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夺】(05-07)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深夜福利,这一章可以说是十分纯爱了(虽然本来就不重口)
不过下一章就会和黑色绳子的谜题有关了。无名和叶月也会一块儿去武器街
一探究竟,并且也会一点点拨开无名的戒指的能力
————————————————————————————————————
第五章
无名在把叶月装在戒指里的东西一一拿出来之后,便开始探索起那些黑雾。
无名发现那黑雾比起原来的朦胧,现在已经有了一丝实感在内,或者说就是有了
质量。无名知道那黑雾中有着被拖进去的血斧和琳靡二人,或者说,他感受得到
这两个人在这个黑雾之中。但是无名试着去触摸这黑雾,黑雾却没有允许他去一
看究竟。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功力原因,或许是因为时机尚未成熟,种种原因使得
无名无法面对面去询问琳靡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把叶月捆绑的这么「精致」的。当
然无名也在心中立下了要增强修为去打破这一谜团。
叶月携带的东西也只能用多来形容。衣物,干粮,暗器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
东西都在这里面,天知道她在拿到戒指之前是怎么放好这些东西的。而叶月这是
也透过乱发看向无名。「武器以外的东西不要乱动,理好了都给我放回戒指里面。」
而无名对于叶月的传话也是遵守的。「好的好的,我的大小姐。」便开始整理起
东西,将那些烟雾弹等东西留在了桌上,剩下的东西则打包好放在了戒指里面。
无名想到自己一生破破烂烂的,而看到叶月被绑成那样,也不能说是干净,便说:
「我去看看这里有没有洗澡的地方。」
「有是有的,刚刚其他人都去洗过了,不过叶月小姐的话怎么办?」如儿回
答无名。无名一时尴尬,便领着如儿到了房间门口。「我进去问一问她。」
「洗澡」无名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叶月。叶月扭了扭白丝小脚,银牙摇了摇黑
色口球说到:「洗是可以,不过的话肯定不是你这个大色狼帮我洗。你还是让如
儿帮我吧。」而无名便出门吧这一想法传达给了如儿。如儿也点了点头,从无名
的手中想要接过装有叶月的皮箱。「不用了,这个箱子很重的,还是我陪着你们
吧,进去了你再拿着。」如儿也就不再客气,领着无名到了澡堂门口。
「大宅子有澡堂就是好啊。」无名在这个齐宅里面转来转去。「可惜无名先
生是看不到我家的风貌了。」如儿的感叹让无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便不再多语,
只是慢慢地在这个迷宫之中绕着,并在澡堂的门口把箱子递给了如儿。
只见如儿两手怀抱着箱子,便进了澡堂。其实如儿自己也准备去更衣沐浴,
这一次正好为她的救命恩人献上一份力吧。「有什么问题就问问叶月吧,她虽然
说不了话,但还是可以点头和眨眼睛的。」如儿首肯之后便进了澡堂,紧紧地关
上了门。
而无名此时也就在这澡堂的门口候着。一是因为自己和叶月约定好要保护好
她,二也是因为自己过会儿也想好好清洗一下身体。就在自己乘着无聊之际,准
备运运功的时候,齐晟便正好路过,看到了无名。
「齐晟大人好。」无名便向齐晟问好。而齐晟也向无名回好,并且说到:
「无名啊,这点钱是我给你的一些关照,看你现在身上也没什么装备,墨城的商
铺里面还是有很多适合的好东西的,你就用这个挑一挑吧。如果钱不够的话也可
以问我要,毕竟你可是救了如儿的人啊,而如儿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人,就和
我的亲身女儿一样。」
无名看着热心的齐晟,便不再推拖,拿起了这一个钱袋。钱袋还以外的厚。
「还有这个东西,你找时候和叶月小姐一块去看一看吧。这一捆绳子是我的熟人
在听了你对于那绳子的描述之后从那家店淘来的,你看这个和捆绑着叶月小姐的
绳子是不是相似。」说着齐晟便把这一捆黑色绳子放在了无名的手中。这一段绳
子并不长,大概也就一米左右,乍一看确实是和捆绑着叶月的绳子很像的。「这
是那家店的地址,就在那些卖武器的东西旁边,你明天可以去看一看,说不定有
新的发现呢。」
无名甚是感激,在向齐晟道谢之后便把这两样物品放好。「那我就先走了,
不打扰小兄弟你等里面的二位了。」无名也不再多语,对于多了一个线索这个好
事还是十分开心的。
而此时让我们把镜头转到澡堂里面。只见进了澡堂之后,如儿轻轻地把装有
叶月的箱子给平放在了水边,把叶月从闷热的箱子里面拿出来,缓缓地放在毯子
上,让她保持一个舒服的姿势。让后自己开始吧那无名做的衣服给脱了下来,便
提着满是木篮子进入了澡堂里面。「叶月姐姐,你要我给你擦身体呢,还是我抱
着你在水里面泡一会儿呢。前者的话点点头,后者的话摇摇头。」如儿便按照无
名给的方法询问被五花大绑的叶月。而叶月也乖乖地摇了摇头,便让如儿把她提
起来,浸润在水中,并且扭了扭身子让如儿把她身体上的那些污垢冲洗掉。如儿
也明白她的意思,便拿起毛巾开始擦起来叶月的身体。
如儿一手抓住那一捆叶月背后的绳子,提起叶月的身体以免她难以呼吸,同
时拿起毛巾,沾上了一点水为叶月擦拭起来。由于叶月的白丝没有办法被脱下来,
在吸了水之后便更加贴紧叶月的美腿,可以看到叶月的大腿根部的丝袜被勒的更
加紧了。而如儿也急忙把叶月给提出了水。「叶月姐姐,你没事吧。」
叶月摇了摇头,扭动了一下身体,呜呜呜的叫了起来,而口中流出的银丝也
流出了更多。「那我把你再一次放进水里了。」叶月也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如儿就慢慢地把叶月放进了水池之中,而叶月也开始享受了这一舒缓的情况。虽
然自己还是在层层捆绑之中,不过也比被血狱贩卖为奴要好多了。
看到叶月清秀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如儿也笑着说:「叶月姐姐,舒服吧。」
而叶月也努力地点了点头,虽然这个点头使得自己被脖子上的绳子和项圈勒的更
加紧了。而叶月也呜呜叫了几声。「叶月姐姐,你没事吧。」如儿赶紧帮叶月擦
拭着,并且不时地把她从水中提出来一会儿。
看到现在的叶月,虽然还是受着捆绑之苦,但是比起在马车上以及好了不少。
看到黑色的绳子缠绕着叶月,如儿也不禁红了脸看着叶月那优美的身躯。叶月似
乎也注意到了如儿的眼神,别过了自己唯一可以动的头,也是鼓起了腮帮。不过
这也导致嘴中的银丝停不下啦。如儿见着叶月的小心思,就提起了澡堂旁边的木
勺,开始精细地擦拭起叶月的身体。
只见叶月现在的身体还是被黑色的绳子牢牢捆绑,沾了水的白丝小脚贴在后
脑勺之上,而后脑勺那一段与绳子一块混合,穿过了叶月的小脚趾的捆绑的地方
地头发,则是在吸了水之后慢慢膨胀,使得叶月呜呜叫了起来。而这黑色的绳子,
也在洗了水之后开始有些收缩。只见叶月皙白的皮肤被黑色的绳子勒出了更多的
紫黑色的部位,而叶月也开始大叫,只可惜那银牙下的口塞把叶月的话翻译成了
呜呜呜。
如儿这是当然是急了,连忙把叶月放在了水池边,开始用毛巾帮叶月擦拭。
而叶月虽然对于身子上的那些绳子吸水之后的收缩十分恼火,但是因为自己被干
净地清洗了一遍,也就没有生气,并对如儿笑了一笑。如儿也明白了叶月的意思,
「下次我会更加小心的,叶月姐姐,对不起把你弄疼了。」叶月也不怪罪如儿,
毕竟弄疼自己的不是如儿,而是这个磨人的绳子。叶月其实心中为如儿道谢,但
是那塞口球也只能把自己的话翻译成了呜呜呜。
在叶月被擦拭干净之后,如儿便说道:「那叶月姐姐,我要把你塞回箱子里
面了。我会让无名先生拿着火炉帮你把绳子烤干的,你就放心吧。下次帮你洗的
时候我一定会更加小心的。」叶月也露出了笑容,点了点头。
在无名和齐晟交谈完不久之后,如儿便带着箱子和叶月一块出来了。「她怎
么样?」无名看着刚清洗好的如儿问道。「叶月姐姐洗好澡之后估计是累了,无
名先生,你过会儿来拿一个火炉,帮叶月姐姐烘烤一下身子。这奇怪的绳子吸了
水之后可把姐姐给勒坏了。」而无名也笑笑说到:「好的,如儿也真的是细心啊,
我回去会让她好好休息的。」如儿的脸顿时有一丝的殷红,顿时说不出话来。
「你们的衣服都找好了吗,我这个临时的衣服可没办法撑太久。」而如儿也表示
不用让无名担心,便和无名一块儿回去休息了。
无名到了房间里面,把叶月给提了出来。不知是否是因为刚刚的情况,这小
女侠以及半闭着眸子睡着了。而无名让如儿好好看好叶月,并自己去提了火炉过
来。
这齐府也着实是一个大户,无名拿到府里人给的火炉,可算是一个精妙的金
属制品。提着这个火炉回来,只见如儿坐在床上,正在给被驷马捆绑的叶月好好
按摩。「也是有劳如儿姑娘了。」无名将火炉放好。他当时也让伙计给了他导热
的铁棒。如儿接过木柄,在叶月的身上3cm 左右的位置慢慢划过,让绳子和白丝
慢慢边干。而叶月似乎也很享受这一过程,便不再挣扎,点点头就又睡了过去。
随着绳子被慢慢烘干,此时的叶月显得十分可爱动人。两只可爱的白丝小脚
抵在后脑勺,纤细的手臂以W 的姿势捆绑在身后,而两只白丝美腿捆绑在一起,
大腿与小偷用黑绳连接。白丝勒紧了她的绝对领域,黑色的塞口球两侧的嘴唇也
有了点血色。
无名看到这时候的叶月虽然还是保持着那个难受的姿势,但是神情已经大变。
她不在是被抓走时的害怕,也不是发现绳子解不开时的苦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
信任的感情。而无名也知道自己虽然没有过去,但是在他的未来之中,有这个叫
做叶月的女孩要去守护。即便她摆脱了捆绑,无名也会一直守在叶月身边。
————————————————————————————————————
期待评论和推广啊,各位读者的支持是我更新的第二大动力(因为第一大动
力是我觉得没有我喜欢的剧情2333333333333333)。
这一章没有出现新角色,而是把笔墨放在了剧情和洗澡(然而洗澡也没什么
细致的描写),比较对不起各位啦下一张会有新角色的,不过,捆绑就不一定了,
看情况吧。
这一章的妹子可是男主以后的基础能力来源和设定解说姬啊,所以也是给了
个特别的装束。
我们的男主无名终于开始掠夺了啊,而大家心心念念的妹子叶月也脱困了哦。
————————————————————————————————————
第六章
叶月自然是霸占着床,而无名便乖乖地躺在地板上了。无名自然也是累了,
毕竟两天战斗下来消耗了身体的很多能量,就算是地板也能够睡得安安心心。
虽说在齐府里面是不用担心别人的袭击,但是无名还是提防着去睡觉的。
事实就是这一晚十分宁静,不论是叶月,如儿还是无名都好好地休息了一下。
金鸡报晓之后,无名便起身。先是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叶月,并且把皮箱擦拭
干净。
然后坐在桌前,开始思考起今天的行程安排。
等到叶月醒了之后,差不多那些店铺也陆陆续续的开张营业了。无名便把昨
天齐晟的一系列线索告诉了叶月。叶月也就要求无名带着她一块去。在无名给叶
月输送好功力并且喝好水之后,两人便离开了齐府,前往了那个商店街。
由于齐府处于安静的富人地带,所以商店街这个嘈杂的地方当然还是有一些
距离的。墨城作为除帝都之外的第二大城,其豪华的规模自然不用泛泛而谈。就
在无名顶着缓缓上升的太阳赶到商店街时,那宏大的一条街配上向四周延展的环
境,着实使人着迷。
无名便提着箱子,开始了一边瞎逛,一边开始寻找那家有着绳子消息的店铺。
无名摸索着这个店铺必定不是在这个招摇过市的显著地方,更加有可能是在
小巷里面。
无名一遍晃晃荡荡,一遍擦亮这眼睛开始打量。要说这齐晟估计也是给他找
了个靠谱的店,毕竟这一张纸上只字未提店名,而是支支吾吾的说在甲店的南面,
乙店的东面,这种模棱两可的描述。无名也无可奈何,一边看着这街上的新奇玩
意一遍循着墨迹查找方向。
街上的配件啊,装甲啊,无名都十分感兴趣。不过今天的钱可先不能乱用,
无名绝对在找到了那家店之后再说,毕竟到时候没钱了就尴尬了。晃悠晃悠着,
箱子里的叶月都有点不耐烦了,便挣扎了一下。而无名也没有办法,在找到了两
个所说的店铺之后,放眼望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想着那个自己估算的地方
走去。
大约每十步就要转一个弯,在重重的小巷子之间,似乎是终于到了他们的目
的地。这个巷子,无名觉得就算是上好的生命之水也难以飘到大街上的人的鼻子
里面。
「请进哦。」这个没有牌匾的小店铺紧关着们。无名有礼貌地敲了敲们,便
听到了里面传来的清脆女生。无名便推开这个感觉十分牢固的木门,可一眼望去
没有看到那声音的主人。
「哦哦,是为了那黑色绳子而来的吗,那你先坐在椅子上吧。」说来奇怪,
这地方不想是一个茶馆或者酒楼,却在这门口进去的地方摆了一张大桌子,桌子
边上还有个好几把椅子。无名把叶月放在桌上,自己则坐在这桌子旁边的椅子。
只见这一层不大,也就是普通的木屋结构。
随着从楼梯而来的脚步声,无名看到了他要见的人。「你就是为那个黑色绳
子而来的人?昨天我已经知道了大概情况了。你可以称我凌渊。」「啊,凌渊小
姐你好,你就叫我无名好了。」
无名看到这凌渊的样子,心中也被吓了一跳。只见凌渊身上穿着一身白色的
拘束衣,所有的束带都解开着漂浮在空中,没有被系起来。那拘束服紧贴着凌渊
的身子,但她穿着这一身衣服却不显得突兀。脚上也踩着和裤子连在一起的高跟
鞋,长度大概有10到12厘米吧。而看到凌渊的脸部,则是画好了精细地浓妆,脸
上的眼影呈紫色,而眉毛也处理的很紧致,嘴唇上下也是烈焰红唇,十分诱人。
一个红色的口球像一个项链一样戴在她的脖子的白色项圈之上。「怎么了,我这
一身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无名先生?」
「不不不,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吧。」无名也一时语塞。并且偷偷打开
了箱子的一条缝,让叶月看了看这位眼前的凌渊。「这个好像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叶月则回答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把我给她看。」
「既然凌渊小姐已经知道了背景的话,那我也不多废话了,直接就进入正题
了。」无名瞪大了眼睛。「我想要知道如何解开这个黑色绳子。」
凌渊自然也是早有准备,「这绳子可不是一般之物。要我解释的话,这些绳
子可不是人们用手绑上去的,而是直接操控着它们,直接缠绕上人的。因此这绳
子不会有绳结,除了操控的人之外,便只有同样懂得操控这绳子的人和实力绝对
的人可以解决它们了。」无名在听完这一番话之后便陷入了沉思。他记得叶月是
在一瞬间就被绑成这副样子的,很明显琳靡也是用了这一方法才在短时间内做到
的。
「琳靡,是用她的鞭子,绑了我,让后就,变成了这绳子。」叶月也听见这
无名和凌渊的谈话。「那现在这操控绳子的人是肯定找不回来的,那凌渊小姐你
有什么办法吗。」凌渊也似乎早有准备,说到:「我这幽梦阁在这一方面可是绝
对的墨城第一。不过嘛,代价,你可准备好了吗。」凌渊说着摆弄着自己手臂上
的束带。「无名先生,你也是瞒不过我的。我知道这个绳子只有对于女性才会有
这么强大的功力,而你既然这么着急,说明这绳子绝对是捆绑的十分到位了。而
印象着这绳子的就只有两个因素。一个是捆绳人的功力,一个是被捆绳人的功力。」
凌渊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捆绳人的功力越强,这绳子捆的越紧。而被捆人的
功力越高,同时,这绳子也是捆的越紧。既然你已经带着那位重要的人从捆绳人
之中逃离甚至是打败了对方,那么,这说明,那被捆之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平凡
之人吧。」
无名顿时对这个面前的身着拘束衣的女子害怕了起来。他知道凌渊早已看透
自己的实力,也把这事件推测的八九不离十。「那么,凌渊小姐的意思是?」
「把那女孩留给我一个月,或者,我要你身上的那件法器。」
无名这时大惊。他不料这个凌渊是盯上了叶月或者无名的戒指。无名瞬间开
始运功,处于一触即发的阶段。
「别急,无名。你让她先在你面前把我解开。」叶月的意思是要让无名先不
要着急,至少要把叶月的束缚先给解开。
「那这样子,凌渊小姐。你能不能先把绳子给解开了,她毕竟才是这件事情
的最大受害者。在她解开之后我再和你谈谈条件如何。」一边说着,无名一遍把
手放在了那齐晟给他的钱袋之上。准备使用这个他一直没有的筹码。
「你那钱袋里的500 金,先抵给我做筹码吧。」无名就爽快地把那钱袋放在
了桌子上。虽说无名对于这钱并不在意,但是无名也知道这幽梦阁是凌渊的地盘,
自己就算是等到叶月被解开之后立马奔走离开,也是难上加难啊。
而之后无名便打开了箱子。叶月在从黑暗环境之下出来的瞬间,眼睛也难以
睁开。「那我就在这里开始帮她解开绳子了。」只见凌渊开始用功,那真气也输
入进了捆绑着叶月的绳子之中。最先被解开的是叶月的塞口球。只见这黑色塞口
球最终从叶月的小嘴上被拿了出来。当然叶月这是还是保持着双唇张开的姿势,
毕竟嘴巴已经麻痹了。而乳夹上的银色链子和下体的按摩棒也被拿了出来。接下
来那一大段的黑色绳子便是凌渊开始慢慢发功的部分了。
只见凌渊屏气凝神,真气厚厚的包裹在黑色绳子之上,而慢慢地这黑色绳子
开始像是失去了活力一般,便慢慢地开始松开。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只见叶
月的黑色长发被解开,而白丝小脚也不在抵着后脑勺,这时这黑色的绳子就成了
一捆和昨天无名收到的一样的绳子。
「这些东西都放箱子里面了。」无名之间凌渊把那些捆绑了叶月的物件都放
到了皮箱里面,然后把叶月抱到了柔软的沙发上。「她被捆了大概两天了吧,虽
然自身武力高强,但是也奈何不了这么长时间的虐待。估计她还要保持这个姿势
一天。」
凌渊用手上的长袖擦了下汗,「接下来,无名先生,该算报酬了吧。」
无名知道其实刚才应该在凌渊施功的时候拿下她,但是毕竟自己还是为叶月
着想,便没有下得去手。叶月现在也是太累了,还是保持着被捆绑时的姿势,就
在沙发上躺着睡着了。
「要么那女孩,要么法器。」凌渊看了看沙发上的叶月,「还是说,你想按
照我们幽梦阁的老规矩?」
无名似乎想起了晌午他在乱逛的时候,无名看到阳光照在那张「提示纸」上,
里面隐藏的字样。「我们,来赌一把。」
「对」凌渊的艳眼看向无名,「你不但想要救出那女孩,还要想知道你那戒
指的用法,不是吗?」「那我赢了呢?」「你赢了,我就把那戒指的用法教给你,
而你输了,那戒指我就拿去了,而那女孩,就要陪我两个月。」
无名知道如果自己输了,带给叶月的损失反而是更大的。便起了身,说到:
「你这幽梦阁,被我弄坏了可别来怪我哦!」
凌渊此时也站起了身子,只见她那紧身拘束衣之中突然多出了绳索和暗器。
虽然对上无名这样的男性,绳索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了,但是那些飞镖和
银针还是有很大威胁的。
无名此时也拔出了剑,开始活动自己的功力。他想到击败琳靡是自己的剑附
上血斧的力量,便开始摸索起来,看到剑上开始缠绕起了不同颜色。「你这小子,
悟性倒挺不错的。」凌渊也不甘示弱,就向无名冲来。
无名双手握剑,挡下了凌渊的暗器,并且砍向凌渊。凌渊也编制好了绳网。
就在两人纠缠之际,看到无名的剑上像是活了一般,黑红色的真气凝固成了
琳靡的鞭子一样的样式,挥向了凌渊她的香颈。凌渊顿时倒在了地上。而那真气
也从凌渊的右手开始侵入,只见这几秒之内,凌渊全身的拘束衣束带就被好好地
捆绑完毕,而那原本白色的拘束衣也可以看到像是有着一根黑色的绳子穿过一般。
这是的凌渊可算是有苦说不出了。她全身被拘束衣链接在了一起,双手被交
叉捆绑环绕在腰部这里,见不到的双手被捆成了两个小拳头。而两只紧身的美腿
被捆绑在了一起,大腿和小腿拘束在一起,使得凌渊只能够跪在地上。
而脖子上的项圈也收紧了不少。只有红色的口球还没有被戴上。
「愿赌服输,你应该告诉我关于这个戒指的秘密了。」无名蹲下身子,看着
无奈地被拘束着跪着的手下败将。
而凌渊似乎难以呼吸,艰难地说到:「在我的背部脊柱的地方有一个暗袋,
那里面的笔记本有记载这法器的故事。」
无名打开了那那背部的暗袋,从里面拿出了这笔记本。只见无名他一目十行
地翻了两页,便合上了本子,运功让这戒指里的黑色绳子出现。
「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到里面在和我说吧。」
凌渊的眼神顿时就不对了。她刚准备像无名求饶,鼻涕和眼泪把她的妆也冲
散了。但是那黑绳子以及把那红色的口球塞进了她的红唇之中。凌渊一点点的消
失在了戒指之中,而无名在原地顿了一会儿,把那小本子也一块和箱子里的绳子
和按摩棒等东西放进了戒指之中,然后运功早出了一捆白色的绳子,将还在沙发
上熟睡的叶月给又按照驷马攒蹄的方式给捆了起来。只是这次捆的就不是那么的
紧了,没有把脚连到后脑上上,只是和手绑在一块,也用多余的绳子把叶月的嘴
巴给勒住了。叶月当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在解绳子的时候凌渊给叶
月下了昏迷的法术,在这一时半会儿的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动静。而无名便提着箱
子,和来的时候一样,离开了这个现在已经是他的地盘的幽梦阁。
————————————————————————————————————
各位不用担心啦,我们的男主下一章就要进入戒指开始训话凌渊了哦。
欢迎评论和讨论啊,求帮忙硬广和转载
————————————————————————————————————
第七章
凌渊在被黑色的绳子被吸收进了戒指之后,发现自己在一个纯白的房间之中
醒来。这个房间就像精神病院里面的病房一样,六面的墙壁都是软绵绵的,白色
的墙壁,病人就算是撞墙也不能够对自己造成伤害。
凌渊自己现在还是保持着被自己身上的拘束衣给拘束起来的样子。两个手臂
被束带缠绕在小腹之上,胸前的皮带缠绕着自己白色的衣服,把她不小的乳房给
维持成了一个标准的半圆。而香颈上的黑色项圈使得自己不得不抬起胸脯,将她
的头抬高使得自己还能够呼吸。
红唇之中的银牙咬着红色的塞口球,银丝从里面慢慢流出,大部分滴在了她
的胸前部分。银色的口水慢慢地浸湿了自己胸前的白色布料。而看到凌渊的下身,
双腿之间的地带被黑色的束带穿过,其中有着三根按摩棒正在无规律地震动着,
带给凌渊难以言表的快感。
再看到腿部,凌渊的两只美腿现在被并拢,用拘束衣的束带给牢固地捆绑在
了一起。黑色的束带把她的大小腿捆绑在一起,使得凌渊只能跪在地上,无法动
弹。而她脚上的高跟鞋根也被拘束带缠住,连接到了凌渊脖子上的项圈,使得她
无法动弹。
只见凌渊没有挣扎多久,无名便出现在了这个纯白的空间里面。凌渊的小嘴
咬着红色的口球,呜呜叫着不停。无名却是慢慢地伸出手摸了摸凌渊的头。「谢
谢你的书,该轮到我问你点别的东西了。」
凌渊明显是想要摇头,但是自己身上的拘束并不允许她做除了眨眼以外的动
作。「这个戒指,这个空间,想必你都比我还要清楚吧。」无名笑了笑,他现在
完全不像是那个当时来找上门的江湖侠客,反而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看你这么想说话,那我们就好好说说吧。」无名见着这凌渊像倾诉些东西,
便挥挥手,解开了她口中的红色塞口球。
凌渊慢慢地合起了红唇,咽了咽口中的银丝。「你,到底要干什么。」「你
这么在意干嘛,反正你从现在开始就要一直为我服务了,到永远。」凌渊听到这
句话,撇了撇嘴,努力将视线从无名身上移开。
「既然我们时间也够,那么凌渊小姐,作为我的说明书,该由你来为我解说
一下这个戒指的神奇用法啦。」只见无名一边说着,一边挥手在这个白色的房间
之中召唤出各式各样的刑具。「这,这全都是幽梦阁地牢里的刑具。你竟然偷看
我的记忆。」
「凌渊小姐,你说这是你的记忆吗?你现在可是我的东西了。」无名看着凌
渊那愤怒的表情。「再说了,要不是你,我可进不来这个地方呢。」
听到这里,凌渊便不再说话了。她似乎知道些什么一样,反而在庆幸无名的
到来。
「我不和你多说了,接下来,你就自己好好享受吧。」
只见房间里面的刑具突然就消失了,随着刑具一块消失的是无名。而凌渊咬
咬牙,那个被解开的红色口球又重新出现在了凌渊的红唇中间。凌渊知道无名已
经从自己的地牢之中选出了自己「最爱」的那件刑具,而自己能做的只是等待并
享受着这无限的淫虐。
只见那白色的房间之中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拘束装置。随着那庞大系统
的渐渐显形,凌渊身上的束缚也直接消失,变成了这一空间之中的粒子。现在的
凌渊可以说是一丝不挂,全身上下都是洁白的皮肤,在这白色的空间之中显得十
分纯洁。黑色的长发可以说是到了她的臀部的位置,一下子的像瀑布一样洒落下
来。而脸上的浓妆现在也是没了痕迹,有的只是红色的嘴唇。凌渊知道自己现在
是要穿那一身拘束装备了,她也知道一旦进了这个空间,自己便不在有什么反抗
的可能了。便乖乖地走向那凭空生成的衣柜。
打开衣柜里面先看到的是那吊带的白丝袜。凌渊张开大腿,慢慢地把两只美
腿套紧在了白丝袜之中。然后出现的是一对黑色的皮质手套,凌渊也就缓缓地把
双手套进手套之中,手套包裹了凌渊的小臂,结束在凌渊的大臂位置。不论是手
套还是丝袜都有吊带,而吊带连接的地方就是接下来出现的黑色超暴露的半透明
拘束衣。这件拘束衣不同于凌渊原来穿的那件拘束衣,这件拘束衣更加像是一个
泳装的拘束衣,其本体只是在于包裹身体的躯干部分,而四肢就是有着连接手套
和丝袜的束带。
凌渊先是把那双大约有15厘米左右的高跟鞋穿在了白丝小脚上。那黑色高跟
鞋上的扣子也被凌渊给扣好了。接着凌渊开始穿上那件黑色的半透明拘束衣。
只见凌渊从袖子开始是把拘束衣套在了身上,并且把拘束衣颈部的黑色项圈
扣好在自己的脖子上。接下来开始缠绕起皮带。先是抽出胸前的几条皮带,从两
个乳球之间穿过,将两个乳球挺得更加大。8 字形的围绕好之后,凌渊把皮带穿
过小腹上的钢环。穿过钢环之后是下体的拘束带。这里的拘束带连接着上面的三
根粗大的金属棍状物。这些棍状物也不是普通的震动棒,凌渊看到它们上面有着
孔洞,可以接受凌渊的排泄物。凌渊咬咬牙,慢慢地把后庭,尿道,阴道中都插
上了这些个棍棒物。没有润滑油帮助摩擦,凌渊感觉自己已经快没有力气了,脸
上也突然开始出现了潮红,而回荡在白色房间里的娇喘也是只有无名和她自己才
能够听见了。但是至于无名在不在听,这也不是凌渊能够知道的事情了。
凌渊强忍着身下传来的快意,慢慢地把皮带扣在了小腹上的钢环之中。这是
凌渊已经是站不起来了,她只好尝试着跪在地上以防止自己的屁股接触到地面,
使得自己的下身更加难受。只见那剩下的拘束部分便开始自己动了起来。
凌渊的双手先是在双手的背后并拢,用银色的绳子捆绑在了一起。然后在外
面,一个黑色的直臂皮手套出现在了凌渊被直臂捆绑的双手之中。那黑色的拘束
套包裹住了凌渊的手臂,并且在双手的位置伸出了皮带绕过了下身而系在了钢环
之上。那黑色的单手套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细丝紧紧缠绕。而在她的胸前也是
出现了两对乳铐,从乳房的根部就把她的美肉凸显出来。
而她的下身也开始了加工。她的白丝双腿被尽量分开着,用银色的绳子将每
只大小腿分别的捆绑在一起。同时在膝盖处连接上了铁棒,使得她的双腿不可以
并拢。而两只高跟鞋确实被束带捆绑在了一起。这时的凌渊可算是身上所有的拘
束都完成了。
接下来凭空出现的透明榨乳器着实惊了凌渊一下。只见胸前的乳铐上,透明
的榨乳器连接在了铁环上面,而榨乳器的后面也连接着不知通往何处的导管。
而同时,凌渊下体的三根棒子也连接上了导管。同时在她的臀部也出现了一
个针孔。这个针孔凌渊也不知道是要注射些什么东西。
随着拘束装置的完成,凌渊的身体便开始在被连接到了出现在房间正中央的
那个悬空的黑色架子上。只见那架子也没什么特殊形状,只是被吊在空中摇晃着。
先是凌渊的高跟鞋和单手套的末端穿过了黑色架子上的最高点,被连接在了一起。
这是的凌渊便已经被吊在了这空中了。接着是膝盖上的钢棒被连接在了架子之中,
而颈部的黑色项圈也被连接到了架子上。那架子现在的样式就像是一个黑色长方
形框,四角有着绳子连接着上面的钢圈,钢圈用锁链连接着天花板。而钢圈之中
也穿过了黑色的束带连接着凌渊的手和脚。在架子之中是凌渊的头,身子和腿部。
这是凌渊的嘴部被一个塞口球给填满了。但是这次的这个塞口球和原来的不
太一样。这个塞口球中间是开了一个洞,其中连接着一个导管,而导管则也是连
接去了不明的地方。凌渊或许是知道她身上这么多导管是被链接去了什么地方,
又是要干些什么。
只见在这些拘束器都准备到位的时候,凌渊的身下出现了一桌化学药品一样
的玻璃罐头,可以看到所有的管道都连接到了那些玻璃仪器之中。凌渊感觉自己
的屁股被针扎了一下,药物从自己的身体之中注射进来。同时她身下的三根金属
棒也开始变得通红,有节奏的一张一缩,慢慢地从她的身体里面吸收着许许多多
的东西。凌渊胸前的挤奶器也开始工作,渐渐地她发现自己也开始产奶了。
在这一系列的交合之下,凌渊想要合紧双腿,却被这拘束器给固定这无法动
弹。
自己慢慢挣扎也只是使得她在空中摇晃。
凌渊知道自己被注射了春药、催乳剂、泻药等东西。而自己的屁股里面也被
灌入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慢慢地她开始忍不住了,眼泪伴随着自己腹部的辛辣
味和肚子的难受感,黄金色的金汁和蜜穴里的妹汁从三个管道里面流了出来,混
合在了一起之后,涌上了凌渊嘴部的导管。凌渊摇晃着头脑,勉强地想要逃离这
恐怖的惩罚。但是只见缓缓地,那固液混合物从嘴巴进入了凌渊的喉咙之内。凌
渊呕吐出来,但也被咽进了嘴巴里面。
凌渊或许明白了这个「食物」的滋味,眼泪鼻涕直流。而她的臀部又开始在
她的雪白屁股之上注射混合药物了。凌渊也明白这一循环永远不会终止,而自己
的力量,自己的知识,自己的尊严都会被她的主人无名所夺走。她现在以及成为
了无名的一个美肉玩具了。
凌渊的泪混着她的倾诉,造就了那没有人能够见到的美丽倩影。
无名这时从外部看到了凌渊被淫虐的样子,同时也慢慢感受到了凌渊的力量。
无名虽然同时也很好奇原来抓来的那两位美女,但是他先是把这事抛在了脑
后,开始从凌渊的记忆之中提取出了一条绳子。这条绳子是凌渊曾拥有的一条名
字叫做疗绳的神奇绳子。被它捆绑的人不但不会受伤,反而会慢慢恢复自己身上
的伤。
无名投影出了这条绳子的复制品,将还在沉睡的叶月捆绑好装进了皮箱之中,
离开了幽梦阁,踏上了回到齐府的路。他知道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
这一章可是真实买福利了,我觉得我对于拘束装置也描写的十分详细了。
当然还是希望大家多多参与讨论,多多支持,多多评论啦。
大家记得催更啊。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