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盛世】【15-16】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十五章(忽然一剑向紫薇)
「城西那片庄子昨夜走了水,烧了三间屋子,林管家已经去了,拿了五十两
银子做修缮费」
「东城的那间饰品铺子遭了贼,丢了三十两。」
一辆老旧的马车正在道路上行驶着,马车里两个身影裹着厚厚的衣袍,其中
一个身影正对着另一个说着什么。
「主子这次出府,应该不是去铁槛寺上香吧?」一个身影问到,声音婉转如
鹂。
「怎么?平儿是要给你家老爷报信怎么?」另一个身影反问,言辞犀利,语
调则是调笑着,强势性格一览无余,这人正是王熙凤。
「哪有,只是最近主子好久没去铁槛寺求子了,而且这次出来还特地做的隐
蔽。平儿不免有些好奇。」
马车内沉默了一会,王熙凤缓缓开口,「你从小就跟着我,虽是主仆,情似
姊妹,这些天你也是发现些什么了吧。」
「确实,原来主子大事小事都不曾瞒我,这两月以来,虽主子做事不太明显,
但平儿还是感到有些蹊跷。」
王熙凤点点头,接受了平儿的说法。
「有时候我会把你支开,也是所谋甚秘,不得已而为之。」
「今日咱俩出府,一是有事发生,得向上禀告,二是把你拉进来,给你个出
身。」
「咱贾家白玉为堂金作马,能日夜侍奉主子是平儿的福气,何来出身之说?」
平儿还有些疑惑。
居京城,大不易,荣国府只是有个贵妃的勋贵,普通世人自然以为是富贵满
堂,只有其中之人才知人外有人,王熙凤苦笑着,对平儿低语,道出那天铁槛寺
之事。
「这么说……」平儿瞪大了眼睛,主子王熙凤去铁槛寺求子之事甚是隐蔽,
只有她知晓,也是她帮着遮掩,没想到不仅王熙凤与和尚私合求子之事被发现,
掌握她把柄的人还是当朝皇子燕王。
「我自知私节有损,在燕王迫挟下入了豹房,奉他为主,不得不为主人之事
劳累。」王熙凤苦笑着,给平儿解释道,「只是这豹房之主并不是燕王,而是应
国公庶女武如意。」
「豹房之中,你主子我不过是一个情报下线,地位甚低,豹房众人,多是京
城贵妇贵女,按地位以母女姊妹相称,我不过是一普通」女儿「罢了」王熙凤自
嘲一笑,「只能任那些长辈姊妹予求予取。」
「那主子你……」平儿忍不住想说什么。
「但也不是件坏事。」王熙凤打断了平儿的话,美妇盯着自记事起就陪伴她
的婢女说到,「你可知这豹房虽然严苛淫虐,但却有着直指仙人的道法。」
「不是那种只能修到内识或返虚的普通货色,而是道理文字艰涩难懂,却能
让你腾云驾雾,延寿百年的仙法。」
「你主子我自小也不算浑浑噩噩,自认也有个玲珑剔透的心思,只是一心在
这豪府贵门里折腾来折腾去,却忘了自己看重的东西在人家眼里却是不值一提。」
「既入了这豹房,我就下定了心思,把原来在宅子里学到的,用到的,全都
压在豹房上,改伺候人的时候把人伺候舒坦,改争的时候觉不手软。」
「只是你主子我独木难支,看别人都有贴心的姊妹婢女帮忙,我也请求我那」
母亲「让我推荐一人,她也同意了,所以,平儿…」
王熙凤眼神平静,淡然的看着自己婢女,平儿笑了笑,握住美妇双手,「这
都多少年了,平儿早就离不开主子了,主子把这事告诉我,也证明平儿在主子心
里的地位,只望主子成仙后不要忘了平儿,平儿就心满意足了。」
「小浪蹄子,成仙了就不要人侍奉了么…」王熙凤白了平儿一眼,心思平定
下来,又想起上回拜见「母亲」的情景。
凤辣子是由燕王钦点进入豹房,掌豹房在贾府一应事务,自然不用自辈分最
低的底层做起,她的「母亲」就是豹房之主武如意。
作为豹房里的第二梯队,王熙凤过的自然没有她对平儿说的那么屈辱,反而
是如鱼得水,尝尽了小辈的身子与豹房的种种福利,早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只
不过最近她明显感觉到风雨欲来,贾府里事情自己有些掌控不过来,这才推荐了
平儿加入豹房,做她的直系「女儿」。
却说凤辣子回想自己上回拜见武如意,进了屋子,跪俯在地,周围只有她一
个人拜见,正巧看见武如意换衣。
也是凤辣子眼尖,偷瞄了一眼,看的清楚,武如意凤冠霞帔,刚刚照完镜子,
正在脱衣,不提王熙凤当时心里震惊,毕竟那是皇后的衣冠,对武如意的野心也
有了个基础的认识。
就当武如意脱下衣服,露出玉背,王熙凤又偷偷瞥了一眼,只见武如意背后
笔墨丹青,竟是纹了一幅百鸟朝凤图,那纹身栩栩如生,王熙凤神情一恍惚,仿
佛听到一声清脆又高贵的凤鸣,又感觉神魂沸腾,似被滚滚阳气刷过。
随后渐渐清醒过来,凤辣子再一看,哪有什么百鸟朝凤,只是玉背雪肩,诱
人心魄,王熙凤心里一禀,思量着是不是武如意故意让自己看到着一幕。
王熙凤正沉思着,没成想平儿扯了扯她的衣袖,「主子怎么了?」被平儿一
打断,王熙凤愣了一下,也不想了,摇摇头,看着快到了,让平儿收拾着,准备
下车。
到了一酒楼,主仆二人下车,之间王熙凤对那掌柜的说了些什么,就有个小
二带着二人走到后面,从一小门出去进了一小胡同。
那胡同深幽漫长,尽头就一篇门,小二走到胡同口就停下了,王熙凤轻车熟
路推开门走了进去。
小门一开,平儿眼前一亮,原来以为是在城中,那酒楼周围也都是一个个平
房,没想到在这些平房包围里面,还有个巨大的园子,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倒
是个清幽的好去处。
那园子里人也不多,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谈笑或饮酒,全是谈吐不凡的美
妇贵女,偶有兴起,或往草丛一钻,或拿帷帐一遮,之后里面就传出让人脸红心
跳的娇喘呻吟。
有人看到王熙凤带着个陌生美人儿进来,眼睛一亮,往身边的人一说,几人
纷纷看过来,之后就有个美妇拿着些东西过来。
那美妇年龄比王熙凤大些,神态端庄文雅,嘴角含笑,却对王熙凤说着,「
娘亲,您知道规矩的。」
「小浪蹄子,着什么急,等会让你玩个够。」王熙凤嗔怪一声,在院子里当
着众人的面宽衣解带。
「主子,你这是……」平儿大吃一惊,刚想上来阻止。
「这位姑娘…」那端庄美妇伸手抓住平儿的胳膊,「这是豹房的规矩,也是
娘亲为了你好,还请配合一下。」之后不分由说就把手里东西塞给了平儿。
平儿迷迷糊糊,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竟是一个漆黑的绳子和皮鞭,在往旁一
看,王熙凤不知何时已带上项圈,嘴里还含着一颗巨大的珠子,津液流了出来,
蹭的珠子上闪闪发光。
端庄美妇伸手拿出一个狗尾巴,左手掰开凤辣子的丰臀,揉了揉粉红的菊花
笑到,「娘亲这嫩菊可是无人开采,过会我可要享福了」,右手则握住尾巴,往
凤辣子肛上轻轻一捅,摇晃着插了进去。
王熙凤只是嘴里唔唔几声,摇了摇屁股,并无反抗,之后更是给她带上眼罩
项链,那项链另一头正掌握在平儿手中。
「这…这是……」平儿声音有些颤抖,眼前的一幕让她有些头晕,「不必惊
慌,」那端庄美妇笑着安慰。「当年我进来的时候也跟你一样。」
「这豹房规矩严苛,等阶分明,我等都是女儿身,若是上阶主母有要求,任
何人不得违背。」
「也不是不能违背,只是身为豹房中人,升擢贬黜皆随上阶喜好,身家性命
皆看主母心意。要是不想贬成低贱隶臣,还是不要违背的好。」
「当然,既入豹房,则踏仙途,为了遏住畏惧上阶的心魔,房主特地下令,
新邀请进房的下阶新人,第一天可随意处置邀请自己的上阶,久而久之,就变成
这上阶在这一天要被所有人蹂躏了。」
「这也是保持豹房隐秘忠诚的好办法。」端庄美妇笑起来极其典雅,周身气
质就显出她出身不凡,平儿也唯唯诺诺,不敢行动。
凤辣子被一群贵女围观,她竟然也不惧,四肢着地,昂首挺乳,菊花插着尾
巴,摇摇摆摆的绕着平儿晃悠,周围人看了都吃吃笑起来。
周围人有的刚做完好事出来,玉体赤裸,小穴粉嫩,浓密森林亮晶晶的沾着
些淫水,手里还拉着想好的手,那想好的也是赤裸身体,不过还是有些羞涩的躲
在身后,只露个脑袋。
那人咯咯一笑,抬起玉臂拍到凤辣子玉臀上,「啪」的一声下来,不仅丰臀
摇摇晃晃,还出现了红彤彤的掌印。
凤辣子低哼了一声,俯下身子对那人呜呜叫了几声,也不见反抗的样子。
这一下可引起了众人兴趣,有人上去抱住王熙凤玉臀,用脸蛋蹭着丰臀上光
滑的皮肤,手里则握住凤辣子菊花处的尾巴,一下下抽插起来。
还有的,双手捧住凤辣子俏脸,对准樱唇吻了上去,也不在意凤辣子口里有
珠子,香舌舔着珠子与嘴唇,津液闪闪,好不享受。
王熙凤被几人包围自顾不暇,平儿自然不会去打扰别人的好事,稍微向后错
了几步,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要干什么。
「既然如此」旁边端庄美妇见平儿尴尬,上前拉住平儿的手说到「你且来随
我去见房主。」平儿只得点点头。
美妇拉着平儿的手往中间屋子走去,二人说着话,美妇给平儿介绍这豹房的
风俗惯例,平儿也刻意讨好这美妇,她也看出来了,这端庄美妇在人群中颇有威
望。
拉着平儿的手到一屋子门前,美妇笑着说「房主就在里面,你进去就可,不
必担心,只是简单的见面而已。」
平儿点点头,鞠身行了礼,刚想走进门,却被美妇拉住手,平儿还没明白发
生什么,端庄美妇就压上来,抱住平儿,吻住了平儿樱唇。
撬开银牙,一天香舌伸进平儿口腔,调戏着平儿的舌头,平儿身子僵硬,不
知做什么才好。美妇香舌一卷,大股津液被美妇吸进自己嘴里。
二人唇分,平儿脸腮粉红,美妇倒是脸色如常,还调笑着说「你让我失了玩
弄你娘亲的先手,总得在你身上讨回点利息吧。」说完,美妇伸手一推,平儿跌
跌撞撞的打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阴凉幽暗,中间帷幕重重,帷幕后一个人影正端坐写字,见平儿进屋,
也没有停下手中毛笔。
平儿整了整衣服,端端正正行了个礼「平儿拜见房主。」帷幕后人顿了顿,
停下来,伸出手指,隔空对着平儿一点。
平儿只感觉一股炙热向着自己而来,随后自己额头上就是一阵疼痛,若是有
外人在场,一定会看见平儿额头上青光闪烁,一个凤形印象就形成在光洁皮肤上,
之后渐渐隐去。
「去吧。」帷幕后人挥挥手,平儿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退了出去。
「如何,确实是有虚幻天仙的一缕气息。」一道声音传来,隐隐绰绰的身影
在阴暗处显现,正是刚才的端庄美妇。
「跟那凤辣子一样」帷幕后的武如意点点头,身上有着不符合她年岁与背景
的成熟与威严。「看来虚幻天仙转世灵地就在那贾府了,也不枉我特地让王熙凤
独领一处。」
「你都发现了这贾府灵气,你那小情人是不是早有打算,所以才把王熙凤拉
入豹房,却也没成想让你给摸了回鱼。」
「那估计也是崔曼雪那贱人撺掇的,」武如意冷笑几声,「从一开始,那贱
人就处处针对我,自从我借妖妃出逃之事把她撵出去后,她就一直处心积虑的想
找我复仇,可惜……」
「倒是你。」武如意瞥了端庄美妇一眼「太皇太后殿下,你不在宫中修行,
如何来我这豹房消遣。」
太皇太后倒是微微一笑,「我既是豹房中人,来此消遣又有何不可。」
武如意冷笑一声,「我这豹房引进人员,需得有人推荐,而你则是不请自来,
又自甘下贱,带着自己儿媳妇,从底层作起,太皇太后与太后之尊,你俩这身贱
肉又被多少妇人玩过。」
美妇淡淡一笑,也不恼,拉开帷幕走了进去,在武如意身边坐下,「要是我
说,我那皇帝孙子,今日突发中风不醒了呢?」
「这又是何时的消息?」武如意眉头一皱,心里盘算着,「今日午时。」
「为何我没有消息?」
「你一具分身,又没有本体的修为,消息又要人手来传递,我那孙媳妇,文
皇后又封锁了宫廷,你自然不知。」
「算了,」武如意叹息一声,「宫中之事自然有淑妃去管,她儿子做不了皇
帝,损失最大的还是她自己,我也就给南方那里传个信罢了。」
「也不知你费尽心思来京城插这一手干什么。」美妇距离武如意越来越近,
伸手撩了撩武如意发丝,「不过我就享福了。」
美妇轻笑一声,身子缓缓压了上去,不多时,压抑的呻吟声就从帷幕后传出,
满屋都带着暧昧春色。
——————————————————————
「皇帝中风了?」
随手点下一黑棋,淑妃,也就是崔婉婉抬起头,看向面前的侍女。
「是的。」婉娘点点头,「娘娘神通自晦,后宫中又是遮蔽众多,加之文皇
后又封锁了消息,奴婢也是才刚刚知道。」
「文淑敏那贱人。」崔婉婉叹息一声,后宫中人心似海,全是人精,她自晦
神通后也不过与众人僵持,要不是自己道法独特,也不一定能斗过这些妃子皇后。
「娘娘,」婉娘上前一步,「咱们十几年的筹划,何不就在今日,要是皇帝
真御龙归天还好说,要是没有,凭借您对后宫的掌控,也不过是顺水推舟。」
「京城卧龙藏虎,不可不防。」淑妃又下一白子,心里闪过几个人影,淡淡
的说,「不过,事在人为。」
仿佛下了什么决心,淑妃站起身,「找人传令,让燕王速速回京。」旁边有
人领命而去。「至于文皇后与后宫众人」淑妃冷笑一声「她们不让本宫好好下棋」
崔婉婉看了看桌上的棋盘,玉手虚握,忽的一下,整张棋盘与众多棋子尽成
齑粉「那就掀了这棋盘吧。」
当晚,淑妃所在清凉宫,灯火通明,宝光冲天,不知多少人见此,在心底默
念一声,「南无诃梨帝母菩萨」
第十六章(风雨会京师)
————————————————————
要是后期剧情加些别的文化内容,不知道诸位喜不喜欢,比如西幻风格,或
者一些东瀛忍者啊之类的。东方仙侠殖民西方魔法想起来很带感啊,也不知道能
不能写到那时候,现在设计本土的剧情就得让我写一阵子了。
现在满脑子都是骚操作,纯仙侠已经满足不了我了,地精开机甲,核弹炸道
君,开新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等会还是捡起原来太监的再写几章吧(笑)
————————————————————
「你这就要回京城了吗?」清脆如莺的声音带着些不舍,林黛玉拉着貂儿的
小手,水汪汪的眼睛有些泛红「这才过了几天?你就要走?」
「京城里出事了,」貂儿揉了揉黛玉软若无骨的小手,「我……」貂儿仔细
看了看眼前俏丽的小娘,真不亏是天仙灵性转世,未泣情先露,欲语泪先流。这
小娘眼睛一红,再配上柔弱的性子,谁也受不了。
貂儿暗叹一声,这真是个妖精宝贝,自己喜欢她喜欢的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
肚子里,又怕吞了后见不到她,貂儿左思右想,心里一横。
「要不玉儿随我去京城吧,反正在这你又没个知心人,而且你姥姥也不是在
京城么。」
「可我姥姥那还没人来接我」黛玉有些犹豫,本来说好贾家派人来接她去京
城,可这都半个月了还是一点消息没有。
貂儿心思通透,知晓黛玉的犹豫,她也明白贾家的感觉,金陵的甄家倒了,
贾家也是人人自危,谁还有心情来接黛玉。
「我那哥哥是燕王,平时最宠我了,你且先来燕王府住几天,到时候再把你
送回贾家,也让他们知道,你也不是孤家寡人,到了贾家也好过一些,要是有人
欺负你,我就是把贾府掀翻了也要给你讨个说法。」
「貂儿…」黛玉眼睛又红了起来,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我…我……」
「哼哼」貂儿得意一笑「从今而后,你这小娘就是我崔貂儿的压寨夫人了。」
说完小小的胳膊一伸,把黛玉搂进怀里。
「呀…」黛玉惊呼一声,但也没反抗,老老实实缩在貂儿怀里,脸上红霞纷
飞,心里却想着其他的事。
她虽然年幼,但也知晓些事,颇有些夫人小姐喜欢玩一些阴虚并蒂的花样,
不知道貂儿是不是这样的人,如果是的话…黛玉脸上一红,身子往貂儿身上靠的
更紧了。
————————————————————
「皇上御龙归天了!」
宫殿里一阵哭声,场面有些慌乱起来,文淑敏站在床前,看着床上静静躺着
的老人,他已经死了,文淑敏以为自己该松口气才对,没想到却感到了更大的压
力,如黑云一般,一层层压到自己头顶,就快把自己头上的凤冠压碎压塌了。
自己过的还真不容易呢,文淑敏嘴角扯了扯,有些想笑,不过良好的控制力
让她脸上还是一片冷漠,连些悲伤都没有。
自己进宫时,还不过是个有些天真的小女孩,床上这人就已经是中年了,其
后立自己为妃子,原配皇后死后无子,自己有生了个男孩,就把自己立为皇后,
这一下,就过了多少年了?
自己还记得与他的第一次,当时除了敬畏和激动外就是下体撕心裂肺的疼痛,
随后深宫沉浮,当时稚嫩的少女早就死了,剩下的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你也不好过吧,老东西。」文淑敏心里自言自语的想着,那又如何,反正
最后是自己赢了。你想立燕王那个小混蛋为太子,就没想过我们母子俩的感受么?
我是不管什么国本,人都得为自己做的事负责,你想让我们母子不好过,这
种下场也是咎由自取,想起最后老人口不能言,体不能动,只能用那愤怒又有些
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文淑敏眯起了眼睛,嘴角微微翘起,有些诡异的笑了。
周围太监宫女心里一寒,皇后在皇上的尸体前笑的诡异,自己是不是看到了
不该看的一幕,这下子宫殿里的哭嚎声更大了。
「皇上的遗诏呢?」文淑敏轻飘飘的问了一句,旁边立刻有个小太监连滚带
爬过来呈上,「娘娘,皇上遗诏太子践极。」
「去,替哀家召那群在宫门外哭嚎喊要见皇上的大臣过来,把遗诏念给他们
听并召锦衣卫都指挥使带兵进宫护卫。」
小太监领命,带着几个人急匆匆的就走了,院子里站着两个宫装美妇,看着
几人出来,而小太监们仿佛都没看见,直接出了院门去。
「你就不阻止一下么?嫣儿?」说话的正是在豹房的端庄美妇,她正看着身
边那个面带哀色的美妇。
「不行啊,我不能插手。」现今大周的太后张嫣眼睛有些红,「虽然那是我
儿子,但我已经修了仙,不能插手啊。」太后神色痛苦,泪珠不要钱似的落下来。
端庄美妇叹了口气「也是苦了你了。」两人静默了一会,端庄美妇开口了「
淑妃请咱俩出来主持大局,你认为呢。」
「规矩定的是皇家修仙之人不得干预凡事,我又有什么办法。」张嫣神色哀
伤,眼睛一刻都没离开宫殿。
「规矩是死了,人是活的。」端庄美妇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这张嫣能做
上太后也是亏了她儿子的福,这女人胸大无脑,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冲张嫣耳
语几句,太后娘娘愣了一下,之后激动了起来,眼睛也有了神色,但随之又苦笑
「若淑妃真是那人,那我那燕王孙子…」
端庄美妇点了点头,「自是金口玉言,废除禁令。」见太后仍然在犹豫,美
妇不禁皱了皱眉,又说到「嫣儿你跟我这几十年,又何曾见我做过无把握之事,
此事不仅对你我而言,这深宫之内,多少嫔妃因为此禁令孤独寂寞,无法脱身,
其中又你我两人地位最为尊贵,只要你我齐心,在加上这些人的支持,此事何愁
不成?」
张嫣笑了一下,点了点头,美艳的容颜上颇有些疯狂的意思,盯住宫殿自言
自语,「吾儿等着啊,娘亲为你报仇。」
看着太后癔症的模样,端庄美妇叹了口气,她也是借此事实现自己的目标罢
了,自己身边只有无脑太后帮衬,到现在也是不容易。
端庄美妇摸了摸自己光滑水润的脸蛋,柔软红润,充满生机,她原来修仙的
目的不过容颜不老,肉身不坏加上长生不死罢了,不过现在她也发现,没有了插
手政务的机会,权利不在,自己还真是憋的难受啊。
想当年自己垂帘,海晏河清,万国来朝,魔门仙宗,莫不叩首,满朝文武山
呼万岁,都是看向自己,龙椅上的黄口小儿,有谁曾在意过他,要不是自己当时
追求长生,凭自己的威势,牝鸡司晨,有何不可?不过,自己还是被他坑了一回。
端庄美妇笑了笑,皇室修仙之人不得干预凡事,这一条禁令真是束缚了自己
近百年,这弘德皇帝紧跟他爹步伐,死活不改这禁令,真是让她有些烦恼,这下
好了,自己稍稍蛊惑下皇后,她就就把事办好了。
至于下一任,还是燕王好啊,即同是修道之人,践极之正又占据大义,最重
要的是,人家有个厉害娘亲啊,什么都不如有个好父母啊。
日头渐渐西斜,端庄美妇陪太后站了会,一挥衣袖,两个宫装美人就不见了
踪影。
————————————————————
「事情何以至此?」张轩明皱着眉头,有些忧虑的看着面前的崔曼雪,他也
是刚知晓皇帝驾崩的事情,除了有些惊愕外,就只有兴奋与忧虑了。
他本来就对弘德帝没什么感情,现在更谈不上为此悲伤,反而对自己的将来
有些兴奋,只是现在自己不在京城,能不能坐上那个至高无上的位子还真不好说。
面前的美妇倒是不急不躁,正依在榻上,淡然的翻看一本闲书,不时还嘬一
嘬桌子上的甜酒。
看到冤家心神不宁的样子,崔曼雪也是合上的闲书,为他解惑起来,「你不
必如此担心,京城里有你娘亲坐镇,龙椅上做的人也必定是你,而且现在咱们不
正是往京城赶么,我也施了法术,不久就能到了。」
张轩明苦笑,自己最担心的倒不是这个,身边都是伟力归于自身的修仙大能,
而自己由于皇室的禁令,尚不能修仙,只是一介身份尊贵的凡人,与这些修士生
活还是有些困难。
如果自己争夺皇位失败,这些修士也可一走了之,天下之大皆可去得,自己
说不得就要被赐下一杯毒酒或一丈白绫,就算自己与雪姨貂儿等情深义重,也只
是对自己来说,寿元悠长的修士是怎么想的他也不敢肯定。
张轩明只是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雪姨也是看出他心思不在这上面,扯开
了话题,「你那青梅竹马,应国公府里的武如意,来历怕不是有些玄妙。」
「哦?」张轩明来了精神,「可她的确是武士彟的庶长女啊?」
「你可知轮回一说。」崔曼雪冷笑一声,「虚幻天仙陨落都能转世,那武如
意前世恐怕大有来头。」
「这……」张轩明一时愣住了,武如意与他自小竹马青梅,关系非常,除了
最后一步,两人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这一下听到雪姨信誓旦旦说如意来历有
问题,他也是有些蒙圈。
「何况你又把那豹房交给她管理」美妇一挑眉,「现在怕是她武如意的豹房
多于你张轩明的豹房了。」
「原来淑妃娘娘设紫衣楼,给你分下」豹房「与」白玉京「两部,分别以王
霸之道统帅,」雪姨有些戏谑的看着张轩明「现在看来燕王殿下还是喜欢霸道多
于王道了,豹房人员分布遍布京城,白玉京则还是大猫小猫三两只。」
「咳咳…」张轩明有些尴尬,他专注豹房还不是因为豹房人员知论忠诚,不
窠臼于道德天理,内部成员也都是京城夫人小姐,他在里面了滋润的很,不过后
果也来,估计豹房中人现在是只知豹房管制武如意,而不知他这个豹房主人了。
「不过也是这次江南下的好。」美妇倒也没继续批评,「这下江南盐科刮来
的银子就可以用在白玉京上面了,而且黛玉那个丫头,资质不凡,引入白玉京正
好,日后在贾府活动也有个照应。」
「贾府?」
「你以为呢?既然能通过轮回来下这盘棋,那武如意背后的大能看上的必定
是虚幻天仙的遗产,要不人家还盯上你的皇位不成。」
不去理会雪姨的毒舌,张轩明早就习惯了,他反而在意的是另一方面,「既
然这样,那我那凤辣子…」
看到张轩明怔怔的模样,美妇又好气又好笑,「自然是人家的人了说不定标
记都刻上了,不过她身上有天仙的灵气,以后还是要收回来才是。」
「好了,你也快去房里歇息吧,等到了地我再叫你。」不能张轩明动作,美
妇一挥手就把他移出了门。
门外是一个幽深的院子,院子周围裹着一层薄薄的气膜,要是从周边看去,
就能看出来这院子正飞在天上,周围都是云气,底下山川湖泊,偶尔有城市镶嵌
在大地上,周围也有大片田亩。
张轩明有些郁闷的坐在床边,他本以为自己伸出皇家,周围又都是仙人,对
这些事情也该有些准备,没想到当自己完全信任的人变的如此不可靠后,自己心
里还是有些郁闷。
「殿下,喝茶。」软濡的声音传来,他的贴身婢女,小蚌精何姝捧着茶杯过
来,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
「唉,是姝儿啊…」张轩明叹了口气,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搂住蚌精娇小的
身躯,「姝儿,我这个亲王做的是不是很失败。」
小蚌精眨巴着眼睛,她有些迷糊,不知道殿下想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
么,只知道殿下现在心情不好,需要安慰。
一想到安慰,何姝就想起那些教导自己的女官私下给自己传授的让人脸红的
秘诀,她犹豫了会,把手伸到张轩明小腹处,缓缓揉了起来。
张轩明讶然,看着小蚌精有些羞涩的神色,也没有阻止,反而调整了下坐姿,
让蚌精更舒服点。
小蚌精隔着衣物揉了揉渐渐变硬的阳具,解开张轩明下体衣物,玉手握住阳
具撸动起来,指尖轻轻蹭着龟头,把流出的淫液慢慢涂在棒身上。
随着淫液越来越多,「噗滋」「噗滋」的声音也在玉手与阳具之间产生,小
蚌精只感觉手上黏黏糊糊的。
「啊呜」一声,小蚌精俯身含住龟头,舌头尖在马眼周围打转,嘴巴偶尔唆
一下龟头,玉手也缓缓按抚着两个卵蛋。
「呼…」小蚌精雪腮粉红,吐出被唆的发紫的龟头,眼神迷离,握住阳具,
伸出舌头舔着棒身。
看到婢子淫态毕露,张轩明心头一热,起身抱起蚌精压在床上,剥开蚌精下
体衣物,让蚌精趴俯在床上,一只手在光滑玉背上摩挲,另一只伸进蚌精大腿深
处,试探起小穴来。
小蚌精眉眼间都是媚意,趴在床上两只手抓着被子,把枕头压在小腹下,正
好微微翘起臀部,下身亵衣还未退全,正挂在小腿上。
张轩明附身压到小淫婢背上,阳具也在呻吟娇喘声中顺势插进小穴,一只手
撑着身体,另一只在小蚌精胸前蹂躏,下体抽插起来,就如同两只淫兽交媾。
「嗯啊…」小蚌精抬颈呻吟,蜜穴深处阳具正射出热乎乎的精液,她小穴也
不禁收缩,本就是阴气浓雾的体质,阳精射入后更是浑身酥软。
张轩明喘息着趴在蚌精背上,身下淫婢衣裳凌乱,肚兜早就丢到一边,阳具
还未从蜜穴里拔出来。
缓缓拔出阳具,有些疲软的阳具从蜜穴里出来,阳具龟头跟小穴之间还联系
着粘稠的液体,也有些淫液顺着肌肤流下,沾湿床单。
揉了揉蚌精光滑的肌肤,张轩明把阳具放入蚌精两瓣雪臀之间,双手捏住屁
股磨蹭起来。
阳具上沾满的淫液涂满了雪臀内测,龟头分泌的淫水蹭的蚌精粉嫩菊花闪闪
发亮,要不是蚌精年龄太小,菊花太嫩,张轩明不介意品尝下雏菊的紧致。
「呃…」张轩明一声轻呼,阳具在雪臀间爆发,精液射满了蚌精的玉背,有
部分精液回流到股沟之间,张轩明沾了些,顺着润滑往菊花里插了插,奈何过于
紧密只能进去个指头。
张轩明躺到蚌精身边,喘着气招呼着其他侍女,在外面站了多时的秦可卿红
着脸过来,忍着下体的湿润,替二人收拾身子。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