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淫的大公】(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57 淫人妻,自然要当着她男人的面!
时间来到了午后。
赖玉已经醒来很久,可一直躺在床上,不忍离开。不时的低头嗅一口被褥,
似乎想从那味道里,再找找昨晚和赵小天之间的感觉。
虽然只是过去了短短几个时辰,可赖玉感觉自己和那种塞满了的感觉,已经
遥远到生与死的距离了。
哎。
叹气一声后,赖玉更多的只是无奈。无奈自己容颜不佳,无奈自己遇人不淑。
可就在此时,门外突然有人敲门道。
「赖玉,管家找你。」
赖玉连忙穿衣起床,见到管家,只见管家递给她一个布包,告诉她道:「你
家里出事了,赶紧回去看看吧!」
赖玉一惊,连问发生了什么,但管家只顾摇头,却催促她赶紧回去。
赖玉不敢耽误,立马朝家去。
来到家门口,却听见里面并不止丈夫一人。
似乎有好几个人,在高谈阔论着些什么。赖玉不知道其中缘故,壮着胆子推
门走了进去。
一见着赖玉回来,她男人荆五就骂骂咧咧道:「妈的,这个点就回来了,不
是被人家给打发了吧!」可骂完看见赖玉手中那个布包,一把夺了过来,拆
开一
看。发现里面竟是不少银子。
「真的给人家打发了?」荆五有些愤怒,这在罗家当奶娘的收入,可是相当
不菲的!
「你个没用的玩意!老子打死你!」荆五抄起鞋子就要动手。
可却被身后桌子上的一个年纪稍大的人喝住。
「荆五,你干什么!坊正大人还在呢,你还不滚回来!」
「你是荆五的女人?还不准备点吃喝下酒的菜去!」男人朝着赖玉呵斥道。
赖玉撇了几眼桌上几人,立马低头出去了厨房。
荆五朝着几人点头哈腰道:「这种娘们,就是欠收拾!嘿嘿……韩三哥,这
您几位,来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
这时候,坊正才喝了一口水,慢慢的说道:「你小子,走了天大的运气!」
「你,要富贵了!」
坊正又补充了一句。
「哦?这为何啊?」荆五盘算了一下,自己也没有啥富贵的可能。
「上午时分,有位贵人找到我,说是你那妻子与之有缘,豪掷千金!要保她
后半生衣食无忧。」
「竟有此事?不知道是何人?」荆五脸色并不好看,毕竟一个男人要保自己
的妻子后半生无忧,恐怕不是什么见得光的事情。
「老五,你别不识抬举,你那娘们,跟你也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再不给别
人睡,怕不是你们两个都要饿死了!有人愿意给你戴这个便宜帽子,那是你
的运
气!」韩三骂道。
「老三,说话注意点分寸,说他无妨,说起那贵人,得管住嘴!」韩三立马
嘘声,点头称是。
「坊正,那要我怎么办?」
「你挺好了,下午时分,那贵人会来你这做客,到时候你们夫妻尽管招待。
招待好了,我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在赌场里欠的债,我也帮你拿掉。而
且从
今往后,你每天去那,都有二两银子可以耍。」
「嘶……」荆五倒吸一口凉气。
这每天二两,可是一笔巨款!一年便是七百余,十年便是小一万两!
天!一万两那可是他做梦都不敢幻想的!
「当真?」
「我还能骗你?」
坊正说话间,提高了两个声调。
荆五立马软了下来,脑海里盘算起自己去赌场应该如何畅玩。
「不过,你要是把下午的事情弄砸了……」
韩三立马接着话道:「弄砸了,老子今晚就拿你四肢剁了喂狗!还要你眼睁
睁的看着狗是如何吃干净的!」
「不敢不敢,我一定小心伺候。坊正大人,那,具体得怎么伺候,您倒是教
教我啊!」
「怎么伺候?这还要我明说?」坊正一拍桌子,直接走出了院外。
韩三脸色一变,恨铁不成钢中带有些许嫉妒道:「戴一次帽子,享福一辈子,
真的值啊!」说着有愤怒的拍了拍荆五的脸。
荆五这下算是彻底懂了。
「就是让我那娘们,伺候那个人呗?我在一旁当个龟公,端茶递水什么的?」
「明白就好,去聚贤楼,订点好酒好菜!」韩三摸出一锭金子,也很快离去。
荆五看着亮闪闪的金锭子,激动无比,马上跑去了厨房,抱住赖玉的腰,颤
巍巍的说着:「以后有好日子过了!当年我娶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我荆
五的
福星,果然是真的,哈哈哈哈!」
「鬼叫什么啊!放开,我这还做饭呢!」
「做什么饭,你在家里好好梳妆打扮,等贵人上门,我去订些好酒好饭!」
荆五激动无比的出门而去。
赖玉却有些发愣,不知道荆五发什么疯,更不知道坊正和韩三上门是什么事
情。
半个时辰后,荆五兴高采烈的回来,甚至还换了一顶新帽子。
他可算是吃喝嫖赌抽样样都沾,他可太清楚自己那家伙根本不成事了。
不就是媳妇给别人睡一觉吗,要是能让他天天吃香的喝辣的,天天给别人睡
都行!
赖玉只是简单的涂抹了一下,被荆五看到,荆五怒斥道:「让你认真仔细化
妆,你怎么还是这个鬼样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
就在二人争吵的时候。
赵小天跟着一名燕云卫,出现在了荆五家的院子里。
听见有人进门,荆五马上出门迎接。
虽然他不知道赵小天是什么身份,是什么来头,但是看他器宇不凡,便知道
他就是自己要伺候的人!
「公子,您来了!酒菜人都准备好了,您里边请!」荆五这点头哈腰的样子,
还真的跟龟公有点相似!
赵小天自顾自的往里走,看见赖玉坐在桌上,笑道:「奶玉,没想到吧?我
们又见面了!」
「公子,您怎么来这里的!」赖玉大惊,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罗家的管家,
急急忙忙让她回来,竟然是赵小天要来!
「还愣着干什么,站起来给公子行礼啊!」荆五看赖玉还傻傻的坐着,催促
道。
赖玉这才连忙起身行礼。
「不必多礼!」赵小天坐下,倒也没有什么架子。随手拿起筷子,摆弄起饭
菜来。
「奶玉,你也吃啊!」
「对了,你叫?」赵小天瞥向荆五问道。
「小人荆五,您叫我老五就行。」
「老五,听说你着妇人,奶水充足,先甜可口,本少爷想尝尝,不知道方不
方便啊?」赵小天盛气凌人道。
「方便,方便!少爷您开口,有什么不方便的呢?我帮您接一杯!」
荆五一把扯开赖玉的衣领,就要伸手上去挤奶。
不料却被赖玉一把推开,赖玉咬牙道:「你干什么!」
荆五怒道:「你干什么!人家公子要喝你的奶,是你的福气!别不识好歹!」
赖玉知道自己的丈夫窝囊,可没想到这么窝囊。
赵小天要吃她的奶水,她当然不会拒绝,甚至求之不得,可让她伤心的是荆
五的态度,哪怕荆五稍微的不开心一点,愤怒一点呢!
可荆五这种态度,却实在是让她寒心,寒的透彻心扉。
然而让荆五没想到的是,自己迎面就被打了一嘴巴。
而动手的人,却是赵小天,荆五捂着脸,十分不解的看着赵小天。
赵小天一字一句的解释道:「这奶子,你也配碰?」
荆五瞬间明白,赵小天只是嫌弃自己脏,想清楚了关键之后,荆五再次扬起
笑脸。笑吟吟的朝着赖玉说道:「赶紧,别让公子等急了!」
在两个男人的注视下,赖玉别无选择,自己扯开衣襟,握住一只奶,朝着杯
子里挤弄起来。
看着白花花的奶水喷射在杯子里,赵小天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很快,满满一杯,新鲜出炉。
赵小天拿起来,品了一口后,却摇头道:「不新鲜。」
这赖玉也懵了,这明明是当场挤出来的,怎么会不新鲜呢?
一旁的荆五却懂了赵小天的意思,连声笑着道:「公子这是要直接对嘴喝!
那才是确保最新鲜的!搁杯子里,确实不新鲜了!」
赵小天微笑着不做声,但赖玉已经明白了赵小天的意思。
赖玉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荆五,可荆五却在眉眼之中努力的暗示她好好服侍
好赵小天。
很快,赖玉起身来到赵小天跟前,将一对大奶露出,双手捧起,将两个乳头
都凑到了赵小天的嘴边。
赵小天看向荆五,荆五嘿嘿一笑,马上掉头转身。
如此之后,赵小天才放心的一口含住,用力的吮吸起来。
随着奶水的流出,赵小天咕咚咕咚的吞咽着。赖玉看着赵小天,感觉着乳头
上的刺激,她不禁夹住了双腿,因为胯下那股感觉,又来了。
那种对于男人的渴望,那种对于肉根的渴求,让她呼吸也变得急促。
昨夜伺候赵小天,虽然也是她心甘情愿的,可毕竟还是背着自己男人的。但
现在,要当着荆五的面,被赵小天玩弄,虽然她身体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
但心
理那关,她还是有些难过。
毕竟再怎么说,他们二人也是摆过酒席,拜过天地的结发夫妻。
赵小天可不管这些,喝着喝着,他就不满足于仅仅喝奶了,一双手将赖玉的
腰肢挽住,手掌也开始上下探索。丰满动人的屁股,同样成为了赵小天下手
的目
标。
顺着两瓣臀肉往下,赵小天清晰的感觉到,赖玉的胯下,已经开始湿了。可
今天的好戏还在后头,赵小天压制住自己迫切的心情,抽出双手,推过赖玉,

示自己喝好了。
「来,吃菜吃菜!」听见赵小天说话,荆五这才回头,重新上桌。
「荆五,本公子刚刚吃了奶玉的奶,你该不会介意吧?」淫人妻的乐趣就在
于此。
荆五嘿嘿一笑,道:「她天生奶子大,奶鲜,您能看得上,是她的福气,我
也替她感觉到高兴,我又怎么会介意呢!您想喝,随时就来,我们两口子一
定伺
候好!」
「哈哈哈!」赵小天哈哈大笑,还替赖玉夹菜。
赖玉心中已经对面前原本的丈夫,彻底死心,满心全都是赵小天。虽然她甚
至不晓得赵小天的名字,可她却知道,她就算是到死那一天,也绝对忘不掉
赵小
天给过她的快乐!
「对了,奶玉,你这丈夫,平日里,是如何操弄你的?」赵小天随意的问道。
「这个嘛……就是压在我身子上,随便蹭几下,还没咋样的,就弄奴家一肚
子……」
「怎么?插都插不进去?」
「别提了,就那一寸长短的东西,又软又细,还不如我用手指头舒服呢!」
赖玉无情的揭露着事实。
「这样啊,那本公子把奶玉弄舒服了,也不算难为你,反而是对你有恩啊!」
赵小天转头看向了荆五。
荆五眨眨眼,瞬间明白赵小天话里的意思,马上起身跪下,朝着赵小天磕头
道:「公子您说的可太对了!」
「我跟她结婚这么几年,就没有让她幸福快乐过一天,哪怕那么一会!多亏
公子您有天大的善心,不嫌弃她嫁过人生过娃!」
「要不是您的大恩大德,我们这个家,迟早散了。您简直就是大善人!天大
的善人!」
荆五自顾自的说着,把自己知道的那些溜须拍马的话,全都一股脑的说了出
来。
可当他再抬头的功夫,却发现赖玉已经将脑袋,低到了饭桌以下。
荆五压低脑袋,顺过桌子腿,赫然看见赖玉已经开始用口舌伺候起赵小天的
宏伟巨物。
赖玉是头一回遇到如此大的家伙,而荆五也惊异无比,他虽然见过不少男人
的东西,可也没见过如此魁梧的凶器。
「公子,您这凶悍的武器,莫说我媳妇看了心动,只要是个女人,便会心动
啊!就连我这个男人,看了都艳羡不已!」
「媳妇,舔弄仔细些,莫要让公子有半点不舒服的!」
「对准下面的蛋蛋也舔弄一番,那地方也需要你口舌的保养!」
赖玉一边舔,荆五一边在旁指挥,这种场景,实在是让赵小天没有想到,同
时也有别样的刺激。
可赖玉却不觉得这样刺激,她只觉得有荆五在这里,她有些放不开,借着喘
气的机会,她小声道:「公子,咱们去床上吧……别让这家伙看了,好吗?」
一听赖玉要赶走他,荆五一下有些着急了。一来,他内心也想看看,这赵小
天究竟是如此操弄她的。二来,他也想让赵小天更爽,分一份伺候赵小天的
功劳。
「公子……」
一时着急的荆五,想不出什么好借口留下。
好在赵小天也不想着赶走他,并没有理会赖玉的说法。
「奶玉,趴在桌子上我从后面干你!」
赵小天知道时间宝贵,也不想耽误太多时间。
赖玉直接在桌子上扫开一出空间,趴在上面,将屁股撅起,尽可能的绷住大
腿的肌肉。
赵小天看着已经芳草萋萋的湿地,用手扫了一把后,对准目标,便是迅猛的
插入。
虽然昨天才经历过,可那壮硕无比的插入感,依旧让赖玉直接爽到了天上。
一声高亢且激昂的呻吟,让盯着她看的荆五,傻眼了。
他们结婚这么几年,他从没有见过赖玉有过这种表情和呻吟。
「啪啪啪……」
随着赵小天开始抽插动作。
赖玉表情逐渐变得迷离,双眼失神,面色潮红的像是过了油的大虾。
「公子,求求你了,干死骚玉,干死我!」
「活不了了,命要丢了!好舒服好舒服……」
「就在荆五这个缩头乌龟面前,操死我!」
「您才是真正的男人,能操死女人的男人!」
跟荆五在一起的日日夜夜,赖玉其实也是个本分女人,这些花词,根本不说
几句。
加之荆五又没有那个能力,就更是显得乖巧羞涩。
但今天,彻彻底底的放开了。
赖玉已经无所谓了,荆五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继续为之付出什么。那
为什么不用自己最好的状态,让身后用力的男人舒服呢?
「慢点,慢点,奶玉的花心都要被操烂了……轻一点轻些……」
看着结发的妻子这样被操弄,荆五就算是本钱比较小,可还是看的刺激,不
由自主的在裤裆里,顶起了小鼓包。
被一个男人这么盯着看,同时还在操弄他的妻子,这让赵小天也感觉到很刺
激。
虽然知道眼前的男人,不会怎么样,可还是有种紧张感。
随即,赵小天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赖玉的小穴,也变得有些肿胀,毕竟连续
如此高强度的操弄,寻常人根本撑不住。
「奶玉,你的后庭似乎还没有开过是吧?」
赵小天似乎发现了一块新大陆。
「嗯!是的!要是公子不嫌弃,就请您随便的享用吧……」
赖玉被操的失神,根本顾不得太多,只管随口答应。
而这话一出,荆五一下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公子,您要是想开苞玉儿的后庭,我这就去准备热水,得好好清洗一番!
不然要是弄脏了您的身子,那我们可是罪大恶极了!」
荆五回来的很快,而端着盆进来的他,正好看到了赖玉高潮的一幕。
整个赖玉的身体,趴在桌子上不住的颤抖着,桌子上原本的饭菜散落一地。
而赵小天也发动了最后的抽插冲刺,身子一定,将一股股浓稠全都注入在赖
玉的
花心深处。
被那发热的浓稠一烫,赖玉身子彻底绷紧,发出了一声舒服无比的长叹。
「荆五,你这妻子,真的是又骚又紧凑!操起来真的很舒服!」
「公子您舒服便是!玉儿别只顾着自己舒服了,赶紧起来伺候公子,真当你
是公主小姐了!」
荆五的神智可是完全在的,不像赖玉已经被操弄的不知所措。听见荆五的话,
赖玉这才慢慢的恢复过来,顾不得自己股间渗透出的汁液,回头去舔起赵小
天还
微硬的家伙来。
上面残留的两股淫水,赖玉吃的津津有味。
赵小天也躺坐在了床上,跨开双腿,享受着赖玉的口舌。
虽然口舌的技法并不多,但看着荆五在赖玉的身后,一点一滴的帮着她灌肠
清洗,那感觉就多了几分。
就在此时,荆五说出了一句,他自己都有些诧异的话来。
「玉儿,你穴里流出来的东西,看着香甜可口,我能不能尝一尝……」
「啊!公子,这……」赖玉诧异的抬头询问赵小天。
赵小天也没有料想到,荆五竟然能开这个口。
「求求你了,我胯下那点东西太不争气,也许尝尝公子这精华,能让我长大
一点硬一点。公子求求你了……」
「哈哈哈!」赵小天大笑几声。
赖玉只觉得丢脸,臊的慌。
「奶玉,既然是你穴里的东西,那就自然是由你安排!」
「多谢公子!」荆五不等赖玉说话,便开口舔了上去。
两股浓稠的淫汁,结合的味道,有些骚臭,但在荆五的嘴里,仿佛人间美味
一样。
荆五张大嘴,对准了蜜穴的洞口,伸出舌头仔细的在里头搜刮着。
毛茸茸的舌头,和穴内壁来回摩擦。加上这种被舔舐的动作从未在赖玉的人
生中出现过。一时间,赖玉竟然有些爽快,身体也扭动了起来,显然是被荆
五伺
候的有些舒服。
荆五不光是舌头飞快舔舐,舔进嘴巴的东西,还如数全都咽下去。
直到舔的干干净净,荆五这才离开,那种满足的表情,几乎做不得假。
赖玉嫌弃的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怒骂道:「那是公子才能操弄的地方,
你这下贱的舌头,也配舔?」
荆五被赖玉这突然一吼,有些受惊。
但赵小天却被荆五的这些举动,启发到了。
旋即,赵小天宠溺的将赖玉的脑袋再次按在自己的胯下,道:「奶玉,将来
若是本公子离开此地,无暇照顾你,便让这条狗伺候你!本公子也允许你再
找其
他男人,不过不许与他离婚!」
「公子……」赖玉含糊回答着,脸上甚是不解,在刚刚那些荆五的举动中,
赖玉已经产生了要跟荆五彻底诀别的想法。
「但是!作为条件!」赵小天突然起身,一脚踩住荆五的脑袋。
「你那根狗东西,永远不能插奶玉的任何一个穴,碰都不能碰一下!」
「想要射出来的时候,必须要奶玉同意才可以!你要当好我的狗,替本公子
看住奶玉的三个洞,不许男人住在这睡她!要睡也要去别处睡!她回来你要
替她
把穴里的东西用你的狗嘴舔干净!懂了吗?」
荆五被赵小天突然爆发的一股霸气彻底镇住,傻傻的点点头。
「狗东西,先把奶玉的脚舔舔干净,要是舔的奶玉舒服了,本公子允许奶玉
用脚,给你踩射!」
「是!」荆五机械的点点头,旋即跪下,将赖玉的一只脚捧起。
赖玉可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每天也是要干活的人,脚上岂能没有味
道?可在此等淫威的逼迫下,荆五竟然真的津津有味的舔了起来。
而在赖玉的别扭中,赵小天也扣弄起了她的后庭菊穴。
「来,我帮你开苞!」
「遵命!」赖玉很紧张,她听过后庭被插入的事情,妇人们做过的不少,可
反响却很一般,几乎没有人说这事情很爽,而是主要满足男人的想法。
但紧张归紧张,赖玉倒是没有半点不愿意的样子。
旋即赖玉趴在床上,小腹下垫了一个枕头,将屁股弓起。双脚伸直,脚趾还
在荆五的嘴里。
赵小天趴在赖玉的身上,对准了菊穴,直接插入。
可这一插,却让赖玉一声惨叫。
大小根本对不上号!赵小天很用力的插入了枪头,可却再也进不去半分。
枪口的冠状和菊穴的穴口紧紧的卡在了一起。
「你放松些!」
赵小天命令道。
赖玉也想放松,可身体上的那种强制反射,根本不是她大脑能够决定的了的。
「公子要不您暂且先出来吧,实在是太大了……奴家经受不住!」
赵小天心一狠,再次用力。
可后庭毕竟不是正经插入的地方,没有经过合理的开发和调教,根本没有办
法完成插入。尤其是赵小天这样很大的家伙。
「真晦气!」赵小天有些烦躁,狠狠的在赖玉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然后将
肉棒抽了出来。
「奴错了,对不起,爷……」赖玉吓得赶紧磕头认错,荆五也同样是磕头认
错。
这要是惹怒了赵小天,恐怕二人真的没有好下场。
「既然它不肯松开让本公子进去,那便让它这辈子都合不拢!」
「荆五,本公子命令你,从今往后,找一个一寸粗细一尺长的家伙,塞在里
头,日日夜夜不得拔出!要是被本公子知道里面没有东西!就把你的脑袋砍
下来,
塞进去!」
「是是!遵命!」
荆五连忙答应着。而赖玉也被吓得惊魂未定。
后庭的失败,不光是赖玉不舒服,而且赵小天也被弄得有些不舒服。
加上发射过一次之后,越发觉得赖玉的模样,也不过如此,除了一对巨乳之
后,并没有太多的乐趣。
加之时间不早,赵小天还要继续往帝都前去。
「奶玉,每月来月事的时候,才允许你让这条小狗射一次!」
「是,是!公子,奶玉记住了!」
「走了!这只袜子,就当留给你做个念想!」
赵小天想起赵承泽那次的事情,丢了一只袜子在赖玉面前,然后匆匆出门,
跟着燕云卫离开了这里。
而留在屋里的两人,则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赖玉毕竟是女人,多少有些没有主意,看着荆五问道:「现在咋办?」
荆五可是答应了坊正韩三的,就算知道赵小天不可能再回来,但坊正他们,
荆五可是得罪不起。
「还能咋办,听公子的话,照办呗!我先找个擀面杖,给你下面塞上再说!」
荆五老老实实的从厨房找来了擀面杖,还聪明的在上面涂抹了一些油脂。
「别乱动,越是乱动,越疼!」
对准之后,就是一插,可菊穴就那么大点,直接上一寸粗细的东西,还是有
些难进去。
被荆五这么欺负,赖玉是气不打一处来,便开口命令道:「公子的话,是让
你伺候我是吧?既然要插不进去,那你先用舌头给我菊穴好好舔舔,润滑了,

就好插了是吧!」
荆五虽然不愿,可也不敢不从,只好弯腰,在赖玉的两半屁股中间努力的伸
起舌头。
良久之后,赖玉的菊穴里,终于还是多了一根擀面杖。
看着半条擀面杖在外面,就像尾巴一样,滑稽可笑,荆五忍不住笑出声来,
断然忘了自己刚刚趴在女人屁股下面,舔弄半个时辰的事情。
「你笑个屁!给老娘舔脚!」
「先去把你的烂嘴洗干净!」
赖玉又羞又气,只能把火气都撒在荆五身上。
荆五坏笑一声出去后,赖玉看着自己菊穴里那半截擀面杖,又气又恼。抱怨
道:「死冤家,你这样让人家如何出去嘛!就算是找别的男人,人家看见我
这幅
样子,还不是被吓坏了!」
「再说了,这天下的男人,哪个有你那么大,那么舒服!」
「坏死了!」赖玉嘴上骂着,可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留恋,手也不自觉的朝着
蜜穴伸了过去。
虽然经过这一天的折腾,让她浑身疲倦,可想起那根巨根,还是有万般兴奋。
正摸着,突然一股暗红色的血液飙出。
此时,竟然来事了!
而这满腿血色的样子,恰好被进门的荆五看到。
荆五想到刚刚赵小天的话,每逢赖玉来月事的时候,他才能释放一次!
于是,荆五贪婪的看向了赖玉。
「玉儿,这……嘿嘿!」
说话间,荆五已经脱下了裤子,微小的肉棍,已经硬了半截。
赖玉厌恶的看了一眼,不屑道:「来,躺下,让我好好给你爽爽!!」
赖玉的脚,不算大,可对于荆五那肉棍来说,却已经足够大。
一脚踩上去,完完全全的将其覆盖,哪怕是上下蹭动,左右摩擦,也完全露
不出分毫。
平日里,荆五对赖玉,轻则辱骂,重则上手,可谓是嚣张跋扈。
但此时却一副卑微的模样,这让赖玉有心狠狠出口恶气。于是赖玉脚下的力
气逐渐加大。甚至踩在子孙袋上的力道也大了起来!
「玉儿,疼……」
「疼?你以前对我动手的时候,怎么不会觉得我疼?难道我就不是肉长的吗?」
赖玉没有丝毫的同情。
甚至还感觉不过瘾,高高的抬起玉足,狠狠的跺了下去。
「嗷!」
荆五瞬间捂住裤裆,整个人蜷缩起来,痛苦的哀嚎着。
但越是这样,越没法让赖玉同情,因为在赖玉看来,男人就应该顶天立地才
是,如果真的不想被女人欺负,大可以上来将她压在身下。若是那样,赖玉
可能
还会重新正眼看荆五一眼。
但荆五只是哀求,却丝毫不敢越界,以下犯上。
这让赖玉根本没法再把这个男人当成男人。
「反正你这家伙也没有用了,不会有女人看的上,也不会有女人给你传宗接
代。踩废了也挺好的!」
随即,赖玉狠狠的跺了几脚,又踢了几下,这才作罢。
而荆五虽然大感疼痛,可却有种别样的刺激,看着赖玉菊穴里那擀面杖,以
及回想起刚刚赵小天操弄赖玉的样子。
荆五低喘两声,稀薄的白精缓缓的从下体滑出。
「废物东西!」赖玉看在眼里,怒骂道,眼神里完全是鄙夷。
荆五内心也是复杂的很,种种情绪交织。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赖玉。
可赖玉像是看穿了荆五的想法一样,不等荆五站起来,就再一脚的踩在了荆
五的脸上。
「荆五,我告诉你,从今后,你要是敢做出什么忤逆我意思的事情,不用公
子动手,我亲手把你那点废物东西割下来喂狗!」
「知道了吗!以后,不许叫我名字!叫我玉夫人!」
「懂了没!」
见荆五不回答,赖玉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
「是是,懂了,玉夫人。」
在家中,荆五可以说是卑微极了,但是出了门,到了赌场之后,整个人的气
质就变了。
韩三的态度,加上口袋里有了赌本,荆五一下站的笔直。甚至赌运也旺了起
来。
二两银子的本钱,不到一个时辰,竟然赢到了小十两!
旧相识们,纷纷上来祝贺,顺便想要蹭荆五一顿水酒。荆五倒也大方,请了
好几个人一起饮酒。
「老五,今天手气可以啊!莫不是昨天晚上偷偷找了哪个雏开苞?」
「是啊要是有这种好事,你可不要忘了我啊!」
几个熟人打趣着。
荆五也开始暗自思考,自己的赌运究竟是因为什么变好了。
不多时,荆五想到了一个可能。
「莫非是吃了公子的精华?那公子乃是人中龙凤,上天的宠儿,他的精华,
必然不是凡物……」
想到此处,荆五大笑。
「老子我得了莫大的机缘,至于其中奥秘,你们就不要乱猜了!哈哈!」
而在家中的赖玉,已经逐渐熟悉起后庭一直有东西插入的感觉,甚至有了些
许的快感,一个人窝在床上,轻微的揉动着后庭那根擀面杖。
口中呢喃道:「公子,玉儿什么时候才能再见您一面啊……」
(待续)
——————————————————————————————————
闲话不表,更新随缘。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