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等秦天和九狸出来的时候,舞冰婵已经在院外的小木桌上摆满了食物,热气
腾腾、香味十足,看的出来她的手艺很不错。
三人就好似一家三口,非常温馨的坐在一起享受着美食。
「没想到冰婵的手艺竟然如此的好。」秦天夸赞道,这小狐狸下厨确实是有
一套,虽然食材在秦天眼里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但味道做的确实不错,挺合
他胃口的。
「这些都是母亲教我的,母亲的手艺要比我厉害多了」舞冰婵一边给秦天夹
菜,一边说道。
「哦?那我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九狸了」秦天坏笑着看着九狸,故意
将品尝二个字加重了语气。
「好啊,娘,下次就你来给公子做一餐吧,好不好」舞冰婵天真的说道。
「这....没问题,下次就我来吧」九狸自然是听得出秦天的意思,但当着女
儿的面,也只能答应下来了,说完,就瞪了一下秦天。
「或者你们母女两人一起也行~」秦天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舞冰婵和狐九狸。
..............
虽然有些小插曲,但这顿饭吃的还是非常的温馨,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在房间内,舞冰婵缓缓的将衣服脱下,双手搂着秦天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秦天自然也不会客气,伸出舌头与舞冰婵的小香舌纠缠在一起,秦天的手也
在她身上游走,探索着她身体上的每一处宝地。
两人亲吻了许久,互相交换着彼此的唾液,舞冰婵更像是一只口渴的母兽,
贪婪的吸食着秦天的口水。
「公子~我好喜欢你」舞冰婵小脸绯红,就像是喝醉了一样,她痴痴的看着秦
天,深情的表达她的爱意。
秦天看着舞冰婵,心中复杂,俗话说的好,最难消受美人恩,起初,他完全
是看中了舞冰婵的外貌和她女主的身份,才将她霸占在身边。
但现在,他发现自己居然对舞冰婵产生了情愫,这个听话、活泼、可爱的小
狐狸,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已经走进了他的内心。
「冰婵,我.....。」
「我知道公子身份很尊贵,是我这种下界女子高不可攀的存在,没事的,我
....我只要能跟着公子,看着公子,就满足了。」舞冰婵摇了摇头,笑着道。
虽然舞冰婵在笑,但秦天却从她的眼里看到了落寞之色。
「我不是什么好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这些我都做过,你也还喜欢我吗?」
「我不管公子是什么样的人,就算你是与天下为敌的大魔头,我都喜欢你,
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你要杀人,我帮你杀!你看上了的女人,我帮你抓来。」
舞冰婵眼神坚定的看着秦天。
秦天将舞冰婵紧紧的搂在怀里,将头埋在她的秀发之中,说道「我有很多仇
人,无时无刻都会有人想要杀我。」
舞冰婵她反手抱住秦天,「冰婵会死在公子前面的。」
秦天发自内心的一笑,抱着舞冰婵久久不语,这小妮子还真把他给感动到了。
「公子?」舞冰婵见秦天许久未说话,就轻唤了一声。
「以后别叫我公子了,你也不在是我的侍女」
「公子!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是我以下犯上,我不该有喜欢公子
这种大胆的妄想,还请公子不要丢下我,我....我...。」
说着说着,舞冰婵就哭了出来,她以为秦天这是不要她了。
秦天微微一笑,这个傻狐狸,用手擦去她的眼泪,说道「谁说不要你了,以
后你就当我的妻子吧,如果你不介意当妾的话。」
「我愿意!」舞冰婵做梦都没有想到,秦天竟然会娶她,这让她幸福的都要
快晕过去了。
秦天勾起她的小巴,说道「叫一声老公来听一听。」
「老公~」舞冰婵羞着脸叫了一声。
这一声叫的秦天人都酥了,他一把抱起舞冰婵,将她丢到了床上,便扑了上
去。
在一声高昂的呻吟声中,秦天将肉棒插进了舞冰婵的处女肉穴之中,舞冰婵
的肉穴非常的紧,几乎是将他的肉棒贴的死死的,秦天能感受得到,肉穴内每一
处皱褶,它们就好像是有意识的一样,将他的肉棒包裹着,蠕动着,子宫口也一
紧一松的吸着。
名器!舞冰婵这绝对是名器!就光光插进去,就让秦天爽到快要升天了,别
看他才16岁,但他经历过的女人却不少,但拥有名器的女人却是如凤毛麟角般的
存在。
当然还是跟母亲宫宵月没法比,没办法,宫宵月实在是太完美了,女人的尽
头就是宫宵月!
得益于九尾魅狐的特性,舞冰婵的破瓜之痛并没太大的疼痛,明明前一刻还
是处女,但此时她的肉穴已经是洪水泛滥。
「好大~好胀~啊~老公,好舒服。」
「啊~啊~嗯~不行~啊~哪里~哪里~呀~哪里很敏感~」
一声声淫叫,绵绵不绝的响彻在木屋周围,在隔壁房间的狐九狸俏脸绯红,
听着女儿畅快淋漓的浪叫,还有那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声,她左右睡不着,无奈
的看着隔壁。
「他们这是当我不存在吗?这死丫头居然玩的这么疯,哎~」
狐九狸叹息一声,舞冰婵的父亲死的早,她都已经守寡好几年了,其中的空
虚寂寞冷,又有谁知?
她听着女儿的呻吟,手开始攀上了自己的巨乳开始揉捏起来,一只手伸入裙
内摩擦着肉缝。
但这样不上不下的难以消除她心中的欲火,她烦闷的起身,鬼使神差的居然
走到了女儿的房间门口。
仅隔着一张木板,她更加能听的清楚女儿那些荒唐的淫叫声,她站在门口内
心非常的犹豫,但最终还是没忍住,趴在地上偷偷的将门打开一角,朝里看去。
只见舞冰婵趴在床上,而秦天则是双手钳住她的细腰,一下又一下的撞击着
舞冰婵的屁股,将染血的肉棒整根抽出,然后一下插到底,大开大合的奸淫着她
的肉穴。
狐九狸吃惊的用手捂着嘴巴,秦天的肉棒巨大而又粗长,不但不黑,反正有
种如玉一般的白皙,就好像是玉雕的一样,这根肉棒比她死去的老公大了好几倍
不止,差不多就是蟹味菇跟杏鲍菇的区别,而且秦天的杏鲍菇还是最大的那种。
「被这样的肉棒干一定很舒服吧」她心中想到。
狐九狸看着在秦天胯下承欢的女儿,心中有了一丝嫉妒和羡慕,此时的舞冰
婵满脸的痴态,眼睛翻白,口水外流,一对丰满的双乳随着撞击上下甩动着,此
刻的舞冰婵就好似一叶孤舟,漂流在名为快感的大海中,在狂风暴雨般的快感中
被巨浪淹没。
秦天正干的兴起,突然余光瞥到开了一角的房门,此时有一位绝美妇人,一
边进行着自慰,一边用几乎是渴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跟她的男人在操穴。
秦天露出一丝坏笑,抓住舞冰婵的一条腿抬了起来,就像是公狗撒尿一样的
姿势,这个姿势将舞冰婵正在被抽插的肉穴完全的呈现在了狐九狸眼前。
看着自己女儿的嫩穴被粗大的肉棒积压、撑开、外翻的淫秽画面,她扣穴的
手指更加用力,更加深入,揉胸的手也是越来越用力,她喘着香气,目光死死的
盯着两人交合的画面,抑制不住的发出了细微的呻吟。
母女二人的呻吟声彼此起伏,竟一时分不清是谁的声音,随着秦天抽插的力
度越来越多,舞冰婵和门外的狐九狸也到快感的顶点,母女两人同时叫了出来,
同时达到了高潮。
秦天也不再忍耐,将精液射进了舞冰婵的子宫内,射到一半,秦天故意将肉
棒抽出,极具力道的精液喷射在舞冰婵的屁股和背上,然后角度一歪,最后一发,
直接射向了门口,刚好射在了在外偷看自己女儿和男人做爱的狐九狸脸上。
一股浓稠的精液味直冲她的脑海,她抬眼看去,刚好与秦天对视在了一起,
看着秦天嘴角那一抹坏笑,狐九狸娇躯一颤,也顾不得尴尬,逃了回去。
秦天也不去管她,他付下身子在舞冰婵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你先休息一
下,我出去洗个澡。」
「嗯~」舞冰婵趴在床上,她现在是一动都不想动,快感过后就觉得虚弱道不
行。
秦天简单的帮舞冰婵清理了一下,就走了出去,看了一眼门口的水渍,这大
狐狸水还挺多,门口都快形成一个小水潭了。
秦天来到木屋外的小湖,泡在了里面,冰凉的湖水冲刷着他的燥热,才射一
次,对秦天来说跟养生没什么区别,甚至还只是吃了开胃菜而已,离吃饱还差得
远,不过舞冰婵已经虚脱了,在继续下去,可能会伤到她。
当然也不会出现那些狗血小说的剧情,什么欲火焚身,得不到满足就兽性大
发或者走火入魔什么的,最多只是没尽兴而已,他虽然好色,但也不是色中饿鬼,
看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那种人。
秦天双手搭在湖边,身体泡在湖水里,他抬头看向头顶的星空,他来到下界
一是为了林凡这个穿越者,二是为了祖龙机缘,其实想一想就知道,一个下界蛮
夷之地竟然会有祖龙这种大机缘,而且刚好还有一个主角在,这多半就是为主角
准备的,这也是秦天一直没有杀林凡的原因。
要是真让他来找,估计一辈子都找不到,他虽然有世界意志当后台,但却也
没法事事都会帮助他,你要是什么都要世界意志来帮忙,祂还找你干嘛?
「系统,打开面板。」
【宿主:秦天】
【年龄:16岁】
【体质:(明)大道源流体,(暗)太初天魔转世身】
【境界:(明)玄丹巅峰,(暗)窥月初期】
【功法:仙秦宝典、斩天玄剑录,葬天经、吞天魔功】
【反派值:16000】
秦天看着自己的面板,他明面上的体质和修为是大道源流体,玄丹境巅峰,
大道源流,是一切大道的源头,可容纳万千大道,是一种非常变态的体质,尤其
是到了后期,大家都开始掌握大道之力后,别人都是一条大道,撑死二三条,而
秦天可以吸收无数大道,而且都能运用自如,可以说是越到后面越厉害的体质。
但真的就这么简单吗?玄丹境巅峰,以16岁的年龄在大千道域确实是能挤进
一流天骄行列,但他作为反派,自然不会那么简单,他出身的时候万千大道为其
铺路,仙音渺渺,紫气降生十万里,可谓是逆天至极,但随后大道崩塌,仙音断
绝,十万里紫气化作滔天魔气,一股大恐怖从天而降。
化作一尊天魔,俯瞰人间,眼神冷漠而又无情,仿佛天下苍生在其眼中只不
过是一群蝼蚁,大恐怖、大邪恶!充斥着不祥、黑暗!
当时仙古秦族和天痕仙朝的老祖全部出关,两家超级势力倾尽一切,才将这
道恐怖异象给压制下去,这才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所以世人都知道秦天是大道
源流体,却少有人知道其实他还是太初天魔转世身。
是天地所不容的存在,是所有生命的天敌,要是秦天是太初天魔转世身的事
被曝光,那么整个大千道域都会群起而攻之,应为太初天魔转世身,想要提升修
为,就要吞噬他人的精血,而且修炼速度很快,威力很强。
秦天暗地里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窥月境初期,这个修为已经不是同代人能比的
呢,也可想而知,他吞噬了多少人的精血。
秦族和天痕仙朝的高层都知道,但他们在赌,赌上两家的未来,就算秦天是
太初天魔转世身,他们也在暗地里支持秦天,经常绑架一些天赋不错的人贡秦天
吞噬。
葬天经和吞天魔功都是系统兑换的,也是曾经太初天魔修炼的功法,葬天经
文可埋葬九天十地,漫天神魔,吞天魔功可吞噬万物,与太初天魔转世身相辅相
成。
当然这些都是不能让人知道的秘密。
不过他也有要尽快把下界的事处理完,林凡、祖龙机缘、还有林凡的母亲,
这个他还要看情况在决定,事情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主要的还是他有点想
念母亲了。
秦天正在想着事情,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秦天转头看去,发现居然是九
狸,她依旧穿着一身淡粉色罗裙,赤着玉足,长发披散在她的肩头,迈动着修长
白皙的美腿,朝他走来。
「九狸,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我这来,莫非是想和我来个鸳鸯浴?」秦
天露出一脸欠揍的表情。
狐九狸呆呆的站在原地,她看完女儿和秦天的现场表演后,虽然自己也达到
了高潮,但过后的空虚寂寞更加的让她难以入睡,正想出来走走透透气,没想到
就看到秦天在湖里泡澡,看着他那结实宽大的肩膀,不禁想秦天那强而有力的身
体,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过来。
秦天见她不说话,他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笑道「原来九狸刚才没看够
啊,你要看,自然是没有问题,毕竟我也看了你的身子。」
哗啦一声,秦天他直接从水中站了起来,走到了岸上,就这样白生生,赤裸
裸的站在九狸面前。
「怎么样?九狸,可对我还满意不?九狸若想看用不着三更半夜如此麻烦,
只要知会一声,我就会亲自去你房内的」
秦天双手摊开,肉棒已经软了一下来,虽不及硬起时那般震撼,但依旧粗大,
此时它正在随风舞动着。
看到这一幕,九狸俏脸一片酡红,双腿发软,差点就没有站稳,她看着秦天
的肉棒,心中大为震惊,没想到就算软下来也还有这么粗大,她那死去多年的丈
夫,硬起来还没有秦天软着的时候大。
「你这混蛋!你这个大混蛋。」她转过身,强迫自己不去看秦天的肉棒,她
怕在多看几眼,她就要忍不住了。
「你不要把它对着我呀~或者你好歹穿一条裤子。」狐九狸慌忙的说道。
秦天嘴角一笑,这狐九狸毕竟是九尾魅狐,在加上多年寂寞,旱的旱死呀。
他迈着步子,慢慢的绕了过去,与九狸面对面,不等她拒绝,将她楼入怀中,
九狸一下就感觉到一根硬物定在了她的小腹上,她低头一看,刚好两头相对。
「你怎么....。」
秦天嘿嘿一笑,说道「有你这样的美人在,它那还能软着呀~要不九狸你帮我
教训教训它?」
说着,秦天牵着九狸的手放在了上面,九狸在触摸的一瞬,身体一僵,她一
把将秦天推开,往后退了几步。
她努力让自己表情显得凶狠,「你在这样,信不信我把它给废了!」
虽说她一脸的愤怒和凶狠,但她那慌乱的眼神无情的出卖了她,眼神乱飘,
无处安放的小手,还时不时的不受控瞄几眼,就好像是一个新婚的小媳妇,第一
次看见男人肉棒时的娇羞。
「诶~可别啊,要是它废了,你女儿的性福就要被你亲自断送了。」说道着,
秦天的笑容越发邪魅,「说不定,这也是九狸日后的性福呢~」
「你!你这个坏胚子,我看你是讨打!」九狸被秦天说的一脸羞愤,抡起小
拳头就要捶秦天的胸口。
秦天见状,一个闪身,躲过了九狸的拳头,躲闪到了一边,这时秦天已经穿
好了衣服,也不好把狐九狸逼得太紧,不然容易起反效果。
狐九狸看着秦天,突然面色一凌,认真的看着秦天,问道「你究极是谁,还
有你为什么接近我们母女!?」
「以你的手段,绝对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上界公子哥,所以你到底是谁!」
见狐九狸突然问这些问题,秦天也不急着回答,他走到木屋旁的秋千旁,说
道「你怎么突然问这些,我是谁很重要吗?我费尽心思的将你复活,难道还回来
害你不成?」
「至于冰婵,起初我确实只是看上了她的美色,但现在我却真心的喜欢她,
再说小狐狸那么可爱,我宠她都来不及,怎么会害她」
「来坐坐?」秦天指着秋千,示意让她过来坐下。
狐九狸纠结了一下,但看着秦天那真挚的眼神,还是走了过去,坐在秋千上。
「我是谁根本不重要,这些以后你们自然会知道,现在你们只要知道我是真
心对你和冰婵的就好了」
秦天轻抚九狸的香肩,不由得就是让她身子一颤~然后轻轻一推,秋千也缓缓
的荡了起来。
闻言,她芳心一乱美眸中闪过一丝难言的复杂,粉色罗裙在风中摇曳,贝齿
轻咬红唇~将额前的乱发捋到耳边~两条修长笔直玉足一时交叉,一时弯曲。
「真心的~真心到小女友的母亲都不放过?我看你就是馋我们母女的身子。」
阿狸小嘴一撇,一副看透了他的表情。
秦天尴尬一笑~秋千继续推着,但也没有反驳,毕竟这也是一部分事实。
「你们这种大少,多少是有些有些怪癖,说不定就喜欢玩一下母女什么的,
等新鲜感一过,那还说不定真不真心哩。」
她话刚说完,秦天从后面突然抱住九狸的腰肢,脑袋凑到她的小脸旁「狸姐
说我馋你身子~这是事实,没什么好说的,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迷恋上
你了,想和你上床。」
「但是~馋是真的馋,但真心也是真的真心,我第一看到你,我就想要得到你,
我秦天别的不敢保证,但我绝对不会抛弃我的女人!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
吧。」
说着,秦天伸出舌头,在九狸那已经红的如红宝石般的耳垂上舔了一下,双
手攀上了她的双峰,「只要九狸愿意,我也会娶你,虽然没法娶你当正妻,但我
会爱你一辈子的,我会让你一直留在我身边,我的元阳,只要你要,想什么时候
要,我都可以给你,满足你,让你感受从未有过的高潮。」
受不了,真的是受不了~自从她家那口子渡劫挂了之后,她已经旱了好久了,
本来就如同干柴一般,再加上这俊俏小郎君撩拨,这不就干柴碰上烈火了嘛。
她双腿紧闭,身体在微微颤抖,胸前传来的酥麻感,让她有些慌神,「别~别
这样,要是让冰婵看到哦了她会伤心的。」
她的眼神开始迷离,双手按在秦天的手背上,无力的想要掰开秦天在她胸前
的大手。
秦天自然不会让她如愿以偿,双手更加用力的揉捏起来,伏在九狸的耳边,
用近似于蛊惑的话语说道「九狸,你这些年一个人独自照顾冰婵一定很辛苦吧,
没有人可以依靠,最后死了,就独自留下剩下冰婵一人,如果不是我,她的命运
也不会多好,天剑圣地可是有不少人在打她的主意,你们母女这样实在是太凄苦
了些。」
眸中闪烁着幽光,秦天在九狸耳边吹着热气,双手也开始放肆的将她的巨乳
抓捏成各种形状,狐九狸的胸真的是百摸不厌,太大!太舒服了。
「就让我成为你们母女的依靠,让你不再孤独,晚上由我陪你入睡,我会为
你们母女遮风挡雨,让你们有所依靠。」
秦天捏着九狸的下巴,将她的头抬起,然后亲了上去。
就在这时,狐九狸迷离的眼睛突然瞪大,恢复了一丝清明,她嘴巴被堵住,
秦天的舌头在她的嘴里缠绵,她只能发出一阵呜呜声,她心中一狠,咬了秦天的
舌头一下!
秦天吃痛,松开了狐九狸,狐九狸挣脱出去,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秦天,
不由的心中就是一阵难受,她后悔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狐九
狸慌张的跑上前,双手捧着秦天的脸,将他的头抬起,看着秦天眼中的失望,她
内心一颤,她一把将秦天抱住,一直重复着对不起三个字。
她哭着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喜欢小婵,小婵也喜欢你,但你为什
么还要对我这样,这样我和小婵都会很难做,世人会如何看我和小婵?跟女儿抢
男人的贱人吗?」
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抱着秦天,哭声中充满了无助和伤心。
秦天见状,伸手将她抱入怀中,对于她刚才的所作所为,秦天也没太生气,
他也是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尤其是在对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他死死的抱住狐九
狸,语气中充满了杀意和霸道!
「我秦天的女人,谁敢在背后嚼舌,灭族屠宗!有一个就杀一个,我倒要看
看,这九天十地,谁敢说半个字!如果世人所不容!那就屠尽天下人!」
听着秦天如此霸气的宣言,狐九狸心中一颤,一股感动由心而发,她趴在秦
天怀里,将头靠在他的胸膛上,这温暖的怀抱,还真是让人依赖。
她看着秦天的侧脸,弱弱的问道「你究极是谁,来自什么地方?」
秦天搂着她,笑道「其实,九狸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在上界又有几人敢姓
秦?」
听完九狸她美眸睁大,虽然她心中早有了答案,但亲自听秦天说出来,还是
让她吃惊,想到秦天居然是那一族的人,内心复杂无比。
虽然秦天说了很多,但狐九狸还是把他给推开了,「不能这样,真的不能这
样,我是小婵的母亲,再说秦族也不会让我这个寡妇嫁入秦族的,你真心待小婵
就好,谢谢你将我复活~」
说完就转身飞向木屋,她不敢再跟秦天待在一起了,她真的怕自己会忍不住
做了对不起女儿的事,为了女儿的幸福,她可以牺牲一切。
「等下界事了,我会带你们回大千道域」秦天看着狐九狸的背影说道。
「我不去,你带着小婵去就好了,只希望你不要负了她,不然我做鬼都不会
放过你的!」
「你没得选,你去也得去,你不去也得去,你跑不掉的」
「还有!秦族我说的算,我娶你,没人敢反对。」
狐九狸离开的身子停了下来,身体微微颤抖着,她转过头,美眸泪水打转,
说道「你就不能放过我吗?」
「不能!我是吃定你了,绑也要把你绑走。」
狐九狸复杂的看了秦天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回到了木屋内,秦天
看着九狸的背影,露出一丝苦笑,这大狐狸要比小狐狸难攻略多了。
舞冰婵是自己送上门,白捡了的,但狐九狸毕竟是千年大妖,并不是那么好
糊弄的,但秦天也不讨厌这样,一个人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往往都是很有耐心的。
而狐九狸就是秦天喜欢的类型,可能是从小受母亲宫宵月的影响,他比较喜
欢年龄比他大的女人,像熟女、御姐这种,当然也不是说不喜欢年轻的,只是相
比年轻的他更加喜欢成熟的而已。
随后他看向了秋千,在座位上隐约可见有一滩水渍,秦天笑了笑,这大狐狸
看来有点言不由衷呀,嘴上说着不要,但其实已经是湿透了。
回到房间,轻轻的将舞冰婵抱在怀里,肉嘟嘟的就如同抱枕一般,闻着鼻尖
传来淡淡的幽香,秦天也安然入睡了,睡前双手握住了舞冰婵的双乳,感受着那
惊人的触感。
「没有她妈摸起来舒服啊,果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
再次醒来已是翌日清晨,秦天醒来后,发现舞冰婵已经不再床上,他走出去
就发现她坐在院子里的木桌上,这时九狸也端着一盘灵果放在了桌子上。
看到秦天,九狸表情有些不自然,回想起昨晚的点点滴滴,俏脸一红,坐到
女儿对面,眼神乱飘,就是不敢与秦天对视。
「公子~来吃早饭吧,母亲专门准备了一些灵果,很甜很好吃的」舞冰婵嘴里
一边吃过灵果,一边笑眯眯的道。
秦天走上前,坐在舞冰婵身边,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说道「还叫我公子?」
「老....老公~」舞冰场瞟了一眼母亲,当着母亲的面,她还是有点害羞的。
秦天满意的点了点头,也拿起一颗灵果丢进了嘴里,酸酸甜甜秦天倒是觉得
很一般,毕竟秦天从小的伙食都是一些价值千金的东西,哪怕是一点残渣都有人
疯抢,胃口也被养刁了。
「冰婵,等会我要离开一下,你就在这里好好陪陪你母亲,不久我就会回来」
他摸了摸舞冰婵的小脑袋,微笑道。
「老公要一个人去吗?」舞冰婵放下灵果,眼巴巴的看着秦天,表情可怜兮
兮的。
「我是去办正事,又不是去玩,再说九狸昨天刚复活,你在家多照顾一下也
好~你说是吧?九狸~」
说罢,笑眯眯的看着坐在对面的九狸,然而在对面的九狸娇躯一颤,呼吸变
的粗重起来,小脸红扑扑的。
「嗯」她艰难的应了一声。
在桌下,秦天伸出脚尖,与她那精巧玉足纠缠着,慢慢的划过她细腻柔滑的
小腿,一路向上朝她大腿之间伸去。
「娘,你怎么了?」舞冰婵看到母亲突然这样,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娘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她挤出一丝笑容,声音有些发颤,看得出
来是在强忍。
「哼~嗯
~」可话还没说完,她就闷哼一声,趴在了桌子上,身躯在微微颤
抖着。
(这可恶的家伙!小婵就在旁边,这混蛋怎么敢~)狐九狸心中呐喊,她趴在
桌子上,抬眼看向秦天,眼神都快喷火了。
秦天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传音到她耳中:(九狸看起来很享受~腿都合不拢了)
九狸被秦天说的俏脸更加红了,确实从刚才开始她就没有把腿合上过,就张
开腿让秦天的脚隔着内裤摩擦着她的蜜穴。
冰婵见自己的母亲如此难受,一脸担心的走了过去,看到女儿走过来,九狸
死命的在朝秦天使眼色,见秦天依旧笑眯眯的不说话,她将秦天的脚夹住,以免
他乱动,然后瞪了秦天一眼。
「娘,我还是在家陪你吧,我哪都不去了,就在家照顾你,这是老公给的丹
药,你快点吃一颗吧。」
说着就取出一颗秦天昨天给她们的安神丹,小心翼翼的喂了母亲一颗,
看着自己女儿这么懂事,她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女儿在旁边关心她的身体,
但她的男人却在用脚在扣她的穴~心中升起了一股罪恶感。
她狠狠的瞪了秦天一样,然后玉足一脚踢出,桌面都跳了一下,秦天也闷哼
一声,趴在了桌子上,这娘皮下脚是真的狠。
看见秦天吃瘪,九狸眼里闪过一丝得意,这家伙欺负她这么多次,这一次终
于扳回一局了。
在一旁的舞冰婵皱着眉,一会看着母亲,一会看着秦天,她总觉得他们之间
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舞冰婵眼睛一眯,突然掀开桌布,朝下看去!诶~没什么呀,两人的脚老老实
实的,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嗯?等等~
「娘,桌子下面有水耶~」
「咳咳~」正在淡定吃灵果的九狸被女儿这一声,差点噎到,她故作镇定,无
所谓道「可能是灵果掉在地上踩到了,吃东西的时候不要玩闹。」
「哦~」舞冰婵作了回去,她狐疑的看着母亲和秦天,那种哪里不对劲的感觉
依旧存在。
秦天也吓了一跳,不过他和九狸毕竟修为高,反应倒是很快,他偷偷的给九
狸竖了一个大拇指。
「冰婵,早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走了,很快回来,你就在家照顾九狸吧」
秦天站起身,摸了摸她的头,微笑道。
「嗯,那老公一定要早点回来哟。」她也不管母亲在一旁,她走到秦天面前
双手环住秦天的脖子,就吻了上去。
秦天也不虚,将她抱住,两人来了一个长长的舌吻,秦天一只手伸进她的衣
内,握住了她的胸部,一边亲吻,一边揉捏起来,俗话说的好,亲嘴不摸奶,乐
趣少一半。
狐九狸撑着头,看着两人激烈的吻别,她抿了抿嘴,想起昨晚的事,那霸道
的男子气息,和温暖的怀抱,她喉咙滚动,似乎有点怀念了~
秦天眼神飘向九狸这边,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另一只手在舞冰婵背后,
虚空写了几个字。
看到秦天写的字,她脸一下就臊的通红,连忙转到一边去,应为秦天写的是
(摸起来没有你的舒服~)
(死鬼~坏蛋~讨厌死了,明明都有年轻的小姑娘了,干嘛非抓着我不放呀~
难道我的魅力真的有这么大吗?)九狸看了看自己的胸,不知怎么的,心中竟
然升起了一股自豪感,她摇了摇头,心中即是害臊又是高兴。
反正就是复杂的很~
许久之后,俩人才松开嘴,舞冰婵小脸红扑扑的,她瞄了一眼母亲,见到母
亲头转向一边,并没有看着她们,松了一口气。
在与舞冰婵母女告别后,他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她们面前,来到了木屋阵
法外,秦天看了一样自己已经湿漉漉的脚尖,不由的感叹,不亏是千年级别的,
量就是大。
这时影姬从一处阴影中走出,单膝跪在了秦天面前,说道「少主,有林凡的
踪迹了。」
秦天没有理会影姬,继续往前走了,边走边说「将这段时间的事,都跟我说
说。」
「是!」影姬应了一声,跟在了秦天身后,继续说道「林凡在山洞内,把自
己玩废了之后,来了一个中年人,自称是林凡的父亲,这人实力强大,修为在在
化魂境初期,但经我观察,此人血气鼎盛,战力估计能达到化魂境中期,他自称
叶日天。」
「噗嗤~」秦天忍住的一笑,这还真是个好名字。
「他将林凡带到了一处瀑布前面,刚好就在灵兽森林的东边,他治好了林凡
的伤,不过林凡的那玩意应该是彻底没了,还教了他一种刀法,这种刀法属下看
着有点像大千道域的功法,应该是从上界遗落下来的,看着并不是很高深,但在
这下界确实很强。」
秦天点了点头,林凡毕竟是穿越者是主角,虽然他的气运已经被秦天玩的没
剩下多少了,但总归还是剩了一些,不会那么容易就挂了的,这也算是小说中常
见的套路了,主角因祸得福,获得更大的机缘,从而一路起飞。
但可惜,林凡遇到了他,林凡在怎么飞,都飞不出他的手掌心!
「他现在还在那里吗?」秦天问道。
「没,林凡几天前就离开了,去了离灵兽森林相邻的沧澜帝都,而他父亲还
在灵兽森林,似乎在那瀑布后面有什么东西,他要在哪里守着一样。」影姬将自
己的猜想,也说了出来。
「嗯~做的不错,你以后叫我主人就好了,从此你只听我一人的命令,知道吗?」
秦天转头看了影姬一样。
「是,主人」影姬恭敬的道。
「我们去沧澜帝都,许久未见,还怪想他的,哈哈哈」秦天大笑一声,消失
在了原地。
(待续)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