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秦天!秦天!啊!你该死啊!!!」
在灵兽森林东边,一处瀑布前,一位少年正赤裸着上身,他面目狰狞,双眼
血红,他手中舞动着大刀,疯狂的朝地面轰去,将地面砸出一个个巨大的坑洞。
林凡喘着粗气,他眼里燃烧着怒火,他突然猛地暴起跳至半空,浑身肌肉传
出炸裂般的力量感,将手中燃烧着火焰的大刀举过头顶。
「烈焰十三刀!」
大刀挥动,灵气翻涌动荡,刹时间就有十道烈焰刀芒斩下,刀芒之下周围数
里范围内,都成焦土。
「不够!还不够!」
「凡儿,冷静。」这时林日天突然出现,一把按住了林凡的肩膀。
「凡儿,莫要为了这一点小挫折就影响自己的心境,你乃是我林日天的儿子,
乃是人中龙凤,你只不过是起步比较晚而已,只要有时间,这个小小秦天根本不
可能是你的对手。」
林日天眼神里满满的都是父爱,他轻轻摩挲着林凡的头顶。
(没错!我可是穿越者,我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你们这些土著,怎么能跟
我比!)林凡心里暗自说道,他看了看林日天,嘴角漏出了一丝嗤笑。
(你那倒霉儿子,早就被我夺舍,他的魂魄都被我吃了,居然让老子叫你爹,
老子才是你爹。)
「父亲乃是天蚕界最为年轻的化魂境修士,我还是要多向父亲学习才是。」
「哈哈哈,这才是我的儿子!」林日天畅快一笑,他对这个儿子还是很满意
的。
「凡儿,你要记住,该谦虚的时候要谦虚,该狂的时候就要狂,只要你足够
强大,那么你就可以越嚣张,这样其他人才会怕你,敬畏你,就像那个秦天,你
现在打不过他,那么你就要努力变强,然后把他踩脚下,尽情的羞辱他,折磨他!
而不是在这里对着空地发狂。」
对于林日天的说教,林凡虽然不屑一顾,但也把他点醒了,他确实没必要过
多的去在意秦天,以他穿越者的身份,到后面只要他发育起来,这个小小的秦天,
还不是随便拿捏?
「对了,凡儿,我这次过来,是发现了一处秘境,哪里可能会有大机缘,我
是来带你去,说不定这处机缘能让你领悟烈焰十三刀全部奥义,让你可以斩出十
三刀!」
「真的!」林凡兴奋道,然后眼里闪过一丝凶狠,说道「只要我能斩出十三
刀,那个秦天一定会死在我的刀下!」
「瞧你那一点出息,你可是我林日天的种」林日天冷哼一声,开始傲然的说
道「之前你打不过他,只不过烈焰十三刀还没圆满,在有你体内还有另一条灵脉
没有开启,只要这二样都能获得,不说这下界,就算是上界的那群天骄,也没有
能和你比肩的。」
他大手一挥,顿时豪气千云,一股某名的自信,由内而发~
「现在只要去那处秘境,将你的烈焰十三刀圆满,在回来,让你娘给你觉醒
第二条灵脉,这样一来,那个秦天拿什么跟你?凭什么跟你斗?又有什么资格跟
你斗?倒是宰他如同杀鸡。」
林凡越听,眼镜越亮,那张平平无奇的脸也因为兴奋而涨得通红,那表情是
相当的有精神。
「可是,那朵花怎么帮我觉醒灵脉?」林凡好奇的问道。
「要是以前朵儿还在的时候,倒是可以给你举办觉醒仪式,但现在,只有你
将你娘炼化,就可以觉醒你体内的灵脉了。」林日天说完,眼里闪过一丝意味难
明的神色。
林日天接着说道「能为凡儿你的未来铺路,我想你娘应该也会很愿意的。」
林凡点了点头,他可对这朵花没什么感情,一点心理负担都不会有。
「那父亲,我们走吧!」林凡有些迫不及待的道。
「嗯,我们这就出发。」林日天抓住林凡的肩膀,身影模糊间已经消失在了
原地。
...............
然而此时的秦天,还在飞云舟上享受着皇帝般的奢靡的日子,他头枕在狐九
狸光滑丰满的大腿上,为了能让自己睡的舒服,秦天都没让狐九狸穿裙子,就这
样枕在赤裸的大腿上,旁边就是红肿的大馒头,而舞冰婵趴在他怀里,时不时的
给他喂一口灵果。
「对了九狸,这个你认识不?」说着,秦天将从林凡哪里拿来的大刀从储物
空间内拿出,递给了九狸。
狐九狸握着大刀眉头一皱,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道「虽然刀不一样,但上面的
气息是一样的,当初我就是被带有这种气息的刀杀害的。」
「什么?」舞冰婵一惊,然后表情也变得气愤不已。
「这是我从林凡哪里拿过来的。」秦天淡淡的说道。
「怎么会是他!」舞冰婵吃惊的捂着小嘴。
「嗯?」狐九狸疑惑的看了女儿一眼,问道「你认识这个叫林凡的人?」
紧接着,舞冰婵就把有关于林凡的事都跟母亲说了一遍。
听完后,狐九狸看着自己的女儿,眼神突然严肃起来,说道「小婵,你现在
是夫君的女人,就不要跟其他男人有什么瓜葛了,知道吗?」
「娘~我跟那林凡不过只是普通的同门师兄弟而已,在说,我现在心里只有夫
君~」舞冰婵面带羞涩的道。
「这就好。」狐九狸点了点头,对秦天说道「夫君,你一定不要放过他,他
害我跟小婵生死相隔,要不是有夫君,我们母女这辈子都没机会再见了,就算不
是他,也跟他有关。」
秦天往上看,只能看到两团沉甸甸的大奶子,完全看不到九狸的脸,这还能
起到遮阴的效果,他伸出一只手,抓住一只乳球拨到一边,从沟中看向狐九狸的
俏脸,笑道「放心,敢伤害我的女人,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这次我们出来,
就是为了这件事。」
狐九狸俏脸一红,说道「说话就说话,干嘛抓人家~」
「嘿嘿,不这样看不到九狸的脸啊~」
「死样~」
就在几人打情骂俏时,影姬突然出现,她单膝跪在几人面前,说道「回主人,
林凡跟林日天就在刚才离开了,听他们说是要去一处秘境。」
「影姬姐姐。」舞冰婵见到影姬,甜甜的叫了一声,狐九狸也对影姬微笑点
头。
影姬对着母女二人回以一笑,怎么说她们三人也是一起对抗秦天的战友,那
日也多亏了影姬的加入,她们才跟秦天战了个平手。
秦天点了点头,说道「随他们去,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他们。」
「是。」说完影姬再一次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哇影姬姐姐的实力好强,来无影去无踪,我一点都感觉不到。」舞冰婵有
些羡慕的说道。
「要是能被你察觉得到,她还不如被一头猪撞死得了。」秦天无语的看了舞
冰婵一眼。
「哼~」舞冰婵翘了翘嘴,将头扭到一边不去理秦天。
狐九狸眼里也闪过一丝惊骇,这影姬的实力确实是高深莫测,连她都完全看
不透,不过一想到她也是秦天身边的人,也没去多想了,她好奇的问道「林凡父
子不在哪里,我还去哪里干嘛?」
「当然是有好玩的啦~」秦天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经过这多次的相遇,秦天也
大致摸清了林凡的性格,他是那种以为自己是穿越者就高人一等的心态,也许是
小说看多了,一穿越就认为自己是主角,所以他内心一直都是很傲慢,说白了就
是没法彻底的融入到这个世界之中。
对于他这种人,就算当着他的面操他妈,他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应为
没有感情,他这次为的是林日天,现在林日天已经是林凡最后的靠山了,祖龙机
缘太过重要,要是林凡没有逼到绝路,是不会触发这段机缘的。
这机缘原本就是给林凡准备的,也是他在这处下界最为重要的机缘,在秦天
的不断逼迫下,林凡的很多机缘都已经提前来到,他不想在下界浪费时间了,尽
快解决,早点回去。
「夫君一定没想好事~」舞冰婵嘟囔了一句。
「告诉你们也无妨,这林凡的母亲是一朵炎阳花,她的情况跟九狸差不多,
这次去就是要把她给复活了。」秦天也不多掩饰,反正他以后女人绝对不会少,
瞒着多累啊。
狐九狸和舞冰婵看着他的眼神都变了,不过也没多说什么,她们都知道秦天
不是那种安分的人,将来他的女人只会越来越多,她们要是都吃醋,估计得酸死,
再说现在她们母女身心都是他的了,还能咋办?
「你是说炎朵儿?」狐九狸不太确定的说道。
「呃?九狸,你认识她?」秦天有些意外的看了狐九狸一眼。
「嗯,毕竟都是住在灵兽森林的,跟她也算是相熟,只不过她嫁人后就少有
见面了,在加上我死的比她早,也就更加没机会见面了。」狐九狸眼中闪过一丝
回忆。
「不过夫君,这炎朵儿可不像我这般好说话的哦,她性子可烈了。」狐九狸
掩嘴轻笑道,就好像已经看到秦天吃瘪的场景了。
「夫君果然是喜欢熟女~」舞冰婵有些吃味的说道。
秦天嘴角一笑,说道「我有的是办法,你们就等着跟她一起服侍我吧。」
狐九狸说道「那我就等着夫君的好消息了,毕竟我跟她也好久没见了,要是
能一起服侍夫君也不错。」
「那我去去就回。」秦天站起身,在母女二人的樱唇上各亲了一下,然后一
步踏出,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秦天消失,舞冰婵双手抱住母亲的手臂,心事重重的说道「娘,你说夫
君以后女人越来越多,他还会像现在这般对我们吗?」
狐九狸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说道「小婵,虽然你体内只有一半九尾魅狐的
血脉,但论抢男人,我们这一族可是没有输过的。」
「来,娘今天就在多教你几招。」
「小婵去拿根黄瓜来。」
「娘~黄瓜会不会太细啊。」
「也是,那就去挑一根大小差不多的萝卜吧。」
「好的,我现在就去。」
而在另一边...........
半空中,云层叠浪,秦天的身影破空而来,在空中滑出一道裂痕,秦天快速
的穿过一条山脉后,来到了一处宽阔的峡谷之中,入眼却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
坑坑洼洼和深刻的刀痕,在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落水的声音。
秦天转头看去,正是此次的目的地,在远处,有一座高有万丈的瀑布,飞流
直下一万丈,那轰隆隆的巨响仿佛能震碎人的头颅。
秦天根据影姬给的坐标,很快就找到了隐藏在瀑布后面的山洞,进入山洞最
深处,山洞内空气很是潮湿,到处长满了青苔,漆黑一片,一点阳光都没有,而
在中间有一个小土包。
小土包上,一朵淡火红色的小红花散发着丝丝缕缕微弱的灵光,但花径弯曲,
花朵耸拉,已有枯死之相。
秦天看了一眼,说道「这居然还是一朵炎阳花皇。」
秦天有些意外,应为这炎阳花实在是太普通了,普通到跟杂草一般,不管是
下界还是在大千世界,这种炎阳花随处可见,只要拥有阳光,它们就会成片成片
的生长,是最为普通也是最为多的物种。
但炎阳花皇就不一样了,上亿株炎阳花中都不一定能诞生一株炎阳花皇,炎
阳花皇可号召全世界的炎阳花,不但妙用无穷还威力强大。
抬眼打量了一下这周围的环境,秦天心中涌现了一种怪异的感觉,恐怕事情
并不是他想象的那般。
他最初想要复活林凡的母亲,主要还是针对林日天,按理说他们之间这段可
歌可泣的爱情故事,他们会很相爱才对,但炎阳花顾名思义,就是要生长在阳光
充足的地方。
而这里不但没有阳光,而且还非常的潮湿,灵气也不足,非常完美的一个完
全不适合炎阳花生长的地方。
这完全就是想让这朵炎阳花快些死亡。
秦天眉头一挑,看来这个林日天也不是什么好人啊,不过,这才有意思。
他拿出一颗丹药,将其碾碎,洒在了炎阳花根部,然后单手虚按花蕾,将灵
气渡入其体内。
很快,原本耸拉的炎阳花,开始慢慢的耸立起来,身上的颜色变的更加艳红,
散发出淡淡的红光。
然后花朵上升起了一道红光,慢慢的开始凝结,不一会就灵力化形出现在秦
天的面前。
她容颜绝色,姿容艳丽,一头火红色的秀发垂直至腰间,身材火辣劲爆到极
点,白皙修长的美腿,就好似时间最为完美的存在,不多一丝,也不少一丝,刚
刚好,胸前那对巨乳,虽说比不过狐九狸但却也是硕大无比,身上肌肤白嫩细腻,
冰肌玉骨清无汗。
炎朵儿迷茫的睁开双眼,四处张望,没看到自己丈夫的身影,心中微微有些
失落,但却看到自己眼前这位年纪不大,但却非常俊俏帅气的公子。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日天那里去!」炎朵儿看到秦天的一瞬间,身
上燃烧起烈火,素手一握,一杆红色的霸王枪握在手上,指着秦天。
秦天面色如常,丝毫不慌张,他淡淡的说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的?」
「是日天让你来救我的?」炎朵儿眉头一皱,当年那一战,她祭献自己让林
日天突破到化魂境,她也因此陨落,但她作为炎阳花皇,只要给她时间,她就会
再次复活,但按理说她不应该苏醒的如此之快的。
「不,恰恰相反,我跟你的丈夫还有儿子是死敌。不死不休的那种。」
「竟然如此,你让我苏醒的目的是什么?」炎朵儿眼神中闪过一抹杀意。
秦天看到也不以为然,卡着炎朵儿问道「你很爱你的丈夫和儿子?」
「哼,这当然,日天他人虽粗鲁了一些,但对我却非常好,我们之间的感情,
可不是你在这里一言三句就能挑拨离间的。」炎朵儿心中不快,认为秦天在质疑
她和林日天之间的爱。
「那我问你,林日天居然那么爱你,他为什么要把你栽种到这种地方,这里
完全不适合炎阳花生长,炎阳花生命力强悍,他能完美的找到这种地方,也是下
了番功夫的。」秦天说着低头一笑,似乎是在嘲笑林日天这种行为的不齿。
「可能日天想把我隐藏起来而已。」炎朵儿看向周围的环境,她作为炎阳花
皇,自然对这些熟悉,但心中还是相信林日天不会害她。
「哈哈哈,确实,你只要死了,的确是算是彻彻底底隐藏起来了。」秦天放
肆的笑着。
「你给我闭嘴!休要在这里妖言惑众,你既然是日天的敌人,那我就在这里
杀了你!」炎朵儿心乱如麻,她大声呵斥,不想在听秦天继续说下去。
「你觉得我说的话难听,那是应为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丈夫似乎并没有你想
象中的那么爱你呀~」秦天笑意更加讥讽。
「或许你们当初被人围攻,也不一定是意外.....」秦天说完,若有所指的
看了炎朵儿一眼。
「闭嘴!你给我闭嘴!日天才不是那种人!」炎朵儿怒喝一声,也不再废话,
手中霸王枪就玩秦天的头刺去。
秦天看着朝他头刺来的霸王枪,并没有躲闪的意思,他单手一抓,直接抓住
了刺来的枪头,不管炎朵儿如何发力,霸王枪就是纹丝不动。
「你.....你怎么可能这么强!你不过结丹境而已!」炎朵儿大受震撼,眼前
这个小男孩,虽然有结丹修为,足可证明他的天赋之妖孽,但毕竟还是结丹,她
可是凝神境巅峰,就算现在不是全盛时期,但也不是结丹境能抵挡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跟你是说不通了。」秦天身上爆发出强大的威压,
将炎朵儿压得死死的。
然后秦天直接将栽种在小土包上的炎阳花拔了出来,原本在半空中灵气化形
的炎朵儿也灵气消散,回到了本体内。
「我是来将你从林日天的魔爪中解救出来的,你现在不相信,日后你会感谢
我的。」秦天说完也不再多言,闪身出了山洞。
几个腾挪,来到了瀑布上方的一处石台上,将手中的炎阳花放下。
「系统,重塑炎朵儿需要多少反派值?」
【叮~重塑炎朵儿需要反派值5000】
「嗯,选择重塑。」
炎朵儿严格来说并没有死,只是退化回了一朵普通的炎阳花而已,所以只需
要重塑她的身体,让她重新生长回之前的状态就行了。
不过这样,炎朵儿基本上算是重生了,之前的痕迹也将不会存在,也就是那
层处女膜也会长回来,重塑后的身体是没有生育过也没有被人使用过的全新的身
体。
刹那间,金光大方,一股澎湃的生机之力和时间道则将炎朵儿的本体包裹住,
慢慢的漂浮在半空,炎朵儿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
先是一朵普通的炎阳花,然后慢慢的开始长大,变的充满生命气息,根部深
扎大地,花径也在变的粗壮结实,绿叶莹莹,鲜花红艳,一朵差不多有一人高的
巨大炎阳花出现在了秦天面前。
在其周围,慢慢的有许许多多炎阳花生长出来,很快这一片就成了炎阳花海,
那朵巨大的炎阳花皇,也在这时散发出了浓烈的金光,等金光散去,此时的炎阳
花皇已经化形成功,再一次变成了炎朵儿。
化作人形的炎朵儿闭目躺在花海之上,那白嫩如温玉的娇躯,火爆至极的身
材,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秦天面前,秦天也不得不感叹,林日天的狗屎运,居然能
娶到这么漂亮的人。
不过,现在炎朵儿是他的了,秦天可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么一个大美人赤
裸裸的在面前,哪有不吃的道理?
秦天将自己衣服脱光,来到炎朵儿前面,将她的双腿抬起分开,不愧是炎阳
花化形的,不但头发是红色,就连下面的阴毛都是红色的。
秦天扶着自己早已勃起的肉棒,对准炎朵儿的红毛嫩穴,一挺而入~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炎朵儿幽幽的清醒过来,此时的她之感觉头痛欲裂,迷
迷糊糊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有什么东西在她体内一进一出的。
当她睁开眼睛却看见秦天在她的身前,此时她才感受到下体被巨物入侵,嫩
穴被撑开的痛苦,她伸手去推,想要将秦天推开,但秦天却是依旧抽插个不停。
「嗯~你这混蛋~啊~放开我!」
「等一下,我叫你等一下啊~好痛~啊不要在插了,求求你不要在插了,要坏
掉了~」
「啊~啊~我丈夫~不会放过你的,嗯~日天一定会杀了你的,你这混蛋。」
炎朵儿嘴上说着凶狠的话,但脸上确实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说话也是有气
无力的。
「现在我才是你的丈夫!」秦天嘴角一勾,继续抽插个不停。
几个时辰后,秦天肉棒突然一个猛刺,龟头狠狠的撞在了炎朵儿粉嫩的子宫
上,一股浓稠的精液全部喷射了进去,在炎朵儿高昂的呻吟声中,结束了这一场
销魂的浴血战斗。
虽说炎朵儿是一朵炎阳花,但地面上的那一朵由处子血形成的小红花对她来
说,是那么的刺眼。
炎朵儿浑身湿汗淋漓的躺在秦天怀里,眼神迷离,嘴吐香气,这种感觉实在
是太过刺激和销魂了,在这一方面林日天那一根是什么感觉炎朵儿都记不清了,
现在满脑子都是秦天的肉棒。
但炎朵儿还存在理智,她愤愤的看了秦天一眼,她勉强的撑起身子,将秦天
那还在揉她胸的爪子推开,费力的和秦天拉开了一段距离。
她没有说话,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到水边,捧起水往她的蜜穴内洗去,想
要把秦天射进去的精液给洗出来,但奈何秦天肉棒插的太深,精液全部都射进了
她的子宫内,不管她怎么洗都是徒劳。
秦天嘴角含笑的看着炎朵儿的动作,他慢慢的站起身,来到炎朵儿身后,看
来她还没完全臣服啊,居然还想洗出来,难道她不知道,这可是秦天的恩赐吗?
在一次将毫无反馈能力的炎朵儿拉入怀里,以花海为床,再一次插进了炎朵
儿的嫩穴之中,炎朵儿躺在花海之上,全程咬着牙,一声不吭,只用那几欲喷火
的眸子狠狠的盯着秦天,那表情时而苦大仇深,时而飘飘欲仙,这比变脸都要来
的好看。
又经历了数个时辰的交合,在秦天各种攻势下,炎朵儿再也绷不住脸上的表
情,变的娇媚起来,她的蜜穴也完完全全的变成了秦天的形状。
现在的炎朵儿连挣脱出秦天的怀里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气喘吁吁的躺在秦天
怀里,任由秦天那再一次将精液射进她子宫内的肉棒滑出蜜穴。
秦天单手搂着炎朵儿的细腰,笑着说道「怎么样我是不是比林日天强多了?」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此时炎朵儿的眼神足够杀死秦天成千上万次了,秦
天看到不以为然,抚开她凌乱的刘海,温柔的轻吻了一下她光洁的前额,悠悠得
说道。
「怎么说我也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样我会很伤心
的。」
见炎朵儿不说话,他手掌滑动感受着炎朵儿光滑的皮肤,一边说道「现在的
你和之前的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之前的你已经死了,现在是全新的你,这一生
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而我就是你这一生的夫君,至于那林日天,作为他的妻子
时的你已经死了,所以你现在你是我的。」
秦天语气温柔,一点也没有把炎朵儿强奸了的罪恶感,真就像是一对夫妇一
般。
秦天轻抚炎朵儿的俏脸,说道「好歹也花费了我大量的资源,还有一道时间
法则,这么大的代价,我要你的身子不过分吧?来~给夫君笑一个。」
「你无耻!下流!卑鄙!」这时炎朵儿忍不住终于开口了,说完就狠狠一扭
头,将脸转到一边。
「我有让你救我吗?明明是你自己自作主张,那些那东西我不稀罕,但我也
还不起,大不了我把这条命给你就是了!」
说着就运起她体内仅剩不多的灵力,抬手就对着自己的眉心一拍,她现在非
常的虚弱,这一掌下去,想必又要变回一株普普通通的炎阳花了。
秦天眉头一挑,这还真如狐九狸所说,是一个刚烈的女人啊,二话不说就要
自尽,不过秦天自然会不让她如愿,他花费了那么多反派值,才爽了二次,本都
没有赚回来,怎么可能让她去死。
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以她的性格,自然不是操她二回就会身心臣服的,
不然她也不会二话不说就祭献自己来救林日天。
秦天一把抓住她的皓腕,将她强行压下,他眼神温柔,语重心长的道「你这
又是何必呢,你长得如此漂亮,要是就这样死了,那得多残暴天物啊,我承认我
是馋你的身子,想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毕竟你这么美丽,想要占有你,是每个男
人都会有的想法,我只不过付出了行动而已」
秦天秦挑起炎朵儿的下巴,语气温柔但又带着不可忤逆的霸气。
「你以为用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就能得到我了嘛,你以为让我重生我就会感
恩戴德的成为你的泄欲女奴吗?你这混蛋,你玷污了我的清白,那又与杀了我有
什么区别,与其这样活着,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炎朵儿银牙紧咬,语气中愤怒又带着一丝凄惨,她死死的看着秦天,将她的
决心呈现在秦天面前,只是有一滴泪水从她眼角处滑落。
「哼~」秦天冷哼一声,捏着她的下巴,眼神冰冷语气淡漠,「清白?你的清
白在我这里一文不值,我乃大千道域秦族神子,落痕仙朝太子,玷污了你的清白
又如何?我看上你,那是看得起你,你不过只是一朵下界的炎阳花,你觉得你有
忤逆我的资格吗?」
感受到秦天语气中的生冷,炎朵儿娇躯一颤,不知为何心里有了一些恐惧,
看着秦天的眼神变的敬畏、惶恐,再也没有刚才的那种敌意。
「本公子将你重生,还睡了你,以后你只能是本公主的女人,是也得是,不
是也得是!」
「你.....。」炎朵儿眸光震颤,一时竟说不出话来,随后眼里如同开闸水库
般,流个不停,她不知道什么是秦族,但她知道大千道域,能舍得用时间法则和
诸多资源让她苏醒,并重塑化形,想必这家伙在大千道域也是个非常了不得的势
力。
林日天的先祖可是飞升到大千道域的强者,就连他都没有说起过,现在自己
被这样恐怖的人盯上,她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吗?恐怕想死都难。
一想到这里,她心里就愈发悲苦,眼睛泪眼婆娑,已然哭的红肿。
秦天没有去安慰,炎朵儿也不需要他的安慰,炎朵儿跟狐九狸不一样,炎朵
儿可是货真价实的有夫之妇,儿子都有了,对于她这种女人来说,是不会轻易背
叛自己的丈夫和儿子的,就算去死,也不会。
而狐九狸,丈夫死了多年,守了那么多年的寡,在加上她是九尾魅狐,她女
儿也被他拿下,在配上秦天的撩拨,一开始还有些挣扎和抵触,但慢慢,现在不
就玩的很开心嘛。
但这炎朵儿不一样,人家的丈夫可是活得好好的,所以他动用了一些比较强
势和极端的手段,特意说了自己的身份,来压死她,让她没有退路可走,但现在
看来,退路堵得还是不够死,得在加点猛料。
秦天将炎朵儿搂在怀里,轻轻的擦去她眼角的泪水,语气有突然温柔了起来,
「刚才我说的话有点重,不过我确实是真心想要得到你,放心吧,你才不是区区
下界炎阳花,而是我的女人,我以后会待你好的,没有人会欺负你,我也不会让
你祭献自己。以后到了大千道域,我能给你最好的修炼环境有更加广阔的世界。」
「你到底要怎么样?就像你说的,我只是一株下界的炎阳花,一朵路边随处
可见的炎阳花,难道我还有什么是值得你图谋的吗?」
炎朵儿此时也想清楚,在秦天面前她反抗是没有用的,于是也平静了下来,
她觉得秦天这么大费周章的将她复活,觉得不单单是馋她身子这么简单,之前他
们都没有见过,秦天也不知道她长得好不好看,专门为了得到她而将她复活,她
是不信的,炎阳花下界到处可见,她不相信大千道域没有。
秦天见她放弃反抗,淡淡的一笑,手搭在她的细腰上,再次将她楼入怀中,
让她趴在自己的胸膛上,说道「这就对了,苦兮兮的,搞得就像我是一个玩了就
不负责任的负心汉一样。」
真要说图谋的话,我确实是想让你来对付林日天和林凡,我一开始就说了,
我跟他们是死敌,不死不休的那种。
秦天并没有隐瞒什么,说谎对小姑娘有用,但像炎朵儿这种只会适得其反,
毕竟这个世界上活了上千年,哪怕是头猪都不容小视。
「你这混蛋,我宁愿死也不会让你利用的,想用我来对付日天,做梦!你不
但玷污了我的清白,还要利用我来对付我的丈夫和孩子,你这恶魔我跟你拼了!」
炎朵儿银牙紧咬,一双玉手不断的捶打着秦天的胸膛,但此时的她实在是太
过虚弱无力,根本对秦天造不成一点伤害,她一边哭着,一边死命用着她最大的
力气挥动着拳头,苦累了打累了,她再一次娇躯一软瘫软在秦天怀里,只是那眼
中泪水,诉说着她的悲苦。
秦天微微一笑,说道「没力气了吧?那现在你能好好的听进我说的话了吧。」
不去理会炎朵儿那愤愤的眼神,继续说道「其实你的儿子林凡,他现在已经
不是你的儿子了,你的儿子已经被人夺舍。」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炎朵儿皱眉道。
「我想你应该有能力读取炎阳花的记忆,你可以读取一下这附近所有炎阳花
的记忆,好好看看你的儿子,你在来决定。」
说完,秦天搂着炎朵儿细腰的手掌上灵气涌出,涌入炎朵儿体内,炎朵儿感
受到秦天那温暖又精纯无比的灵气,复杂的看了秦天一样,就将手放在地上,闭
上眼睛,读取附近所有炎阳花的记忆。
炎阳花无处不在,只要阳光充足就能生长的特别快,就算没有阳光的地方,
也会零星的几株生长,所以一般人是不会去在意炎阳花的,炎朵儿通过附近的炎
阳花,看到了一些画面。
这些是林日天不在,林凡一个人时的画面。
「他妈的,什么狗屁玩意,想当老子的爹,呸你只不过是我的工具人而已。」
「那快要枯死的花居然是我娘,呸~呸~呸,什么我娘,是这具身体的娘,拿
老狗居然跟一朵花搞在一起了,也是够猎奇的。」
炎朵儿突然睁开了眼睛,她面色慌张、迷茫,她的儿子真的被人夺舍了!她
还没亲耳听到儿子叫她娘,还没好好的抱过他,他就被人夺舍了。
此时她的坚强和不屈,变的摇摇欲坠,她很生气,但也很悲伤,「不行!我
要将这件事告诉日天,让日天杀了他!我那可怜的孩子~呜呜。」
秦天见状,不由的会心一笑,炎朵儿的后路还差那么一点就能完全堵死了,
他带着蛊惑的声音,说道「你别傻了,你觉得林日天会信你吗?你现在重生,第
一次都被我拿走了,子宫内都是我的记号,你觉得这要是让他知道了,他还会把
你当妻子吗?」
秦天越说,炎朵儿颜色就越是发白,到最后甚至已经没有了血色,林日天是
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虽说对她很好,但也是一个偏执狂,性格狂傲、自大,这
种人最忍受不了的就是女人给他带绿帽子,说定不林日天知道还真的会杀了她。
「还有,你真的觉得林日天很爱你吗?你就不觉得当年那一场围攻很可疑吗」
秦天继续蛊惑道。
一听这话,炎朵儿也陷入了回忆,当年那场大战确实有很多可疑的地方,当
时事态紧急,也容不得她多做思考,现在回想起来,多少透露着一丝诡异。
她越想一双绣眉就邹得越紧,心里面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她也不去想秦天是
怎么知道的,毕竟圣界下来的人有一点她不知道的手段,那也是很正常。
秦天观察她的表情变化,见时机已经成熟了。
「在下界林家可谓是不弱于天剑圣地的势力,没有任何人敢于挑衅,就连一
条狗放出去那也是高高在上,你说还有谁敢来劫杀林家二少主啊?」
秦天将嘴巴凑到炎朵儿的耳旁,用那充满磁性且蛊惑的声音,将她从回想中
拉醒,炎朵儿听完后眼神飘忽起来,神情也变得有些慌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据我调查得知,就连林家都不知道林日天的下落,你说连林家那样的家族
都找不到你们,哪几个围杀你的人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为什么一开始你们被打的抱头鼠窜,在你祭献后林日天他突然就能瞬间杀
死那些人?就算是进阶到化魂境,想要瞬杀几名凝神境也是很困难的,别说他还
是刚刚进阶。」
「不!」炎朵儿脸色苍白的大叫了一声,捂着头,从秦天的怀里挣脱,她几
乎是哀求着道「你不要在说了,我求你不要再说,这些都是假的,日天他是爱我
的,他是不会干出这种事的,不会的!」
她一个劲的摇头,就像是这样做可以将秦天说过的话都摇出来,她歇斯底里
的叫道「不可能的!是你,一定是你,是你想要离间将我和日天才这样说的,一
定是的!」
炎朵儿头摇个不停,胸前的一对美乳也跟着摇晃摆动,秦天看着她那痛苦与
不可置信的神情,嘴角上扬,上前从身后抱住她,双手将那对跳动的美乳捏在手
中,靠在她的耳后,继续说道。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自己不知道嘛?难道我说的那些有一句是假的?你可
以反驳,我立马改正。」
秦天将炎朵儿按在花海上,趴在她的玉背上,将肉棒再一次的插进了她的蜜
穴之中,秦天双手揉捏着胸部,一边挺动着腰,一边说道「你说林日天是爱你的,
那我也是爱你的呀,而且还爱得那么深,这不比林日天爱得深吗?」
说着,秦天狠狠一捅将肉棒捅进了最深处,每一次肉棒都能插进最为深处,
与炎朵儿的子宫口亲吻在一起,让她知道秦天的爱有多深。
炎朵儿趴在花海上,眼神空洞,面色呆泄,泪水不断的夺眶而出,嘴里还不
断喃喃着什么。
「不可能的,日天他是爱我的,不会做那样的事的。」
「日天他是爱我的。」
「他是爱我的。」
「啪~」秦天一巴掌抽在了她的屁股上,猖狂的笑道「哈哈哈,你这个时候还
念叨着他的名字,不觉得很杀气氛吗?我难道那点比林日天差吗?我年轻背景大,
多少女人都求之而不得,怎么你就那么执着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呢?」
秦天也不生气,反而觉得有一丝兴奋,炎朵儿的心里防线已经濒临崩溃了,
秦天看着胯下依旧双目无神,眼泪还在流着,一直念叨的炎朵儿,他冷漠一笑,
他所说的并不是子虚乌有的事,但秦天看到那处洞穴的时候,就觉得可疑,就花
了一点反派值知道了这段隐秘,倒是炎朵儿发现他所说的是真的,她就会体验到
现实的残酷。
两人第三次交合,差不多持续了半个时辰,秦天简单的给炎朵儿披上了一件
红色长袍,在将一颗恢复体力的丹药给她喂下。
此时的炎朵儿已经没有再哭了,也没一直念叨个不停,只是呆呆的看着秦天,
一双美眸中有着说不出的神情。
秦天看着她,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手挑起她的下巴,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说道「现在是不是觉得我比那个糟老头子好看多了,也强多了?年轻帅气,实力
势力都有,而且干劲十足,跟了我也不算辱没了你。」
炎朵儿将扭到一边,不去回答秦天的问题。
秦天见此也不恼怒,将炎朵儿抱在身上,笑道「你说我和林日天谁更加厉害?
我看着你刚才都爽的快要昏过去了。」
「还是说,你现在已经忘记了林日天那根是什么感觉,满脑子都是我吗?哈
哈哈」
炎朵儿还是低头不答,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是却能看到她那血红的耳垂,
秦天一笑,以前秦族中某位老祖教过他,下面是通向女人内心最快的通道,看来
老祖诚不欺我呀。
他伸出手,说道「跟我走,你不是说林日天是爱你的吗,那好,我就这让你
看看他是否是真的爱你,也好让你早点知道他的真面目,如果我说的是假的,我
这就离去,从此不再出现在你面前,但如果我说的是真的,你就要做我的女人,
如何?」
炎朵儿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她其实心中早就知道了
答案,以秦天的身份没必要做这么多来欺骗她,但她不亲眼看到事情的真相,这
会成为她永远的心魔,日日夜夜的折磨她,不断的自我欺骗,让她永世不得安宁。
炎朵儿深深的看了秦天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这才乖嘛~」秦天嘻嘻一笑,搂着炎朵儿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继续说道
「你刚刚复活,刚才又消耗那么大,不好行动,你先变回本体,藏在我身上。」
炎朵儿皱眉,扶着秦天,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但没有走两步就又要跌到,
没复活多久的她被秦天那样弄,她现在是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狠狠的瞪了
秦天一眼,这家伙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跟一头牲口似的。
秦天见状一边扶着炎朵儿一边淡笑道「放心吧,一切交给我。」
这次她没有再反对,直接化作一朵炎阳花,漂浮在空中,秦天探手将那朵花
取在手中,仔细端详了片刻,然后就在花瓣上亲了一口。
「花都这样漂亮,真不知道那林日天怎么就把你种在一个又湿,又暗,又没
有灵气的密室里,真就想让你死的快一点,简直就是残暴天物。」
炎阳花在秦天手中迎风摇曳着,听完秦天的话,原本艳红的花朵似乎变的更
加鲜红了。
秦天双手灵气喷涌,护着炎朵儿,将她的本体送入到了自己的丹田当中,将
她种植在自己的体内。
炎朵儿见状,不由的娇躯一震,她知道秦天这样做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秦
天把她看的极其重要,一般修士会将一些天材地宝融入自己的丹田,让神物温养
自己的丹田,同时也用丹田的灵气反哺神物,但能让修士放入丹田内的都是对自
己极其很重要或者极为厉害的东西。
秦天作为大千道域的太子爷,身份高不可攀,但居然会将她这朵普普通通随
处可见的炎阳花放入丹田,炎朵儿此时心中很是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秦天丹田内,温和的灵气将炎朵儿包裹,慢慢的温养着她,帮她恢复灵力
和神魂,炎朵儿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安心,心中对秦天的那股怨恨也少了许多。
秦天环顾四周,随便在地上摘了一朵普通的炎阳花,一步踏出,消失在原地,
回到洞穴中,将手中这株普通的炎阳花插在小土包上,然后在洞穴中标上一道灵
力标记,就离去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