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修】(09)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九节 乡巴佬进城
清晨,天微微亮。
苏三就跑出来了,沿着向阳村那条小路一直的跑出村外。
向阳村只是苏三现在住的村落。
其实相邻的村落有好多,而所有的村落合起来就是一个城镇。
村落比较萧条,居住的大多是老人和孩子,相对的城镇就比较繁荣了。
可也因人而异,有些年轻人还是喜欢僻静,空气比较好的村落居住的。
苏三之所以选择这里,很大的原因是房租便宜。
不过,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
如果换做以前的苏三,他每天都要花两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到达他打工的地方。
而苏三现在就是跑着去他原来打工的地方。『向阳镇』。
如果你猜苏三是去打工的,那就错了。
他是去要钱的。
早上醒来,苏三就在琢磨怎么赚钱,可思来想去凭着现在的能力,好像把他
难倒了。
他倒是会配置,合欢散、迷魂散、金枪不倒啥的,可材料呢?
即使有材料,配置出来了,敢卖么,又卖给谁去?
迷魂散倒是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必备良药,可是记忆告诉他,现在是法制社
会。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这可是记忆里最深刻的体会。
仔细搜索一下记忆,苏三在记忆深处一个角落里才发现、
哟!原来以前的苏三偷过东西,还被逮住过呢。
结果最后,还是记忆告诉他,打工那里还欠他工钱呢,这不,苏三正愁呢,
得了,去要钱去。
一路小跑,苏三是呼哧呼哧的累的够呛,这家伙体力还是不行。
不过总算到了向阳镇。
他的老板,苏三还接过他一次电话,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苏三一直称呼叫他
王总。
王总是开五金店的,当苏三走进五金店的大门,就看到院子里到处都撒落着
跟五金相关的工具。
有铁桶、有扳手、有管子、有螺丝、有铁管、、、、、
苏三捻起一根尺长的铁管在手中掂了掂,自语道。
「嗯!分量刚刚好。」
这小子鬼着呢,倒是跟以前的苏三性格截然相反。
既然是来要钱的,那提前准备一下,即使用不着也可以拿到废品店卖钱。
这可是记忆告诉他的,现在铁涨价了。
刚把铁管别再身后,就看到所谓的王总背着手走了出来。
这王总长得敦实,剃了一个大光头,一身的耐克阿迪,个子大约有一米七左
右,脸上两只小眼睛滴溜溜的转,一看就是个精明奸滑之辈。
明明看到苏三进来了,还在装看不见。
「王总。」
苏三直接喊到。
「哟,小苏啊,你这是来做工吗?」
苏三那个腻歪,你一脸的敷衍当我看不见,做工,就算我真打算,你也不会
给我这个机会吧。
他也懒得跟他兜兜转转,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王总,我是来拿工钱的,总共101 天,一天200,去除开销7300块,剩余
12900 块,你给我15000 块就行。」
这话说完,把那王总弄的一愣一愣的,这账还能这么算?
这个王总本来他打算一分钱都不给的,结果被苏三这么一弄,他连忙开口道。
「小苏,你这算的不对啊,我是欠你12900 块,你怎么跟我要15000 块呢。」
「那好吧,12900 块,给钱吧!」苏三直接开口道。
「你…」王总这时候才反应过来,恼羞成怒道。
「没有。」
「没有是吧?」
「对,没有。」
砰!
「啊,你干什么,快来人呐,打人了。」
砰!
「还敢喊人…」
砰!
「有没有?」
砰!
「别打了,有有有,我还钱,还钱…」

「早干嘛去了?」
砰!
「给你钱了,你怎么还打?」
「哦,不好意思,顺手了。」
「你怎么还不走?」
「哦,那王总我走了。」
砰!
「你还打?」
「哦,这下是赠送的,不要钱。」
*** *** *** ***
苏三看着手里那一扎崭新的钞票,心里那个鸡冻啊!
有钱了,有钱了,我有钱了。
他手舞足蹈,嘴里哼着,几乎都要唱出来了。
既然有钱了,那就去逛逛呗!
这好像是苏三第一次这么兴奋,面对新世界,他对什么都充满好奇。
向阳镇十分繁华,虽然没有几座高楼大厦,不能跟都市比,但是到处都是三
五层的楼栋,倒也显得别致。
新建没几年的商业街已经出初成规模,吸引各种商家入驻。
街道上,人来人样,一副繁华景色。
苏三像是乡巴佬第一次进城,对什么都充满新奇。
内心却在嘀咕、
这记忆里怎么没有呢,感情这以前的苏三从来都没有到过这样的场所啊!
不过,很快,苏三就对商铺的物品吸引住了。
隔着玻璃形成的壁橱,看到里面精致的服装。
「这…我穿肯定好看,买了买了。」
「这谁的,赶紧的过来,我要买这个、」
「先生,这件衣服售价,五万八千八,你确定要买吗?」
「这么贵?」
苏三都要跳起来了,捂着口袋里装的一万两千九百块。
感情他妈的身上这点钱就能买这件衣服的两个袖子啊。
有钱了,有钱了,我他妈这哪是有钱啊。
看着售货员一脸鄙视,早知如此的表情,这货倒是脸皮厚的一批。
「这么便宜?我穿了岂不掉价,不买了。」
话毕,挺胸,头也不回的走了。
「神经病…」
苏三脚步微微一顿,玛德,要不看你长得丑,老子非要你好看。
我去,有这种逻辑思维的,可能全世界能找出来的,也就苏三了。
售货员却丝毫不知,她的丑却让她逃过一劫。
作为在『异域』自称淫神的苏三,丝毫没有被人嘲讽而影响心态。
依然东张西望浏览各种商品。
苏三心里想的很简单,既然买不起,那就光看不买,总行了吧。
于是、
向阳镇商业街就出现了一个奇葩之人,从而被人津津乐道。
「这是啥?」
「这是新式马桶,这马桶不但密封好而且坐在上面方便很舒服。」
「我现在想方便,可以试试吗?」
「…………」男售货员想打人。
「呵,我开玩笑的,回见!」
「电饭锅?」
苏三惊呼,记得在向金钰家里吃的那顿饭就是用这个蒸米饭,可香了。
「先生,你要买电饭锅吗?」
「想买,不过我要问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先生请说。」
「你这电饭锅不插电,能用么?」
「先生,不能。」女售货员想挠他。
「呵呵,我就知道不能,那再问你一个问题,我就买。」
「先生,你问。」
「买电饭锅,你们送大米么?」
「大米?不送。」
「不送大米,我买它干嘛。」
苏三一摆手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售货员。
「哟,这胸罩摸起来好舒服。」
「先生,这是女士用品,不能摸的。」
「啊,是吗,我不知道,那我不摸了。」
苏三就看,嘴里还不停的惊叹。
「哟,黑丝纹边,还透明,这穿上去跟没穿一样嘛。」
「咦,这款尺寸还有颜色,你穿的就是这款吧!」
苏三看着货架上一款黑色花边胸罩突然对身边的女售货员说道。
「你怎么知…先生你到底买不买?」
看到售货员手搁在胸口,一副被说中,恼羞成怒的模样,苏三道。
「我这不是在看嘛!」
心里却在嘀咕,货架上那件,叶柔穿肯定好看,右边那件向金钰穿肯定合适。
不过叶柔还没摆定、
向金钰如今还处在『幻梦淫』中,一但『幻梦淫』真的成功了,向金钰的体
质会得到很大的改变,到那时候,向金钰未发育成熟的身位也会得到提升。
而提升的后果是,这些现在合适的胸罩就未必适合了。
想到这里,苏三有些意兴阑珊,算了,长长见识就好,走了走了。
就这样,向阳镇商业街被苏三是从南走到北,从东走到西。
渴了喝红牛,饿了吃肯德基。
好家伙,他倒是没有委屈自己。
终于快走出商业街了,这家伙脚步又停了。
一个偏僻的角落,霓虹灯闪烁出一片粉红之色,给人一种蠢蠢欲动的吸引力。
「成人用品店?」
苏三念叨着,走了进去。
第一眼看到的商品就是一个立在柜台的巨大阳具。
我靠,这卖的都是什么?
他有些不敢相信,苏三虽然不认识商品上写的什么,可是他识货啊?
苏三吃惊的是,还有卖这个的?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他对这个世界观又一次改变了。
「需要买什么?」营业员是一个纹身的男子,没有尊称直接问他。
「这玩意,还有买的?」
苏三用手捏了一下那阳具,哟,还挺有弹性,带着质疑开口道。
「摆的就是买的,当然有买的,不过那个是大号,用的人不多,也就结过婚
生过孩子后才用的上。」
纹身男子似乎对此很感兴趣,话语滔滔不绝,开口说道。
「一般人都是买小号和中号,就像那边…」
苏三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到货柜上一堆大小不一的阳具,惊讶的嘴张的老大。
心道,真他妈的涨见识了。
「大哥,这玩意,都是女的买吗?」
「什么?男的也有买的?他们买能用么?」
「什么?」苏三得到答案后,下意识的摸了摸臀部,不敢想象,他连忙岔开
话题。
「大哥,这玩意是干啥的?」
「哦,搁在里面能跳舞啊,嘿嘿,挺有意思的。」
「我去,这橡胶做的人跟真的一样。」
「兄弟,你看归看,别乱捅啊,小心捅爆,就卖不出去了」
「大哥,嘿嘿,不好意思啊!」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一点不假,这一会功夫二人勾肩搭背,亲切的
不行。
「大哥,这是啥?」
「哦,那是贞操带。」
「这玩意没啥用吧?」
「兄弟,这你就不懂了,我跟你说,这玩意能………嘿嘿哈哈…」
二人带着淫荡的表情,嘀嘀咕咕,苏三算是听明白了,马上新的疑问又来了。
『锁住下面,怎么尿尿拉屎啊?』
「兄得,你这就不懂了,你看这下面留着洞呢?」
苏三一副终于明白的表情,心却诅咒似的说,如果给叶柔戴上这么一副,也
不知她会啥表情。
还有向金钰那小妮子,老往下面塞黄瓜也不是个事,要不要买几根柜台上的
阳具,隔着墙壁给她扔过去?
于是,苏三一边问,一边将选到的物品搁在一起。
彻底把货架上的商品都浏览了一遍,他想要买的也堆了一堆。
纹身男更是活跃了,看着苏三挑选的一堆,几乎啥都有,不由竖起大拇指。
「兄弟,同道中人啊!」
苏三摆摆手,有些扭捏的开口道。
「大哥,你算算多少钱,可别宰我啊!」
这货经历过买衣服那档子事,对价位有些犯恐惧症了。
「放心吧,兄弟,哥给你打八折。」
纹身男咧着嘴开口,难得碰到这么一个大主顾,得,三天的营业额有着落了。
好家伙,这是情趣内衣,这是,阳具,震动棒,贞操带、手铐、、、、、、、
「兄弟,一共七千二百块,你给个整,七千块钱就行。」
「哦,这么…便…好,我买了。」
苏三差点吐出便宜二字,干脆付钱。
其实在苏三心里是没有贵贱的概念的。
买东西,只要不超过他身上的现金,他就觉得是便宜。
当然,反过来,其实是一样的道理。
红色的票子下去一半多,苏三又买了几件廉价的衣服,还有一些吃的,这才
打算回家了。
当然,不管买什么,他总是口头禅似的说道,便宜吗?
看来这位刚刚从异域来的客人,还是被价位给弄的神经兮兮的。
当苏三走在回去的路上,却不知道,等待他的却是一场忽如其来的突发事件。
而这突发事件,苏三是绝对没有想到只是他无意的几句话而引起的。
*** *** *** ***
梁寻从来就不是一个豁达的人。
自从苏三说了他一句『关你屁事』,他心中一直耿耿于怀。
又被身边的向龙田话语这么一挑拨,他还真觉得苏三有问题。
梁寻将那天早上碰到苏三一身泥巴的事和向龙田一说,二人都觉得是不是流
星坠落后,苏三捡到什么宝贝。
于是二人一合计,苏三家里就遭了贼。
等到二人就差点把苏三住的地方挖地三尺了,结果就连个一块钱的钢镚都没
找到。
二人气的鼻子都歪了。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啊。
在向龙田家里,二人翘腿坐在炕沿上,抽的那是烟雾缭绕。
「我气不过,这小子肯定藏到我们找不到的地方去了。」
梁寻琢磨的开口道。
「唉,就算真有,跟我们也没关系了,我们今天这出,算是打草惊蛇了。」
向龙田叹气道。
「操,既然得不到,也不能让苏三这小子好过。」
「那你有什么办法?」向龙田心里也有气无奈道。
「打电话举报这小子,就说流星坠落的事跟他有关。」
「我们会不会弄错了?」
「不管对错,就算怀疑,那…苏三也是嫌疑犯,万一是真的,不是举报有奖
嘛,嘿嘿!」
「梁寻,你脑瓜子挺好使啊,哈哈。」
「我这就打电话举报。」
梁寻掏出手机,开始拨号、
「哎,对了,你知道举报电话吗?」
向龙田道,「我哪知道,你直接拨打110 不就行了。」
「哦,也对。」
嘟………
梁寻把手机贴在耳边,示意要通了。
「喂,妖妖灵么,我要举报,什么,你们不接受举报,为什么…你们是……
幺儿零,什么…你骂我神经病,我操………」
嘟嘟嘟。
梁寻差点把电话给摔了,抬起手机一看,玛德,打错电话了。
电话可是听的很清楚,绕是向龙田也差点笑出来,他只能安慰的开口道。
「从新打一个吧!」
嘟………
「喂,妖灵灵吗,什么…你们是妖妖灵,嗯,我找到就是你们……我要举报
——————————」
*** *** *** ***
烟雨市公安局。
接到梁寻的举报电话,公安局负责人其实也没当回事,这年头举报电话多了,
有真有假,谁知道是不是有人恶作剧。
可是既然有人举报,负责人只能按程序做一个备案,发到烟雨市刑警大队的
邮箱里。
流星坠落事件,其实已经到了收尾阶段了,因为经过各领域的专家勘察,流
星坠落只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例。
也就是巧合的坠落在龙湖河畔,没什么稀奇之处。
龙湖河畔的围栏和危险标志都拆了,专家也开始进行撤离。
就连专家都没有什么收获,那么所谓的举报电话其实也就没有人重视了。
所以,得知举报的线索,刑警队大队长也就没有重视,只是吩咐手下把资料
给叶柔一份。
意思是流星事件,专家都撤了,让叶柔不要追究了。
可是大队长万万没想到,资料给叶柔,却把她推进了火坑之中。
这也是谁也没有意料到的。
*** *** *** ***
叶柔。
经历昨晚的诡异一幕,她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苏三一定有问题。
可是叶柔只知道苏三的名字,其余一无所有。
所以,大早上叶柔就提早上班,来到刑警队在电脑里查找苏三的资料。
苏三是外来人员,叶柔哪能那么的轻易查到他的资料呢。
于是叶柔几乎查了一上午,几乎把向阳镇大小四十八个村都查了一遍。
让她气愤的,不但没查到一点线索,就连姓苏的这个姓,她都看到一个。
你说气人不死人。
叶柔那个气啊!
那穿着短袖制服高高撑起来的双峰,因气愤,颤悠悠的令人担忧下一刻制服
上的纽扣会不会崩掉。
所以当大队长遣人送来的资料,对叶柔当真是雪中送炭!
看到举报苏三的资料,叶柔心道,果然没出乎预料,苏三真的有问题。
「苏三,来历未知,外来务工人员,现租住向阳村44号。」
怪不得查不到你,原来是外地人。
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知道你住哪里就行了。
本来以叶柔的性子,她是要召集一班人马开着警车浩浩荡荡去的。
可看到资料下面大队长的批示,叶柔只好放弃,决定自己去。
再者,叶柔心里始终觉得,这个苏三跟她冥冥中有难以言喻的牵扯不清感。
就好像天敌。
叶柔是个很果断的人,公是公私是私,而这个苏三,她偏于私。
既然是私事,那就自己解决。
想通了之后,她回到自己办公室,将警服换下,穿了一身干练的着装,然后
把自己的配枪别再腰间隐藏起来。
迫不及待、她连午饭都没有吃,就匆忙而去。
烟雨市距离向阳镇大约有40公里,驱车不用一个小时。
而向阳镇和向阳村的距离是7.5 公里,道路由于崎岖不平,叶柔驾车到达目
的地向阳村后,已经是下午三点。
将车停在一个不挡路的空地,好似有些疲惫,叶柔揉了揉太阳穴,打开车门
走了下去。
而此时的苏三又在哪呢。
这货提着一堆购物袋,像一个暴发户似的,正不紧不慢往家里赶呢。
他倒是想快点回去,可是买的东西实在太多,想快也快不了啊。
好不容易走到向阳村的村口,也是累的够呛,苏三一眼就看到停在路边的悍
马H2.
好家伙,这轱辘,这威武霸气的外形,苏三心道,有钱了,是不是也买一辆,
走路就不会累了。
于是,心里又多了一个目标。
叶柔虽然提前到了,可是她不熟悉路,所以只能按着门牌号码,一步一步的
找。
苏三就简单了,虽然他慢了一步,但驾轻就熟,反而提前一步回到了家里。
打开门进去,苏三还在嘀咕呢。
出门的时候不是上锁了么,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当进屋后,苏三惊了。
整个屋子乱成一团,卧室的橱柜都跑到大厅里来了。
你说跑就跑出来吧,关键这老式衣橱是倒过来的,跟个人在做倒立俯卧撑似
的。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也都跑到他的床上,围成一团,这是要开会咋的。
要不是床上铁锅他还用它炖面条,苏三差点以为自己走错门了呢。
「这…他妈的是进贼了啊。」
苏三那个腻歪啊,我这里有什么偷的,你走错门了吧!
虚掩的门再次被轻轻打开,叶柔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
「这…他妈的是进贼了啊。」
*** *** *** ***
当叶柔进来之后,苏三就发觉了。
要知道苏三修炼『吸淫大法』后,体质没啥改变,但是听觉和触觉确是得到
很大的提升。
叶柔的脚步和身上散发出来的体香,苏三能听到也能闻到。
于是,苏三转身就看到叶柔站在他的面前。
苏三不由感叹,叶柔换下那身警服,现在身上穿的是一条亚麻色紧身裤,一
件简单的心型圆领短袖,清爽而不失干练。
长发披散在肩膀上,少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王威势,给人一种居家女人的亲
近感。
看到她这身行头,莫名的,苏三的心头竟然隐隐有些激动。
美如天仙般的秀丽脸庞,柳眉杏目、瑶鼻樱唇,白里透红的双颊,长长的秀
发贴在颈部、肩部,细长的双臂,圆润的肩膀,往下是令人发狂的饱满酥胸——
再往下,苏三就有些……
这个世界上,怕是没有几个男人能看够她这身休闲装扮吧?
可真是一个熟透的女人、
只是,她的眼神依然冰冷……
叶柔好像也愣住了,任苏三打量,好似无动于衷。
事实上,这也不怪她。
当她进来后,看到屋里一片狼藉,叶柔知道这是进贼了,作为刑警队的一员,
她的职业病犯了。
「美女警官,你是来破案的吗?」
苏三打破宁静,一边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猜对了,心却在想,这他妈的真是神
速啊,家里刚被贼光顾,警察就到了。
「破案?」
叶柔冷冷看了苏三一眼,她的性格没有波动,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苏三,跟我走吧!」
叶柔本来是打算当做私人的角度来审讯苏三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进入
这个屋里,内心竟然隐隐透出不安感。
正好,苏三家里遭贼了,她可以借机带他到局里去,就算审讯没有结果,也
可以借着他家里遭贼的幌子让队里人不说闲话。
可是,叶柔却失误了,失误在她说话的口风上,让苏三听出了端疑。
「跟你走,去哪?」
苏三明显感觉不对头了,这妞的口风不对啊。
「去局里。」
「去局里干嘛,如果是因为家里进贼,那就算了吧,我反正没丢啥东西,就
不报案了。」
苏三贼精,他就想知道叶柔是不是有其他目的。
果然、
「不报案,你也得跟我走一趟。」
叶柔冷冰冰的开口,不过她也坚持原则,不提举报的事是对举报人的保护。
苏三心道,果然是另有起因,流星事件对他来说可大可小,说实话,他还真
不怕调查。
苏三还是苏三,只不过换了一个灵魂而已。
他猜测,昨晚的『血惑之术』估计影响到了叶柔,而对他有了猜疑,这应该
是叶柔出现他家的目的。
如果那样,苏三还真的不能跟她走。
「你走不走。」叶柔从背后拿出手铐和一只手枪。
苏三看到叶柔眼里的坚决,叹了口气,说道。
「有时候你想躲开一些事,偏偏那些事会主动找上门来。对了,我突然想起
来,我还没吃晚饭,你吃了吗?」
当一个人正儿八经的跟你说话的时候,突然话风一转,问你吃了么?
一般的人都会有『当机』错愕感,也有的人会随口说出,吃了或者没吃。
如果叶柔换在以前,她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可是今天几乎都在查
苏三的资料,她午饭都没吃。
所以,当苏三突然问,「你吃了么?」
叶柔的回答是。
「没吃。」
「谢谢!」
苏三又说了一句谢谢,叶柔不知道苏三为什么会说谢谢俩字。
其实苏三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谢谢、
也许是顺口了吧!
苏三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朝着叶柔扑了过去。
这家伙,完全没有什么女士优先礼尚往来的君子风度。
既然决定不跟她走,那就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这哪是先下手,那是偷袭。
枪,在记忆里,那是超危险的,
所以苏三首要目标就是把枪夺下,至于会不会用,那是以后的事了。
想象是美好的,当苏三冲到叶柔身边,那只手枪就顶在他的脑瓜子上了。
他妈的失误了,苏三忘记了,叶柔的身手,就连跑步都跑不过的男人,还搞
偷袭。
妈妈批,你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
「大…姐…小心枪走火。」虽然不知道走火是啥意思,但是记忆促使他如此
说。
「自己拷上。」
叶柔枪顶着苏三,将手铐递给他。
苏三接过手铐,手间不容发,指缝藏的细针刺了过去。
叶柔只感到手腕一痛,枪不由得握不住掉落、
苏三伸手接住,沉甸甸的金属质感,还没有好好感受。
叶柔一记飞腿,把他连人带枪都踢飞了。
卧槽。
嘭。
苏三落地。
叶柔面带寒霜,用一种冰冷而又不信的口吻说道。
「你敢袭警,你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就算今天
你跑了,你又能逃出缉捕?」
苏三的表情微僵,脸色阴沉的盯着眼前逼近的叶柔。
「作为一个女人,怎么会在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处境下威胁一个男人挑战他
的胆量?」
苏三说话的同时,将手中的细针跟鲜血一同刺入自己的肚脐三寸处。
这是刚刚扎了叶柔手腕带出来的血。
『血惑之术』再现。
这次细针上的血明显比以往多,细针扎入那刻,苏三、叶柔同时一晃。
「不成功便成仁。」
苏三一咬牙,扑向叶柔。
最要命的是,叶柔还呆立不动。
不是她不想动,而是她动不了。
昨晚那种呆滞和迟钝又一次重演。
思维好像被困在一个空间里,想要呐喊,想反抗,却不听指挥。
苏三张开的双手向中间合拢,一把抱住了叶柔那条又长又嫩又雪白可以入画
的性感大腿。
大腿落去苏三的手中,在他有意识的抚摸下,叶柔只觉得身体麻麻痒痒,极
其难受。
当苏三的大手滑倒她的大腿根部时,她的身体竟然出现了一阵轻微的颤栗。
不好,血惑之术又要反噬了。
苏三感受肚脐三寸,也就是『阳关』之处的状态,知道情况十分危险。
砰!
苏三一拳轰出,打在叶柔的、裤裆部位。
这一招既下流也无耻,可是,效果却是非常明显的。
叶柔受此一击,整个身体都处于瘫痪状态。
她本来就处于呆滞状态,可是思维却很诚实的反射出疼痛感。
撕拉…
一块布片飞起。
叶柔的裤子就被苏三在裤裆部位撕开一个大洞,没了布片遮掩,裤裆那里就
露出黑丝小内裤。
「血惑之术」就要反噬了,苏三那有时间观察。
撕拉。
又是一声碎布声,叶柔私密处那一缕黑色水草遮掩的深谷就暴露在空气中。
苏三抱着她的臀部,像是观音坐莲一般从高空落地。
那阳根正对着她的深谷,一下子就落下去了。
「啊!」
叶柔终于恢复了行动力,呆滞的表情变得清明。
可是一切好像都晚了。
观音坐下有根柱,二九守玉一朝空。
此间深幽醉春池,苏三实在太嚣张。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