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女神境界】(05)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五章、熟女母猪的幸福臣服
第三天上午,在清脆的风铃声中,礼拜堂再一次迎接阳光。
两排穿着可爱白色天使套装的小女孩分批次站好,她们手捧金色的酒杯或是
餐盘,高声歌唱女神的仁慈,声音空灵而富有神圣感。
偌大的礼拜堂中座无虚席,近八百名信徒衣装整洁,穿着得体,坐在长条的
木椅上,双手合十贴在胸前,口尊女神仁慈。
上午九点五十分,在众人的注目下,修女羽妃走上中央的木台,木台铺着红
色金边的柔软高级地毯,黑色的布鞋踩在地上没有一点声音。
人群中,在最显眼的位置,几乎正对着羽妃的脸庞,和罪独自一人坐着,双
臂抱在胸前,若有所思地盯着羽妃的脸,扫视她丰满的欲肉身躯。
叮铃——
清脆的小铃铛在修女羽妃手中摇动,唱诗班的女孩们纷纷退下,众人屏息凝
神,纷纷闭上眼睛,低头下巴顶住前胸,聆听羽妃的讲解。
但是,所有人都没意识到,这不过是一场浩大的障眼魔法。
此时此刻,在众人面前面露神圣、穿着庄严的修女羽妃,正穿着无比性感的
情趣内衣,几乎赤身裸体地扭动身躯,把丰满的肉体暴露在众人面前。
我们庄重的修女羽妃,把双手举过头顶,交叉放在脑后,整个人半蹲着就像
钢管舞女郎在展示香甜的粉嫩的蜜穴。
同时,羽妃的上半身奋力挺直,突出胸前那对因为太重而下垂到腰部的奶白
色淫靡爆乳,仅仅随着呼吸,导弹般的巨乳便颤颤巍巍,在娇声浪叫中,淡粉色
的乳头射出乳汁。
「屁股往后。」和罪喃喃,声音却能清晰传到台上的羽妃耳中。
羽妃贵妇般绝美的面庞上爬满了红霞,她银牙紧咬,喉咙发出不甘心的呜咽,
屁股却下意识地尽全力往后翘起来,兴奋至极地左右摆动。
「可恶……可恶!」
和罪淡笑着看着这一切。
今天一早,络络就位羽妃换上了最合适的衣装——爱心形状的乳贴。
羽妃上半身一丝不挂,牛奶色的屁股上没有一点瑕疵,乳房上还有一个妖媚
的美人痣,每次巨乳爆发肉浪,娇媚的美人痣便一起抖动。
而在她粉嫩的乳头上,各贴着一个深粉色的胶皮乳贴,在金色的阳光下,深
粉色的乳贴反射耀眼的阳光,随着羽妃的爆乳左右甩动,显得分外诱惑。
「左右摇摆。」和罪喃喃。
羽妃再一次咬牙切齿,身体却不听命令自己做主,开始摇摆身躯。她把双臂
伸到脑后交叉,敏感的腋窝肉上,黑色的爱心状腋毛分外吸引人,随着这么一两
下,腋下汗津津的。
「可恶……可恶,女神殿下,您一定要……」羽妃发出不甘而羞愧的哀嚎。
昨晚,和罪一边亲吻她的乳房,络络用羽毛玩弄她比阴蒂还敏感的整个大肉
臀,和罪用小剃刀,一点一点把她的浓密的腋毛修剪成爱心的可爱模样~
同时,她的腋窝也变得无比敏感,在络络的精心调教下,羽妃的腋窝已经有
了原先二十倍的敏感度,就是和罪吹一口气,就能让她失禁高潮。
就是在这样的打扮下,我们庄严的黑衣修女羽妃,在和罪面前下贱地摆动身
躯,摆动肥硕的爆奶。而场下观众,全都安静地聆听着那个被障眼魔法造出来的
羽妃说话。
「女神仁慈,热爱自然,在四百年前的干旱中,女神来到东方,她说:你,
不,你们,若想得到我的庇护,必须……」
和罪看着木台上,那个穿着致命性欲诱惑的服装的修女羽妃,正疯狂甩动肥
满熟女肉体,大秀艳舞。
和罪站起来走到台上,其他人同样不会知道这一切。
羽妃倒在地上,学贩春夜店的女郎一样,把一条腿抬起来,露出肥满的粉嫩
蜜穴,淡粉色的阴蒂像玉米一样勃起着,她的阴蒂也有原先的十五倍敏感。
和罪眯起眼睛,微笑着说道:「现在,就算羽妃正常穿衣,也多半会因为布
料摩擦而高潮了,很开心吗?」
络络也从天上下来。「而且,羽妃阿姨~ 现在,你的后庭直肠里到~ 处都是
我改造出来的小肉凸起哦~,每一个都比阴蒂更敏感!每一个都比阴蒂,更敏感
一倍哦~ 」
阴蒂比原先敏感十五倍,那么每一个小肉凸起,就是普通人类女人阴蒂的三
十倍敏感。以后,羽妃不要说做个守身如玉的修女了,就算做个妓女都很难,就
连突然受冷打个冷颤,都能高潮到瘫倒在地。
「禽肉……」羽妃的眼泪一下子冲出来,眼眶湿润通红,引人怜爱。她盯着
络络的眼睛,那个淘气的恶魔魅魔,然后移到和罪脸上。
「你们……不是人……!」
「还有哦,」络络笑地更开心了,眼睛弯成可爱的月牙形,露出人畜无害的
纯真笑容。「太敏感的话,其实也会痛的,可是羽妃阿姨不用担心~,络络,已
经把你的后庭痛觉降到最低最低,现在,只剩下无穷无尽的快感啦~ !」
就像男人的龟头,刚射完太敏感时,摸起来反而不爽,而魅魔络络很好的改
进了这一点。
为了夸奖她,和罪把自己的袜子和内裤,贴在络络鼻子上一天一夜,络络高
潮了不知道多少次,昨晚十点,她最动情的时候,甚至发出了比羽妃还下贱淫荡
的浪叫。
羽妃的泪水涌出来,在眼眶打转,圣洁的吊灯下,反射晶莹的泪光。她满脸
通红,每次眨眼都挂下泪水。「你们这些禽兽!!」
「哼。」
络络用羽毛搔挠羽妃的爱心腋毛腋窝,羽妃顿时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低头
苦苦忍耐,但最后还是受不了,开始喷出一波又一波的淫靡爱液。
「啊啊啊……!羽妃,敏感到死的腋窝肉被玩弄着~ !被玩弄……!啊哈哦
……!」
「哼!看你还敢不敢。」络络嘟起嘴巴,皱皱可爱的小鼻子。
和罪则直接很多,慢慢用手抚摸羽妃又白又软的雪臀,而仅仅是这一个动作,
便让羽妃高潮尖叫,失声痛哭。
「啊啊啊~ !好舒服……好舒服……!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不,不应该
这么舒服的~ !不应该的啊啊……!肉便器高潮母猪羽妃,被摸屁股就高潮……
啊哦哦哦哦哦……!高潮高潮高潮……!」
「当然啦~ 络络说过了,你的整个屁股都跟阴蒂一样敏感,无论穿什么衣服,
都会因为高潮而瘫倒在地哦。」
和罪玩弄了一番羽妃的大肉臀,像拍棉花一样随便拍了拍,然后提起已经勃
起到极点的紫红色大肉棒,对准羽妃滑腻的后庭,一贯而入。
噗嗤——
有一瞬间的迟疑,然后,羽妃像马一样奋力扬起后背,黑曜石般的瞳孔上翻
到极致,眉头扭曲,泪水打转,脸颊红霞漫天。和罪也发出了舒服的呻吟。
「啊哈……羽妃不行~ 了!肉便器羽妃的后庭,到处都是小肉肉,每一个比
阴蒂还敏感……,羽妃,要高潮去死,啊哈~ 痒死了,痒死了~ 痒死大屁股羽妃
了,呜哦哦哦哦哦……!」
和罪的肉棒一下一下,深深撞在羽妃的娇嫩粉色后庭深处,肉棒与每一个粉
嫩敏感的小肉凸起摩擦,羽妃就触电般的颤抖一下,胸前的巨乳也喷出甘甜的乳
汁。
和罪把肉棒拔出来,再深深一下子插到底。拔出来,再一下子插到底。
噗嗤噗嗤噗嗤——
甚至还挤进去空气,在黏着的温热肠道内摩擦、搅动着,就像一个肉棒搅拌
机。
羽妃的柔软肉感后庭扩张开来,里面的小肉粒充血凸起,变得更加敏感。和
罪爽快地深吸口气。加紧速度。
此刻,我们可怜而端庄的羽妃,已经不得不趴在地上,用淫荡的身体证明自
己的失败,自己妄想反抗的失败!她用鼻子最深处呼吸,惟妙惟肖地学着母猪的
叫声。
她的肉体比她以为的更加敏感。
络络来到羽妃身下,张嘴含住她勃起的粉嫩乳头,用力吮吸着。同时,用手
在羽妃的肥大乳晕上画着圈,灵活的手指飞快地搔挠几下乳头,然后躲开,再搔
挠几下,再躲开。
羽妃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只是个执行高潮命令的肉玩具。爽快的屁声在
礼拜堂内作响,同时产生回响。
而台下的观众似乎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他们看到的只是修女羽妃,穿着厚
实得体的黑修女服,吐字典雅,温文有礼,在台上带领大家领略女神的光辉。
就像,一位背后长着温暖光翼,随时准备飞升的圣洁天使……
「啊哈……!高潮放屁母猪羽妃,高潮~ !主人老公,爱爱羽妃~ !大肉棒
主人老公,羽妃好爱,大肉棒主人老公。」
羽妃浪叫不堪,爱液像洪水一样喷出来,有的甚至洒在观众的脸上,但他们
根本察觉不到。
在羽妃最深处的灵魂中,保留最后理智的地方,羽妃的圣洁灵魂气的颤抖。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这两个恶魔!」
她看到了台下观众,正望着自己跟和罪做爱,用无比敏感的后庭,那个长了
无数个超~ 敏感粉嫩肉凸起的后庭,一次次抽插,都让她欲仙欲死,求生不得求
死也不得。
每一个肉凸起就能让她高潮一次,现在,无数个肉凸起一起高潮。让她的灵
魂像脱离身体,飞上天空。
「女神殿下……您一定要保佑我,让这两个恶魔,毁灭在您崇高的圣光之中
……」
突然,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和罪居然出现在了羽妃的理智本体面前。要
知道,这里,正是那块水晶的最最深处,不应该有人能进来的!
「啊……你!你你你!」
但是和罪进来了,他的本体依旧在木台上,享用着羽妃可爱的身躯,但一律
魂魄却强势冲了进来。
这里,是羽妃最后的根据地,如果被冲开,那么羽妃就真的成了一心一意,
一生只爱和罪的女人了。
不!不能这样!
羽妃惊怒交加,还有一股深深的绝望。如果爱上这种男人,那么今后的日子
将会多么……快乐?
不!
羽妃如临大敌,不断后退,而和罪则有意带领她的视线往外面看——
此刻,和罪一边抽插羽妃的后庭,干得她屁声不断,爱液汹涌,十根精致的
可爱脚趾顶来顶去,穿着超薄反光黑丝的玉足,一下子绷直一下子并拢。
和罪的本体把羽妃穿了超薄黑裤袜的玉足抬起来,伸出舌头舔舐她敏感的脚
心,羽妃娇声浪叫一声,乳汁像浇花一样喷出来,络络都来不及吸。
「哼。」络络打了个响指,她的黑发像细长的触手一样飘起来,攻击羽妃敏
感的腋下,以及敏感的乳房。
「啊哈啊……!可怜的羽妃,永远逃不开~ !大肉棒老公~ 比真老公还要舒
服还要大的大肉棒老公~ 羽妃爱你~ !跟羽妃爱爱~ 啊!?啊哈哈哈,不要~,
不要啦老公~ 」
和罪一边把羽妃美丽的脚趾含在嘴里,一根一根吮吸着,另一边也用手轻轻
搔挠她的另一只脚掌,丝袜光滑无比,羽妃的脚心敏感地扭来扭曲,但都逃不开
和罪的手。
「啊哈哈哈~ 痒死了~ !讨厌的大肉棒老公~ 羽妃,讨厌老公~ 羽妃一点都
不舒服~ !羽妃,其实一点都不舒服~ 」
「真的吗?」
「真的~ 都是羽妃装出来,骗老公的~ 羽妃,其实很难受~ 」
和罪笑了,把肉棒从羽妃的后庭里拔出来,发出滋遛一声,后庭里温热而湿
滑,几乎到了跟蜜穴,甚至人工制造的润滑剂相当的地步。
「啊啊~ 不要,羽妃……老公,不要……」
羽妃用力扭动屁股,祈求和罪把肉棒插回去,但和罪等着她的那句话。
「好啦……羽妃其实……啊哦哦哦……!」
话音未落,和罪就把肉棒重新插了回去,羽妃再一次爽得放了一个屁,空气
中都是苹果跟香草的味道。
和罪用手拍打羽妃的肉臀,就像打在她的阴蒂上。
「这母猪后庭,让主人用尿液帮你洗一洗,好不好?」
不等羽妃同意,肉棒的尿道一松,和罪灼热的尿液就在羽妃的后庭中冲出来,
就像射出灼热的精液。
温热的尿液冲在敏感的肉凸起上,羽妃顿时失去全身力量,直接趴了下去,
跟络络舌吻在一起。布满香甜黏稠口水的粉嫩香舌相互交织着,吮吸着。
「呜呼呼呼~ 呜呜~ !」
络络一直空气,手上多了一柄牙刷。她用牙刷去刷羽妃敏感的乳头,一下一
下,嘶嘶嘶嘶,每一下都仿佛刷在羽妃柔软的心间。
而羽妃也用身体回应了。和罪把肉棒抽出来,羽妃肥满的淡粉色括约肌动了
动,噗嗤一声射出了和罪的尿液。
「羽妃,」和罪轻轻地说,「你的后庭在撒尿哦,是主人的尿液。」
「唔哼~ 主人~ 主人~ !」
「看到了吗?」
心灵水晶中,和罪冲不断后退的羽妃微笑。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你怎么会?」
「为什么不行?」
和罪一步上千,抓住了羽妃的身子,羽妃想要反抗,但和罪先人一步把她按
在地上。他掏出自己的肉棒,紧紧顶住羽妃的的鼻孔。
羽妃身体一震!
「想起来了吗?这就是你最爱的味道啊,羽妃。」
和罪用最温柔,最磁性的声音说道。肉棒一下子顶住羽妃的左鼻孔,然后换
过来顶住羽妃右边的鼻孔。
闻到和罪肉棒的味道。尿液的味道,精液的味道。羽妃的身体颤抖着,以下
看上的方式,摆出服从的态度,但是依旧不能屈服。
「居然……肉体的影响居然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灵魂状态,也受到了印象
……!」
羽妃心中绝望地想道,第一次有了局势失去掌控的感觉。
之前,肉体再怎么高潮,她毫不在乎。但现在,她的必胜决心瞬间崩塌,一
切都脱离了掌控。
「不!不能这样,给我控制下来!控制下来!」
羽妃内心尖叫着,但是,身体的颤抖却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无力。在尿液和
精液味的刺激下,心灵最深处的属性觉醒了。
「想起来了吗,是你最爱的味道。之前晚上,你趴在地上,一边闻主人的肉
棒深呼吸,一边忍不住摇动屁股……」
「不可能!!你不要说了,不可能,我……」
和罪把肉棒顶在羽妃的鼻孔上,羽妃的鼻尖翘起来,就像一头下贱的母猪。
「……我,羽妃……羽妃……不会屈服……哦……哦哦……主,主人……羽
妃,哼嗯嗯!不,不会屈服的!羽妃!哦哦……」
和罪露出微笑,肉棒在羽妃渐渐热烈的鼻息下,越来越大,他随意驱动体内
的魔力,顿时有更多更浓烈的尿骚味,以及精液的味道涌现出来,直接刺激羽妃
的鼻孔。
这股气味顺着羽妃的鼻腔,一路到达大脑,立刻就掌握了主动权!和罪似乎
能控制这股气味,控制这种气味在大脑中的运用。
「快啊,想起来,」和罪微笑,亲密地抚摸羽妃的鼻梁,抚摸她绝美的脸颊。
「羽妃最爱的味道,主人的尿液的味道,肉棒老公的精液味道,对不对?」
羽妃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鼻息越来越重,呼吸也变成深呼吸。
每一次吸气,就要把和罪肉棒的尿骚味吸入脑海,吸入骨髓,然后,让它进
入全身的细胞中,再也忘不掉,逃不开~
和罪笑了。羽妃情不自禁地伸出了舌头,开始舔舐和罪的精囊,舔舐上面偶
尔有一两根的阴毛。
那种螺旋扭曲的阴毛,羽妃沾满口水的粉嫩香舌,把他们一根一根舔干净,
最后张开嘴巴,舌头尖端跟舌根地方,都沾着一两根黑色阴毛~
「可以哦,」和罪微笑,「用你最喜欢的姿势,最能表示服从的姿势,羽妃。
我最爱的爱人羽妃,像天上的蓝宝石般的羽妃。」
羽妃心神荡漾,含住了肉棒,用充满香甜口水的熟女口腔上下吐弄,发出滋
遛滋遛的无比淫荡的声音。
她用双手托起自己的那对奶白色巨乳,左右夹住了和罪的巨大雄根。被柔软
无比的乳肉包裹着,上下套弄。和罪伸手,抓住了羽妃的爆乳,揪住了她那勃起
的粉嫩乳头。
羽妃却瞪大眼睛,似乎很不可思议。
「怎么会!?」
但和罪只是微笑,就像神父那样,看着自己最爱的子女。
「怎么会这样?」羽妃瞪大眼睛,满脸红霞。
和罪继续享受她丰满的乳房,肉棒在左右上下都无比柔软的世界中拱来拱去,
龟头撞击在乳肉上,就像撞在豆腐上。抽出来一点,换不同方向顶去,依旧撞在
柔软的豆腐上。
修女羽妃的巨乳世界,无论和罪的肉棒往哪里运动,往哪里抽插,所到之处
都是软绵绵的乳肉,在前列腺液的润滑作用下,羽妃的乳肉蜜穴也无比舒服。
但是,羽妃依旧瞪着美目,秀眉扭曲。
「为什么会这样?!」
和罪顶住肉棒,在波涛汹涌的乳肉之间来回穿插,再一挺,肉棒尖端的龟头
直接插进的唇腔中,在她的舌头上任意驰骋,留下更多的阴毛。
「为什么会这样!」
「根据你的记忆啊,我可爱的羽妃。」
和罪伸手抚摸她的脑袋,羽妃一阵颤抖,仅仅是这个举动,就让羽妃爆发出
高潮。这是真正的心灵最深处的高潮,远不同于粗浅的肉体。
「你……窥探了我的记忆!」羽妃尖叫,但随即,又开始高潮。
「不是窥探,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在那些晚……」
「不!不可能!不可能!!!」羽妃含泪尖叫。
和罪把肉棒拔出来,转而插进她紧致的粉嫩蜜穴中,蜜穴里早就湿透了,甚
至肉棒插进去没有几下,就有一波波洪水泛滥。
「是你丈夫的感觉,对不对?」
和罪把羽妃压在地上,在她敏感的全身肉体上扭动,享受她柔软白嫩的全身
肉体,羽妃的乳头顶在和罪的胸前,让他觉得很舒服。
羽妃说不出话,别过头去不看和罪,但脸颊通红,目光中也隐隐泪花涌现。
和罪贴在她耳边,用最温柔的声音诉说着。
「感觉如何?你丈夫的力度,你丈夫爱抚你的方式,你丈夫的心跳频率,甚
至你丈夫手掌的粗糙程度。我都能完美复制,完美地为你呈现哦。」
「不……」羽妃发出真正绝望的声音,带着惹人怜爱的泪光,颤抖哭泣的声
线,甚至鼻子也因哭泣而塞住了。
「不……」她颤抖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会……你会他的方式……为什么
能这么像他……为什么为什么……」
曾经最爱之人是怎么揉捏她的乳头的,和罪就怎么揉捏羽妃的乳头,曾经他
用多少力度,用怎么样的巧劲抚摸羽妃的身体,和罪就能用同样的方式抚摸她的
身体。
曾经,那个男人怎么抽插羽妃的蜜穴,和罪都能完完全全地复制下来,甚至
连他手掌的指纹,连抚摸细腻雪臀的粗糙程度,都能完美再现!
羽妃用手把眼睛遮住,不去看和罪的脸。但这正是和罪想要的。肉棒一下一
下插在羽妃最敏感的花蕾处,在里面像搅拌机一样搅拌着,然后抽插抽插。
「不可能,这不可能,不可能……」羽妃痛哭流涕。
而与此同时,从和罪的肉棒上,像是触手一样分裂出上百跟头发丝那么细的
小触手。
这些触手无比灵活,且受和罪的心灵控制,同一时间开始进攻羽妃蜜穴的各
个角落,玩弄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
「哦哦哦~ !亲爱的……亲爱的~ !我好想你,亲爱的~ 」
肉棒分离抽插,羽妃也变得无比娇媚,配合眼角的泪痣,让和罪更加兴奋。
而且,羽妃开始主动求欢。
羽妃伸出完美修长的玉腿,夹住他的后背,然后交叉着,就像锁一样锁住。
同时伸出双手,抱住和罪正在驰骋的身躯。
「亲爱的~ !」
娇气无比的声音,但一点都不显得做作,毕竟,这就是羽妃在最爱的男人身
体下的最真实写照。
「大肉棒老公~ 」她娇爹地浪叫着,「一切都跟原来一样,但是,老公的肉
棒,比原老公的还要大……!不,他的就像蚯蚓那~ 么小,而大肉棒老公的那~
么大~ !几乎要插~ 死羽妃了~ !」
「你喜欢吗,羽妃?」
「一百个喜欢~ !」
羽妃的双腿夹住和罪的后背,和罪就算想要离开,她都不放他离开了。甚至
和罪抽插地慢一点,羽妃就扭动屁股,主动让肉棒能插到更深处,把她干得更加
舒服。
和罪含住羽妃的耳垂。
「那你,喜欢老公的肉棒吗?」
「喜欢~ 羽妃,想要老公的肉棒抽插~ 抽插抽插~ 抽插抽插~,让羽妃,再
~ 也不敢讨厌主人老公~ !羽妃,想让主人欺负~,想让主人欺负到死……!」
和罪笑了,伸手拍打羽妃的巨乳,在奶白色的乳房上留下一个个淡红色的手
掌印。
「主人老公~ !羽妃,想要孩子~ 」
「嗯?」和罪微笑。
「羽妃,最爱主人的熟女妻子羽妃,想要受精……想要,看着老公的精~ 子,
看着它钻进羽妃的卵子,看着它,变成受精卵……」
和罪俯下身子,亲吻羽妃的粉嫩的嘴唇,而羽妃也伸出舌头,接住和罪的舌
头吮吸着,把上面的口水全~ 都吸进肚子里。
「主人~ 」羽妃用娇媚无比,修长的睫毛抖动,嘴唇因为拉扯而嘟起来。
「最开始,羽妃,一次次反抗主人,一次次反抗主人~ 但是,主人老公没有放弃,
像女神一样,拯救险些跌落深渊的羽妃~ 」
和罪亲吻她,把甘甜的唾液吞进嘴里,或者在嘴巴里转一圈,又返还给羽妃,
滑腻的舌头纠缠着像在跳舞,把口水滋遛滋遛地吸进去,再喝下去。
「老公~ 就是羽妃的神~ 」
「羽妃,老公,可是要反抗羽妃最爱的女神哦?」
「啊哈~ 羽妃的神只有一个,就是最爱羽妃的老公~ 从此以后,羽妃的一切
都是老公的~,任何秘密,都跟老公说~ 羽妃的爆乳,爱情,忠诚,信仰,阴道,
肛门,性感带,一切一切,都是主人老公的……!羽妃,永远只属于老公一个人
~ 」
「哦,」和罪微笑,「那你原来的爱人呢?」
「他哪里都比不上老公~ 」
羽妃眼神娇媚,语气也充满诱惑,眼角的泪痣真是点睛之笔,让她成了现实
的狐狸精。但与狐狸精不同,现在羽妃,永远只爱和罪一个人。
「他,就是个蚯蚓肉棒的可怜虫~ 」
「但他是个魔法天才。」和罪笑道。
「老公~ 比他厉害多了~ 」羽妃艳美的眼神眨动,柔情似水,秋波阵阵。
「老公天赋比他还高,肉棒比他更粗,身体比他更强壮,身上的味道比他更好闻。
哦哦哦~ 老公~,他永远比不上老公,哦哦哦~ 我最爱的大肉棒老公,全~
方位碾压他。」
「他知道的话,会生气吧。」和罪笑道。
「哼~ 跟主人老公一比,他,就是个粪便制造机器而已~ !」
「那,羽妃最爱的女神呢?」
「哼~,她,也是个只会生产粪便的机器而已~.羽妃的神,只有主人老公一
个人。」
和罪终于满意地微笑。享受一个人的爱意就是这么幸福的事情,你的爱人会
永远向着你。
而这,也是和罪的最终目标,将来,就算没有肉棒,羽妃也会一路跟随他,
爱他,用最娇媚的声音叫他老公。她会真正成为最爱他的妻子。
和罪的肉棒抽插地越来越快,无数的触手也在羽妃身上最敏感的区域探索着。
外界世界,羽妃受到内心世界影响,也开始对和罪产生一心一意的爱。
礼拜堂内,假造出来的庄严修女羽妃,正一字一句,高声宣读生命女神的名
言,让世人感受女神的纯净与高贵。
「第三章,四节,二十一。两百三十一年,女神来到极北的北顿,在那里遇
到了一位卖身的妓女……妓女下跪,热泪盈眶,接受女神的信仰,从此徒步走遍
大陆,传播女神福音……」
「主人~ 哦哦hohoho……!干死羽妃了~ 大肉棒老公,干~ 死,干~
死羽妃啦~.主人老公~ 羽妃,快被主人老公,插~ 得死……去活来的了~ !」
和罪拍打羽妃的雪臀,大白肉臀上一阵一阵颤抖,同时,还放出了一个响亮
的屁,在礼拜堂里回荡。和罪也抽插地越来越快。每一次与敏感肉凸起摩擦,羽
妃就会放出一个小屁。
「五节,二十九。三百一十九年,女神来到南方柯蓝,遇到一位正在下葬的
人家……乞丐看着海水分开的奇迹,接受女神的教化,骑着马匹度过海岸,一生
教化蛮夷。」
啪啪啪啪啪——
众人面前的高贵修女,闭着眼睛,目光纯粹、慈悲、富有同情……
而在和罪拍打下,真正的羽妃正疯狂地扭动肥大的雪白肉臀,上面一个个淡
红色手印也随之颤抖,放出一个个响屁。
「六节,七十三。四百一十三年,女神来到东方亚飞,遇到一位老者哭泣…
…老者下跪叩首,亲吻女神指尖,一生信奉女神,寿达一百四十五。」
「啊哈~ 羽妃的连环屁……被主人老公欺负着,羽妃高潮地死~ 去活来~ !
主人老公~ 主人老公~ !羽妃最爱最爱的,大肉棒老公~ !羽妃,应该一早
就爱上主人老公呀~ 」
啵啵啵啵——
羽妃又昂头,像小母马一样浪叫着,抖动着。舒服到放出一连串的连环屁。
但是不用担心,络络早就把羽妃的屁调教成不含任何臭味素,只有苹果跟香
草的味道。
「老公~ 羽妃的老公~ !跟羽妃,爱爱嘛~ !」
和罪看到灵魂水晶深处,羽妃的水晶还剩下最后一丁点,没有变成粉红色。
络络与他对视一眼,当时就心领神会。
之间络络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小男孩,正是羽妃最爱的孩子,羽妃爱着他
但他一直不愿承认羽妃的爱,成了羽妃的心病。如果不过去这一关,羽妃的调教
就不能算成功。
「妈妈~ 」
羽妃愣住了,她抬头望左前方看去,络络变成的男孩正朝她露出最最厌恶的
表情,就像看着一块难吃的蛋糕。
「不,不是这样的。宝贝,你听我……」
羽妃的水晶顿时变白了不少。但下一秒,男孩说:「但是,我最喜欢这样的
妈妈了,真的好喜欢。」
羽妃的心灵像被炮弹轰击了一样。
她瞪大眼睛,朱唇微启,无数情感喷涌上来。每一个女性天生的被需要的感
觉油然而生,还有母性天性,在肉体的快感陪同下,像无数种水果在搅拌机里搅
拌着。
「你,不恨妈妈了吗?」
「当然,妈妈,我最爱妈妈了。只要你爱着大哥哥的话,我就原谅你。」
突然,络络变成的男孩也挺起大肉棒,噗嗤一下,插进羽妃的蜜穴中。羽妃
像上岸的海豚一样蹦跶起来,浑身抽搐着,进行着快乐绝望的阿黑颜高潮。
台下信徒们闭起眼睛,聆听修女羽妃的教诲。
「第七章,九节,女神来到命运女神神殿,对坐而谈。女神说,若有一件事
让您最放心不下,应是什么?命运女神笑……最终,女神回答,当是我大陆上的
子民,我担心他们鲁莽,愚笨,听不到神的声……」
「啊哈~ !要被老公的肉棒插~ 死~ 了。羽妃~ !幸福的肉便器熟女羽妃~
被最爱的老公,最爱的儿子抽插着。玩弄着身体的每~ 一个地方,羽妃,啊哈啊
啊~ 爽死高潮,高潮了~ !」
「第七章,十一节,吾等之身,以奉献女神为使命。净洁身体,澄澈灵魂。
万圣节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五,女神显灵,分发圣餐。将炒干的玉米粒发到羽
妃手中,羽妃感激涕零,发愿服侍吾主终生……」
「呜哦哦哦~ 抽插抽插~,大肉棒老公,在羽妃的身体里抽插抽插~,三十
倍敏感的后庭,永远都是主人老公的肉玩具……」
胸口,那颗水晶终于慢慢变成最耀眼的粉红色,就跟络络脖子上的水晶项链
一样,但是这个过程还很慢,等她彻底臣服,大概还需要一天一夜左右。
而同一时间,我们的巨剑战姬圣歌·圣路易斯,骑着圣马从北城门一路风驰
电掣,朝着修道院的方向冲来。
速度太快了,圣歌所过之处,几乎人人翻到,砸烂摊位无数,几乎立刻有人
认出了圣歌皇后,都是敢怒不敢言。
冲进修道院后,几乎就在她翻身下马的同一时间,圣歌敏锐地察觉到天空中
有一丝不同。
整个修道院上空,一道可怕的黑色天幕正在滚动,就像一个阵法,或者说一
个结界。
「果然,好可怕的黑暗魔法。虽然很脆弱,但太高级了!」
圣歌凝眉,同时,发现了空气中更多的异样。「得抓紧。」
就在圣歌猛地一惊,随即,怒上眉梢的时候,和罪也把滚烫的精液射进羽妃
的后庭深处。这些精液跟敏感肉凸起一起共舞,让羽妃沉浸在持续的高潮余韵中。
「呜哇——精液,滚烫的精液,在羽妃的后庭里跳舞。」
轰——
猛烈的气浪就像一架飞机冲破了礼拜堂的木门,里面的信徒惨叫纷纷,很多
人几乎没有意识到就已经死了。
而在木屑尘埃之中,圣歌独自一人站在门前,下一步,便来到了台上。她看
到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羽妃,看着她光着身子,胯下往外汩汩冒出精液。
圣歌勃然大怒,像一头雄健的狮子。但内心,也很庆幸这里有一层境界,否
则她最要好的朋友,就要被人看光身子了。
尘埃之中,和罪站起来。
「你……圣歌?」
圣歌没说话,当即亮出巨剑。突如其来的变化谁都没想到,络络想把羽妃抱
起来做要挟,没想到圣歌直接一剑。
络络尖叫一声,肚子上冒出一道青烟,虽然没有重伤,但也让她难受。
「主人,我来挡住她!」
但话虽如此,和罪却是跟她一同进攻,两人一上一下,如双龙戏珠一般冲向
圣歌,而这一切都让圣歌感到可笑。
「太慢了,就像在看放慢一千倍的慢动作一样!」
她迅速闪身躲开。「喂!这种蹩脚的功夫,要展现给谁看啊!」
一声怒喝,整个木台四分五裂,此刻,整个礼拜堂早就跑没了人,大家都在
外面看着,五十米之内,谁都不敢靠近一步。
巨剑顷刻间穿过和罪的胸膛,而络络被吹飞了出去。和罪倒在地上,巨剑撑
在他胸前,他似乎感受不到痛楚,身体也不颤抖,伸出手摸摸被刺穿的部位,把
血放进自己嘴里。
「哦……」他喃喃,「美丽的战姬,圣歌。我找了你,好久。」
「是啊,」圣歌冷笑,「我也在找你,魔王。」
她看到羽妃的爱心腋毛,看到地上的爱心乳贴,顿时胸口想被堵住了,无比
难受。
「结束了!」
她再一剑,刺穿了和罪的心脏,和罪的口中鲜血喷出,一切气息都消失了,
向后倒下。圣歌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收剑入鞘。
当务之急,是把羽妃送到安全的地方,治疗她的创伤,让她好好休息。圣歌
拿出一枚深蓝色的宝石,联系了远在极北的凤威骑士团。副团长女骑士绮云·艾
罗受到信号。
「全队,」圣歌的语气不容置喙,「给我赶往大龙城!放弃一切成果,给我
回来!」
「但是,这边情况似乎很……」
「那就给我回来两个大队,剩下四个大队,你们随便吧!」
绮云无奈地笑了,半苦笑地说:「好啦,圣歌姐。」
圣歌把羽妃背在身后,一指空气,无数微粒出现,在羽妃身上形成一套神色
的豪华衣裙。
她最后看了一眼和罪,虽然知道他很可能没死,但她不想再管了,反正和罪
还很弱,大不了今晚再回来,彻底弄死他。
「羽妃,还好吗?」
羽妃没说话,闭着眼睛,睫毛颤抖。
「好,那我们走喽?今晚,你可以做个好梦。」
顺着狂风冲刺,在大龙城东边的一座小山上,圣歌把羽妃放下来。她不相信
城中的任何一位医生,他们的烂手艺只会害了羽妃。
羽妃醒了。圣歌刚要露出笑容,羽妃抱住了她的身体。
「啊?呐呐,讨厌了啦。羽妃,怎么啦?」
羽妃伸手,纤细的手指直接拨开圣歌下身的稚嫩蜜唇,插了进去。
「啊啊!?怎么了嘛,羽妃,怎么,好奇怪?」
圣歌开始推她的手,但又因为是羽妃,不敢太用力。
「圣歌,还记得吗,你最喜欢这里。」
「怎么?」圣歌红着脸,低头微微喘气。
这位北方军神,杀伐果断的超级战姬,只敢在羽妃面前这样,摆出扭扭捏捏
的女孩的景象。哪怕在两位女儿面前都不曾有过。
羽妃把手伸到圣歌面前,魔法元素汇聚,突然放出了深粉色的微光。圣歌一
下子愣在那里。哐啷一声,巨剑从身上落下来,砸在地上。
「原本,」羽妃轻轻说道,「这是我们最爱的,放松精神的魔法,谁要是紧
张睡不着,就用这个让她睡过去,你忘了吗?」
圣歌颤抖起来。
「没……没有,但……是,羽妃……你……」
圣歌眼前一黑,但是没有晕过去。
「哦,圣歌好厉害啊,那就,再来一点吧……」
羽妃的光再一次闪耀,圣歌要闭上眼睛。
「没有用的,」羽妃说,「看不到,也没用哦。」
圣歌感到全身无力,困意袭来。
「为什么啊!」
「没有用的,」羽妃微笑,在圣歌脸上亲了一口。
「为什么啊!羽妃,为什么?!」
「哼~ 」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哼哼哼。」
「为什么!为什么!羽妃,羽妃!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圣歌晕了过去,到在羽妃身上。羽妃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亲了一下。
同一时间,从圣歌体内,一道看不见的金光射向天空,在天上绕了一个圈,
朝北方疾射而去。这道光,会通知副骑士团长绮云,一共两千王牌铁骑五天内就
会赶到这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