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妖遂•仙道】(08)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许正妍有点怕,戒指摘不下来,正想和徐丽讲的时候,林中忽然闪出两个人
影。
一看到两道遁光飞近来,徐丽和许正妍心中紧张,立刻停下脚步。两道遁光
散去后,露出了两个身穿棕色长袍的男子,他们的衣服样式差不多,但是在最前
方的男子的衣领边角是淡紫色,另外稍稍落后于最前方的男子的男修士衣领边角
却是淡灰色。
徐丽和许正妍同时神识展开,瞬间一扫两人身上的灵光,不由得心中一震。
后面的那位男修士虽然比她们修为高很多,但也只不过是炼气七层左右,可是最
前面的男修士却让徐丽许正妍两人看不透。能让二人看不透的,只有筑基期以上
的修为。筑基期修士和炼气期修士的差距太大了,万一这二人相对自己不利,眼
下连逃跑的方法都没有。
这位筑基期男修士勉强称得上脸容俊朗,双眼华彩外放,单单站立在那里,
就有一种特别高傲的气质,望向徐,许两人的眼神淡漠空灵,就像是望着一只小
小的蝼蚁。许正妍感觉到,虽然她严阵以待,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而另外那名炼气期十层的男修士神识扫了一眼徐丽,许正妍两人身上的灵光,同
样脸上现出了一丝轻视。在他们看来,一个炼气二三层的女修,根本就没有什么
好重视的,何况这一次是他的大哥何太清亲自出手,所以彻底视她们于无物也属
于理所当然了。
「大哥,她们两个就是我跟你说在灵坊镇上四处卖祭符的丫头。」
「哦,居然是女流之辈?」说完,何太清用衣袖一甩,用仙气把徐许二人的
头纱吹去。两人见到许正妍的真脸貌顷刻暗暗吞下一口口水。
「真美啊,大哥!这娃儿是个大美女。」
「哈哈,财色兼收!财色兼收!李贺,待会别跟我争啊」
「那当然是大哥先选了,哈哈!」李贺又转头面对这二女说道,「你们识相
呢,先把灵石交来,然后再好好服侍大爷们。服侍得好呢,说不定带你回去赏你
们做个炉鼎,到时有你们好处。」
「哈哈哈,没错。」何太清应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许正妍身上遁光闪烁,一转身就拉着徐丽向着野林山
谷中奔去,她趁着他们没有在意她,毫不犹豫的逃离。筑基期修士她们两人带来
的压力太大了,即使不出手,单单是站在那里,就让她们感到呼吸不畅,喘不过
气来,这时候不走,晚上一步可能就走不掉了。本来许正妍还在犹豫要不要交出
灵石来换取自己两人的平安,但听到那名筑基期修士的话,她知道自己还真是太
天真了。
在踏入修行界之前,许正妍觉得女仙们都是高贵美丽,让人敬仰的。等到踏
入修行界后,她才真切的了解到女子在修行界的整体地位。除非是那些天纵奇才,
或者身后有极其深厚背景的女修士,那些资质平凡的女修大多最后都沦为了男修
士修炼的炉鼎。就连自己的义父,身据执事要职,剑派为了传承,也安排了数位
女弟子作为炉鼎服侍义父。
这女修的地位和自身不自重,不自强,不自尊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更多的因
素却是修行界一贯来的对女子的蔑视,很多男修士理所当然的认为,女修士就是
男修士的附庸,是他们练功之用的炉鼎,甚至有一些门派家族大肆捕杀低阶的女
修作为炉鼎的传闻流转于江湖中。恶心循环下,女修的地位永远都得不到提高。
许正妍虽然知道女修地位低,但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立刻就要
抓她回去当炉鼎的情形,心里还是惊怒交加,仿佛间又记起陆镇的那一夜。
但她此刻只有飞奔着逃离,别无他法。
何太清和李贺眼见许正妍二人已经向野林山谷内逃离,两人化作两道流光向
着许正妍追赶而去,他们的修为超过许正妍,所以很快就要赶上两人了。
李贺一拍乾坤袋,一团淡灰色的大网向着许正妍两人罩去。
同时,何太清左手手指掐诀,口中念咒,从乾坤袋中飞出六杆阵旗,他使用
的是困人所用的六门困锁阵,加上李贺的朝天蛛网,捕获两人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这时,许正妍心中又出现了那把声音。
徐丽和许正妍两人都未反应过来,漆黑戒指中竟然飞出方鼎一口。且体积变
得巨大,并且一口气将何太清二人的阵法和朝蛛网吞噬。
只见方鼎发出来的怨气冲天,吞噬阵法和蛛网后随即扑向何太清跟前。
何太清一惊,马上收住脚步。同时用手抓住李贺衣裳,一拉一扯丢向方鼎以
换取自己逃生时刻。只见李贺掉进方鼎中,全身衣物被火焚烧干净,然后再到皮
肤,再到肌肉,然后内脏,最后连骨灰都完全烧透。许正妍和徐丽眼前所见被吓
得呕吐出来。何太清则迅速逃至几十米远。
修行之人都会在自己法器法宝中立下契约,千钧一发的时候,法宝法器甚至
会为了自己主人舍身守卫。但是戒指也好,方鼎也好,都无和许正妍立下契约。
唯一解释,就是自己灵魂深处囚笼中的那名神秘女子。
何太清左手捏决,祭出法宝袁剑,向方鼎劈去。 铛铛『两声,袁剑被振回
手中。方鼎丝毫没有破损,而已袁剑已经有所崩裂。方鼎朝着袁剑收回方向攻击
开去,顷刻间,何太清也被消灭。方鼎把两人乾坤袋吐出,转身回归到许正妍的
黑戒之中。黑戒的尸气完全消失,变得像普通戒指毫无分别。
过程不过是十分钟左右时间,就已死了两个修士,其中一人还是筑基期。许
正妍和徐丽两人吓得抱在一起大哭,心脏狂跳不已。特别是许正妍,脑海中不停
回想陆镇那夜,以为自己今日又再次落在流氓手上。
过了十多刻,徐丽和许正妍才冷静下来。眼下四周一片宁静,好像什么都没
有发生一样。两人收拾一下自己衣装,把地上两个乾坤袋捡了起来。徐丽探求一
下,发现里面共有下品灵石四百余颗,聚气丹聚灵丹各十瓶。还有一大堆下品灵
器。徐丽心惊胆颤,怕又有人相对自己不利,马上使出全身灵力倾注脚下,把腿
还是软的许正妍硬是拖回了外堂小舍。
此后七天,两人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很快便迎来了外堂正式开课的日子。
两人一路上恍恍惚惚,跟随着人流,来到了外堂大厅。随即根据学号被分到
授课室中。很好运,徐丽和许正妍又分到同一班室。班室里的大家各自挑选了一
个地方,席地而坐,轻声地交谈着,等待着老师的出现。过了没有一刻钟,大殿
里突然静了下来,各人也急忙闭口,抬头向着前面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信步
走上了前面的讲台。许正妍运灵眼一望,便看出对方是一个筑基期第一层的修为。
那个中年人走上讲台,也不看大家,直接开口便开始了授课。底下都静悄悄
地,一个个认真地聆听着。今天是新进外堂的弟子的第一堂课,所以讲的是练气
期第一层到第七层修炼的基础要领。而这些正是新进弟子所缺少的,所以一个个
听得极其认真,如痴如醉。
许正妍在底下也十分认真地听着,她的修为自然与这些新进弟子不同,又曾
经去到练气十层的修为。而且传承中又有着义父亲授的天冰决这一套极其完整的
功法,所以授课老师的每一句话,她都会立刻领悟,并且举一反三,触类旁通,
大受启发。很快许正妍就将老师传授的东西融会贯通。
老师讲完课之后,举目扫了底下的弟子一眼,只见众弟子的目光俱都一片茫
然。他在心里偷偷一笑,今天他只是给大家讲了一下练气第一层至第七层修炼的
总纲,心里知道这些初次来到第一层的弟子们不可能听得懂,而练气第二层的天
才弟子中能够有一两成明白就算不错了。想当初自己第一次进入外堂听讲的时候,
不也是一样的茫然吗?反正日后会给他们逐层地讲解,到那时他们是否能够理解,
就要看个人的悟性了。
感慨了一下,也不想打扰这些弟子领悟,便想要离开。可是他的目光忽然一
凝,他看到了坐在人群中的许正妍。只见许正妍坐在那里,目光一片清明,那里
有一丝一毫的迷茫。
此时的许正妍看到老师停下来,明显是要离开的样子。便想着自己是不是也
应该离开了,可是等到她看向身边的徐丽和岑秋等人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呆呆地
坐在那里发呆。许正妍感觉到奇怪,便转头四顾,发现殿内的几十个人都是如此,
目光中一片迷茫。
她在这里一片不解,讲台上的那位老师可就不高兴了。他看着许正妍东张西
望的样子,心中便认定许正妍在开小差,根本没有听自己讲课。他绝对不会相信
一个新进弟子听了第一堂课之后,就会将这些修炼的基础融会贯通,那么她目光
清澈的原因就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她根本就没有听课。
老师的心下在想,「又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丫头。想着靠自己几分姿色进来外
堂这里攀攀公子哥儿,甚至想当某些得道修士的炉鼎罢了。」冷冷地一哼,心中
又想道,「如此不知上进的东西,等着以后受苦吧,就是死了,这样的人也不足
惜。」挥了挥袍袖,狠狠地瞪了一眼许正妍,转身离开了授课室。
恰巧许正妍看到了那位老师的眼神,许正妍心中很是沮丧,她不知道自己怎
么得罪了老师,为什么老师离开的时候,要狠狠地瞪上自己一眼。
这个时候,众弟子被老师临走的时候那冷冷地一哼惊醒了过来。看到老师离
去的背影,整齐地站起身形,躬身施礼道,「谢谢老师。」
老师走后,几十个班室的同窗却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没有离席。许正妍大
大不解,于是走到徐丽跟前,小声问道「怎么了?个个都不走啊?」
徐丽的神色很难看,凑近许正妍轻声说道:「大家是不敢出去啊!」
「为什么啊?」许正妍不解地问道。
「这是外堂的规矩,在新进弟子上完第一堂课之后,那些老弟子就会在大殿
的门口等着我们。」
「等我们干什么?」许正妍此时在心里已经觉得有些不妙。
「打我们啊!每个新进弟子都会被老弟子收拾一顿,然后每个月都会要求我
们给他们送上一些金银作为保护费。如果不给,他们就会打我们,就是打死了,
外堂也不会管。」
说到这里,徐丽轻叹了一声道:「如果只是打我们一顿,收些金银也就罢了,
更为可恨的是,每个月外堂发给我们弟子们的一粒聚气丹,他们也会来抢。而我
们又打不过他们,没有了聚气丹,我们修为进境就会和他们更加地拉大距离,便
会被他们一直欺负。」
「那就没有解决的办法?」许正妍皱着眉头问道。
「有,除非就是你加入他们的帮派,做他们的一条狗。这样就会少受些欺负。」
「那……外堂就不管?难道这个规矩是外堂规定的?」许正妍有些气愤地问
道。
「这倒不是外堂规定的,是这些老弟子自己想出来的。不过外堂也知道这件
事,但是他们都不管,说有竞争才有进步。只有经历了残酷,才能够成为真正的
人才。」
听罢,许正妍也不禁长叹。这种方法虽然残酷,但是凡是能够从这种环境里
生存下来的人,也一定是这一代中最强的人。这不失为一种为外堂培养人才的方
法,只是太过于残酷。想了想,自己也颇为头疼地摇了摇头说道,「可是我们总
不能在这大殿之内呆一辈子吧?」
「是啊!」徐丽也忧愁地说道,茫然地看着周围在窃窃私语的人。
「这有什么不好办的,要打就打好了。许正妍,你是练气三层,我们可以打
出去。」开口说话的是徐青雪。徐青雪是新弟子中的好战份子,和许正妍一样都
是练气期三层的功力。天生悟性高,但就是十分好强争胜。许正妍正想着和徐丽
说出去看看,却见大殿之中的那些弟子似乎也作出了决定,都缓缓地向着大殿外
面走去。于是,许正妍也不再言语,跟着众人向着外面行去。
经过两次惨痛的经历,许正妍深刻明白到,实力是唯一的话语权。有实力的
人自然可以独揽一切。当然也就可以随便将他人当成玩具一样。自己也是三番四
次经历过这些磨难,只有不断的奋发图强,才能在修行的道路上不让任人鱼肉。
走到大殿,便看到大殿的中间站着许多人,许正妍粗略地看了一下,足足有
一百多人,分成了四群站在大殿的门口不远处,一个个笑嘻嘻地看着走出来的新
进弟子,那笑容,那目光,如同见到了绵羊的群狼。
许正妍班室新进弟子有三十六人,和其他班室的人加起来也有数百人。这时
候有十几个人走到了那些老弟子的面前,每个人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口袋,双手递
给了对面的老弟子。那些老弟子接过了口袋,在手上掂了掂,便收到了自己的怀
里。那些交了钱的新进弟子看到对方将自己交上去的钱袋收起来,一个个目露欣
喜,躬身施礼道,「各位师兄,我们可以走了吗?」
『啪~ 』一阵耳光的声音,将那些个新进的弟子打得连连后退。一个嚣张的
声音从人群中传出,「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们走个屁啊!」
那些交了钱的弟子原本以为没有事了,却没有想到眼前的老弟子照打不误。
其中有的弟子忍受不了这个事情,心中十分地委屈,心道我们已经交了钱了,为
什么还要打我们?此时他们已经被打倒在地,正被那些老弟子们踹着。心中越想
越委屈,终于大声地喊了出来「我们已经交钱了,为什么还要打我们?」
「哈哈哈……」老弟子们一顿爆笑,脚下踹得更加地起劲。而此时在大殿附
近的一座阁楼上,几个老师正在窗口边喝着茶边向着大殿门口张望着。其中就有
刚才给许正妍她们上课的那位中年老师。
「胜哥,看来今天这些新进弟子又要脱一层皮啊!」
「这也没什么不好,让他们知耻而后勇。」
「噢?」那个年纪略轻的人闻言一愣,继而轻笑道:「胜哥,你今天的态度
可是不对啊!你以往不是很看不惯那些老弟子欺负新弟子吗?」
「哼,老弟子欺负新弟子自然不对。可是若是新弟子不求上进,那教训她一
下,也未尝不是好事。」
「噢?」这一下其他的人也来了兴趣,有人便抢着开口问道:「难道有谁惹
到你了?」
「哼,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那位胜哥的脸此时拉得更长,整个
脸阴沉沉地说道,「在我讲课的时候东张西望,当我讲完的时候,其他的弟子都
在思索领悟,就她一个人左右他顾,这样的弟子不教训她一顿,哪里还会有丝毫
的长进?」
「你说的是哪一个?」
「就是那个站在大殿台阶上的那个身穿天蓝色丝绸的丫头。」
阁楼上的众人都向着许正妍望去,而此时在大殿之前,那些听到新进弟子喊
冤的老弟子们大笑之后,将那些交了钱的弟子狠狠地收拾一顿之后,抬头望向了
那些剩下的没有交钱的新进弟子,张狂地喝道,「告诉你们,今天我们这些老弟
子就给你们这些新弟子上一课,我们不但要你们的钱,还要狠狠地揍你们一顿,
让你们知道知道规矩。来,都主动地过来,一个个地给我们跪下,把屁股给我撅
起来。」
那些剩下的新进弟子脸上尽是一片慌乱,先交钱的那些新进弟子都是一些家
世比较好的,能够拿出一些钱的弟子。而剩下的这些新近弟子都是家族中一些穷
苦人家的孩子。那里有钱交给老弟子?就是家里给凑出了一点钱,也是他们仅有
的一点积蓄,所以开始他们就很犹豫,并没有出去把钱交给那些老弟子。
如今看到即使交了钱也要挨打,就更不肯交出自己仅有的积蓄了。他们也不
是没有兴起想要反抗之心,可是看到对方的修为,自己明显不是人家的对手。要
知道练气期开始,即使相差一层功力,那也是十万八千里的差距啊。想到就要被
对方尽情的羞辱,脸上便现出恐惧之色。那些老弟子看到他们脸上的恐惧之色,
心中更加地舒畅,不禁笑得更加地大声起来。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