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修】(08)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八节 武大郎之死
夜、徐徐降临。
灯光闪烁下,一根细针上,鲜艳的红,极其绚烂。
不错,这正是苏三拉住叶柔手的时候,取自她身上的。
此时,苏三又要施展『血惑之术』。
将上身脱掉,苏三盘膝坐下,手指细针再次扎向肚脐三寸处。
「啊!」
即使苏三算是第二次施展『血惑之术』,但还是承受不住,痛嚎。
上次与向金钰的血液相融,『阳关』像是火上浇油,要爆了的感觉。
而这次却截然相反。
冷、刺骨透体的冷,充斥他整个身躯。
咯咯咯、这可不是笑,而是冻得牙齿都打颤的声音。
记得上次,苏三拿到向金钰的血施展『血惑之术』后,他的阳根反应就是一
柱擎天。
而如今呢,截然相反。
苏三能感觉到,下身阳根正慢慢的缩小,好像要冬眠了似的。
「不好!」
他的脸色大变、这是……反噬!
苏三现在的境界做不到内视,但却能感受到「阳关」之中的阳气在凝滯。
这都是他将叶柔的那滴血液弄入身体里,造成的。
很显然,『血惑之术』失败了。
可是失败无所谓,关键现在是反噬。
反噬的后果就是,阳根会不断地缩小,最终消失。
苏三知道一旦自己阻止不了,那么面临的是变成无性人。
冷、冻彻身心。
盘膝危坐,眼观鼻,鼻观心,手作护体状、
肚脐三寸『阳关』与那滴血相互对持,相互交战中。
*********************
烟雨市,市中心。
凤凰小区,五号楼802 室。
叶柔刚刚洗过澡,头发在湿润的搭在肩上,身上穿着一件紫色丝绸睡衣。
虽然那暗红的花纹将嫩滑如细雪的大半肌肤给遮掩住了,可是那细长如天鹅
的脖颈,性感的锁骨以及肉弹十足的酥胸,无处不透着诱惑。
叶柔是极美的、眉目如画、气质清冷。
特别是,她那双有些招人的桃花眼以及妖娆迷人的体态,给人一种,芳菲妩
媚,风情万种。
艳丽而不俗气,丰腴而不臃肿。
度着步伐,打开窗户看、淡月星空。
有风拂过脸颊,掠起叶柔的长发。
她的眼神有些空洞迷离,视线一直放在空中那一轮昏黄月色上。
不知为何、叶柔好似在那一轮黄月上,似乎看到一个身影。
他是…苏三?
以为看的久了,出现了幻觉,叶柔揉了揉太阳穴,不在关注。
关上窗户,向客厅走去。
走着走着,叶柔的步伐忽然变得迟钝起来,双目也变得呆滞起来。
砰!
叶柔被沙发绊了一下,摔了一跤。
「啊!」
随着一声痛鸣,叶柔的目光不在呆滞有了神采。
怎么回事?
刚刚是怎么了?
呆滞并不代表叶柔什么都不知道。
相反的是,她比任何都清楚。
她就像被困在笼子里的小鸟,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躯不听指挥撞上沙发。
她在呐喊,躲开,躲开、
可是大脑也不受控制。
这根本不符合逻辑,也不科学。
要知道叶柔可是刑警队出身,可是依然弄不懂刚才自己为什么会如此。
坐在沙发上,叶柔拿着一支笔在纸上画着什么…
似乎在推理、想着想着,脑海里浮出一个身影,起初很模糊,逐渐的变清晰
起来。
怎么又是那个叫苏三的男人。
这个让她第一眼看到就感到、厌恶的男人。
脑海中,苏三的身影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像迷雾晨风,烟雾缭绕。
起初叶柔对脑海中的苏三是十分的厌恶,可随着时间的推移、
叶柔对苏三的厌恶少了几分,她也没有察觉。
可是当十分的厌恶减少到五分后,叶柔似乎察觉到不对劲。
「不对劲…不对劲、」
叶柔摆动满头长发,猛的清醒过来、
下一刻,叶柔手握着笔,下面的纸。
纸张上写的全是、苏三的名字。
************************
「哎呀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
一句现代流行语从苏三口中吐出来,有些显得搞笑了。
事实上却一点不好笑。
苏三真的快吓死了。
『血惑之术』失败也就罢了,还他妈的反噬。
可关键是反噬他受不了啊!
一个大男人偷鸡不成蚀了小jj,这哪行。
所以压下反噬,苏三几乎条件反射的,解开皮带,看看小jj,还在否?
「还好,还好。」
身躯朝着床榻倒下。
隔壁,向金钰的住处。
一声声呻吟传来,苏三嘴角勾起。
「『幻梦淫』第一淫要开始了么?」
自语完,苏三再也撑不住反噬带来的疲惫,昏睡过去。
*********************
时间回退两个小时前
华灯初上,夜未央。
脑袋昏沉沉地,刚刚挂断来自老公打来的电话,向金钰都忘记自己都说了什
么话。
记得以前每次打电话,小两口都有说不完的话题,哪怕一个冷笑话都能笑出
声来。
那个时候,向金钰心里甜蜜蜜的,心想这就是温馨,就是家的感觉吧!
可是,从昨天开始,一切好像都不复存在,接个电话都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揉揉有些酸疼的脖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金钰去洗了个脸。
可是却仍然没有赶走昏睡的状态,反而更加的昏昏欲睡。
稀里糊涂将今天买了一堆东西,分类,放置好。
手却下意识地拿了一根黄瓜,脑袋乱成一锅粥,似乎没有留意,只觉得好累,
就想睡觉。
向金钰衣服都没脱就倒在床上,眼睛却沉沉地闭上了,太困了。
向金钰做了一个梦,自己竟然成了《金瓶梅》里的女主角潘金莲。
这是一个很无章的梦,暧昧、羞涩、难堪、狂野还有男女之间疯狂交合。
向金钰好像真的融入潘金莲这个角色,可意识又很清楚她就是向金钰。
也罢,心里还是挺喜欢这个女人的。
现实中可不能去做这样的女人,那就在梦中体验一次这样做的快感吧。
「金莲,我回来了。」
嘶哑,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
替与潘金莲角色的向金钰脑海不由闪出、
一个身材短矮,相貌丑陋的身影,这个人是『武大郎』,也是她的相公。
「金莲,嘿嘿,你看看我给你买的什么?」
声音猥琐、淫荡、脚步逼近。
向金钰总觉得这情景怎的如此熟悉,脑海一闪、
是的,『金瓶梅』中,武大郎挑着担回到家,给潘金莲买的『肚兜』不就是
这样的一幕吗?
「金莲,来试试…合适不合适、」
向金钰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就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
当记忆中的武大郎出现在她的面前,向金钰才发现武大郎何止是丑陋,简直
就是丑陋到极点。
尖嘴猴腮,贼眉鼠眼,大龅牙。
向金钰吓的就想逃,可身体却是纹丝不动,这才反应过来,她现在是潘金莲。
看着武大郎的手把自己的罗裳解开,她想阻挡,手却不听自己的。
如泥塑木雕,裸露乳房。
「好……美…」
向金钰就看到,武大郎手中的肚兜掉在地上,丑陋的脸上尽是淫荡,他的双
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乳房,都要凸出来似的、
伸着短小的双臂,,手形成抓状,向自己的乳房上覆盖、
「唔…」
——————————————————
床榻之上,睡梦中的向金钰,脸色有些苍白,好像没脱衣服睡觉,使她很不
舒服。
她的头颅不断地在枕头上倒过来倒过去,嘴中发出梦呓似的低语声。
「这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潘金莲…不是……」
可能不脱衣服真的好难受,向金钰的手搁在自己的胸衣上扒拉着。
裙带滑落,露出她赤裸裸的小胸脯。
梦境中,武大郎的手压在潘金莲的乳房上。
睡梦中的向金钰的双手一下子搁在自己的乳房上。
『唔』的一声轻吟、
就连向金钰都不知道是她发出来的,还是那个潘金莲发出来的。
武大郎揉啊揉。
床榻上向金钰、揉啊揉。
抗拒、羞涩、难堪、狂野、
向金钰真的想推开眼前这个丑陋无比的侏儒,可内心却不由泛起、
这个侏儒是她的『相公』,她不能拒绝。
好吧,这只是一个梦,她也不是潘金莲,没办法干涉不是、
向金钰心里安慰自己,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个梦。
自己权当看一场戏吧!
可是真的如此吗?
看着乳房在武大郎手中蹂躏,向金钰怎的有种自己的乳房被摸的蟾酥感。
「好…舒服,唔…」
向金钰惊愕。
这句话好像从她嘴里吐出来的?
怎么会这样?
剧情好像跟向金钰的记忆重合。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下一步,武大郎会脱掉潘金莲的衣衫,然后压在她身上。
她记得,潘金莲其实是不愿意的,又不得不从。
果然,武大郎开始脱潘金莲的衣衫。
床榻之上,向金钰呼吸很不稳定,揉搓乳房的手开始撕扯身上的衣服。
她在床上滚来滚去,那身今天刚换的青色连衣裙被她揉的不成样子。
腿蹬来蹬去,小脚丫最终勾住裙角,然后连衣裙被她脚蹬带踹的,脱离她的
身体。
裹在私密处的卡通小内裤也没幸免。
情景一变。
赤身裸体的潘金莲站在那里。
向金钰眼中闪过一丝迷惘。
怎么跟记忆里的潘金莲有些不一样呢?
酥胸挺拔、柳腰丰臀,肌肤如雪,都哪去了?
反而是给她一种娇小玲珑,身临其境感。
向金钰凝神朝潘金莲脸上看去。
果然,原来记忆中,潘金莲那张妖艳的脸变成她自己的模样。
向金钰再次看向赤裸的身躯,眼前一黑,这梦做的太吓人了,连身躯都是自
己的样子。
小胳膊小腿,小奶子,小屁股,小麦色的皮肤,小巧玲珑的身躯。
如果不是在做梦,向金钰早就崩溃了,即使这样,她还是有些惊慌失措。
内心却在想,好奇怪的梦,我竟然成了潘金莲。
「金莲,我要…」
声音沙哑,瓮声瓮气。
眼前这个丑陋的人推着她的身躯,倒在床上。
视线中,那臃肿而又肥胖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她想抗拒,可又不想动。
很矛盾的心态。
她又好像变成了潘金莲,武大的矮小身躯趴在她身上像个孩童,头颅仅仅能
到她的胸脯。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听到武大吸允她乳房时,嘴里嘀咕着。
「金莲,你的胸…怎么变小了…」
大腿被手分开,向金钰心道,要来了吗?
如记忆里的剧情。
潘金莲根本不会去看武大的下面有多大,向金钰那个时候就在想,不看是对
的,武大郎长成那样,即使再大,也是没有女人喜欢的,不反胃已经不错了。
而《金瓶梅》剧情也显示了,当初武大压在潘金莲身上后,潘金莲的表情充
满无奈、难堪的。
题外话《金瓶梅之杨思敏版》
大腿被分开,向金钰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能感受到。硬、很硬。
是的,就是硬加很硬的感觉。
向金钰蹙起眉头,怎么会这样,武大下面是石头么?
可是不管怎样,她还是感到大阴唇被撑开、
凉凉的、硬硬的…顶在她的小穴上。
不知为何,向金钰莫名的紧张起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好奇怪,怎么闻道一股淡淡的清香。
情景就像电影,再次一转,回到现实中。
向金钰全身赤裸躺在床上,两条腿呈『Y 』型,手中莫名多了一根黄瓜。
而黄瓜正抵在她的私密处。
昏睡的俏脸,睫毛轻微的颤动,小巧的鼻翼轻嗅,小口好似在梦呓。
「相公…不要…相公…不要…唔唔…进了…好硬…唔唔…」
事实上,向金钰的手压着,迫使黄瓜进入自己的小穴。
梦境好像涟漪轻荡、
武大身躯挺动,带着坚硬进入体内,向金钰心里其实跟潘金莲是一样的。
无奈、难堪、
当坚硬和粗昂深入小穴深处后,向金钰情不自禁的呻吟,脱口而出。
「啊!好舒服。」
她又愕然。
怎么会这样,记忆里的剧情不是这么演的。
武大的身躯还在挺动,向金钰能感受到,那股硬经过小穴的滋润变得灵活起
来。
而灵活起来的硬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充实和愉悦。
心里想着,怎么剧情不一样,可嘴却止不住吐着。
「用力、用力…再用力…唔唔…唔唔…好舒服…唔唔」
思维却在呐喊,不对,不对,剧情不是这样的,因为《金瓶梅》里的剧情是
武大压在潘金莲身上至多五秒钟就不行了。
向金钰呐喊着,不对,不对,导演呢,快停下!
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渴望,武大再快点。
「用力…用力啊!」
向金钰嘴里大叫,似乎嫌武大还是不够用力,她的身躯撑了起来,一下抱住
武大的身体。
这个时候,她也不理会他的丑陋。
在她怀里的武大就像一个孩童,向金钰只想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使劲的往下挫、只想那股硬再深一点、向下挫、咔擦、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
向金钰的动作戛然而止。
断了、什么断了?武大的命根子断了。
向金钰愣了。
断了就断了吧,可小穴里的鼓胀告诉她,怎么就断在里面了呢。
「呕,你这贱人…害我,我弟弟是饶不了你的…」
武大猛的吐出一口鲜血,气绝身亡。
血喷了向金钰一身。
「啊————————」
向金钰大叫一声,从睡梦中跳了起来。
小麦色的皮肤,尽是汗液,如水里捞出来一样。
「原来是梦,吓死我了。」
向金钰摸了摸一身的汗,发现不是红的,才从惊恐中,稍微平静。
「我怎么把衣服脱了,这…黄瓜…怎么少了一截。」
向金钰皱着眉,好像在回忆什么,慢慢的将手指插入自己的小穴。
「啊!不——————————————」
尖昂的鸣叫,叩开黎明的到来!
向金钰,『幻梦淫』第一淫完、
*********************
又是一章,下章就看热度了,热度不高,抱歉!
下章预告,
大战将起,叶柔将与苏三彻底会面,肉体大战将会以各种形式出现,各位不
妨猜测一下。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