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玉镯子】(01)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一章、顶级幻术
夏夜初上,一个少年在院子里借着灯笼发出的微光,玩着鱼池里的金鱼。这
是一个瓷质的金鱼池,圆形,上口窝在里面。上面印着牡丹花的花纹。甚是好看。
要说这夏日,玩玩水是再畅快不过,这不,这少年一边玩着鱼池里的水,一
边逗着里面的金鱼,玩的不亦乐乎。
这少年叫唐世谦,是这个院子里男主人的儿子,家中唯一的公子。今年17
岁,少年初长成,却是气宇不凡,眉宽目秀,极具英雄之姿。父亲和母亲都很宠
他,毕竟是家里的独子,所以格外受到家人的溺爱。这也不是好事,竟培养了他
天生爱玩的个性,17岁了,眼看着就要成人了,还整天不学无术,没有个一技
之长,为此,家人也很担忧。这不,今天这公子哥也不知哪来的雅兴,竟然逗起
他父亲最爱的金鱼来。
只见公子哥时而撩起水来,时而用手撵着金鱼,时而又作势要抓金鱼,不过
玩着玩着,公子哥定了定睛,直勾勾的看着金鱼池底,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不
一会径自叹道:「哇,好多的小鱼崽啊!金鱼下崽了!我要把这一消息告诉母亲
去。」随即紧跑了几步,朝母亲住的上房屋走去。
临近门口,唐世谦就朝里面喊了起来:「母亲,母亲!你在吗?」
只听得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干嘛呀?娘洗澡呢!」
唐世谦在门口说道:「母亲,院子里的金鱼下崽了,下了好多小鱼啊!」
屋里的女人回道:「是吗?!一会等娘洗完澡,把那些小鱼都捞出来。省的
被大鱼给吃了。」
「嗯,那我等你,娘,你先洗吧。」唐世谦这么说着,正欲重返鱼池那里,
忽然觉得心里痒痒的,听着屋子里不时传来的水声,脑海里迅速就幻想出一副母
亲洗澡的画面,是那样的香艳!话说自己17岁以来,还没见过女人的身子长什
么样子呢,这时,只见母亲屋子门上的纸窗上,透映出昏黄的蜡烛光晕,屋外面
的天已经黑下来了,从里面应该看不到外面的动静吧。这样想着,少年大着胆子,
悄悄的凑近门口,沾了口唾沫,在纸窗上捅了一个小眼,这样就能看见屋里的景
象了!
少年将眼睛凑近了些,不由得觉得心开始砰砰直跳起来,嘴里咽了口唾液,
竟然看呆了!只见他母亲此刻正光着白花花的身子站在一个木盆里,背对着他,
将后背和大屁股都展现了出来。母亲一会蹲下来撩着木盆里的水润着身子,一会
又站起,用毛巾擦来擦去。真是太性感了!唐世谦哪里看的过这种画面,不自觉
的下面的鸡巴就硬了起来。心脏也扑通跳个不停,跳的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有
点感到窒息!
这会,院子里的走廊有脚步声传来,唐世谦赶紧离开了母亲的房门口,朝院
子中心走去。原来是家里的丫鬟柳翠姑娘走过来了。柳翠姑娘是负责平日做饭的
丫鬟,今年芳龄20岁,可能平时也比较喜欢吃,所以身材有些微胖,虽然说长
的不是好看的那种,但是看着也不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贼心虚,唐世谦先
跟柳翠打起了招呼:「去哪啊,柳翠。」
「哦,小少爷,我去前院的库房取几个地瓜去,准备明天早上熬点地瓜粥。」
柳翠回道。
唐世谦一看,柳翠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偷看母亲洗澡,就放心下来。对柳翠
说:「哦,那你去吧。」
柳翠「嗯」了一声,就走远了。
唐世谦又走到金鱼池那里,看了会金鱼,他在等柳翠回来,因为柳翠一回来,
他就有机会再去偷看母亲洗澡了,在此之前,他可不敢,万一偷看的事情被柳翠
撞见了,倒是一件挺尴尬的事。
不一会,柳翠手里拿着几个地瓜就回来了,穿过院子的走廊,去厨房那边了。
唐世谦这才大着胆子重新走到母亲的屋子前,顺着刚才的窟窿洞,向里面看
去,只见此刻母亲已经侧着身站着了,这样胸前的奶子就被唐世谦看到了,母亲
今年虽然快40岁的女人了,但乳房依旧很翘很挺,奶头也很长,立在乳房上,
高傲的向前翘着,接着微微的蜡烛光亮,母亲的阴毛那里朦朦胧胧的,虽然看不
太清,但是依稀可以看见浓密的毛毛,就像一片黑森林,覆盖在性感的三角区上。
母亲的肚子上稍微有些褶皱,不过不太明显,毕竟年龄在那,有点肚子是很
正常的,这诱人的母亲的胴体立刻让唐世谦的鸡巴翘的老高,唐世谦就感觉身体
开始燥热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不过这时,身边的一只蚊
子嗡嗡嗡的飞个不停,唐世谦觉得太讨厌了,于是用手去挥那只蚊子,结果没想
到,力气用的过大,胳膊一下子就打到了门上,这样就弄了一声响。屋子里的母
亲也意识到了这个声音,立刻朝外面问道:「谁啊?谁在门口呢?」
唐世谦立刻吓的魂都飞了,忙紧走了几步,跑开了,留下母亲慌张的询问声:
「谁在那呢?谁啊到底?…………」
唐世谦跑出了院子,朝街上走去,此刻夜已经黑了,除了家家户户门外的灯
笼,还有头顶上的月亮星星的光亮,几乎就没有什么亮光,街上的人也不多,有
的在家门口乘着凉,有的在街上懒散的走着,有的则是卖东西的小贩。唐世谦就
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回忆着刚才母亲白花花的身子,觉得真是刺激,自己人生
中第一次见到了女人的裸体,也算是值了。走了一段路,就到了夜市,这里人潮
汹涌,灯火通明,实在是块人间乐地。逛着逛着,忽然一个女人贱贱的声音传来,
「呦,这位小哥,天干气燥,进我们家来玩玩败败火啊!」唐世谦一抬头,原来
是到了春满楼。
春满楼是远近闻名的窑子,里面美女如云,都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角色。
其实经过刚才窥视母亲的裸露的身子,唐世谦已经很想要做那方面的事了,
他也很想找个女人发泄一下,可出来的急,身上并没有带钱,这要是进去玩一趟,
玩完了不给钱,是一件多么丢面子和尴尬的事啊,这种事他可做不来。于是顶着
饥渴的欲望和鸡巴的冲动,唐世谦向那个拉客的女子回绝道:「不了,不了!」
说着就远离了春满楼。
在街上又逛了逛,只觉得有些无聊,唐世谦就开始往家走,到了家,只见母
亲正借着灯笼的光亮在金鱼池边捞着小鱼。母亲见他回来了,便问:「干嘛去了?」
「哦,去夜市逛了逛。」唐世谦惶恐的回道,生怕母亲问起刚才的异动。不
过母亲似乎也没准备提这茬,一心一意的在捞着小鱼崽。
「还真是下了不少小鱼。」母亲笑着说。「你爹看到应该会很高兴吧。」
「嗯,爹回来了就让他看看。这还是几年来第一次下崽吧?」唐世谦说。唐
世谦的父亲是道族首领,平时忙的很,偶尔会回家一次。这个世界分为五大部族,
分别是道族,僧族,巫族,士族和魔族。五大部族互相为敌,各自划分着各自的
势力范围。而唐世谦的家就在道族的地盘里。
「嗯,还真是第一次。」母亲附和着。
唐世谦又和母亲聊了聊,就回了自己的屋子,准备睡觉。
可在床上辗转反侧,磨蹭了许久,也没有睡意,脑子里都是关于母亲刚才裸
体的身影,不知不觉得鸡巴又一次硬了起来。唐世谦只觉得下身焦热难耐,好想
释放一下的感觉。也好想再看看母亲的身子啊,并且亲手上去摸一摸,看看是什
么样的滋味。
他在等一个时机,等一个母亲熟睡的时机,大约又过了一个时辰,听着院子
里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了,唐世谦寻思大概这会母亲已经回屋去睡了吧。于是悄悄
的起床,又悄悄的向母亲的房间摸去。
此时,正是深夏。天气热的很,家里又没有什么外人,母亲平日都是开着门
睡觉,就是为了能够通风凉快。这正好也给唐世谦以可乘之机。
唐世谦顺利的经过院子,就进了母亲的房间。此时,母亲的房间黑黑的,大
概是已经睡下了吧。唐世谦这么想着,胆子更大了,放轻自己的脚步,就走到了
母亲的床边。
母亲这屋也不算大,东边靠墙的位置摆放着父亲和母亲的大床,母亲此刻就
睡在床上,西边是古木方凳子,屋中央摆着一个圆木桌。
黑夜中,就看见母亲手上的玉镯子发出了微微的淡淡的绿光。母亲的这只玉
镯子来历可大了,听母亲说过,这还是她从娘家带来的,是母亲的母亲传给她的,
而又是母亲的母亲的母亲传下来的,所以这镯子一经几代,显得古朴温润,玲珑
剔透。这玉镯子是由上等的上古碧莲之玉精心雕琢而成。有着轻微的夜光。这玉
镯子也有种特殊的魔力,据说可以施展法术。不过母亲一直深居简出,不问世事,
所以唐世谦一直没见过这玉镯子到底有什么法力。可能也只是传说吧。唐世谦一
直这么认为。
唐世谦的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不一会,就看见了屋里的情况,原来母亲正
背对着她,身穿一身白色轻纱,侧躺在床上。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肌肤光滑娇
嫩,在微微的月光下,反着淡淡的光。要说这本没什么,不过唐世谦方才看了母
亲裸露的身子,淫心四起,所以见到母亲那光滑的大腿,便也感觉是天赐的尤物。
唐世谦加重了呼吸,大着胆子就将手摸了上去,哇,顿时觉得滑腻腻的,摸
起来还真是舒服,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女人味吧。男人的皮肤还真的没有那种感
觉。
母亲这时好像没发现他,一动不动的,倒是可以听到母亲均匀的呼吸声,应
该是熟睡了吧。
想到这,唐世谦胆子更大了,开始去撩母亲的轻纱下摆,撩起来后,母亲的
大屁股就出现在自己眼前,此刻,母亲正穿着一件宽松的梅花纹内裤,唐世谦借
着月光,拉开内裤的一角,就开始观察母亲的外阴来。
不过由于太暗,还是没能看清母亲的下体,只能看见漆黑的一团。
唐世谦索性大着胆子用手朝下体摸了上去,只觉得上面嫩嫩的,浓密的毛毛
下面,有个小肉片一样触感的东西,唐世谦居然摸到了母亲的小阴唇!
摸到这里,唐世谦更觉得自己身体兴奋异常,鸡巴也更难受了,索性将站起
身,用手将裤子褪去,可刚露出自己坚挺的鸡巴,只觉得背后熟悉的声音对她说
道:「你这是要干嘛?」
唐世谦顿时感到脊背发凉,我操!!!这不是母亲的声音吗?母亲何时跑到
自己后面了?再定睛一看床上,发现此时床上空无一物,只剩下那只玉手镯放在
枕头边上。唐世谦看的蹊跷,由于不明白这之间的缘由,一时间有点吓得魂飞魄
散。
接着,身后的母亲走到唐世谦的前面,看见他竟然脱了裤子,大声训道:
「你个兔崽子,小畜生,你是要干嘛,你是要干嘛!」母亲一边用手打着唐世谦,
一边骂道。
唐世谦却很不解刚才见到的一幕,刚才自己明明看到母亲睡在床上,可这会
怎么就跑到地上来了?
「娘,你刚才不是在床上吗,怎么又在这呢,我是不见鬼了?」唐世谦疑问
道。
「还说呢!那是我刚才布下的幻术!你说,刚才我洗澡的时候,是不是你在
门口站着了?」母亲说。
唐世谦却还是不解,继续追问:「幻术?怎么弄的?娘,刚才你在我背后说
话,我都要吓死了,我以为是鬼呢!」
母亲指了指床上的玉镯子,对他说:「什么鬼啊?那玉镯子可以迷惑人的双
眼,让人产生幻觉,你刚才看到的都是假象。」
唐世谦却依然不信,自己明明刚才就摸到了母亲的逼逼那里,而且触觉是那
样真实,怎么会是幻觉呢?难道这玉镯子的魔力这么强大?竟然可以伪造真实的
感觉吗?可自己又不好直说什么,所以低头在那里一言不发。
母亲看到了,却更急了,问道:「我问你,刚才是不是你偷看我洗澡了?」
唐世谦撒了个慌,说道:「娘,不是我,我没看。」
「不是你就怪了,那你解释解释,刚才你干嘛呢?我可一直在旁边看着呢!」
母亲说道。
「啊?娘,那你刚才都看到啦?」唐世谦惊出了一身冷汗,自己的奇怪举动
被母亲发现了,还真是有点尴尬啊。
「对啊,我就知道肯定是你在门口偷看我洗澡,所以一直不放心,就在刚才
布下幻术,在一旁悄悄观察,没想到,你还真胆大包天,连你娘我都…………」
母亲似乎没找到什么准去的词来形容这件事,索性没说出口。
唐世谦却觉得分外尴尬,自己摸自己亲娘的事被娘逮了个正着,此刻真想找
个地缝钻进去啊!「娘,我错了。」唐世谦脱口而出。
母亲的气却还没消,严厉的说道:「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叫乱伦!要是被
别人知道了,可羞死了!你娘我也不活了,干脆死了算了!」
「娘,我真的没想那么多,我只觉得身上难受。」唐世谦辩解着。
这句话却让母亲陷入了沉思,想想也是该给儿子找个媳妇了,儿子今年17
岁了,也该有个自己的老婆了。「这回知道错啦?」母亲似乎缓和了不少,不那
么生气了。
唐世谦点了点头。
母亲见儿子态度挺好,就对儿子唐世谦说:「世谦啊,赶明给你找个媳妇吧,
你也大了,该到了娶媳妇的时候了。」
唐世谦一听,就觉得自己还没玩够呢,娶媳妇毕竟是个大事,自己恐怕承担
不起那份责任啊,虽然家里还算富裕,可是娶了媳妇,毕竟也失去了自由身,一
想到有那种束缚的感觉,他就感觉浑身不自在,他还是玩心太重。「娘,还是不
要了吧,以后再说吧。」
母亲一听这话,又生气了,说道:「你看你,一天吊儿郎当的,也没个正事。
你都多大了,还不考虑结婚呢!」
「娘,再过两年的吧。」唐世谦说。「娘,没什么事,我回屋睡觉去了啊。」
说完就要走。
母亲念了一句:「这孩子!一点也不听话!」
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了,不过自从经历了这件事以后,唐世谦的脑子里始终
惦记着女人,惦记着女人的身子,总想摸摸或是看看女人的身体。家里面算上母
亲,一共有三个女人,第二个女人就是那天在院子里碰到的柳翠,第三个是平时
负责收拾屋子的丫鬟,名叫巧月。
巧月长的倒是稍微有点姿色。巧月今年22岁,算是唐世谦的大姐姐了,身
材前凸后翘,玲珑有致,最重要的是性格很温顺,唐世谦之前对巧月是没什么感
觉的,可自从在母亲那里失手之后,就一直惦记着巧月姑娘。
这天早上,唐世谦起床了,正在自己的屋子里洗漱,巧月就进来帮着收拾屋
子来了,巧月用抹布擦着屋子里的桌子,又帮着去床上叠被子。
唐世谦看着巧月撅着屁股在床上叠被子,那浑圆的屁股外形立刻就引起了唐
世谦的兴奋,鸡巴随即就硬了起来。唐世谦擦了擦脸,走到床边,一边看着巧月
的屁股,一边对她说:「叠的真板正!」
「还行吧!」巧月忙着叠被子,随意的回应着。
唐世谦越看心越痒痒,急忙去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将房门从里面插上了,巧
月看到了,疑惑的问道:「少爷,你这是干嘛呀?」
唐世谦也没说话,紧走两步到床边,就开始伸手去扒巧月的裤子…………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