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盛世】(14)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十四章(河珠玉女)
浩渺云气铺天盖地,身处这仙园浓浓云气中,就算头顶烈日炎炎,张轩明也
感受不到一丝燥意,张轩明一介凡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其他位列仙班的诸人。
「诸位,」崔曼雪笑意盈盈的说到,「本宫百余年前探那青帝寝陵,得东极
长生丹方,现今只炼出三颗,此次丹会,本宫全部拿出来交换。」
「不知公主用何物来交易,是法宝、经文,还是鼎炉、神通,也好让吾等有
个准备。」旁边一脸悠闲笑意的驼山老祖拥着美妻说到,那老头爪子伸进妖姬衣
物里,肆意的揉捏着,罗真真也咯咯娇笑,丝毫不在意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只需答应本宫一个要求就可。」崔曼雪不去理会驼山老祖的行为,「不同
的人本宫有不同的要求,这是其一。」
「其二,你们若是有等值的事物,可以先行拿出,若本宫看得上眼,也会用
长生丹或其他事物交换,诸位之间也是如此。」
「现在,就请诸位开始吧。」
「那就贫道先来吧,」刘禹锡一甩袖袍,踏步上前,看向了主座的崔曼雪,
「贫道是奉师叔放翁道人的嘱托而来,公主怕不是已经知道贫道的来意了吧。」
美妇点点头,「你又该用何物来换。」
「当是用同样的事物来换。」刘禹锡淡然一笑,神念一动,手上流光溢彩,
一片玉简从光芒中形成,刘禹锡再一抛,玉简就悬浮在美妇面前。
崔曼雪素手一抓,玉简就被摄到手中,神念略微一扫,神态微讶,她看了看
刘禹锡,点了点头,柔夷在空中一点,刘禹锡身前就出现一古朴小盒。
「多谢公主。」刘禹锡爽朗一笑,把小盒收入袖中,回身座下,崔曼雪玉手
一指,那玉简就飞到张轩明面前,张轩明耳边也传来美妇声音。
「那放翁道人有一道侣,是青帝宠妃转世,修成真人后被青帝摄走,陆放翁
从此就对青帝遗物上心,坚持不懈寻找他道侣。」
「当年他与我一起探索青帝寝陵,得一小,盒中有《青帝御宇四方图》,盒
壁上刻的就是东极长生丹方,各自复刻后,他拿走那图,我拿走小盒。」
「现在找我要那小盒,怕不是知晓一些他道侣的线索了,可惜他只区区地仙,
而青帝乃天仙道果,就算陨落了也不是他能对抗的。」
「那梦得道人知晓我在你身边,用太子的消息来跟我换,你可看看着玉简就
知道了。」
张轩明点点头,把玉简向额头上一搁,立刻就明白了些信息,前几年三道入
京,辅佐太子,打压自己,若不是崔曼雪即使掌权自己必定狼狈万分,其实那三
道都是一人,这人称作罗天君,乃庄严山教徒,信奉庄严天王。
那庄严山与婆娑门不和,不知派人去京城是为何,张轩明暗暗思量,表面上
正襟危坐,看着下一人上前。
「拜见公主。」驼山老头从美妻胸前抽出手,整了整衣冠,走到崔曼雪面前,
行了礼笑道,「神龟虽寿,犹有竟时,下官虽为那龟鳖之属,寿命也算长久,但
也怕有那寿终正寝之时,所以也想分得一枚长生丹药,望公主成全。」
「下官二十余年前曾往东海海滨一游,遇到一蚌精,那蚌精吸食日月灵气,
已是要化形,且蕴有一珍珠,灵异无比,下官封印那蚌精后想炼成鼎炉,只是一
直未曾开始,这次就以这河珠玉女来换取公主一枚丹药。」
那老头笑的极为灿烂,「不知公主意下如何啊。」驼山一挥手,一个巨大的
河蚌就出现在众人面前,由几条黑铁链条牢牢锁住,就算如此,那河蚌也是吞吐
着灵气,蚌壳里面灵光闪烁,引人注目。
「本宫准了。」崔曼雪点点头,她也看出来那蚌精资质不凡,外表的壳坚硬
无比,内里珍珠更是灵异,貂儿去寻林黛玉后,张轩明身边一直就只有个秦可卿
侍奉,看到这个蚌精,她心里有了别的计较。
美妇轻轻一点,一颗翠绿花纹的丹丸滴溜溜飞到驼山面前,那老头脸上一喜,
行了个礼,收了丹药,回到自己座位。
「这个给你,集会后再教你用。」美妇一挥衣袖,硕大的河蚌就收入缓缓缩
小,等到有拳头大小后,河蚌飞入张轩明怀里,张轩明耳边又传来美妇的叮嘱。
张轩明点点头,手里抚摸了下河蚌,眼睛却盯上了下一位,「在下并无等值
的物品。」白居易走上前,尴尬一笑,打了个哈哈,「所以请公主提出条件吧。」
「若是乐天道人,」美妇笑了笑,「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即可。」
「公主但说无妨,若是乐天力所能及,必不会让您失望。」
「你可知晓金陵甄家。」
「甄家…」白居易思索片刻,想起后点点头,「却是我漱玉盟下属的一家族,
家祖不过真人,不知公主为何提起这事?」
「要是本宫有意拿甄家开刀,不知漱玉盟有何反应?」崔曼雪轻轻一笑,盯
住白居易。
白居易脸色一变,语气阴沉下来,「公主说笑了。」
「只是凡间事务罢了,不涉及我等。」崔曼雪回答道,白居易脸上阴沉不定,
「这是您的意思,还是妖廷……」
「自是本宫…」崔曼雪打断白居易,不等白居易脸色缓和,「与张太岳的意
思。」
「太岳地仙!」白居易脸色一变,心里迅速思索。
「师兄。」旁边李贺上前一步,冲白居易传声说着什么,白居易沉着脸,深
深吸了口气,仿佛下了什么决心,冲着崔曼雪行礼道。
「若是只针对凡事,且用两颗长生丹来换的话,乐天保证漱玉盟不会插手。」
「如此甚好!」崔曼雪笑意盈盈,起身一指,一白玉瓶就飞向白居易,白居
易接住瓶子收好,行了个礼,向众人告罪后急忙拉着李贺架云而走,他得好好安
抚下漱玉盟众人,作为主力家族的继承人决定了小家族的事务,这是犯了联盟的
大忌,他得用另一颗长生丹作为补偿给甄家老祖才行。
「既然三颗东极长生丹都已交换完,诸位要是愿意交易请自便,若是无事,
就请回吧。」崔曼雪脸带笑意说着,看着余下众人的反应。
驼山老祖眼神闪烁,白居易身上两颗东极长生丹引起了他的兴趣,老头与艳
妻嘀咕了两句,二人化虹而去,方向正好是白居易架云的方向。
刘禹锡正给身后王质解释着什么,看他们的样子是还要去别处逛逛,崔曼雪
笑笑收回滚滚云气。
正在云气里奋力向上的修士纷纷掉出来,这段时间内没有一个人能登顶,诸
人哀嚎一声,知晓自己没能抓住仙缘,直到看到周围人都是一样脸色,心里才平
衡些。
美妇收起云气,带着张轩明等人回到园子里,崔曼雪看向身后白素贞,「你
是要在这修行还是随我回京城?」
「公主在哪,婢子就去哪。」白素贞一屈身,摇曳着拜倒。「也好,」美妇
点点头,「你且去收拾下洞府,之后来金陵寻我,等此间事了,就随我上京。」
白素贞领命,带着小青架云回漱玉湖了,美妇转过身来,走到张轩明身边,
指着张轩明怀里河蚌笑道,「轩明可知道我为何要与那老乌龟交换此物么?」
张轩明摇摇头,美妇笑意盈盈,接过河蚌来,「此物又称河珠玉女,这河蚌
化形多为女子,又是阴气浓郁,最是双修的好对象,况且这河蚌外壳坚硬如铁,
现在貂儿不在你身边,危机时此物就可保你性命。」
美妇说完把河蚌一抛,那河蚌又变成原来大小,美妇又一指,河蚌身上黑链
寸寸断裂,那河蚌浑身闪烁灵光,两张巨壳之间更是光芒耀眼。
张轩明睁大眼睛看着,只见一阵白光闪过,巨蚌双壳张开,一具白嫩肉体出
现在眼前。
那是个有着乌黑长发的小姑娘,不过十三四岁,正瘫坐在蚌里,怀里抱着一
颗巨大的珍珠,灵光内蕴,不似凡物。
那小姑娘通体嫩白,浑身剔透,缓缓睁开眼睛,乌溜溜的眼珠好奇的看着二
人。
「不错不错,」崔曼雪满意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体蕴灵光,资质不凡,
这蚌精真是集天地精华啊。」
小姑娘转头看了看两人,被美妇身上气势所摄,怯生生的把身子往蚌壳里缩
了缩,蚌壳也迅速合住,只留一条小缝,小姑娘爬在壳里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看着两人。
张轩明俯下身子,往壳里瞅了瞅,没想到蚌精小姑娘感应到他是个凡人,巨
壳一张一紧,把张轩明吸了进去。
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张轩明就发现眼前一黑,不由得跌坐地上,触感传来,
自己身下也不是坚硬的地面,而是一片柔软。
转了转脑袋,眼前忽的出现一个精致的人儿,正那小姑娘,在蚌壳里昏暗无
比,那蚌精却是通体透亮,散发着柔和的白光,正半分好奇,半分畏惧的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张轩明尽力柔声说道,那蚌精犹犹豫豫,「奴……奴家
叫何姝…」
「好名字。」张轩明笑了笑,小姑娘何姝红了脸,靠近了些张轩明,小翘鼻
闻了闻张轩明身上气味,头一次靠近雄性的小姑娘有些头晕。
作为新化形蚌精,何姝身上阴精浓郁,正是渴望阳精的时候,这也是胆小怯
弱的她决定把张轩明吸入蚌壳的缘故。
张轩明也不犹豫,伸手拉住小姑娘手腕,一下把何姝扯进怀里,小姑娘挣扎
几下,老老实实的埋首闷头,不再动弹。
那小蚌精身上真是软若云朵,张轩明心里赞叹,不仅皮肤白洁似玉,摸起来
更是光滑如冻,除了雪姨的仙人玉体,其他人的身子跟小姑娘比起来真是粗糙。
张轩明左手搂住小蚌精腰肢,右手抓住小姑娘雪臀揉捏起来,摸上去有些凉
意,揉起来更是软的要人命。
「别……」小姑娘还不知道二人要做什么,只是单纯的羞涩让她开始挣扎起
来。
张轩明迅速低下头,找准小姑娘樱唇,迅速咬了上去,「唔……」小姑娘也
不懂防守,轻易的放弃了牙关,张轩明舌头伸进小姑娘冰凉口腔,挑逗起香舌。
「呼…呼……」小姑娘喘着粗气,半个身子都瘫软在张轩明身上,张轩明也
不客气,右手早就伸入小姑娘小穴周围,轻轻揉起来。
不亏是阴气浓郁,张轩明只是稍微揉揉,就感觉指头上多了些凉凉液体,放
开樱唇,小姑娘眼神迷离,两腮红晕,两瓣粉唇微张,香舌前端吐出来,一丝津
液从嘴角流下,好不诱人。
张轩明把小姑娘固定好,小姑娘双手撑着张轩明双肩,身子抬起,张轩明则
解放出阳具,正对着小姑娘小穴磨蹭。
「哈…唔……唔……」小蚌精扭动着身子,难受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她才刚
化形,对世界来说还是个婴儿。
张轩明低头咬住小姑娘乳头,阳具却是对准小穴,缓缓压下小姑娘身子。
小姑娘眉头皱起,眼泪滴落下来,嘴里叫声也带起了哭腔,双手却紧紧抱住
张轩明身子。
使劲一压,阳具齐根没入小穴,小姑娘哭声一下停止,之后则是更加激烈的
挣扎,张轩明紧紧抱住小姑娘,小蚌精哭嚎着,两条小玉腿踢踏着,却也无可奈
何。
这时候,蚌壳忽的打开,一条玉腿伸了进来,之后便是一具成熟丰盈的肉体,
在外面看了半天的美妇终于脱了衣物,加入战场。
美妇跪在小姑娘身后,撑起上半身,胸前的硕大顶在小姑娘头上,玉手在蚌
精身上抚摸着,嘴里啧啧称赞着。
小姑娘也停止挣扎哭嚎,低低抽泣着,美妇也不去管这些,只是凭借自己身
子扭动,让小姑娘胯下开始抽插。
小蚌精这回连抽泣都没有了,咬紧牙关,鼻腔里哼哼着,张轩明低头一看,
本来蚌壳里就只有小姑娘发着柔光,小蚌精身子更是晶莹透彻,自己阳具插进去,
竟然能透过小姑娘的肉体看到她下体有个模糊黑影进进出出。
美妇伸出玉指,摩挲到小蚌精菊花,缓缓插了进去,小蚌精哼唧一声,一下
瘫软到张轩明身上,任凭下半身别俩人玩弄,上半身和两条玉腿就是瘫软不动,
嘴里哼哼唧唧,好不享受。
「唔……」小蚌精扬起玉颈,下体一阵抽搐的快感,一股粘稠的阳精射满了
她娇小的蜜穴,脸上容光散发,一阵满足。
张轩明也是舒爽万分,就在阳精射出后,一阵清凉从小穴传入他身体,立刻
让他精神万分,有些疲软的阳具立刻坚挺。
美妇推开瘫成烂泥的蚌精,俯下身子含住阳具舔吸起来,熟悉又舒适的快感
让张轩明一阵放松,甚至想在美妇嘴里释放一波。
不过雪姨也是熟悉张轩明,感觉嘴里滚烫的阳具开始颤动,美妇立刻吐出阳
具,拍了拍张轩明身子。
待到阳具稳定下来,美妇则撅起屁股,风情万种的摇了摇,张轩明站起来,
双手在美妇肥臀上狠狠掐了一下,美妇似怨似嗔的叫了一声,张轩明握住阳具,
对准湿润的蜜穴,狠狠插了进去。
——————————————————————
「老…老爷……」
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连滚带爬的过来,甄岳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外面一队捕快还有锦衣卫在叫门。」
这是怎么回事,甄岳眉头皱的更紧了,作为世代勋贵,他还没听说过朝廷在
南国有这种权利,有漱玉盟在上头压着,还没有这种事先没有风声就直接上门的
事情发生。
「慌什么慌!」甄岳呵斥了几句,刚想去前门看看。
这时候,甄家后院两道流光飞天而去,不见踪影,甄岳愣了一下,甄家作为
漱玉盟的一员,就算是凡人的府邸也是有两位返虚境界的修士看护,那两位也是
好吃好喝供着,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突然,甄岳脸色一白,从怀里拿出一个玉饰,捏碎后本应有甄家先祖分神出
现,现在却毫无反应,甄岳身子摇晃几下,昏厥了过去。
耳边依稀传来周围奴仆的尖叫和叫唤声,甄岳知道,甄家完了,不过他想不
通,自家那些修仙的祖宗都去哪了,又漱玉盟顶着应该没人会打他们主意。
除非,甄岳脑袋灵光一闪,除非祖宗把这一代给买了,想到这里,甄岳竟送
了口气,这说明甄宝玉等下一代还是能保全了,只是自己,甄岳心口一痛,随之
陷入更深沉的黑暗。
——————————————————————
「甄家算了完了。」
荣夫人闭着眼,一脸淡然,怀里赤裸的美妇则狡黠一笑,含住荣夫人胸前丰
乳一点,含糊不清的说道,「你倒是关心这些闲事。」
「怎么会是闲事。」荣夫人打了个哈且,伸了伸丰盈修长的美腿,右手拍了
拍怀里美妇的肥臀。
「兰亭你身为巫女可能不知道,你主人我以后能不能成仙作祖就靠在燕王殿
下上了,我让你算出来我那徒儿,薛宝钗以后也是跟燕王有些纠缠。」
「我这叫提前布局,我已经向蓉殊法师请求去京城了,那老淫妇估计早就察
觉出来了,不过人家不着急,谁让人家有个好女儿呢,早就与殿下纠缠许久了。」
「南无佛母菩萨,信女这么做菩萨您定会理解。」荣夫人嘀咕了几句,被旁
边的兰亭美妇听的一清二楚。
「主人何必妄自菲薄」那美妇吐出吸的通红发亮的乳头,「真界能有几个像
主人这样能力出众的人,兰亭可是最佩服主人了。」
「咯咯…」荣夫人娇笑起来,「你这条母狗嘴可是真甜,这是赏你的。」说
完,荣夫人从身边拿起一条皮鞭。
「汪…汪汪……」兰亭美妇听话的叫起来,四肢着地,肥臀晃的让人眼晕,
屁股后还有一条狗尾,正插在美妇菊花里,卡的严严实实,随着美妇丰臀的晃动
摇来摇去。
荣夫人得意的笑起来,甩了甩皮鞭,啪的一声打到美妇身上,兰亭美妇哀嚎
起来,与狗的哀嚎一模一样,还特地跳了一下,胸前两对雪白山峰摇摇荡荡,好
不诱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