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大公】(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56 戏虐豪乳奶娘
扎古的惨状,不过是他罪有应得。
而赵家兄弟,则是继续朝着帝都行进,不过速度比起先前几天,要慢了不少,
毕竟这马上就要到了,而婚礼,则是还有几天的时间。
又到一座卫城,刚刚进了城门不久。便有一个衣着不凡的中年男子,来到人
前,礼貌询问道:「请问,公子家,可是姓赵?」
「不错,阁下是?」
「在下乃是罗府的管家,奉命在此等候公子一行人。咱们公子吩咐若是等到
一群器宇轩昂,明显不是凡人的队伍,便要在下上前询问,若是赵氏,便请
到府
上!」
「罗?你家公子,可叫罗尚熙?」
管家一听赵承泽知道自家公子名号,立马喜上眉梢,连声答应。
「二哥,这罗公子是什么人?」
「我在南疆的一位战友,走,去罗家瞧瞧!」
很快,一行人跟着管家,来到了罗府。
罗府比起余家的府邸,稍许差了一些,虽然也是富贵,可没有那么富硕。
不同的是,院子里摆满了各种花式的武器,一看便是喜好武学的世家。
「承泽!哈哈!我就知道,帝都有这种事情,你必然会来的!」
一个爽朗无比的声音传来,这罗尚熙的人长相跟声音一样,一看便是那豪爽
痛快的人。
二人乃是同袍战友,自然关系非凡,上前一个拥抱之后,立马寒暄起近况来。
听罗尚熙的话,他离开南疆军中之后,回家继承了家业。虽然不算是大富大
贵,可也算是在一方享福。
「用我老爹的话来说,就是少了建功立业的机会,可也多了几分活命的机会!」
「人各有志,哪个父亲不想自己的孩子,安安稳稳的呢?」赵承泽倒是相当
理解。
「嘿嘿,今晚就不走了吧?在我府上住下,晚上,我们……」罗尚熙挑眉弄
眼的说着。
那表情代表的事情,是个男人都懂。
「不过,现在到晚上,还有个把时辰,现在也不能闲着,必须得给兄弟你安
排好!否则我罗尚熙实在是羞愧!」
罗尚熙叫过一边的管家,小心嘱咐了几句之后,带着兄弟二人,来到了一间
装修典雅的厅堂之中。
「咱们先品品茶点,家父甚是喜欢各种糕点,不论是天南的海北的,只要是
能够买来的,咱们家,绝对有!光是做糕点的厨子,便有二三十人。」罗尚
熙得
意道。
赵小天心中暗自感慨,自己家里,虽然上上下下伺候的人不少,可光是做糕
点的厨子,还真美有罗尚熙家里的多。「这帝都周围,还是富庶啊!」
三人吃着糕点,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糕点虽然精美无比,口味也相当的不错,但吃多了之后,始终觉得有些渴,
正在赵小天想要点水的时候。
罗尚熙似乎早有预料,笑眯眯道:「小天是不是觉得有些口渴?来人!」
罗尚熙一声呼唤,六名丰满的女人,俱是一副低头的样子,走了进来。
这六个女人一进屋,一股奶香味,便弥漫在空中。
「伺候两位公子解渴!」
罗尚熙一声吩咐后,六个女人竟然直接掀开了胸前的衣裳,露出了大半个浑
圆而且呼之欲出的奶子。
「小天,不是有些口渴吗?喝点奶水!」
不等赵小天说话,两个女人便凑到了赵小天的面前,四个浑圆白净的奶子,
让人目光不知道看哪里的同时,也让赵小天不知从哪一个开始。
「公子,不知是喜欢自己吸,还是奴家挤出来……」
很快,两个个暗红色,且颇为硬朗的乳头塞进赵小天的嘴里。
赵小天一边牙齿咬住一个,畅快的吮吸了起来,女人的奶水相当充足,赵小
天牛饮了好几口,奶量根本没有变小。
赵承泽也是不客气,直接趴在一个女人的怀中,用力的畅饮起来。
罗尚熙自己也是早已习惯这种享受。
解渴了之后,赵小天仔细观摩起眼前这一对巨乳。
因为其巨大,显得又垂又挺。虽然缺了几分美感,可这种震撼的冲击力,却
是颇为难得。
「公子若是喜欢,稍许用力一下咬也不是不可以……无须心疼奴家!」
面前的乳娘在赵小天耳边低声说道。
赵小天这个年纪,可是什么都想尝试的阶段,既然乳娘说出如此话来,他自
然没有不尝试的道理。
他倒想试试,这用力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两排牙齿咬住一团乳肉,赵小天徐徐发力。雪白的乳肉上,很快留下了两排
齿痕,乳娘吃痛,微微吸了一口凉气,却紧握拳头,并不喊疼。并且很是配
合的
用双手托住那肥硕的乳肉,让赵小天更加的不费力气。
而当赵小天将牙齿的目标对准那暗红色的乳头发力时,乳娘终于有些难耐痛
处了,那地方本就比较敏感,加上哺乳期身体就比寻常脆弱些。
在赵小天一通发力下,乳娘的身子竟然有些站不稳。但她摇摇晃晃却依旧坚
持,决心让赵小天肆无忌惮的玩弄。
赵小天明明感觉到乳娘有些坚持不住了,可就是不想松开嘴,而且脑子里似
乎有股冲动,想要把嘴里的东西给咬下来。
随即,赵小天的力气越用越大。
「啊呀!」
乳娘终于不堪痛处,叫了出来。
赵小天被乳娘不小的动作弄的松开了嘴。
罗尚熙放开自己面前的女人后,怒斥道:「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怠慢了我
的兄弟,我让你生不如死!」
乳娘吓得连忙跪地磕头求饶,两团乳肉就在空中,随着她上下磕头的动作,
翻飞不止,还有奶水随之飞溅而出。
如此画面,却让赵小天印象加深了很多。
赵承泽见状,连忙摆手劝阻道:「行了行了,不过是个乐子,别当真,都不
容易!」
潦草收场之后。罗尚熙吩咐已经被吮吸过的三人退下,剩下的三人继续在一
边候着。
「尚熙大哥,这模样不差,而且奶量十足的乳娘,是何处寻得?」
「只要银子够,让她们的男人,在一边伺候也不难。」
赵小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目光又在那三个奶娘身上扫过。这三人模样只能
说中上,若是同床共枕,恐怕罗尚熙根本看不上。
但妙就妙在,这些妇人们,都是胸脯天生的大奶量十足,而且产的奶,香而
不骚,新鲜可口。
「怎么?小天若是想带回去细细品味一番,哥哥替你做主安排!」
赵小天贪婪的舔了舔嘴唇,回想起刚刚那一对巨乳上下翻飞奶水飞溅的场面,
心中一动。
「我就要刚刚那个!」
「小天,她刚刚就伺候不周,哥哥给你换一个吧!」罗尚熙略带担忧道。
「不用,尚熙大哥放心便是!」
罗尚熙瞬间浪荡一笑,道:「懂了,兄弟好好收拾她,别给哥哥我情面,只
要不弄出人命,一切都有大哥我摆平!」
虽然这罗家,在这帝都周边算不得真正的达官显贵,可摆平这种寻常人家的
妇人,还是在轻松不过。
享用过点心和奶水之后,稍许活动了筋骨,便开始了晚宴。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除开赵家兄弟之外,罗尚熙还叫来了自己的几个狐朋狗友,一番攀谈,大家
十分愉悦,借着酒意,畅快非凡。
再快活的时间,终有尽头,月上三更,众人也纷纷吃醉。
赵小天年纪小,不胜酒力,已经有些晕乎。
隐约之中,他记得踉踉跄跄的出门而去,而出门后险些摔倒,之后被一团柔
软抱住。
等赵小天稍许清醒的时候,便已经躺在了一间不大的客房里。从客房的布置
来看,应该是一个女人在住。
晕乎乎的赵小天,想翻身起来,可稍许动弹,就觉得头痛难忍,根本无法起
来。
「公子,你醒了……要不喝口水,解解酒?」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女人被赵小
天的动作惊醒,急忙凑到赵小天跟前问道。
这时候,赵小天仔细端详了几眼,才从那硕大的胸脯上,看出这眼前的女人,
正是下午让自己有些兴趣的那个女人。
「嗯……」
赵小天虽有很多话想问,可碍于醉酒后的身体,只能勉强轻哼一声。
女人伺候醉酒后的男人,倒是颇有经验。
只见她熟练的用手帕沾了沾碗里微热的蜂蜜水,随后将自己的胸口衣裳扯开,
用手帕包裹住一侧的乳肉,一边布角正挂在乳头上面。
当整个白嫩丰满的乳房贴近赵小天的嘴巴时,那圆润的弧度,哪怕是对于一
个醉酒的人,也没有丝毫的捕捉难度。
那种来自于生命本能的动作,让赵小天很快的嘬了起来。
手帕上的蜂蜜水并不多,但却刚好足够赵小天解渴。这样喂水,虽然慢,可
却完全避免了醉酒之人喝水呛到的可能。
赵小天很快就将手帕上的蜂蜜水嘬了个干净,女人再次补充。如此反复四五
次之后,赵小天终于微微摇头,示意不喝了。
淡淡的蜂蜜水,再加上一些新鲜的奶水,竟然别有一番风味。让赵小天恍惚
的状态,清醒了些许。
「公子,您若不嫌弃,那让奴家替您擦拭擦拭身子,饮酒后浑身疲乏,用热
毛巾擦拭,会很舒服的……」
这是赵小天无法拒绝的话。
「那公子,奴家先从脚开始……要是奴家动作大了,您马上说话。」
言罢。女人将赵小天左脚上的袜子从裤管里扯出,拿起一边早就准备好的热
水和毛巾,轻柔缓慢的擦拭了起来。
先是脚心,然后是一个个脚趾,再到脚趾缝隙。
堆积在身体之中的酒气,被这股热气一激,赵小天一下通透了不少。
长呼数口气之后,赵小天逐渐已经睁开眼睛,看着女人低头认真擦拭的样子,
颇有些心动。
女人的模样,只能说是中等,若是嫁在市井,只能稍许掀起一点闲言碎语。
可若是嫁给大户,只怕是没法受宠。若是对于赵小天这等家室背景的男人来
说,
若没有几分运气,是万万入不了眼的。
不多时,女人已经擦拭完一只,小心的将赵小天的左脚放进被子里之后,换
了一条毛巾,这才又将赵小天的右脚,如法炮制一番。
那认真仔细的模样,就像是在照顾一个婴儿一样。
「公子,接下来就是腿了,还请您稍许抬抬身子……奴家帮您把裤子解下。」
按理说,这女人已经有过身孕,对于男女之事,早已经不是未知的懵懂少女。
可说话之间,却有几分娇滴滴的感觉。
人妇的身份,配上这种少女般的羞涩,这种诡异的反差,让赵小天已然是心
火大起。
可醉意还未完全消散,赵小天只想把身子弄舒服了再说。
女人的双手,伸进被子,顺着大腿往上摸索。
「啊……」女人的双手,碰到赵小天胯下之物的瞬间,猛的一缩,像是被吓
到了一般。
「公子,奴家不是故意的,只是……奴家没有想到,公子已然坚挺了……」
女人低着头,似乎是在看着自己白花花的胸口。
可赵小天轻笑道:「无妨,你继续。」
女人这才再次将手伸到赵小天的腰带处,小心解开腰带,这一次,刻意避开
了胯下的家伙。然而从被子外面被顶起来的高度看,赵小天刚刚不过是微微
勃起,
现在已经是五六成的战斗姿态了。
热毛巾滑过皮肤,赵小天感觉一阵舒爽,而大腿上的放松,更加刺激到了胯
下的家伙。已经支棱起来七八分的样子,被子当中间高高的隆起,女人不可
能不
明白此时赵小天的状态。
但二人却谁都没有朝着那个方向有所动作,不约而同的保持了现状。
「身子上要擦擦么?公子。」
「嗯。」
可这腿上能撩开被子擦,但躯干上的位置,可就不能这么办了。
女人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将赵小天身上的被子彻底掀开。那原本在和被
子斗争的坚挺,失去了被子的压制,一下成了最惹人注目的焦点。
女人不知道那东西有多大,也不知道那东西有多么坚挺,她甚至不敢想。
撩开赵小天的上衣,温热的毛巾再次滑过赵小天的皮肤。从胸口到小腹,唯
独少了那关键的地方。
赵小天呼吸逐渐加重,可他不点破,想要看看女人到底是如何盘算,如何考
量的。
「公子,接下来的地方,可能比较那个,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及
时说出来哦。」
赵小天嗯了一声。女人则是鼓起勇气,看向了那蓬勃的怪物。
虽然女人早已经不是雏,但也没见过这么大的。拉下犊裤的那一瞬间,女人
倒吸一口凉气。
实在是宏伟!
尤其是在暗色的灯光下,那种挺拔的感觉,是她从不曾想到过的。
「公子的本钱,着实浑厚,肯定有很多姑娘喜欢吧……」
女人有些挪不开眼睛了,换了毛巾之后,双手有些颤抖的将毛巾热敷了上去。
温热的毛巾撤开后,那股丝丝的凉意,更是让那家伙得到了刺激,完完全全
的傲立在空中,甚至一跳一跳的。
那种极其性感的模样,女人已经不敢去直视,因为她刚刚那两眼之后,她发
现她已经下身潮湿,这种对于欲望的贪念,是她这辈子都不曾经历过的。
六神无主,是她此时最好的形容。
但眼睛不看,脑子里却全都是那根巨硕坚挺的家伙。
女人的内心乱了,虽然在先前她已经做好了在床上伺候赵小天的准备,可事
到临头,却犹豫了。
如此绝好俊美的一根硕大宝贝,真的缺自己这种蒲柳之姿的女人伺候吗?
就算是罗尚熙,也不缺她这样的女人,更何况这身份更加显赫的少爷。
但女人的犹豫,却被赵小天一眼看破。
赵小天坐起身伸手直接插入了女人胸口。
一揉一搓一拧。
女人浑身一颤,身下的潮湿又多了三分。
「公子……」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奴不过是一介草民,下贱的名字而已,不劳烦公子多心费力了……」女人
说着话,声音满是颤抖。
「我要是一定要知道呢?」赵小天说着话,加大了手中的力度。
「回公子的……话,奴家叫赖玉。」
「奶玉?不错,确实挺符合你的这对奶子!」赵小天听错了,可女人却也不
敢反驳,只能点点头。
「别矜持了,来吧,回头少爷少不了你好处。」
「是,少爷。」
赖玉伸出手,慢慢的握住那根家伙,那种炙热的感觉,似乎点燃了她内心中
的欲火一样,浑身都变得滚烫了起来。
「少爷,要不先享用一下奶玉这一对奶子?」
在赵小天的点头下,赖玉微微底下身子,双臂夹紧,用深邃的乳沟将那根东
西,夹住。
轻轻的滑动,赵小天微微闭上了眼,享受起这一切。
若是以前,赵小天肯定立马提枪上马,但他此时却只想淡淡的享受,不再主
动。
这动情的场景,让赖玉的乳头上,不断的分泌出乳汁来,可此时却也来不及
接到其他地方,只能当做摩擦的润滑液。
「唔!」赖玉低头,吞下了那根东西的前半段。
赵小天舒服的浑身打颤,一阵轻哼从喉咙里传出。
巨乳夹住且有温柔的嘴唇吮吸舔弄。此等享受,着实不凡。
虽然女人的姿色差了些许,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赖玉就如此弄了数百下,已经累的不行了,可赵小天却没有丝毫的发射迹象。
她无法坚持,只能询问道:「少爷,奴有些坚持不住了,要不,换个样式吧。」
可赵小天却反问道:「你发情了吧?」
赖玉羞涩点头。
「那就坐上来,自己动吧。」
「是!」
赖玉如释重负道。
她终于不用再犹豫和煎熬了。
心中那一点点对于丈夫和孩子的羞愧,也抛之脑后。
起身,扯下自己的内裤,那潮湿的模样,就连她自己也没有见过。
随迫不及待的对准坐了下去。
「啊……」
那种严丝合缝塞满的感觉,是她没有体验过,甚至没有幻想过的感觉。
她嫁人数年,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感觉。
无与伦比的充实感,让她灵魂都飘上了云端。
仅仅是进去的这么一下,就似乎已经超过了她这辈子享受的总和。
她想起身,动弹起来,可发力了两次,却根本抬不起腿。
两条大腿止不住的打颤,胸前的两团,更是不停的渗出乳汁。
「公子……奴,奴……」赖玉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此时的状态。
但赵小天却是邪魅一笑,直接挺动了腰肢。
「啊!」
「啊!!」
随着赵小天的每一下,赖玉直接发出了高亢的呻吟。
而在数下之后,赖玉整个人趴在了赵小天的身上,彻底的瘫软了。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下身的蜜汁更是不停的往外流淌。
赵小天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赖玉发生了什么。
「啊……」赖玉还在不停的喘息着,呻吟着。
太快活了!
仅仅这么几下,就已经让她登上了云端。
她本身便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女人,但丈夫却是出奇的小,而且时间短的厉害。
这一度让她以为街坊的女人们,都在吹嘘编造胡话。
可她真的没有想到,跟男人干这事,竟然真的能够如此的快活。
良久之后,赖玉才缓缓的回过神来。知道自己刚刚失态,赖玉羞愧难当,哀
求道:「公子,奶玉不是故意的,只是公子太过厉害,奶玉才……」
「现在可以自己动了?」
赖玉没有回答,只是努力的夹紧大腿,尝试着发力。
「啪、啪……」
赖玉慢慢的动了起来。
找到了合适的节奏之后,赖玉加剧了身体的动作。
呻吟不断,而因为身体上下动弹,连动了奶子也在上下的翻飞。
下面的乳肉拍打在胸口上,发出的啪啪声音,和胯下大腿的撞击声,遥相呼
应。
赵小天很自然的伸手,在那一对豪乳上揉捏搓掐着。
而那种又疼又刺激的感觉,反而让赖玉进入了一种更加玄妙的状态。
似乎胸口越疼,浑身的刺激就越强!
「公子,别在乎奴这下贱的身子,用点力,把这一对下贱的奶子揉烂,掐碎!」
这种要求,赵小天当然会满足。
片刻,赖玉那一对豪乳上,已经是各种红肿,尤其是那一对乳头,更是饱受
摧残。
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赖玉却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次高潮。
而这一次,比起第一次,还要剧烈无比。
赖玉直接失声,嗓子在不由自主的发力,可却没有一点声音。
浑身绷紧,直到脱力。
赵小天看着赖玉已经不太可能自己再动了,便直接强硬的起身,将赖玉压在
了身下,掰开一条大腿,斜着身子,狠狠的插了进去。
此时的赖玉,由于身子绷紧,又失去了意识,一时间无法放松,本就适配赵
小天的蜜穴,更加紧凑了几分。
这让赵小天冲刺的非常起劲。
找准了节奏和角度,赵小天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
「嗯!嗯!」赵小天在两声低声的吼叫后。
一股脑的将精华全都灌进了赖玉的蜜穴最深处。
赵小天虽然有些喜欢赖玉,可他也知道,二人不过是过客,射了之后,便自
顾自的躺下,将赖玉放倒在一边,手还在那不停渗出乳汁的奶子上,揉搓玩
弄着。
在赖玉逐渐恢复清醒之后,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贴在赵小天的身上,内心之
中已经不自觉的产生了莫大的依赖。
身体可没有大脑那种理智,身体只是觉得眼前这个肉体,能够让自己无限的
舒服。
可这样的片刻温存,却被赵小天打断。
「伺候我方便吧。」
男人射了之后,自然是要尿一道的。
这话,让赖玉如梦初醒。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一个伺候人伺候到床
上的奶娘而已。
「是是是!」恢复了七八分神智之后,赖玉立马起身,从房间的角落里,拿
起了便桶,扶着赵小天起身。
此时,那根让赖玉此身难忘的家伙,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坚挺,可依旧能够看
出,那是硕大的一根。
赖玉颤抖的伸出手,将那家伙扶正,对准了便桶。
很快,水流从里面着急的泄出。
明明知道那是尿,可赖玉心中还是有一种想要含住那家伙的冲动。
但就在此时,赵小天突然一控制,让原本小下去的家伙,又跳动了一下。
那蓬勃的水流,瞬间改变了原本的流向,直接喷在了赖玉的脸上。
赖玉被吓了一跳,可在赵小天的笑声后,赖玉做出了让赵小天也大吃一惊的
动作。
面对着还在飙射的水柱,赖玉竟然一口就含了上去。
一股直冲大脑的尿骚味,却出奇的让赖玉产生了一股十分刺激的冲动。
咕噜咕噜。
赖玉一阵吞咽,直到赵小天尿的差不多了,赖玉才咂咂嘴,将最后的那几滴
给全都吸出来后,这才意犹未尽的吐出宝贝。
做出这种冲动的事情之后,赖玉脸上潮红,更是火辣的发烫。根本不敢面对
赵小天,只顾着低头收拾着被二人弄乱的床榻。
赵小天心中却在盘算,从交合的部分来看,这女人绝对是少有男人滋润。而
入了罗尚熙的府,也就基本断绝了她有很多男人的可能。
可如此干净的一个女人,为何会突然做出这种大胆的动作呢?
赵小天只觉得奶玉身上的疑点越来越多。
「难道是罗尚熙派人故意接近我?可如此姿色,不可能……」
越想越乱,赵小天眉头都以为过度的思考微微皱住。
但赵小天皱眉这个动作,却给赖玉吓了一跳。
收拾被褥间,赖玉见到赵小天皱眉,以为是自己刚刚大胆的动作让赵小天不
高兴了。
赖玉连忙跪下,磕头道:「公子,刚刚奴家一时冲动,脑子里不知道怎么想
到,就做出那种事情了,还请公子原谅。」
赵小天一时间想不出答案,便直接问起了赖玉的情况来。
面对赵小天的盘问,赖玉自然是如实回答。
原来,赖玉自幼家贫,而且还有一个好吃懒做的哥哥,甚至是她嫁了人,用
彩礼才勉强给她哥哥找了一个媳妇。
可嫁人也没有嫁给良人,她男人不仅没啥正经事,爱喝酒还爱赌钱,就是来
着罗府当奶娘,也是被她男人逼来的。
当初罗家的人可就说了,虽然是喂奶,但也不光喂孩子,那意思都清清楚楚
明明白白,但赖玉男人丝毫没有犹豫,反而笑着嘱咐她,让她眼光活泛一些,

要得罪人。
说道动情处,赖玉哭出了声,这些年的生活,的确有些惨了,到了罗府之后,
原本以为能好起来。
可低三下四辛苦赚来的钱,直接被她男人挥霍一空,到了夜里,也得不到女
人应该有的快乐和安慰。
本来是一场痛快的释放,可赵小天非要听故事,现在听完之后,反而有些睡
不着了。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人间的惨事,尤其是集合在了一个人的身上。让赵小
天心生同情,可一时间又不知道如何帮她。
单纯的给她钱吧,也未必有用。
一通倾诉之后,赖玉也舒服了很多,再次伺候赵小天躺下后,自己去隔壁洗
弄身子。
半夜,当赖玉悄悄回来后,赵小天已经睡熟。
赖玉小心翼翼的躺在一边,用另外一张小被将自己裹住,可心中盘算着那根
硕大,手也不自觉的摸了过去。
饶是疲软的样子,就已经和她男人硬起来的样子差不多了。
很快,操劳了一天的她也睡了过去。
次日,赵小天当然离开,临走的时候,又是揉捏了几把赖玉的奶子。
赖玉心中有话想说,可始终没有说出口,毕竟,她的身份,赵小天肯宠幸她
已经是她莫大的福分,而且能够得到了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感,她已经很知足
了。
根本不敢奢望更多的东西。
而赵小天则怀着这个问题,回到了老周等人的客栈之中。
「老周,我问你一个问题!」
「少爷请讲。」
旋即,赵小天将自己想要帮赖玉的想法说了出来,又将赖玉的情况大体描述
了一遍。
老周稍许思索,便道:「其实少爷以为的难点,就在于日后若是离开了,怕
她继续受苦,给些银钱也不能让她安安稳稳的过完余生?是吧?」
赵小天点头。
老周笑道:「其实这种事情,好办的很。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只需要
找一个合适的小鱼,稳稳的吃住她男人那条虾米。再给她男人一点威慑,如
此结
合便可安然无恙。」
「那我该如何做?」
老周故作高深,在赵小天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赵小天倒吸一口凉气。
「这样能行?」
「若是对于有血性的男儿,自然不行,可遇到这种烂柿子,这种办法效果极
佳!」
赵小天将信将疑,可想到先前老周用计让自己在擂台上大出风头,以及能够
得到大公的信任来陪着兄弟二人到帝都来。不由多了几分期待。
赵承泽却在一边很突兀道:「你注意分寸,不要生出什么事端来。尤其是婚
宴在即,不要丢了父亲的面子!」
(待续)
*** *** *** ***
现在写肉戏的时候,有一个困惑,就是代入感太强了,自己会很难受。但是
回过头来看看自己写的东西吧,又没有那种程度。
仔细的想来,还是自己的写作技法不过硬。还要继续学习,继续努力才是。
本来还想例行求意见之类的。但是想来也没有人回复,算了吧。
下一章预告:内容将会以奶玉为核心,至于具体内容如何,我也没想好,到
时候再看吧!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