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妖遂•仙道】(07)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7)
回到房间后,许正妍不停思考着关于炼丹和祭符的事情。心道「原来炼丹和
祭符这么简单就能挣钱?为什么我不早点学会呢?」当下马上回想起九天真诀内
记载的炼丹决、祭符决和相应用到的材料。「炼丹的材料,我只有炼气三层估计
很难收集到。就算去外面市集购买估计也难,而且身上也没有多少钱。看来只有
祭符这事可以试试。反正要的材料不贵,只需要符纸,符笔和朱砂三样。
眼下也没细想太多,摸着自己临走时义父所给的四两银子,便走去市集。市
集上卖纸笔墨的太多,但是朱砂却是甚少。难得跑了几里路才看见一个,而且质
量极差。不过没有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姑且先试试再说。
但是不可能会小舍啊,四个人一间房。不能让别人看到。
于是便跑到离市集较远的一座深山中。恰好有大石如茶几般平整。再从山溪
中沾上点水,化开朱砂。在大石上铺好符纸,准备试试自己的功力。
此时拿起符笔的许正妍恢复了平常高冷的表情。脑海中回想着九天真诀的秘
籍。但是书法符纸所使用的功法却是天冰决。轻轻地拿起石台上的符笔,饱蘸了
朱砂,将体内的冰灵气均匀透进符笔当中,然后又均匀地从笔尖透出,霎时间,
笔走龙蛇,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张一品顶级的纸符就赫然而成。
轻轻地将符笔放下,端详着自己的作品,许正妍十分满意,又意犹未尽地点了点
头,心道「幸好一理通百理明。我多怕不用九天真诀就画不出来。」
许正妍意犹未尽,又继续将符纸摊开,这一次竟然一口气书法出九十多张。
虽然有半数失去灵力,成为废纸。但是剩下的数十张符纸都隐隐有着突破一品达
到二品祭符的境界。
……
无量剑派的山下有外堂和内堂两个分部。再外东面走就是小型的市集,这个
市集上基本都是附近村民交易农产品,所以附近也就只有一家档次较差的茶楼客
栈。如果需要到购买上好的丝绸或者上等的茶叶,只能去一百四十里外的陆镇。
那是许正妍心碎的地方,她做梦都想离这鬼地方越远越好。所以就算现在画好了
几十张祭符也空无作用,因为根本卖不出去。
「唉……我再想想办法吧。」心想着,拿起所有东西,准备打道回府。
回到小舍中,其余女生都不在,只剩下徐丽在自己床铺上收拾东西。
「哟,大小姐回来了。」徐丽还是有点耿耿于怀,心底里觉得许正妍太张扬,
太会勾引男人。简直就是天生的狐狸精一样。自然,嘴巴说的话多多少少都有点
不屑的语气。
许正妍心知道怎么回事。她已经尽力克制自己了,现在没什么必要的情况下
都尽量不笑,也不主动和别人搭话,但就是这样,别人也觉得她冰冰冷的特别高
贵。「小丽,我有件事想请教你一下。」
「说吧,什么事?」徐丽没好气地应道。
「如果我想要买卖丹药,除了陆镇之外,还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吗?」
「哎哟,果然是大小姐。还有钱买丹药。所以说你们这些大小姐真的三步不
出闺房,陆镇那边是热闹没错,但是如果要买修炼用的丹药和祭符那些,需要去
灵坊镇。」
「哎?真的吗?」许正妍一脸高兴,丝毫不把徐丽的冷嘲热讽放在心上。
「你可以带我去吗?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先有灵石。那边就算是进去买东西也是要给入场费
的。如果是去做买卖就不需要。」
「灵石啊……」许正妍陷入了沉思。灵石是修真人用的类似货币一样的东西。
灵石中藏有灵气,可以被练气期的修士吸收。因为开采难度非常大,其价值甚至
比常人的金银财宝还要高。灵石有分下品,中品,上品之分,具体以所含灵气量
或者体积大小区分。一般人都会买一个乾坤袋这类的空间储物袋,大约有一亩位
置可以存放东西。一般较为大件的灵石都可以用乾坤袋收藏,需要交易的情况下
可以随时拿出来,又方便又轻松。
许正妍没有灵石,所以只能和徐丽直说。「其实我是有点祭符想卖,换点钱
花。」
「不是吧?你也会缺钱……」
「小丽,其实你误会我了。我不是什么大富人家的千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然后许正妍就把自己的经历略微隐瞒一下,从自小和嬷嬷相依为命开始,嬷嬷死
后过了几年在石室中孤单无援的日子,再到在陆镇发生的惨事,然后被无量剑派
的真人收为义女,来到外堂学习修炼的大致情况都和小丽说了。一边说,一边回
忆起以前的惨事,眼泪有哗哗地流下来。徐丽听完,和许正妍抱在一起,也跟着
哭了起来。
「对……不…起…呜呜…呜……我不应该这么对你。」
「……没……关系…」
许正妍的身世有点可怜,现在好不容易才过上这种好生活。心里面不知道有
多珍惜,她想尽自己所能结识多一点朋友,几年下来孤独的生活令到许正妍非常
害怕孤单寂寞。许正妍甚至可以将自己最惨痛的事都剖白,也想要和徐丽做好朋
友。心底不能忍受那种被别人杯葛,别人热潮冷讽的感觉。
徐丽也明白到自己确实伤害了许正妍,不停的向许正妍道歉。
「我发誓,你以后就是我徐丽的好姐妹,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就跟谁过不去。」
「谢谢,你以后也是我好姐妹。我也跟你一样,谁欺负你就跟谁过不去。」
两人看着对方哭花的脸,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又哭又笑,两人此时怪难
看的,但是两人毫不介意。
许正妍把四十多张祭符都拿出来交到徐丽手上。徐丽心『咯嘞』吓了一跳。
这都是一品祭符啊!许正妍怎么会有这么多?要知道这些祭符可是很值钱的。
在无量剑派周边有好几个城,属于南越国附属几个王亲贵族所掌控。已南城
的陈氏,拱北城的南宫,商酉城的郭家,三大家族为主要势力。这些凡人家族各
自都拥有数万甚至十数万的军队。而家族内部更有亲卫精兵。这些精兵个个都能
达到锻体期的后期。
祭符,有很多种用途。有增强体质加强能力的,有用作陷阱的,有能防御攻
击,有能攻击杀人的,还有隐息变身的。这些祭符哪怕是最低端的一品阶,对这
些家族中来说都是千金难买的。如果是祭符师,更是可以直接被家族以贵宾上座
作为招呼,如果可以更是不计代价都必须招揽回来。
徐丽觉得,许正妍真的非常高深莫测,就凭这些祭符已经价值数百两,换作
是普通人早就打断双脚回家颐养天年。许正妍手上的三十张祭符都是防御性的,
还有五张可以隐藏修为,剩下的七八张都是攻击用途。这些祭符太值钱了,如果
贸贸然拿到灵坊镇上卖,十分危险。于是,便拿出脸纱等可以遮蔽的衣裳配饰,
两人各自梳妆打扮好后便出去前往灵坊镇。
一般来说修仙者的宗派山门和交易的坊市,外面都会布置有各种阵法,无论
阵法的威力是大还是小,它们都有一种共同的作用,就是致幻,普通的凡人如果
误闯过来,他将会什么都看不见,灵坊镇就是如此。徐丽和许正妍来到了灵坊镇,
这镇的景观和陆镇大有不同,眼前灯火通明,耳畔传来了不绝入耳的叫卖声,一
些店铺整齐的排列在宽阔的街道上,而身着不同衣服的修士们在街道上走动着。
「没想到会见到这么多的修仙者,这灵坊镇平常的人都这么多,修士就是不
同。」许正妍心中暗想。
徐丽和许正妍两人正好站在进入坊市前方的路上,就在她们准备迈步进入的
时候,一名身着青衫的中年男子从里面走出出来。这名男子下巴上有一块大青痣,
胖乎乎的脸上本来堆满了笑容,可是上下一打量两人,笑容立刻消失了,取而代
之的是明显的倨傲,同时佝偻着的背也直了起来。此人叫做陈胜,是这坊市一名
负责接待的下人,远处看到两人,披着纱巾把脸轻轻遮起来,还以为是什么名门
望族怕别人认出。却没料到竟然只是两个炼气二层,和三层的修士。
陈胜自己都有炼气期五层,在修士的世界,以实力为尊。所以面对比自己还
要低一层的小修士,他自然不可能给什么好脸色看。
注意到此人脸色的变化,徐丽不动声色,而是一拱手道:「这位道友有礼了。」
陈胜随手将一本小册子递了过去,鼻子里冷哼一声:「别怪本人没有提醒,
本坊市交易的物品没有那些最低阶的垃圾货色。」说罢,陈胜便拂袖而去。徐丽
和许正妍也不以为意,心中却不约而同地暗暗冷笑一声。
翻开手中的小册子,里面介绍了坊市里面的店铺的大致情形,这处坊市的规
模很大,里面的店铺大致可以分为几种,分别是法宝店,丹药店,符箓店,功法
店等等,以及各式各样的材料店。除此之外,还有拍卖行以及大量修士摆的路边
摊位,所有买卖都是用灵石进行结算的。
外面阵法的光华不断闪烁,又有几道身影出现在大路上,为首的一名身穿黄
色长衫,面容冷肃的年轻女子,刚刚离开的陈胜不知道从何处走了出来,一见这
女子,立刻弯下了腰,脸上堆满了笑容。「没想到这一次大交易会,连荷仙子都
来了,真是令坊市蓬荜生辉啊。」
许正妍眼光一闪,这被陈胜称为荷仙子的女子有炼气九层巅峰的修为,而且
看样子很是年轻,估计以后还有再次上升的潜力,怪不得陈胜这般的媚颜讨好。
以陈胜的年纪,如果没有意外,此生想要进阶已经几乎不可能了,所以炼气
五层只能在坊市做个门迎而已。陈胜和荷仙子一行人交谈了几句,随即便给每人
一本小册子,同时还自告奋勇的要给他们带路。荷仙子在陈胜的带领下向坊市走
去,经过许正妍的身边时,斜瞟了她一眼,随后眉毛一皱,荷仙子一挥袖,一股
劲风席卷而来,许正妍一时抵挡不住,向后踉跄着猛退了几步,差一点就摔倒了,
幸好有徐丽扶着才没有丢人现眼。
「哼……」荷仙子冷哼一声,头也不转的向坊市的方向走去。
修仙者以强者为尊,荷仙子实力比许正妍要强,地位在她之上是很正常的,
但是此人行事素来跋扈,见许正妍修为低微,无缘无故便挥袖赶开她,这种行径
迟早会给她带来祸端。
现在许正妍天性比较良善,虽然是觉得很不愤,但也只能这样。可徐丽眼望
着这一行五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荷仙子,我记住了。」
但是现在徐丽不是其对手,更加上摸不清她的底细,所以忍住了气。
许正妍两人进入了坊市以后,发现里面真是热闹非凡,来往的各路修士超乎
寻常的多。
「小册子上写着,坊市规定不允许修士在里面争斗,似乎整座坊市都被大阵
笼罩,一旦发生争斗就会引起大阵动荡,随后坊市的执法修士会出来灭杀争斗之
人的。」开设此坊市的人物背景定然很深,要不然众多修士也不会在坊市内坦然
自若的交易,而不用担心被人杀人抢宝了。
虽然坊市如此规定,但二人还是提高了警惕,凡事都有例外,她们可不想成
为那个例外。整座坊市划分成了三个区域,有修士自行摆摊的地方划分在一块,
还有大型拍卖行和各大店铺划分在一起,以及施加了禁制的大片房屋,里面可以
出租供修士隐秘交易使用。
二人来到一家叫做「百富」的店铺,里面有不少人正在购买符纸和朱砂,许
正妍两人走进去扫了一眼,里面柜台后面站着两名女子,一名女子正在和一名修
士谈话,而另一名女子则闲站在一旁,还有一些修士认真观看着柜台上摆放着的
各种祭符和画符用品。许正妍走到柜台前面,那名闲着的女子立刻走过来,笑道:
「这位道友,你需要什么?」许正妍从这名女子的眼神里没有看到丝毫的鄙夷,
不由得对其心生一丝好感,唇角绽出一丝浅笑道:「请问,这里有没有妖血造的
朱砂出售。」
交谈中,许正妍装作无意提到,「贵店不知道收不收购防御型的祭符?」而
那名女子立刻笑道:「因为制作困难,所以成品祭符价值很高,只要你有,本店
是肯定收购的,而且价格都好商量。」
徐丽也明白许正妍的意思,凡事一定要低调。仅仅是拿出五张祭符出来放在
台上。那名女子随即拿上手研究。「嗯……这是普通凡人的符纸和朱砂,材质已
经看得出来了。但是祭符的质量很好,已经快上二品阶了。威力来说还不错,这
样吧,一张两块下品灵石,然后减去妖血朱砂的话,我可以给你七块灵石。」
七块下品灵石,和普通的金银珠宝兑换是三倍。就是说这里共二十一两黄金。
这不管是对于许正妍还是徐丽来说,都是一笔大钱。这些钱够她们两个无量剑派
山下的小市集过个几个月吃饱就睡的日子。
「好吧。」许正妍压住自己兴奋的心情应到。
随后,她们二人兵分二路,在灵坊镇上各个大小符店出售三至五张的祭符。
小量分批地卖,比较不惹人注目。很快,不到一个下午就将四十多张的祭符全部
卖出去。现在徐丽的乾坤袋中妥妥地装着整整一百块下品灵石。
两人强忍着兴奋,特别是徐丽。真羡慕许正妍居然拥有四十多张祭符,心想
「肯定是无量剑派执事义父给她旁身,以后自己跟着她虽然不说前途无量,但也
可以少走歪路。更难得是自己和许正妍已经姐妹相称,能在残酷的修仙路上有这
么一段感情实属难能可贵。」
虽说两人忍耐着兴奋,但还是露出了少少马脚。在灵坊镇上,有几个男人正
偷偷跟着许正妍两人。
两人计划着购买些许灵品,好带回去小舍里面修炼之用。两人携手来到了修
士自行摆摊的区域,这一片区域一般是低阶修士出没的地方。在低阶修士摆摊中,
也是有可能会淘到好东西,是虽然几率极低。穿过另一条街道,来到修士摆摊的
长街,放眼望去,街两旁摆满了各色摊位,修士们像是凡人小贩般吆喝着,让许
正妍心头涌上一层熟悉之感,同时又不禁有些暗暗发酸,因为此情此景和陆镇那
夜非常相似。徐丽虽然不知道许正妍在害怕什么,只觉得她手心出汗厉害,于是
便紧紧地握住了许正妍的右手。
一些修士在一起讨价还价,为了些许的价格争得面红耳赤,但是更多的人都
是选择沿街而行。两人一路行来不禁有些失望,大部分修士出售的都是些不值钱
的小玩意,少数修士出售的法宝都是品质最低的下品灵器。
对于很多贫穷的散修来说,下品灵器就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了,可是许正妍
两人目前修为只有练气二三层,即使买了回去也无法使用。正在行时,许正妍脚
步一顿。
两人在一处摊位停了下来,摊位的主人是一名胳膊上肌肉虬结的壮汉,他坐
在小板凳上,自顾自的发呆,没有像别人一样招呼来往的修士。这名壮汉的摊位
上物品不多,一块黝黑的布片,一柄小刀还有一个漆黑的小戒指以及一堆不值钱
的药草。
就在这时,那名壮汉却抬头道:「道友没有看中的物品吗?」。
壮汉这几样东西已经卖了好几天,可是一件都没有卖出去,眼看着时间过去,
心中着急,急需用钱。好不容易来了个似乎感兴趣的,他一时没忍住,喊出声来。
许正妍刚刚瞟到小戒指的上面有一个诡异的字体,而且从这个漆黑的戒指中
隐隐约约地散发出邪气,一股尸魂的气息。心里边觉得这只戒指非比寻常,正常
来说戒指都是贴身饰物,按道理应该沾人气,再夸张来说万一是妖精佩戴的沾妖
气也正常。但是这戒指却是沾的尸气。许正妍初出茅庐,对什么东西都非常好奇。
而且这漆黑的小戒指是女妆物件,上面所精雕细琢的如意花纹确实漂亮。
徐丽湊到许正妍耳边小声地问道,「这玩意邪乎,不要买吧?」
许正妍也是这么觉得,正准备起身离去。
「这戒指是我祖上传下来的,你再看看。」壮汉着急地说道。
「你这戒指邪乎得很,上面沾有尸气。」徐丽说。
「这戒指叫轩辕戒,传说是日月境过来的宝物。」壮汉说道,「祖上是盗墓
为生,此戒是我曾曾祖父传下,听我爹说是一个公主的陪葬物件,至今可能有上
千年历史。」
「如果这样,为何你还出售?直接拿去『千汇坊』拍卖不更好?」
「我也想去啊。但是那边要我交托管费和拍卖的手续费。我哪里有这么多钱,
有我就不卖了。」
「那你要卖多少钱?」徐丽心里觉得这戒指是如意花纹,颇为吉祥,且用镂
空雕刻,实属漂亮。可惜沾有尸气,佩戴此戒长久必然气道衰弱。但见许正妍如
此喜欢,只好硬着头皮问问价钱罢了。
「不贵不贵,只是三十个灵石。」
「哇……!」徐丽惊呼一声,拖着许正妍就走。
「别走啊,这戒指千锤百炼都不烂,而且你细心感应,里面有灵气啊。」
「就算你那戒指有大能我也不要。」
「那小姐你讲,多少买?」
「十块灵石,已经给多了!」
「再添一点吧……小姐。」
「顶多连药草也给你,二十灵石。」
「我们买吧,这戒指我喜欢。」许正妍转过身来问道,望着徐丽的眼神充满
恳求。徐丽受不了这种眼神,于是转身回去,「单药草也不够。你这些药草都是
低阶货品,」
「呃……那这样,这里还有一支碧玉簪,款式也是漂亮。这是我在陆镇买回
来,打算送情人的,现在也给你了。」
「好吧,看在我姐妹份上,我才答应你。不然你这些垃圾不知道摆到什么时
候。」说完,徐丽便呼出乾坤袋,闪出二十块灵石,掉落在壮汉跟前。而壮汉也
用手绢把药草包好,连同碧玉簪和漆黑戒指递给徐丽。
徐丽接过戒指后,又递给了许正妍。
许正妍从刚才看到黑戒开始,就一直心不在焉。她觉得自己心里边有一把声
音一直在恳求她收了这漆黑戒指。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自己身体里还住着另一
个灵魂一样。那个灵魂好像被囚禁在一个大笼子里,全身都被冰凉凉的锁链绑着,
虽然看不清那个灵魂的样子,但是悲哀的哭声不停在传来。知道许正妍接过戒指
后,才收敛一点,再过一会,就什么都听不见了,简直好像发了个梦一样。
许正妍试试将戒指戴在右手的无名指上,当带上的一刻,有股莫名而来的熟
悉感。而且戒指里蕴含的奇异法则钻进了脑海之中,许正妍瞬间明白了这戒指功
用,和它的来源。原来这戒指是一对的法器,如果集齐两枚就能催出戒指真正威
力。但是只有一只的情况下,戒指最多只能当成是乾坤袋一类的空间法宝使用。
许正妍再用神识探索戒指内的空间,发现里面有一口方鼎,鼎身上用甲骨文浮雕
涅魂二字。涅魂鼎看来藏着大量怨魂,戒指上的尸气正是此鼎内怨魂突破禁制散
发出来,只见摄魂方鼎黑气腾腾,凄厉的嚎叫声不绝入耳。
许正妍探索完后,想把戒指摘下,却是死活脱不下来。此时两人已经出了灵
坊镇,两人正赶回去小舍中。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