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01-04)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一章
无名和身边的这位少女已经在森林里面走了大约3 天了。
说到无名,这个并不是他的真实名字。只是作为一个无名无姓无记忆的人苏
醒的他,也没有别人给他起一个姓名。因此在他和少女结伴之后,少女就称呼他
为无名了。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无名一边走,一边问着身旁的这位导游。
少女抿了抿嘴唇,清秀的面孔之上带著名为没有表情的表情,缓缓说道。
「城镇。」
「哪个?」
「最近的那个。」
无名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用手撑了一下额头。「明明长得这么可爱,怎么
对我这么爱答不理。」心中的话却又不能放在明面上讲,只能憋在心里闷自己。
不爽的同时,无名也再一次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身旁的这位少女。五官精致,
一头齐背的黑色直发简单的梳理飘落而下,上身穿着的是白色的长衫,而长衫的
下摆露出了穿着白色软长裤的玉腿,搭上简单的行李挎在身旁,青葱的手指上带
着一枚戒指。而腿上穿着一个简单的布靴,腰间别着的是她的配剑、钱袋和一个
玉佩。除了鞋底的一些泥土,其他的都是洁白的颜色。少女大概到无名的肩部左
右,而无名自己则是大约有七尺左右的身高,或者说,1 米8 左右吧。
而反观无名自己,则只是一套和他醒来时就在身边的一些装备,除了那把比
较好的剑,其他也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
「你想起什么来了吗?」少女在一个分叉口停了下来,转头问了无名这句话。
「没有。还是一片空白。」
「说来也奇怪,这迷雾森林里,竟然躺着你一个这样的人,身上没有伤口,
自己也没有记忆。不过你这个人倒是不一般,身上的功力超越常人,这一副身体
也应该是修炼过得,我看你应该也是一个在江湖上飘过,甚至是有名气的人吧。」
少女这一番话倒是让无名陷入了思考,自己无名无姓,却空有一身本领,若
是在城镇里估计是要被人嫉妒死啊。
「那你觉得你打的过我吗?」无名倒是返还了一句。
「五五开吧。」
不知这是那个少女的肯定还是嘲讽,无名也就点了点头,等待着少女觉得他
们的方向。
「中午了,我们在这边先休息一会儿吧,吃点东西上个厕所啥的。」少女的
刚说完话,无名就开始在这个分岔路口找地方坐下来。而少女在坐下之后就从她
那个神奇的戒指里取出干粮。
不得不说,没了少女的干粮,无名是铁定会饿死的。虽然少女在捡到无名的
时候并没有带他上路的打算,不过在认真审视一番之后,或许是因为他的能力,
还是带着他走了下去。
一边吃着干粮,他们两又开始了一轮闲聊,这种聊天只是活跃气氛的,也没
什么实质性的东西。而少女也就随意的回回话。
吃完了他们就上路了,两条路看上去一模一样,无名在等待少女收拾的时候
瞎逛逛,发现了一个废弃的路牌。路牌上一个写着到「主城」,一个写着到「血
狱」,无名当然是对这个没什么印象,而少女见了,说:「两个地方都行吧,先
走再说,反正我们也不知道那条路是去哪里的。迷雾森林可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的。」
选了一条路,大约走到了森林的尽头,前方的路都变得不一样了,这一看就
不像主城的地方,无名也就知道这里是血狱了。而少女则撇了一下嘴,让无名保
持警惕,因为血狱是邪修们的地盘,虽说他们两个旅行者不是邪修们的目标,但
还是小心为妙。
两人躲在树的背面,看着四匹魔马载着两辆马车在狂阔的大路上慢行着。驾
车的都是邪修们,而车里的东西。「是被邪修们抓的奴隶。」少女说到。
由于马车上都是围栏,所以两人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妹子被抓了过来。看见车
上的女孩们以人柱的姿势绑好,身上一丝不挂,有的是穿着丝袜,嘴上都带着口
球,银丝顺着口球而下。无名被少女挡住了。「不要急,即使是要救她们,也不
能冲上去送死。」
带头的马车的车夫显然就是这批邪修的首领,穿着巨大的铠甲。而两辆马车
上的车厢里面邪修们都在肆意的淫虐这被抓的奴隶们。如儿现在就被一名邪修给
抓了起来,作为家里的大小姐,身旁还有另一辆车的女孩都是她的家眷。穿着丝
袜的腿上留下的是混合的不明液体。就在她等着要被那几名邪修给开苞的时候,
一名邪修突然没了动作。
随着一名邪修的倒下,无名和少女就冲了出去。
那么那名邪修为什么会倒下呢?原来是少女的飞刀刺进了他的脖子之中。
两人拔出剑开始与邪修对决。邪修们人数不多,怕死的就直接逃命了,而留
下来和他们干架的也就寥寥三四个。
不得不说少女和无名的配合很有默契,少女用着暗器和细剑收割人头,而无
名用着他自身的「天赋」也可以打出自己流派的剑法。就在双方僵持之下,一名
邪修抓起了车上的如儿,把她挟为自己的人质。「你们懂得」。邪修向着无名和
少女喊话到,一时两人保持姿势不动,等待着最好的时机。
如儿漂亮的眼睛瞪大,望着两位见义勇为的恩人,自己呜呜直叫,贝齿恨不
得咬碎口中的口球。两人也无法乱动,对面的邪修仗着人质也在盘算着他们的条
件。
「血斧大人,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血斧应该就指的是那个手持巨大血色战
斧,骑着魔马的首领了,这应该是他的代号。而那血斧也就回了那挟持着如儿的
邪修说,「男的杀了,女的抓了。」
话音刚落,无名只见身边的少女似乎元气大开,细剑上裹上了一丝黄金色的
剑气,而她那修长玉腿也在微风中划出优美的一丝曲线。无名知道少女虽然是想
要救女孩她们的,但也不会傻到拿自己的安危做做赌注。眼看着那邪修的刀在那
位女孩的脖子上越来越近,少女抿起了嘴唇。「三」对面开始倒计时了。「准备
了。」无名也不知少女是如何告诉他这句话的,她明明没有动嘴。显然他们是不
会投降的,他们二人准备要开始反击。
而此时的如儿眼泪直流,「二,你们还真是冷酷啊。」如儿也明白对面可能
是要放弃自己了,毕竟自己对于他们只是一个陌生人。「呜呜呜!!!」如儿的
娇躯被拉得笔直,眼泪倒映着阳光。
那个邪修的「一」的一声刚落,少女就和无名就分头行动,少女用极快的速
度从背后击倒了那名邪修,而无名则救下了那位女孩,砍断了她的塞口球。
「谢谢谢谢!」如儿只有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们连声道谢。而无名没有时间解
开她身上复杂的绳索,只有先把她放在了两人的身后,远离战场。
「废物一群。」血斧骂了那些逃走和死亡的邪修,「就整天知道玩女人,也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练功的。」血斧眼看自己身边的那些邪修也没什么战斗力,就
端起巨大的斧头,驾着马匹冲向了少女。
无名见着血斧冲向了少女,自己也开始冲向少女。无名体内的功力在他的召
唤之下突然大涨,无名也顺势的将功力凝聚在了剑刃之上,打向了血斧的坐骑。
在接触的一瞬间长剑把血马给击翻了,而血斧也倒了下来。
「妈的,怎么会?」血斧想办法直起身,可是自己全身的盔甲太重,想必是
一时半会儿起不来的了。少女被无名的攻击一惊,突然愣了下来。而就在无名准
备结果血斧的时候,一个妖艳的女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还好血姬大人早有准备,派我来查看你们的情况。」那声音是靠近少女的。
在后面观察的如儿刚叫出「小心鞭子」四字,少女就被那声音的主人一鞭子
打趴在了地上,无法反击了。「小妹妹,正面袭击你可干不过我。」
无名抬起头,看到那妖艳的女子穿着火辣,左眼被刘海遮住,身后的波浪长
发及臀。穿着暴露,带着黑色手套的双手中提着一幅黑色的鞭子,那就是刚刚击
倒少女的鞭子。而此时血斧也慢慢在武器的支撑下站了起来。「好你个琳靡,竟
然跟踪我。」,琳靡则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不跟踪你你不就要被这两个小鬼头
干翻在这里了吗。」,「不管这么多了,赶紧解决回去。」血斧起身似乎也无心
恋战。
而无名刚摆好姿势准备迎战,少女又吃了几次鞭子。「老实点哦,小妹妹。」
那妖艳的声音酥麻酥麻的。无名刚要冲向少女,自己却又不知道她的名字,
喊不出什么东西来。
「叫我叶月。」叶月不知是用什么方式把这个名字传到了无名的脑中,「还
有,不要救我,快逃。」「当心斧头。」而身后如儿的一句话使得无名把头转向
了血斧,无名尝试着再一次运功,用长剑挡住斧头,以免伤到自己身后的女孩,
但是功力终究有限,长剑也抵挡不住巨斧的砍击,剑虽然没有断也弹飞到了一边,
无名自己也不知在被砍之后还是死是活,快要失去意识地倒下了。
无名看到此时叶月已经被琳靡给绑了起来,下体的白色软长裤被撕了个粉碎,
身上的白色长衫也化为了碎片。而脚上的布靴也被丢在了一旁,她纤细的玉在那
软长裤之下还穿着一双洁白的白丝袜,丝袜勒紧了大腿的根部,可以看到微微勒
紧的痕迹。除此以外身上就是一丝不挂了,胸罩和内裤也被不见了踪影。叶月此
时的雪白肌肤就暴露在了空气之下。
「呜呜呜……」叶月能够发出的也只有这蚊子一样的声音。自己洁白的脸上
被戴上了一个乌黑的口球,口球上挖了洞,而银丝顺着口球的洞流下来。同时咬
着口球的双唇因为自己的全身被绑成O 形而有一些惨白。她的双手交叉在身后以
W 形的被死死的捆缚住,脖子上被戴上了一个玄铁的项圈,背后的双手被反吊在
了项圈之上,一根根手指被银丝缠绕,相互约束着另一只手上的手指。而她的双
臂也被反扭到了极限,泛着乌光的黑绳勒地十分紧,绳子旁边原本的洁白肌肤也
变得有一点点的紫红色。
叶月前身并不大的胸部也没逃过厄运,它们被琳靡从根部套紧并且收紧,她
的两只不大的乳房也硬生生地扩大了几个尺寸。胸前的绳子像是8 字形的围绕着
她的胸脯,而两个乳头之间也被银链链接,那链子比原本两个乳头的距离小了不
少,还得叶月的乳头被收紧,十分的难受。
而叶月在身后绑死的双臂又被一条黑绳极限反吊在了香颈之后。由于刚刚经
历了一场恶战,叶月仅存的丝袜上也沾上了汗水,变得有些半透明,有一种朦之
感。而在上身的黑绳则是引了出来,在叶月的股间穿过了股绳。弄得叶月的脸上
泛出了微红。从股间之后又开始把她的白丝美腿从根部开始捆绑了好几圈,膝盖,
小腿,脚踝。
而脚底板上琳靡也用黑绳隔着白丝把叶月的大脚趾给绑在了一块并且串上了
脚踝的黑绳。如此严密的捆缚没有给叶月一丝挣脱的机会,而最后则是将这绑好
的白丝双腿极限反折,一头黑色直发被黑绳编成了鞭子一样,把叶月的白丝脚底
上大脚趾捆缚的地方连接在了一起,使得叶月的白丝小脚紧贴自己的后脑勺。而
项圈上引出来的黑绳也捆住了白丝脚踝上的绳子。
使得叶月的白丝小脚底板是离不开她的后脑勺了啊。
而由于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于极限,大小腿之间即使是用黑绳相连也没能够
紧紧并拢,不知是叶月的柔性好还是黑绳子的韧性强,而那两个乳头间的银也连
接到了她的股间,似乎琳靡这个妖艳贱货也在她的三个孔洞之处装上了按摩棒,
而那银链也就连接在了股绳和按摩棒之上。相信震动会随着链子传到各处吧。
叶月显然是动弹不得了,她即使挣扎也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加大的苦难。她的
前额被打散的秀发给遮挡了不少,乱发下的眸子也只有痛苦之意,和那在深处的
最后一丝坚毅。
而在叶月的项圈上,双臂上和膝盖处又结下了黑绳,叶月就轻易的被琳靡给
用单手给提了起来,着实像一团「肉块」。无名此时趴在地上,也快要失去意识
了。而他身后的如儿依旧是被五花大绑的,被血斧给提回了车上。而叶月也被扔
进了那一群被抓的奴隶之中,当然她现在也是其中的一员了,而无名最后一眼看
到叶月无奈地挣扎发出呜呜的呻吟,晶莹的液体从下体流了出来,眼神也向他这
边看去。
无名不知琳靡是如何在几秒之内把叶月捆缚成这副连最低贱的奴隶也不会承
受的姿势的,而他自己也在受伤和失血之中慢慢地失去了意识,之间那两辆马车
一前一后,载走了他们的战利品。而无名却无可奈何,昏死了过去。
第二章
被捆成肉粽的叶月努力地高高仰起头,在自己的后背与双腿的双重压力之下
用仅存的琼鼻呼吸着不怎么新鲜的空气。
叶月感受到自己的下体正在被3 根棒子不同程度地淫虐着,而这些淫虐之物
的主人正式在前面驾车的琳靡。
叶月转了转眼球,可以看到身边都是被紧紧捆绑的女奴们,她们都和叶月自
己一样裸露这身体,受到了不同程度地捆绑和虐待。
「yoooo,小女侠,开始想起你的小情人了吗?」
不知道琳靡是背后长了眼睛还是有什么办法,叶月的一举一动和所思所想都
被这个在前面驾车的妖艳女人给安排的明明白白。
「他的话就算是没有死也肯定是救不了你了,小女侠啊,你还是断了这份心
思,好好地想想自己的未来吧。如果你表现得好的话,我还可以把你留在我的身
边,而不是和其他女奴们一块给卖了出去。」
叶月当然无法回答琳靡的话,她所能做的唯一反馈就是扭动自己的身体。
然而白丝小脚被紧紧贴合在了自己的后脑勺处,而每次扭动都会带来下体的
棒子的震动,从而使得自己的乳头也变得更加难受起来。
这血狱的路看来质量是不太好的,在被抓的一天之内,叶月随着其他奴隶被
运了一天之久,而期间陡峭的路使得她自己经常颠簸,时而害的自己的头都凑到
了别的女奴的脚上,胸部,下体等地,害的这一个堂堂女侠威风不在,这时候,
被极限驷马的叶月银牙咬住黑色的塞口球,银丝随着口球上的洞流落下来,而自
己呈一个O 字形,白丝小脚贴合着自己的后脑勺,在别的女奴的眼里也好不到哪
去。
「啊,无名,你这家伙快来救我。」
无名挣扎着起了身。
他脑中最后的记忆就是看到叶月被层层捆绑,和其他的女奴们困在了一起。
无名知道没有叶月自己也就无处可去,他朝着琳靡和血斧离开的方向开始追
回叶月。
可奇怪的是无名虽然受了重伤,血斧的钝器打击却依然没有在他自己的身上
留下什么伤痕。
无名知道自己绝对不是什么一般人,但是由于救人心切,自己也就顾不得这
些神奇的奥秘了。
但是毕竟无名距离叶月他们也有了一天的差距,即使无名速度再怎么快,也
很难见到这两辆马车的身影了。
但他还是用着自己体内的功力以非人的速度狂奔着,生怕自己晚了就再也见
不到叶月小姐了。
而叶月这边,马车也渐渐停了下来。
就在叶月心想终于不用再受颠簸的时候,琳靡似乎调大了她身下东西的震动
频率,害的她更加不能够休息了。
叶月扭动挣扎着,心里的不甘与苦闷无处可发,就在眼泪混着鼻涕和银丝一
块流下的时候,叶月手上的那一枚戒指突然就有了反应。
叶月想起来4 天前她在路边看到无名的时候,这一枚戒指实际上原本是握在
无名的左手里面的。
叶月拿了过来的时候就觉得这是一个普通的储物戒指,但是现在看来这东西
果然和无名的身世有着很大的关系。
叶月在心中默念着无名,希望他能来立刻解救他。
无名此时像是受到了召唤一样,一时间自己也不知怎的就看到了两辆马车在
前方休息。
无名觉得可能是穿位移魔法或者什么东西,但是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而马车旁边,血斧和琳靡正坐在那里休息。
硬钢是不行的,无名心想先去救出叶月小姐。
两辆马车无名只有静悄悄地去靠近它们。
幸好前方的两人正吃喝言笑着,而静悄悄地无名摸索到了叶月的位置。
叶月看见无名在自己的身旁,乱发下的大眼睛正盯着无名。
叶月第一次对这个他曾经救下的人有了好感,然而就在她一位脱困,准备大
干一番的时候,无名发现自己解不开叶月的绳缚,或者说,叶月身上的绳子像是
有了魔力一般,绳结全都消失了,黑绳子也砍不断。
这极限O 形驷马看来是一时半会儿解不开了,而无名也拿叶月的塞口球没有
办法,到头来叶月还是要承受一段时间的奴隶姿势。
无名尝试着和叶月交流,就像是当时叶月告诉无名她的名字时用的手段。
叶月点了点头,无名听到说:「无名,我现在的功力以及不能再和你多说废
话了,你把我手上戴着的这个戒指戴上,这原本是属于你的东西,有了它我想你
应该能击退甚至击败这两个邪修,到时候记得再来救我。」
无名从青葱手指上取下了那个本属于他的戒指。
带上之后从车里面偷偷躲到了树的后面。
显然琳靡和血斧对于刚刚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而他们两也不急着现在就出
发。
他们有的是时间挥霍,对于琳靡而言也可以好好玩弄一下这些女奴们,而血
斧则对于女奴没有什么兴趣,琢磨这用这段时间好好恢复一下自己的身体。
无名打开戒指,发现里面除了一些叶月自己放进去的东西以外,其余的都是
些被黑雾给隐藏起来的东西。
无名知道这个戒指不一般,但是自己还是先要想办法打到眼前的敌人。
叶月此时依旧保持着四马躜蹄的姿势,一眼望着无名的方向,等待着无名来
解救她们。
无名开始想办法进入自己的内心世界,他需要知道自己现在所能够用的方法。
而随着自己的深入研究,无名也渐渐发现自己的戒指的不同之处。
叶月明明在里面摆放了很多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只占了戒指容量的百分之
一左右的大小,剩下的都是刚刚看见的黑雾所占据的地方。
无名慢慢地看见了一些战斗的秘籍在戒指里面,不知怎的,无名对于这些秘
籍都是翻一遍就会,或者说,他对于这些东西很熟悉。
随着时间渐渐地流逝,无名打算用自己刚学的东西去战斗了。
当然他发现叶月也在这些东西里面放了烟雾弹等道具,给了无名一个突入的
机会。
「三、二、一。」
无名用手把烟雾弹给投到了琳靡和血斧的脚下,两人一惊,刚准备拿起武器,
无名就先袭击了动作慢的血斧。
无名将金黄真气裹在剑身之中,然后自烟雾之中从上跳下,精准打击了血斧
腰部的盔甲脆弱部位,并且从里面投入了一个催泪弹丸。
血斧武器还没能够拿起来,自己就先被盔甲和催泪丸弄得苦不堪言。
在使血斧无法行动之后无名将剑砍向了琳靡,琳靡的鞭子可不像血斧的大斧
头那样麻烦,两根黑色的鞭子遍和无名的剑开始缠绕起来。
在无名和琳靡僵持的同时,无名身后的血斧已经变了声影。
之间他的铠甲被脱了下来,而无名也没想到自己刚刚打倒的那个魁梧大汉竟
然是本体是一个小妮子。
血斧用一个娇小女孩的声音不甘心的发出了呜呜呜,就倒下了。
而这个声音使得无名分了神,被琳靡的鞭子抽到了双腿,打倒在了地上。
无名赶快调整好了姿势。
他想要先把那血斧的本体,那个娇小的女孩给控制住,而前方琳靡又在向他
压迫着过来。
无名害怕血斧醒来对他夹攻,却也不知凭他的本事能否和手持两个鞭子的琳
靡正面交战。
而正在血斧准备要醒来,琳靡开始攻击之际,无名左手的那个戒指竟然自己
有了反应,伸出了和捆绑着叶月类似的绳索,把那血斧的本体给捆绑了起来。
而那血斧因为被不知名的绳索所缠绕,自己也无力抵抗,只有任凭那黑色绳
索开始捆绑自己的身体。
无名撑着这个机会刺向琳靡,站了起来开始对峙。
此时的无名才有了眼神去看一看这血斧的真正样貌。
她的全身是血红色半透的丝衣,而自身的白皙肌肤就在这血红色之下。
血红色的妖艳眸子配上血红色的长直发,加上红唇和长长的睫毛,可以说和
那个使用大斧头的盔甲战士相去甚远。
但不论如何这些事情是多摩的神奇,无名他手上的戒指中的黑线慢慢地已经
捆绑好了她的血红色身躯。
只见这1 米56左右的娇小女孩被黑色的绳子团团围绕,手臂被反吊在身后,
双手以V 字型给捆绑了起来。
两只手抱拳被捆在了一起,难以分开。
而前面的平摊胸部也被字形环绕,勒出了一点点的肉。
绳子穿过下股,在血斧的下体之处绑上了股绳。
而她的双腿也被大小腿分开捆绑在了一起,然后盘腿捆在一起,同时下体处
的绳子穿过了香颈,被缠绕在了盘腿之间。
黑绳子自动的给血斧绑了一标准的海老缚,当然血斧的小脸蛋上也被戴上了
一个带孔洞的血红色口球,可以说现在的她可不比车上的人好到哪里去了。
对面的琳靡看到这个小美女被捆绑成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可以说是又惊又
喜。
无名也一时愣了下来。
「你这法器还真不错啊,小兄弟,怎么没对你的那个小情人用一用啊?」
琳靡的这番话激起了无名的愤怒,但他自己已经快没有功利去继续战斗了。
就在他准备用烟雾弹逃离的时候,身边被层层捆绑着的血斧却被自己的戒指
中的黑绳给慢慢地拖了过来,而就在这黑绳子就要殆尽的时候,只见血斧的身体
一点点地被吸进了无名的戒指里面,一会儿这么一个人影就不见了,好像是人间
蒸发了一般,而在场的两人也面面相觑,琳靡可算知道那戒指绝不是通常的法器,
而无名,则对于那个刚刚还在身旁的小美女的消失惊讶不已,说不出话来。
——————————————————————————————————————————————————————————
写好第二章之后就睡了一会儿,起来之后就把这第三章给写好了。
终于男主的第一场战斗给结束了。
显然我们的男主铁定不是什么正经侠客,一身高强的功夫和那神秘的法器
(其实是精灵球),而我们的女主角叶月也还是在受苦。
估计大家也应该猜到接下来的剧情主线了吧。
解开叶月身上的束缚和安置如儿等人是短期主线,而关于男主的秘密则是故
事的长期主线。
后面的故事就是围绕这些点开始展开的。
关于战斗力等问题我也还懒得写,所以等我觉得要梳理的时候会特地抓一个
人物解说的。
还在考虑被法器抓了的妹子还能不能被放出来这个设定中,还有戒指是不是
要幻化成别的样子啥的。
——————————————————————————————————————————————————————————
第三章
无名着实被自己手上的这个戒指惊了一下,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就消失在了
自己的戒指里面。
琳靡也对于这个神奇的法器起来兴趣。
当然,车子上仍在挣扎的叶月对这些神奇的事情是一无所知,拥挤的车厢之
中,叶月那白丝小脚紧贴着自己的后脑勺,脸部紧贴着前方的一个女奴的阴部,
自己还承受着难以言表的淫虐之苦。
叶月听见车厢外面的战斗声音,一边扭动着自己的身躯来降低自己的痛苦,
一边为无名祈祷着。
无名看到琳靡已经摆好了姿势,准备向自己进攻过来。
就在无名准备用自己的所剩五多的功力进行「一刀定胜负」
的时候,无名却感受到了不同于自己的功力的部分。
无名也没有去想太多,只是再一次运功,看到自己的配剑上缠上了不同于金
黄色功力的血红色剑气,无名估计这一功力和血斧被戒指吸收有关。
但是无名不管这么多了,提起剑开始和两条鞭子对峙起来。
「看来你是吸收了血斧的能力啊。」
琳靡一边挥动着两条黑鞭一边妩媚地说到。
无名闭言不发,等待着琳靡形成破绽。
琳靡的鞭子从不同的角度向无名袭击过来,而无名也用血红色的剑气将这些
攻击给击退过去。
三十招左右之后,无名乘着琳靡的硬直时间开始运功,只见无名一下跃起,
血红色的剑气把他手中的那把长剑幻化成了和血斧一块儿消失的巨大斧头,乘着
琳靡的不注意,无名控制住了力道并且通过幻化的血斧将血红色的功力直接击入
了琳靡的体内。
琳靡难以阻挡这么醇厚的功力,两把鞭子从手中落下,倒在了地上。
无名这时也已经筋疲力尽。
这时他才认真地审视着他身边被他击倒的妖艳贱货。
琳靡现在脸朝地面,呈大字形平躺在路上。
她的一对雪白的肉球被几块破布给遮掩着,压在自己的身下。
及臀的波浪长发没有遮掩住她半露的背部,露出了雪白的肉体。
琳靡修长的黑丝美腿稍稍分开,可以看到她的黑色的鱼嘴高跟鞋穿戴在她的
脚上,几个指头扭动着,扯动着足底的黑丝。
无名歇息一会儿,准备起身去解救车中的叶月和女奴们,同时也准备寻找束
缚物件把琳靡给拘束起来。
但是那神秘的黑色绳子又从无名的戒指中伸了出来。
只见这一次绳子从琳靡的颈部开始缠绕。
和当时捆绑血斧一样的黑色绳子这次把琳靡的手臂捆绑成了欧式直臂缚,黑
色的直手套搭配上黑色的绳子,整个手臂就像是浑然天成的一样。
而琳靡的红色嘴唇上也咬着了一个黑色的塞口球,红色的舌头就被封印在了
这塞口球之下。
手腕处的绳子捆好之后,琳靡的两个手掌被双手合十,手指对手指缠绕好,
那黑色指甲油涂好的指甲也无法再挣扎乱动了。
而看到琳靡的前身,胸部被从白颈上的绳子缠绕,诺大的乳球从根部开始捆
绑,被勒成了葫芦一样的几段式。
上身捆绑好之后的琳靡渐渐苏醒了,无名看着这个嘴不能言的妖艳女子瞪大
了双眼望着无名。
无名只好耸耸肩,表示自己也对于这个神奇的法器无可奈何。
而琳靡却不像血斧一样,倒是对于这个捆绑不是抵触,反而开始享受起了这
一服务一般。
随着绳子的慢慢游走,琳靡的下体也被黑色绳子打上了股绳,而琳靡扭动着
自己的唯一可动的黑丝美腿,却使得自己的小穴被绳子无情摩擦,眼泪、银丝和
妹汁全都流了出来。
无名看到这些黑绳没有绳结,自己也没有力气去阻止捆绑,就索性让着黑绳
自由淫虐着这一大美女。
而随着大腿根部开始被捆绑,琳靡知道自己的美腿也难逃绳网。
一圈接着一圈,从大腿到膝盖和脚踝,黑色绳子都游走在这黑丝表面。
而琳靡的高跟鞋跟也被绳子缠绕,可以说是把她捆成了一根人棍了。
在绳子捆绑好之后又是那神奇的收缩,只见这一次琳靡也被无名的戒指和血
斧一样被吸收进了戒指中。
无名大概发现那戒指中的黑雾估计就和这神奇的「储物功能」有关。
他索性现在还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一功能。
在琳靡被完全吸收进了戒指之后,无名站起了身,捡起了刚刚战斗洒落的东
西,拿起佩剑走向了两辆马车。
无名一刀劈开了前面一辆马车的栅栏。
他看见当时被挟为人质的如儿在这辆车上,嘴上戴着一个新的塞口球。
无名解开了如儿的舒服。
如儿感激的同时也抱向了无名。
而无名则是解开了如儿的绳索,吩咐她去解开别的女奴,自己则迫不及待的
去看望叶月了。
而随着另一辆车的栅栏被打碎,无名一把就把叶月抱了起来。
只见叶月微红的小脸蛋上带着一丝丝欣喜之情,而望着无名又很高兴。
无名也忙着运功,只见这功力的颜色又变了个样子,无名知道这大概就是他
刚刚吸收的琳靡的功力或者她的能力啥的玩意儿吧。
无名慢慢运功,可是这绳子还是勒着叶月的身体,粗糙的黑绳依旧没有动弹。
无名又在黑色的塞口球上做起了文章,可是就算是用尽无名现在全身的功力,
也只把塞口球松开了半点。
无名这下是没了招数,看到叶月的娇躯还是被紧密捆绑,并拢的白丝小脚抵
在她的后脑勺边,使得她不得不保持着难受的姿势接受疼痛和高潮。
而叶月也只能报以无名一个苦笑,但是在那硕大的口球之下,这个苦笑又是
多么的凄惨。
好在无名临机一动,在捕获琳靡的同时他似乎也可以控制叶月下体的那几个
按摩棒了。
无名就闭上了眼睛,在脑中发出了停止震动的命令。
而叶月也不在使劲地扭来扭去,可以算是好受了一点吧。
无名重新提起叶月,在各个解开束缚的女孩眼神之下把叶月以一个比较舒服
的姿势摆放在了车厢之中。
叶月向无名微笑了一下,然后运用仅剩的功力对无名传话到:「我下体的按
摩棒是吸收我的功力来震动的,现在我至少可以恢复一点自己的功力了。」
无名也朝着叶月笑了一笑,然后在叶月的耳边说道:「我去找点叶子铺在这
马车厢里面。」
而叶月也首肯了一下,显然下体的释放使得她轻松了不少,虽然白丝上早已
被汗水浸湿了,但叶月也知道现在她能够做的事情只有忍耐,等待无名找到方法
去解开着烦人的捆缚。
无名看到了一大截树枝,摘下了不同的叶子,用功力把他们铺成了毯子,并
且让动弹不得的叶月安心地躺在叶片之上。
叶月雪白的小脚丫紧紧地贴着脑袋,白丝美腿也反折在背后,而手臂也被反
折在了背后,着实像是一个雪白的轮胎。
而如儿此时也已经解开了她的家眷们的舒服,跑向自己的恩公说道:「小女
子不知该如何称呼恩公您。」
「叫我无名好了,这是被绑在那边的叶月小姐给我取的。」
无名看着如儿和她身后的那些家眷们。
「你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开叶月小姐的束缚吗?」
如儿此时眼神看到当时救了自己的女侠却被如此严密地紧缚着,却对于自己
的无能为力感到了不甘。
「没事,我们先去主城找个地方歇息吧。」
无名摸了摸如儿的头,打断了她的犹豫。
同时也运用功力,打造了十几件简单的连衣裙。
如儿这是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被无名给看了个精光,也是羞愧难当的。
「你个淫棍」
在车上的叶月此时也传话给了无名,使得无名十分懊恼。
「这些衣服只能撑个七天最多了,等到了最近的城镇你们再想办法安顿一下
吧。」
而这些女孩们都拿起衣服,在无名看不到的地方换起了衣服。
无名也很识相的转过绳子,并且走向马车上,问叶月道:「我们该怎么去城
镇。」
只见叶月的银牙咬紧了带孔洞的黑色口球,然而银丝还是缓缓地从她的口中
流出。
「血狱是不能去的了,你先驾回森林,然后随着戒指里的那个指南针寻找出
去的方向吧。」
无名点了点头,撩起了叶月额头的乱发,将自己的额头抵了上去。
叶月有些吃惊,但毕竟自己被五花大绑成了一个物件一般,也没有什么抵抗
的能力。
无名则是通过额头将自己的那些吸取的功力传给了叶月,叶月的双唇也渐渐
有了血色。
而如儿和女孩们换好衣服,她们也便分好了两辆马车。
如儿则是坐在了无名的马车那里,为无名指出可能的方向。
而另一辆马车则跟在无名的身后,两辆马车就掉了头,朝着血狱的反方向走
去。
随着树叶的渐渐增加,无名知道自己又回到了森林之中。
而如儿也一边讲述着关于她自己的故事,一遍寻找这可能的道路。
而我们那可爱的小女侠叶月,则在着漫长的路途之中随着颠簸睡着了。
第四章
要说这个迷雾森林,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如儿记得在叶月被抓之后马车行了大概有1 天之久,但是现在回去的路上他
们似乎只开了大约两三个时辰,就已经又回到了迷雾森林之中,向前的路和向后
的路完全一致,而身旁的树木也是别无二样。
只见无名在前面慢慢地驾驶着马车,身影不由得显得有些单调。
他想起来自己和叶月那3 天的路程也是像这样子,一般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分
岔路口,有的只是直直的道路,和两旁不变的树木。
就在这尴尬而又平和的环境之下,无名的一声「看到岔路口了」
着实打断了这一氛围。
如儿急忙地凑上了去查看,而保持着驷马束缚状态的叶月也似乎被身旁的骚
动给吵醒了,扭动着白丝美腿好像是想说些什么东西。
无名在岔口停下了车,从戒指中拿出了指南针开始打量起这两个岔口的区别。
而如儿此时也凑齐了身子,和无名一起研究着指南针。
无名的记忆里是没有这个东西的记忆,而叶月也没有在戒指里一块儿放进说
明书这种东西。
「我好像以前在家里看过这个东西,无名你能给我看一下吗?」
无名把手中的指南针递给如儿,如儿也就开始打量着这个小圆盘。
鉴于上一次就选错了路,叶月也就没有挣扎着传话给无名,而是保持着姿势
闭上了眼睛。
如儿慢慢回忆起血狱的位置。
而两个岔路口一个是指向血狱的反方向,还有一个是血狱的偏反面方向。
「我想,血狱既然是连接在森林的出口的,如果我们朝着它的反方向去走的
话只会更加深入森林的,所以应该走偏方向的那条道路。」
无名点点头,也就顺着如儿指的方向向前走去。
又是一段很漫长的旅途,如儿问起了关于无名的事情。
无名也就把从被叶月捡尸开始到自己最后把女孩们的故事简略的讲了一遍,
当然关于那被戒指吸收的两个人的事情无名是没有讲的。
不知怎的,无名心中有一个声音,就是不能把这个戒指的秘密告诉别人。
「无名先生你真的好厉害啊,在被打到之后还竟然第二次挑战救出了我们。」
如儿的话像是提醒了无名一般,他自己想到当时候没有走多久就看到了前面
的马车,而如儿又对自己说她们以及开了一天了,心中就有点感觉奇怪,不知道
是因为迷雾森林的力量还是来自叶月她们的召唤,甚至有可能是和叶月拿走了他
的戒指有关。
无名深知关于自己的秘密太多了,也很好奇在戒指里面的两个美女现在是什
么撞他,但是他把这些东西抛在脑后,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事件上。
如儿作为家里的大小姐,由于家已被灭门,自己也就成了这些女孩的首领一
样的存在了。
如儿自己也有练功,但是她看到无名的强大之处,便知道无名绝对不是一般
的人物。
虽然现在已经是自由身了,但是如儿还是对于未来十分的渺茫的。
差不多在两个时辰的驾车之后,无名总算是看见了城门。
无名当然是对于这个主城是没有什么印象的,而身后的如儿倒是像看见了熟
人一样,开始激动起来。
「这座城市叫做墨城,是这片大陆上除了帝都以外的数一数二大城市。
而墨城里面也有我父亲的熟人在里面,我们进了城先去他们家拜访吧。「
无名看到如儿能够为自己和家眷们找到一个暂时靠谱的栖息地,也算是为接
下来的生活稍稍放心。
「对了,我们现在驾驶的是魔马,魔马可不能随意进出墨城,依我看我们还
是要在城外把这两辆马车藏好才可以。」
无名听到这一席话,便首肯一下,在距离城门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废弃的
小屋,把两辆马车停好,魔马也被拴好在了树上。
无名也在脑中留下了标记,毕竟这魔马不用吃不用喝,只要给他点功力就可
以跑动。
而在所有的女孩们下了车,准备进城的时候,无名便把车厢里的叶月提起。
只见现在的叶月在经历了车马之疲劳,虽说下体的三根按摩棒由于已经停止
震动,使得她的身体好了不少,但是毕竟还是以十分夸张的姿势被绑缚起来,所
以要说感觉绝对还是不好受的。
无名看到黑绳子旁的肉都已经勒出了紫色的痕迹,心里知道即使自己一直给
叶月输送功力去维持她,但是绳子还是要尽快解决。
叶月也看到无名在想着什么心事,抵在后脑勺的白丝小脚扭动了一下,对无
名传话到:「戒指里应该有个我的箱子,用它把我装进去。」
无名也了解叶月的心思,从戒指中提出了一个皮箱子。
这个箱子倒是既特别又价格不菲的样子。
无名又一次从额头把自己恢复的一部分功力输送进了叶月体内。
叶月也没有说点别的事情,乖乖地待在柔软的箱内。
这时候的时间大概是下午了,无名在如儿的带领之下,提着装有叶月的箱子
进入了墨城之中。
这墨城也是一个大地方,无名对着街边的一群店铺十分好奇。
而如儿也给无名慢慢地介绍了一下这些店铺,比如铁匠铺啊饭店啊之类的。
无名也好奇,自己虽然没有记忆,但是竟然还认得这些地方的字。
而大概在逛完了这一大街道之后,如儿领着大家到了一个成立的大寨子。
而只见如儿在和门口的守卫讲了两声之后,从宅子门内来的管家就把这一群
人带到了宅子内部。
墨城作为大城市,这大城市里的宅子也是十分气派的。
无名当然是没见过这样子的地方,但如儿不像是第一次前来这个地方了。
在管家把大伙带到了几个房间之后,在如儿的耳旁轻语了几句,就离开了。
而如儿对着大家说,让大家先分成几组,在这几个房间休息一下。
如儿的家眷们就进去休息了,剩下来的无名提着那个包含着叶月的皮箱子。
「无名先生,你和我一块去见一下这个宅子的主人吧。」
而此时无名也感受到在箱子里的叶月对他传了话,「大英雄你可要好好保护
我哦。」
无名便明白了这意思,表示自己会提着箱子一块去。
如儿当然也对深受折磨的救命恩人十分关心,便说到:「无名先生可要时时
刻刻保护好叶月小姐啊。」
说完便领着无名前往了这个宅子的大厅。
只见在大厅之中,早已有一位壮年男子坐在了椅子之上。
无名看到他的功力不一般,便不敢怠慢。
而那男子见到如儿和无名的出现,说到:「幸会幸会,我已经从如儿那边听
说了你们的事情。先坐下吧。」
男子虽然武功强大,但是对待他们还是十分友好和礼貌的。
无名和如儿便接受了这一番好意,并且做到了椅子之上。
「自我介绍一下,我便是这个齐家的主人,齐晟。」
「齐晟大人你好,你可以叫我无名。」
无名也向齐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而一旁的如儿也看了看无名和齐晟,说到:「齐晟已经知道了你和叶月救下
我和我的家眷的事情了,他可对你这样的一个重情重义的武功高强的人十分感兴
趣。」
而坐在椅子上的齐晟也看向无名:「年轻人不仅实力强大,还有一颗善良的
心,真的是楷模啊。」
而无名一时也难以回答,便笑了笑以表谦虚。
「如儿,你能和我说一下你们董家陷落的事情吗。」
而这时原本带有笑意的如儿也沉下了脸,说到:「当时,我的大哥不在家,
在外面游历。所以现在除了我和大哥以外,我们家也便是没有了后人了吧。而血
狱的邪修们当时在晚上偷袭了我家,而在我奋战的时候也被击败被抓。父亲母亲,
都和邪修们袭击之后的火一块儿消失在火海里面了吧。」
齐晟对于这一悲剧也是十分的惋惜。
「如儿的父母以前和我是同门弟子,没想到竟然像这样子死的不明不白。如
儿,休息一段时间,我会为你调查这件事件,并且为你还有你的父母报仇的。」
齐晟又向无名说到:「无名,这两天逞英雄也辛苦你了,你就先在这墨城休
息个两天吧。我知道你对于自己的身世和记忆有着疑惑,我也会帮你去想想办法
的。这两天,先休息一下,恢复一点功力吧。」
「那,如儿你说的那个和无名一块救了你们的叶月女侠,怎么不在这里啊?」
齐晟的话使得刚刚的平缓气氛变得尴尬。
无名见如儿尴尬的样子,便说道:「叶月小姐她在和敌人中了敌人的阴招,
现在全身被全身捆绑不得动弹,我也在寻找解开绳子的办法,但是还没有一个好
的办法。」
齐晟似乎了解了这一情况:「叶月女侠的事情我也了解了,我想她肯定也不
希望被我一个粗人看到。墨城是一个大城市,无名你自己也可以找一找解救叶月
小姐的办法。而我也会去帮你问一问解开这神奇的绳子的方法的。」
「你个家伙,要是我被别人看到这副模样,我一定杀了你。」
无名脑中也收到了箱子里叶月的威胁。
无名无可奈何,也就默许了这一铁律。
「那二位就先回去休息了吧」
,齐晟准备动身离开,「无名,你能不能在跟我描述一下那绳子的特点,我
现在去找找解对策。」
无名便向齐晟描述起来,而如儿则自己先回去休息了。
「看来我有个不错的房间。」
无名看到自己的住所,心中还挺开心的。
他先是把箱子打开,只见叶月全身已经快汗流浃背了,双唇咬着黑色的口球,
抵挡不住一直流出来的银丝。
无名将一杯水从塞口球倒入叶月的喉咙里面,然后把她放在了床上,自己则
是开始整理起叶月放在戒指里的东西。
而我们的小女侠叶月在润了润嗓子之后,两对不大的乳球抵在床上,自己试
着稍微扭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看到无名正在研究着戒指,便传话到:「我的东西可不要乱动。」
「好的好的,叶大小姐。」
无名看着被捆成肉团的叶月,「我会搞定这绳子的。」
「你敢搞不定?」
叶月威胁着无名。
而无名也就只能耸耸肩,研究起了戒指。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