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女神境界】(10:满城淫狱的女骑士团(上))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十章 满城淫狱的女骑士团(上)
***********************************
喜欢阿黑颜,喜欢稍重口味调教。什么时候完结随缘。(`・ω・′)
最近忙托福……
一桥这边,尼玛每年都要提供新的托福成绩!
我就想找一个混吃等死的工作而已。(苦笑)
***********************************
大龙城。
下午一点,天气闷热。战场也到了最后关头。
受到和罪指示,络络将大龙城附近彻底改造成了魔罪土地,在这种土地上,
魔族生物战斗力会更强,恢复能力也更强。
但是时间太短。
新改造的年轻魔族士兵跟凤威骑士团的女骑士们相比,实力还有不容忽视的
差距。在络络的指挥下,只能勉强不崩溃。
而凤威骑士团的女骑士们,身穿银甲,攻势如风,每一次合力冲锋,都让魔
族士兵损失大半。
「最后了!」
如流星划破夜空。乱军之中,女皇圣歌尽管实力没有完全恢复,但也如入无
人之境。
她一身银甲在太阳下反光刺眼。快马加鞭,红色的披风被风掀起,在空中猛
烈抖动着,仿佛展开的羽翼般咧咧作响。
络络只能启动城墙上的阵法。魔族战士们纷纷撤退,被杀得丢盔弃甲。
女骑士们的攻击轰击在防御阵法上,阵法光罩出现一道道波纹,大地震动,
砂石蹦起来有一分米高。
「了结掉一切!」圣歌怒喝。
忽然,所有人都发现了南边天空的异样。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影从南边席卷过
来。
和罪在两千多女魅魔的包裹下,像风一样朝大龙城转移。
女魅魔的力量不强,但她们的特技攻击先天克制所以人类。
「列好阵型!」圣歌感到危机,举起长剑。
骑士团员们与魅魔第一次交锋,两千人中,顿时有三百名其实浑身无力地倒
下去。
她们并非被击败,而是中了魅魔的魔法,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地被抽走了力量,
如今仿佛一个婴儿,连长剑都举不起,连铠甲的重量都承受不住。
和罪回到了城墙上,光罩的能量受到补充,立刻往外拓展了一倍有余。
魔罪土地比平常大地颜色更深,类似岩浆岩。而魅魔的能力再次大增。凤威
骑士团这边实力进一步削弱。
少女们希望圣歌快走。但圣歌誓死与所有人同生共死。
「只有你活着,我们才……」
两千名魅魔一经受伤,魔罪土地的气息立刻就会修补她们的伤势。同时络络
一挥手,城内所有魔族战士全军出动。
女骑士们开始撤退,把能救起来的同伴纷纷救走,但即便如此,地上也躺了
将尽五百多女骑士。
配合地面的魔族战士,最后一共有一千一百多人被俘获。
圣歌带领剩下不到九百名骑士离开。她们会前往北方战场,带领更多的人马
过来。
下午五点。
大龙城——如今已经改名为魔王城——内,街道上点满了火把,在魔罪结界
的作用下,整个天空都被照成淡粉色,勉强能看清地面。
魔族战士们把一群一群高傲的女骑士送上刑场。
在全城人的欢呼声中,原先城主府前的大广场,如今多了一个不小的木台,
铺着地毯。
淫狱已经开始半个钟头了——
大约一百名女骑士被脱下盔甲,绑住双手,脑袋伸进木头型架中。
男人们把改造过的魔族肉棒塞进她们的嘴里。
「咕咕……咕咕咕咕~!」
一直到咽喉的位置,甚至还能更长。
女骑士们纷纷呛着,眼泪流出,白眼上翻。男人们的阴毛让她们直打喷嚏,
鼻涕也挂在脸上。
但凡有一个男人射出精液,后面排队的人就会继续跟上,继续享用她们美丽
的樱粉色口唇。
「唔唔唔……好,好紧。」
「就是这群家伙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么。」
赤色长发的御姐女骑士仇恨地看着他们。
很快,有人就给她的鼻子套上了鼻钩。配合她绝美的面庞跟英姿,就像一头
生产的母猪。
「连一根根鼻毛,都看得清清楚楚哦。」
「嘿嘿嘿。」
男人们把精液射进女骑士的鼻孔里,看着黏稠的精液跟鼻毛交错在一起。
女骑士刚要尖叫,呼吸困难。下一个男人已经来了。肉棒直接插进她的喉咙
中,顶开柔顺的咽喉。
「……欺辱……你们会……付出代……啊呜,嗯嗯嗯嗯……」
「你在说什么啊?」
负责享受这位女骑士的人,都有一个默契,将精液射进她带着鼻钩的母猪鼻
孔里。
看着她露出欺辱的仇恨眼神,然后看着她被精液窒息,不得不吞下去的苦闷
神情,射出更多精液。
一百名女骑士一字排开,整个广场上聚集了很多男人。战场上惨叫声一片,
快乐的声音也一片。
地上到处都是精液,更多的还是爱液。来到这片土地,一般的女人都会在不
知不觉中提高敏感度。
「哦哦哦哦哦哦……」
「啊呜啊呜,不要,不要再来……」
在另一边,还有大约一百名女骑士被倒吊着,绳子拴住她们的脚掌,把她们
吊在一根横木上。
因为是倒吊着,并把两腿分开,拴在两边的木头上,每一位女骑士的私密部
位都暴露着。
她们面前的台子上放着媚药软膏、毛刷、剃毛刀、以及相应的调教设备。
在这片区域玩乐的男人,可以肆意使用媚药软膏。
先将软膏挤出来一点在手上,然后全部抹在女骑士们的阴蒂、阴户、后庭上。
「啊啊啊啊啊……」
时常有玩累的男人从远处走过来,拿起毛刷就刷弄她们的阴蒂。
她们像倒吊着的鱼一样,乳房也倒过来垂下,只能无可奈何地甩动身躯,似
乎希望能以此逃脱。
但很可惜,不可能奏效。
「哦哦哦哦哦~!!」
一名银发、高身材女骑士那边,男人捏住了她粉嫩的勃起阴蒂,用毛刷一点
一点,有条不紊地刷弄阴蒂露出来的部分。
「噢噢噢噢……等,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
~!!」
淡黄色的尿液像喷泉一样,从尿道里喷出来。男人用嘴巴将尿液喝得干干净
净,继续用毛刷玩弄。
「求求你……求求你……」
银发女骑士再也不像先前那样决绝了,无力地恳求着,体会着那种痒到钻心
的快乐,并继续绝望的高潮着。
「在说什么呢?」男人说,「我们会一直玩到明天早上的吧。」
「不……不!!哦哦,啊啊啊……」
所有能上场的男人都是历经厮杀的战士,那些老弱病残的人在这里是不受重
视的。这些女骑士只为最好的战士准备。
东边的会场。
三百名女骑士的双手被吊在横木上,每一个人的鼻子上都戴上了鼻钩。
她们绝美的面容下贱地如肉便器母猪一般,但每一个人都不服输,用冷艳或
愤怒的目光盯着大家。
「哦哦,好可怕呀。」
男人们的手指从女骑士们雪白的乳房、小腹上划过,柔软到不可思议的肌肤
立刻凹陷下去,变形,如同在牛奶中鼓捣着。
「哦哦,快看,好软啊。」
「唔唔唔……可,可恶……」
「别碰我!啊呜……说,都说了!别碰我!!想找死吗!啊啊呜呜呜……乳,
乳头,不行……乳头不……呜呜呜呜呜……」
女骑士们有着各式各样颜色的长发,有的是短发,在一位黑发爆乳女骑士身
后,一位男人挺着肉棒,一下一下抽插在她的蜜穴中。
「噢噢噢噢……」
黑发爆乳女骑士的腿上穿着超薄黑丝袜,还有一个男人提着她的丝袜脚,夹
住自己的肉棒摩擦。
温热的丝袜脚带着体温,还有女骑士的脚汗。
「哦哦哦,多少天没有换洗的袜子,哈哈哈,这样也算是女骑士吗?不过,
用骚臭脚足交,一直是我的梦想哦。」
「啊啊啊……啊……」
「喂,这么臭的丝袜脚,也算是女骑士吗?」
「啊呜!」女骑士脸色通红,愤怒的目光。「我也想洗的!……呜呜可……
明明我也打算洗的!呜呜呜呜呜……但是穿长靴,又穿盔甲……」
背后的男人用双手不断揉搓她的爆乳,把她的奶水挤出来,滋遛滋遛的声音
不绝于耳。
「哦哦,射了,射了!」
「等,等一下!不要射进来,不要!」
但是没人理会她。一波一波滚烫的精液射进蜜穴,在她的感知中蔓延着,延
续欺辱的凌辱感。
「啊哈……!!高,高潮了……等,等一下!现在很敏感,如果再插进来的
话……恩恩嗯……啊哦哦哦哦哦!!」
排队的男人不管不顾,一根根肉棒再次插进来,让她胸前的爆乳颤抖不休,
越来越多的奶水喷射出来。
女骑士的高潮还在继续,一直到她一直崩溃前,他们会不断把肉棒插进她的
身体,玩弄她的超薄黑丝小脚。
隔了三排的位置。一位粉色头发的女骑士同样人气很高。
她的个头不高,容貌也很年轻,甚至只能用可爱来形容,但她胸前的那对爆
乳比一般的魅魔还要大!
沛沛的模样天生便楚楚可怜,看起来非常内向,不擅长言表。
在她白奶油色的绵软乳肉上,一点淡粉色的乳晕中,粉色的乳头漂亮地仿佛
不是真的,是彻彻底底的淡粉红色。
「不要,不要再来了。沛沛不想……」
男人们轮番吮吸她的乳头,双手捧着她的一边乳房轻轻抚摸。要把这对顶尖
的小可爱,从柔软滑腻的乳肉中吸出来。
而萝莉巨乳骑士沛沛的鼻子里到处都是精液。
有人选择从后庭射来精液,她娇声叫了一声。
两个男人抬起她的白丝玉足,一左一右,把肉棒在脚趾上戳来戳去。
「哦哦哦……真想不到,这样可爱的童颜巨乳骑士,一双可爱小脚的味道居
然这么浓郁。不过好棒!」
「毕竟在打仗呢,来不及换洗吧。」
男人们谈笑着,白丝袜脚摩擦肉棒。
透过白丝袜,脚掌脚后跟处微微透出淡红色。他们继续兴奋地做着梦寐以求
的女骑士足交。
但是,这位萝莉巨乳其实至今没有高潮过。
这似乎很不合常理。所有男人都围上来了,使劲浑身解数。
「可恶,下一次,下一次我一定——」
「滚吧,下一个是我,下一次得排队排到明天上午!」
一位年轻的青年将肉棒插进她的蜜穴,同时将脸埋进她的柔软饱满的腋下,
沛沛终于瞪大眼睛,忍不住叫了一声。
所有男人都兴奋了。
「发现了,发现弱点了!」
「在腋下,在腋下!」
粉色长发的萝莉巨乳骑士绝望地看着男人们。
肉棒在她稚嫩的下体抽擦着,爱液越来越多。两个男人将脸埋进她的腋下。
每一次伸出舌头,爱液就会迎来喷涌。
「啊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来了来了。」
第一波潮吹很快就来了。
人们拿来羽毛跟毛刷,更多的人用舌头。我们可怜的粉色长发巨乳萝莉骑士
被人发现了性感带。
她的苦闷而快乐的命运可想而知。
「不……不……不要,不要……啊呜呜,啊啊啊啊……」
现在,她只能一次一次被玩弄到高潮,敏感到死的腋窝肉,也将迎接一次又
一次可无奈何的快乐。
「啊哈啊啊……不要,不不不不不!呜呜哇……沛沛要疯了!要疯……沛沛
从小被奴隶主收养,腋窝被调教三十倍敏感度……被圣歌姐姐拯救后……哇啊!
腋窝,被攻击着……被攻击……别,别舔,求求你们……!!啊啊啊……!」
在她背后,已经排起了一百多人的队伍。
大家要玩弄她的腋窝,吮吸她的腋窝到明天上午,十二个小时不让她休息。
「想什么呢?当然是继续欺负你的腋窝。」
男人们拿来一罐媚药软膏,将全部的软膏都涂抹在沛沛的白嫩的腋窝下,仅
仅是这个过程,沛沛就高潮了五次。
「冰冰,冰冰凉凉的。」
「陛下特制的,十倍敏感度的软膏哦。再加上三十倍,暂时,就有三百倍的
敏感度!」
沛沛瞪大天蓝色的眼睛,楚楚可怜的脸上挂下泪水。
「不,不要……不要这样,沛沛,沛沛要……」
沛沛身体颤抖着,睫毛也颤抖着。
男人们立刻将嘴唇贴上了她敏感的腋窝。大约过了一秒钟。四周似乎彻底安
静下来。
「呜哇啊啊啊啊
!!」
淡黄色的尿液从尿道中喷出,如水枪一样冲在男人们的脸上。
沛沛原本楚楚可怜的眼睛如今上翻着,眉头扭曲,舌头伸出,露出了绝世高
潮变态阿黑颜。
咔嚓!!咔嚓!!咔嚓!!
刑具不断传来挣扎的声音,但是没有用,她是挣脱不开的。
「哦哦哦哦哦哦
~!!!救命啊哈哈啊啊啊……!救命,就——哇啊啊
~!!」
男人们哈哈大笑。
啪嗒!
把沛沛双手吊在上方的绳子,居然真的被挣脱断了。
沛沛倒在一个青年的怀里,喘着粗气,身体颤抖得像是兔子。
于是这一回,大家换上了铁锁链。
「不……不要,求求你们,沛沛的腋下真的很敏感,真的要……发疯了……」
两根铁链。后来又加装了第三根。
第四根铁链,第五根铁链……
最后加装到了第十根铁链。每一根,都是手臂粗细的铁链。
「这下的话……」
男人们不怀好意地,慢慢凑近沛沛的腋窝。
而沛沛绝望的看着这一切,身体颤抖着。当大家的舌头贴上她的腋窝肉,她
立刻啊哈的叫了出来,像鱼一样蹦的。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哗啦!
「没用的,哈哈哈哈!」
「哦哦哦哦哦哦
!!腋窝……腋下被玩弄着……啊哈!!哦哦哦哦
哦哦~!高潮!不要……沛沛求求你们,呜哇
!!!」
「我们会一直玩到明天早上。」
「想什么呢!那哪里够,会一直下去的吧。」
「嗯,一星期?」
「一个月!魔王大人已经说了,会玩弄一个月哦!」
场地中响彻了她绝望到极点的快乐闷绝惨叫。
沛沛翻着阿黑颜,与楚楚可怜的形象大相径庭。锁链的声音很响。当然,她
再也不可能挣脱了。
另一边,中央主干道上。
人们将女骑士们的眼睛们用步蒙起来,她们的身下有一根长长的绳子,每隔
一米就有一个绳结。
她们必须赤身裸体走在大街上,走过一个个绳结。
十根绳子,连接中央的栏杆,距离一百米,一百个绳结。
这是一场淫荡的比赛,不是以最快的时间,而是以十个人中最慢的时间来计
算,接受其他惩罚。
上一组的十名女骑士,一共花了十三分钟的时间。
最后的惩罚是,让她们吞下排便的淡蓝色炼金药水,穿上兔女郎的衣服。
在木台上扭动乳房跟下体,一边脱粪,一边宣讲事先准备好的肉便器母猪般
的演讲稿,宣言向魔族臣服。
而这一场比赛已经开始了。
人们都把视线集中在了一位蓝色长发的人妻女骑士,她胸前的大爆乳下垂着。
她的亲生儿子在远处望着她。
当然,她的亲生儿子也已经成了魔族战士,眼下在调教他的亲生母亲。
「妈妈,快一点哦!」
「安安……你,不要说了。」
比赛开始——
所有女骑士们都鼓足勇气迈出一步,但无可奈何的是,在那之前,男人们将
媚药全部涂抹在她们身上。
四百双手掌揉搓着她们的身体,将媚药涂抹均匀。
她们的阴蒂勃起着,像海绵一样迅速变大!仅仅这一步路,就有两位女骑士
双腿一软倒下去。
「啊啊啊!」
「哦啊……对,对不起,大家,啊啊啊~!」
场地上燕语莺声,可爱的高潮声音不绝于耳,地上的爱液甚至汇成了溪流。
蓝发人妻女骑士银牙紧咬,在第十七个绳结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她两眼一
翻,嘴角露出认命般的惨笑,倒了下去。
时间已经过去了八分钟,最好成绩居然才到第三十个。
每走一步,女骑士们就尖叫一声,大屁股颤抖一下,然后喷出爱液。
有的人眉头扭曲,吐出沾着黏稠口水的粉嫩香舌。
有的直接失禁,有的甚至一边放着响屁,一边脱粪了。
「哦哦哦,看那个女人,我看过她杀了我们好多弟兄。现在居然在绳子上爽
到脱粪。穿不穿盔甲,差距就这么大吗?」
「她还把便便拉出来,再收回去,拉出来,再收回去!完全依靠粪便与肛门
摩擦,来享受快感。变态呢!」
女骑士身躯颤抖,口中甚至吐出鲜血。「你们,胆敢这样侮辱圣路易斯的骑
士,给我闭嘴!」
大家就把她的绳子提起来。
刹那间,噗噜噜,长长的粪便直接从女骑士的后庭喷薄而出,像蛇一样落到
地上。
「啊啊啊……!不,不要看!不要看!!」女骑士尖叫。
男人们欢呼着,下体坚硬地勃起着,用尽各种手段玩弄她们脆弱的神经。
终于,第一个女骑士到达终点。
而她很快就被男人们包围着,蜜穴跟后庭,以及嘴唇都被肉棒照顾。这位女
骑士刚高潮到全身脱力,甚至直接晕了过去。
「最后一个人的结果是二十七分钟!所以,惩罚要二十七分钟!」
计时员看了眼时间,把二十分钟多加了七分钟。所有人都在欢呼,也没有人
关心真正的时间。
游戏开始。
男人们抬出一个大桶,里面装满了男人们的精液。而女骑士们就要把头钻到
精液的海洋中。
男孩抱住她的母亲,亲吻她的脸颊。
「不会有事的,妈妈,因为,我会把妈妈干的很舒服,比爸爸还要舒服。」
「不……」蓝发人妻女骑士哭泣着。
她的上半身被塞进精液桶中,男人们脱掉她的丝袜,用手指不断搔她的粉红
色的敏感脚心。
「唔唔唔……!呜呜呜呜!梧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从精液的海洋中,女骑士们纷纷发出了变态般的笑声。
每一个人的眼神上翻,鼻子在精液中窒息,却要体会搔脚心的瘙痒刑罚。
男孩安安也很卖力,看着蓝发母亲的爆乳下垂,来回甩动,手上的动作越来
越快。
「呜呜呼呼呼呼……呼呼呼呼……」
「呜呜……」
有女骑士抬起头换气,但很快又压回去。
美丽的长发上都是精液,头发三三两两粘在一起,就像涂满了洗发露。
「梧哈哈哈哈哈……不要,不要,哈哈哈哈嘿嘿嘿嘿嘿嘿嘿!(被压下去)
梧呼呼呼呼呼入呼入……」
每一个人都伸出手指照顾她们可爱的粉嫩脚丫,听着她们悲惨的母猪哀嚎,
时而从精液水桶里穿出来的高潮狂语。
有的用毛刷,用牙刷,用梳子,用一切可以让人痒到崩溃的东西,为她们带
来苦闷。
精液大桶之中,女骑士们的脸的旁边,一个又一个气泡鼓出来。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所有男人都哈哈大笑。
女骑士们为了呼吸,不得不把所有精液全部喝下去,通过鼻子跟嘴巴。如今
精液见底,她们终于可以呼吸了。
但很快——
「唔诶……唔诶……!」
随着第一位女骑士的呕吐,所有女骑士都开始呕吐,把早上吃进去的粮食通
通呕了出来。
男孩安安的肉棒在裤子上顶出一道弧线,他透出肉棒,用最大的力气冲进妈
妈的蜜穴中。
「唔啊啊啊啊——!」
可怜的蓝发人妻女骑士,一边承受屈辱,一边还跟亲生儿子做爱。
魔族战士的肉棒比人类粗上许多,她终于崩溃了,在木桶中尖叫着,发出最
下贱的肉便器誓言。
每个人都玩弄着自己身下的女骑士肉奴隶。
把粉红色的钢珠一个一个塞进她的后庭,然后一下子拉出来。
把一根浑身长满一百根橡胶软刺的自慰棒,一点点塞进她们的肛门,然后握
住把柄在里面旋转。
空地上到处都是快乐的呻吟,间或还有一两声不甘心的苦闷……
但在媚药跟魔王结界的作用下,迟早都会变成肉便器的母猪呻吟。
「呜呜呜哈
!好舒服~好舒服~!脱粪摩擦,与菊花摩擦摩擦!好
舒服~!!」
先前在比赛中脱粪的女骑士,如今仿佛变了一个人,双手抱住后脑勺,一边
甩动自己的乳房很阴蒂。
她的阴蒂勃起着,仿佛七八岁男孩的小肉棒一样。
「哈哈,这样变态的肉棒阴蒂,真的是没见过诶!」
「诶嘿嘿~!女骑士玫彼的脱粪后庭
!一边怒斥大家,一边自己享受便
便的摩擦的变态女骑士!」
她的后庭又有排便的迹象。
「哦哦,出来了,又出来了
!!一直打仗,爱干净的贵族淑女玫彼,连
拉便便的顾不上,一星期都没有拉~!没想到,都这么长了哦~!哈哈,好
开心,好开心
!」
「喂喂喂,这个女人,跟之前那个辱骂我们的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在战场上杀了我们好多人哦!在刚才脱粪时,还说我们侮辱圣路易斯王国
的女骑士哦~!」
「便便~!好舒服~!」
玫彼一边阿黑颜,一边摇晃身躯。身后的长条粪便也开始甩动,仿佛一条猫
女郎的尾巴。
「我想起来了,玫彼是财务大臣的女儿吗?三次围棋冠军嘛,还是当年全大
陆比武的第四名。」
「时间还有多久?」
「额,不知道,三十分钟吧?」
「原来是多少分钟?」
「四十分钟?算了,管他呢。」
所以男人哈哈大笑。
有人在玫彼的脖子上系了一个带铃铛的项圈,每次甩动,就当啷当啷。
「什么嘛,都这么多了。你的肠子到底有多少粪便啊?」
大家把玫彼的粪便,往她的肛门里塞。因为快感太强烈,后庭一下子就收缩
了,粪便一下子被夹断了。
「哈哈哈哈!」空气中洋溢着笑声。
而玫彼也多少恢复了理智,轻声啜泣着。
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她,穿着轻薄的丝绸花边长裙的她,快要崩溃了。
「再来喽~!」
粪便又塞进去一点,玫彼立刻「呜哇!」了一声,再一次白眼上翻,露
出了难以抑制的阿黑颜。
「啊哈
~!!」
塞进去一点,就夹断一点,塞进去一点,就夹断一点。
「玫彼小姐,我们可以玩到明天上午哦。」
「不……不要,不要!(啜泣)」
「那就继续啦~!」
「不——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但下一瞬间,她再次「诶哈~~!!!」了一声,露出了绝望但快乐的
阿黑颜肉便器表情。
粉红色的蜜穴中,尿液跟爱液喷的到处都是。
此刻,南边的空地上。
这里有更加直接的刑罚。专门为有特殊嗜好的人群,设立了搔痒专位,窒息
专位,SM专位,甚至是被SM专位等等。
姿容冷峻的御姐女骑士寒霜,现在就被困在搔痒专位上。
寒霜的眼神冰冷,脸庞也很冰冷。无论人们说什么,她都爱答不理,最后索
性闭上眼睛。
人们脱掉她的盔甲跟腿上的长靴,露出她光洁的小脚。但无论怎么挠,都无
济于事,甚至是腋窝都没用。
「没有用的。我并不怕痒。」她冷笑。
「这次一定可以,一定可以!」
人们用羽毛挠她脚掌与脚趾缝,结果她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没有用的,都说过三万遍了吧?」
冷艳御姐女骑士淡淡笑着,语气并不冰冷,但有种无法言喻的不屑,站在一
千米高的山顶往下看的感觉。
寒霜微笑:「是你们魔族的脑袋有问题吗?想上我就上吧,这种方法让我高
潮,可是不可能。」
「试试这个!」
有人用牙刷刷她的脚心。
有人用舌头舔她散发冰冷柠檬香味的腋下,但都没有一点作用。
「啊——啊,是这样吗?哈,哈,哈,哈……是这样吗?你们想要我这样笑
对吗?可以哦,只要你们学着蛆虫在地上爬,我就可以笑一笑哦。哈,哈,哈,
哈,怎么样,你们应该很开心吧?」
「可恶……这个女人。」
一位三十岁出头的男人走过来,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要不把她的双脚也吊起来,吊在双手旁边。」
人们就把冰冷御姐骑士的双脚吊在双手旁边,这个状态下,她的阴部完完全
全暴露在空气中。
寒霜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男人们拿过羽毛,在她的下身划了一道。
「啊啊啊啊啊——!!!」
她顿时叫了出来,再也维持不住冰山的形象了,用最最仇恨的目光看着所有
人。
「找到了!」
「终于找到了!那么就开始吧!」
「当然!」
寒霜不断拉扯绳子,想要逃离这里,但就是扯不断。她喉咙不断吞咽口水,
呼吸都急促了。
每个人都拿上羽毛,围在女骑士的蜜穴前,玩弄她稚嫩的阴部,抑或是她勃
起的阴蒂。
「啊呜呜呜呜呜呜——!!」
寒霜几乎是在跳动!
口中发出惨叫与绝望的尖叫,再也不像先前那样冰冷了。她疯狂甩动身体,
甩动胸前那对傲人的巨乳。
白色的羽毛被爱液打湿,有的人用羽毛玩弄她的后庭。在她带一点点淡紫色
的褶皱上滑动。
「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笑了笑了!」
「她的后庭,比前面还要敏感!」
可怜的冷峻女骑士寒霜被调整坐姿,后庭彻底暴露。
男人们的羽毛一下一下划过她后庭可爱性感的褶皱上,观看她后庭收缩、扩
张的反应。
「啊哈哈哈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可……恶……噗哈哈哈哈哈……!!」
青年把羽毛竖起来,柔软的侧边当成小锯子,在寒霜的两瓣翘臀间的幽谷,
一下,一下,一下,慢悠悠地「锯」着。
「唔唔唔……噗哈哈哈哈!!求……哈哈哈哈哈哈!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啊哈哈哈哈哈哈!!!!」
「什么?」
「我错了,呜呼呼……我啊哈哈……我错了!」
「不~行!」青年微笑。
竖起来的羽毛锯,一下,一下,一下,继续慢悠悠地玩弄着。一天,十天,
一百天,也许永远玩弄下去。
冰冷高傲的女骑士寒霜,在羽毛挑逗后庭的可爱褶皱下,求生不得,求死也
不得。
绝望的笑声盖过全场,她再也不那么冰冷了。笑起来反而更加癫狂。后庭处
放出许多扑哧扑哧的屁。
而更甚者,流出了乳白色的液体。
「哦哦哦,这家伙,后庭的肠汁就跟爱液一样!」
「哈哈哈,救命,哈哈哈哈哈!!救命!!哈哈,谁来救救我……噗——哈
哈哈!肚子,肚子好痛哈哈哈,啊哈哈——」
寒霜白眼上翻,嘴角上扬。
柔顺的长发如台风中的旗杆一样摇晃,浑身盖满了香汗,前发头发贴在额头
上。
男人们坏笑着:「再多一点啊,再多一点啊。」
「啊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啊啊啊——!!!」
寒霜可爱的后庭不自觉地微微张开,露出更深处的场景,散发的幽香让男人
们兴奋,忍不住凑上鼻子。
等够了,大家就笑着把羽毛尖端伸进去,开始搔痒她后庭的敏感肉壁。
粉嫩的后庭肉穴微微张开一个小穴,看不到更深处的黑暗里有什么。随着肉
穴张开、闭紧,发出「啤库啤库」的声音。
「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不要,要死……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数的羽毛降临在她可爱的褶皱上,一下接一下。女骑士还能冰冷多久呢。
他们会一直玩弄下去,直到教会她学会笑容,不再那么冰冷。
「乖乖寒霜,还有哪里敏感?」
「啊哈哈哈哈……不,不知道……梧噗哈嘿嘿嘿嘿嘿嘿!不知道,不知道!
哈哈哈哈……」
「说的话,就让你休息哦。」
「哈哈哈……是,肚脐,肚脐……哈哈哈。」
于是大家就分出一部分羽毛去攻击她的肚脐,而没有人选择停下,没有人让
她休息。
「对了,只要还有一个人不同意你休息,你就不能休息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望的笑声延续,冰山美人女骑士的端庄不复存在,冰霜是骑士团负责赏罚
的女骑士,十余年不苟言笑。
但是世上不存在没有弱点的人,只看能否保护好。
显然,可怜的女骑士冰霜保护不了。没办法,被抓住了的她,总有一天会被
发现弱点的。
她会一直用卑贱的阿黑颜、下品妓女般的笑声笑下去的,就像那些搔痒专门
的风俗店女郎一样。
在失禁、脱粪高潮中,彻底沦为肉便器。
晚上八点十分——
在城主府的侧房,凤威骑士团二队队长玫瑰,如今二十七岁的她有了一丝人
妻的成熟韵味,但至今未婚,也无恋人。
玫瑰的弟子很多,但大龙城内有五位弟子,每一个都不超过二十岁,性格腼
腆。
「老,老师……」
玫瑰的黑色长发披在脑后,冷艳的面孔染上红霞,不敢睁开眼睛。
这位二队队长,穿着紫色反光的性感兔女郎衣装,靠在写字台上,脚上穿着
深蓝色的魅惑细高跟鞋。
穿惯了长靴、威严铠甲的她,在沙场上浴血奋战,如今穿上了性感的服饰。
她非常不习惯穿这么高的高跟鞋。
一双灵巧的小脚在黑丝网袜中扭来扭曲,蹭着鞋带,本能地想脱下来。
「你们……都长大了啊。」玫瑰小声说。
兔女郎的胯下就像泳装一样,用最简易的布包住私密处,露出了大腿根部,
以及绝大部分的挺巧圆滑肉臀。
络络很贴心地为她准备了水晶黑丝网袜,将她的修长玉腿衬托到极致。
「老师……我们……」
少年们性格腼腆,但已经成为魔族的他们性欲旺盛。他们一言不发地朝玫瑰
慢慢靠近。
玫瑰闭上眼睛,修长的睫毛颤抖得飞快。
阿离拿出了手上的电击棒,朝玫瑰伸出了手。
呲啦——
「啊啊啊啊啊……!」
玫瑰瞪大眼睛,伸出舌头,口水流下。
她娇声尖叫着,胸前的巨乳仿佛套在振动机上,以每秒钟五次的频率来回震
动着。
霹雳霹雳——霹雳霹雳——
「啊啊哇啊啊啊啊……!啊哈唔唔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威严的玫瑰一下子就失禁了,因为坐姿,尿液朝天空喷去。洒在每一位少年
的脸上。
他们把老师的尿液舔进嘴里,一点点咸味,还有淡淡的,仿佛玫瑰花香的气
味。在十八岁前,玫瑰一直在玫瑰花瓣的浴池中洗澡。
「老师,好棒,好棒啊!」
五位少年的下体勃起着,把牛仔裤顶得非常高,一颤一颤。
他们把玫瑰的尿液抹在自己的肉棒上,抹在自己的马眼上,努力往尿道口里
抹进去。
让憧憬的老师的尿液,与自己的肉棒相融合~!
「老师!安安好爱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一下!等等呜呜呜与啊哈哦哦哦哦哦……!!」
电击棒停了。玫瑰的眼泪跟鼻涕挂在脸上,身体持续痉挛着。
「老师,真是可爱。」
「阿离……」玫瑰喃喃。
「老师,我好想……」
五位少年同时取出了背后的电击棒,玫瑰连呼吸都凝滞了一瞬间,身躯颤抖
着。
「暗暗,明清……老师,老师要生气了哦?老师要生气了……!」
少年们同时伸出手——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呃呃呃呃呃
!要,要死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咦咦咦~~~!!」
更多的尿液从尿道口喷出来,被少年们舔干净,凑到尿道口一下一下全部舔
干净。
悲惨的叫声在房间内回荡,络络坐在房梁上,拍着手掌大笑。
当然啦……
她把大约十吨的矿泉水摆在房间里,以及一百管计量的利尿剂放在桌子上,
都是有她的用意的~!
在大龙城——如今的魔王城——的其他地方,女骑士们的调教还在有条不紊
地进行着……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