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情淫梦】(07)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七章 线索
「叮铃铃…叮铃铃…」一阵急促电话声将我从睡梦中吵醒了来。迷糊中,我
似乎听到雨筠去接了电话,于是翻了个身,想要再在床上多赖一会儿。但很快,
女人在脸上留下的一记香吻,又把我拉回了清醒的现实世界。
一把将女人抱入怀中,这是跟雨筠在一起三年来我们两人间最习惯的问候早
安的方式,然而这一次,我却发现了一些不同。平时习惯比我晚起的雨筠,此时
已经换上了一身很正式的风衣,在我起床,这个习惯了懒起的女人已经梳洗完毕
了。
「嗯?怎么今天起来这么早?」我好奇的问道。
「本来今天上午跟玉蓉约着去她办公室聊聊的,毕竟还有两天就要去过帮忙
了。」雨筠说道:「结果刚才她又打电话来,说临时有点事情要耽搁下,所以跟
我说,把时间改到下午。」
「嗯,几点了,怎么天都这么亮了?」我坐起身子隔着窗帘的缝隙,看了看
外面的样子。
「还说呢,都快十点了。」雨筠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白了我一眼小声说道:
「昨晚也不知道你怎么了,在浴室里泡了那么久。本来我把身上洗的干干净净,
还用了最近买的花露,好让你睡之间抱抱的。后来谁知道你半天不出来,我就自
己先睡着了。」
我看着娇羞中带着调皮的雨筠,心中哑然失笑。他不知道昨天我昨天回来的
时候,是带着在外面被几个不同的女人几番折腾的情欲。可以说,从窥探到钟琪
的偷情开始,我的下体就几乎没有软过。当我昨晚舒舒服服的泡在浴缸的热水里
时,脑子里竟然满是林茵梦赤裸后背的风姿。自从雨筠搬进家就开始荒废的手铳
功夫,竟然又被捡了起来。而这一次,竟然在浴室里弄了足足近半个小时才让我
一泄如注。
「那要不要再来一次,你丈夫我正有兴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于对雨
筠的愧疚,我身体一翻,想要将毫无防备的女人压在了身下调戏一番。然而没料
到的是,雨筠此时正挣扎着坐起来,这样一来,两个人的额头竟然结结实实的撞
在了一起。
一阵疼痛之后,两个人只能伸手替对方揉了揉头,然后尴尬的笑了起来。
「别闹了,起床吧。」雨筠从床上爬起来,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衣服递给了我。
「警服还是便装?」
「给我便装吧,今天上午可能要江北医院。」估算着凤薇薇那边应该脱离了
危险,我从床上坐起来,拨通了老钱的电话。
「那个,医院里的人,现在的情况如何?」我说的是凤巧爷的女儿凤薇薇,
那日发现凤巧爷的父女出事后,我就吩咐警局将这个消息先控制起来。算上我跟
老钱,警局一共也就几个人知道那具无名尸体的身份。因此为了保密起见,我没
有直呼那个在凶案中幸存的女子的名字。
「嗯,刚才医院来了电话,」显然,老钱说话时的语气已经告诉了我,凤薇
薇的情况并不乐观。「她人已经醒过来了,只是…」
「只是什么?」
「不太清楚,医院方面说她的精神状态出现了极大的问题,因此我们如过今
天要去的话,就只能探望病情,不能跟她有任何交流。」
「这样啊,那有问过医院她什么时候可以恢复么?」我在说这话的时候,突
然想起了那日老钱曾经告诉过我,凤巧爷在临死前受到过银针刺顶的酷刑,这种
刑罚会让人神志混乱。现在看来,这凤巧爷的女儿,也有可能遭受到同样的对待。
果然,老钱那边说道:「现在看来,这凤薇薇也是受到过银针刺顶的刑法。
不如我去医院看看她的病情,也看看我能不能想想办法,等她能说话后你再
去吧。」
「我还是去看看吧。你准备下,半个小时后我们直接在江北医院见。」挂断
电话后,我看着窗外叹了口气,心中的疑云,就像是这雨后的山城形成的特有的
雾气一样挥之不散。我被卷入这个案子已经三天了,但一切却毫无头绪。无论是
寻找刘宪原的下落,还是查找刘家失去的财物,都毫无进展。唯一的希望,就是
是否能从凤薇薇的那里,得到更多的线索。
半个小时后,我来到了江北医院。而让我欣慰的事,向来对时间观念不太敏
感的老钱,这次竟然比我先到。
国家处于战火之中,但这江北医院在这其中反而成为了巨大的受益者。虽然
不是前线医院,但很多政府要员或者受伤军官,被安排在了这里疗养。也是因为
这个原因,本来并不算规模多大的医院,也变得牛哄哄了。纵使我有着警界高官
的头衔,但还是不得不在在重症监护科门口好一阵子。
一个叫李雅的小护士接待了我们。这个胖乎乎的小姑娘看上去跟那些因为病
人繁多而被搞的一脸病色的老护士们不同,说话的语速很快,口齿也颇为伶俐,
一开口,嘴里的两颗小虎牙倒也是让她看上去有几分可爱。一路上,这个小护士
反复叮嘱着我们,不要去过多尝试去询问病人。
这个名字,是我们为了替凤薇薇隐瞒身份而谎报给医院的假名。
「病人是几点钟醒的?」老钱有条不紊地跟李雅了解着凤薇薇的病情。
「今天早上七点左右,」李雅说道:「她醒了后,我们高主任立即检查了她
的身体情况。结果发现她虽然人醒了,但精神还是没恢复,一直是胡言乱语的。」
「哦?她胡言乱语什么?」我好奇的问道问道。
「听不太清,含含糊糊的…」李雅扭头跟我们说道:「不过,你们最好有些
心理准备,她现在的状态,会有些吓人。」言语间,李雅已经领着我们来到医院
重症监护楼二楼里面的一间病房门口。
当我们推开房门的时候,果然如李雅所说,我们看到了一幕很别扭的画面。
此时的凤薇薇,就像是魔怔了一般,盘腿坐在病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门
口的位置。空洞的双眸,就像是在凝视着什么我们看不见的东西一样。即使跟我
们几人的目光相撞,眼神也是一眨不眨,让人感到身上就像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
样不自在。
「她从醒来到现在,她都是这个样子么?」我问道。
「是的,我们想要给她补充食物,但她一直在反抗,所以,我们就只能通过
注射的方式给她补充了一些糖分跟神经营养药物。诶…你干什么?」李雅正在说
话的时候,一言不发老钱似乎想到了什么,快速走到凤薇薇的面前,用手指翻开
了她的眼皮仔细检查了起来。
李雅不知道老钱的背景,见他行为古怪,立即想要阻止他的这一举动。然而
小姑娘话刚出口,身后却传来了一个中年的男性的声音说道:「没事,让他看吧。
从某种意义上,你还应该叫他一声前辈。」
我顺着声音回头,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男人。从年龄以及李雅对男人
的态度看上去,这个人在医院的身份应该不低,更何况他身后跟着的那个女人,
还穿着护士长专用的淡蓝色制服。
果然,那个男人走到我们面前说道:「几位好,我是重症外科的主任,我姓
高。另外,我是钱大奎在医校的同学。」
钱大奎,就是老钱的名字。我虽然跟老钱很熟,但却从未听他提起过这个在
江北医院身居要职的同学。不过以他素来独来独往的性格来看,这也不足为奇。
「你们是不是给她用了安里生素?」老钱在凤薇薇的眼睛,耳朵,口腔,等
几处检查了一阵后才开口问道。
「对啊,这是我们医院最好的神经营养药…」那个高主任还没说话,急脾气
的李雅就抢先回答了老钱的问题。估计是看老钱这高傲的性格不悦,李雅的语气
中也带着一股嘲讽的意味。
「蠢材。」老钱说这话的时候虽然没有带着称谓,但谁都知道,他斥责的对
象不光是李雅,还有负责凤薇薇治疗方案的高主任。
「你过来,闻一下这里。」老钱没有解释原因,只是用手将凤薇薇头顶的头
发分开。其他人虽然一脸茫然,但我却知道,老钱应该是发现凤薇薇受到过跟凤
巧爷同样的刑罚。想要让高主任去看一下那里的伤口。
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这个高主任好像也挺了解老钱的脾气,面对老钱粗
鲁无礼的话,脸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悦的情绪。反而依言走到凤薇薇的身边,
在她的头顶弯腰凑了上去。
「这气味…」果然,在凤薇薇头上深吸了一口气后,高主任的脸色也变了。:
「是脑液?」
男人立即从他的衣兜里拿出了一个手电筒,扒开凤薇薇的发根,仔细的在她
的头顶上检查了几下。然后又跟刚才老钱的行为一样,在凤薇薇的眼皮,耳后几
处地方,如法炮制的检查了一番。
「裴护士长,你马上去血库按病人的血型取1000cc的血液来,要快一
点。」高主任还没检查完凤薇薇的头部,就立即用着紧张的语气对我身后的那个
穿着护士长衣服的女人吩咐道:「去取一副输血的器材,另外,再准备三个大号
的针管。」
「还有去拿四个热水壶过来,全部灌满开水,然后用厚毛巾包裹一下。注意
不能有一滴残余的水渍在外面。」老钱在高主任身边说了这话后,高主任也立即
对李雅说道:「对,按照他说的做。」
我不懂医术,但从高主任的反应来看,我可以肯定,定然是医院给凤薇薇用
的哪种药物出了问题。
「这,是银针刺顶的刑罚?」等两个护士走了后,高主任才小声地说出了心
中的疑问。
「看来,以前老师教的东西,你也没有全忘。」
「是什么人,会知道这么古老而残酷的刑罚?」高主任看了看尚且发着呆的
凤薇薇说道:「还好你发现了这个端倪。不然安里生素这种强效的神经营养药,
反而会让她的神经系统受到更大的损伤。现在我只能先给她将体内的血液换掉一
部分,让药物的效果尽量稀释一点。」说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此时我的心里,跟高主任的内心同样充满了侥幸。倘若不是因为老钱在,我
们几乎会失去这最重要的一条线索。
很快,那个姓裴的护士长跟李雅就将手术要的所有东西拿了回来,在凤薇薇
旁边的台子上整理的摆了一排。李雅从一旁的消毒桶里,用镊子拿出了一块毛巾
递给正在做准备工作的高主任,不过一旁的老钱,却一手将她递过来的毛巾抢了
过去。
「我来。」老钱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然后,就自顾自地按开始按照医院
的标准,做着手术前消毒工作了。而这一次,面对老钱越俎代庖的行为,其他众
人也没有再阻止。就连高主任也对其他两女说道:「无妨,这件事情就让他来好
了。裴护士长,李雅,你们协助他做一下手术。」
「不用两个人,」老钱显然对李雅的毛躁不甚满意,将手中的毛巾递回给了
裴护士长说道:「你一个人就行了。」
这个裴护士看上去约莫四十出头,长的道是一番灵气。知道高主任对眼前这
个奇怪的人言听计从,也只好听从上司的安排,扶着凤薇薇在床上躺下。然后按
照捞钱的要求用病床四个角上的胶带,将风微微的四肢牢牢的固定住。而同时,
老钱已经将四个热水壶,分别放在了凤薇薇的头顶,脚心,以及两腋附近。
「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他们。」高主任又看了老钱一眼,招呼我们从病房
退了出来。
却说我们一行人正在医院忙碌着,而在江北警察局的档案库里,徐飞也同样
将自己关在档案室忙碌了一个上午。虽然同样是我所器重的人,但二人跟老钱之
前却鲜有来往。老钱那古怪的脾气,即使徐飞都跟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因此,昨天晚上当老钱将一份信件交给他,委托他帮忙查找线索的时候,徐
飞一度也十分好奇,为什么这个向来只是跟尸体打交道的人,会突然找上他。不
过,当他打开信封后,他就立即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此,从今天早上一早开
始,他就一直在档案室里个看各种陈年档案。
一大堆档案袋,被整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那些档案都是检查过的,然而
里面却没有徐飞想要的东西。失落跟焦虑的情绪,开始在徐飞心中一点点蔓延。
仅存的希望,留在了眼前这几个前一任老档案室主任在退休前留下来的个人
整理的档案。而就在徐飞小心翼翼的将一叠发黄的照片,从其中一个袋子中取出
来的时候。他的眼神中突然出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
几乎一连倒吸了几口气,徐飞才将手中那张画着老钱委托他调查的符号的信
纸放下。在确认了诸多细节完全吻合后,徐飞拿起笔,在一旁的笔记本上工整地
写下了三个字
「和衷社」。
写完这三个字后,徐飞将这张纸条放进了一个信封里,然后立即从办公室起
身离开了。
「哦?这么说来,高主任跟老钱不光是同学,还曾经是朋友了?」
老钱的手术还要持续几个小时,因此在高主任的邀约下,我跟他两人在附近
的饭馆简单吃了个饭后,一边往回走,一边聊着天。
个高主任的本名叫高成,跟老钱在医校当了三年的同学。在此之前,两人一
直私交甚好。只是后来在家里的资助下,高成去日本留学了三年。回来后,高成
才发现自己这个昔日的挚友因为性格原因得罪了学校老师,错失了进入国立医院
的机会。也正是因为这一层心结,昔日的挚友也慢慢疏远了。
三年前,警界改组引发了动荡,高成当时也曾经向老钱发出过邀请,却被这
个一心只在研究各种尸体的怪人给拒绝了。
「哎,其实蛮可惜的。」这句话本不应该从我这样的一个警局管理者嘴里说
出来,但这也是事实。跟江北医院的一个主治医师相比起来,就算老钱现在也算
是一科之长,两者的薪水待遇也是天差地别级别的。
刚才高成所说的三年前的那次警局改组,是缘起于南京方面对山城警方进行
结构调整。在那一次调整中,有很多昔日警局的同时选择在那个时候选择另谋他
就。在当时,老钱也曾经差点被要求调岗,但他那古怪的脾气,反而成了他的护
身符。
不过其他的很多警察,就没这么幸运了。当时刚接手警局的王局,对前任的
势力开始了各种明的暗的清洗,有好几个还不错的警察,在那一次的改组中不的
不离开警队。不过对于这些人来说,离开警队后的生活,反而大多更加如鱼得水。
就比如说玉蓉,在离开警局后,在商界混得风生水起。那个我曾经的下属,
反而成为了我未婚妻的老板。
我突然想起玉蓉,并非毫无道理。而是眼下,我突然地发现,这个女人竟然
就这样悄无声息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穿着她一直喜欢的条纹款式的风衣,涂着她
那个标志性的大红唇。并且,还跟以往一样的,带着标志性的礼貌微笑看着我。
「咦,玉蓉,你怎么来这里了?」女人的出现让我有些警惕。就在几个小时
前,玉蓉才因为私事推迟了跟雨筠的见面。而现在从她的行为来看,她想做的事
情,似乎跟我们一样,因为她出现的地方,正是凤薇薇被监护的病房门口。面对
这个来意不明的朋友,我心里立即认真起来,将她带到了一个僻静之处后,才询
问她来此的原因。
「什么?你是说,你也认识凤巧爷父女?」我顿了顿说道:「是不是雨筠跟
你说的?」
「你可别冤枉雨筠。」玉蓉看着我有些过激的反应,似乎若有深意地笑了笑
道:「我不知道你跟雨筠说过什么,但她从没跟我说过任何关于你现在调查的案
子的事情。你的未婚妻对于你的事情,可是一字不说的,你可别冤枉她。」
「哦?是吗?」虽说我也明白,雨筠不可能将此事告诉玉蓉。因为她也确实
不知道此事凤薇薇身受重伤的事情。不过,我实在想不通她是如何得知凤薇薇此
时情况的。
「怎么?你还怀疑雨筠啊?」玉蓉看上去有些得理不饶人,带着替自己闺蜜
兴师问罪的语气闻着我。然而,听了女人的话,我却突然邪魅一笑道:「我不怀
疑雨筠啊,我只是怀疑你给她说什么不该说的事情。」
听完这句话,玉蓉的表情也突然变了。脸上露出一丝有些尴尬而又羞涩的表
情。
「胡说八道什么呢?」玉蓉白了我一眼说道:「实话跟你讲吧,其实自从她
们父女失踪那天开始,我就一直在找他们了。」
「等等,」我注意到玉蓉话里的一个细节:「你是说,你知道他们失踪?」
「对啊,」玉蓉似乎有些责备我打断她的说话,却也对我不坦诚的态度习以
为常了,顿了顿才继续说道:「我认识凤巧爷是从大概一个月前加入了王记的时
候开始的。因为我服务的是大客户,因此要求对银器制作有更深的了解。因此,
当时我是很想从王记的那些师傅中选一个经验丰富的教我几天。」
玉蓉见我不再打岔,继续说道:「但最近铺子里订单很多,店里的老师傅们
都脱不开身。因此,我们老板让我去请教凤巧爷。在我们老板的推荐信的帮助下,
凤巧爷答应每周三跟周日两天下午,教我一些银器的鉴定经验。」
「这么说来,你认识凤巧爷也有些时候了。」我找了一个破旧的沙发坐下,
此事,我们正身处一个堆了很多闲置医疗器具的家属休息室里,而这张沙发,成
为了这里唯一可以坐的地方。
「是啊,」玉蓉说道「」然而最近一次,也就是这周三的下午,当我跟往常
一样按时来到凤巧爷的银铺时,却发现他跟薇薇却都不见了。问了他铺子里的学
徒,都说中午吃饭还见着人后,就再没有他们两的踪迹。也许是曾经那段警察工
作的直觉吧,我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来报警?」我问道。
「因为我听他们的学徒说过,最近凤巧爷经常也有外出,而且外出的时候一
般也不跟他们打招呼。再加上毕竟现在我也不是警察了,所以这件事过了也就过
了。如过不是前天晚上…」
玉蓉笑了笑说道:「你肯定不相信这件事是巧合,但前天晚上,当我看见蔡
叔将一个身受重伤而昏迷的女子送到医院的时候,我正好在医院陪一个挂盐水的
朋友。蔡叔当时心无旁骛没有注意到我,但擦肩而过的时间中,我却看见了他,
还有病床上的薇薇。」
玉蓉这么一说来,我突然想起,那天晚上确实是老蔡将凤薇薇送到医院的,
至少就这一点,可以证明女人说的话不是凭空捏造。不过眼下的情况,让我还是
不得不对女人多个心眼。
「你知道,凤巧爷最近什么人走得比较近么?」我隐去了刘宪原的名字,试
探性地问了问。
然而没想到,听完这句话,玉蓉却反而瞪了我一眼说道:「头,这次我来见
你,是在念着以前你对我的好才来的。如过你还把我当外人的话,这件事情我们
就当没发生过呗。」显然,玉蓉也能觉察出我对她的不信任感。
「哈哈,哪有的事?」我尴尬的笑了笑,突然伸手,放肆地在她的腰上搂了
一下。然而,倘若此时有旁人在的话,定然会很好奇,为什么面对我这样轻佻的
行为,玉蓉居然没有反抗。
「哎,实话跟你说吧,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调查什么,但我能猜想道你查凤巧
爷定然是跟刘宪原又关系。但我毕竟是在王记工作,曹,刘,两家的那个赌局,
其实很早前我就听老板提起过。」面对我箍在她腰上的双手,玉蓉竟然顺势地在
我的腿上坐下,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而且,这个城里但凡是名号在靠前的排
行上的银铺,其实都在各自寻找这烟烟云十一式,想要抢先一步拿到手,好以天
价卖给这两家人。我听说曹金山手中的烟雨十一式,就是花费了几十万的大洋才
弄到手上的。」
说完这话,玉蓉慢慢的转过头,伸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了两下,看着我的
眼神里,露出了平时难得一见的温柔。
在我跟玉蓉之间,其实一直有一个秘密。两个表面上看上去只是曾经的上下
级关系的男女之间,其实有过一段短暂却又充满激情的感情。
在三年前那次警局的改组时,玉蓉的身份不光是我的下属,更是前任局长的
学生。面对想要清洗前任势力的王局,玉蓉被他的各种找茬行为弄得狼狈不堪。
以她刚烈的性格,她本差点就要走极端去举报王局,想要弄得个鱼死网破的。
但偏偏又担心自己的莽撞行为,给自己的老师带来更多的负面效果。
因此,在当时那段时间,是我一直在安抚着玉蓉的情绪。虽说我这其中斡旋
的原因,也有避免矛盾激化而导致自己被牵连因素在,但更多还是因为玉蓉在我
和雨筠的感情中间,起到的撮合关系。
然而没想到的是,这样一来二去,本就是两个性格直来直去的青年之间,竟
然摩擦出了一段的露水关系。
不过那段激情只是持续了短短的几日,因为雨筠的关系,玉蓉很快从那段关
系中脱身出来。然而,也许是许久没见的原因吧,我突然开始十分思念玉蓉纤细
有力的腰肢。也是这个原因吧,让我刚才忍不住对她有了现在这般举动。只是没
想到的是,玉蓉竟然也没有拒绝我的行为,而是顺从的在我腿上坐下,就像是两
个恋人一样亲密地坐在一起。
「还要不要说正事了,」玉蓉伸手,在我开始不老实游弋的手上捏了一下,
却并没有真的阻止我的行为,接着说道:「对了,巧爷现在人在哪里,你们找到
了么?」
「嗯,他现在就在警局。」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的语气有些凝重,甚至连手
也停了下来。
「哦?是被你们留下了么?那你为什么还来问我。」玉蓉从我的语气中察觉
到了我的变化,脸上轻松的表情也立即散去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玉蓉跟我预料中
一样倒吸了一口凉气,沉默了好一会儿叹息着说道:「这两大家族的内斗,到底
还要祸害多少人才会结束…」
「对了,玉蓉,有个事情我想问下。」我假装是在顺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聊,
其实乘机又将手放回道女人的腰肢上说道:「之前你有从凤巧爷那里得到什么关
于他跟刘宪原之间的消息么?」
玉蓉摇了摇头,说道:「我跟巧爷之间的关系并不深,因此,也并没有聊到
过任何工作之外的事情。倒是薇薇那边,」玉蓉叹了口气道:「薇薇从小娘就没
了,一直跟着自己的父亲还有一群大男人长大。因此,每次我去凤记的时候,都
会给她带一些零食什么的,几次下来,我们也会聊一些别的事情。」
玉蓉转过脸,表情严肃的对我说道:「头,你知道么,薇薇告诉我,最近凤
巧爷好像是在帮什么人盘货。而且,这批货的价值可不小。」
盘货,就是首饰行跟典当铺常用的术语。意思是由专业的人士,对很多价值
不明的东西进行估价。
「什么时候的事情?」
「最近着几个月吧。薇薇给我说,最近每隔一段时间,凤记就有人会在晚上
送来一口箱子。而第二天早上,这些人就会将这些东西去走。薇薇曾经问过凤巧
爷,凤巧爷却对此事讳莫如深。薇薇也是从家里的工具使用情况,得知凤巧爷替
人盘货这件事情。」
「那有提到过是替谁盘货吗?或者说来者有没有什么特征?」听了玉蓉的话,
我的脑子里立即想到了一个可能性。从时间和货物的数量来看,凤巧爷替人盘的
货,很有可能就是刘家失踪的那一批财物。
「薇薇没有说,」玉蓉摇了摇道:「但还有另外一个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我
多心了。头,你知道我前几天去过哪里吗?」
玉蓉见我一脸好奇,才接着说道:「大概是上周周一吧,我去了王局长家里,
给他的夫人送了一批首饰过去。而就在那时,我发现他们家的书桌上,有几个还
没来得及送出去的信封。」说起王局长的事情,玉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不自然
的表情。刚开刚才的犹豫,也并不是卖关子。想必定然也是工作所迫,才让她不
得不再次踏足这个自己曾经无比憎恨的人的家里。
「怎么了,现在还在记恨那个老头子吗?」我见玉蓉表情有变化,顺着她说
道。
玉蓉摇了摇头,似乎若无其事地说道「过都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也不跟他
计较了。当时也许是好奇吧,趁着王太太不注意,我悄悄打开这个信封看了一眼,
结果发现,里面是一份王局亲手签发的车辆特批通行证。而上面的的持有人人,
竟然就是刘宪原。」
玉蓉说道这中通行证,是警局在特别管理时期,给一些押运绝密物资的车辆
签发的特赦免检证书。
「而且,从上面的批复来看,王局这个通行证应该是几个月前就开给了刘宪
原。而这一次,是来办理续签批示的。」玉蓉见我听了此事,果然眉头皱,于是
继续说道::「头,我记得警局的规矩是,这种特赦的通行证,是需要先到警局
登记,然后再由局长批示的。你之前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吗
我摇了摇头,因为昨天查看的警局的档案里面,也确实没有这一份给刘宪原
的特赦令存在。
「看来,这其中有猫腻。」此时,我心中恍然大悟。看起来,王局定然还有
什么事情瞒着我。这让我不禁想起那日在初访刘府时,刘才曾经给我说起过,这
个跟刘家有着千丝万缕的王局,最近有些不老实。如过刘才所说的不老实,是玉
蓉在无意之间发现的这个事情的话,那恐怕就连刘宪原跟刘才,林茵梦二人之间,
也有什么嫌隙。
「还有别的消息吗?」想道这一层,我心里似乎突然有了一丝思路,抬起来
赞许般地看了玉蓉一眼。「没想到看见我的这个眼神后,玉蓉却又反而白了我一
眼说道:」我现在是商人诶,有不是侦探。哪有这么多消息告诉你,哦,对了,
我记得那个通行证的汽车的车牌,好像是渝GM- 223,你可以去查一下这个
车子有没有什么来头。「说完,玉蓉挣脱了我的双手,从我身上想要离开。
「怎么?这就要走么?」我看着站起身的玉蓉,一脸话笑的说道。「不是要
看望凤薇薇吗?不再等等么?」
「要等也是去外面等,」玉蓉的语气中,突然有些娇羞地说道:「要不然,
再这里呆着,还不被你这个大色狼占尽了便宜。」
「什么?说我是色狼?」我故意装作一脸无辜的表情说道:「也不知道当初
是哪个大色狼,趁着酒劲把我拉到床上的?」
我说的,是我跟玉蓉那段露水关系的开始那一天的事。在当我将一身酒气的
玉蓉送回住所的时候,竟然是被她主动留了下来过了夜。而接下来的几天,正好
是在雨筠回家的那几天里。我跟她度过了几近疯狂的几天淫乱日子,直到今天,
我仍然怀疑,那几天的事情是女人刻意安排的,不然也不会有这样的巧合。
「你说,为什么钱科长明明有那么高的医术,这些年却一直选择在局里当法
医。」玉蓉见我又挑起让她尴尬的话头,故意又岔开了话题。不过这一次,当我
正准备回答女人的问题,却听见隔壁正在午休的高主任的房间里,似乎传来了一
阵对话。只是毕竟是隔着一堵墙壁,我们也听不清对话到底是什么。
玉蓉好奇的将耳朵贴在墙上,想要偷听一下隔壁对话的内容。然而很快,她
又抬起头,失望的摇了摇头:「还是听不清。」
「没想到,你对别人的隐私有这么重的兴趣。」我调笑着看着玉蓉,却伸手
从怀里拿着那个随身携带的听诊器,然后笑着对女人说道:「别忘了,要想隔着
东西听声音,医生的这个玩意儿最好是。」
说罢,我将手中的听诊器一头挂在了玉蓉的耳朵上,一头挂在我自己的耳朵
上,然后将听诊头贴在了墙上。
果然,这样一来,隔壁的对话清晰的传了过来。此时高主任的声音正在说道:
「我这个同学确实是个怪人,在医校的四年里,他学业总分从来没有得过第一,
但临床,解剖更疑难重症这三门课上,他从来都是最好的甲 等。不过,我也没
想到他后来会选择当法医。但的确,以他的性格,如果是在我们这种规矩繁重的
医院呆着,估计最多几个月也就没意思了。这些年,虽说我们一直没来往,不过
警局送来的那个病人,要治好还是要落在他头上。」
「我只是不喜欢他对你的态度嘛,就像是个茅厕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同样十分熟悉。那个小护士李雅,依然是像只黄鹂鸟一样,
用唧唧咋咋的声音对老钱抱怨道他那个行为怪异的同学。
听着这个小姑娘对老钱的抱怨,我跟玉蓉忍不住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笑了起
来。但很快,我们就立即注意到另外一个细节,隔壁男人说话的时候,呼吸间喘
着粗气,就像是因为剧烈运动而呼吸加速一般。
不过一瞬间,我跟玉蓉已经明白了隔壁的状况,因为这样的呼吸节奏,以及
随之而来的从女人喉头发出的一丝若隐若现的呻吟,是我跟玉蓉一听就明白他们
在做什么的声音。
「没想到,这两人之间还有那种关系。」听诊器的一头虽然依然挂在耳朵上,
但玉蓉已经从墙边离开。我不知道她是否也推己及人的想到我俩以前的那段激情
日子,但可以肯定的是,女人的脸上,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飞来了一抹嫣红。
「去检查下门跟窗帘关好没?」我看着娇羞的玉蓉一阵心动,伸手在她因为
弓着身子而撅起的臀部上拍了一巴掌。然后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似乎已经表
明了要跟女人做点什么?
自从三年前的那段激情过后,我跟女人之间都一直保持着朋友之间的距离。
虽说在那之后我们每年也会见上几次面,却都是雨筠也在的现场。因此,像
眼下这般打明了旗号要跟女人再激情一番的行为,让我的内心都能感受到一种强
烈的兴奋。
「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玉蓉虽然嘴里如此说着,却还是起身去将房门上
了锁,又仔细检查了一下窗帘的缝隙。而等重新回到我身旁的时候,女人已经大
大咧咧的分开双腿跨坐在我的身上,替我解开着腰间的皮带。
玉蓉风衣上的纽扣,被我熟练的一粒粒的解开。跟林茵梦,雨筠,这些绝色
女子相比,玉蓉的姿色并不算突出。但她却跟刘忻媛一样,身上有一处绝妙的地
方让其他的女人望城莫及,就只女人的腰。
在刚才,我几次伸手去揽女人的腰,并非是毫无原因的。玉蓉的腰肢,我即
使是时隔三年,依然记忆犹新。雪白的小蛮腰不光纤细,而且有着惊人的柔韧性。
在那段充满激情的日子里,我享受到的最好的服务,就是这样坐在沙发上,
然后让女人利用自己腰肢的惊人柔韧度来套弄我的下体。
玉蓉的大红唇送了上来,还是同样熟悉的狂野的感觉。然而很快,我就发现
了其中一个异样出,贪婪地在她的纤腰上上下其手的我,注意到了她此时腰间似
乎缠绕着什么东西。
「咦?」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女人腰间的那一条银色的链子,然后眼睛中立即
射出一阵兴奋的光芒。
在三年前的最后一天晚上,我跟玉蓉曾经干过一件疯狂的事情。那一夜,我
让女人穿上了一件跟眼前款式十分相似的风衣,然后带着风衣里面浑身上下不着
丝缕的女人,偷偷溜进了楼下的一个关了门的装饰品的店里。冒着随时可能被行
人看到的危险,将玉蓉按在了漆黑冰冷的橱窗上干了一阵。而在当时,一束银色
的链子,成为了女人唯一能保持平衡的东西。而现在,缠绕在女人腰上的这一条
链子,似跟当时的链子款式一模一样。
「是我让铺子里的人给我打的啦。」女人见我注意到了她的这个秘密,立即
俏脸通红地看着我,小声说道:「别自作多情,我只是最近老是想起那几天的事
情,这才让铺子里的人给我给我打了这条链子。」
小声呢喃的同时,玉蓉的手,已经滑入我的裤子,握着我的下体开始掏弄了
起来。「只要感受到这条链子,我就会兴奋,尤其是每次半夜的时候」玉蓉将头
凑到我的耳边,小声的说着情话。
「就怎么了?」我问着这个问题的同时,已经同样悄悄的将女人的裤子解开,
手指灵活的从玉蓉两腿间探入到了亵裤保护下的女人下体。
「就会想要,然后,就会用这个,这个链子缠在我那里,轻轻的磨擦,就像
你现在这样。」玉蓉的话语让我的心中升起一阵感动,但更多还是这种放肆的情
欲表达带来的兴奋感。
陌生却又熟悉的女人下体,已经开始春潮泛滥了。虽然只是轻轻的抚摸,但
玉蓉表面冷酷下的敏感的体质让她整个人迅速的兴奋起来。
在这段时间里,我已经不记得在警局有过多少次这样关着门跟女人偷情的经
历。但跟办公室那种没有人敢轻易在我休息的时候打扰我的环境相比,这种随时
就可能有人来敲门的医院小屋,竟然让我有了一种最早跟苏彤发生关系时会才有
的略带紧张兴奋感。
由于环境原因,我跟女人不能脱衣尽兴的酣战一场,但是这和衣相拥的交欢,
却让两个同样饥渴的身体充满了兴奋。我的肉棒从裤子狭小的开口处伸出来,此
时正被女人用下体紧紧的套在她的体内。甚至连亵裤都没有脱下的状态虽然让我
们的行动有些许的不便,但我们还是甘之如饴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迎合着对方。
「咦,好像大了不少嘛」我的双手,就像扣着两只瓷碗一样握住了玉蓉胸前
的一对娇乳。几年的行商生涯的锦衣玉食,让这个纤瘦的女人也变得丰腴了一些。
本来平坦如少女的胸部,竟然也鼓起了两座恰到好处的双峰。
狭小的房间里,我身上的女人动情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我不知道为什么最
近我的性欲会如此旺盛,即使在几个女人之间来回辗转着,我此时依然会有如此
强烈的冲动。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最近我似乎艳福不错。很长时间对女色并不太在意的我,
突然最近在身边多了一群女人,而且,这些人都还是十分漂亮的女人。每一个人,
都有他们的特点,甚至就连阿虎那里的那对小姐妹,也会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入非
非,会让我有想要把她们剥光衣服的冲动。
当然,我的这种冲动,最能直接感受到的就是身上已经临近高潮的玉蓉。虽
然她并不知道身下的这个几年后让她重逢甘霖的男人心里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
的是,此时我已经又硬又烫的下体,正在给她传递着我的兴奋。
女人的臀部扭动得更快了,就像汽车的马达一样,速度,成为了女人取悦我
最好的方式。然而,就在激情快要到达顶峰的时候,玉蓉却如同痉挛一般停了下
来,趴在我的肩膀上,粗重的喘着气。
「累了吗?」我温柔的身手,在已经开始散发出细腻汗珠的女人脊背上上下
抚摸着。然而嘴上,却还是依然调笑放浪地说道:「几年不见,你的这独门绝技
可是荒废了不少了。」
玉蓉支撑起身子,又用她标志性的白眼瞪了我一下,用手扶住我的胸膛,轻
轻用手指挑逗着两粒乳首说道:「这门功夫是要两个人一起练的,你又不陪我练
功,现在还来怪我。」说完,竟然跟我一样,忍不住噗嗤一笑。
我将女人从身上抱了下来放在了沙发上,想要分开她的双腿。想要用老汉推
车的姿势完成最后的冲刺。然而,玉蓉的行为再一次出乎我的意外,当我将软弱
无力的她从身上抱下来是,女人突然迅速站起了身子,然后将自己的衣服闪电般
的穿了回去。
「怎么啦,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玉蓉看着一脸茫然的我,还有胯下尚且
坚挺的肉棒,竟然放肆的伸出手指在上面弹了一下说道:「把你的东西快收起来,
让你尝尝甜头就得了,真要这样做完,我就真的对不起雨筠了。」
听了女人的话,我的心里一阵失落。两个闺蜜之间的友情,竟然最终战胜了
欲望。虽说我对女人也不是贪得无厌的人,但像这样做到一半又偃旗息鼓的行为,
让我着实有些不爽。只是此时,一阵突然的敲门声,最终让我不得不在咒骂声中
中断这一次的淫乱。
老钱的手术终于结束了,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过。激情之后的我看着满头大
汗的老钱,心中突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在跟老钱打了招呼,又匆匆看了昏迷中的凤薇薇一眼后,玉蓉装的若无其事
的走了。反倒是我,因为下体还残留的女人的湿润和温度,让我的那根被硬塞回
裤子的肉棒感觉到一阵难受。
「不要给她开激素类神经药物,多给她热敷,促进循环就好。她现在的昏睡
是正常现象,过两天应该就会醒来。到时候,你们给我来一个电话。」老钱拿起
钢笔,给那个裴护士长写了一个纸条。而此时,裴护士长的举止已经变得十分恭
敬,仿佛面前的老钱,已经是她们新的主任了一般。显然在刚才,老钱的本事让
她大开眼界。
「情况怎么样?」我问道老钱。
「我们还是边走边说吧。」老钱给我做了个眼神,暗示眼下说话不方便。然
而,从他的眼神中,大致猜到他想说什么了。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