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11-12)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11)
「我没带帐篷,既然你带了,那我们一起睡吧,」小医仙看着萧炎忙碌的身
影鼓足了勇气难为情的说到。
「其实我一个人害怕,」小医仙看着萧炎望过来的目光,用非常细微的声音
补充了一句,
「是啊,小医仙第一次进山露宿时,有条蛇钻到了她的帐篷里,虽然没有伤
到她,但那之后,每次进山她都要和别人一起才能睡的着,」旁边一个人解释到,
随后又去忙自己的事了。
「那好吧,」萧炎说完把一个绳头递给小医仙,小医仙高兴的接了过去,随
后两人便一起扎起了帐篷……
「之所以来魔兽山脉,是因为这里淫气浓度高,深山里淫兽多,人少,我也
可以出来指点一下你的修炼,顺道看看能不能在这山脉里找些回复精神力的特殊
药材,不过既然有小姑娘愿意带你去寻宝,那么晚几天也无所谓」
而萧炎的进山修炼计划也暂时变成了双修,
「刚才不应该听她用全力的,」轮到萧炎值夜的时候,看着身后帐篷里又被
插的晕倒了的小医仙,只能自己默默的对着面前的篝火发呆。身后的小医仙听到
后微微一笑,安心的偷懒睡了。
之后的两天,萧炎和卡岗他们一起围捕银毛狼族,事后萧炎和小医仙总各分
到了一千多金币,随后萧炎在镇里停留了一天,按照药媚的指示买了些价格合适
的药材先练手,而小医仙则继续帮老馆主处理药材,抓药,只是晚上小医仙不再
去晚上的篝火广场,毕竟萧炎答应晚上去她房间,这让她白天抓药时心情比平时
更好了。
在小医仙又一晚的满足后,她拉着萧炎来到了狼头佣兵团的队伍边,
「穆力少团长,介绍下,我的朋友,萧炎,淫药师,我们跟着你进山采药没
问题吧」
穆力打量了一下萧炎,淫药师的身份让他不由的答应了下来,不过还是说了
句「小心点,被淫兽拖走,我们不负责营救」
一路上萧炎随这只猎人小队围猎了几头在行径路上的雄鹿和一只山猪。毕竟
不能真的白跟团。
在来到狩猎的山谷后已是傍晚,于是众人先扎下营帐,而小医仙则主动帮起
了萧炎。随后天黑轮流值夜时小医仙也主动和萧炎一组,穆力就是再傻也看出了
小医仙的意思,心里突然有些凉,第二天萧炎和小医仙一起出去采药,穆力就感
觉更凉了……
「穆少团长,天涯何处无芳草,我们郝团长可是一直都很喜欢你」
「你们郝团长只要长的帅的,她都喜欢,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旁边人突然热闹的议论了起来,不过很快闹完就结队打猎去了。
「好了,穆力大概以为我们是情侣了,以穆力的性格,多半不会跟来了,我
们快点吧,尽量在天黑前回来,不然穆力会起疑的。」
随后小医仙从纳戒拿出了准备很久的绳子,扎好在一棵粗壮的大树上,然后
随萧炎一起慢慢滑下悬崖。向下的过程中,突然窜出的岩蛇把两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还好药媚及时提醒萧炎这蛇没毒,不过身体硬,力量强,平时都是勒死猎物
的,小心脖子,基本就能应付。萧炎听完后,示意小医仙镇定些,然后从纳戒里
拿出了一把也是唯一的一把平时处理药材的圆头刀,笨拙的和那条能滑翔的岩蛇
斗了许久,最后加上小医仙用的药粉才把它驱赶走了。
「好了,快到了」
在一洞穴的不深处,两扇石门和一块石匾赫然现出,七彩毒王墓。
「就是这墓了,我们小心些吧,」说完小医仙拿出了两幅手套,面罩,同时
让萧炎把自己脖子护住,防护齐全,才敢一起用力去推一扇石门。然后萧炎才明
白为什么要拉他一起来寻宝,那扇石门不是一个人能推开的重。推开石门便发现
这墓里竟然有光亮。随后便看到了石壁上的几枚夜明珠,只不过已经很暗淡了,
萧炎又点燃了几个火把,才让整个墓室真正的明亮起来,散落一地的金币和珠宝,
几盆看起来很珍贵的草药,三个盒子,和一具黑色的人骨
「哇,」小医仙直接奔向两箱金币,估算了一下,一箱大概得有十万金币,
还有各种珠宝看起来也都很精致,萧炎则在药媚的提醒下看到了那几盆植物,
「金币珠宝归你,这几盆归我如何」萧炎继续看着眼前的几株植物,听着药
媚的讲解。
「成交」,各自将物品都收入纳戒后,满心欢喜的两人看向了最后三个盒子。
小医仙拿出了珠宝堆里的三把钥匙,试了一下,果然打开了,一卷七彩毒经。
「你要不」小医仙用带着密实手套的手向萧炎招了招。
「不感兴趣,看看下面的吧」
「紫云翼,这是什么」
「不知道,不过我要了」
「好吧」
「让我们来看看第三个,」
「原来你们背着我们来这墓穴偷盗死人财物,」身后穆力的声音响起,萧炎
和小医仙最担心的事还是出现了,二人呆呆愣住,不知要怎么办。
「最后一只箱子归我,我就不把你们窍人墓室的事说出去,」小医仙和萧炎
听到后长舒一口气,毕竟除了这三只箱子,其余的东西两人都已经放入纳戒了,
所以显得这个墓室空荡荡的,但三只箱子还是很明显的,
小医仙直接把钥匙抛了过去,
「好吧」小医仙无奈的说到,然后二人退了下来,让穆力上前,然后心照不
宣的相视一笑,穆力也是把自己包裹好才敢开箱,毕竟那个什么毒王的墓,小心
些才好。
一卷风属性的玄阶淫技,「嗯,你们在我之前是不是拿了墓里的其他东西我
不管,这个」说完晃了晃卷轴,
「你们也别说」萧炎和小医仙两人也点了点头,
「嗯」
「我等会就要走了,所以没有必要节外生枝说出去。」小医仙虽然只是想多
「尝」几天萧炎,听到后还是感觉有些不舍,
「很好,等会我们把那石门封好,就当没来过」
三人最后一起回到营帐附近,然后其余在生火煮饭的人一起看向他们三个,
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随后萧炎主动提出要离开,那些狼头佣兵团的人就更躁动
了,不时有人上来说到「少团长坚挺」「少团长威武,」之类的话,穆力也是不
在意他们的误解,反倒是借此向小医仙用力的凝视,让小医仙茫然了许久……
之后穆力则不避讳的追求起了小医仙。
「咕咕」一个头上长着两个毛茸茸的雪白耳朵,腰肢纤细,胸部丰满,皮肤
白皙,腿长臀圆,和一张精致小脸的三级雪兔正趴在一块平滑的石块上与在他身
后不断抽插的萧炎「恶战」……
「这些小兔娘的肉穴很柔软,你也感受到了,极崩对她们没多少作用,倒是
你火属性淫气有些作用,」药媚因为在山脉深处,没人看到自己的灵魂状态,所
以经常出来,而现在直接飘到了旁边的一块石头上,一只手撑着腮,眼睛则看着
自己另一只虚无缥缈的手,随后弹了一粒不知什么药到萧炎刚刚遇到的这只三级
雪兔兽嘴里,
「这是让这只兔子能撑的久些的药,」
「药姐姐,」萧炎张着嘴说道。
「嗯,这丹药药力很大的,你是也想试下吗?」
「啊,」随后一颗丹药也被弹到萧炎的嘴里。
「好怪的味道」
「嗯,你不是还有吹掌吗,淫兽和人类本就不和睦,不用客气」药媚继续看
着自己虚无缥缈的身体叹气,萧炎当然明白她的忧伤。但自己只有修炼到更高阶
才能帮助药姐姐。
随后这只兔娘的肚皮微微鼓胀了起来,而那张小脸也涨红的厉害,不过还是
不愿服输,一直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和感觉,但是咕咕声的愈发急促也预示着
她快到极限了。
「作为攻的一方,爆发很重要」药媚饶有兴致的瞥了一眼这场较量,又在提
点自己唯一的弟子萧炎了。不过语气很轻快。因为那只兔子似乎要坚持不住了。
「咕咕」那只兔娘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么下去不一会就会被萧炎插的高潮的,
所以她要孤注一掷了,她用尽全力让自己的蜜穴收缩,不断的排出萧炎吹进来的
热气,同时全很肌肉紧绷,在热气排出后,就死死的开始夹住萧炎的肉棒。萧炎
也感到了一股巨大的阻力,不过好在这只小兔子的蜜穴里还有不少淫液,萧炎还
可以勉力抽插,不过不敢吹热气了,因为再吹大概就要把自己的肉棒压出来了。
就这样萧炎感觉自己的肉棒好像在泥沼里一般,不能像刚才那样高速的抽插
了,不过作为已经让不少三级淫兽高潮了的他来说,这正是好机会,这只小兔子
的死守,让他可以将自己功法的热量不用顾及的全加到自己的肉棒上,然后药媚
在前面看到那只小兔娘满脸潮红,身上也是红热发烫,而萧炎也是使出全力,不
顾她蜜穴的紧压,依旧高速的抽插,这也让萧炎也有些差点被这只小兔娘的蜜穴
夹到高潮,但他还是有很大把握小兔子会先高潮。不一会小兔子就不再紧压萧炎
的肉棒,随之而来的是蜜液如泉般的涌出,她嘴里咕咕也在几声变大后,不再发
出了,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喘息声。
萧炎不依不饶的继续在这只小兔子的蜜穴里驰骋,只是小兔子似乎不再有那
么强烈的感觉了,两眼也有些失神。萧炎觉得差不多就拔出了自己肉棒,依然挺
立,不过刚才也确实差点被她夹的喷射了出来。
「嗯,不错。现在感受到那把尺子的妙用了吧」
「嗯,不光体力增加了不少,每次突破时都非常顺利,」
「好了,今天的淫技修炼就到这里,休息下,下午去地图上离这最近的药谷,
你的淫丹炼制也不能落下。」药媚一边看着小医仙送的那副地图,一边说到。
而那只三级雪兔兽,本就是迷路才在河边撞到了萧炎,然后被一通「教训」
后,趁着这两人,不应该说一人一魂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离开了,那个人类
少年还好,但是那个魂魄,自己刚见到的时候差点吓晕了过去,虽然长的很美,
但那种如烟雾般缥缈的灵魂形态,还是让她恐惧,因为她从未见过也不了解她是
否会伤害自己。
「小心点,这可是株血莲精,不是你刚才挖的那些黄莲精,一株至少要上万
的」药媚在萧炎身后不住的示意他小心些,不过萧炎对他的铲法很有信心,因为
他几乎把那块血莲精周边一米内的土都铲走,基本就是挖了个坑再一点点把它周
围的土都小心清走,因为一万金币的价格和作为炼制血莲丹的关键药材,对的起
自己一下午的忙活,最后一株完美的没有受到任何破坏的血莲精被采了出来,然
后便是将它小心密封,等到其他药材齐备就可以炼制血莲丹,而后就可以尝试吞
噬炼化淫火。而炼化淫火不光可以增强自己修炼,药媚更是提点到可以让自己和
他人随时都性欲高涨,而且因为淫火的不同还有特殊的增益。想到可以和熏儿,
雅妃姐,萧玉…嗯,刚遇到的小医仙也可以让她尝尝,可以有全天不间断的体验,
便兴奋不已,也更小心的对待面前的这颗血莲精……
「嗯,其实可以全天不间断的欲望高涨只是淫气大陆美好体验的小小一小部
分」药媚在看到萧炎将那株血莲精收到纳戒里,喜出望外的表情后,决定给他点
更诱惑的动力……
然后这股动力还没有到第二天就消散了大半,无聊的苦修还是那么枯燥,除
了控制紫云翼翱翔时……
「嗯,药姐姐什么时候能停啊,我都已经保持极崩的状态一个时辰了,能歇
会吗」
「至少一个半时辰,想发挥枪极崩后续的能力,至少在第一层时能保持两个
时辰,」
 而萧炎面前的一只双手被绑在一棵树上的三级红狐兽正用她那毛绒绒的尾巴
不住的撩抚萧炎的腹部和握着她腰肢的双手,红色的头发披散在背上,滑嫩
的皮肤因为长时间的发情而变的微微发红,透出诱人的色彩,而脸上则满是可怜
的神情,
「药姐姐,我们放了她吧,她看起来蛮可怜的」
「她只是站累了,想换个姿势,」药媚撇了一眼萧炎抓来的红狐,平静的说
到。
而萧炎被这个红狐的蜜穴不住的用力压榨,感觉有些疼痛,一个时辰对他来
说比平时做爱的半天都要难熬……
萧炎在听到药媚的话后突想到这些淫兽的体力好像都很好,
「嗯,这样好多了」萧炎在将那只红狐的双手分别绑在两棵树上,然后躺在
草地上,任由面前的红狐主动坐在自己挺立的阳具上不住的起伏…
「其实我也想提醒你这个的」药媚说到。
「枪极崩分三层,能坚持两个时辰只是第一层,现在你努力让它变大,最少
要能在你面前的麋鹿兽腹部能看出被你撑起的鼓胀,然后还是坚持两个时辰」
萧炎试了下,不过只是变大插入就已经让他感觉肉棒有些红肿难受了,更别
说坚持两个时辰了。
「好累,」萧炎在努力了不到半个时辰后,彻底放弃了,仰躺在地上,而面
前的三级小麋鹿兽,正用一张可爱的脸疑惑的盯着萧炎,然后用纤纤玉足踢了下
他,示意他继续,然后嗷嗷的叫了两声,大概是让萧炎起来继续,毕竟刚才被萧
炎的大肉棒插的欢快的扭动屁股不断迎合,还不时的对萧炎报以微笑。而就一会,
萧炎就躺倒了,小麋鹿还没爽够,当然要示意他继续了……
萧炎歇了会后,拿出两粒自己炼制的二级丹药回气丹,在直接抛到自己嘴里
后,与眼前的这个全身赤裸,皮肤细腻的可爱小麋鹿对视了起来。
「她们不会像人一样懂你的,因为它们是鹿,
小的时候陪着父母吃草,痛苦的蜕变进化成二级淫兽后,就主动和其他二级
糜鹿兽守护其他幼小的鹿,当有人类或者其他的食肉动物来的时候,它们会示警,
这是它们唯一能做的了,有时它们会因此而先于自己的同伴成为其他二级淫兽的
食物,进化到三级,它们也要避开同级的肉食淫兽,因为它们更强壮,自己被抓
到虽然不在会被吃掉,但多半会成为他们的玩物,直到死亡。这些麋鹿因为化形
草的神奇而可以变成人类的模样,但是它们一直都觉得自己是鹿,」药媚知道萧
炎在等回气丹的药效在身体化散,看着他和那头小麋鹿对视,便觉得现在该说些
什么提醒他。
「但是她现在应该是把你当雄鹿看了,」药媚转过头看见那只小麋鹿将自己
头上的鹿角抵到了萧炎的前额上,似乎在表示要和萧炎角力,也不经一笑。
「我在这个药谷里找药材的时候发现了这个三级炎狼,就抓来给你了,对了,
我那株稀灵草你要小心照料,如果你还想让我多出来帮你的话,就多培养些我带
给你的药材。记得一定要留种子」药媚在找完了地图上的几处山谷后,终于找到
了几种有助于恢复自己灵魂力的普通药材,之后便又懒得出来了,可能是自己的
出现总会吓得那些淫兽落荒而逃,觉得无趣了,便又懒的出来,培养药材的事也
就交给了萧炎。
地上的三级炎狼,正用一双红色眸子死死盯着萧炎,萧炎则很无奈的看了看
她,用玄重胶将她绑缚到两棵树之间,随后躺在草地上任由那个红发少女模样的
三级淫兽用自己的蜜穴用力的紧压着自己的肉帮反抗着,自己的遭到人类束缚的
不屈,而萧炎则满不在乎的看起了培养药材的书籍,毕竟许多药材因为对环境要
求苛刻而难以寻腻,找到这些药材后如何培养,让其生长出更多的同种药材可是
一个淫药师的必修课……
在魔兽山脉过了四个月的萧炎,已经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每天上午自己
或者药姐随便抓一只三级淫兽用来锻炼淫技,下午采药,炼丹,晚上修炼淫气,
由于魔兽山脉的淫气充沛,萧炎也连升三星,达到七星淫者。
一天下午,当萧炎在一处自己找到的药谷采药抬头擦汗时,看到天空中一个
身着蓝色长袍女子,淫气化翼,在山林上空飞过。
药媚不知什么时候从黑色的戒指里出来,和萧炎保持同一个角度看着山林上
空。
「这个师傅可没办法给你绑来」……
就在萧炎觉得这只是一个路过此处的某位强者时,那个身影消失的方向处传
来了震耳欲聋的雷声,当抬头去看时,漫天的乌云已经向自己所处的山谷压来,
「这乌云不像是自然形成,怎么样,去看看吧」
「好,」说完萧炎将淫气注入背后的紫云翼,便跟着药媚去往一处山崖。
「地面上的淫兽都在逃窜」
「嗯,它们是害怕遭池鱼之殃」
「人类女人,你越界了,山林是兽族的领地」
一个紫色狮身鹰翼的六级紫晶翼狮兽,用严肃不容否定的口吻对着远处天空
中的一个蓝色人影说到。
「我无意挑起争端,只是来求一物,狮王您褪下的紫鳞晶」蓝衣女子不紧不
慢的说到。
「那你准备用什么与我交换」
「狮王您需要什么」
「哼,口气不小,我最近即将突破七阶,对应的便是你们人类的淫宗,如果
你有破宗丹,我们就成交」
「破宗丹我确实没有,不过我认识一位淫药师,如果狮王能提供药材的话,
我们也许可以成交,」
「药材没有,就算有也不会给你们人类的,你们的血液里流淌着狡诈」
「不知狮王还需要什么,紫鳞晶对我很重要,」
「嗯,既然你没有破宗丹,那你留下来让我吸取你的淫气,等我突破了就放
你走,走时你还可以拿走一片紫鳞晶」狮王打量了她一下,邪恶的笑着说到。
「看来是狮王是不想谈了,」
一把刻着符文的长剑从她手上的纳戒里飞出,被她紧握在手上。随后狮王一
个飞掠,便用兽爪撕向那个女子,只是兽爪轻易的就划过了那个身形,随后身后
一柄长剑抵到自己的背部,虽然这种攻击不可能穿透它的紫鳞,但随之而来的巨
大冲击力却让它直接坠向了地面的山林。
「哼,小瞧你了」
「师傅,你觉得他们谁会赢,」
「狮王赢面大一些」
「为什么」
「你继续看就明白了」在山崖上远远观看这场争斗的两人不再言语,继续用
观看远处的争斗,只是萧炎拿出了两块水晶磨成的望远镜,这个距离对他来说还
是太远了,而药媚则是在看他们体内淫气的流转。
 随后的一段时间里狮王的进攻每每都被那柄似乎有着吸收和释放动力的古怪
长剑击退,这让他变的暴怒,不一会后它体表的紫鳞开始随着身体形态的变
化而慢慢变小,当狮王化成人类形态时,全身紫色遒劲的肌肉让他显的异常雄壮,
而随后的攻击里虽然狮王只用拳头,但速度却成倍的提升,让那个蓝衣女子无从
招架,身体直接被打入山岩之中,而就在狮王的要追击时,一种莫名的恐惧闪过
它的脑海,随后,自己的左臂被什么擦出了一个伤口,紫色的鲜血缓缓的流出,
这下狮王有些慌了,但还是做了简单的处理后保持着镇静,那个女子也擦拭了下
嘴角的鲜血,然后升空与狮王对视。狮王不知为何突然笑了一声,似乎看破了什
么,随后那个女子只能无奈的防御,而这次狮王完全的近身搏斗,而那个蓝衣女
子如空中柳絮般飘舞,而吹动她的风就是在她身边的让她被动招架的紫色身影。
「还要再来吗,人类女人,」
「速度上我不是狮王的对手,不过想吸收我的淫气突破的话,还是拿出些真
本事吧」
「很好,反正刚才的攻击对你而言不过是挠痒」
随后狮王身体上升起紫火,
那个蓝衣女子将自己的衣物脱下,露出动人曼妙的洁白身体,而她周围的空
气也开始慢慢的围绕她的身体流动起来。
随后狮王毫不客气的直接飞速飞到她面前,粗大双手用力的抓住她温润如玉
的手臂,然后用力的将她推向山林,而那个女子完全没有反抗,
「希望你喜欢我们的战场」
随着轰然一声闷响,山林的一处出现了一个不小的坑,周围的树木也被压断
了不少,而在坑洞的正中是一个紫色皮肤的遒劲男子和一个皮肤白皙的黑色长发
女子在不停的翻滚,
「这就是淫皇的比试吗,简直是怪物啊」萧炎通过望远镜清楚的看到了刚才
的一切,心中震撼莫名,
「嗯,我用精神力传递给你的声音也听到了吧,」
「嗯,」萧炎默默的继续用望远镜看向远处的两人,在适应了一些后,他也
开始关注比试的本身。
很快那个女子的身体周围就都是那种紫色的火焰,而她的喘息声也被药媚用
精神力传到自己的脑海,
「嗯,不错嘛人类女人,被我的紫火烧了这么久还没失去神智,」
「狮王过奖了,」那个女子习惯性的说到。不过脸上的神情却不那么轻松,
显然环绕两人的紫火不是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哼」随后狮王站起身体,而自己插在那个女子阴道的粗大肉棒也将她的身
体挑了起来,随后那个女子将双手轻轻的放到他的双肩,而狮王则用粗大的双手
握住她的纤腰,然后加速的抽插面前女子的阴道,不过面前的女子似乎不以为意,
面上表情没有太大变化,依然是有些微红的看着别处,
而狮王则有些放松,因为她似乎一直在忍受,不准备用淫技,便准备加大自
己的攻势,随后自己阳具上也开始慢慢生出紫火,然后不断的有水汽从那个女子
的蜜穴里飘出,这是蜜液被热量蒸发的现象,而此时那个女子也不得不在意起来,
脸上有些忧虑神情,只不过她一直别过脸去,这种神情不那么明显。
不一会后,一片黑色雨云快速形成,就在两人上方不远,同时一道闪电准确
的电到了紫晶翼狮王,猝不及防的狮王差点射了精液,不过好在自己在用力抽插
面前的这个女子时还留有一丝神智观察周围,对那云有所警觉,
而那个女子显然不比狮王要好,带有紫火的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巨大阳具在自
己的蜜穴里高速抽插,蒸发了自己分泌的一波波蜜液,现在的她真的仿佛在被火
焰烧灼一般,虽然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但自己的神智快要失守,脸上的微红变
成了潮红,口中也忍不住的喘息了起来。
「怎么样,要不要投降做本王的玩具,我会把你一直套在阳具上的」
「谢…谢…狮王的…美意,不过胜负…还没…分呢」说完两只洁白的羽翼从
她身后浮现,同时带着她和紫晶翼狮王飞向那片雨云,同时那片雨云也扩大了不
少。
「哼,雕虫小技」狮王在离开地面后发现自己无法用力的去抽插她的蜜穴了,
但是这并不让他惊慌,他的双手不再握着她的腰肢,转而抓住她圆润丰满的胸部,
同时两股紫火被他准确的通过自己的手持续不断的注入她的乳孔。
同时雨云里的闪电也不断的打在狮王的身上同时那个女子也受到波及,但每
次被波及她的蜜穴都会流出大量的淫水,不断的与狮王阳具上的紫火对抗。
而乳孔钻进的紫火让她差点失神,双手不再抚着他的肩膀,而是不住的挤压
自己的乳房希望能借此抵消紫火的强烈刺激。
「别挣扎了,你的闪电还是太小,不够刺激到我,」
「那么这个呢」那个女子似乎突然来了精神,但对于她现在的状况,却只能
是最后一击了,这之后的多重刺激会让她瞬间失神,也许之后就真的就要成为狮
王的玩具了。
狮王只觉得自己的阳具似乎被一股龙卷风吸引着,仿佛身体里的精液会随时
被吸出,而于此同时一道巨大的闪电劈在他的身上,身上不断的有电弧出现。他
忍不住的射出了自己精液,而那个女子也好不到哪去,最后一击虽然成功,但是
自己也高潮的不住喷射出蜜液,双乳也被紫火烧的不住的流出乳汁,在高潮时更
是剧烈的喷射了出来。就这样地面上多了一紫一白两个身体,只是白色的女人身
体是彻底高潮了,而紫色身体的肉棒只是不住的喷出精液,而他似乎还有一丝神
智。
随后那片雨云便化为雨滴滴落下来,不一会便消散了。
「真是不错,可惜我还醒着,」随后狮王大笑着,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精疲
力尽,
不过在自己恢复了一些能站起来后,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该怎么处理这
个女子,自己现在是无力吸收炼化她体内的淫气了,思考了一会后,最后决定还
是就这样放着吧,自己也需要回山洞里,那里的环境有助于自己尽快恢复,而这
个女子,他根本不担心,毕竟五阶以下的淫兽恐怕连她的头发都伤不了。
「狮王不要,那我们去捡吧」在看到狮王褪回狮身鹰翼的形态,并且迈着沉
重的步伐艰难的回到自己的巢穴后,药媚欢快的说到……
(12)
在狮王走后,那个女子彻底松开了自己手上的剑,睁开眼睛看着天空,随后
疲倦的缓缓闭上了。
「只是昏过去了,背着走吧,等那些被吓跑的淫兽回来时,虽然没法伤害她,
但她可能就没法这么安然睡着了」药媚对著有些出神的看着地上女子的萧炎说到。
从丹塔高耸入云的塔顶向东南望去,便能在地平线上看到一个凸起的绿色小
点,而那便是翠绿之冠——中州古树
……
「淫气是我们剥离出的物质的外壳,活跃轻盈,它被大陆两极的力量牵引,
如风般流淌于空中,但,彼之蜜糖吾之毒药,阴阳互生,阴阳寂灭,」
「多谢古神解开了我多年以来的这些疑惑,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是个私愿,
如何成为淫帝?」
已经成长,茂盛,凋零,新生了千万年的中州古树在面临面前的人的问题时
也陷入了长久的沉思,它知道能量的流转,生命的变化,也知道许多淫帝的崛起,
但还是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你们人类的问题,有棵古树已经尝试过,但它也为此付出了代价,」
「其实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云韵,正风华的时期却接任了任务繁重的宗主之位,
没有机会让他和海波东那样在帝国随意摘花,不知道她会不会怪我,」
「你的淫气散逸问题已经没有了,吃了这个自己去问吧」说完魂梦清抛了一
粒黑色丹药给在端坐于自己闭关所在那处山峰峰顶的云山。同时斜倚在旁边的一
棵树上补充道,
「这是破宗丹」
「看来为了我以后能动用云岚宗的力量帮你下了不少本钱啊」
「我是为了我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性福」
「你醒了,」萧炎在山洞里生火烤鱼,发现那个女子醒了,便将烤好的一条
鱼递了过去,
「谢谢,这是哪」那女子拿到鱼后并不急着吃,还在四下打量。
「我看了你和紫晶翼狮王的比试了,最后它没带你回它的巢穴,把你留在了
原地,」
「是你带我来这的」
「是的」萧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我应该谢谢你的,干嘛不好意思,」
「我,其实是想」
「嗯,上我?」那个女子闭嘴轻笑着说到,但却让人感觉没有丝毫杂念。
「……嗯……,我听过,你们这些强者流的体液有大量的淫气,我还只是一
个七星淫者,所以希望……」其实萧炎最初没想到这个,这是药媚在他把面前的
女子背到自己现在住的山洞后提醒他的,之后萧炎便更专心的按照药媚的要求细
心照料起面前的女子。
「嗯,我的体液的淫气远超你能吸收的极限,升星太快对你今后的修炼不好,
我会想办法中和一下再给你的,」她思考了一会后说到,完全没有任何表情的变
化,似乎在陈述一件普通的事情一样。
说完她吃了一口手中的烤鱼,萧炎随后又问了几句,在觉得熟络了之后萧炎
问起了她的名字,
「云韵」。萧炎觉得自己听过这个名字,但一时想不起来。
「萧炎」云韵在听到了萧炎的名字后,觉得在哪听过,不过没有细想,
「你自己一个人吗?」
「嗯,」
「怎么一个人在山里,不害怕吗」云韵觉得该关心下面前的少年,虽然自己
现在的状况不比一个七星淫者强多少。
「不害怕,山里淫气充裕,药材也多,只要小心些兽群,都还好」萧炎当然
隐瞒了自己敢一个人进山修炼的最大靠山,药媚,但这不适合和一个刚认识的人
说。
「药材?你是淫药师?」两人又继续聊了起来……
「我体内的淫气被紫晶翼狮王的紫火暂时封印了,虽然身体没什么事,但不
能动用淫气,这些天可能还要麻烦你了」说完她咳嗽了两声,双臂撑在身后,对
萧炎微一欠身。
「别客气,我除了修炼,采药,也没什么事,不麻烦」
「其实现在外面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还是先睡吧」萧炎在
继续和云韵聊了一会后,渐渐觉得自己的困意上涌,便先在火堆的另一边自己的
帐篷里呼呼大睡了。而另一边的云韵对着那个帐篷说了句谢谢后,悄悄的将几块
三级冰淫核塞到自己身体的各处,缓和着被紫火带起的欲望睡去了。
次日,萧炎斜躺在一处树叉上继续看培育药材的书籍,而不远处就是在山泉
里沐浴的云韵。
「要一起洗吗?」云韵转过身,轻声笑着问到。
「等你洗完我再洗」萧炎脸上早已涨红,但还是镇静的说到。
不一会后,云韵背对萧炎赤裸的从泉水里出来,然后从纳戒拿出一件浴巾包
裹住自己的身体,一块白色的棉布擦拭自己的头发,
「到你了,」说完盘坐在一块光滑的大石上,
「唉,」萧炎无奈的脱下自己的衣服下水去了,毕竟云韵似乎知道了:自己
刚才的书可是一点都没看进去……
「你们小心些了,你玩弄过的那只红狐她现在正带着她的同族来找你了,」
药媚在脑海里提醒着才洗了一会的萧炎说到,
萧炎正想出水,穿衣逃走,只见云韵缓缓的从那块石头上下来,换上平时的
衣装,不急不缓的拿出自己那柄刻有符文的无锋长剑。随后他们果然被一群红色
头发的赤裸少男少女围住,而萧炎也刚好从泉水里出来,穿好了衣服,同时手握
巨尺……
「风卷」在萧炎还在苦于如何应对面前这些红狐时,一股强猛气浪将这些摇
着毛绒绒尾巴的红发少男少女吹了开来,有的撞在树上发出了阵阵哀嚎,而其余
的同伴看到这些,只得无奈的撤退,就在这些红狐退走后,面上变的赤红的云韵
毫不犹豫的跳入了泉水里,许久后才露出头来看着还呆呆站立在那里的萧炎,不
过面上的红色仅仅只是缓和了,随后又沉了下去,
「她是因为强行动用淫气带动了紫火,不过没事,别担心,」药媚用精神力
借着萧炎的眼睛所见,大致推测了她的状况,
「药姐姐,我能……」
「不能,现在她欲火焚身,可不会顾及你的身体比她脆弱太多,你想英年早
逝吗?」
萧炎此时不由的想到了熏儿,才明白药姐姐这么逼着他修练的良苦用心……
「有一队淫兽正在快速向这里移动,你也也跳到泉水里」药媚在察觉到又一
次有淫兽逼近时,觉得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由于这个山泉有一条细细的小溪流
入和流出泉水,所以那些淫兽在经过时没有注意水面,只是停留了一会,有的喝
了几口水,而萧炎和云韵从水中望去有一只长有一对翅膀的紫色小狮子从水边走
过,随后这个有着各等级淫兽混搭的队伍离开了,
「看来紫晶翼狮王是准备把我留给他的子嗣啊」云韵在和萧炎上岸后,衣服
都已经湿透了,只是萧炎在背过身准备换衣服,而云韵则警惕的看着他们离开方
向,萧炎本想提醒下她,但眼前云韵的诱人身材在湿透了的衣衫包裹下一览无余,
不由的有些出神,但还是很快的「嗯嗯」了两声,提醒云韵换身衣服……
云韵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刚穿着衣服从水中出来,萧炎也很贴心的背过了身
「你还要去找紫金翼狮王吗,」这些天云韵用了各种方法渐渐驱散了体内的
紫火,而当她盘坐修炼时,萧炎才感觉到淫皇强者的气息,云韵的每一次呼吸萧
炎都觉得好像有一股强大气旋将周围空气里的淫气都吸入她的身体,
「嗯,虽然我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但我缠住他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你可以
在我缠住他的时间里进入他的洞穴帮我找到紫鳞晶,这是我这几天晚上在你睡着
时为你准备的,足够辅助你修炼到淫灵」说完云韵拿出了几十个白色的玉瓶,放
到萧炎面前。
「我会竭尽全力的」萧炎这些天觉得面前的这个女子有种让他安全的温柔,
不假思索的便答应了。
「这是神行丹,半个小时里,你会健步如飞,但相应的,半个小时后你会虚
弱乏力,一定要掌握好时间」
「如果在洞里遇到危险,或者有什么不对的情况时,一定要快速撤离,不要
担心我,一定要先保护好自己,萧炎」云韵郑重的看着萧炎说到……
「你这个人类女人,还敢来,真是不自量力,这次可不会再放过你了」
「你是准备把我留给那只小紫金翼狮兽吧」
「是我赢得你,如何处置当然由我抉择,」狮王说完直接用它和云韵身体一
般大小的前脚掌拍向云韵,云韵则用那把符文长剑轻轻一点,瞬间借力向后退去,
之后的进攻力道都被云韵以这种柳絮身法轻松破去。
「又是这招,真是烦人,你的身体让本狮王拍两下又不会有事,这么无趣,
看来还要插晕你这个女人才管用,」
「狮王请便」
「这次就用这个形态让你感受下兽族真正的力量,」说完直接用身下和云韵
身体一样大小的阳具缓缓插入云韵的身体,云韵的腹部渐渐出现了一个和她腰肢
一般大小的巨大凸起,随后这个凸起不断向前,直到她的胸部,
「真是坚韧,这样子宫都没破掉,不过我要看看你能不能受得住我的抽插」
说完那巨大的凸起渐渐回撤,又猛的插到她的胸前,
「我也很久没有体验这么大的了,希望狮王您不要停」,云韵似乎很轻松享
受,
在用这么巨大的阳具抽插了很久都没有征服这个女子后,狮王有些不耐烦了,
便催动额上的那块紫水晶,随后狮王的阳具如烧红的金属般,而这次的每一下抽
插都让云韵再也享受不起来,反倒是痛苦异常,云韵也加速了身体周围的空气流
转,很快一团黑色的云便包裹住她,随后又钻入了自己的下体,与在自己身体里
高速抽插的滚烫阳具不断的抵抗,让自己不至于现在就因为高温而撑不住,否则
的话刚进去不久的萧炎被狮王发现,会有生命危险,
而狮王也不客气,慢慢的用身体的紫火包围住了云韵的身体,让她的雨云无
法形成,进入身体与自己作对,而云韵也感受到了情况的危险,只得赌了一把,
从自己纳戒里拿出了一枚五级水属性的淫核,直接吞了下去,而狮王低头看着她
的举动也有些呆住了,随后骂了一声「疯子」,而云韵非常清楚自己的局面,本
来自己的风属性淫气对火属性的淫气就被克制,自己的淫气等级还略低于这位狮
王,如果不能引入水或者冰属性的淫气,不到三十分钟自己就一定会败下阵来,
随后遭殃的就不只自己了。她只得冒险直接吞食这种淫核,希望能借此缓和狮王
的炽热阳具。随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确实变的不那么炽热了,神智也清晰了许
多,但狮王却不在意,依然让自己的肉棒不断的抽插云韵的身体,带起她从腰部
到胸部的来回鼓胀,
而另一边萧炎则在进入了一条岔路后,看到面前的一块伴生紫晶源前那个在
湖底见过的小狮子,药媚觉得不可能拿到了,准备让萧炎去另一条路试试,
但萧炎奇迹般的从纳戒里拿出了许多淫兽都爱的香香果,但香是淫兽这么觉
得的,萧炎早已被臭的捂住了口鼻,同时将各种泻药全撒了上去,随后丢了进去,
之后这只狮子叼着这个果子飞奔了出去,
「你小子太省了吧,连包裹紫晶源的壳都要舔两口,」……
「好了,狮王的属性克制云韵,快点吧」
之后在另一条路拿到了紫鳞晶的萧炎不巧的遇上了叼着香香果回来的小狮王,
「你要纸吗,我这里也有」萧炎尴尬的对面前马上要扑过来的小狮子说到,
随后鼓足了全力向洞口奔去……
而云韵注意到洞口的萧炎奔出来后,正准备再与面前的狮王纠缠一会,就脱
身远遁。随后出来的另一个紫色身影长吼一声,而天上的狮王也明白了这个女人
为何主动送上门,瞬间暴怒起来,全身的紫火瞬间包裹住了云韵,自己则用力的
抽出被云韵全身力量死死夹住的阳具,反身去追击萧炎,
萧炎在出了山洞不远就直接用紫云翼,摆脱了一个还不会飞的小狮王,但随
后跟来的紫晶翼狮王速度远快于自己,就在萧炎觉得无路可退,准备让药姐姐出
来时。突破了禁锢的云韵从侧面击退了狮王的这次猛扑,
「快走,」云韵并没有去看萧炎,直接将他用力的推走,随后迎上了狮王的
攻击。暴怒的狮王不再留情,眼睛瞬间变的赤红,而平时不用的利爪也猛力向云
韵挥去,这些都让云韵如狂风巨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会倾覆,之后的不久云韵
便被他在胸前抓出了三道巨大的血痕,坠入地面,场面急转而下,随后萧炎看到
紫晶翼狮王在头部的两个角之间凝聚起一团紫色火球,而云韵则虚弱的无力站起。
「药姐姐快出来吧,」
「只要现在逃走,你就安全了」
「药姐姐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我也没把握能赢,」药媚已经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后说到。
萧炎觉得一股愤怒涌了上来,他不愿看到这个一直真诚的对待他,关心他的
人就这样死去,
他拿出了刚得到的紫晶源,捏碎,任由手上的血液和灼热的伴生紫晶源从高
举的手臂流向自己的身体,这一刻他感受到灼烧的痛苦和巨大的力量,拿出了玄
重尺的萧炎,全身被紫色的火焰包围,而疼痛支撑着他开始疲倦的意识,让他只
想在自己倒下时,能帮助云韵,能救下这个真诚的,温柔的陌生人。
醒来时,云韵正盘坐在自己身边,衣服上虽然有被血液浸透的痕迹,但看她
的脸色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
「你醒了,」
「紫晶翼狮王?」
「多亏你争取了一会时间,我才有机会用陨杀重伤了它,我已经尽量将你体
内的伴生紫晶源吸出了,但还是有一部分进入了你的腹部,与你的淫气融为了一
体,」萧炎在检查自己的身体后才发现两颗紫色的淫气水滴,随后自己也惊讶的
发现自己竟然莫名的升到了九星淫者,萧炎在一阵高兴后突然想到了这次冒险的
目的,
「嗯,对了,你的紫鳞晶,」萧炎从纳戒里拿出一块比自己手掌略大的紫色
鳞片,递给了云韵,
「谢谢你,萧炎,我其实还有几件礼物给你」
「海心甲,你一个人修炼,这个就留给你吧」萧炎接过了那件似是银甲一样
的衣服,但柔软的感觉让他觉得这不是件普通的护具。
「爆速」云韵只说了这两个字,便把卷轴抛给了萧炎。
「还有就是,如果你愿意的话,云岚宗随时欢迎你,」说完云韵站起身轻轻
一点地面,身形便飞到半空中,转身看了一眼萧炎,随后化出一对洁白的羽翼,
向东飞去。
「再见」云韵在空中捂着自己的伤口,有些痛苦的喃喃说到。
萧炎则看着她的背影轻声说到,「再见」…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