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之轨迹——灰之公主的愉悦】

「快点解决吧。」
这种「行为」总是从他这句话开始,瞳孔总能感受到因倦怠和自我厌恶而暗
淡毫无感动地凝视着伫立在床边的我,即使眼前的是任何其他的女人他也会这样
毫不犹豫地去做吧因为这就是他的赎罪方式。
他和我的关系怎么变得这么扭曲了?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往昔的青年不论立场
和年龄都带着与年龄相称的笑容交谈的样子让自己感到心痛。
就这样,每月数次他和我在埃雷波尼亚帝国中心地的高级酒店房间里幽会。
在旁人看来是一对擦身而过的恋人在孕育着爱情吧。但是这是帝国军的上层
命令的职务至少对他来说……接受这项任务后我每天都要向军方报告极其私人的
身体资料对女性来说是极其屈辱的信息。
上司们会根据我报告的内容来安排和他的会面由他人来调整男女约会的日程
是很愚蠢的事情但这也是为了切实达成任务的「目的」有着明确的理由
他为了作为统领埃雷波尼亚帝国的宰相之子出生需要赎罪,我作为铁血之子为了
不辜负阁下的期待,很明显双方都没有拒绝的权利和理由。如果他真的只是尤弥尔
的贵族,如果我没有被称为冰之少女的话
在激荡的战斗中会作为普通的男女相遇坠入爱河吗?每当脑海中浮现出这种
虚无的疑问时我就会产生一种近乎自虐的心情。
在遵从上级命令的时候,我连想象假如的资格都没有————于是我们作为帝国
制造的恋人今晚也要将身体交合在一起。
隐藏在埃雷波尼亚帝国军制服下的他那强壮的上半身的皮肤显露了出来大概
是军队训练的成果吧,他的胸板比在托尔斯军官学校时更厚实了胳膊也更粗
只有刻在胸口火焰般的瘀青一如既往我张开双臂迎接他然后就像自己以
前那样微笑着。
「今晚也请疼爱我————老公。」
一瞬间他的表情扭曲了但为了掩饰这种扭曲「灰色骑士」————黎恩·施
瓦泽把我推倒在了床上。
「啊……嗯恩!」
黎恩先生的手掌温柔地揉捏着我两边的玉乳,在一间可以俯瞰帝都夜景的大床
上我们互相坦诚相待亲密地躺在床上将彼此的肉体紧密地贴在了一起
我仰面躺着而跨坐在我身上比我小7岁的青年却面无表情似乎在暗示自己
「这是任务」,而且就像被禁止说话一样默默地在我的身体上进行着「准备」
这种爱抚随着幽会的次数越来越娴熟没有一丝初次接触时的生硬。
「恩!……很舒服……黎恩!」
铁道宪兵队的同事从没听过的那种令人心荡神驰的声音从我口中发出,他的
指尖温柔地抚摸着微微变色的乳晕周围,乳房深处感到隐隐作痛的瘙痒感越来越
强烈。
即使是游戏作为一个「女人」被强壮的男人追求着身体的愉悦感觉就像甜蜜
的毒药一样,让我平时伪装的面具裂开被剥离地一干二净,隐藏在下面的只是一
个肤浅乞求男人怜悯的女人,完全不像是被称为冰之少女的铁道宪兵队的女队员
暴露出可以恣意妄为的姿态这样淫乱的样子多少能排遣他的罪恶感吧这样的想法
在自己心中盘旋着。
「嗯恩……哈啊恩…嗯……」
乳头在手指的爱抚下逐渐朝天挺立起来,我将右手放在胸前用自己的食指和
中指摩擦起拉起坚硬的乳头,就像独自自慰浑身燥热时那样右边的玉乳立刻能感
受到一种细腻的快乐一种难以言喻的恍惚,让我瞳孔彷徨着呼吸也随之变得急促
了起来因为持续高涨的情欲而浓稠荡然发红的眼睛左手伸向了心爱之人黎恩。
「拜托了,……请亲吻我。」
我将小手放在他的脸颊上温柔地抚摸着仿佛妄想融化那冻结般的表情,如果
能找回从那天起失去的笑容就好了……这种淡淡的期待驱使着我的手臂抬起他的
下巴自愿将嘴唇迎合着他,随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我心里感到一阵罪恶般疼痛,以
及事后的……后悔。
「…………………………」
一直沉默的他表情有了些许变化让人想起以前他为难的表情,他把自己的右手
慢慢地重叠在我的左手上尽管如此————他还是一脸歉意地垂下瞳孔轻轻拉
开了我的小手,这也是经常的事情与他手指交缠着上半身贴在我的脖子上,
然后就像小鸟啄食一样从脖子到锁骨轻吻爱抚着。
「哈啊……嗯……啊,啊。」
强壮的胸膛压扁了她的玉乳,他的体温和高涨的心跳直接传到自己的肌肤上
和他有这样的关系完全是意料之外的,现在想起来当时我对他就有一种特别的感
情。
正因为如此每当锻炼过的肌肉在我的身上活动时我的下腹部女性的部分就会感到
痛苦两腿之间也会隐隐作痛,然后一边脖子上感到舒痒的快乐一边茫然地思考。
(这个人从「那时候」开始就一点也没变)
他僵硬的表情背后隐藏着温暖的内心和罪恶感,从吸附在皮肤上的嘴唇到紧
握着的双手强有力跳动着的胸口压抑着他滚烫的心情接受着拯救埃雷波尼亚帝国
年轻英雄这一沉重冰冷的枷锁,理解这一点的我与灰骑士交合把他的孩子留在体内我
接受了这个任务。
突然出现在历史上的救国英雄年轻的青年黎恩·舒瓦泽驾驶着在皇族故事中
咏诵的骑神瓦里玛解决了由贵族联合暴走想要清君侧分裂帝国从而引发的一系
列事件他的形象和「灰色骑士」的绰号在帝国全境广为人知。
 而阁下铁血宰相吉利亚斯·奥斯本这位杰出人物为了重铸埃雷波尼亚帝国
中央的权力削弱地方贵族势力的实力选择了最大限度地利用政治宣传的道路
即向帝国广泛公布救国英雄和铁血宰相所看好的女军官的婚事使黎恩·舒瓦泽
成为扬名青史的偶像她想起了接受阁下任务时所说的话。
你不认为「冰之少女克蕾雅」应该是有侍奉对象的骑士吗?
 我既不同意也不否定这句把亲生孩子当棋子对待的无情的话只能模糊地移开视线,
对于只能作为铁血之子跟随着钢铁领袖生活的自己来说阁下的话是绝对的,如果有
异议等于全盘否定自己至今为止的存在。
所以不能否定但是我和他产生的感情太深了也不能肯定,日积月累的回忆在自己
心中孕育成了无可替代的仰慕之情所以也不能肯定。
铁血之子克蕾雅。
在两张面孔之间摇摆纠结的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就像身体从完全相反的方向
被强行撕裂一样,但是当自己的名字成为他伴侣的瞬间,自己心中所点亮的是微
弱的喜悦。
也许无意中还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接着脑海中浮现出几个年轻美少女的面容,
同为女性她们之间互相认可、互相尊敬她们都是个性鲜明让擦肩而过的异性刮目
相看的极具魅力的千金。
埃雷波尼亚帝国最大的重工业制造商莱茵福特的千金。
《光之剑匠》维克多·S ·阿尔泽德子爵的亲生女儿。
继承了帝国传说中咏唱「魔女」血脉的少女。
《西风之旅》中的西风的妖精希尔菲德。
像亲妹妹一样仰慕着黎恩的天真少女。
出于立场上的考虑虽然没有当面确认过,但从与她们接触时细微的语气和动
作来看她们都对黎恩·舒瓦泽怀有爱慕之心是毋庸置疑的。
这一刻我察觉到自己一直很嫉妒这样的她们,若非如此就无法解释心中的愧
疚阁下连我这种肮脏的深层次心情也看穿了吧,或者也许是为了奖励自己将他收
入囊中。
只能承认了,我克蕾雅·利维特————很高兴能从她们手中夺回自己心爱
之人。
阁下的命令我照例接受了,于是扭曲的关系就这样开始了。
「嗯恩!……啊!啊啊」
今晚从下半身涌上来的快感把我的思绪从过去拉回到现在,他用嘴唇爱抚着
我的锁骨附近右手伸向了自己的下半身触碰到了最敏感的「女性小穴处」大概是
经历过无数次接触了他很快就找到了被遮挡而看不见的私密之处手指像钩子一样
弯曲着缓缓地划过裂缝,然后浅浅地张开嘴唇像婴儿一样吸住了屹立着的乳头。
「啊啊啊啊……啊好舒服!更,更多拜托了…黎恩!」
他无视因美乳和小穴同时受到攻击而扭动娇躯的自己默默地继续爱抚,用他
又热又黏的舌头抚摸着我的乳头,我用双臂紧紧抱住他的后脑勺感受着整个身体
带来的甜蜜的快感和意识快要飘到远方的幸福感。
那是被心爱的男人兽欲地掠夺身体的被虐式幸福,同时也有对没有和他交合
的女人的优越感带来的嗜虐式的快乐,本来两股相反的快乐混杂在了一起使我的
大脑更加淫靡疯狂。
「啊啊啊!好,好舒服!想要更多拜托了!黎恩!」
他沉默不语而我却一次次地诉说着自己快乐的心情。就像是在向现在不在场
的她们炫耀一样一直呼唤着心爱之人的名字,搂着他的头将自己的玉乳更加贴合
他的身体主动地接受着他手指的爱抚。
「好!那,那里……也,请再激烈一点!好舒服!!」
高冷而理智的克蕾雅·利维特伪装的面具现在全部都消失了沉溺于肤浅的肉体
快感,只有这一瞬间自己从所有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只愿两个人一直沉溺在温水一
样快乐的海洋里,只要他的心能得到片刻的安宁自己就有了堕入无尽淫靡的觉悟,
所以我压抑已久的欲望一直在心中呐喊着。
感受到他拥抱的女人不是米莉亚姆·奥莱恩。
知道他皮肤气味的女人不是菲·克劳塞尔。
接受他爱抚的女人不是艾玛·米尔斯汀。
能感觉到他肉棒硬度的女人不是劳拉·S ·亚尔塞德。
能用子宫接受他迸出热情的女人不是亚莉莎·莱恩福尔特。
我,只有我只有克蕾雅·利维特知道莉恩·舒瓦泽的身体,他爱的只有
我就像给脑海中反复浮现着的她们身影观看一样我将被汗水浸湿的娇躯紧
贴着他的身体。然后把左手伸向他的下半身发现脸埋在胸口的他微微地扭
动着。
「唔……啊!」
用小手感受着心爱的人炽热是自己的身体让他勃起了,他对自己产生了情欲
想到这里我就感到无上的喜悦涌上心头对他的爱也更加强烈了,他的肉棒仿佛随
时会从马眼处射出精液在自己小手中兴奋地跳动让自己的腹部疼得难受小穴里不
断产生着淫蜜。
「呵呵,……黎恩这里舒服吗?」
我用指尖捉弄他的肉棒他一脸痛苦地挣扎着,只有自己能近距离看到她们从
未见过的快乐的表情,我想看到他被劣情折磨的样子我想用我的小手让他成为快
乐的俘虏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只顾着爱抚他的肉棒。
透过娇躯他的心跳不断加速似乎忘记了对我的爱抚,我上下微妙地变换着力度
反复地抚摸他的肉棒一直保持沉默的他每当难过挣扎时我的蜜穴也会溢出浅浅的爱液
让我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错觉,仿佛他的快乐就这样变成了自己的快乐如果他就这样迎
来射精恐怕在那一瞬间我也会高潮吧但是————。
「啊……啊……啊克蕾雅。」
也许是快要高潮了他开口叫了我的名字,虽然我感到喜悦但我明白这句话的用意
与我的愿望不同我们这样肉体交合的意义不是为了自暴自弃贪图快乐
这样和真正的恋人一样身体交合的行为也不是两人的自由意志,而是埃雷波尼亚
帝国下达的任务身为军人的我自认为比谁都明白这一点所以我把激烈爱抚的小手从他
的肉棒上移开对他笑着说道。
「嗯,我知道了,黎恩先生拜托了。」
随手取下覆盖在下半身的纯白床单爱液特有的腥臭香味融入了室内的空气,蛊惑的
气味似乎也传到了使我处于这种状态的黎恩身上
我知道他的喉结正在像咽口水一样咕噜蠕动勃起的肉棒像撕裂了一样猛烈地拍打着
自己的腹部,他那充满情欲的视线的尽头是我淫荡的小穴这一瞬间我独占了他的全部意识
尽管肉体无数次地交合在了一起但光是这些细微的动作就让我心里充满了甜蜜的幸福。
女人沉浸在幸福中的身体就会有敏感的反应也暴露在他视线下的小穴上,因
心爱的男人的爱抚以及对肉棒的侍奉而完全湿透了,从蠢蠢欲动的蜜穴中溢出来
的爱液不仅把阴毛弄得湿漉漉的还在床单上弄出一大片污渍。————一切都是
准备为了接受他的欲望。
「先开始这个……吧?」
我弯着膝盖,引诱似的慢慢打开双腿。热气腾腾的阴道造型被宾馆的间接照
明照得一清二楚。
「啊,………」
心爱之人热烈的视线集中在我羞耻的部位——小穴上,而且暴露在他视线下
的小穴现在也在不停地淫靡溢出新的爱液出来,这是会被认为是放荡不羁的女人
吗?不过这样也好即使是肉欲所催生的泡沫之梦我也渴望与眼前的情人忘记理性
像野兽一样交合。
「讷,请进来吧………」
 我扶着呆呆地站着的他的腰把自己的玉乳压在他壮硕的胸膛上就这样画了个
小圈,感受着他的大腿上的屹立的肉棒更加膨胀了引导着像坚硬炙热的肉棒
慢慢地放到自己的小穴处触碰到了我的蜜穴口上,性器之间发出了诱人的声音。
「嗯嗯」哈恩
仅仅如此快乐的闪电就划过了全身最敏感的部位,那是只有爱慕的对象和自
己交合时才能获得的快感。他双手抓住浮现出恍惚表情的我的腰缓缓地向前挺进。
「哈……好硬……嗯……好,好大……啊啊!」
「恩……克蕾雅……小姐,好烫……」
膨胀的肉棒一边扩张着狭窄的花径一边侵入到更深处,身体被他人侵略的感
觉那是一种被虐的喜悦就像变成了被强行绽放的花蕾一样,而且比起浸淫肉体的
快乐看着他淹没在我体内这种痛苦的表情使我无比兴奋。
 他每经过一次花径表情就疯狂地挣扎着唯一能近距离看到他这样表情的人只有
自己我知道我的嘴角因为这种优越感而扭曲成笑容的形状。
《灰之骑士》……黎恩……只属于我的东西……我在心里对脑海中浮现出的女人们
夸耀似的低语着双臂搂住最爱之人的后背
拥抱着他那锻炼过的脊背,被强壮的男性压在身上的喜悦充满了全身蜜穴一
边紧紧勒住屹立的肉棒一边向深处引导着,自己和他的下体紧紧地贴合在了一起
从交合处用他的肉棒挤出的爱液发出淫荡的响声。
「啊!……啊……和黎恩合为一体了。」
他和我之间只有纱窗般的距离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感受着他的脉动,希望
就这样一直融合在一起但是他好像不知道我和心爱之人享受交合的心情一样慢慢地
活动着腰。
「啊……恩恩!……啊啊啊」
凶恶的肉棒抽插着花径在自己身体里来回穿梭让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变成「他」肉棒的形状了
自己的小穴不断迎合着入侵自己的主人。
「啊……克蕾雅小姐……啊……恩……」
「啊!……好厉害……黎恩!」
 自己沉浸在下半身的快乐中他的动作也渐渐加快就像要把所有爱液抽出来一样
在花径里剧烈地来回移动,这是与他刚发生关系时无法想象的取悦女人的动作。
「啊啊!……那,那里!」
只要一戳到「那里」我就会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声音腹部深处隐隐作痛,虽然
我没有熟悉男女之间的微妙之处但我还是知道那是来自女人接受心爱男人的子嗣
本能的冲动,我一边想象着在分泌白浊浓度体液的子宫内奔跑的样子一边在
他耳边撒娇似的低语。
「在婴儿房间的入口里面了,呵呵………」
 他一边继续做着活塞运动一边缠住我的胸口大概是对我妖艳的笑容对我产生了更
大的情欲,那样子就像吮吸着母亲乳房的婴儿一样涌起了一种被母性唤起的幸福感。
「啊……吸那么厉害……牛奶也不会出来的……啊…………」
我抚摸他头发他的表情一定是沉醉其中的吧,我沉浸在独占他的优越感中对着
他的耳边继续魅惑道。
「请快点让我的身体真的能挤出牛奶吧?」
和他相交的日期被设定在我的排卵日······也就是得到他孩子最容易的日子里
幽会已经好几个月了,我还是没有怀孕的迹象他也像我一样受到军方高层的命令:
「快点让我怀孕」为了把《灰之骑士》用作未来的宣传军部打算让我怀上他的孩子这是
践踏女人尊严的命令尽管如此————。
「如果是黎恩先生的孩子,……我无所谓」
「克,克蕾雅,这样,我……」
只要有心爱之人的孩子我就不在乎女人的尊严,下半身一用力仿佛要勒紧他
那令人感到射精前兆的肉棒抖动着腰部,他这忍耐的样子也让人觉得十分可爱,
我引诱似的用腰让肉棒顶住子宫颈口蜜穴正在蠢蠢欲动地吸吮他的肉棒。
「唔!……已,已经」
他痛苦地嘟囔着,始剧烈地前后移动腰部。
「嗯嗯!!!…好舒服啊!…好激烈黎恩!」
射精前最后的冲刺,室内回荡着彼此的下半身激烈碰撞而发出的淫荡水声,
合在一起的上半身汗流浃背几乎分不清是哪边的汗水,他闭上眼睛继续攻击我的
深处,我也不断地亲吻他的胸部诉说着爱意,我们像野兽一样继续交合着随后————。
「呜!……射了!!」
「————不行哦,必须在我的子宫里射出来。」
我一边说着轻咬着他的耳朵,让他更加用力抱住之间一边把肉棒插到小穴更深处去
「啊!……是啊……就这样!……给我……子宫里!!」
「克蕾雅!……啊啊啊!克蕾雅!!!」
子宫口被他雄心勃勃地求爱所吸引张开吸住了肉棒子宫感受着痛苦的刺激,因为对受精
的期待而隐隐作痛被子宫口吸住的肉棒好像变大了一圈————就在这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灼热的洪流淹没子宫的感觉使我的意识飞向快乐的彼岸生为女人的喜悦化作快乐的闪电
从下半身穿过腰部撩动脑髓。
(啊啊啊啊!子宫里快被黎恩填满了!!!)
虽然精液多次射向了子宫里但肉棒的脉动却没有停止的迹象,每当在体内感
受到那种炽热的体液时我就会达到高潮下半身挣脱了理性的楔子抽动着,好几次
唾液从张大的嘴巴里滴溜溜地溢出来。尽管如此他还是陶醉于射精的快乐一把抓
住我的腰要把所有精液全部灌进来,明明子宫已经被他的体液弄得软绵绵的了。
结束了似短似长的射精他瘫倒在我身上喘着粗气脸上却浮现出幸福的表情,
我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心想自己一定也是同样的表情吧。
「啊,………」
完成任务后开始萎缩的肉棒从小穴里滑了出来,然后白浊的精液从我鲜红充
血的小穴里溢了出来精液就像失禁一样流个不停,我知道他的视线集中在床单上
变成污渍的精液上肉棒慢慢恢复硬度大概是孕育孩子的原始快感激起了他的情欲。
「呵呵,今夜还很长呢。」
他的肉棒被爱液和精液搅得粘稠,我伸出手坐起身慢慢跨坐在他的身体上从
小穴流出的精液沾湿了他的小腹,随后他的肉棒已经完全恢复了硬度朝向天空随
后慢慢将它引导进自己的体内一边感受着背脊刺骨的快感一边骑乘体位向他发起
进攻。
「可以一次…又一次…在我身体里射出来吗?」
「啊啊啊,这个……克蕾雅小姐。」
我看着他快乐和苦恼交织在一起的表情大发痴态,我觉得今天应该能怀上他
的孩子了。
「等我有了孩子也去跟大家打招呼吧,黎恩先生。」
想象着她们看到时这一幕时,那嫉妒愤怒悲伤混合在一起的那一瞬间就
让我纵欲而动。
人物图放下面了自行脑补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的帖子:
闪之轨迹 NTR 女性视角 牛头人 纯爱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