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的淫荡冒险】(03)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其③无人知名
机车行火灾事故,因为扑灭及时的缘故而没有遭到太大损失,所以后来我再
去的时候,老杰克也没有再追究,看来那天给他的打击不小。总之事情就这样过
去了,看来生活也将平静的继续下去。
不过这天我乘地铁上班,一路上总感觉周围的人在对我指指点点,几个站在
我身后的上班族不时低声窃笑,并一直在用手机咔嚓咔嚓的拍着什么——今天的
地铁似乎格外的漫长,才过了没几站,我就已经累得双腿发软,双手抓着门边的
扶手杆才能勉强站住。
终于到了便利店,我拖着疲惫的身体站在柜台后面,对每一位顾客笑脸相迎。
这时几个来结账的中学生拿着手机边看边露出兴奋的坏笑,我听见其中一个
人小声说道:「听说了吗?今天新宿三丁目地铁上出现了一个女暴露狂,有人把
录下来的视频发到推特上了呢!」他说完,几个小孩都急不可耐的围过去看他手
机屏幕上的视频,我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漫不经心的扫着商品的条码,眼睛的余光
扫过他的手机屏幕。
「啪嗒」我手里拿着的巧克力掉在了柜台上,那群中学生仍沉浸在视频里那
个裙子掀起到腰间的年轻女人身上,丝毫没有在意我变得煞白的脸——没错,视
频中那个站在地铁上光着屁股的年轻女人,自然就是我本人——那条粉红色的半
透丁字裤还是我早晨特意换上的。
只见视频中我背对着镜头站着,双手扶着地铁门边的扶手杆,而我的裙子不
知怎么竟被完全掀到腰间,露出两瓣雪白耀眼的屁股,更过分的是,本就什么也
遮掩不住的丁字裤此时竟也歪到一边,从丁字裤的缝隙里露出的阴毛和紧窄的臀
缝在视频中清晰可见。
「看到了吗?这个女人的骚穴在一张一合呢!」一个中学生兴奋的红着脸说
道,他高八度的声音将旁边结账的客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我看见一个中年
大叔也掏出手机在推特上查找起来,我红着脸将头埋得很低,期望着不要被人认
出来才好。
「糟糕,是怎么回事?」我暗暗的想到「明明没有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
有这段视频?」
「喔,快看,有白浆冒出来呀!」拿着手机的中学生兴奋的说道,只见视屏
里的我双手抓住扶手杆,几乎快要瘫倒的样子,而我被清晰的暴露出来的牝穴则
明显因为兴奋而不住的痉挛着,只见一道白浊液体沿着我因为充血而通红的阴唇
汩汩的溢流出来,那道白浊的粘稠液体显然是精液,那道精液沿着肉缝滴落下去,
拉出一道细长的精液链,颤颤巍巍的挂在我的双腿间,视频就到这里停了下来,
最后的定格画面上,我沾满精液的肉缝和那条垂在腿间的精液链显得要多淫荡就
多淫荡,要不是视频里没有我的正脸,我恐怕羞愧得就要现场挖个洞钻进去了。
「喂,小哥,这个视频在哪里可以看到?」那个中年大叔可能不太熟练,嘿
嘿笑着凑过来问几个中学生。
「在SOD社监督葛西大佑的推特上有发。」中学生亮了亮手机屏幕,那个
大叔立刻面露猥琐的笑容,低下头开始滑手机。
「欢迎光临,盛惠1300円!」我飞快的结算了他们买的东西,结完账,
几个中学生都笑嘻嘻的走了,我则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发呆,
满心狐疑的回想先前在地铁上的遭遇,不过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午休时间,我和狭雾小姐一起在员工休息室吃午餐,今天外送的紫菜包
饭和味增汤吃到嘴里,总有一种咸涩的奇怪味道,在混着白萝卜和鲷鱼片的味增
汤的汤面上额外漂浮着一层粘稠的白汁,却又不像还未融化的味增那样的絮状漂
浮物,我用勺子轻轻舀起那层白汁,一股难言的味道便扑面而来,还没等我回过
神来,那勺白汁已经被我自己倒进了嘴里,混着热烫的汤汁,一股浓厚的腥味顿
时在我的舌尖味蕾上绽放开来,融化的液体顿时顺着我的喉咙灌进了我的胃里,
我舔了舔嘴唇,总觉得这白汁的味道有些熟悉,但味增汤里恨不得全洒进去的味
精把味道都掩盖了下去。
喝完味增汤,我又拿起紫菜包饭开始品尝,刚咬了几口,坐在我对面的狭雾
小姐突然有些惊讶的指着我说道:「Ohmygod!Coco,你吃紫菜包饭
也要放这么多美乃滋吗?」
「你在说什么啊?」我咬了一口紫菜包饭看着她奇怪的问道:「我又没有—
—」
话未说完,我已经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手里拿着咬了一半的紫菜包饭也掉在
了桌子上,我急忙抓起塑料盒里的紫菜包饭看时,原来那紫菜包饭的外圈上同样
被涂了厚厚一层奇怪的粘稠白汁,而且看紫菜包饭上的咬痕,我已经在毫不知情
的情况下吃进去了一大半,我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果然嘴角上也沾满了这些奇怪
的白浊液。
「嗅嗅,这是什么味道,Coco?」狭雾小姐茫然的左右看了看,突然又
探头凑到我手拿着的紫菜包饭前深吸了几口气问道,被她这么突然问起,我的脸
突然涨得通红,急忙把紫菜包饭的盒子盖上,有些恼火的说道:「看样子这紫菜
包饭不是很新鲜,下次我就不付钱了!」
把一整盒紫菜包饭全丢进垃圾箱,我心有余悸的倒了一杯咖啡,站在柜台后
面心不在焉的搅拌着,一边暗自恼火的想到:这次外送的餐厅真是可恶,为什么
味增汤和紫菜包饭里面都会有奇怪的味道?
就在这时,狭雾小姐走过来对我说道:「Coco,课长通知你去开会!」
「诶,这个时候开会呀?」我正因为吃了奇怪味道的食品而心情烦闷,却突
然听到课长那可恶的老头叫我去开会,不免有些怨怼。
「听说是销售业绩上的事情,总之快点去啦,coco!」狭雾小姐走进柜
台催促道。
「咚咚咚!」我敲响了课长的办公室门,听到里面人声嘈杂,我推开门一看,
只见课长那老头坐在会议圆桌的一头,旁边坐着四五名其他部门的负责人,有男
有女,不过大中午的开会,都显得疲惫不堪。
「啊,Coco,你终于来了!」课长热情的站起身向其他部门的负责人介
绍道:「这位就是销售课的柯特妮·柯娜,是可爱的美日混血儿哦!」
几个负责人立刻稀稀落落的鼓起掌来,虽然依旧没有精神的样子,不过那几
个中年大叔一看到我,连眼睛都直了,都下意识的挺了挺身子,好让自己看起来
精神点。
我赶紧在唯一的空位——课长正对面的会议桌尽头坐下,课长继续着刚才的
讲话:「本季度百货公司的销量呈显著上升趋势,但销售总额……」
窗外的蝉鸣声滋滋不绝,弄得人昏昏欲睡,我坐了一会,就感觉倦意一阵阵
袭来,眼前的会议室也在不住的旋转,几乎就要一头栽倒在桌上了,就在我快没
意识的时候,突然听到课长说道:「那么销售课的Coco小姐,你来说一下这
个季度的销售情况吧!」
我一个激灵顿时惊醒过来,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刚要讲话,却突然感觉身
下一凉,急忙低头看去时,却见不知什么时候,我下身的西装裙不知道什么时候
竟已被解开拉链扣,歪歪斜斜的掀起到了腰间,同时那条粉红色的半透内裤竟和
早晨地铁上一样,被剥开到了一边——突然站起身,无论是会议室里哪个人的角
度,都能清晰的看见我两腿间稀疏的阴毛和粉嫩的阴唇,天啊,这样淫荡的情形
竟然被公司里的人看到……
「那么Coco小姐——」课长低头看着销售报告,一边抬起头刚想要重复
一遍,却忽然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我猜想那一瞬间他一定看到了不
该看的东西,虽然我慌慌张张的扯住西装裙的下摆挡住双腿前,但还是被他看了
个清清楚楚,因为他的脸瞬间涨红了起来,说话都开始哆哆嗦嗦:「你、你——」
「嗯——我来介绍一下、这个季度的销售情况……」我慌张的红了脸,急促
的说道,我慌张的样子也让课长吓了一跳,他急忙向后挪了挪屁股,腰向里缩了
缩,估计是怕被人看到肉棒已经硬挺起来的样子。
「公司的销售量虽然不断增长,但是由于经济不景气的缘故……」我现在的
样子,西装裙的前摆扯下来挡在腿间,但是身后雪白的屁股则毫无遮掩的暴露在
外面,对面的课长肯定是看不到,但是我身边两个大叔,恐怕转下眼就能看到我
那白皙圆润的屁股,为了掩饰尴尬,我单手拿起放在我面前的商业报告书,飞快
的念了起来,另一只手则悄悄探到身后,试图扯下被掀到腰间的裙子:「销售量
以较为便宜的日常消耗品为主,大型家用电子设备的销量则在大幅下降……」
「例如Switch开始销售之后,PS4的销量同比下降了——啊!」不
等我伸手碰到裙子下摆,两腿间一阵难言的酥麻快感瞬间涌上我的头脑,我身子
如同触电般的猛地一震,噗通一声,软绵绵的趴在了桌子上,大滴大滴的汗水从
我脸上滑落到桌子上,此时的我爽到连撑在桌子上的双臂都在打颤,垂着头胸口
激烈的起伏着,呼哧呼哧直喘粗气。
「Coco小姐,你没事吧?」对面的课长突然红着脸问道,他此时也满头
大汗,不断喘着粗气。
「我——呀!」我再次惊叫出声,因为我低头一看,原本扣得整整齐齐的白
色衬衫,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完全解开,一边的衬衫下摆甚至被掀到我的背后,
黏糊糊的贴在背上,里面粉色的蕾丝胸罩也被解开,歪歪斜斜的挂在我的一边肩
膀上,两颗雪白娇俏的奶子上更是被过分的捏满了淤青的手印;下半身更是比之
前还要狼狈,不仅整条西装裙已经被从腰上褪下,沿着腿滑落到地面,就连内裤
都被扒到屁股下面,更过分的是,像一条撒尿的狗一般,我的一条腿已经被架到
桌子上,不只是牝穴,就连屁股也是火辣辣的疼,从我垂着头的视角看过去,能
清晰的看到一条白浊的精液链从我的牝穴里汩汩流出,正挂在我的两腿间随着我
颤抖而荡漾着。
「啊——」我顾不得会场上其他人是什么表情,光着脚提着裙子慌不择路的
冲出了会议室,也不知道撞倒了些什么,一路叮铃咣当的冲进了员工休息室。
「Coco你没事吧?」狭雾小姐再次敲响了员工休息室的门,我却没有搭
理她,只顾着懊丧的抱着头坐在门后苦恼,今天一整天连续发生的怪事让我头疼
不已——先是在上班的地铁上,竟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掀起裙子剥开内裤,
因此被一群无聊的上班族大叔趁机偷拍到淫荡的样子上传到了推上被疯狂转发;
接着又是在中午用餐的时候,味噌汤和紫菜包饭上被人恶作剧般的涂满了精
液,并且在丝毫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喝下大半;而刚才会议上简直更为过分,竟
然让我当着众多部门领导面,趴在桌子上被某个看不见的家伙站着操到了高潮,
还像条狗一样趴在桌上吐著舌头翻白眼摆出一副高潮的愚蠢表情。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觉得嘴里鼓鼓的,好像被塞进了什么软绵绵的
东西,我这才回过神来,伸手从嘴里扯出来被揉成一团的布,我定睛一看,更是
气不打一处来,眼睛里简直要冒出火来——原来那被揉成一团塞进我嘴里的布,
正是不知何时被从我双腿间剥下来的那条粉红内裤,更过分的是,此时这条内裤
上沾满了散发著腥臭味的白浊精液,甚至从我的嘴角溢出挂在我的脸颊上。
「可恶啊!」我看着沾满了白浊精液的内裤,愤怒的握紧了拳头,咬牙狠狠
的说道:「到底是谁干的好事?」
「喂,Coco,那个监控录像带,除了经理之外都不能看的!」我毫不客
气的将刚才会议室里的录像带从监控设备上拔了下来,不顾旁边监管员的阻拦,
我的替身应招荡妇已经将他从监控室里拎了出去,我把录像带塞进播放设备,按
下了播放键。
画面上,从我刚进去开始都一切正常,等到课长讲话到两分多钟时,我看到
画面上所有人脸上的神情都突然变得恍惚起来,应该正是在我突然感到疲倦的那
时候,这时突然有某种看不见形象的东西出现在我背后,接着我仿佛被什么东西
托着屁股一般,竟像梦游似的慢慢站起了身子,紧接着便看到我的裙子被粗暴的
掀起到了腰间,白花花的臀肉上赫然印出两个手印凹痕,看样子正在被人把玩。
「应招荡妇,把录像带倒回刚才手印的地方!」我对应招荡妇下命令道:
「能看到什么吗?是替身吧?」
然而画面定格的地方,除了那两个像是小孩的手印之外,监控画面上一切正
常,就连应招荡妇也什么都看不见:「那家伙一定不是鬼或者地缚灵什么的,他
的精液是有温度的!」
画面继续播放,就在这时画面上的我突然惊醒过来,伸手去扯被掀到腰间的
裙子,这时对面的课长也明显愣了一下,我看到他肯定清楚的看到了我的阴唇,
因此瞬间惊讶的张大了嘴。
「接下来,应该是我彻底没记忆的那段画面。」我看了看时间进度,大约是
中午一点十一分左右,画面上我正惶恐的拿着讲稿,另一手正到背后想把被掀到
屁股的裙角放下,就在这时,画面中的我绕到背后的手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住,
僵停在半空,紧接着我被人从背后以擒拿的姿势狠狠按倒在桌子上,那个看不见
的家伙竟极为恶劣的公然在会议室里七八个人面前将我的裙子从腰上剥了下来,
紧接着又把我那粉红色的蕾丝内裤剥到屁股下面,随后只看见我正对着监控摄像
头的雪白屁股被压得扁平,同时粉嫩的牝穴也被捅开出一根粗壮的肉棒形状,在
身后狠狠操着我牝穴的家伙一边狠狠的撞击着我的屁股,一边伸手将我的衬衣扯
开,两颗丰满的奶子霎时从裂开的衬衫中间蹦了出来,随着身后人的大力抽插,
甩动着啪啪砸在会议桌上。
而面对着我这般姿势,周围的几个负责人却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似乎
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们仍然在自顾自的讨论著什么,有几次周围的人
都看向我,似乎在询问着什么,但是即使我没有丝毫回答,他们也依旧非常自然
的将会议继续下去。
这个时候,那个在背后玩弄着我牝穴的家伙极为恶劣的抓住我的双手,让我
保持着面朝下双手被扯到身后的姿势,让我绕着会议桌一边走一边被他狠狠的抽
插后入着,每走到一个负责人身边,那几个负责人的裤子都被扯下来,接着那个
看不见的家伙就按着我的头,让我一边被他狠狠操着牝穴,一边依次给那些中年
大叔们口交,到了课长那个老头的时候,也许是口交太过刺激的缘故,那老头竟
然哼了一声将一大股稀淡的精液喷进了我的嘴里,精液从我含着他肉棒的嘴角溢
出,汩汩的滴在我的白衬衫上。
绕着会议室转了一圈,那家伙又把我按在了桌子上,这次他显然又对我的屁
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很快拔出了肉棒,让我的一条腿架在了桌子上让屁股张
开,又将我的屁股顶开出他肉棒的形状,他一边飞快的抽插着,让画面中的我的
屁股飞快的开合不停,一边又双手扯住我的两揪头发,像骑马一样飞快的撞击着
我的屁股。到了最后,他的速度已经快到极限,终于他猛地拔出肉棒,又狠狠捅
进了我已经被操得一塌糊涂的牝穴,紧接着一股白浊的精液被喷射进了我的身体
里,随着他拔出肉棒,一大股白浊的精液如同链条一样从我的牝穴里溢出,垂在
了我的双腿间,就在这时,画面中的我突然重重的趴在了会议桌上喘息起来,而
其他人这才都看着我,露出惊慌的表情,似乎对我刚才一个个给他们口交的事毫
不知情,直到我拿着衣服逃出了会议室。
这时我又我看了一下监控记录的时间,大约是在一点二十六分:「地铁三站
的时间,大约是15分钟,让参会者对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的时间也是这样……
看来,这就是那个家伙替身的时间限制了吧!」
应招荡妇一手捏碎了监控录像带,我快步走出监控室:「今天,我要把你这
个家伙打到哭。」
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我故意在厕所里耽误了几分钟,等其他人都走了之后,
才若无其事的走出公司,在附近的大京町周围游荡起来,正是下班高峰期,街道
上的行人来来回回,我却故意从人潮拥挤的地方挤过去,一路上我的腿被撞到了
三四次,我却一直没有停下的意思。
「注意周围任何可能的替身使者!」不远处的纪念碑上有一面巨大的时钟,
我看了一下时间,黄铜的指针指向五点四十三分,这时我才停下来,在一处行人
较少的冰淇淋店前停了下来,准备买一支甜筒来吃,我对身后的应招荡妇下令道。
就在我面对微笑的女店员刚要开口的时候,那种熟悉的疲劳又瞬间冲击着我
的双腿,几乎让我全身舒服得痉挛起来,面前的女店员的震惊表情,仿佛见到鬼
一般,我低头看去,却见我的两颗奶子再次暴露在来来往往的众多行人眼前,两
根甜筒的就倒扣在我的奶子上面,被舔得到处都是,同时我的裙子也被剥了下来,
滚烫的精液正沿着我的大腿向下滴落。
我强撑着自己爽得快要站不起来的双腿,突然回身一把抓住了身后看不见的
某个家伙的手臂:「你这家伙,今天的事情,都是你做的吧?」
却没想到那家伙此时竟突然默不作声,好像空气一般,我冷笑一声说道:
「不要以为我看不见你,就试图装作空气逃走,低头看看你的肉棒吧,你这家伙!」
那家伙的手臂明显颤了一下,只见一根塑胶软水管就颤巍巍的悬挂在空气中,
顶端还在向外冒出白浊的精液,我突然转身,闪电般的狠狠抓住了那根软管,果
然手触及到的,是一根滚烫的男人肉棒:「没想到吧,我事先让应招荡妇将软管
压成薄圈塞进我的牝穴里,等你插进来的时候,就将软管张开挂在了你短时间软
不下去的肉棒上面!」
「你、是怎么——时间明明还没到……」出乎意料的是,那个说话的声音竟
然不是我想到的粗哑的男声,反而竟似乎是个稚嫩的孩子声音,他显然没料到我
竟然会突然回过神来当场抓住了他。
「哎,这个时钟怎么慢了几分钟,是故障了吗?」这时一名路过的行人看了
看自己的手表,又抬头看了看上面的时钟,惊讶的说道。
「等等,那个、时钟?怎么回事?」稚嫩的孩子声音说道。
应招荡妇浮现在我的身后,我一手抓住那根软管不放手,一边得意的说道:
「刚才停下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让应招荡妇将时钟向后拨慢了几分钟,你以为十
五分钟的时限还没有到,但是我已经醒过来了!」
「现在我要把你打到哭!」我微笑着揉了揉拳头,慢悠悠的说道。
「哇,好可爱的小孩子啊,是你的儿子吗?」这时那个看手表的路人转头看
着我突然说道。
我愣了一下,低头看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手里竟然推着一辆婴儿车,
而婴儿车上面,一个约莫五六岁左右的小男孩正躺在婴儿车里对我不停的眨眼,
那男孩长得乖巧可爱,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谁能想到这样的小男孩竟然是强大
的替身使者,我瞪了一眼那个路人:「哈?我、我还没结婚呢?」
「啊,对不起!」路人闻言匆匆忙忙的走了,我一边推着婴儿车走到偏僻的
角落里,低头盯着那个小男孩:「原来你的替身竟然是这个婴儿车啊……」
「对不住了大姐头,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被我一手掐住肉棒的小男孩谄媚
的求饶道:「请饶了我吧!」
「哼哼哼哼,你还想有下次?」我嘴角咧开,眯着眼睛说道:「用你能让所
有触碰到你的人在一定时间里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无动于衷的替身能力调戏
女生,这可不是乖孩子啊……」
「啊!大姐头饶命啊……我、我再也不敢了,啊啊啊!」被我突然张嘴含住
肉棒狠狠吮吸的男孩发出一连串痛苦混着舒爽的叫声,以我的口技对付一个小孩
子来说实在太过刺激,这样他以后应该能长点记性,再不敢这么做了吧?
(未完待续)
***********************************
替身使者:小流浪儿
替身名:无人知名(Nobodyknows)
替身能力:婴儿车形状替身,使替身使者进入即使被看到、接触到,却依然
不会引起任何注意的「不存在」状态,对其接触到的物品也会产生同样影响,时
限十五分钟。
替身数据:
性能力:C
性经验:A
腰力:B
敏感度:D
持续力:C
※《Nobodyknows》是六弦A助演唱的Lilith社《対魔圣
甲アリス》主题曲。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