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我在这里也解释一些问题,我的小说名叫【反派:我的母亲是女帝】,但母亲除
了第一章出现了一会,后面就没戏份了,跟小说名不符合,其实吧,这也是我自
己的问题,小说名是吸引读者的一个点,市面上很多网文都是这样,还有就是我
把剧情的构思拉的太长了,在加上更新不及时,导致跟书名无关的剧情显得太多,
要是能更新快一点,一路读下去,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母亲的戏份会有,但这个书名指的母亲不会单个人,我的一些剧情构思拉的很远
导致一些角色我想好设定,但目前的小说进度没机会出现。
当然,一本小说的内容不可能全部围绕书名来写,要是短篇没问题,但我是以网文
的方式来写的,所以书名只能起到吸引和点题的作用,母亲不一定单指亲生母亲,
你们也可以把书名的“母亲”看做是熟女的意思。
你们的评论不单单是我的动力,也能让我认清目前的问题,从而改进,我在下一
章会结束下界的剧情,回到上界。
谢谢大家的支持。
---------------------------------------------------------------------
秦天回到飞云舟上,站在甲板,将炎朵儿放了出来,炎朵儿化形成人后,站
在甲板上双脚一软,差点就要摔倒,不过秦天手疾眼快,搂住了她的细腰。
「小心点。」秦天微微一笑,关心的问道。
炎朵儿靠在秦天的怀里,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抵触,她瞪了秦天一眼,说道
「还不是你这头牲口害的。」
「这叫天赋异禀,我抱你进去吧。」秦天双手穿过她的膝盖,将她抱在怀里,
往船内走去。
炎朵儿看着飞云舟周围摆设,再一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观,这艘飞云舟实在是
太多惊世骇俗了些,周围祥云环绕,如同仙境,每一块木板都散发着灵性的光辉,
整体造型优美精致,她能感受得到,飞云舟内含有非常恐怖的阵法,这里的一草
一木,每一件装饰品,都颠覆了她的认知,就好像是一个乡下村姑来到了大城市
一般。
她在秦天怀里,左看看右看看,一些在下界可以称作无上至宝的法宝,在这
里只是一件普通的装饰品而已,还有更多是她不认识的。
炎朵儿心中不由得对秦天的身份背景感到惊惧,这得是何等恐怖的背景才能
拥有这等的神物!自己落到这种人手里,她这一生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吗?
「想什么呢?」秦天笑了笑,接着说「朵儿要是喜欢,这些你随便拿,都送
你。」
「真的?」
「自然,在我眼里你比这些东西宝贝多了。」
「你......哼!」炎朵儿芳心一颤,小脸羞红,她一个几千岁的老阿姨居然
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调戏了,心中那是羞愤不已,但她也拿秦天没办法,只能将头
扭到一边,冷哼一声。
秦天微微一笑,抱着炎朵儿来到了船内,而在大厅中的沙发,正坐着一位粉
发美妇,她穿的非常大胆清凉,一件粉色的超短裙,将她那修长浑圆的玉腿整条
露了出来,玉腿只要稍稍一动,那短裙就再也遮不住裙下的春光,上身穿着粉白
相间的衣袍,虽衣袖宽大,但衣服侧边却是裸露的,从侧边看去,可以看到大半
乳球。
这一身自然不会是这个世界的服装,是秦天从系统内兑换的,目的当然是为
了赏心悦目了,当然只限于在他面前,除此之外狐九狸还是穿着正常罗裙的。
「炎朵儿,好久不见,看来夫君已经把你给吃了,呵呵」狐九狸掩嘴轻笑,
一双眸子带着些许玩味的看着炎朵儿。
「你是狐九狸?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炎朵儿看到狐九狸吃了一惊,
这位年轻时候的好友,怎么会在这里,还有她刚才叫夫君,她在叫谁?难道是这
个混蛋?
想到这点炎朵儿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秦天,一会又看向狐九狸,心中觉得这
实在是太过荒唐。
秦天走过去,将炎朵儿放在沙发上,坐在狐九狸身旁,伸手搂住她的腰肢,
笑道:「介绍一下,狐九狸,我的女人。」
「夫君不必介绍,我跟炎朵儿可是老相识了。」狐九狸轻笑,对着炎朵儿眨
了眨眼睛。
此时的炎朵儿脑袋有些短路,她有些不解的问道「狐九狸,你不是已经死了
吗?」
「瞧你说的,你就这么希望我死啊,当然是你怎么复活的,我就是怎么复活
的呀,呵呵。」
「可.....你怎么穿成这样?」炎朵儿看着狐九狸这一身大胆且暴露但又非常
新奇的衣服道。
「你是刚复活,脑子还不灵光吗?」狐九狸走到她身旁,牵着她的手,说道
「这当然是夫君喜欢呀,我跟你一样,都是夫君的女人哦~」
「我不是他的女人!」炎朵儿眉头一皱,不悦的道。
「哦?看来夫君还没完全将你拿下啊。」说着不由的看了一眼秦天,眼中有
着一丝笑意。
秦天不以为意的靠在沙发上,问道「这么就你一个在这里,冰婵呢?」
「她在屋内修炼,还是不要叫她的好,这丫头这几天都挺努力的。」
「冰婵是谁?」炎朵儿问道。
「是我女儿。」狐九狸解释道。
「你女儿也在这里,你怎么还穿成这样,这要是被你女儿看到了,岂不是说
不清了。」炎朵儿还是很关心狐九狸了,毕竟两人在年轻时关系也不错。
「没事哦,我女儿也是夫君的女人,说起来还是我插进他们两人之间的。」
狐九狸淡淡的说道。
「什......什么!你们母女共侍一夫,这....这怎么可以。」炎朵儿睁大着
双眼,内心震惊不已。
「没什么不可以的,一开始我也很抵触,但现在我很开心哦,而且夫君的手
段,你应该也体会过了,被他看中,迟早都会成为他的女人的。」
听完狐九狸的话,炎朵儿想起了之前他们两人在花海上的疯狂,秦天的种种
手段,确实让人感到无可奈何,想来自己的姐妹也跟自己一样,都是被他给拿捏
住了。
秦天笑道「对了朵儿,我这里也有一件这样的衣服,你要不要试试?」
「我不要!」炎朵儿立马拒绝,虽然狐九狸身上这件衣服非常的好看,但实
在是太色情了。
「这可由不得你,九狸按住她。」秦天嘿嘿一笑,拿出了一件红色印有炎阳
花图案的紧身衣袍,朝炎朵儿走去。
「你...你不要过来,九狸快放开我,我不要....我死都不要穿这种衣服!」
..........
站在秦天面前的炎朵儿快要羞死了,她此时穿着一件红色类似于旗袍的衣服,
衣服两侧同样是裸露的,有几条绳子将前后衣服固定,上衣紧贴,将她的一对巨
乳清晰的勾勒出来,中间还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她那深不见底的乳沟,但连着
的下半身则是两条一指来宽的布条,布条很长,直到脚跟,但却非常的窄,宽度
刚好跟炎朵儿的蜜穴一样宽,你要是站着不动,自然垂下是刚好遮住蜜穴的边缘,
但那些红色的阴毛就不在它的保护范围内之内了。
最重要的是下身的布条是半透明的,透过布条能隐约看到一条粉嫩的肉缝,
连小穴都只能堪堪勉强遮住,就更别说屁股了,两瓣大屁股基本完全漏了出来,
只有之间一条半透明的布条遮住股沟。
炎朵儿还是头一次穿这种衣服,她现在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那极窄的裙摆,
只要稍稍抬腿,就会飘动,将小穴漏出。
「你穿这一身,还真的很好看呀。」狐九狸迈着长腿走到她身边,丝毫不在
意短裙摆动间露出的无限春光。
她挽住炎朵儿的手臂,笑道「去给夫君看看吧。」
「别....别动啊....漏出来了!」炎朵儿秀红着脸,被狐九狸拉着走到了秦
天面前。
秦天看着四对巨乳摇晃,两人走路间那漏出的春光,还真是赏心悦目啊,他
看着炎朵儿笑道「很合身哦,这可是我专门为你设计的。」
「这种衣服也就你这种混蛋才想的出来!」炎朵儿咬牙切齿的道。
「嗯~我觉得夫君说的对,你穿起来很好看哦,如果是我男人的话,我都想吃
了你啦。」狐九狸在一旁打趣道。
秦天一手一个,将两人美妇人搂在怀里,说道:「你们两个都很美。」
「夫君喜欢就好~」
「油嘴滑舌~」
两人同时说道,就是态度与语气相差甚远,经过一段时间的羞涩,炎朵儿在
狐九狸的陪同下也逐渐不再拘束了,两人许久没见自然有许多话要说,秦天也没
去在意她们之间的悄悄话,就在一旁闭目养神,等着林凡和林日天回来。
许久之后,在灵兽森林的上空,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正在继续掠过,大的身材
魁梧,披着件麻布斗篷,是一个满脸胡子拉碴的大叔,小的也是同样打扮,相貌
平平无奇。
这正是从秘境中刚回来的林凡父子,此时的林凡有了几分主角该有的气质了,
他面目刚毅,表情自信,嘴角那一抹笑容,显得他自信无比。
「父亲,我现在已经将烈焰十三刀修炼圆满,可以斩出十三刀,那对狗男女,
我一定要将他们斩与刀下!」
林凡说完,浑身气息变的极为雄厚,灵力波动更是达到了玄丹境二重,看得
出这次秘境他收获良多。
林日天双手傲然抱于胸前,表情淡漠,冷哼一声,说道「哼,不过区区一个
玄丹,现在凡儿你也是玄丹境,只要去找你娘,觉醒你体内的第二条灵脉,那个
什么秦天,你单手就能虐杀他。」
林凡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他已经在想到时候把秦天斩了后改怎么玩弄舞冰婵
了,当然还有他的好师尊,灵霄!
两人回到瀑布后的山洞,走向了栽种炎阳花的小土包,这时在飞云舟上的秦
天睁开了眼睛,他对着正聊得起劲的两人说道「林凡和林日天回来了。」
他看向炎朵儿笑道「接下来就看看,你的丈夫是多么的爱你!」
秦天故意把爱你两字加重了语气,然后一挥手,他们前面就多了一道4K高清
大屏幕,正直播着山洞内的一切。
当初秦天在山洞内留的那一道灵力标记,就好像是摄像头一样,还是多角度
跟拍的那种。
炎朵儿看着大屏幕,内心开始慌乱起来,她很害怕看到她所想的那些画面,
但同样也有那么一丝期待,期待她的丈夫林日天是爱她的。
只见林凡父子两人,来到小土坡面前,林日天拿了一些东西摆在了周围,又
在炎阳花上滴了几滴液体,然后就看到林凡盘坐在炎阳花前,林日天则是在念着
什么。
「他们这是要干嘛?」狐九狸疑惑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炎朵儿有些结巴的说道,但她此时的内心非常的不安。
「他们这是要炼化掉炎阳花,应该是说要炼化掉你,炎阳花皇生命力极为顽
强,哪怕死亡,也只是变回炎阳花,只要有时间就会再一次的复活,基本上是不
死不灭,在下界还没有能彻底消灭炎阳花的办法,林日天所准备的东西,我虽不
知道是什么,但想来也是压制炎阳花皇复活的东西吧。」
秦天嘴角含笑,淡淡的说道。
「不!不可能,我不相信,日天他不会这么做的。」炎朵儿抱着头表情痛苦
的说道。
狐九狸叹息一声,有些心痛的抱住这位好友,她已经知道炎朵儿的经历了,
她们两姐妹,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那是何等的耀眼,乃是天蚕界排的上名号的
天骄,可,她们嫁人后,一个守寡千年最后被杀,一个祭献身亡,都是命运凄惨
之人。
这时狐九狸一边安慰着炎朵儿,一边朝屏幕看去,突然娇躯一震,脸上露出
了一丝狰狞的神色,她指着屏幕上的林日天就叫到「夫君!就是他,当初就是他
杀的我。」
「嗯,我知道了,我会帮你报仇的。」秦天点了点头,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
炎朵儿抬头看向狐九狸,轻轻摇头道「不可能的,九狸你是不是认错了,日
天他怎么会杀你,我还跟他提过你的,他知道你是我好友,他不会这么做的。」
「哼,我是不会认错的,那副模样,还有那柄刀,见面二话不说就朝我杀来,
幸好当时小婵已经在天剑圣地修炼,不在这里,不然连小婵恐怕也要惨遭毒手。」
狐九狸狠狠的说道。
「可是....为什么!」炎朵儿问道。
秦天微微思索了一下,猜测道「恐怕是觉得九狸会碍事吧,要是九狸还活着,
当初你们被围攻,她应该会出手帮忙,到时候局面就不是林日天能控制的呢。」
狐九狸点了点头,好友受难她怎么也会去帮忙,而且两人住的也很近,不然
她跟林日天无冤无仇的,他怎么见面就要杀她。
炎朵儿现在心很乱,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脑子
里一片混乱。
「关键的时候到了。」秦天看着屏幕笑道。
两女朝屏幕看看去,在山洞中的林凡父子,已经将仪式进行到了末尾,只见
一道红光将炎阳花包裹住,然后肉眼可见的,炎阳花在红光中被分解,最后与红
光融为了一体,然后红光慢慢的融入到了林凡体内。
「这个负心汉!亏朵儿那么信任她,这要是真的朵儿,现在恐怕已经魂飞魄
散,连重生的机会都没有了。」狐九狸愤愤的说道。
炎朵儿低垂着眼眸,她很惊讶,她惊讶自己的平静,在没看到真相的时候,
她很害怕,很惶恐,她坚信林日天是爱她的,但现在看到了真相,反而释然了,
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伤心和痛苦。
「可是~他这样做是为什么?」炎朵儿不解的问道。
秦天将炎朵儿搂在怀里,调笑道「亲相公一口,我就去帮你问清楚如何?」
炎朵儿抬起美眸怔怔的看着秦天,确实秦天跟林日天比起来强太多了,年轻
帅气,对她好,这样的良人她还有什么好挑剔的呢?
想通的炎朵儿双手撑着秦天的胸膛,抬头在秦天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说道
「帮我~」
「嘿嘿,叫声相公来听听。」
「相公~」炎朵儿羞涩的喊了一声。
「这就对了,你们就在这里看好戏吧,我去去就回。」秦天摸了摸的炎朵儿
的头,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你还是开窍了,现在我们姐妹就都是相公的女人了。」狐九狸笑道。
「嗯,现在没了牵挂,仔细想想这样也挺好。」炎朵儿露出一丝笑容。
两人都是千年的大妖,心境都是挺成熟的,想通了,就会欣然接受,狐九狸
是因为女儿,炎朵儿则是因为前夫林日天,虽然这种熟女比较难攻略,但一旦攻
略成功,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这也是熟女的优点之一,她们只想要一个安稳
的港湾,已经过了爱玩和傲气的年龄了。
在山洞的林凡根本没感觉到什么变化,没有实力暴增,也没有灵气充沛,反
正就是什么感觉都没有,他狐疑的看着林日天,心想这个老王八不会再耍他吧?
林日天看出林凡的表情不对,问道「怎么了凡儿?体内的灵脉是否已经觉醒
了?」
「我并没有任何感觉呀。」
「嗯?怎么可能,让我看看。」林日天一只手搭在林凡的肩膀上,片刻后,
他猛地睁开眼睛,林凡体内的第二条灵脉确实没有觉醒。
「不好!刚刚那个不是你娘,有人来过这里,还把你娘给掉包了!」林日天
满脸狰狞的说道。
「该死!到底是谁。」林日天差点咬碎了一口钢牙,头上青筋暴起,气喘如
风箱,一张老脸难看到了极点。
「应该还没走远,快点去追!」林日天带着滔天的怒火,狂躁的冲了出去,
林凡也只好跟着。
林日天在狰狞的表情下,有着一丝担忧和恐惧,炎朵儿不知所踪,对他来说
似乎是非常恐怖的事一样。
这时秦天正好与两人撞在了一起,秦天哈哈哈一笑,说道「好巧呀,没想到
居然在这里遇到你。」
见到秦天,林凡表情就狰狞起来,吼道「秦天!你怎么会在这里,不过正好,
我不来,我还要去找你,纳命来!」
说着林凡就要提刀冲上去,但被林日天制止了,他眼神不善的盯着秦天,对
林凡说道「凡儿,现在找你娘要紧,事关重大,不能有失,等我们找到你娘,在
回来杀他。」
「哦?你们说的可是这朵炎阳花?」说着,秦天就从怀中拿出了一朵跟在山
洞之内一模一样的炎阳花,不过身上却带有这一股皇者之气。
「居然是你偷得!小子,你胆子很大,到时候我要把你开膛破肚,将你的狗
胆拿出来看看,究竟有多大!」林日天瞪着秦天,那滔天的杀意都快要凝如实质
了。
「小子,我劝你怪怪的将她还给我,我答应你让你死个痛快。」
林日天说的每一个字,都如同从牙缝之中挤出来的一般,拿着大刀的手都在
颤抖,可想现在他的心里有多么的愤怒。
「父亲,休要跟他废话,让我直接上去弄死他不就得了!」林凡森冷一笑,
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他现在可是非常的自信,辛辛苦苦修炼了这么久,为的不
就是这一刻吗?他要将这个羞辱他,夺他所爱的人碎尸万段!
「急什么!要是他狗急跳墙,伤着你娘怎么办?」林日天怒道。、
他看着秦天,说道「小子,说出你的目的,我们有事好商量。」
秦天上下打量了一下林日天,一脸诧异的说道「没想到你还挺在意她的嘛。」
他挥了挥手上的炎阳花,接着说道「你既然这么在意她,那你干嘛还要把她
栽种到那种地方,没有灵气,没有阳光,又潮湿,我是不相信你不知道这一点的,
还是说你其实是想她快点死?」
「哦~对了,你这个最年轻的化魂境也是靠她祭献的对吧。」秦天语气幽幽得
说道。
「你知道的还挺多,但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你还敢胡言乱语,信不信
我把你的嘴撕烂。」林日天怒目凝视着秦天。
「诶,你这么激动干嘛?难道有什么地方被我中说了?」秦天淡淡一笑。
林日天看着秦天突然眼珠子一转,话锋一转,说道「小子,你快点把她还给
我,她是最为重要的妻子,我爱她爱的疯狂,要是没有她我会伤心过度,修为跌
落的,你千万不要伤害她,她是炎阳花皇,死了只会重新复活,杀不死的,除非
你能将她神魂泯灭,将她的炎阳花皇的资格抹掉才能彻底杀了她,你千万不要这
么做,你把她杀了,我说不定就废了。」
林凡有些呆呆的看着林日天,这话怎么说的,好像是想让那朵炎阳花死一样。
秦天也是一愣,没想到林日天竟然会玩这种伎俩,不过他想演戏,那他就陪
他演上一场,他漏出一丝邪恶的笑容,说道「哈哈哈,没想到你会如此愚蠢,既
然如此,那好,我就成全你!」
说着,手中灵力汇聚,直接将手中的炎阳花神魂俱灭,将它的一切都抹除掉,
彻彻底底的消散了。
林日天站在原地,没有伤心,没有嘶吼,他冷笑着看着秦天,眼中有着一抹
解脱的畅快,这么多年了,他终于解脱了。
「凡儿,杀了他。」林日天淡淡的说道。
「好!这狗东西交给我,我必会让他尝尽世间最为残酷的折磨!」林凡残忍
的舔了舔嘴唇,脸上漏出了狰狞的表情。
他作为一个穿越者,搞得如此狼狈,全都是秦天害他,他现在是恨死秦天了。
「狗东西,你的哪位护道者呢?你怎么不带过来。」他大手一挥,一把火红
色的大刀出现在手中,他残忍一笑,继续说道「这样也好,今天就让你知道,得
罪我,是你这一辈子做过最愚蠢的一件事。」
看着自信满满的林凡,秦天就感觉好笑,他是那么的普通,却又这么的自信,
他都有点不好意思打击他了。
林凡大刀一挥,刀上便燃烧起火红烈焰,燃热的高温将空间都烧的扭曲,他
双膝一弯,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朝秦天冲去。
「烈焰十三刀!」林凡大吼一声,对着秦天连斩十三刀,巨大的烈焰刀光将
秦天淹没。
「哈哈哈,狗东西,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么舒服
的。」
林凡看着前方被火焰吞噬的秦天,脸上露出了几乎与病态般的笑容。
「还是太弱了。」
听到这句话林凡浑身一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道声音如同来自九幽炼狱,
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秦天完好无损的从火海内走了出来,白衣缥缈,气质若
仙,如此恐怖的烈焰刀气竟没有伤到他丝毫!
「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为什么我怎么都无法超越你,啊啊!」
林凡仿若疯魔,他不甘,他恨!他是穿越者本来前途一片光明,不仅有美人
相伴还能傲世九天,但自从秦天出现后这一切都没了,全都没了,他辛辛苦苦不
要命的修炼为的就是杀了秦天,但一次次被打击,他已经开始绝望了。
「我不相信,你只不过是个靠丹药堆起来的废物而已,没有家世背景,你什
么都不是,我的修为是实实在在修炼出来的,我怎么可能比不过你!」
林凡双眼通红,不顾一切的提刀朝秦天砍去,他浑身气血如炉,烈火熊熊,
势不可挡。
秦天摇了摇头,说道「井底之蛙怎么能知道世界之大?你的出生注定了你的
眼界,下界与上界的差别比你想象中还要大,那就让你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吧。」
秦天单手虚空一握,一柄神剑出现在他手上,他单手持剑,朝林凡隔空一斩,
冷漠的说道「斩天玄剑录,第一式:开天。」
这是落痕仙朝的功法,是母亲传授给他的,威力无穷,有斩天断地之能。
一到璀璨剑气如同银河倒卷般朝林凡斩去,林凡提刀格挡,但他手上的刀在
接触到银河剑气的瞬间就被斩断,林凡脸色一变,根本做不出任何反应就被剑气
击中,身体如同破麻袋一般,倒飞出去,结结实实的砸进了河里。
「凡儿!」林日天见此急忙将林凡从河里捞出来,此时的林凡在多重打击下
已经失去意识了。
林日天见到自己儿子被打成这幅凄惨模样,他目眦欲裂,比她老婆化成灰的
时候还要难受,毕竟林凡是他重返林家,让林家成为中州第一大家族的希望。
「狗东西,你竟敢伤我儿!被给我死来。」林日天暴呵一声,化魂境的威压
排山倒海般的朝秦天压了过去。
秦天嘴角一勾,面对林日天的威压不为所动,他单手握爪朝林凡一吸,直接
将林凡从林日天手中吸了过来,他掐指林凡的脖子笑道「老狗,你有种就在跟我
嚣张,看我会不会让你这个独生子去跟他娘在地下相遇。」
不得不说林日天实在是个老大粗,除了实力强大一点,也没什么其他优点了,
刚刚还一副大发神威的模样,现在却愣愣的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他没想到秦天
竟然会如此无耻,按理说他打赢了林凡就不会在对付他了,这秦天怎么能无耻到
这样,而他自己也是一点防备都没有,也是心大。
「狗东西,你无耻,你卑鄙,快点放了凡儿,兴许我还能留你个全尸。」
秦天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好,我这就放了他。」
林日天见此还以为秦天见到他怂了,正暗自得意的时候,只见秦天眼中寒光
一闪,掐指林凡的脖子就往地上的一块巨石撞去。
轰隆一声,巨石破碎,林凡脑袋开花,秦天随手一甩,把秦天砸进了一侧的
山壁之中,他倒是不担心林凡会这样被他给打死,斩天玄剑录都没能砍死林凡,
这点伤也不会要他的命,他对这些主角的生命力还是很认同的。
「你真的是该死!」林日天气得浑身发抖,眼神像是能吃人一般。
但此时他没空去搭理秦天,他赶紧跑过去把自己儿子从山壁中扣了下来,此
时的林凡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浑身破破烂烂,半只脚都要跨进奈何桥了。
林日天看着那是一个心痛,连忙抓出一大把恢复用的丹药,塞进了林凡的嘴
里,在用灵力渡入到他体内,帮助他修复伤势,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林凡的命从奈
何桥拉了回来。
见到儿子已经没有性命之忧,林日天松了一口气,他站起身,手中烈焰喷发
形成了一把大刀,一双老眼凶光毕露,一步踏出,地面上都踩出了一个大坑,一
声巨响,他飞跃至半空,举着烈焰大刀,指向秦天。
「无知小辈,我林日天的儿子你也敢打,你算什么东西!你是挺妖孽的,但
只有或者的妖孽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死了的,那就是一捧黄土,什么都不是,
下辈子注意点。」
「烈焰十三刀!」林日天大喝一声,大刀挥舞,一道道遮天蔽日的烈焰刀气
朝秦天覆盖而下,刀光笼罩之地,处处杀机,十死无生,铺天盖地的烈火气息,
将这一片空间都封死,秦天已是无路可逃。
看着如天崩一般的烈焰刀气,秦天却依旧不为所动,站在那摇着折扇,神情
说不出的轻松惬意,甚至还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
秦天手中折扇一收,嘴角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你这么痛爱你这
个孩子,那你知道其实他是夺舍的吗?你的儿子林凡早就死了,被他夺舍,吞掉
灵魂而死,搞不好他的年纪比你还大,指不定哪天他就把你卖了。」
「放你妈的狗屁!林凡不是我的儿子难道是你的!他体内留着我林日天的血,
他是我的种,我难道还没你清楚!你先活下来在说吧!」林日天嘶吼一声。
秦天摇了摇头,看向即将落下的烈焰刀气,嗤笑道「这种下三滥的功法,亏
你们父子还当成宝贝一样贡着。」
收敛起那玩世不恭的神情,眸光也变得凌厉起来,锵啷一声剑鸣,神剑冲天
而起,凌厉至极的一剑,当头就朝上方的烈焰刀气斩去。
「斩天玄剑录,第二式——天痕。」
一剑划过,十三道烈焰刀气瞬间被泯灭,一道巨大漆黑犹如伤痕的剑气横亘
于天际,就好像是天的疤痕一般。
「怎么可能!」林日天大惊,他惊恐的吼道「你不是玄丹境!你究竟是什么
境界,怎么会如此厉害。」
「哼,井底之蛙。」秦天不在多言,又朝林日天斩去几剑。
锋锐凌厉的剑气,迅速的朝林日天头颅斩去,林日天大惊,就在这千钧一发
之际,他咬着牙,灵力疯狂的涌入手中大刀之中,然后悍然挥出,欲要格挡,但
剑气只是被阻挡了片刻,就势不可挡的斩落,但就是这片刻,林日天身形爆退。
大地颤动,乱石横飞,地面上被斩出一道长达千丈的豁口,触目惊心,在远
处的林日天踉跄稳住身形,看到这画面也是一阵后怕,这要是被斩中,他肯定会
被一分为二,当场陨落。
不过就算他躲过了,但也好不到那里去,乱发披散,满脸血污,就连双手都
被砍断,只剩下一层皮还连着,要不然真的成两截了,端的是狼狈不堪。
他喘着粗气,看向秦天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恐惧,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他咬
牙死死的盯着秦天,说道「我承认你很厉害,但可惜,你还是要死!」
「哦?」秦天好奇的看向林日天,问道「你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底牌没出
吗?」
「哈哈哈,我告诉你!我林家老祖可是飞升至上界的大能,我手中就有当初
他留给林家的一块玉牌,遇到危机可召唤老祖投影下界,你也上界之人,林家战
神老祖,你可有听说?哈哈哈」林日天疯狂的大笑道,手臂经过刚才的修复,已
经恢复了一些,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玉牌,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林家战神老祖?什么玩意?」秦天思索了片刻,大千道域凡是有点名气的,
都没听过有这一号人。
「我林家老祖飞升至上界,在上界打下无边疆土,门下弟子千万,在上界乃
是主宰亿万人生死的顶尖大能,你这种下界来装逼的垃圾,怎么会听说过我林家
老祖的威名!」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林家老祖天下无敌,那么反正我要死了,你就告诉
我,你为什么那么想要你老婆死吗?不仅找了这么一个地方,还怂恿我将她灭魂。」
秦天有些无语的说道,在大千道域比家世背景,还真挑不出几个能打的。
「哼,我就让你死之前做个明白鬼,你这智商,我只是稍微略施小计,你就
替我杀了她,要不是我没法将她彻底杀死,我早就动手了。」林日天冷笑一声。
秦天眼眸微眯,继续说道「她可是你妻子,你就这么希望她死?她还为了你
献祭自身,成就你进阶成化魂境。」
「这些都是我设计好的!要不是有她主动祭献,我怎么可能成为化魂境,要
不是必须要主动自愿祭献,我就直接把她给炼化了!我可是堂堂中州林家二少主,
天蚕界最年轻的天才,怎么会去找一只灵兽,不对,是一朵花来做老婆。」
他越说越激动,可能是压抑心中多年,这一次爆发,让他爽快无比,现在炎
朵儿死了,林凡晕了,只要在把秦天给杀了,这天底下就没人会知道这个秘密了。
「所以你一开始接触你妻子就是带着让她主动祭献的目的来的?那一场大战
也是你安排的吧。」秦天嘴角一勾,淡笑出声。
「是又怎么样!为了能让她安心,还特意跟她生了儿子,为的就是让她死心
塌地的主动祭献。」林日天冷笑一声。
「你的目的已经达成,你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不回林家。」
秦天自己通过系统,自然是知道这一切的,但炎朵儿不知道,这些问题都是
说问给炎朵儿听的。
「她只是祭献而已,又没有死,我若是回去,过个千年后,我老了,死了,
她要是复活知道了真相,一定不会放过林家,不过还得谢谢你,在下界根本找不
到彻底消灭炎阳花皇的办法,只有利用相同的血脉来炼化,本来想要凡儿将她炼
化,彻底杀死她,但你让我省了不少功夫。」林日天猖狂的笑道。
「好了,废话就说这么多,去死吧!」林日天狰狞的将手中玉牌捏碎。
只见风声大起,阴云笼罩,天空电闪雷鸣之间,一道伟岸的身影降临此处,
一身白衣无风自动,苍老的面容无怒自威,一身修为更是高深莫测。
「可是林家后人召唤老夫。」老者开口。
「林家晚辈林日天拜见老祖,请老祖出手剿灭此人。」林日天恭敬的跪拜在
老者面前,振振有词的说道。
「犯我林家者,死!」老者转身朝秦天看去。
这一眼,就一眼,原本威严无比的老者突然踉跄的摔倒在地,他面露惊恐,
连忙跪拜,颤抖的说道「小的见过神子大人。」
「你认识我?」秦天笑着看向老者。
「神子大人说笑了,在上界谁不认识神子大人啊,我叫林无尘,在秦族内担
任养马一职,有幸在远处看过神子一眼。」老者满头大汗,搓着手,恭敬献媚的
说着。
「呵,你不是有万千弟子,势力通天,掌握亿万人生死吗?还叫什么来着?
哦,对,林家战神老祖~」秦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当不得真,当不得真,这只是小的好面子,跟后辈子孙面前吹的牛而已。」
他现在人虽不在这,但也已经吓得屁滚尿流了。
下界之人都已飞升为最终目标,以为上界有着更加广阔的天地,但现实就是,
这些飞升上来的下界人下场都是被人抓去当苦工,有的被抓去挖矿,有的变成炮
灰,有的变成奴隶,他是天蚕界最为妖孽的天才,不可一世,但到了上界,他这
种资质可以说是满街都是,而且还都是最为卑贱的下人。
而他算是运气好了,飞升后就被抓去挖矿,挖了近百年的矿,然后二家势力
为了这座矿山的开采权打了起来,他也趁乱逃了出来,机缘巧合下进了秦族,现
在是在管理一处马场,小日子也舒服起来了。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后入居然会得罪秦天!秦天是什么人啊!他这种身
份连靠近的资格都没有,现在居然还想要对他出手,他这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了。
「既然你是我秦族的人,我也就不为难你了,滚吧。」秦天淡淡的说道。
「多谢神子大恩。」说完投影便化作一股青烟消散了。
林日天此时脑袋有些短路,这些信息对他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他们老祖居然
是他们仇人家里养马的!
他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决心和傲气了,秦天实在是太恐怖了,不是他能招惹
的存在。
「凡儿,快点逃~嗯?」林日天转身说完后一愣,地上那还有林凡的身影啊,
原来林凡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路了。
「啧啧啧,我说什么来着,现在被卖了吧?」秦天笑道。
林日天颓废的坐在地上,面色憔悴,说道「我输了~」
「那你也该死了,安心上路吧。」
「呵呵,能死在你手上也不错,但我相信凡儿会为我报仇的。」
「不不不,你搞错了,不是我要杀你,而是她。」
秦天说完身边就打开了一道传送门,一道火红的身影从内走了出来,炎朵儿
现身自然不可能穿着秦天特意定制的衣服,而是穿着平时的红袍。
林日天惊骇的看着炎朵儿,下意识的就喊到「夫人~你怎么会在这!」
「屎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秦天一把将炎朵儿搂入怀中,说道「她是我
的妻子。」
秦天盯着已经傻了的林日天,眼神讥讽,但语气却是义正言辞。
炎朵儿则只是呆呆的看着他,娇躯都在隐隐的颤抖,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一双水汪汪的美眸满是疑惑与不解,还有深深的痛苦。
啪嗒啪嗒的,看得秦天都有些小心疼。不过他也就搂她的细腰,没有安慰。
反应过来的林日天看到这这一幕眼珠子都红了,「畜生放开她!」
他嘶吼着,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整个人宛若疯魔,他的妻子怎么能躺在别的
男人怀里,这点他无法忍受。
「我为什么要放开,她可是我的妻子,你自己不好好珍惜,那我来好了。」
秦天说着还伸手温柔的帮炎朵儿擦去泪水。
林日天瞪着一双牛眼,直勾勾的看着炎朵儿。
「你要知道你是有丈夫有孩子的人,你这样做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谁是你的妻子?」炎朵儿此时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对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你还有脸自称是我的丈夫!我哪点对不起你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流着泪,语气哽咽,声音颤抖,但气势丝毫不输的瞪了回去。
林日天听完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咬了咬牙,说道「我是被逼的,那些
不是真的,朵儿请相信我。」
「被逼的!你告诉我那件事你是被逼的,你说啊!」炎朵儿惨笑一声,眼眶
通红的控诉着。
见瞒不下去了,林日天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强辩道。
「是!我是骗了你,我不是人,但那又怎么,那也不是你在他怀里哭的理由!」
当林日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炎朵儿心里面那最后一丝对他念想也消失了。
她深吸一口气,止住了哭声与眼泪,淡淡的看着林日天。
「以前那个炎朵儿已经死了,死在了一个无情无义,狼心狗肺之人的手里。」
「现在的炎朵儿,已经重生,与以前一刀两断!」
「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看上你这畜生。」
秦天见时机成熟,伸出袖子,擦去她眼角的泪痕,说道「这林日天可比我畜
生多了,像他这种人怎么配的上你,以后跟着我吧~」
说着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手也不只是搂着她的细腰,而是直接将她
拉进了怀里,放坐在大腿上,一只手摩擦着大腿,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美背,
说道「不用太伤心,为这种人不值得,以后我会让你幸福的。」
炎朵儿没有反抗,她感受到秦天不老实的双手,她看了一样林日天,心中便
起了报复的心思,她小鸟依人般的靠在秦天怀里,说道「嗯,奴家全听夫君的,
我既然已经重生,夫君也拿了我的第一次,我自然只是夫君一人的女人。」
说着她还拿起秦天的手伸进了自己的衣内,她面色潮红,气吐如兰,妩媚的
说道「夫君这么年轻,还这么厉害,能做你的妻子是我的福分,而且夫君你的肉
棒比那老狗的厉害太多了。」
「啊!!狗男女,狗男女!」林日天受不了,他声嘶力竭的大吼,「我知道
了,你们一开始就勾结在了一起,婊子,你这个婊子!」
「聒噪!」秦天眼神一人,灵力飞出,直接废了林日天的喉咙,现在的他只
能在地上发出呵呵乱叫,就想一条死狗一样。
「我的女人,你也敢乱叫?」秦天说完,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语气嘲弄道
「不过有一点你误会了,我为了得到朵儿手段是卑鄙了一些,但她可是从始至终
都没有顺从过,她一直都相信着你,甚至我在操她的时候,她都是一边呻吟,一
边还喊着你的名字,期盼你来救她,而你~~」
在秦天怀里的炎朵儿一听秦天这话,表情也变得不自然起来,俏脸羞红一片。
而林日天先是呆了呆,然后反应过来看向了炎朵儿的长袍下的玉腿。
「看什么看,现在炎朵儿是我的妻子,别乱想了,我射进她子宫内又不是一
二次了,她的小腹内早就被我标记上我的记号了。」秦天笑着轻轻抚摸了一下炎
朵儿的小腹。
听完秦天的话,林日天他身体宛若得了羊癫疯似的颤抖,眼睛圆瞪,这次不
是血红了,而是真正的流出了血泪。
「朵儿,你回避一下,我来解决掉这条老狗。」秦天轻轻的说道。
炎朵儿沉默了片刻,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夫君,这件事就让我自己来做
个了断吧。」
「也行,但不要勉强自己。」
「我知道的。」炎朵儿淡淡一笑,从秦天怀中站了起来,迈着修长的玉腿一
步步朝林日天走去,她单手一挥,手中便出现了一柄炎阳霸王枪,枪尖滑动地面,
带起了片片火星。
在林日天惊惧的目光中,炎朵儿站在了林日天面前,她从上往下俯视着林日
天,冷漠的将霸王枪举起,嘴里说道「你不该负我,我从始至终都没有报复你的
想法,当初我那么爱你,你若想要我祭献,你只要开口,我定不会拒绝,但现在
我的丈夫叫秦天!」
说完,一枪刺出,结束了林日天的生命,然后炎朵儿手握霸王枪,玩地上一
敲,地上顿时生长出大片炎阳花,无数根茎藤蔓破土而出,将林日天的尸体拖入
地下,成了此地炎阳花的化肥。
【叮~宿主碾压主角林凡,反派值 3000】
【叮~宿主击杀林日天,主角林凡天命值-500,宿主反派值 5000】
【叮~主角林凡天命值已清零,宿主可以击杀。】
秦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下次见面就是林凡的死期了,他走到炎朵儿身边,
将她搂在怀里,说道「不要伤心,夫君我来好好安慰安慰你。」
说着就淫笑一声,将炎朵儿抱在怀中,一步踏出,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灵兽深林的外围,林凡他一路狂奔,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原来刚在他
在接秦天一剑的时候,怀里的四块扇形铁片居然融合成一块鳞片,不但挡下了攻
击,还让他知道了一段不为人知的的秘密!
根据鳞片之中记录的信息,他能很轻易的获得传承,到时候,他甚至可以直
接飞升,到时候秦天什么的还不是随手可杀!
什么?林日天?谁啊,真的不熟。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