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群侠之风流段二】(04-05)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004章 爱妻偷人,老钟绝望
此时的段正淳和甘宝宝,本来正在温情地缠绵,可是这一声呼喊敲门声,却
着实让此时这对奸夫淫妇吃了一惊,而甘宝宝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立刻是脸色大
变,惊叫道:「啊?不好!万仇回来了!」
而正搂着甘宝宝的段正淳愣了一下,接着心里面却是大喜过望,他练成北冥
神功以后,一直希望能找个人试验一下自己这门功夫,可是却一直找不到一个合
适的机会,因为他练功成功之后,就直接到万劫谷和自己的老情人私会,一路上
没遇到什么武林人士,自然没时间去吸人内力了。
而此时,钟万仇居然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那这不是正好送内力给此时的段
正淳吸吗?
「什么?宝宝?你丈夫回来了啊?!」此时的段正淳心里一念而动,下意识
地就喊出了这句话,而且这话喊的还很大声啊!
可以说立刻把此时的甘宝宝吓得脸色发白,要知道,她虽然跟段正淳旧情复
燃,可是毕竟是有夫之妇,如今丈夫就在门外,这让甘宝宝如何不恐惧?
而此时的段正淳,居然一下子就这么大声地叫喊出来,好像生怕外面的钟万
仇听不到一样,可以说更让甘宝宝吓得是心惊肉跳啊!
而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当然不可能是傻子,也不可能是聋子,他在外面清清
楚楚地听到了屋子里面除了自己老婆甘宝宝的声音之外,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一下可让这家伙吓得魂不附体,震惊不已,大吼道:「宝宝,怎么了?你屋子
里是不是有男人啊?怎回事儿?」
说到这里的时候,钟万仇想也没想,直接挥起一掌将房门整个劈开了。
接着此时的钟万仇,一下子冲进了房间当中,而房间当中的一幕,当然让此
时这个丑陋无比的万劫谷谷主看得眼睛都呆了,整个人傻傻的站着屋子中央,难
以置信的看着床上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互相搂抱在一起的那种龌龊场面,已经
完全傻在那里了。
而那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他的妻子甘宝宝。
而此时自己的妻子,浑身赤裸着身子,在自己和她曾经无数次颠鸾倒凤的创
伤,和另外一个男人搂抱在一起,裸陈相对。
而此时的甘宝宝,俏丽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恐惧之色,将头埋在那个该死男人
的怀中,瑟瑟发抖,眼中满满的愧疚和恐惧看着此时的自己,那曾经让钟万仇无
比迷恋的胴体,此时却是在这个野男人怀里瑟瑟发抖……
而这个时候,被甘宝宝的老公捉奸在床这件事情,当然也出乎段正淳的预料
了,他倒是没想到,钟万仇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不过这样也好,段正淳此时
心里十分开心,正好有人给自己送来功力,他又如何能不开心?
此时的段正淳又打量了一下钟万仇,只见这人五十来岁年纪,人一张马脸,
长得非常难看,心里面不禁更是暗暗感叹,心想这么一个丑陋如妖的家伙,居然
能够和甘宝宝这性感尤物在一起那么多年,也是让他觉得很郁闷了,同时心想,
无论如何,这家伙,今天也必须要死!
「妈的,你这个野男人,居然敢勾引我老婆,我他妈宰了你!」
这个时候的钟万仇什么也没有想,就对着这个时候的段正淳一掌劈了过来。
他之前出去,本来是出去联系四大恶人准备来对付大理段氏,对付段正淳,
只不过谁知道,临时出现了一些变故,所以他只能够提前回来了,谁知道回来之
后,就看到自己老婆在和别的男人通奸的那种丑恶的画面,可以说让这个家伙气
得五内俱焚,这个时候什么也不用管了,对着段正淳就扑了过来,一定要先把这
个奸夫给杀了。
「来的好!」这个时候的段正淳眼见钟万仇掌法颇为精妙,赞赏了一声,然
后伸出一只手掌,也是使出十成功力,对着这个时候的钟万仇一掌劈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的甘宝宝却是一脸惊恐,却没有丝毫动弹,只能够这么看着自己
的奸夫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火拼。
而之所以这个时候的甘宝宝没有办法行动,而是是因为刚才就在钟万仇将大
门给劈开的时候,段正淳就立刻瞬间点甘宝宝的穴道。以防这个女人等会阻碍自
己做事。
而这个时候,互相攻击的这两个人的双掌,顿时结合在一起,而这个时候的
段正淳已经将北冥神功运于掌上,此时二人双掌相交,双方都是十成功力,如此
碰撞,立刻让二人身躯大震,整个床上也似乎震动了一下。
而与此同时,段正淳在功力抵挡钟万仇攻来的掌力的同时,也立刻运起北冥
神功,吸取钟万仇的内力。
这北冥神功一运之下,段正淳顿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此时自己的手掌和钟
万仇的手掌黏在一起,接着钟万仇的内力登时源源不绝地向着此时的段正淳身上
涌了过来。
而这股内力入体之后,段正淳立刻感觉到,钟万仇的内力不如自己深厚,所
以倒不会出现大海灌江的现象,所以这个时候的段正淳赶忙依照北冥神功的运行
方法,将吸取到的内力储存到膻中、气海穴当中,然后导气归虚,存入脏腑,化
为自己本身的功力,为其所用。
而钟万仇这个时候和段正淳对掌,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居然无法控制地源
源外外泄,这一下只把钟万仇吓得魂不附体,心里面只冒出一个念头:「星宿海
丁老怪的化功大法!」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虽然说属于金庸群侠的世界,魔教教主任我行是存在,
他也依然会吸星大法,但是因为魔教教主任我行已经退出江湖十二年,这十二年
里,江湖上能够化人内力的邪门武功,首推星宿派的化功大法,所以这个时候的
钟万仇感觉内力源源外泄,还以为是遇到了化功大法。
而此时钟万仇的内力源源外泄,他惊恐之下哪里还能想到什么甘宝宝,什么
绿帽子?这个时候只想快点把自己的手掌收回来,以免内力被吸干了。可是他的
内力本来就不如段正淳深厚,这个时候虽然段正淳是第一次施展北冥神功,可是
也不是他可以抵挡的,此时他的手掌似乎被段正淳的手掌用胶水死死的黏住,怎
么样也无法挣脱出来,而内力外泄,更让他浑身乏力,没有一丝力气,犹如虚脱
一般,此时只能够这么站着,任由断对方吸取他的内力,心里面不禁大为绝望…

而此时的甘宝宝被段正淳点了穴道,本来就无法动弹,并且以她的武功,原
也不能够有能力拆分这二人的斗争,而此时眼见钟万仇和段正淳对掌,钟万仇脸
上满满的都是惊恐之色,而段正淳却是面色平静,甘宝宝不知段正淳精通北冥神
功,还道二人在比拼内力,虽然担心丈夫,可是看到段正淳面色如常,似乎大占
上风,心里暗暗欢喜。
而此时的钟万仇却是苦不堪言,段正淳的内力本在他之上,此时施展出北冥
神功,自然是轻而易举地吸取了钟万仇的功力,而他的内力被吸走一小半后,便
在也难以凝聚,此时内力越泄越快,丝毫无法遏制,很快便被段正淳给彻底吸干
了。
此时内力被吸,钟万仇浑身脱力,几乎站也站不稳了。
而段正淳吸干了钟万仇的内力,将这些内力按照北冥神功的运行路线,在奇
筋八脉游走一圈后,便储存入膻中气海,只觉周身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一般,当
然是舒坦无比,当下哈哈一笑,撤回掌力,接着闪电似地点了钟万仇的穴道,钟
万仇眼露绝望之色,整个人瘫软在地上,动也动弹不得了。
被吸干内力,躺在地上的钟万仇满满地都是恐惧、愤怒、迷茫、痛苦的神色,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如今居然在家里,趁着自己不在,和别的男人偷
情,这已经让此时的钟万仇痛不欲生了,而相比之下,失去功力这种事情,倒还
是在其次了。
此时甘宝宝眼见钟万仇萎顿在地,心里更是惊骇,不知二人比拼内力,结果
如何,而此时的段正淳嘿嘿一笑,伸手解开了甘宝宝的穴道,甘宝宝身子一抖,
此时脸上大红,而想要下床去查看丈夫如今究竟如何了,可是此时却又不敢,只
能低声询问段正淳:「淳哥,万仇……万仇他怎么样了?」
段正淳叹了口气,此时忽然一把将甘宝宝搂住,大手按在这丰腴美人儿的大
白屁股上大力搓揉。
「啊……」忽然被段正淳如此搂抱,那敏感的部位也被男人抚摸着,甘宝宝
惊叫了一声,大叫道,「不要……淳哥,别,不要……不要……我丈夫还在这里
……不要……」甘宝宝和段正淳有那肌肤之亲,本来便是内心所愿,可是她毕竟
是有夫之妇,此时如此在丈夫面前被男人调戏,如何能成?自然便是要大力挣扎。
「你……你这个野男人,混蛋!混蛋!」此时的钟万仇看到眼前这个野男人
居然在此时把他赤身裸体的老婆抱住,用那脏手摸他老婆的大白屁股,真是让钟
万仇气的脸色发白,可是他此时功力已失,成为废人,便一个不懂武功的壮汉,
此时怕都能轻而易举杀了他,而穴道被点,更是绝无反抗之能,此时又怎能做什
么事儿?
而段正淳刚刚吸取了大量的内力,此时精力大盛,而能玩儿一场夫前戏人妻,
当真是爽快无比,所以段正淳淫笑着搂抱着甘宝宝笑道:「宝宝,刚才咱们就已
经颠鸾倒凤,玩儿的不亦乐乎了,此时就算在玩玩儿,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说到这里,当着甘宝宝丈夫的面,段正淳将甘宝宝压在身下,大手一把按住
了甘宝宝丰满的两颗乳房,张嘴一把含住其中一颗,狂热地舔吮,而自己的双手
则是一只去抓甘宝宝的另一颗那字,一只手则在甘宝宝胴体上的其他敏感部位任
意游走。
段正淳乃是此道老手,色中浪子,而甘宝宝这一生最爱的男人又是此人,而
刚才一番性爱大战,又已经将甘宝宝积蓄已久的情欲之火再度点燃,这番再度被
逗,这成熟美妇的身子当真是十分老实,只稍微挣扎了几下之后,便再也无法反
抗,而不但不反抗,反而在段正淳的调情下,又再次发出了诱人的呻吟声。
「啊……啊啊……淳哥,我……我好快活……啊啊……你……你好……啊啊
……啊……」
此时的甘宝宝,在和自己最心爱的男人调情之下,早已经忘记了自己的丈夫,
忘记了作为妻子的矜持和节操,她的身子早已经投降了,而在心里虽然愧疚无比,
可是却也只能想自己最爱的男人是段正淳,嫁给钟万仇本来就是为势所迫,如今
淳哥找来,自己只能对不起万仇了,自己来世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万仇,但这一世
只得对不起他了。
「宝宝,你……你怎么会……怎么会这么淫荡……怎么会叫的这么……这么
……」
而此时躺在地上,看着自己的老婆被眼前这个野男人淫辱的钟万仇,看到自
己的老婆不过是被这个野男人亲摸几下,便如此不堪,直让此时的钟万仇气的七
窍生烟,却又不敢相信,要知道,他以前和甘宝宝做爱,甘宝宝何曾有过如此不
堪的叫声?
「宝宝,我下面的大鸡巴已经硬的厉害了,你要不要我干你几下,咱们一起
升天享受极乐?」
此时的段正淳的情欲之火也已经被彻底点燃了,巨大的阳物早就硬的厉害了,
真恨不得立刻就把眼前这个已经被自己剥光的白羊一样的美妇人,当着她丈夫的
面前好好地奸淫一顿才是啊!
段正淳这个时候大鸡巴坚硬的厉害,很希望在这个时候再一次奸淫眼前这个
大美人甘宝宝,而甘宝宝这个骚货这个时候也早就已经被段正淳挑起了内心的情
欲,虽然丈夫在自己的身旁正看着自己和另外的一个男人偷情通奸,可是这个骚
货已经熬不住了那难以想象的情欲之火。
「淳哥,我受不了了,求求你,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来操我,求求你了啊,快
操我吧……」这个时候的甘宝宝也顾不得什么人妻的廉耻,在此时这个奸夫段正
淳的挑逗之下,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的对着,一边扭摆着丰腴的娇躯,一边段正淳
开口求欢。
而这个时候的钟万仇本来就已经气急败坏,在听到自己的老婆居然在这个该
死的奸夫面前,露出这样的淫乱姿态的时候,更让这个绿帽乌龟愤怒无比,可是
此时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只希望这个时候自己能够晕倒,不要看到眼前这愤怒
的一幕才好。
「嘿嘿嘿,宝宝,你虽然这么说,可是你毕竟是有夫之妇,我段正淳虽然为
人风流好色,可是却不喜欢勾搭人家的妻子,你这么说的话可让我有负罪感,我
可不能够满足你了!」此时的段正淳得了便宜还卖乖,将这个时候的甘宝宝压在
身下,一边用双手搓揉她的大奶子,一边淫笑着这么说道。
而听到段正淳三个字的时候,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差点没有气的跳起来,他怎
么也想不到,那人居然就是甘宝宝的老情人,那个他恨之入骨的大理段二段正淳!
要知道钟万仇的武功虽然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流的高手,可是为人却脑子愚钝,
很多时候脑子不会转弯,刚才甘宝宝一直没有称呼段正淳的真实名字,只是叫段
正淳为淳哥,所以钟万成一时之间没有想到,淳哥就是段正淳的淳。
而这个时候的甘宝宝呼叫出了段正淳的名字之后,此时此刻的钟万仇才终于
明白了,原来这个奸夫不是别人,就是他恨之入骨的段正淳啊!
「天啊,宝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你现在还要跟这个段正淳在
一起?这么多年以来,我对你那么好,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
我呀!你和他的私生女儿灵儿,我不是也当成我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了吗?为什
么要这么对我啊?」
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可以说是无比的绝望,其实这么多年以来,钟万仇其实也
早就已经想到了,当年甘宝宝之所以会嫁给他,其实就是让他去接盘,因为当时
的甘宝宝已经怀有身孕,迫不得已之下,只能够委身于他。
钟灵不是他的女儿,这么多年以来,钟万仇一直都知道,但钟万仇一直不愿
意让自己相信这件事情,他一直在自我催眠自己,自我催眠钟灵其实就是他的女
儿,又把钟灵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疼爱了,这么多年以来自己骗自己,也算
是过的不错的。
那个时候的段正淳和甘宝宝居然在他的面前又勾搭在一起了,可以说一下子
让这个时候的钟万仇清醒过来了,原来这么多年,为这个女人所做的一切,自己
所承受的所有屈辱,在这个时候,也不过就是一场笑话而已,而此时武功尽失,
更已成为废人,从此以后再也不可能把宝宝给夺回来了。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已经彻底绝望了,默默的闭上眼睛,不在难受,心
已经死了。
第005章 夫前淫妻,淫完杀夫
而这个时候滚在床上这对狗男女,可不管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心里面是怎么想
的,甘宝宝在听到段正淳这句话的时候,哪里肯依,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甘宝宝,
已经被段正淳挑逗的周身燥热,下身的骚屄更深,奇痒难当真恨不得立刻就让段
正淳的鸡巴再一次插进来。
此时的饥渴熟妇甘宝宝,立刻搂抱着段正淳,一边扭摆着自己的肉体娇躯,
一边哀求地说道:「淳哥,求求你,别这样,我真的好难受,我下面好热,好痒,
求求你了,帮帮我吧,宝宝求你了,从此以后我做你的妻子,再也不做钟万仇的
妻子,你救救我吧,你救救我吧……啊啊……不行……难受死了……」
「嘿嘿嘿嘿嘿,既然宝宝你这么说的话,那我自然不好再说什么,就立刻要
满足你的身子吗?用我的大鸡巴狠狠的奸淫你的小穴,只不过这个时候我需要你
证明给我看哦,宝宝,毕竟刚才你可是说不要的,这个时候你要说要,那肯定要
证明给我看呀……」
有时候的段正淳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出这番话来,而自然是让甘
宝宝觉得奇怪:「淳哥,你什么意思呀?你要我怎么证明给你看呢?」
听到甘宝宝询问自己,段正淳嘿嘿一笑,低头在甘宝宝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话,甘宝宝神色一变,脸上更是羞涩难堪,感觉在自己丈夫面前做这样的事情,
实在是让这个时候的她很是羞涩,可是此时的甘宝宝下身骚痒的难受,她也顾不
得许多了。
「好,淳哥,人家什么都听你的,都听你的……」此时欲火焚身的甘宝宝什
么也顾不得了,一口答应下来,段正淳哈哈一笑,说道:「那就要看看宝宝你的
功力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段正淳淫笑着一把躺在床上,一根粗大鸡巴翘的老高,可
以说是一柱磐天,这般巨大的阳物,不光这个时候的甘宝宝看得脸色通红,就连
一旁的钟万仇,此时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这么大的阳物,也不尽自惭形秽。
「淳哥,你……你这个真的好大啊……」此时的甘宝宝得到了段正淳的指示,
她又是一个已经有女儿、成婚数十年的成熟美妇,自然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
所以此时她坐起身子来,赤裸着身子,跪在此时的段正淳的下身,一盘大白屁股
翘得老高,然后一把抓住这个时候段正淳的巨大阳物,触手感觉到粗大的家伙是
那么的坚硬,就如同铁棒一般,心里面暗暗欢喜和炸舌之下,熟练的张开小嘴儿,
一把将此时这根大阳物含在了口中,吮吸起来,在这里当着自己丈夫的面,为自
己的奸夫吹奏一曲洞箫。
看到眼前的甘宝宝,居然在这个时候,给奸夫段正淳口交吹箫,本来内心就
无比绝望的钟万仇,自然更加痛苦,要知道,钟万仇平日里对甘宝宝敬若天人,
怎么会让她干这样龌龊的事情,因此她可从来没有这么对自己做过啊!可这个时
候对这个奸夫段正淳居然如此之好,真是太可恶了!
而此时的甘宝宝,丝毫没有在顾及自己那可怜的丈夫钟万仇的意思了,在心
爱男人的那种强烈的男子气息的包裹下,甘宝宝早已经意乱情迷,哪里还管其他
之事?此时抓着段正淳粗大的肉棒,含在口中上下吮弄,「滋滋」地吮吸声中,
甘宝宝摇摆着雪白的大白屁股,显得是那么的淫乱。
她当年和段正淳在一起欢好的时候,就曾经为段正淳舔过鸡巴,而后来嫁给
钟万仇后,自然不会给他舔了,所以这也是她十余年来,第一次给男人舔那巨大
的肉棒,但是甘宝宝毕竟是一个成熟的美妇,而此时周身的情欲,又已经完全点
燃,因此技术不但没有生涩,反而在她狂热地淫欲下,更是十分厉害。
「啊啊……宝宝……你舔的我好舒服……我爱你……啊……宝宝……不错啊
……」
而此时的段正淳,享受着这美丽妇人的这般伺候,当真是爽快无比,兴奋异
常,要知道,自己可是在这个雪白丰满的美妇人面前,让这个美妇人翘着大白屁
股给自己口交,而且还是在她的丈夫面前,凌辱她的老婆,那种感觉真的不用说,
实在是太棒了啊,哈哈哈……
段正淳的那根鸡巴实在是太大了,甘宝宝含在口中,只觉肉棒坚硬巨大,炙
热无比,自己的那可怜小嘴儿都有点容不下了。
「啊啊……淳哥,啊,我不吃了,我下面痒……啊啊……帮帮我啊……啊啊
……」
甘宝宝这个女人今年也不过三十多岁,此时和老情人旧情复燃之下,自然是
淫荡无比,此时下身骚痒之下,给段正淳口交了五六分钟,便再也忍受不住了。
「嘿嘿嘿……那宝宝,就按照我们刚才说好的做吧……」看到此时的甘宝宝
如此的淫荡,被舔的鸡巴更热更硬的段正淳也忍不住了,于是嘿嘿笑着对此时饥
渴的淫妇甘宝宝说道。
其实刚才在和甘宝宝低声密语的时候,其实段正淳就已经告诉了这个时候的
甘宝宝她应该怎么做了,给自己口交吹箫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要满足甘宝宝的
欲望,让自己的大鸡巴去操她,只不过要让自己的大鸡巴去操她的话,就必须要
甘宝宝自己做些事情了。
而甘宝宝此时当然也明白应该做什么。
「淳哥,人家下面痒的受不了了……」此时的甘宝宝淫荡地说完这句话,这
个赤身裸体,丰乳肥臀的白嫩美女,就这样挺翘的大白屁股,当着自己丈夫的面,
骑到这个时候的段正淳的身上,来了一个观音坐莲的,优美姿势,洁白的屁股晃
动之下,对着这个时候段正淳翘得老高的大鸡巴,整个坐了下去。
「宝宝,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够做这样的事情啊?」而此时此刻钟万仇,
虽然说闭上双眼不愿意看这个时候最心爱的女人和别人通奸的这一幕,因为这只
会让他心里面更加的痛苦,可是有的时候终究还是闭眼太久,忍不住了把眼睛睁
开一下。
而这个时候的他正好睁开双眼,看到此时自己的老婆,挺翘着大白屁股的甘
宝宝,正以观音坐莲的姿势,整个骑在段正淳的身上,主动扭摆着自己身躯,伺
候着眼前这个该死奸夫。
这一幕真是太耀眼了,让钟万仇简直不敢相信,平日里,十分贞洁矜持的甘
宝宝,这个时候怎么能干出这样淫荡的事情?
可以说,此时的钟万仇已经完全的绝望了,已经彻底的麻木了,心里面的痛
苦只能够是越发的巨大。
「啊啊……啊……好棒……啊啊……淳哥……我要死了,啊啊……你那里好
大啊……啊啊……干死我了!」
可惜这个时候的甘宝宝,根本顾不上自己那可怜的丈夫了,她十分狂热而熟
练地和段正淳来了个观音坐莲,此时当洁白的屁股骑在段正淳身上,那根粗大的
肉棒随着她的主动而刺穿她的洁白肉体的时候,难以想象的快感包围了此时的甘
宝宝的身体,刚才的骚痒难受已经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比强烈的快感刺
激。
在这极度刺激畅快下,此时的甘宝宝激动地趴在段正淳身上,激情地扭摆着
自己的肉体,上下晃动着大白屁股,任由那根大鸡巴在自己的阴道内肆意纵横,
带给自己无穷无尽的欢乐,而她则在情欲大动后,和段正淳通奸欢乐,在无顾及,
越发叫喊的放荡了。
其实这么多年以来,甘宝宝没有一日不想段正淳这个冤家,也从未有一日真
心爱过钟万仇这个丑如猪狗,且不懂风情的野男人,她心里自始至终只有段正淳
一个人。
只不过以前,段正淳没有出现的时候,甘宝宝还可以自我催眠,催眠自己已
经忘记了那个负心汉,然后好好相夫教子,在此幽谷了此残生。
可是直到段正淳再次出现,和她肉体交欢以后,她才知道自己以前有傻!
她以为自己可以忘记段正淳,重新开始,可是当真的见到段正淳,并且和他
肌肤相亲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这辈子也无法忘记的,跟他比起
来,钟万仇真的不能算男人,只能算一只发情的丑陋的河马,是那样的恶心。
正因为如此,此时在段正淳身上尝到甜头以后,甘宝宝再也遏制不住内心的
情欲,此时尽情地和这个男人偷情通奸,顾不得任何的尊严,矜持,和作为人妻
的节烈,而她一边尽情地享受着段正淳的强大,心里一面愧疚地想着,自己这辈
子对不起钟万仇,来世一定做牛做马偿还……
而至于这一世的话,那就只有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了,谁让你只是个备胎呢?
而此时心里面这么催眠自己,甘宝宝也就完全放开了,和奸夫通奸也越发没
有顾及了。
「啊……宝宝,你的屁股好大,扭动的好有力……啊……你说,我的鸡巴干
的你爽不爽?」
此时的甘宝宝的热情伺候,也让段正淳大为爽快,他此时用自己的双手揉捏
着甘宝宝那对在坐莲中不住晃动地大玉兔,时不时地还搓揉几下甘宝宝摇晃的大
白屁股,外加此时那种夫前戏人妻的刺激,更让段正淳极乐无穷,此时便如此发
问。
「啊……啊啊……好爽……啊……爽死了……淳哥,你好厉害,宝宝真是爽
死了……啊啊……太爽了……啊啊……啊……」此时的甘宝宝在段正淳的侍寝下,
已经完全失控,而她此时又说的是实话,自然是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听到眼前这个有夫之妇,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说出被奸夫操的爽死的话,段正
淳当然是很兴奋了,而钟万仇这个绿帽乌龟,自然更是气愤交加。
此时的段正淳在甘宝宝观音坐莲的伺候下,她那熟女的骚屄伺候自己的大肉
棒,搞的他舒爽无比,鸡巴越发的爽快,而这般坐莲一阵后,段正淳便决定反客
为主了。
「哈哈哈……宝宝,现在让淳哥来伺候你!」
此时的甘宝宝的大白屁股,正随着和段正淳交合,而扭动的十分快速,而段
正淳这个时候要反客为主,他一把将此时的甘宝宝的大屁股搂着,往下一按,整
个人坐起身来,顺势将这个时候的甘宝宝,压在身下,一只手抓着她洁白的乳房,
使劲搓揉,另一只手抚摸着她柔嫩的肩头,下身一阵皇帝抽动下,开始主动奸淫
起这个美丽的人妻了。
「啊啊……啊啊……淳哥……你好棒……啊啊……我要死了……啊啊……用
力点……顶我啊……啊啊……」
此时由观音坐莲变为被蹂躏的娇嫩少妇,甘宝宝真是想到作为女人最大的快
乐,此时的她毫无顾忌的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越来越淫荡迎合着眼前的心爱的男
人,她再也顾不得其他的了,她爱这个男人爱了十几年了,这一次他无论如何也
要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尽情的伺候他,谁也不能够阻止这个女人追求自己的幸福。
「来个老汉推车,赖,宝宝,翘起你的大白屁股,让哥哥我玩儿个够!」段
正淳这个时候有意要折辱已经成为废人的钟万仇,所以他立刻就要采取老汉推车
这个让女人十分屈辱的姿势,将此时的甘宝宝的身子一下子翻过来,让她如一条
大白母狗一样趴在床上,肥大的屁股翘得老高。
此时的甘宝宝屁股翘的老高,对准了段正淳就等着他插,段正淳淫笑着看了
一眼此时已经取得七窍生烟,浑身发抖的钟万仇,然后不由分说,就把自己弄得
跟越战越勇的大鸡巴,狠狠地从后插入了甘宝宝的骚逼内,双手捧着她的大白屁
股,一面使劲儿用手搓揉着这迷人的肥臀,一面狠狠地冲刺。
这老汉推车的羞耻姿势,再加上亲眼看到自己妻子受辱的景象,钟万仇在睁
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的老婆翘着屁股,像是一头母狗一样的被这个该死的奸
夫玩弄奸淫,钟万仇心里面真是气愤无比。
要知道,他虽然已经看了活春宫了,可是这样耀眼的姿势,自己的老婆如一
条母狗一样趴在床上,被男人从后面,玩弄着平日里钟万仇迷恋无比的大白屁股,
被奸淫玩弄,这样的屈辱又比刚才更厉害,让此时的钟万仇,真是气的恨不得立
刻死去才好。
而此时的钟万仇看到老婆像一条贱母狗一样,被男人奸淫玩弄,固然痛苦,
可是甘宝宝这淫妇这样翘着大白屁股,被眼前心爱的男人如此的蹂躏玩弄,却越
发的舒爽难忍,这样的姿势,甘宝宝的大白臀部翘的老高,心爱的男人从后按着
自己的屁股,一下又一下地将那根粗大的阳物从后面顶入自己骚屄中寻欢作乐,
刺激的自己也是欲仙欲死。
在极度的快乐当中,干宝宝的欲望越来越大,爽快的刺激也越来越强,到最
后畅快地呻吟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啊啊啊啊……宝宝……宝宝……啊啊……我好喜欢你的大白屁股……我打
你……打你的屁股……」
「啊啊……啊啊……淳哥……啊啊……你打人家……啊啊……打的人家舒服
死了……啊啊……干我……顶我……啊啊……啊……好棒……啊啊……」
此时的段正淳间赢了这个时候的甘宝宝良久,他的大鸡巴也是舒爽的要命,
好像随时都可以泄身一样,他此时疯狂的拍打着甘宝宝大白屁股的臀肉,在啪啪
声中不住的大力奸淫此时的这个迷人人妻,而甘宝宝这个迷人骚货,这个时候也
被奸淫的,欲仙欲死,在这个奸夫的淫弄之下,热情回应,无比快慰……
良久之后,终于风消雨停,这个时候这对奸夫淫妇,互相搂抱在一起,亲热
缠绵,真是十分的畅快。
「宝宝,如今我们的事情已经被你丈夫给知道了,我虽然这个时候制服了他,
可是你该知道,我虽然点了他的穴道,可是点穴之后,他十二个时辰必然可以解
开,到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听到这里的时候,甘宝宝神色一变,显得非常的为难,这个时候的段正淳并
没有告诉甘宝宝,自己已经把钟万仇的功力全部吸干,他已经成为废人了,只是
告诉甘宝宝这个时候,钟万仇被自己点了穴道。
而甘宝宝自然知道这个时候的周冠仇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如今自己
和段正淳的丑事已经被他知道了,如果让他解开了穴道的话,恐怕自己和女儿都
会面临很大的危险。
这个时候,段正淳问他应该怎么办,甘宝宝其实也不是傻瓜,她当然明白在
这种情况下,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也是最残忍的一个,她必须在段正淳和
钟万成之间做一个选择了。
「淳哥……你……你想怎么样……」虽然说甘宝宝心里面已经隐隐约约猜到
了,段正淳可能会怎么对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可是甘宝宝毕竟不敢确定,毕竟段
正淳不是那样的残忍之人……
「宝宝,俗话说,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如果说这个人再活在世上的话,
不但会威胁到你的安危,恐怕威胁到我们女儿的安危,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钟灵
其实是我的亲身骨肉,不是吗?如果他不死的话,我们的女儿只怕也会遇到危险,
所以你说该怎么样做?」段正淳此时狞笑着对此时的甘宝宝说道。
听到这句话以后,甘宝宝身子一抖,看了看眼前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的脸庞
一眼,想想和他的爱情,想想自己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女儿,终于咬了咬牙,接着
叹了口气,背转过身子,用自己洁白的背部和大白屁股,对准此时的段正淳,低
声道:「淳哥,我累了,我现在要睡了……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了……」说着
闭上眼睛,再也不敢睁开。
看到此时的甘宝宝这样,段正淳嘿嘿一笑,在她大白屁股上又抚摸了一下,
然后站起身来,朝着这个时候的钟万仇走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的钟万仇,已经完全的呆傻了,刚才那一幕耀眼的奸情,让他这
个时候早就已经神志迷糊,此时此刻他又被点了穴道,内力尽失,如何可以抵挡
呢……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