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欧阳克】(24)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024章、君子欧阳,心兰疗伤
此时,既然已经和江别鹤和江玉燕分别谈妥了事情,而欧阳克当然也要开始
做第二件事情了,那就是这个时候先把铁心兰的伤给医治好。
此时的铁心兰,乃是武林盟主,狂狮铁如云的女儿,只不过铁如云此时已经
被刘喜给抓走了,而铁心兰也已经中了移花宫邀月宫主的碎心掌,此时危在旦夕,
当世除了火灵芝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治好此时的铁心兰,这么一个绝色
佳人就快香消玉殒了。
而此时的欧阳克,自然是不能就这么看着铁心兰死去的,而他本人拥有极强
的外挂,只要对方还没有死去,那不管这个人的伤势有多重,都可以救活。
所以欧阳克,此时自然是要赶紧去救铁心兰了。
……
小鱼儿这个时候前往慕容府偷取火灵芝,暂时就把铁心兰放在了此时的江别
鹤的家中,而此时的江别鹤虽然为人奸恶,但毕竟是江湖上素有侠名的仁义无双
大侠,小鱼儿光天化日下将铁心兰送到江家,江别鹤自然必须好好照顾了。
因此,此时的铁心兰被安置在一间不错的厢房中,有专门的人伺候,因此此
时的铁心兰虽然身体虚弱,可是却过得还算安稳。
而此时,欧阳克来到了铁心兰的房中,将房中的丫鬟赶走,接着就看到了床
上躺着的铁心兰。
「真美!」当看到床上这个身着素衣,脸色苍白的女子的时候,欧阳克的心
里立刻就浮现出了这个词语,眼前此女虽然面色憔悴,可是姿容秀丽,皮肤白皙,
却是欧阳克生平少见的美人儿,比之当年的少女黄蓉竟也不差分毫,只稍逊小龙
女一筹,这般美人儿,欧阳克虽阅女无数,可是却也甚至为少见,一见之下,自
然便是立刻大为动心。
「妈的,这么一个美貌的花朵儿一样的美人儿,给那个花无缺糟蹋实在是太
可惜了,这可无论如何不能让给那个花无缺了……」这是此时的欧阳克心里立刻
就浮现起来的想法,如此一个绝色佳人,他是非搞到手不可的。
当然了,欧阳克如今已经占有了黄蓉的身子,尤其是少女黄蓉的处女身,欧
阳克也品尝过了,所以此时的欧阳克,也已经不在那么急色,铁心兰这等绝色佳
人,欧阳克自然是不用着急,要好好品尝一番,那才快慰,可是就算是要品尝,
欧阳克也要这个女人心甘情愿,那才可以,所以此时的欧阳克,肯定不会对铁心
兰施加强暴,那样不但亵渎了美人儿,而且终究不美,所以欧阳克此时也不会那
么做。
但是此时的欧阳克,不能强行玷污了铁心兰的身子,可是有些便宜却是可以
占的,嘿嘿嘿……
「你……你是谁……」此时的铁心兰来到江家才两天上下,碎心掌的毒性还
未完全发作,所以此时的铁心兰还有些意识,她勉强睁开双眼,看到眼前一个陌
生高大的白衣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铁心兰愣了一下,接着想起自己只穿单衣,
便想坐起,可是周身绝无半分力气,只能虚弱地询问。
此时的欧阳克看到铁心兰虚弱地询问,于是赶忙很正经地对铁心兰说道:
「不满铁姑娘,在下知道铁姑娘身受邀月宫主碎心掌之伤,这个时候已经伤重难
治,所以在下前来帮助姑娘疗伤的……」
听到眼前这个男子要给自己疗伤,这个时候铁心兰的戒备之心已经放下,她
这个时候无力动弹,只能够虚弱地点了点头。
而此时的欧阳克,假装装模作样的给这个时候的铁心兰把把脉,其实他也确
实会把脉,毕竟他是西毒欧阳锋的儿子,西毒欧阳锋最善于用毒,医术倒也是颇
为了得,所以此时的欧阳克也懂得医术。
这一把脉之下,欧阳克就感觉这个时候的铁心兰气息其实已经几乎全无,但
是全靠一股强大真气将她的心脉维持住,才不至于当场毙命,看起来定是那花无
缺以深厚内力护住她的心脉才保护她不死,只不过这股真气最多也就在支持十天
也就差不多了,十天之后铁心兰必死无疑。
此时的欧阳克倒有些暗暗心惊,心想:「这花无缺武功当真了得,论武功来
说,花无缺的武功,只怕不亚于第一次华山论剑的天下五绝了。」
他说这个时候的铁心兰伤势很重,当今天下除了火灵芝之外,绝无第二样宝
物可以救得了她,但是对于欧阳克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这个时候的欧阳克只
需要将自身的外挂之力,以真气的方式输入到此时的铁心兰的体内,自然可以让
此时的铁心兰立刻起死回生,这个时候,欧阳克却不会这么做,因为他有个更有
意思的想法。
所以这个时候的欧阳克这么对此时的铁心兰说道:「铁姑娘,我需要告诉你,
一般的药石已经无灵,当今世上,除了火灵芝之外,没有第二样宝物可以救得了
你,而火灵芝小鱼儿是否能够取回来,实在是不可而知,外加上你身体里面那股
护住你心脉的真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消散,所以现在不能够再耽误了,我只
能够亲自给你疗伤,而我疗伤的方法可能会得罪姑娘,但是你放心,这个时候我
已经让所有的下人都已经离开这里了,绝对不会有人知道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给姑娘疗伤之后,在下也会守口如瓶,绝不会让任何人侵犯姑娘的清白!」
而此时的铁心兰听到这个时候的欧阳克说出这句话,一时之间还不明白欧阳
克这话什么意思,可是随即,一件让铁心兰震惊的事情一下子发生了。
原来这个时候的欧阳克,竟然开始伸手给此时的铁心兰宽衣解带。
「你……你要干什么……你……你……」此时的铁心兰虚弱无比,除了自己
的嘴还能动几下之外,其余的身子可是动都不能够动一下,而这个时候欧阳克脱
她的衣服,铁心兰除了在嘴里说几句话之外,便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铁姑娘,得罪了,但是我也没有办法,我这个时候需要用我的上乘内功,
打通你周身的经脉,才可以让你的伤势痊愈,可是我这绝顶神功,在发功疗伤的
时候我们都是不能够穿衣服的,否则的话,你我体内热气散不出去,郁结于心,
到时候别说是你,连我也完蛋了……」
「这……这……」听到欧阳克的话,此时铁心兰可以说是羞愤无比,虽然她
也曾经听自己爹爹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些高深的内功疗伤的时候,确实需要
双方脱光衣服,可是此时此刻,自己跟欧阳克男女有别,怎么能够在她面前被脱
光衣服呢?这样子的话,自己清白可就全毁了,但是这个时候的铁心兰,根本连
动都动不了,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了呢?一时之间激愤交加,竟然晕死了过去。
「哎呀呀,晕过去了,真是脆弱,不就看一下吗,又不会少块肉……」此时
的欧阳克看到此时的铁心兰晕了过去,里面暗暗好笑,说出这句话之后,手上动
作并不停止,直接将铁心兰的单衣解开,下面已经没有穿任何的衣物,连肚兜内
衣都没有,一对饱满的大奶子,一下子就弹了出来,丰腴圆润,硕大饱满,犹如
两颗熟透的蜜桃一般。
「好大的奶子,这女子当真是绝代尤物啊!」此时的欧阳克凝视着眼前铁心
兰德一对大乳房,越看越是喜欢,而上面的两点红樱桃,更是十分的迷人,令欧
阳克的鸡巴一下子硬了起来。
「可惜,今天本公子是无法尽情享用你这对大奶子了,可是来日方长,不着
急……」欧阳克心里面多了一句之后,接着先将自己的欲火压制下去,然后伸手
麻利的为铁心兰出去裤子,内里果然也没有穿内裤,看起来中了碎心掌以后,周
身忽冷忽热,身上只能够穿一件衣服加以遮体。
将那裤子脱去之后,眼前这个武林四大美人之一的狂狮铁如云的女儿铁心兰,
已经周身赤裸,再无任何衣物可以遮身,雪白晶莹的瞳体完全暴露在外,被欧阳
克欣赏的一览无遗。
而此时的欧阳克嘿嘿一笑,说道:「铁姑娘,对不起啦,我是要给你疗伤,
所以这个时候才只能够这么对你,希望你不要怪我哟……」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站起身来,一把将周身的衣服脱了个精光,顿时他
高大的男性便裸露出来,一根粗大的阳物早已硬起来了,只不过这个时候,欧阳
克强行压制自己的欲望,才不至于在这个时候,把此时这个已经身受重伤的赤裸
美人铁心兰当场奸淫。
其实此时,欧阳克在进入房间之前,而进入之后就把这样东西随手扔在一边
了,而这样东西其实就是几条麻绳,每一条麻绳上都拴着一把铁剑,这个时候的
欧阳克,脱光了铁心兰和自己的衣服之后,直接走到一旁,将这几根麻绳拿起来,
其中两条,欧阳克运起自己自己手上功力,将绑着铁剑的那一头往两边墙壁上投
掷而去,顿时这两把铁剑的粗绳索,就整个的插入了这个时候的两边的墙壁,其
中铁剑已经完全插入到墙壁之中,只留下绳索在外面了。
然后此时的欧阳克又如法炮制,将另外的两根绳索,以这种手法插入另外的
两面墙壁,但是这一次插入的却是在接近地面的墙壁。
也就是说,这四条绳索,这个时候插入了房子的上下左右四个角度的墙壁当
中。
这个时候,欧阳克做好这些事情之后,嘿嘿一笑,走到这个时候床边,将这
个时候床上赤裸昏迷的铁心兰抱了起来,大手按在她的大白屁股上,捏揉了两下
之后,接着将此事的铁心兰抱到了这个时候的绳索边上,先用此时上头的两根绳
索,分别捆住铁心兰的双手,接着又用另外两根绳索,将铁心兰的双腿捆住。
而此时的铁心兰就在昏迷当中,赤身裸体的被辞的欧阳克绑成一个大字型,
双手双脚都是分开的,此时丰满的奶子,肥大的少女大白屁股,以及那少女最私
密的在几根乌黑的阴毛簇拥下的粉嫩小穴,都被欧阳克看得一清二楚。
而看到此时的绝色佳人铁心兰,被自己摆弄成这样的屈辱的姿势,欧阳克的
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只不过可惜这个时候的他不能够享用铁心兰的贞操,不过
自己会有很开心的事情要做的。
此时的欧阳克将自己的手掌,一把按在了铁心兰的一颗大乳房上面,在这坚
挺丰满的胸部上捏了两把,这一股真气输送进去,铁心兰立刻就苏醒了过来。
「我……我……你……你……你……」
虽然这个时候的铁心兰醒了过来,并且因为欧阳克这股真气的输送,铁心兰
不会再晕过去了,可是这个时候她依然是十分的虚弱,动都无法动弹一下,跟废
人其实也差不多了。
而此时她醒过来之后,一下子就发现自己正式的衣服已经被脱光,而且是被
人以捆绑的方式,屈辱地摆成一个站立的大字形,丰满的肉体被眼前这个男人看
得一清二楚,可以说是让这个时候的铁心兰,真恨不得就此死去才好,可是这个
时候,铁心兰却是根本没有办法,因为她现在连动都没法动了,就是撞墙自杀或
者咬舌自尽都做不到,而其实咬舌自尽根本就不会死,在这个世界是人人都知道
的事情,所以此时的铁心兰根本无法自杀,只能够这么屈辱的赤身裸体的站着,
任由眼前这个男人欣赏她的玉体。
而此时的欧阳克,却是在此时铁心兰醒来之后,露出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对着此时的铁心兰说道:「铁姑娘,你要知道,你这个时候身受重伤,所以这个
时候我必须要为你疗伤,而你说的伤势太重了,所以我不要用我的独门神功,九
阳神功,外加一阳指和先天功的神功来为你打通周身的经脉,非这个时候我们两
个人身上都不能不穿衣服,否则九阳神功的阳气必然会把你我二人都给烧死,所
以此时我是脱光了衣服,你放心,今日之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绝对会守口如
瓶,或者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的,也不会玷污姑娘的清白的,得罪了,我要开始
了!请姑娘不要见怪,为了能够救活你,我现在必须要点遍姑娘的周身奇经八脉
的所有大穴,才可以让姑娘伤势痊愈,痒,姑娘你忍耐一下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欧阳克也没有再管这个时候铁心兰嘴里还弱弱地喊着此
「不要,不要,你走开」这些微弱的言语,双手挥动,首先就点向了这个时候铁
心兰的百会穴。
那百会穴乃是在人的头顶之上,此时欧阳克一不会一阳指,二不会先天功,
三更不会九阳神功,可是他的外挂之力,却可以治疗天下内伤,此时他将外挂之
力和自己体内的逍遥派阴阳兼备的内功,以及魔种之力混合,一点之下,立刻从
铁心兰百会穴渗入其中。
「嗯……」此时的铁心兰只觉一股热气涌入自己头顶,立时周身一热,脑子
便即一晕。
欧阳克接着第二指点了出去,点中了此时铁心兰的后一寸五分处的后顶穴,
然后说道:「铁姑娘,你忍住!」说着,欧阳克双手齐出,连点了强间、脑户、
风府、哑门、天柱几穴。
这几个穴道都在后脑部位,而此时这几个穴道一点,铁心兰体内已经注入了
混合着欧阳克多股真气的力量,此时周身燥热难当,早已神志不清。
可是虽然说铁心兰神志不清,但是此时的她的神智不清只是在肉体之上,她
的心灵在此时反而异常清醒,但是她的肉体此时和她的灵魂似乎分离来,她虽然
还可以感觉到肉体上的感觉,可是灵魂已经无法控制肉体了。
而此时感觉到对方在抚摸自己的身体,铁心兰气急败坏,可是却无可奈何。
「铁姑娘,下面要进入到关键时刻,我的一阳指神功乃是传承自当年大理皇
帝段正淳,这位皇帝,精擅一阳指绝技,跟红十字会有交情,专门跟华山二老一
样帮助女人治病,他的独门治病手法是以点、揉、捏、舔、亲、拍、吸、捅八字
诀为准,这八字诀是双数,他又曾经是大理镇南王,同时信观世音菩萨,所以外
号大理段二,观音王八,他这门神技,有八字诀,威力别说远胜寻常的一阳指,
就是大理段氏的六脉神剑也比不上,因为六脉神剑只有六,他有八,而自他死后,
再无第二人会,所以他的便宜儿子的最心爱的女人嫁给了他便宜儿子的情敌,而
他的便宜曾孙的妻子,也因为他便宜曾孙不会这等神功,而和他分道扬镳,我是
他此神技的唯一传人,自然与众不同,此时为了救姑娘的性命,只得得罪了!」
此时欧阳克如此而说,说的义正言辞,铁心兰听到了之后,内心气愤不已,
心想这哪里冒出来的淫贼,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可是她此时连动都无法动一下
了。
此时欧阳克要以救人为主,所以立刻先绕到铁心兰的背后,展开大理段二,
观音王八的独门绝技一阳指神功,点、揉、捏、舔、亲、拍、吸、捅八字神诀齐
出,首先以点字诀,用左手点向铁心兰后颈的大椎穴,同时以亲字诀,大嘴对着
铁心兰白嫩的玉背的神道穴亲吻过去,嘴唇亲上了神道穴,滑嫩的肌肤丝毫无法
迷惑欧阳克,他是好人,此时是要救人,所以狂热地亲吻着铁心兰的后背,同时
右手则是以揉字诀点向了此时铁心兰的长强穴。
那长强穴乃是在人的屁股的那条缝隙的右侧,欧阳克知道自己是正人君子,
而铁心兰也是黄花闺女,以此等龌龊手法,抚摸人家姑娘的大白屁股的缝隙实在
是大为不妥,但是此时是在救人,怎能马虎?所以右手施展揉字诀,一把将铁心
兰粉嫩的大白屁股的右臀捏揉,开始施展大理段二的独门一阳指中的揉字诀去点
铁心兰的长强穴,只是这长强穴乃是在这女人的屁股缝隙之间,而且既然是要揉
的话,自然手掌越大力越好了,于是欧阳克这正人君子,此时只好用大手按住铁
心烂的大白屁股,拼命地搓揉她的丰腴的臀肉,没办法,为了救人,事急从权。
「啊啊……你这恶贼,你不能摸那里,不能摸那里……」
而此时的铁心兰被欧阳克亲吻着后背,大白屁股更被男人肆意抚摸,神志不
清的身体根本已经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她的意识却已经知道,此时这
个男人正在抚摸她那从未被任何男人,包括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花无缺抚摸过的屁
股,铁心兰很想叫,很想喊,很想挣扎,可是根本没用。
而此时的铁心兰,那大白屁股被抚摸,她只觉得一股股难以想象的热气伴随
着自己的屁股传入体内,而上身却被一股寒气涌入身子,此时体内又冷又热,犹
如冰火正在互相冲击,直让此时的铁心兰如同时生在火炉冰窖一般,实是欲仙欲
死,如处地狱天堂的交接,其感觉不可言喻。
「呜呜呜……救命……好冷……好热……无缺……你快来救我……救我啊…
…呜呜呜……啊啊啊……啊……」
此时的铁心兰的灵魂意识在不住地痛苦尖叫,可惜欧阳克听不见。
「铁姑娘,现在是更关键的时候,一阳指的拍字诀来了,我要以拍字诀打通
你大白屁股上的会阳穴!你忍耐一下!」
欧阳克此时站立着身子,义正言辞,目不斜视地看着铁心兰的大白屁股,然
后挥起一掌,狠狠地拍打着此时铁心兰大白屁股。
「你这恶贼,你……你……打我……啊啊……疼死了……啊啊……啊……我
要死了……让我死……」此时的铁心兰虽然灵魂无法控制身体,可是身体上的一
切感觉她都能察觉得到,她从小就没被任何人打过,就连自己父亲狂狮铁如云因
为疼爱自己,都从不会打自己,她这娇嫩的大白屁股还是第一次被人打,疼的她
不住尖叫,可惜没人听得见,包括欧阳克自己。
「啪啪啪啪」,欧阳克为了能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所以此时狠狠地用
力拍打铁心兰粉嫩的臀肉,这铁心兰身材妖艳,一盘屁股丰腴肥大,丝毫不亚于
后世的巴西美模特,欧阳克每拍打一巴掌,铁心兰的大白屁股的粉嫩臀肉就要颤
抖一下。
而刚才一番治疗,铁心兰体内的冰火之力越发旺盛,而此时被欧阳克拍打屁
股,每拍打一下,此时神智迷糊的铁心兰的体内的冰火之力就要沸腾一次,搞的
铁心兰的意识也被这股冰火之力搞的难以把持连叫都叫不出来,只觉生不如死,
却又欲仙欲死……
「呜呜呜……无缺,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对不起……」这是
铁心兰的意识此时唯一的想法,她觉得自己的身子好脏,再也配不上最心爱的男
人了……
「后身筋脉已经被揉、亲、点、拍四法打通,现在要以捅字诀打通姑娘的会
阴穴,姑娘忍住!」此时大把热气寒气涌入到此时的铁心兰体内,搞得她脑子混
乱不堪,忽冷忽热,而忽然,正在拍打铁心兰大白屁股的欧阳克大叫一声,接着
下身那根大鸡巴的龟头狠狠地对着铁心兰下身的会阴穴而去。
那会阴穴乃是在女性的大阴唇后联合与肛门连线的中点,也就是说,铁心兰
的处女骚屄和娇嫩菊花的中心点部位。
「捅字诀之千年杀!」
欧阳克一声大吼之下,那巨大的龟头瞬间就以巨大的力道顶在了铁心兰的会
阴穴上。
「啊啊啊!」
本来铁心兰是有气无力的,说话声音也是极微弱,可是此时,在欧阳克的捅
字诀的毕生绝招「千年杀」威猛之力之下,周身的冰火之气一下让她那本来被碎
心掌之力击的已经几乎毁灭的肉身大有活力,一股巨大的力量涌现出来,让此时
的铁心兰发出了自受伤以来,最大的一阵叫声。
而她的灵魂此时也仿佛有一半回到了身体里,可是此时的她虽然可以勉强蠕
动身体,可是一来被捆着,二来四肢无力,其实也跟没回来一样。
「啊!铁姑娘,你叫的真大声,跟范冰冰在苹果里面和梁家辉在一起上下做
游戏的时候一样的大声,看起来在下这千年杀必然有效,我们再来!邀月那贱货
的碎心掌专门碎心,所以你的胸部伤势最为严重,我必须要用力为你治疗,现在
我要以舔、吸、揉、捏四字诀,外加捅字诀修复姑娘被那邀月所碎之心,来吧!」
欧阳克边说边绕到了此时的铁心兰的身前,大叫道:「一阳指之揉字诀,目
标,乳中穴!」说到这里,欧阳克一双大手展开揉字诀心法,一把按住了铁心兰
两颗丰满的大乳房,狂热地搓揉。
「你……你不能摸那里……不能……放手……呜呜呜……」此时的铁心兰依
然口不能言,而自己的意识,在察觉到这个男人居然用手抓捏自己那以前保养的
十分小心的少女胸部的时候,可以说此时的铁心兰是欲哭无泪,用力叫喊,可惜
此时她的嘴虽然可以大声叫喊,但却不能喊出那些她意识想喊的话,而是别的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此时的铁心兰,在刚
才欧阳克的捅字诀之千年杀之下,伤势已经痊愈了一半,可是此时依然是浑身无
力,神智迷糊,而此时那丰满的乳房被男人抚摸,体内的冰火之气立刻大力沸腾,
在迅速消灭掉碎心掌毒素的同时,更不断冲击铁心兰的周身肌肤和筋脉穴道,搞
的铁心兰的灵魂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肉体,在这冰火两重天之下,肉体自然而然
地不住大叫呻吟。
欧阳克以搓字诀为铁心兰疗伤了大概十分钟,又大叫道:「第二关来了,一
阳指之吸字诀!」说着,欧阳克猛然伸出舌头,对准了铁心兰的乳中穴舔了过去,
一把含住乳中穴上的凸点,一阵吮吸,那口腔内的小豆登时大大的硬起来了。
欧阳克此时将一阳指中的揉字诀和吸字诀发挥的淋漓尽致,一边搓揉一颗大
玉兔,一边吸吮另一颗的小豆丁。
「好了,上身穴道打通,现在最后一关到了!」欧阳克这般揉舔了大概十五
分钟,铁心兰早被冰火之力搞的完全没了意识,只是下意识地喘息叫喊,而欧阳
克松开了铁心兰的两颗大玉兔,叫打道:「一阳指,舔字诀,捏字诀!」
说到这里欧阳克一把跪在此时的铁心兰的下身,张开舌头,就对着铁心兰阴
道上粉红的阴蒂一阵猛舔,同时下身的右手食指和大拇指,施展出捏字诀,舔几
下铁心兰的阴蒂,就捏几下铁心兰的阴蒂,搞的铁心兰下身越来越热,上身却越
来越冷,冰火相冲,苦不堪言,只能不住在迷糊中大叫,就连她的灵魂神智,此
时也被这冰火之气的独特之感所带动,无力抵抗肉体的侵蚀,彻底沉沦了。
而在搞了大概又十分钟以后,铁心兰的下身早就湿润不已。
「姑娘的碎心掌毒液已经快要逼出了,现在是最后一关!」说到这里,欧阳
克站起身来,再次将粗大的阳物凑到铁心兰下身,对准了铁心兰的会阴穴。
「一阳指之捅字诀!必胜绝招,千年杀!」随着欧阳克一声大叫,下身的阳
物龟头中了铁心兰阴道和菊花的交界中央的会阴穴狠狠撞击而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这肉棒一顶下身会阴
穴,铁心兰在一阵剧烈地尖叫声中,下身的处女骚屄喷出了大把的淫水,冰火之
力其发之下,铁心兰整个人在其中完全沉沦,下身狼藉之间,再度昏死过去。
但是与此同时,她的伤也完全好了,灵魂也和肉体在冰火两重天中彻底融合
在一起。
「哦,没事儿了,唉,只可惜,我这个捅字诀的弟弟,现在还有意见呢…
…」
欧阳克此时费进了心力,治好了铁心兰的伤势,只是此时她好了,自己下身
的这根捅字诀的弟弟却还没好,如此坚硬,似乎还在微微颤抖,好像在怨怪自己
不让它爽快一下,可是此时的欧阳克是正人君子,可不能在此时趁人之危,所以
只能委屈下兄弟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