眠,双眼无神的医生答到。
「亲人的身体,~ 只要能治好我弟弟的病,我愿意。」内心有些动摇的悠娜
终于下定了决心。
(是啊。嗯,如果肯痛苦的话,就算用我的身体来治愈他也无妨!)
随后两人跟随医生来到一个特殊的房间,该房间是内部上锁的,还有非常好
的隔音效果。
「姐姐……快进去吧。」
「……嗯。」
悠娜迈着不稳的步子走进房间。
门关上。
「嘎」的一声锁上了。
「姐姐要用身体,让肯从阴茎里射出很多精液?」
我靠着悠娜的身体,闻着她身上那淡淡的少女体香,变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
这就是活泼系少女的香味啊,真不错。
「话虽如此………肯,你之前很辛苦吧?我现在就给你放轻松。首先从接吻
开始吧」
「哦,姐姐教我接吻」
「姐姐,我也是第一次啊」
「嗯——楚?」
悠娜的脸慢慢的转过来,两人的嘴唇重叠在一起。我本来想揉揉乳房的,但
初吻的冲击让我动不了脑筋。
「嗯……亲吻了?」
「喂,姐姐……的初吻?」
「是啊。呵呵,我的初吻给了肯?」
「姐姐,我还想要接吻。」
我再次亲吻了过去,舌头贪婪的在少女的口腔中,蹂躏着悠娜的香舌,贪婪
地汲取着少女的云津。
突如其来地深吻让悠娜无法继续维持活泼美少女姐姐的形象,性教育经验为
零的她,根本不是我经过多年锻炼吻技的对手,她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配合,只能
任由我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内不停刮舐。
悠娜想要挣扎,但她的脑袋被我的双手死死的控制着。悠娜在这轮番攻势下
显得力不从心,只能任由潮红慢慢爬上自己的面部。
我结束了这一场持续了几分钟的深吻,毕竟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两人的唾液混合在一起,拉出了一条淫秽的丝线。
「哈哈啊哈……哈啊哈,肯好厉害啊,从哪学的啊」
「不告诉你」
看着因为深吻而面色潮红的少女,我没有回答。
「我想摸姐姐的胸部」
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那少女乳房的柔软,看来悠娜没有穿毕竟硬的内衣
啊。
「啊——?啊哈哈哈,果然有点害羞啊。不过别客气,多摸点吧?看。这边
也是?」
悠娜还拿起我的左手去摸她的乳房。
「啊啊~ 啊这边,也多揉下哦,随肯喜欢啊啊」
悠娜的乳房,对于我现在的形态来说,很大,很柔软,乳房在我手中变化着。
「姐姐,我想看姐姐的内裤。」
「如果肯说想看的话?」
悠娜下床站立。然后自己掀开裙子,向我展示着内裤。
「肯,看的清楚吗?」
悠娜虽然很害羞,但也不想把裙子放下,橙色内裤一目了然。
「姐姐把这内裤换了吧」
悠娜害羞换上我带来的白色蕾丝内裤,看着换好内衣裤的悠娜,我忍无可忍
的把脸埋在她的裤裆里。紧紧抓住她的腿,手揉着她的屁股。
「姐姐!姐姐的内裤太色情了!超级滑,屁股也很软!」
「嗯?啊?啊,肯?请冷静下来?姐姐我哪里也不会去——嗯?」
虽说是隔着内裤,一边把脸埋在股间一边揉屁股,悠娜开始感到些许快感,
房间里开始充满了甜蜜的气息。
「啊……啊……姐姐闻起来这么香。简直太兴奋了!姐姐,姐姐!」
悠娜本来就是以治愈我为目的的,也许就应该就这样委身了吧。
「来吧,脱掉吧?」
「你真的很兴奋……但是很可靠。」
悠娜蹲在我的正面,开始脱下我裤子和内裤,猛地一跳勃起的东西飞了出来。
「哇哦?那,居然有那么大?」
与性欲变强成正比的是,我的肉棒突然变大了。现在已经达到成年男性的平
均值左右,如果是小孩的话,以后还会变大。
「这个,这个……说实话是意料之外的……」
一股雄性的味道飘来,把悠娜的脸颊染成了红色。
「你看到我的了,那么也让我看看你的乳房。」
「啊?是啊。姐姐的胸部也得给你看哦?看?」
悠娜解开制服的纽扣,解开其中的衬衫扣子就能看到少女那洁白光滑的皮肤
和白色蕾丝内衣。当她摘下胸罩的挂钩时,她的心突然动摇起来。
「这是为了肯啊……嗯?」
悠娜摘下胸罩,白皙傲人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中。雪白的上身曲线毕露,粉红
色的乳头高高翘起,代表着主人兴奋起来了。
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个世界的每个美少女都能带来相当的冲击。虽然不是
第一次看到悠娜的东西,但感觉还是现实中的要大上不少。
看起来都很柔软。
「姐姐我要摸了」
「嗯,啊啊?」
坐在旁边的悠娜害羞地微笑着,我一边揉悠娜的右胸一边吸到乳头上。
「啊啊啊?嗯?也是啊?突然就这么做了?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那么色情了?」
「色情的是姐姐的乳房吧!又软又舒服,感觉能一直摸到爽呢!」
「啊,我很色情——啊啊?不要抽得那么厉害?啊?啊啊啊?」
一直迷恋在悠娜乳房中的我,乳房在我手中不断的变换形状。
「姐姐,舒服吗?」
「嗯,呀啊,感觉开始变的奇怪了,但好舒服啊,啊啊呀?」
「姐姐接下来用嘴和手舔肉棒吧」
更加浓厚的雄性气味完全扑进悠娜的鼻腔,熟悉的味道让她情欲增长,直接
张开嘴将前端吞下。悠娜的双手也没停下,一只上下搓动肉棒,另一只捏了捏下
面硬梆梆的阴囊,少女在嘴里用舌头不断舔弄肉棒龟头。悠娜的小手柔嫩且很有
弹性,巧妙地包裹着肉棒,不过套弄的速度不高,主要还是靠舌头。
「嗯?哈?啊阴茎又变大了」
不仅舔弄,悠娜还用粉红的舌头卷住龟头吮吸,像是吸饮料一般的力道,发
出『哧溜哧溜』的下流声响。我不禁将手放到了凛的头发上轻轻抚摸。仿佛受到
表扬一样,悠娜更加卖力地服务着。不过她的口交技术仍旧在基础阶段,还未掌
握。
「不如用下胸部?」
「哈?……果然很喜欢胸部呢……」
悠娜庆幸自己的乳房比正常女性大一些,这样就能让弟弟更舒服。吐出龟头,
悠娜捧住自己的乳房,放到我的腿上,随后将潮湿的肉棒夹在胸谷中。怒涨的龟
头一下子顶了出来。悠娜急忙重新含住,同时用胸部上下摩擦起来。
「唔?……(哧溜)」
少女张开红唇微微吞咽肉棒前端,因为唇舌之间仍有缺口,所以部分唾液顺
着肉棒滑下,滴入乳沟之中,水分为乳房与肉棒销魂的摩擦增加了淫靡的水声。
悠娜的胸部实在太棒了,如果是巨乳的话,好下次的目标是艾玛。
触感一级,连双乳间的压力都是一级,我忍不住挺动自己的腰。
「啊……小鸡鸡真的很厉害?不行,这样会让人有种奇怪的感觉?明明必须
要治愈肯的事情~ ?」
「感觉很舒服吗?把蛋蛋里的东西全部拿出来,让它变得清爽吧?啊?哦,
又变大了?」
「唔?唔?唔?」
由于我上下抽动的动作,悠娜的嘴唇也被顶开了,就像被抽插着一样,通过
乳房、跨越一段距离进入少女的嘴里,同时肉棒被包裹的触感极其舒服。
「哈?」
坚持了一会儿,悠娜又把龟头吐了出来。
「肉棒好像抖的很厉害,没事吧,肯」
没有经验的悠娜,不知道那是射精的前兆。
当我的动作稍微放松时,不由自主地喊道。
「要出来了,酒精用手和胸部接住吧」
胸部的柔软,女人的味道,手捋肉棒的触感,让我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射精。
「嗯?嗯?射出来吧?尽情地,这样心情舒服就好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啊?啊,骗人?这是什么?这么多——嗯?」
大量精液从肉棒中飞出,超出了悠娜的想象。毫无疑问,这是迄今为止最舒
服的射精,感觉很难停下来。
「好厉害……精液竟然是这么热的东西啊……?」
虽然制服和床都被弄脏了,悠娜因为第一次看到的射精的冲击而目瞪口呆。
「肯,射出来了,舒服些了吗?」
「还不够,还想要更舒服些」
我指了指下面还挺立的肉棒,很想马上就把眼前的少女吃掉。悠娜被我抱到
了腿上。这次是面对面的姿势,将少女双腿叉开,裙底的内裤瞬间觉察到了火热
之物入侵。
「来吧,肯?从现在开始做一个优秀的男孩子吧?」
悠娜摸了摸我的头,她也打算面对面坐着进行第一次性爱。她丰满的胸部剧
烈摇晃,但更让人在意的是她被勃起的肉棒所触摸。
「啊,那个啊肯。我也是第一次,可能做不好,但是我会尽力的哦?」
「嗯,和姐姐做爱,耶」
被情欲挑逗着的悠娜准备好把她的身心都奉献给我了,但直接插进去太没趣
了,再挑逗下她好了。
「肯的肉棒好烫……真的会插得进来吗?」
「放心,会插的进去的,而且姐姐也会很舒服的,看你的下面明明一副很期
待的样子,已经湿了哦」
「才没有呢」
用手抚摸着裙子里面的臀部,被丝滑布料包着的臀肉,在手指的按动下体现
弹性。
总结,这是个极其性感的臀部,能玩到老死。
不过我可不满足于玩弄肉感十足的翘臀,右手绕过丰盈结实的大腿,触及那
属于少女的秘处,那儿的布料早就一片潮湿。
「唔……」
悠娜脸颊绯红得几乎滴血,对此我没有再继续画圆爱抚,反而用手指戳进潮
湿之地。
「啊?」
想象以上的敏感。悠娜的小穴非常娇嫩,汁液顺着手指的入侵不断涌出。
一边百般爱怜地抚摸臀部,我的手一刻不停地挑逗悠娜的小穴,内裤的布料
随着手指的深入越陷越深,当然最有力的武器还是挺立的肉棒。
悠娜将双臂缠绕到我的脖子上,这个动作表达了信号,于是胧立即脱下了她
的裙子,将纯白蕾丝内裤扯开,直接揭露小穴的状态。
「噢噢,姐姐的小穴,真漂亮呢。」
「笨蛋弟弟!」
随后,肉棒顶到了小穴上,各自的液体相互合并,羞人的水音开始传出。
「啊?啊?啊?」
一开始我只是用肉棒摩擦阴唇,粉红可爱的花瓣一张一合的样子实在太诱人。
「啊?唔嗯?我说,快插进来拉?……啊?」
「你说把什么插进去哪里去啊,还有等下姐姐就变成我的人了,要叫我老公。」
我不断挑逗着眼前的少女,让她从纯洁活泼的少女转变为如同和爱人一般的
人妻角色。
「肯,老公,请把老公的肉棒插进我那淫荡的小穴里。」
「如你所愿」
就这样,我慢慢按着悠娜的身体坐了下来。
「嗯!嗯!啊!」
因为要出入未经人事小穴,所以当然会感到剧痛。
更何况悠娜是第一次,根本不知道怎么做。
「姐姐……姐姐……疼吗?」
看到我担心地看着自己,悠娜想起了一种心情,那就是痛苦的是这个孩子,
所以必须要治愈他。抱住我的脸放在自己的胸前,抚摸着我的头,让我安心。悠
娜真是个好姐姐啊,把她变成女人也会是个好人妻。
「没关系?交给我吧……嗯?嗯啊……嗯?」
突然发出一阵急促的声音,肉棒插入到根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悠娜因痛苦而抱紧了我,我因为得到眼前少女的处女而快乐着。
「姐姐,你没事吧?」
我担心的问道,每个人的体质不同,对于破处的忍受力也不同。悠娜看着两
人性器交合处流出来的处子之血,明白了她现在已经从少女转变为女人了,而且
还是自己心爱弟弟的女人。
「嘿嘿,好像没事。恭喜你从处男毕业?嗯,不过直到安定下来——嗯?啊
啊?啊、肯?啊啊?」
「也恭喜姐姐,从处女毕业了。姐姐现在是我的女人了,姐姐以后我们离开
这地方吧」
「嗯?啊啊啊啊」
悠娜明白现在她和弟弟做的事情,已经让她没有脸在这地方待下去了,只有
和心爱之人远走他乡。
我一边揉着尤娜的胸部一边开始吸吮。手摇晃着洁白的美乳,传来底部抬起,
用手掌挑弄乳头。另一只的乳头舔着用舌头舔弄。悠娜阴道的疼痛因通过我对胸
部的爱抚而稍微减弱。
「嗯啊?啊?那个、那个?我也很舒服?啊?很舒服?必须要让肯的欧鸡鸡
变得很舒服?」
「那么,姐姐大声叫出来吧,我想听姐姐舒服的呻吟」
听着我的话,悠娜也开始慢慢动起来。这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坐着上下挺动
身体。破处的疼痛还不习惯,但还不至于无法忍受。
「啊?啊啊?好大啊好粗啊……嗯?我的小穴,变成了肯的形状?被变成弟
弟的形状哦?」
「姐姐!性爱很舒服!乳房也很软,还有别忘了,现在叫我老公。」
「嗯,老公,啊啊啊」
不仅仅是悠娜的胸部,整个身体的柔软性、触感、体温也要传达给我了。
「啊啊啊,老公真深点,我还要,啊啊啊啊」
悠娜被肉棒刺激小穴的快感所遮蔽,发出羞耻的声音。看来不需要调教,就
已经沉入性欲的快感中了,变成了一只发情的雌兽。
悠娜把我的脸转到一起,把嘴唇叠在一起。舌头伸入缠在一起交换着体液,
虽然会感到胸闷,但让人陶醉的无法停止接吻。
「哦?哦?哦,可能不疼了?老公,会动得更厉害的哦?如果想射出来的话,
随时射出来都可以?」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
「姐姐的下面太舒服了,小穴里面和肉棒缠在一起,和用自己的手撸是无法
比拟的!姐姐原来这么色情啊!」
虽然被我说成是色情之类的悠娜想发牢骚,但是在骑着我摇腰的时候,更重
要的是优娜自己不可否认也开始感到快乐。下体的疼痛减轻了,更能感受到肉棒
的坚硬和形状,阴道壁每一次摩擦,所带来的快感就会扩大。
「啊……嗯啊?小鸡鸡又变大了?啊?不行?超舒服?老公的小鸡鸡,太合
得来了超舒服?」
简直让人觉得自己的身体是为了弟弟的快乐而制作。尤娜感受到了射精的前
兆,再次抱住了我的头。我把脸埋在胸前,一边吸着她的乳头,一边忍者,还不
能太早射精。
「姐姐,我可以射在里面吗?」
我明知故问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充满着期待。
「啊啊姐姐,我都已经把身体奉献给老公你了,我的身体随你处置。啊啊?
射进宝宝的房间就可以了?把蛋蛋里的精液全部射出来,射到姐姐的子宫里?」
肉棒和小穴激烈地碰撞、水花四溅,洁白美乳也被微微摇晃得变形,而且两
颗乳头挤在一起摩擦,更是令悠娜的快感加倍。
「啊啊,姐姐我要来了」
「啊啊?已经不行了?我也要来了?这是我第一次来?被老公,被弟弟中出
很棒?啊?哇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嗯啊啊啊?好热的?热的精液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穴接过我那咕嘟咕嘟滚烫的精液,悠娜挺直了腰板。第一次感受到男人精
液热度。很清楚地知道是注入了自己的子宫,感觉是从身体的内侧被标记出来一
样。
阴道收缩,进一步促进射精,精液从肯的东西中不断排出。
「哦,太多了?这样的——啊?哇啊啊啊啊?」
在拥抱我的同时,悠娜再次挺直了腰杆,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比昆,比昆,
两次大幅痉挛,身体无力,差点晕倒。
「啊……?啊……?嗯……?诶,肯……心情舒服吗?」
「啊,太棒了……姐姐,谢谢你……嗯」
悠娜慢慢地抬起腰,拔出肉棒,精液就滴答滴答地溢出来。
悠娜的身体已经不能很好地使力。已经没有办法再来第二次服,但我的肉棒
还很大很硬。
「那么,下一个轮到我了?肯君,这次请给我的子宫射点精液?」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缪洁·伊格雷特,本名米蒂娜·尤婕莉丝·德
·凯恩是帝国四大贵族之后,看样子也中了我的广域催眠了。缪洁不断抚摸着子
宫的位置。
我看着眼前的绿发紫瞳美少女,如草原上的猎物般,直接推倒。
「哎呀?啊,那个……我本来想动的……」
「我自己动!我想处罚你!」
「嗯,如果是肯君想要的话也没关系?是啊?是优娜让你成为男人的,这次
亲手把我变成女人吧?」
缪洁抓住我的肉棒,附上了自己的花瓣。
「就在这里?这是一个从来没有人品尝过的地方?肯君是第一个?」
「缪洁的说法果然是很色情的……」
「那样的事……来吧,肯君?」
缪洁直视着我。
「用肯君健壮的阴茎,让我变成成熟的女人?」
我的理智被她微笑着说得有点害羞,小恶魔性格的人有时候好可怕啊。
一瞬间就夺走去了缪洁的处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缪洁以为是砰的一声,结果被贯穿了。插入的地方会有处子血流出来,但没
有那么痛。
刚才优娜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缪洁自己玩弄了小穴。
话虽如此,因为是第一次,所以肯定没有富余,但还是设法保住了自己,抱
住了把脸埋在胸前的我。
「呵呵……把我的处女献给了肯君?嗯?啊?是啊?是啊?一开始要慢慢来
——啊啊?」
我一边把脸埋在缪洁的胸前,一边筋疲力尽地移动着腰。
「砰」的一声肉撞的声音在浴室里回响,这让缪洁感到羞愧。
「那我就像刚才的缪洁一样——嗯?」
悠娜从脱力的状态恢复过来从背上盖住我,把胸部放在我的后脑勺上。
「啊?啊?因为肯动了,我的胸部也和肯的胸部摩擦了——嗯?缪洁,不重
吗?」
「嗯,问题啊?啊?啊,没有啊?啊?但是,真的很大啊?啊?哇啊啊啊?」
被我狠狠地抓住胸口,毫不客气地狠狠地揉捏了一顿。
看着巨乳在手中自由变换形状,听着缪洁的喘息声,从肉棒传来的兴奋感,
让我获得了更多快乐。不是刚才所有的性爱,而是自己心情舒服的性爱。一天就
收获了两个少女的身心,
然后,我陷入了和眼前少女的性爱之中。
每当自己做什么的时候,缪洁就会做出反应,这让我很开心。
「缪洁,我应该把你的乳头弄成这样,不是吗?」
「啊啊?哦,请不要摘下来?感觉太多了——啊?哦,那个?也不能处理?
呵呵啊啊啊?」
在看似小男孩的我单方面攻击下,缪洁完全失去了余力。悠娜也是第一次看
到这样的缪洁,不敢相信。
而且看到缪洁那样的身姿,悠娜自己的身体也变热了。
「姐姐!接吻!就像刚才的缪洁姐姐那样接吻吧!」
「嗯,嗯?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
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嘘
嘘。」
悠娜只想把嘴唇合在一起,但当我把舌头伸进来时,吓了一跳。但是缠绕在
一起的舌头带来的快感,让悠娜变得模糊不清,无法抵抗。身体无力,体重压在
我身上,体重也压在缪洁身上。三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贴,皮肤互相摩擦,
所有人都变得更舒服。
「啊?优娜桑?要是能让你看到这么热情的花瓣就好了?啊?阴茎变大了?
和悠娜桑的花瓣让你很兴奋?」
「哈哈啊哈?啊哈啊?啊哈?肯,肯,你在哪里学到这么色情的吻啊?」
「那么,模仿刚才的缪洁姐姐!」
「果然不是你的错!嗯哼?是啊,不行?再被吻的话——嗯哼嗯哼?嗯哼嗯
哼嗯哼?」
悠娜也是性爱的余韵犹存,在此基础上被如此激烈的接吻,她已经完全被我
支配,想要委身。
我一度起身抓住缪洁的腰,腹部狠狠的发力撞上小穴,她丰满的乳房随之剧
烈摇晃。
「啊啊?真不好意思啊?」
缪洁用双手压住了美乳,但这一次,我拉着缪洁的手臂,开始更猛烈地撞击
她的花心。
她无法掩饰自己的胸部在摇晃,因为被手被我抓住而被插入得更深,缪洁也
开始了向高潮的倒计数。
「嗯嗯?嗯嗯?很好,肯,多做点吧?我很少看到缪洁这样的样子?」
「啊啊?悠娜小姐,真是太坏了?啊?是啊,是啊?如果是教官的话就不说
了,这么小的男孩——啊啊?能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啊?哇,我好像也要被来了
了?啊啊啊啊?」
「我会把精液射进你体内的,你要怀孕了!好好生下我的孩子!」
想象着被我射精而怀孕后变大的肚子的情景,缪洁怦然心动。
「好吧,我会生下来的哦?肯君的宝宝有多少都可以哦?所以,多射出来给
我吧?请给我配种吧?啊啊?」
阴道里的肉棒开始变大变粗。
因为感觉到了射精的前兆,缪洁把我抱到了怀里,把我脸埋在了自己的胸前。
悠娜也将身体紧贴在一起,将我的身体作为三明治一样让我进行最后冲刺。
「要射了!被姐姐们夹住了!来了……呜!」
「呵呵啊啊啊啊?啊?我也会高潮?接受肯君的精液就会高潮?啊?请来啊?
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第一次被注入精液的子宫因为喜悦而颤抖,把缪洁一下子推到了绝顶。
优娜用自己的体重来推动肯,我将自己的腰部用力推到缪洁中,并将精液全
部射入到缪洁的子宫中。
「你看,肯?射出很多吧?绝对不要强忍住?轻轻地做吧?」
「是的?就像悠娜说的那样——啊?因为全部接受?……嗯?」
缪洁的身体被我变成了一个女人,她完全喜欢着让我舒服的事。
缪洁不在乎是否会受精。让我感觉好点,让我心情感觉好点,这就是一切。
悠娜也是如此。两个人抚摸我的头,我继续射精。
「哈……哈……姐姐……缪洁姐姐……」
「哎呀?累了吧?但是阴茎还很健康?」
「还留着那么热的吗?我想把它们都射出来,不过已经体力极限了吧?」
「不管怎么说就这样吧?」
「这样的话,很重吧……终于?」
从正常位滚动到侧位,悠娜从我的背后抱住。
我再次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抚摸着缪洁的头,感受着这名贵族少女的温暖和
柔和气味,闻起来很香,甚至还能感受到两个人温柔的声音,放松了自己的身体。
被两个女人夹在中间,抚摸着我的头,被夹在中间。
一段时间后
「呼……洗澡很舒服?」
「真的……总觉得身体的疲劳消失了。」
做爱结束后让两人洗身体,现在三人一起泡在浴缸里。能感觉到悠娜和缪洁
很开心。
「嗯……」
我很舒服,这是最好的第一次体验。
「肯君?怎么了?」
「那个……难道没有?」
「不,不是这样的。因为心情非常好,所以已经不痛了了。但是……因为让
姐姐们做了这样的事……」
悠娜从后面抱住了我。
当我被丰满的胸膛击中时,我又一次吓了一跳。
「你在说什么啊。本来,如果弟弟的小鸡鸡发痒的话,作为姐姐来说,让他
舒舒服服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嗯。而且,接受青春期男孩子的性欲并给予治愈,这是女人的职责。如果
积存那么热的精液的话,会很痛苦吧?」
「以后积攒下来就马上说啊?」
今后也是。
是的,今后也能做到。
如果使用这个催眠的话,可以再次体验到现在去过的最好的体验。
「这,今后还会做吗?」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今后性欲会变得更强,小鸡鸡可能会变大?我们会让
你变得舒畅?」
确实性欲可能会比现在增加,肉棒也可能还会变大。
如果比现在大了,难道能到达两人的最深处吗?
「真的吗?我能向天空女神发誓吗?」
「如果你愿意的话?」
还能和这两个人做爱。
不,也许……也许,除了这两个人以外都能做到。
我产生了独占欲,这个世界所收到的女人我不会让给任何人的。
「你有多爱操心啊!」
「嗯……那么这样怎么样?肯君,请在我胸前吸一下,就在这里?」
我会把它吸到手指的地方。
因为沐浴而变得光滑的皮肤,光是这样贴着嘴就觉得很舒服。
「再用力一点,就像吸得太多一样。」
「啊?不疼吗?」
「没关系,请相信我?要坚强一点——嗯?」
「唉,你看,果然!」
我吸的地方有点红。
「喂,缪洁!你要是带着吻痕……」
「如果是这个位置的话,内衣可以很好的遮住。其实脖子也可以……你能看
到吗,肯?这样我就被肯标记了?意思是我是你的东西哦?」
「我的……东西啊,是啊,两人已经是我实质上的妻子了」
眼前的美少女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仰望身后抱着自己的姐姐,她也染红了脸颊,伸出了自己的胸部。
「我,我知道了。呃……这里行吗?看,把它放在这里。嗯——啊?」
把嘴放开,和缪洁一样,都有吻痕。
「啊……弟弟给我贴上了吻痕?被标记了?」
「不过,我们两个人都被标记在最重要的地方?应该是在看得见的位置吧?」
两人轻轻地抚摸下腹部。
「那你又要跟我做爱了吧?」
「连吻痕都戴着你在说什么呀?」
「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在它还没有消失之前再试一次,但是从里维斯变成克
洛斯贝尔的话……你会悄悄地用在飞行艇上吗?」
「好吧,那是——好吧,这是最后的办法,」
我又能做到了。我可以和这两个人做爱。
「相反,你做得很好,不是吗?」
「那是理所当然的!我做得很好!一定要再来啊!」
「如果你还有什么想做的,尽管告诉我吧?」
「别太娇惯我了。但是——这是我一直忍耐到现在的奖励?」
悠娜和缪洁同时吻了我的左右两颊。
「姐姐们,我想把旧七班的女生,也收入我的后宫,姐姐们会支持的吧」
只是想象一下,我的肉棒勃起又变得无法控制了。
「嗯」
「当然会了,毕竟做爱是这么舒服的事情。」
要让这个世界的美少女都体会到做女人的舒服和快乐。
后记:形象放附件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NTR 闪之轨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