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时空绿母系统】(01)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一章
「跪下,都给我跪下,不许乱动,他妈的,你们这帮姓朱的也有今天?真是
老天有眼啊!」
朱邪一脸死灰,穿越到这倒霉的甲申年,一觉起来就成了李自成的俘虏,这
他娘的就是辆穿越灵车。
穿越成崇祯幼子,最小的王爷,一睁眼就被李自成手下的叛贼抓住,这可咋
整。
正在朱邪瑟瑟发抖时,一道电子合成乐在他脑海里突然响起。
「您好,时空穿越者10086 号,欢迎使用超时空绿母系统。」
神马?还有这种诡异的系统,这是什么诡异展开。
「鉴于您是第一次使用该系统,系统精灵将会为您进行简单的介绍。本系统
由多元宇宙绿母协会出品,每当宿主所在世界的血亲(也就是母亲),遭受除宿
主,宿主父亲外的人凌辱,就可以收集到一定数量的绿母能量,而绿母能量则可
以在系统商店兑换各种各样的特殊能力,修炼功法,高科技物品,魔法道具等等。」
朱邪一愣,这他妈是个专门坑妈的系统啊,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虽然是
名义上的母亲被绿了,但对他来说其实也就是个陌生人,有个锤子关系?这傻逼
系统漏洞还不少。
正当朱邪暗喜时,系统精灵又蹦出来了:「宿主太天真了,我们这个系统本
质上是收集情绪的特殊装置,如果宿主心如止水,事不关己,那我们还玩个蛋。
所以,为了加强宿主体验,我们会为您灌输穿越身体的部分记忆,并且压制宿主
主人格,如果宿主没有异议,我们就开始第一个新手任务了。」
朱邪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所有和这具身体生母有关的记忆一股脑的塞进他
的脑子里,就仿佛一百万个抖音短视频同时在他脑子里播放。
「等一下,道理我都懂,话说这会我的母后,周皇后应该已经吊死在坤宁宫
里了吧,难道我还要找人奸尸才能获得能量?草泥马狗系统,坑死大爷我了。」
「新手任务已发布,带领牛金星进入坤宁宫,凌辱宿主生母周皇后,任务道
具还魂丹已发放到宿主随身空间,请查收。」
还魂丹?什么鬼东西。
朱邪意念一动,一枚红色小药丸出现在他手中,一行文字在他视网膜上浮现。
「任务道具——还魂丹,可以复活十二个时辰内死去的人类。注:仅可当前
世界使用,离开本位面时将自动删除。」
妈的,这是好东西啊,可惜了。
朱邪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他开口大喊到:「我是大明皇子朱邪,我有大事要同牛金星,牛将军商议,
你们速速通报!」
刚喊两句,朱邪肩膀就被反贼士兵狠狠踹上一脚:「他妈的,鬼喊什么呢,
吓老子一跳,再吵吵老子活剐了你!」
朱邪咬紧牙根没有叫出来,他强行露出一副谄媚的笑脸:「这位好汉,这位
好汉,真是对不住,我真的有要紧的事情同牛将军要讲,麻烦你通传一下,一会
和牛将军若谈妥了,我送你黄金百两!」
反贼眼前一亮:「你说的可是真的?我知道你是狗皇帝的儿子,你这龙种可
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朱邪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兄弟,如果我违背誓言,就让我老祖宗太祖朱
元璋从坟墓里爬出来乱刀砍死,这下,你信了吧?」
反贼喉结耸动,他狠狠吐口唾沫:「好家伙,这誓够毒,你等着,我这就去
通知牛将军。对了,记住我的名字,周二狗,牛将军亲兵队队正。」
没让朱邪等多久,一个壮如铁塔般的黑汉子出现在他面前,他眼睛大而亮,
天庭饱满,颧骨凸起,看起来就像一只暴怒的公牛。
「小子,听说你有事情要同我商量?说吧,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我就斩下
你的狗头,明白吗?」
朱邪点头称是,他仰起头看着牛金星的眼睛:「牛将军,在下要说的是,关
于大明母仪天下的周皇后之事。」
牛金星突然冷笑:「呦,原来是个孝子啊,那么我的告诉你,你妈死了,老
子亲眼看见的,就在那什么宁宫,还是老子亲自把她从白绫上解下来的。」
朱邪摇摇头:「非也非也,其实将军看到的是假象,我的母后只是服用了特
制丹药,进入一种假死状态,只要她服用了我身上这颗对应解药,就会从假死里
复苏过来。所以请您务必将我带到母后身边,让我将她唤醒。」
牛金星拍拍手,大声叫好:「龟龟,听的老子一愣一愣的,但你他娘的说了
这么多,这和老子有什么关系呢?」
朱邪胸有成竹,不紧不慢的说到:「非也非也,将军不仅有好处,还有天大
的好处,其一,大明皇后带着皇子投降大顺,我们母子愿意归顺闯王,并且证明
闯王非反贼,而是伐无道,诛暴君的一代英豪。」
牛金星点点头:「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不过你这没卵子的行为真让老子看不
起。」
朱邪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说到:「这第二吗,传国玉玺你们可搜到了?在我
离宫之前,玉玺一直由母后来保存,也只有她知道玉玺的下落,这可是君权神授,
皇权的象征啊,牛将军你应该明白这有多么重要了吧。」
牛金星脸色大变:「你说的这件事太重要了,不行,我得先上报闯王,由他
做决定。」
「诶,将军,慌什么?还有一项和将军息息相关的事情,您听了再做决定嘛。」
牛金星疑惑的看着朱邪:「还有什么东西,你且说来听听。」
朱邪神秘一笑:「牛将军也是见过在下母后了,不知将军认为在下母后姿色
如何啊?」
牛金星回想了一下:「美,太美了,就像天上的仙女似的,」
朱邪满意的点点头:「那么牛将军,有没有尝尝这大明皇后的身体是什么滋
味的想法?」
牛金星听了一愣,接着疯狂大笑,笑着笑着抡圆了巴掌狠狠扇在朱邪的脸上,
直让他飞出去三丈远:「他妈的,老子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可这纵横天下近二
十年里,还是头一次叫你这卖母求荣的孬种。」
他得意的笑着说:「好啊,不如这样,你跪下来给,给老子磕仨响头,认我
做爹,我就带着你这只绿毛龟儿子去肏你亲娘,如何?」
朱邪一撩袍子,跪在地上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请亲爹临幸母后,儿子为
父亲大人前面带路。」
「好!」牛金星一脚踹在朱邪屁股上:「狗儿子前面带路,麻溜些。」
紫禁城处处都是火光,随处可见劫掠的士兵,倒在血泊里的太监,以及被侮
辱,轮奸的宫女。
朱邪倒是对此视若无睹,他一门心思为牛金星引路。只是这到坤宁宫的路太
长,让他这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富态身子颇感吃不消。
走了约摸半个时辰,一行人才磨磨唧唧的进了坤宁宫大门。
地上一幅破草席,白布下停放着一具余温尚存的艳尸。
不知怎么回事,朱邪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也不怎么听使唤。
扑通一下,朱邪眼睁睁看着自己里离地面越来越近,砰砰砰就是三个响头。
一边磕头一边哀嚎着:「母后,母后,儿臣不孝啊,呜呜呜……」
牛金星吓了一大跳,别这小王八犊子是忽悠老子,就为了见他娘最后一面。
他本身就是个火爆脾气,当即恶狠狠的掀开白布:「臭小子,赶紧给你娘吃
下那个药丸,老子可没工夫听你哭丧,你要是胆敢欺骗老子,就别怪老子当着你
的面玩烂你妈的尸体,再一刀砍下你的狗头塞到你老娘的臭屄里,懂吗?」
朱邪巴不得立马掏出来还魂丹给周皇后服下,他牛金星肏女人,自己愉快的
收入绿母能量,这种双赢局面多好。
可问题,他控制不住自己啊!
这具身体原主人怕是个傻子,一点都搞不清他现在的处境,就知道在哪哭天
喊地的叫娘。
牛金星一把拽住朱邪的领子,将他提到半空中:「妈的,真是个废物,一边
去。」
掏出来还魂丹,牛金星随手将朱邪扔到一边去,他走到周皇后尸体边,撑开
她的嘴巴,强行将药丸放到皇后口中。
但死人怎么下咽呢?他摸着下吧冥思苦想。
劳动人民自有劳动人民的智慧,既然她自己不能吞咽,那那谁给她冲下去不
就得了。
牛金星一挥手,吩咐几句,两个人高马大的亲兵立刻将周皇后的尸体从地上
架起来。
牛金星嘿然一笑,三下五除二解开裤腰带,露出他又黑又长的大宝贝。
朱邪差点呛晕过去,这么大骚味,这多长时间没好好洗过了?
两个亲兵脸也绿了,不过他们是牛金星的死忠,而且根据牛大将军的性子,
大将军吃肉,那他们这些人少不了口汤,要知道,这个女人可是大明母仪天下的
皇后娘娘,对他们这种地里刨食的泥腿子,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牛金星拉下周皇后的下巴,他扶住阴茎慢慢挺进皇后娘娘的嘴巴,调整好位
置,他表情逐渐放松,势大力沉的泉流带着还魂丹顺着喉道一路绵延,而丹药里
蕴含的庞大生机,修复和刺激着周皇后早停止运作的器官。
牛金星一哆嗦,他将肉棒退出周皇后的嘴巴。
这也就是死人没感觉,刚才他的大宝贝可是插进了这女人喉咙半截。那丧失
弹性但依旧紧致的深喉,带给这位阅女无数的牛大将军无与伦比的美妙体验。
「嘤」
沉睡的美人睫毛微颤,她好像做了一个漫长的梦,牛金星咽了口口水:「他
娘的,这是还魂药啊。」
他伸出手指,放在周皇后鼻子下方,暖热的气流告诉牛金星。没错,这个女
人真的活了。
朱邪同样愣愣的看着这个死而复生的女人,在他心底涌现的,疯狂的喜悦几
乎要冲破他悲痛欲绝的面具。
「这超时空绿母系统竟然如此强大,死人也能救活了,那长生不老,是不是
也是可以实现的?」
周皇后扶着额头,死而复生的隔世感让她整个人有种做梦的感觉。
「怎么回事,本宫,是死了吗?」
她双目迷离,眼睛没有焦距,麻木机械的转动脑袋。
「这里,似乎是,坤宁宫?」
周皇后低下头,她身穿凤袍,但衣领,袖口用红色针线密封严实。
这是她上吊前,为了死后不让人侮辱她的尸体而做出的努力。
可是,她好像没死成?
皮肤能感受到丝绸润滑贴身的细腻,空气中蔓延着血与火的气息,她的嗅觉
还是那么灵敏。
还有,这种从喉咙深处传来的强烈尿骚味是什么?
周皇后痛苦的干呕着,但是出了几丝晶莹剔透的口水,什么都没能吐出来。
「母后?!」
周皇后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到她最为疼爱的幼子,满脸是血的趴在墙角。
「啊!皇儿,你怎么了?」
她想站起身来,跑到自己孩子身边,将他拥入怀中,帮他清理伤口,问他痛
不痛。
可是,她封死的衣袖无处借力,连撑起身子都颇感吃力。
「诶呦呦呦,这母子之间感人的场面,都让俺看的要落泪了。」
粗狂的嗓音说着嘲讽的话语。周皇后怒火中烧:「混账东西,本宫也是你这
……」
周皇后正要看看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竟敢对她出言不逊。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毛茸茸的大腿,而在这同时,她清楚的感觉到一根火热的
棍棒正硬邦邦的顶在她的额头上。同时,一股熟悉的骚臭味从她头上不停的飘过
来。
刹那间,周皇后的脸色变得苍白,她有一个惊恐猜想,但她不愿意相信。
这一定是一场噩梦对吧?
牛金星很享受,享受女人看到他时,面如死灰,泫然欲泣的表情。
就如同面前这位颤颤巍巍抬起头来,难以置信的高贵皇后这般。
女人,无论她们是何身份,面对自己都是这种恐惧,仇恨,又有些羞怯的表
情。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士绅家的小老婆,还是县令大人的千金,亦或是公侯勋
贵家的女眷,甚至是这凤鸣九天的皇后娘娘,都是如出一辙。
说到底,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牛金星玩过很多女人,高矮胖瘦,年幼成熟。
但越是玩弄女人,他就对女人的样貌身材越不重视。
反而,他很看中那些个被他糟蹋的女人的身份和地位。
你想,我本是一被革了功名的读书人,在那些贵妇小姐眼里草芥一样的人物,
可现在呢?我让她们生,她们就能生,我让她们死,她们就得去死。
现在,无数曾经看不起他的女人却恨不得自荐枕席,当他的小妾填房。这让
他原本极度自卑的阴暗心灵迅速膨胀。
杀进北京城,他就同身边的同僚们说过:「非公侯千金,皇家女眷,一概不
上。」
「皇后娘娘你好啊,做个自我介绍吧,在下牛金星,天启七年举人,闯王麾
下军师将军,也是第一个带兵冲进紫禁城的反贼。哈哈哈哈,请问,您有什么要
说的吗?」
眼前这个花容失色的贵妇人应该有三十出头,相貌可以说是出类拔萃,尤其
是这一身欺霜赛雪的皮肤,真是不可多得。
更别提她举手投足均合礼数,虽然此刻心神不稳,但仍藏不住那份属于久居
高位者的傲气。
「啊!你!」
周皇后尖叫着向后退去,她此刻充满了恐惧。
一个国色天香,雍容华贵的尊贵皇后,沦落到一群反贼手里会有什么好下场,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一头撞死在柱子上。
只是,她死了,她的孩子可怎么办?
墙角蜷缩着的那个额头冒血的男孩,那是她的亲生骨肉,如果自己死了,这
群大逆不道的反贼会不会拿孩子出气?
周皇后赌不起,也没有赌这一手的资本和能力。
她底下高贵的头颅,跪倒在牛金星面前,银牙都要咬碎了,但她还是屈辱的
恳求道:「这位将军,请允许本宫为皇儿处理一下伤口,本宫任凭将军处置,只
是希望将军不要为难我们母子性命。」
牛金星抚须大笑:「好,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其实皇后有所不知,你家孩
子刚才可是恭恭敬敬的给我磕头认父,这么说起来我就是这傻小子的干爹,而我
们之间,岂不是夫妻了?哈哈哈」
周皇后捏紧拳头,她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被仇恨冲昏头脑。
「将军说的是,只不过本宫无法起身,将军可否帮妾身取来剪刀,剪开这缝
死的衣袖裙底?」
牛金星抽出腰刀,拽住周皇后凤袍裙角就是刺啦一声。
「用什么剪刀?这样岂不是更简单?」
周皇后一手捂胸,一手遮掩下体。
凤袍之下,她仅穿了贴身小衣,薄薄一层丝绸,而其下粉白的肌肤暴露无遗。
「哈哈哈,皇后娘娘穿着凤袍没看出来,没想到你竟然藏着这样一副好身体。」
毕竟是三十多岁,生育过几个孩子的母亲,周皇后胸脯挺拔,臀肉丰满,并
不如扬州瘦马那般干瘦无趣。
「皇后,快去吧,咱们儿子可出血很久了。」
牛金星色眯眯的看着周皇后风姿卓绝的胴体。
「皇儿别怕,有母后在。」
周皇后小步挪到朱邪身边,她咬咬牙,撕下小衣,将朱邪脸上的血迹擦干净,
顺便给他包扎好伤口。
「母后,我好害怕。」
朱邪泪汪汪的看着周皇后,她凄凉一笑:「放心吧皇儿,牛将军是不会伤害
你的,不过一会母后要和牛将军说点事情,皇儿你闭上眼睛,堵住耳朵,不管发
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听,不要看,明白吗?」
朱邪听话的闭上眼睛,不过待周皇后转过身去,他又偷偷的睁开一道缝偷偷
观察。
周皇后背对着朱邪,赤裸的雪背,圆润挺翘的肥臀就这样不加掩饰的映入他
的眼帘。
因为她刚刚将身上的衣物尽数用在了朱邪的伤口上。
「嚯嚯嚯,皇后娘娘可真美啊,不亏是大明皇后,果然有母仪天下,艳盖群
芳的本钱。」
牛金星冲周皇后勾了勾手指:「来吧,皇后娘娘。就把我当成你那死鬼丈夫
一样,老子今天也要当皇上,睡皇后,哈哈哈哈。」
周皇后莲步轻移,屈膝跪在牛金星双腿之间,她幽幽说道:「希望将军能够
遵守诺言,周全我们母子性命。」
然后,她强忍着厌恶,绣口一张,像是吞鸡蛋般的含住牛金星的龟头。
「新生任务已完成,恭喜宿主完成第一个任务,获得绿母能量10点,随机抽
奖一次,是否现在使用?」
朱邪眼睁睁看着这具身体的生母驯服的跪倒在牛金星面前,一股撕心裂肺般
的痛苦骤然袭来,几乎让他发狂。
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天籁之音,却让他迅速冷静,妈的,不就是亲眼看着娘亲
被人肏吗,有什么大不了,反正他上辈子是个孤儿,生活里从未和母亲这个词产
生过联系。
再说了,劳资是8012年的时空旅行者朱邪,不是你这个早该淹没在历史大潮
的朱家皇子!
刹那间,仿佛有一道无形大锁被打开,朱邪感觉自己从灵魂层面上如释重负,
身体一轻。
「恭喜宿主打开第一阶段精神锁,获得随机一项精神能力,是否抽取。」
朱邪在脑海中狂喊:「抽取,抽取,包括新手任务奖励,统统抽取。」
欢乐的交响乐在朱邪脑海中响起。
「恭喜宿主抽取到,初级外交术,精神抵抗两项技能。使用方法已经刻入记
忆库。」
朱邪明显感觉到,他的气质变得更加和蔼可亲,在对本体的控制程度有了交
大幅度的提升。
这就是技能带来的变化么……朱邪嘴角轻扬,一条通向永恒的康庄大道,正
悄然浮现,而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也算代价吗?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