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神女传】(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4章海上明月,龙宫有道
清凉的风抚过山林,一道道剑气宛如这缕轻风,荡过在这山野间。
绿叶被剑气斩落,宛如十月之秋。
「女主人的心魔被激发出来了!好恐怖!……」
银白的小兽躲在衣服口袋中瑟瑟发抖,而它主人林渊却掌控着局面,修罗死
死压制住罗刹,气势始终胜过一头。
「当然恐怖,能和修罗齐名的罗刹能不恐怖!」林渊侧身,险之又险躲过那
面罗刹击发过来的剑气,跳到一旁巨石上。
「与本座当年情况差不多!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引到那些弟子中去……」
林渊说着,接下了一道剑气,便转身退入林中,裴千仞随之跟上,她的理性全无,
仿佛入了魔一般。
当数名正在狩妖的弟子见到「入魔」的裴千仞后,还未来及做出抵抗,便是
身首分离,血液倾洒半空,猩红的血液让罗刹更显魔性,气息也提高一分。
「爱!」
这时,浑噩的声音从罗刹口中传来,是她在说话。
「爱!」
「修!」
「喝!杀!」
天下雪舞起一剑,寒冽的青光仿佛冰雪,冻彻弟子们的心。
一名剑道少年口吐鲜血。
他的剑!
不堪一击!
「师姐常说,心中有剑,便可有剑,如今心脏被剑击碎,可还有剑?」
这是这名剑道少年脑海的唯一想法。
他的鲜血。
染红了银白的剑。
天下雪红了。
……
「裴千仞!此剑名为天下雪,一剑耀九州,一舞天下雪!予你惩天下恶,斩
尽奸恶之人,护我剑道凌云!……非奸恶之人不可斩,否血染天下雪,剑道凌云
将危!」
一面罗刹,一面玄女,裴千仞似乎恢复理性,口中呢喃,天命的气息逐渐平
稳,阴阳两面,相互相生,她已看到了未来。
凌云颠覆,魔神脱困!
天下,将如这雪剑一样变得腥红。
「呵呵!裴仙子……你入魔了!」林渊在旁讥笑,她的眼中夹杂着众多感情,
却没在出手。
……
「传言渊海深处有鲛人,海上升明月,海上升明月……」少女似乎忘了下句,
在她身后,季欢拿来一件银白的雪裘披风,他轻言道,「婵月,外面风大,快回
屋,这些天这里可不太平……」
「哥哥……那些妖族不过蝼蚁罢了,婵月想去渊海深处,想看看鲛人,听说
男鲛俊美无比!」少女合着双手,漆黑的眸子闪烁星火,只要在求求,哥哥他一
定会同意。
季欢闭上眼,想到自家小妹到了要出嫁的年纪,心中便很是无奈。
这次出远门,也是为了保护她。
前几日,季家家主季玄有意将婵月引荐大皇子做皇子妃,两人也在他的布置
下巧遇。
可是,婵月性子烈,先是见到大皇子温婉邀约同游,在同游中大皇子见色心
起,婵月为了挣脱,一脚重踢大皇子双腿间。
哪知那龙根久经女穴,经不住她这一踢,大皇子他当场痛得昏厥。
如今,却是为了逃避轩辕帝惩罚,连季家是否会因此受牵连也不管。
季欢喜欢自家这个小妹,在季家的时候,他便暗恋季婵月,当得知她要被嫁
入皇宫,以后见到要叫皇子妃时,心那叫个难受,然而事情的变化却是朝好的方
向发展,婵月那娇怒的一脚,皇子妃便不在可能。
「想什么呢!」季欢斥责一声,「这些妖可会把人引过来,被他们抓住,可
就完了!」
「哼!不愿就不愿!婵月休息了!」
少女回到屋中,心有怨气,雪裘被扯下,扔在了季欢脸上。
季欢看到她这样,也只能摇了下头。
「希望小妹你能安全,这几日哥哥会一直陪你……」
「哼!混蛋哥哥!」
……
渊海上,灼浪翻滚,不知多少鱼虾惨死在两大法相境互攻的余波下。
妖王鲨牙手持本命法器,双剑如鲨齿,大开大合,舞动时搅动周遭水汽,竟
能将那寒炎生出的异火压制下去,在某个回合中,鲨牙双剑合壁,一道剑气穿透
了炎灵珊婀娜的身躯,她吐出一口鲜血,有些不信。
普通鲨妖怎会这么强,他的气息!
炎灵珊眼眸倒影悬月,面前鲨牙的气息让她感受到了一丝龙气,那丝龙气,
比龙尊的还要纯正许多。
「哈哈!还是老子技高一筹,看你长得倒是如人族神女那般仙美,让老子爽
爽,老子便不杀你!」鲨牙解开衣裤,露出又粗又大的皙白妖根,炎灵珊的眼眸
出现一丝慌乱。
「放肆!」
一个威严的女声破空而来,声音荡起的压波力让鲨牙后退数步。
炎灵珊颔首道了一声,「龙尊!」
「嗯!」
鲨牙听到炎灵珊叫她龙尊,心中一惊,龙尊可是与妖尊大人平起平坐的存在,
鲨牙连忙抬起头,瞳孔顿时一缩。
这哪是那个凶威远扬的龙尊,完全是龙族泄欲生殖的天命神女,鲨牙此刻松
了一口气,他的背后,亦有一名龙子,龙女他反而不怕。
龙尊是以神女的形象出现在半空,身上穿着一件黑金色的开衩裙,半露美乳,
玉白的肌肤蕴含力量美,威严的眼神如女帝般,俯视众妖。
「本尊的人也敢动?」
龙尊散发天命境九重巅峰的威压,像是要将鲨牙压成肉泥,而鲨牙立于龙威
中,却是泰然自若,有着龙太子的一缕龙气,鲨牙根本不惧。
「原来是龙女,怎的,想要含老子鸡巴,老子动了又怎样?」鲨牙手握成爪,
抓住炎灵珊的脖颈提起,仿佛下一刻就要让她香消玉陨,魂归渊海。
龙清璇微眯眼眸,气势攀高,身影一闪间,出现在鲨牙身后,正欲一手贯穿
他身躯,抓碎心脏,却忽然感知到王兄的气息,力量绵软了下去。
这一缕龙气,也不普通,是龙太子专门为贞洁烈女所准备,只要接触一丝,
便不管修为几何,也会暂时封住灵脉,掩盖天命,龙清璇此刻天命境九重巅峰的
力量正快速消失,她感到一种空虚,心开始慌了。
……
苏珏回到龙宫,已是半夜三更,幽蓝的光芒映照整个龙宫,他不敢进入,但
还是进入了,在殿中,他找了许久也没有发现妻子的踪迹,连龙尊,甚至连侍奉
女妖都不见踪影。
「天下太大,以后便一步不离开妻子身边,太TM会跑了!」苏珏抱怨道,又
在龙宫各处找了起来。
忽然,一个爽朗的笑声从一处殿中传来,那是龙尊的寝宫。
「原来龙尊是女子啊!哈哈!真会含鸡巴!」鲨牙坐在龙尊的玉床上,一手
搂着白雪姝的细腰,抚着玉乳,一手抚在龙清璇的后脑,把腥臭的妖根塞入龙清
璇涂了金色唇彩的檀口,享受着她口穴的美妙。
苏珏躲在装饰的珊瑚后,看着那妖王享受两女侍奉,心中那叫个难受,自己
妻子怎的也被抓住了,怎的哪都不安全!
「唔!」
龙清璇哪受过这样的侮辱,神体皆遭龙气封索,她越加对王兄们生出诸多厌
恶,想要吐出鲨牙妖根,却是怎么也做不到。
「混……蛋……!」龙清璇银牙用力一咬,想要将他妖根齐根咬断,鲨牙感
到她口齿异动,将龙气灌注在妖根上,龙清璇顿时口齿生不出一丝力量,传来一
股奇特的香味让她神体开始发情,属于龙族天命神女的属性逐渐显现出来。
白雪姝撩拨柔荑,雪白丰满的娇躯贴在鲨牙肥硕的躯体上,挑起他情欲。
鲨牙知晓白雪姝也是位天命妖王,身为法相境九重巅峰的他手中无任何把柄,
不敢对她怎样,只认为她看上了自己手中的龙气。
「哼!性子倒是烈,还想咬断老子鸡巴?没有这一缕龙气,龙尊现在还是万
妖敬仰的龙尊吧!哼哼哼!」
鲨牙右手抓住龙清璇千缕发丝,带动她螓首来为妖根做出抽插她金色娇唇的
动作,龙清璇闭上眼眸,只能任他这般侮辱自己,而看到这一幕的苏珏,也不敢
跳出去,自己的爱妻似乎想偷那一缕龙气。
「谁在那里!」
一道水剑从鲨牙手指尖激发而出,击碎了苏珏身前的珊瑚!
「夫君!」
白雪姝叫了一声,却发现苏珏被鲨牙快速下了禁制。
「雪蛛妖王,你叫他什么?夫君?」鲨牙玩味的笑道,勾起白雪姝的下巴。
「该不会是你的天命吧!呵哈哈!呵哈哈!」
白雪姝娇媚笑道,「才不是,他啊,就是长得俊俏,是人家的精奴!~~」
鲨牙心中一乐,笑道,「我也想当您的精奴!」
白雪姝略略挣脱他的手,妩媚的在他耳旁细语,「讨厌了!~~」
随后白雪姝妖女般的抓住鲨牙双肩,推开龙清璇,骑坐在他大腿上,一副要
吸他精气的模样。
鲨牙心中很清楚,龙气对她毫无作用,鲨牙对高阶妖女警惕心极重,深知肉
棒进入妖女的蜜穴,在蜜肉的碾压下,不到一刻钟,就会把精元榨取出来,鲨牙
也不敢毫无准备的侵犯她。
而感到蜜穴在轻轻夹磨自己肉棒的鲨牙,眼中出现一瞬的惊慌。
在白雪姝妖异的眼瞳中,鲨牙整个身躯被蛛网束缚,如同被鱼网捕获的大鱼。
白雪姝媚笑着,一旁的龙清璇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苏珏上前看了看她,发
现只是有点失神,便把目光放到自己妻子上。
白雪姝正用她那粉嫩的蜜穴压在妖王的肉棒上,一边媚笑,一边做着扭腰骑
乘的动作。
她这是一点都没有做为人妇的贞洁之心吗?做出这么淫贱的动作!
苏珏看到她把胸前一对雪皑皑的玉乳贴在鲨牙的胸膛上,还主动地骑乘摩擦,
苏珏就感到气有点上不来。
那纤腰扭动的美感看上去极为淫荡,无法想象作为妖女的腰肢倒底有多么柔
软。
那要是,如果是蛇妖的话!
苏珏摇了摇头,感觉自己以后绝对会遇到,不禁感到下体一硬,似乎有什么
东西在舔自己。
他低下头,发现惊骇一幕!
刚刚还是绝美女子的龙清璇龙尊,此时变成了人身龙尾的妖女,那绝色的螓
首金囗,正不断吞吐自己的肉棒,朝她眼瞳看去,迷蒙着一层雾色。
传说,渊海龙王是蜃龙王,吞云吐雾,制造蜃楼海市,凡是进入海市中的人,
都将成为海民,沦为龙女孕育龙嗣的营养。
苏珏看到那如蜃景的雾色,突然想到一篇古籍上记载的龙族秘事。他又想到,
先前龙尊与自己交合,过了数天之久,精虫怕是早与阴虫结合,她的肚中怕是已
有自己骨肉,此时她意识混沌,只凭原始欲望驱使,自己这是要以身饲虎,如螳
螂那般了!
白雪姝似乎没有发现龙清璇的变化,正无比娇媚的笑着,一双玉白色的双腿
反剪着坐在鲨牙的大腿上,不断扭腰摆臀,将蜜穴唇口贴在鲨牙的妖根上轻磨软
磨。
鲨牙感到精意一阵上涌,冷哼一声,也不管妖女蜜穴有多恐怖,他双手架起
白雪姝的双腿,将妖根对准那吐露蜜浆的细缝,用力挺入,随着妖根分开粘合在
一起的穴肉,温热舒爽的感觉逐渐包裹整根肉棒,鲨牙咬着牙,抓住白雪姝的纤
腰,主动的让那美腰摆起,却时刻感觉精关摇摇欲坠,甚至连那一缕龙气将要从
下面吸走的感觉也传了过来。
「不好,雪蛛妖王性技胜我许多,龙气会被她强吸过去,我怎么这么心急」
鲨牙额冒细汗,深蓝色的光芒从他七窍流出,传入白雪姝的七窍,白雪蛛妖媚
地笑着。女子最强的手段其实就是交合,蜜肉吸吮着鲨牙的龟尖,他感到似乎顶
入到她的花心,被一张小口包裹。
鲨牙还想再坚持一会,精气的流失对肉体浑厚的元气只不过是汪洋中的一滴
水,他在意的,是肉棒拔不出来了,被穴内小口紧紧吸住。
「雪蛛妖王,他做为您精奴是他的福份,我就不与他抢了,快下来吧!」鲨
牙觉得龙女的龙穴都没这么恐怖,不把真阳精元吸出来绝不松口,就像被老虎咬
住的猎物一样。
白雪姝扭腰摆臀,娇媚道,「怎么?那个凡人都比不过啊!亏你是个法相境
九重巅峰的妖王,龙尊都被你玩得失神,在老娘的穴里就怕了?」
鲨牙感到吸力加大数分,精意也在逐渐占据脑海所有思想,肉棒都似乎变大
了一圈,鲨牙害怕了。
他怕自己射出精元就无法关闭。
他怕自己被她榨干数千年修行的肉体。
他怕自己死后连神魂也逃不脱她的蜜穴。
鲨牙怕了。
他看到龙尊化龙,用覆盖鳞甲的龙躯缠住那少年的身体,张着一口金色娇唇,
把他一团又一团的白浊从身体内挤出,然后像哺乳舔食一样吞吃那一团团白浊,
眼见少年身体逐渐变黄枯萎,心更加害怕的用力跳动了起来。
白雪姝没打算放过鲨牙,一个法相境九重巅峰的肉体可是难得,还是妖族这
类精修肉体的妖王。
只见白雪姝小腹一凹再一凸,产生的吸力让鲨牙眼球凸出,他感到驻守的精
关不堪一击,强力的榨吸像是要抽魂夺魄,肉棒急迫的抽搐,将真阳精元一股脑
的射入她花心内,她那少妇般的媚笑不知何时变得色气无比,仿佛专门为了引诱
男子而笑一般。
「咯咯!~~有着鲨牙妖王的祝福!~~宝宝就能快速发育了!~~」白雪
姝轻轻的说道,还在扭腰摆臀,为他送去快乐,鲨牙张着口,精气液化成滴的传
入她口中,真是应了先前的那句话,变成了精奴,鲨牙的肉体真元成了白雪姝传
入胎儿的养分,她亦怀上了苏珏的骨肉。
等到鲨牙法力渐失,肉体消融,白雪姝才将目光放向苏珏身上。
此时!……
「夫君!」
肉体已是干瘪成皮,死得不能再死,白雪姝很后悔,自己的妖性竟把五感屏
蔽了,夫君如今只剩神魂,又当如何?
白雪姝迷芒了,也渐渐失神。
苏珏神魂飘浮在空间中,他感受到了道的存在。
无比的亲切。
如流水。
如轻风。
如细雨。
当苏珏想要回到自己身体时,却发现道在阻挡自己。
他非常愤怒!
他愤怒自己妻子在自己面前扭腰摆臀的坐在他人下体上,还是一副主动心肝
情愿的表情,要是被人奸辱,心里倒不会那般难受,关建在于她主动扭腰的骚态,
太TM的下贱了,坐在妖王的下体上,还一副不满足的样子。
苏珏想要活过来,想要一具神体,他不想自己还是她的天命,被她掌控一切。
苏珏想要逆天改命,让妻子不在这么随意的主动与他人交合。
他想要白雪姝一心一意的爱自己,放弃妖族的身份,或是放弃妖魔道的修为,
像神女那般高冷清美,与世无争,无物不求。
「我要活!」
……
渊海以南,妖域以北,一个面朝渊海的断峰下,一名少女正赤足拾着粘合在
礁石上的红海鞘。
她的眸中,倒映着乳白弯月,一个仰躺在礁石上的身影打开她的心扉。
「婵月!」
「你在哪!」
「是哥哥的错!」
「哥哥带你去渊海深处!」
「找鲛人!」
「婵月!」
「快回来!」
「住个十天半个月都行!」
「哥哥不能没有你啊!」
「婵月!」
海上升明月,下一句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射下来的月华却将渊海千米
深处的龙宫映射显现出来。
而苏珏,在月华中重获新生,被少女背负着,上到断峰,与她哥哥相见……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