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赤发魔神】(11外传)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十一章外传
「哈格斯大人,属下这就告退。」
「去吧。务必搞清楚宫里的情况。」
「是!」
哈格斯目送着随从的离开,终于长舒一口气瘫坐到了椅子上。
「老夫也是时候隐退了啊,只是在赛场坐了一会儿就这么累……」
哈格斯一边解开领口放松、一边感叹着岁月不饶人。
(那个艾格妮丝,居然还能游刃有余的处理武斗祭的事情。老夫的策略看来
是失败了。这样的话,还有办法能让她屈服吗?)
哈格斯茫然的环视着自己的书房,陈设华贵的硕大一个房间却只能让他感到
更加的沮丧。
这时、窗台上的一个亮闪闪东西进入了他的视线——
「那是、什么东西?」
哈格斯用手挡住反射过来的阳光、定睛一看,好像是个不大的水晶球装置。
(谁把这东西扔到老夫的房间里了?)
哈格斯好奇的走过去拿起了它,仔细的查看起来。
「小型的录像水晶球?这些仆人们居然把这种东西带到这里来,看来需要好
好的惩罚啊……」
哈格斯拿着水晶又坐回了座位上,正要呼唤管家的时候,一个念头闪过他的
脑海——
(正好转换一下老夫的心情,来看看这里面录了些什么好了……)
这么想着的哈格斯将它放在桌上、紧接着启动了装置,小小的水晶球里开始
显现出画面来——
画面的正中央,一位衣着华丽的老者正在一众随从的陪同下面朝镜头谈笑风
生。而这个老者、哈格斯可以说是最熟悉不过了,因为那正是他自己。
(这是老夫?看这个建筑的内饰、是竞技场里……)
哈格斯再仔细看了看录像中自己的衣着,更是大惊失色的叫出声来:「这是
……今天上午!?谁、谁干的……」
正如他所发现的,画面中的情景正是哈格斯上午去王立竞技场视察时的场景
——
正对着镜头的哈格斯正与背朝画面的艾格妮丝交谈着。艾格妮丝戴着头盔、
身着神甲,背后披着威武的披风。旁边露出一个人的肩膀,从华丽的异域服饰以
及哈格斯的记忆来判断,那正是阿德玛哈尔帝国的三皇子,因为他当时就站在艾
格妮丝的身旁。
哈格斯看着这个画面,很是疑惑与震惊。因为他当时并没有看到站在自己对
面的艾格妮丝身后有人持有录像水晶,但这个画面却明摆着就是从那个角度拍摄
的。而且录像中拍摄的就是当时的真实情况,与哈格斯的记忆完全一致。
(这到底是什么人拍摄的?明显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让老夫看到的、那么他
是怎么进来的?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哈格斯顿时感觉很不安全,正准备呼叫卫兵、然而下一刻的画面深深的吸引
住了他的注意力——
一只穿着黄色衣袖的男人的手臂伸到了艾格妮丝的披风边缘、抓住披风向着
镜头的方向一甩,艾格妮丝披风下的身体后面就完全暴露在镜头前了。
而且被甩开的披风并没有自然归位、而是被镜头右边的一只白嫩的小手扯住
、就那么固定在了画面的右边缘。
哈格斯看着水晶球里的画面,越发的疑惑起来——
(当时发生过这样的一幕吗?老夫怎么不记得了?)
然而水晶中的录像可不会容他想太多,仍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左边的那只男人的手炫耀似的对着镜头活动着手指,每根手指上都戴着不同
式样的华贵的宝石指环。这时哈格斯终于认出了这只手的主人,正是那个帝国的
三皇子。
随后,三皇子的手哈格斯的注视下直接摸上了艾格妮丝两块巨大的腰甲之间
、那没有盔甲覆盖的、穿着白色训练裤的臀部之上——
「!!」
一瞬间、已经年过六十的哈格斯牙关咬得吱吱作响,他的眼珠子瞪的贼大、
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是什么情况!?老夫当时就在场、怎么不记得见过这个场景?)
(这是伪造的录像吗?那个混蛋皇子没这个胆子!艾格妮丝不可能允许这种
情况的发生!!老夫自己也不可能坐视这种行为的发生啊!!!)
然而,画面中的三皇子的手可不曾理会作为观众的哈格斯的震惊、开始了进
一步的动作。
皇子的手熟练的在艾格妮丝的屁股上来回的抚摸着,似乎要把艾格妮丝那完
美的臀部曲线展示给观众似的、一寸一寸的在整个臀部上缓缓移动着。
不一会、艾格妮丝那隐藏在宽大的训练裤下的极品屁股的轮廓已经完整且清
晰的呈现了出来——
(噢……这是多么极品的曲线!多么淫乱的屁股……不对!!!)
哈格斯到底是对艾格妮丝垂涎已久,居然对着水晶球的画面不由得赞美起来
了。结果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好像该在意的不是那个翘臀有多美——
(这个情形是不可能发生的!就算那个笨蛋皇子敢做、艾格妮丝也会立马把
他打飞的……可是,我现在看到的又是什么?幻术吗?)
哈格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然而,当他再次看向水晶中的
画面时,新一轮的冲击又来了——
三皇子那猥琐的脸进入了视线中,他的脸凑到艾格妮丝的身边、用另一只手
抬起了盔甲覆盖着的艾格妮丝的左臂,然后他用自己的嘴吻上了艾格妮丝那没有
盔甲和衣物覆盖的腋下——
刹那间、三皇子的眼睛得意的看向镜头,抽动鼻翼闻了闻艾格妮丝腋下的味
道,随后伸出了肮脏的舌头、开始舔舐那光洁白皙的腋下皮肤……
安静的书房里突然迸发出一阵木质碎裂的声响,哈格斯身下的椅子的扶手被
他捏出了裂痕。
「这是假的!假的!!他怎么敢……艾格妮丝她为什么没反应!老
夫为什么还在那陪笑脸!!周围的混蛋们你们是眼瞎了吗!!!」
哈格斯无法忍耐的咆哮起来,要不是房间隔音好、门外的侍卫怕是已经冲进
来了。
一阵急促的喘息之后,哈格斯渐渐的平静下。他依然恋恋不舍的看着画面中
艾格妮丝那美丽到无与伦比的腋窝被三皇子的舌头一点点的舔弄着、直到被恶心
的口水完全污染,变得一闪一闪的……
(这一定是我的仇家干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上午才出现的场
面就被做成了幻象……还有这画面、为何看起来如此的真实?)
(艾格妮丝的腋下,真的太美了,如果是真的就好了……不对!!)
哈格斯闭上眼睛、用力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一下子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振作起
来了。
「呼、老夫定要查出是谁干的,让他生不如死……竟然敢这样戏弄
老夫,弄这种骗人的小把戏……」
哈格斯恶狠狠的放出狠话,打起精神睁开了眼睛。然而他禁不住诱惑、又看
向水晶里时画面——
三皇子仍在贪婪的舔着艾格妮丝的腋下,而出现了变化的、是一直纹丝不动
站着的艾格妮丝。
只见艾格妮丝臀部那原本是白色的布料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大片的灰色区域。
而这个区域正好呈现两个圆圈状,三皇子的手正在上面揉捏着——
(什么!!这是、裤子被浸湿了!?那个让人生畏的艾格妮丝的臀部!?竟
然出了那么多的汗吗!?)
哈格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做出来的幻象、把艾格妮丝的形象弄成
这样,对于从小看着艾格妮丝长大的哈格斯来说也太过刺激了。
正因为了解艾格妮丝的一切,所以看到这样的艾格妮丝才会让他感到震撼不
已。
还没等哈格斯从震撼中恢复,画面突然的中断、紧接着切换到了一个全新的
场景之中。
「!?」
「这是……武斗祭的开幕式。这是主席台……!?」
哈格斯在画面中看到了一步步走向主席台最高点的艾格妮丝,她站在魔法扩
音装置前开始致开幕词。
哈格斯终于可以一边欣赏一身神甲的艾格妮丝的英姿,一边考虑刚才的那个
幻象场景了。
渐渐的,哈格斯一想到录像中的自己就像傻子一样在别人的香艳场面前谈笑
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感觉从心底传来,虽然痛苦、却又让他不由得兴奋起来。
然而马上他就不会这样轻松了,因为背对着镜头的艾格妮丝的身旁突然又出
现了那个讨厌的三皇子。
就如同鬼魅般突然显现的三皇子一脸得意的看向镜头,随后蹲下了身子、抱
住了艾格妮丝的大腿。随后他伸出舌头、居然开始舔艾格妮丝巨大金属腰甲上的
那颗蓝宝石——
(什么!!他怎么敢!!艾格妮丝被侮辱至此为何还没反应!!!)
哈格斯再次激动起来,尽管他明白这依然是幻象。因为这会儿的艾格妮丝正
被整个竞技场内的所有观众注视着,却没有一个人发现有异常迹象的样子。
「混蛋东西、究竟要对老夫、对这个国家侮辱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不论
你是谁、绝饶不了你……」
哈格斯看得咬牙切齿,捏爆座椅扶手的手掌已经渗出了血液。
而画面中三皇子的舌头与艾格妮丝的腰甲之间已经拉起了淫秽的丝线……
过了一会儿、水晶中的画面在哈格斯的目瞪口呆之中再次转换了场景——
竞技场的走廊之中、依然一身戎装的艾格妮丝带几名随从走到了女厕所的门
口,所有的随从和镜头都停了下来。
艾格妮丝转身似乎是说了句什么,随后她拉开了厕所的门、走了进去——
(艾格妮丝这是去上厕所吗?想起来了,是看到她从主席台的包间里走出去
过一次。过了快一个小时才回去。应该是那会儿吧……)
(不得不说女人上厕所还真是慢,况且艾格妮丝还得穿脱那一身盔甲……)
哈格斯一脸得意的赞同着自己的观点,然而——
「!!!」
让哈格斯胃疼的一幕出现了。就在艾格妮丝走进厕所的瞬间、不知从哪冒出
来的三皇子紧紧的尾随着艾格妮丝进入了女厕所。而艾格妮丝就像是没发现一样
、任由三皇子尾随着;那些随从也都像是没看见一样,只是呆立在原地。
最令哈格斯崩溃的是,那个贱贱的三皇子还回头对着镜头笑了一下、满脸的
嘲讽。
(混蛋!!等等……该不会是这个三皇子干的吧?不对呀,老夫与
他又没有过过节,没理由啊……)
哈格斯是百思不得其解,而水晶里的画面在这时消失了。
「呼……这就结束了?哼哼、想用这个就打垮老夫,简直是笑话!」
「……也有可能是艾格妮丝搞的把戏。不对……现在看来
、怎么想都是她的嫌疑最大。是想用这种虚构的东西来报复老夫吗?」
「艾格妮丝……魔导师卡蓬……伪造的影像……」
「哼哼哼,果然还是想报复老夫啊、艾格妮丝。晚上的宴会,你就敬请期待
吧……」
哈格斯冷笑着将水晶装置扔到了一边,紧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叫来了心腹
吩咐彻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人送来的这个东西。
随后他使用了桌上的通讯水晶球、联系上了某个人物……
*** *** *** ***
王国炼金研究院内,洛多斯博士正急匆匆的返回自己的研究室。
(该死,组织的人怎么就突然找上门来了……昨天皮尔斯和普莉玛
没出现的原因恐怕就是……)
洛多斯老远就看见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站着两个没见过的人,等他接近后伸手
拦住了他。
随后,其中一人拿出一个徽章似的东西。洛多斯直接撸起了袖子、用手臂正
对着徽章——
随着徽章发出一阵魔力的波动,洛多斯手臂上的蛇形刺青发出耀眼的红光。
比较特殊的是、洛多斯的纹身图案不是普通的蛇形、而是长着一对翅膀的蛇形怪
物。
「请进。」
看到发出红光的刺青、另一人恭恭敬敬的打开了门,洛多斯直接走了进去。
「终于来了啊,洛多斯博士。你的办公室也太乱了吧?」
凌乱的房间中央,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坐在办公桌上,而普莉玛和皮尔斯则
在角落里站着。
「没想到来的是你啊……上边又有任务要交给我了?」
洛多斯似乎很不满的盯着那个男人。
「怎么、派我过来似乎让你很不满意啊?」
「没有没有……」
「无所谓啦,直接传达上头的指示——你想办法让我直接参加实验。」
男人的话让洛多斯一下子犯难了——
「让你去参加实验?那该怎么做到掩人耳目呢?你……总不能装成
研究员吧?」
洛多斯斜眼瞅着这个身材高大、留着刺猬头且满脸穿着环的男人。就他这个
样子是真没法混在研究员里的。
「那可不是我的事。上边只说了让你把我带进去,别的你不用管。」
洛多斯思考了一下,说道:「好吧,我来想办法。不过、我需要时间,等我
几天——」
男人直接挥手打断了洛多斯:「没那个时间。最晚明天我就要参加实验,办
法你来想。」
「明、明天?那万一明天样本不来怎么办?」
「她不来的话,那我就去找她好了。你说是不是就这么简单呐、洛多斯博士
?」
男人用狂妄的语气刺激着洛多斯,让他心生厌烦。
(这个蠢货。组织怎么就把他派来了……真是麻烦……)
「好吧,我想办法。那你今天就呆在这里好了。」
「嗯、行吧。」
洛多斯扭头就想走,身后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洛多斯博士,你的实验对于我们《噬王之蛇》有多重要、不用我强调吧?」
洛多斯头也不回的淡淡说道:「当然。我也会为了组织尽力而为的。」
「一定要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不得有误。普莉玛、你随博士一起去吧。皮
尔斯留下。」
墙角的二人齐声应道:「是!」
随后,洛多斯带着普莉玛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只剩下了皮尔斯和男人呆在
一起。
少许的沉默过后,男人开口了:「皮尔斯啊,委屈你了。让你监视洛多斯,
却把自己的部下全给葬送了。」
「大人,那都是普莉玛那个女人干的……」
「得了吧,你和你那群手下都是见了女人迈不开腿的东西。他们是怎么死的
你比我清楚吧?」
皮尔斯这下可不敢再说话了,生怕这位上司直接一不高兴杀了自己。
「洛多斯都给你们用了抑制药剂的情况下、还能惹恼普莉玛从而被她杀掉,
你们的欲望真是深不可测……」
男人跳下桌子,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琐碎的脚步声让皮尔斯的心一直悬在那
里、惴惴不安。
「皮尔斯啊,这么多年了、连普莉玛都爬到你头上了。你就不能反省一下自
己的问题吗?」
「……实在抱歉!辜负了大人的期望!」皮尔斯低着个头、直挺挺
的站着不敢乱动。
「行了、拿出行动来就好。普莉玛不是我的人,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记
得做干净点。还有、实验成果一到手,我会处理掉洛多斯。你把你的部下都集中
到王都里,等待我的命令、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大人!」
男人显然不想再多说什么,摆手示意皮尔斯可以走了。
待到皮尔斯走出房间,男人脱下了上衣扔到桌上,露出了肩上的刺青——一
条四翼蛇怪。
「」
*** *** *** ***
艾格妮丝一个人走在无人的小巷子里。她依旧穿着那身白黑上下衣的搭配,
为了调查二王子与冒险者的事情、而在城市的暗处四处奔走着。
艾格妮丝此时已经盯上了几个行踪可疑的冒险者。由于怕暴露自己,艾格妮
丝只能保持距离跟踪。后来又发现在小巷子里这样跟着也没意义,毕竟这几个男
人看起来是来找白天营业的站街女的。于是——
(绕到他们前面,装作站街女的样子挑逗一下应该会方便不少……

艾格妮丝打定了主意就很快绕到了几人的必经之路上等着。艾格妮丝倚靠在
墙上、掏出了一副眼镜,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戴在了脸上。
(之前三皇子说过、我的眼神有点过于凌厉了,会让人望而生畏·····
·要是在挑逗男人的时候让对方起疑心或者是害怕的话,是很容易失败的。)
(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戴着眼镜的样子是不是很违和……这个眼镜是
戈尔德提供的,说是能起到一定的掩饰作用,希望能管用吧……)
艾格妮丝抬头望向阴沉的天空,感到难得的放松。毕竟整个上午都在无聊的
座位上观赛,当然还有承受着三皇子的骚扰。
(再加上还丢脸的在他的面前尿了出来……)
艾格妮丝想到这里、感觉自己的股间竟然又不争气的有点湿润了。她不禁把
手伸到了自己的短裙下面摸了一下已经温润的内裤,随后把手放在眼前——
「真可悲,只是想想就这么的不成体统……」
艾格妮丝正对着穿透云层的微弱阳光、盯着手指上那几点细微的水珠,心情
也是无比的复杂。
然而她此刻的体态在外人看起来却是妖娆无比。单腿站立靠在墙壁上、另一
条腿屈膝踩在墙壁上;她的胸部高傲的挺着、两个硕大的乳房无比显眼;一手在
额前遮挡着光线、另一只手放在眼前端详着;而她的表情在戴上眼睛之后显得无
比慵懒,在这个阴暗的角落里、现在的艾格妮丝看起来确实像是出卖肉体的站街
女。
……
「呦呵……好俊的妞啊!怎么、要和我们玩玩吗?」
「就是就是!我们可是很棒的噢!」
艾格妮丝等了许久的猎物终于找上门来了,也打断了她的思绪。
艾格妮丝侧目看了一眼,一二三四……六个人、一个不少的全靠过来了。
「你们、对我有兴趣,是这样吗?」艾格妮丝一动不动的问道。
「嗯、嗯!很明白吗!」
「仔细一看,还真是个眼镜大美人呢!呜呼~太幸运了!」
艾格妮丝看着这群人不由得叹了口气,悠悠的开口说道——
「先说在前面,我、可是很贵的哦。」
为首的男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放心吧,我们有的是钱!」
其他的男人也跟着附和起来——
「没错!马上我们就有花不完的钱了!」
「走走走!去找一家旅店!」
艾格妮丝直起身子、慢慢的走到了六人中间,伸手扶了一下并不适应的眼睛
框——
「旅店?太麻烦了……」
「嗯?你说什么?」为首的男人一脸错愕,没明白眼前的这个红发眼镜美女
的意思。
艾格妮丝走到这个一身横肉的壮汉面前,伸出一只手指、轻轻的点了一下那
裸露在外的发达胸肌,轻启朱唇说道——
「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想就在这里做。」
一瞬间、这几个大男人一下子爆发出一阵轻佻的口哨声。
「喂喂喂、这么野的妞真是太棒了!」
「真的看不出啊,这么会玩的漂亮姐姐……」
艾格妮丝听着这些男人的话有些烦躁了,只见她单手叉腰、另一只手轻轻拉
开自己的衣领,再次用挑逗的语气开口道——
「我、可是很着急的,你们到底做还是不做?」
「做、做啊!」
「真是个骚货、一起上!」
「轮了她!!」
男人们仿佛被激怒般一拥而上、将艾格妮丝推至墙边,七手八脚的开始撕扯
她的衣服。
艾格妮丝看着野兽般的男人们围在自己身旁,你争我抢的开始扒自己身上的
衣服,心里有些意外的感觉——
(这样子即将被一群男人强制性交、应该被叫做「轮奸」是吧……
可我是主动找上他们的,似乎又不算是强奸……)
男人们流着口水,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尤其看到艾格妮丝衣服下那白嫩丝
滑的肌肤,更令他们胯下的东西膨胀至极点。毕竟这样极品的美女他们可能一辈
子都不可能有机会上到。
然而、对艾格妮丝和男人们来说都是好事的场面只持续了几秒钟就被意料之
外的情况打断了——
「喂!那边的!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严正的喝斥声传来,把男人们的动作一下阻止了。转头一看、一队全副
武装的警卫士兵出现在了小巷的一边——
「不好、是警卫!」
「快、快跑!」
男人们瞬间放开了艾格妮丝,略带慌乱却身手敏捷的一齐往小巷的另一头逃
去。
「站住!!」
「追!一个都不要放走!」
士兵们也紧追着男人们向巷子深处跑去。
艾格妮丝这下傻眼了,自己不惜出卖色相和肉体准备的计划就这么被一队莽
撞的士兵给搅黄了。
「啧……怎么这么不巧,马上就能套出他们的情报了……」
没法继续追踪的艾格妮丝叹了口气,只得悻悻的将衣服整理好、准备离开这
个地方了。
(这边没有进展的话,目前在会场那边的另一个我可就白受罪了。真伤脑筋
啊……)
「不好意思、小姐……可以跟我回去做个笔录吗?」
突然的男声再次打断了艾格妮丝的心绪,士兵中的一人留了下来、看来是准
备让艾格妮丝这个疑似的「受害者」跟他回去做笔录。
「……」
艾格妮丝又开始头疼了。她看着眼前这位佩戴着精英队长袖章的警卫兵,心
里犯了难——
(这个时候要是跟他去驻屯所的话,又要浪费过多的时间……可若
是不去又会惹上麻烦,真难办……)
思量再三、艾格妮丝还是决定采取最稳妥的行动,她轻轻的点点头、跟着这
名队长向着附近的驻屯所走去。
……
艾格妮丝刚一踏进附近的二十六号驻屯所内,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个冒冒失失、不务正业的年轻士兵拉法。
显然拉法也没料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艾格妮丝,他正要张嘴说些什么,却看
见艾格妮丝把食指放到嘴边、示意他不要说话。
「小子、你给这名女士做一下笔录,详细的你问她就行。」
「是、队长!」
拉法一脸奇怪表情的看着艾格妮丝,而艾格妮丝也通过他的欲念得知、拉法
现在对她戴着眼镜的新形象很感兴趣。
(这个家伙,兴奋的连欲望之声都变得颤抖不已……是不是我太纵
容他了?)
艾格妮丝坐到了立法对面的椅子上,开始装作接受询问的样子。拉法也是心
里有鬼、开始装模做样的工作起来。但他的目光始终紧紧的黏在艾格妮丝的脸上

一旁的队长从水壶里倒了两杯水放到了二人面前,说道:「好好工作!这次
再犯错误、我绝饶不了你!」
艾格妮丝这时看到了队长的左手腕上有着精致的蛇形纹身图案——
(刺青……绘制的挺精细的、一定花了不少心思吧。)
只是一个纹身而已,艾格妮丝也就没有想太多。
「是!绝对不会了!」拉法赶紧向队长保证道。
「很好、我继续巡逻去了。」
队长说完就离开了房间,驻屯所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咕……·」
拉法禁不住咽下了一口唾沫,艾格妮丝将军就在他眼前、屋内又只剩下了他
们二人。拉法只要想想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喉咙就变得无比干燥。
艾格妮丝就那么靠在椅子上,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目光游移的年
轻人。
终于、实在忍不住了的拉法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饮而尽,随后大口的喘着气。
「好了,详细的我也不跟你说了。你应该明白怎么记录吧?」
艾格妮丝终于开口了,反正拉法也应该知道艾格妮丝被带进来的原因、所以
艾格妮丝也就决定让他随便应付一下就好了。
(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虽然想知道他为什么又跑到这么远的驻屯所工作
……)
「将、将军阁下,又是那个实验是吧?」
「嗯、没错。被你们警卫队干扰了。」
「这、这样啊……属下明白!随便记录一下就好了,绝不会妨碍到
阁下的实验……·」
艾格妮丝点了点头:「很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等一下、将军阁下!」拉法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叫住了正要转身的艾
格妮丝。
「怎么?」
「那、那个……阁下,能不能帮我……现在正好没有人……呼、哈……」
(要是将军能帮我弄出来的话,就谢天谢地了!好难受……)
艾格妮丝「听」着拉法的欲念、看着他那高耸着的股间,正要回绝之时,突
然发现拉法的样子突然变得不对劲起来——
「呼……哈、哈……」
满头大汗、面色潮红、剧烈喘息着的拉法与几十秒之前完全不是一个状态,
看起来非常的痛苦。
(要、要忍不住了……全身像火烧一样的热……要死了……)
拉法的身体甚至开始颤抖起来,艰难的扶着桌子站在那里。
艾格妮丝有点被震撼到了。
(他对我的欲望、强到这个地步了吗?这样放着不管的话,真怕他会突然猝
死过去啊……)
艾格妮丝叹了口气:「真是没办法……」
说完她走到拉法身边蹲了下来,伸手解开了拉法的裤子、释放出了那根挺立
的肉棒——
「将军……我……」
「好了、放松身体,我帮你弄出来。快一点结束就好。」
艾格妮丝刚用手握住拉法的肉棒、还没有开始动作,一股温热的精液就直接
射到了她的脸上。
「……」
艾格妮丝冷不防的被这突然的射精糊了满满一脸,两个镜片上更是完全被浓
稠的精液覆盖。
「好大的量……怎么样、好些了吗?」
艾格妮丝抬眼望向拉法,发现他的表情有些奇怪——明明已经射出了这么多
、却依然显得十分难受的样子。
「哈……好、好多了……实在、抱歉……」
虽然拉法是这么说,但是艾格妮丝感到自己手中的那根肉棒可没有一点变软
的倾向。
(面色也有点发白,他这个状态不像是简单的发情……到底发生了
什么情况?)
艾格妮丝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突然察觉到窗外有人在暗中观察着自己和
拉法——
(隐藏的真好、这么长时间才被我发现。是刚才的那个队长……)
艾格妮丝的目光已经悄悄的移到边上、注意着窗户附近那个人影的一举一动。
当然艾格妮丝也没有耽误自己手上的动作,她熟练的将拉法的包皮褪下、将
自己的嘴唇凑到龟头上,伸出舌头贪婪的将残留的精液卷入了口腔之中。
「阁下……啊啊、阁下啊……」
快要晕厥的拉法再一次发出了类似女人的尖叫声,使得艾格妮丝一下子含住
了他的龟头、开始用舌头搅拌龟头的肉冠。
「嗯……嗯唔……」
艾格妮丝一边注意着窗外的动静、一边游刃有余的给拉法做着口交,她的口
水已经将拉法的肉棒完全包裹。
「嗯……别发出这样娘娘腔的声音,你好歹也是艾尔格洛亚的士兵。」
满脸精液的艾格妮丝吐出肉棒、舌尖挂着淫丝、毫无说服力的教训着拉法。
「非、非常抱歉……只是、阁下的口交实在太舒服了……」
脸色惨白的拉法说的是实话。
「嗯……啾……时间不多、赶紧完事吧。」
睫毛上的精液滴落到了镜片上、艾格妮丝的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紧接着、
艾格妮丝将不算很大的肉棒直接吞入了口中——
「啾噜噜、啾噜噜……」
艾格妮丝的两腮时而鼓起、时而深陷。她用力的吮吸着拉法那颤抖着的阴茎。
(真好吃……阴茎的味道、越来越美味了……)
「啾噜噜……咕啾……啾啾……啾噜噜……」
无视已经气若游丝的拉法、艾格妮丝毫不留情的进行着真空吮吸。
「哦哦……我、已经……要不行了……射了、射在阁下的嘴里!!」
拉法一下子步履不稳、差点摔倒,而他的精液则在艾格妮丝的口腔里充分的
释放了出来……
「嗯唔……嗯……咕啾、咕啾……」
艾格妮丝看着拉法的表情、雪白的喉咙一阵猛地吞咽,所有的精液都被艾格
妮丝「吃」到了肚子里,就连残留在尿道里的也没能幸免……
「唔……怎么样?这次、满足了吗?」
「是、是的……」
拉法只是答完这一句,便一头栽倒了,幸亏被艾格妮丝扶住了、将他安置在
了椅子上——
(晕过去了……并不是因为性欲得到了满足、也不是因为脱力……)
艾格妮丝也顾不上擦一擦脸上和手上的精液,直接对着窗外厉声说道——
「你还要在外边看多久?」
窗外的人影明显愣了一下,随后乖乖的走进了房间。而他的真面目、正是刚
才那个警卫队长。
「不愧是艾格妮丝将军,想必早就发现我在偷窥吧?」
「给拉法下药的、是你吧?为什么?」艾格妮丝压根没准备回答他那个无聊
的问题,直接厉声质问道。
「厉害厉害!不过、我不是给他下的药,而是给你们两个——」
「我们?」
艾格妮丝有点疑惑了。
「将军一定以为你和拉法的关系没人知道吧?很遗憾、就连你和他上床的事
我也知道哦。」
队长一脸的得意之情,看得艾格妮丝很反感。
「嚯、这样吗?那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那自然是将军你的——」
队长从上至下打量着艾格妮丝身体,满脸精液的艾格妮丝让他血气上涌、呼
吸粗重了起来。
「原来如此。」
艾格妮丝摘下了污秽不堪的眼镜,紧紧的盯住了他的眼睛——
「和你玩玩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不喜欢被人威胁。」
「喂喂、这么凌冽的杀气啊……将军、在你动手杀我之前,可以先看看这
个吗?」
面对已经显露杀意的艾格妮丝,队长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一个录像水晶装置,
开启了它——
水晶球里的画面映入了艾格妮丝的眼帘,那是夜晚的房间。月光照耀下,床
铺上的一对男女在距离镜头非常近的地方一上一下的进行着交合。
男人骑在女人身上、不停的扭动着腰肢;一头长发的女人躺在他的身下,承
受着一下接一下的肉体撞击。
随着光线的突然变亮、艾格妮丝终于看清了女人的容貌——
那正是大汗淋漓、表情严肃,却明显在享受性爱的自己——艾格妮丝·弗雷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