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女神境界】 (11:满城淫狱的女骑士团(中))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第十章 满城淫狱的女骑士团(中)
***********************************
喜欢阿黑颜,喜欢稍重口味调教。什么时候完结随缘。(`・ω・′)
对魔忍那个rpg究竟什么时候开放啊,事前登录好久了……不过能出X版
也是意料之中,但估计很费钱。
玩アリーナ的时候就见识过了,当时那个不知火妈妈的LR,花了我好多钱。
不过不知火妈妈真好啊,真好啊。o(TヘTo)
有时候最绝望的是,现实中,我就算成了世界首富,就算我登上月球,也不
可能真的找到像她那样的女人了。
很绝望。〒▽〒
***********************************
女骑士团的先锋被击败后,淫乱的全城调教还在继续。
在先锋酒吧中。
三队队长冰柏,与她的女儿星凛,这对气息强盛的女骑士母女,被换上了性
感妖媚的超简易女仆服,为男人们屈辱地服侍着。
这对绝美母女骑士的脸上挂着恼羞成怒的神情,精巧的鼻子里喷出灼热的气
息,随即被男人们一拥而上。
酒吧中人声鼎沸,魔族战士们将那些普通人类赶出去,这里只属于他们这些
为和罪出生入死的人。
三十六岁的人妻熟女骑士冰柏,是年龄仅次于圣歌的熟女人妻。她王国是政
务大臣的女儿,从小受优良教育。
脖子上戴着带有铃铛的项圈,身后有一条绑着粉色蝴蝶结的猫尾巴。饱受玩
弄之后,她举着托盘,为客人们运送酒水。
「喂,这边这边,嘻嘻……冰柏小姐。」
「哦哦,那就是差点杀了我们一队的可怕女骑士,我差点就死了诶!她的长
枪太可怕了,仿佛连天空都能撕裂。」
「这边,这边哦!」
男人们哄笑着,故意在不同位置大呼小叫。
冰柏身躯颤抖,没有内衣衬托的爆乳略有下垂。
棕色的长发盘在脑后,岁月让她充满成熟的韵味,眼角有一颗诱人的泪痣。
(……呃唔唔唔……可恶……这些,混账……!!!)
淡蓝色的瞳孔似乎能放出雷电,让所有人为之胆寒。
渐渐地,男人们都不叫了。
她的眼神太可怕了,所有人都笑不出来。就像被尖刺顶住喉咙,吞咽口水都
能感到刺痛!
砰!砰!砰!
酒吧天花板上的三盏魔法油灯接二连三炸开,像一枚枚手榴弹,玻璃碎片嵌
入地板,甚至洞穿了墙壁!
「哦哦哦……这,这个女人……」
「就是她,一定是她没错,那位战场上的可怕女骑士!」
「不愧是女骑士团的队长,比那个什么皇后都差不多了吧!」
嘈杂后,酒吧里鸦雀无声,半分钟都没人说话。
「啊,啊,好无聊啊。」
门吱呀一声开了。
最上位魅魔络络走进来,手托住下巴像在思考。她看到了长桌之间的冰柏,
觉得很有意思。
「是……是络络大人。」有人私底下惊呼。
络络绕着冰柏走了一圈,现场只有她战靴踩在地上的声音。
「不愧是,骑士团的母女呢,母亲冰柏可怕,女儿星凛也很可怕哦。」络络
微笑。
「不过冰柏,还记得主人给你设下的魔法吗?」
冰柏盯着她,目光好像一条毒蛇。平静,但很危险。
「再见啦。」
络络离开了,吱呀推开门,门又吱呀一声合上。
「妈……妈妈……」
星凛穿着女仆装,露出了丰满的大腿跟浑圆的臀部,胸前只是一对可爱的小
突起。
而冰柏的女仆上衣完全透明,那对下坠的超木瓜爆乳在黑丝之中兜着,摇晃
着,乳侧有一个黑色的美人痣。
冰柏望向星凛。
「星凛注意自己就好,妈妈一定会保护星凛的。星凛是妈妈的女儿。妈妈,
就算付出生命。不要忘记这份屈辱,骑士的鲜血跟肉体,由堪比死亡的钢铁意志
铸就!」
「是的,妈妈。」星凛目光坚定。
「喂,我可以要一杯啤酒吗?」一个人沮丧地问。
星凛离开,到隔壁的会场去了。她的工作被安排在隔壁酒吧。
冰柏望着眼前的男人们。
就在一瞬间,她额头、前胸、小腹、骨盆的位置,迅速出现了一个闪烁着粉
红之光的仿佛子宫图案的淫纹。
然后——
「是的!!」
坚定的寒冰女骑士冰柏,忽然用最最最最,最娇媚的声音,仿佛女儿向父亲
撒娇的声调,向坐在那里的男人说道。
「各位肉棒老公主人
!!肉便器母猪女骑士冰柏,随叫随到哦!会
晃动贵族熟女大白屁股,爽得放出响屁,爽到脱粪失禁
!一边甩动下垂的大
爆乳,一边学着母猪的卑贱妓女叫声,为主人们送上酒水哦~」
(唔唔唔……!!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那个精神魔法,是那个
魅魔留下的精神魔法!她是故意的!)
「哦哦哦,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嘻嘻嘻,明明上一秒还是端庄的女骑士,这一秒就变成了摇晃爆乳跟屁股
的肉便器。」
人群渐渐沸腾了,酒吧里再度热闹起来。大家欢呼。
冰柏穿着水晶高跟鞋来到桌子上。
她忘情地甩动自己胸前的木瓜爆乳,双手聚过头顶,露出自己饱满的腋窝,
旺盛的腋毛上挂着汗珠。
下垂的大爆乳来回打在撞在身上,发出啪啪啪的肉响。
右边的乳侧有颗黑色的美人痣,随着爆乳不断甩动,让人窒息。
冰柏的声音无比娇嗲——
「熟女母猪冰柏的腋窝~,到夏天就一直一直出汗的骚臭淫乱肉穴腋窝~,
欢迎主人们随时欺负哦~!」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可恶!可恶啊啊啊啊啊啊!!!!)
内心有再多苦闷也无济于事,络络亲自布下的精神魔法,还有和罪的魔族淫
文,完全让冰柏失去说话的掌控权。
「嘿嘿嘿,笑容笑容!来笑容!」男人们欢呼。
(这群……卑贱的猪猡!!!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们啊啊啊啊
——!!!!!!)
「诶嘿
!主人们~!熟女小母猪冰柏的笑容,可爱吗~?」
冰柏用娇嗲至极的语气,双手在脸颊旁摆出V字形,然后露出微笑。
「不是哦,是白眼上翻,吐出舌头的微笑哦。」
男人们露出期待的眼神。
(停下来!!给我停下来!!总有一天我会——)
「诶~哈~!」
三十六岁的端庄熟女贵族骑士冰柏,白眼上翻,舌头往外吐出到极致,口中
啊黑啊黑地欢呼着。
一旁男人伸出手指,顶住她秀美的鼻子,就像一个母猪的鼻子一样,露出黑
色的鼻孔。
另一个男人勾住她的嘴角,往两边拉。
「啊哈
!肉便器母猪冰柏,悲惨的下贱模样~!(母猪叫),主人们兴
奋了吗~!(母猪叫)快来,欺负欺负可爱的小冰柏嘛!冰柏,好像被更多
肉棒主人欺负~!欺负地死去活来哦
!」
「这样才对嘛!」
哄堂大笑,趴着手掌。
(呜咳……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这样的!这不是我说的!是那个魔法!
不是这样的啊啊啊啊——!!!)
大家轮番把她的鼻子顶上去,让她的猪鼻子保持着。有人玩弄她沾着黏稠银
丝口水的粉嫩香舌,轻轻摩擦着。
「啊哈~!好舒服~!可爱的小冰柏~!明明比大家年龄都大~!但是,被
爸爸们欺负,好舒服哦!yeah,小冰柏最可爱!」
「哈哈,那位战场上的女骑士,就这幅德行吗?」
一个男人重重打了她肉臀一巴掌,冰柏的屁股像果冻一样颤抖起来,五秒钟
后才停下。
在她那雪白的大白肉臀上,顿时浮现了一个淡红色的手印。
啪啪啪啪啪!
每打一下,冰柏便妖媚地摇晃屁股一下。嘟起嘴巴,发出呜喵呜喵的可爱声
音。越来越多的红手印,出现在她雪白的雪臀上。
「嘻嘻,明明是个三十几岁的阿姨了!」
更多手掌落下,雪白的肌肤上一个个淡红的手印交叠着。啪啪啪啪的声音不
绝于耳,冰柏的屁股软肉就一直没停过抖动。
她把托盘举过头顶,上面有七八杯啤酒。男人们就可以肆意玩弄她的腋窝,
跟饱满的肉体。
当第一个人含住她的腋毛,舔弄她的汗液,其他感兴趣的男人也如法炮制。
「哦哦哦哦哦哦哦!!救,救命,救……呜哈!!哦哦哦哦哦~!」
冰柏像婴儿一样颤抖着,寸步难行。爱液像自来水一样喷出来,与此同时大
雪臀疯狂颤抖两下,身体倒下去。
顿时,其他男人抱住她,揉捏她巨大得不可思议的大白爆乳,玩弄她粉红色
的娇嫩乳头。
「啊啊……哦哦哦哦哦!」
爱液顺着长腿流下,高跟鞋里已经湿透了。双脚泡在自己的爱液中。
「喂喂喂,快来啊!」
「这边,这边哦!」
「唔唔唔
!!啊哈啊哈啊哈~!!啊,是的!小冰柏来了~!呜呜呜呜
……马上就~!」
「喂,那边的几位先停一下啊!」
「嘿,傻瓜才坐那么远呢!」
黑白色的女仆长裙被撕碎了,露出底下的三点式性感内衣。
完全就是两根淡紫色的丝绸细线,一根拇指宽,绕过冰柏的下体跟脖子,遮
住她胸前的淡粉色乳头。
但是,完全没用。冰柏的乳头已经勃起了。
因为勃起,深粉色的乳头把内衣带直接顶到了一边,挺立在空气中。因为揉
捏,乳头已经分泌出一点点白色奶水。
「嘿嘿嘿,我来喽?」
「啊啊……等,等一下!!啊呜……说了等一下……啊啊哈啊啊啊啊~!」
一张张嘴巴凑上来,直接含住了乳头吮吸。
冰柏的奶水相当充足,硕大的爆乳晃晃悠悠,仿佛一个奶袋。甘甜的乳汁让
那两个男人的下体直接喷出了精液。
「哦哦哦,这个乳汁!真是不得了,这个女人……」
「我也,我也!」
更多人加入进来,冰柏在尖叫中倒下去,倒在男人们的怀中。十六只手在她
身上到处揉捏,她根本无法突出重围。
她忽然怒吼:「给我滚开!!滚开!!!」
男人们都愣住了。
然后,冰柏身上的粉红色淫文再度闪烁光芒。
然后——
「啊哈!肉便器小母猪冰柏擅自生气了!对不起~!肉便器冰柏用
身体跟大家赔偿~!请大家,尽情玩弄这头,可怜的小~母~猪~哦!」
大家笑着一拥而上。
在她的白丝长腿上摩擦着,舔舐。
一个男人脱掉她的高跟鞋,用那白丝脚夹住肉棒来回摩擦。
其他男人纷纷效仿,用冰柏的小腿、膝盖、大腿、头发卷住肉棒,用她修长
手指的手帮自己手淫。
「啊呜呜呜!走……走开!你们这群畜生!!畜生!!」
「哦哦,讲真话了啊。」男人们哈哈大笑。
一个男人拿出一个开关按钮。「快看,这是络络大人留下的,说只要按一下
这个,她立刻就会老实哦。」
「诶,真的吗?」
「我会杀了你们的!凤威骑士团三队队长冰柏,发誓——」
按下按钮——
「——发誓杀了你们啊啊!!!!——啊呜哈
~!!是的~!!!
肉便器母猪骑士冰柏,被大肉棒老公们干得直翻白眼的可怜母猪
!随时为大
家服务哦!快来玩弄我骚臭骚臭的丝袜脚,冰柏的脚底,超——级敏感哦
不管有多少秘密,只要拷问超~怕痒的脚心,一下子就说出来了哦!」
男人们笑着,巨大的征服快感包围他们。
肉棒与冰柏紧致的粉嫩蜜穴摩擦着,里面的软肉一层一层,细腻地包裹住每
一根插进去的肉棒。榨出一道道精液。
扑哧扑哧——
扑哧扑哧——
无一例外,每一个男人在冰柏的体内都支撑不了三分钟。她的熟女蜜穴仿佛
是处女一样。
「哦哦哦哦哦哦哦
!!高潮……又要……啊啊啊啊……!」
「哈哈,小冰柏,你的身体真舒服哦。里面有一个个天生的软肉凸起哦。简
直是天生的肉便器。」
这些精液浸湿了超薄白丝袜,丝袜都变得透明了,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
而在小腿肚的丝袜上,有一个很小的口袋,因为精液浸湿的缘故,露出了里
面藏着的东西。
一根细针,似乎能用来作为暗杀武器。
「啊哈哈哈!这个女人,到现在还想反抗!」
「她做梦也想不到会这样暴露吧。」
「被我们的精液浸透丝袜,这样暴露,哈哈哈……」
他们再次按下按钮,让她恢复原状,继续玩弄她的身体。
冰柏被攻击腋窝快疯了,她尖叫着推开所有人,伸手去够小腿的细针。
但是没有针。针早就被他们拿走了。
「你们……」
她的声音第一次有了颤抖,身体也开始颤抖,随着人们靠近,不断后退,直
到屁股顶住桌子。
「你们……你们,该,该不会……」
「冰柏大人放心吧,我们会一直干你,直到你怀上我们的孩子哦!」
「到底是谁的孩子呢,我很期待啊。」
冰柏泪流满面,银牙紧咬。她的胸口不断起伏,大爆乳因此颤抖不休,下一
秒却自动喷出奶水。
「你们这些……恶魔!!!!」
按下按钮——
「啊哈~!!!好,开,心!不服输的母猪骑士冰柏,要被大肉棒
老公们干到受精了!一直干,一直干,一直干,干到受精为止哦!嘻嘻,
要一直欺负冰柏的丝袜脚,一直把冰柏当成肉便器来欺负哦!」
(啊啊——!不是……不是这样的……不,不是这样的!!)
男人们一拥而上,再度抱住了她柔软的身躯,揉捏玩弄她的任何地方。
青年把头埋进她的腋窝,闻着她熟女体香浓厚的腋下。
每一次舔舐,冰柏就哦hohoho的浪叫,几乎整个身子都在跳动,随之
而来的爆乳乱舞,香甜的熟女口水乱飞。
有男人拿出长有一百根软毛刷的软胶棒,直接插进了她的蜜穴之中。
空气似乎凝滞了一秒,冰柏似乎不相信发生了什么,随即,她十分之一秒内
瞪大了眼睛。
「唔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好……好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
为什么会这么舒服啊啊!!!救命!冰柏要高潮发疯了!要疯了!!」
一百根软毛刷着她粉嫩而敏感的蜜穴肉壁,一路顶到了最最深处。
「哦哦哦哦哦哦~!!来了来了,进来了!好舒服~!」
一个男人托着她下垂的超级木瓜爆乳,不断揉搓,奶水四溅。
「呜哇哈!!冰柏,被手下败将们彻底玩弄!高兴地怀上大家的孩
!明明好屈辱~!不甘心到吐血~!但是……好幸福~!!冰柏,要
怀上手下败将们的孩子!!」
「对了,忘了告诉你了,女骑士队长。和罪陛下已经说了,要让你们凤威骑
士团成为彻底的生育工具。」
「你,还有你最要好的姐妹们,你的手下们,都要一直生,一直生,为我们
生小孩哦。」
(什么!!!!!不!!!不要那样的生活!!!!不要!!!!)
「啊哈
!好开心哦!!要给主人们一直生孩子!小母猪冰柏,
要从小教育她们,让心爱的女儿们继续给主人老公们生孩子!然后一直一直,
一代一代,永远生下去哦
~!!好开心~好开心~好开心!」
(不……这不是……不要……)冰柏内心绝望地哭泣着。
「冰柏,真的这么爱老公们吗?」
「当然~!冰柏的一切都是老公们的
!」
「那,」男人们说,「就帮我们一起,把你的女儿星凛,一起干到只会阿黑
颜的肉便器肉玩具,好不好呀~!」
冰柏的眼神犹豫了。
淫文也暗淡了八成之多,无论那个按钮怎么按,都无法让她说出那句话。
「好不好啊?小冰柏?」
男人们转着那根一百根软毛刷的软胶棒,沾着她的爱液,在蜜穴里转着圈。
一百根软毛刷不停刷着她无比敏感的粉色肉壁。
「不……不好……」冰柏气喘吁吁,不看任何人。
那个拿按钮的男人大叫,「这个按钮,不管用了!!」
「哼!这就是你们的全部伎俩么?」
冰柏勉强挤出一个苍白微笑,「比我想象得还要不中用!等我逃出这里,第
一个杀的就是你们!」
「这个女人,到现在还这么嚣张哦!」
他们把隔壁星凛的内衣内裤拿过来。
「隔壁也已经开始了哦,就算你不帮我们,你的宝贝女儿也已经被干得爽翻
了哦。」
冰柏脸色苍白一阵。
「哼,她会一直记得圣路易斯的骑士精神,就跟我一眼,我们所以骑士都一
样,我们所有——」
「这个女人!」男人们气恼不已。
「——我们所有姐妹团结一心……都是大家的肉便器!!」
大家都惊讶了。
「呜哈~!我们凤威骑士团,就是大家的肉便器母猪军团
!!是所有老
公们的生育工具!!是只为生育小宝宝而存在的,最下贱母猪肉便器女骑士
!!」
「对不起啊,冰柏小姐。我们似乎搞错了,」那个拿按钮的男人微笑,「刚
才那个是你女儿的哦!现在这个才是控制你的呢!」
男人们大笑。
「也就是说,这家伙的女儿,眼下也在隔壁,发出同样下贱娇嗲的声音,跟
那边的混蛋们撒娇吧?」
「哈哈哈,我得去看看~!」
「啊哈~!!!」
冰柏听到这个消息,立刻露出了闷绝到极致的快乐阿黑颜!白眼上翻,舌头
吐出,鼻子被男人们继续玩弄着,露出母猪一般的鼻子。
而在她的脸颊上,晶莹而不甘心的泪水流下来,会和到下巴滴落。一想到宝
贝女儿就在隔壁,经受一样的待遇……
一个年轻人把舌头伸出来,含住冰柏的舌头,滋遛滋遛地吮吸着。
「哦哦,强大女骑士的舌头,又滑又软,口水好好喝。」
「别……别说傻话啊啊啊!!……啊哈喵
!好开心!小冰柏被老公
夸奖了
!好开心呜喵呜喵~!」
男人们坏笑着,把软毛刷棒从她的蜜穴里抽出来。
哧溜溜,哧溜溜。
随着这个过程,冰柏的大腿抽筋一般地颤抖,根本站立不稳。
爱液如洪水一样冲出来,喷在天花板上的魔法灯上,落在大家脸上。
「呜呜呜哇哇哇
~!!……放过,放过我女儿……求求你们……」
「那可不行。」
她白眼上翻,忘情地眉头扭曲着,从鼻子深处学着母猪的叫声。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勾住她的嘴角,往上抬起,露出一个滑稽的奸笑模样。与
此同时,鼻子还被按成母猪鼻子,殷红的舌头吐出到最极致。
在十分钟前,她是那样的威严。
冰柏把大腿分开,半蹲着站立,一下子就失禁了。
「这家伙,那个用眼神都快吓死我们的家伙,居然被玩弄到脱粪了哦!」
「嘻嘻嘻,更疯狂一点吧!这头下贱的母猪!」
「呜哈啊……!星凛,对不起,妈妈是个……输给肉棒的坏妈妈……啊哦哦
哦哦哦!不要,不要怪这个肉便器妈妈哦!肉便器妈妈,好舒服
被老公们干得爽死了
!爽得拉便便,爽得奶子喷奶~!!」
一个男人笑着伸出手,把露出一点点的粪便头,直接顶回了肠子内。
「哦哦哦哦哦哦
~!!」
屈辱的快乐萦绕着冰柏的心灵,她鼓起嘴巴呜呜捏捏的,一边摇晃大屁股,
一边放出很响的屁。
她排出来一点,就有人把粪便顶回去,排出来一点,就有人把粪便顶回去。
「啊哈!!就不要玩弄这头可怜的小母猪了!不要玩弄了嘛
老公大人
!快来跟小母猪,爱爱嘛!来跟这头淫荡下贱的爆乳母猪,一
起,做爱嘛
!」
最终,在在场一百多人的玩弄下。冰柏终于崩溃了。
含泪吐出舌头,露出卑贱的高潮阿黑颜倒在地上,幽美的后庭也终于在放屁
声中得偿所愿。
大家把星凛的丝袜、内衣内裤扔到她脸上。
「哦哦哦哦哦……!」
颤抖中,冰柏的鼻翼像母猪一样快速抽动着,鼻子深深呼吸,下体喷出一股
股香甜的爱液。
「居然闻着女儿的内衣发情,真是不得了啊,这个庄严的女骑士。不,是这
头母猪肉便器。」
「哈哈……」
……………………
中央广场上。
这里的调教也并未停歇。
童颜巨乳的粉色头发女骑士沛沛,人气非常之高。
眼下她一丝不挂,肉感十足的腿上穿着透明的白丝袜。
在她周围一圈,横木上立起了好几块牌子。
上面无一例外,都贴着沛沛原本的照片,以及画像。中间露出大约一平米是
她被玩弄时的模样。
照片很多,每一张都是她穿着铠甲时的。
静静微笑的,哭泣着的,用手抹眼泪的,目光楚楚可怜的,神情纯洁如处子
的。她会用最温柔的声音说:「沛沛,永远守护大家,永远永远……」
而在照片中间,此时此刻的沛沛,却做着最最疯狂的阿黑颜~!
淡蓝色的瞳孔上翻到极致,眉头扭曲纠缠着,嘴角扬起快乐、绝望的笑,舌
头挂左边嘴角。
「唔啊啊啊~!!沛沛的腋窝!腋窝!要疯!不要玩弄了~!
救命
!腋窝……啊哈哈哈!!高潮!!呜哇!」
在阿黑颜中,可怜的童颜巨乳骑士沛沛,在男人们无情地攻击腋窝下,一边
狂乱的闷绝绝叫着,一边疯狂喷出爱液。
爱液在她脚下的土地上激起一个小水坑,仿佛下过一场雨。
青年把肉棒顶在她的奶油般的乳肉上,一下一下挑动着。
另一个男人把肉棒伸到她的大巨乳底下,像撬东西那样,挑弄着巨乳。白奶
油般的巨乳跳来跳去,粉色乳头也抖来抖去。
三天时间,铁链已经加到了十二根。沛沛头顶的横木也换成了钢铁的。
在第二天时,腋窝无比敏感的沛沛居然因为太敏感,把头顶连接铁链的横木
扯断了!
也因此,大家就把横木换成了钢铁的,而且从十条锁链加到了十二条。
「这下,沛沛永远都扯不断了哦~!」
「哈哈,扯断了我们还有很多,一百根铁链,一百根钢管,什么都有哦,小
可爱。我们都可以给你换上哦。」
「想保护腋窝的话,就死了那天心吧~!」
「啊啊啊啊啊
!!不要~!求求你们……呜呜唔……啊啊啊啊哦哦哦哦
!!腋窝!痒死……痒死沛沛了~!!求求你们,舌头,舌头!!啊
哈~呜哇
~!!」
人们用电动牙刷来照顾她可怜的腋窝肉。
这三天,人们用了各种媚药,全都涂抹在沛沛的腋窝上。电动牙刷是今天新
换的成果。
「明天,我们就会把电风扇拿过来,把扇叶拿掉,在最里头的旋转涡轮机上,
绑上五根羽毛~!然后放在沛沛两边哦~!」
「开不开心啊,沛沛。」
「唔唔唔哦哦哦哦哦哦哦~!!腋窝……腋窝~!」
另一边。
搔痒专座上,女骑士寒霜也被各种自动工具玩弄着。
人们把她的手臂跟身体绑在一起,像是一个只能蠕动的毛毛虫。然后把一层
层的丝袜套在她脸上。
都是其他女骑士的,好几天没有洗过的丝袜。把她彻底弄成了一个不能移动
半分的丝袜木乃伊。
而通过大家的不懈努力,通过媚药,让她的全身都拥有了跟后庭一样的可怕
敏感度~!
一个小风车一样的机关上,每一个扇叶上都绑着羽毛。
在魔力下,这些羽毛一刻不停地划过寒霜可怜的脚心。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而寒霜就这样被困在丝袜里,一点也不能移动,连一根手指也不能动!
离开前,男人们已经给她喝了三升的水,还有两针超强剂量的利尿剂。一根
管子连接尿道,连接她的口腔。
可怜的寒霜,只要失禁,尿液就会进入口腔,喝下去后继续化作尿液。这场
盛宴也会一直循环下去。
一直到她,彻底崩溃。
羽毛搔痒会一直进行下去的,尿液循环会持续多久呢?
「呜呜呜呜……!!呜呼呼呼呼呼……!啊呼呼呼呼呼呼呼……!!!!」
丝袜监狱中,寒霜可怜地泛着白眼,一刻不停地高潮着,发出肉便器母猪般
的绝望浪叫。
再过半个钟头,就会有下一批男人来玩弄他。
……………………
隔壁酒吧。
年轻的女骑士星凛被人换上连体泳衣,突出她没怎么发育的萝莉身材。胸只
有微微的三分之一个小苹果的凸起程度。
而且,大家用剪刀减掉了她两个乳头前面一点的布料。
其他地方,包在纯黑色的反光皮泳衣之下,两个小乳头露出来,在白色的肌
肤上挺立着。
最美丽的淡粉色,跟盛开的樱花一样。
冰柏也到了这里的台上。
她面色娇媚,眼神妩媚至极,配合嘴唇下的泪痣,所有男人们都勃起到了极
点。
这对母女在玩一个游戏。
星凛四肢着地趴着,屁股却朝上翘起来,露出那个完美的淡粉色后庭,甚至
连褶皱里都是完美的淡粉色。
「怎么样?主人们的灌肠液,还忍得住吗?」
冰柏眼神妩媚地笑着,男人们的下体连连颤抖。冰柏把那根软棒插进女儿的
蜜穴,来回转动。
一百根软毛刷的软棒,直接刷的星凛灵魂出窍,全身汗毛都站起来了。
现场娇声不断,配合外面大街上被干得死去活来的其他女骑士,忍不住有男
人开始手淫。
星凛的爱液跟尿液喷在其他男人脸上,顿时就有人忍不住,射到了冰柏留下
的骚臭黑丝袜上。
黑丝袜是她白天厮杀是穿的,好几天没换洗了。现在的白丝袜是刚刚换的。
「妈妈……妈妈……」
「啊啦,看起来还能坚持呢。」
星凛后庭有一个机关,一左一右,把肛门往两边拉扯开。
星凛必须用尽力量把括约肌收缩,对抗力量,收紧肛门。好让灌肠液不喷出
来。
机关的尽头是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块银币大小的石块,每一个一斤重。石
块代表了拉扯星凛后庭所施加的力量。
参与这个博彩的男人们在台下等候,微笑着,坏笑着看着桌子上的母女。
「妈妈……!」星凛惨叫。
冰柏微笑着,又在托盘上加了一块。
刹那间,星凛呜呜了一声,肚子里传来咕咕咕咕的声音。
「妈妈,求求你了。」
「不行哦,妈妈已经说了,要帮哥哥们调教你了。」
冰柏露出妩媚的眼神,把戴着紫色丝绸手套的手指揪住女儿的阴蒂玩弄着,
像挠痒痒一样挠来挠去。
「唔唔唔……!」
肚子的声音又大了一点。
咕咕咕咕咕咕……
星凛满头大汗,绝美的脸上写满委屈,她一头黑发垂下来。冰柏就用女儿的
长发刷她粉红色的乳头。
星凛颤抖了好几下下,最终嘭的趴在桌子上,口中发出啊呜啊呜的声音,响
彻酒吧。
忽然,星凛发觉了异样——
她看到了,来自母亲眼神中的光芒。
那是只有她们才懂的默契。虽然她不知道母亲要做什么。
「喂,如果直到五个还能忍住。冰柏就得代替星凛,去喝掉那一整桶的精液
哦!」一旁的桌子有人提醒。
所有人都不在乎赌博能不能赢到钱,大家关心的只是桌子上的那两位美艳无
双的骑士母女而已。
快要到第五个石块了,大家都屏住呼吸,闪烁着兴奋的目光。
忽然,一道白色的光出现。现场浓烟滚滚。
大家都发出惊呼。
而冰柏把星凛拉起来,她一脚踹翻了扑上来的魔族战士们,跟女儿一起突出
重围。
「她居然还有后手!」
「不对,是她的女儿的,那个星凛的!」
星凛果然也是做足了准备。她们一转身就打到了近三十个魔族战士,打算突
出重围。
这时,一个男人从背后抱住了星凛。
「放开!」
「哼!」
男人用力抱紧她的肚子。
星凛瞪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满肚子的蓝色灌肠液便如高压水枪一样喷了
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星凛双脚无力。
「星凛!」
冰柏闪身来到她身边,扛起她的手臂,要带她走。
但是来不及了——
抬头的一瞬间,冰柏看到了男人们已经拿起了那个按钮,而且,满脸坏笑地
望着她们。
「等……等一下……」
冰柏身体颤抖着,美目睁大,声音无比绝望!
「等一下,等一下——!!!!!!!!!!!!!!!!」
按下按钮——
「诶嘿❤
!!」
「呜嘿❤~!!」
美丽可怜的母女骑士认命地对视一眼,惨笑着,发出绝望的声音。
时间仿佛暂停了一秒钟。
「大肉棒
!肉便器母猪冰柏,想要大肉棒~!想要大肉棒,把冰柏
的尿尿肉穴,大便肉穴,都搅得翻天地覆
!大肉棒,大肉棒!」
「哈
!」星凛翻起白眼,后庭里依旧往外喷射灌肠液。
这对可怜的母女,刚刚经历了反抗失败的苦闷。
等待她们的,将会是更加快乐,快乐到极致,快乐到绝望的高潮地狱。
体会全身皮肤都被改造成一千倍敏感,就连呼吸都能高潮到失禁,简单地坐
下,就能高潮到脱粪的超变态肉便器身体。
所有人都冲上去,把硬邦邦的肉棒插进这对母女身上的每一个肉穴。
噗嗤——
「哦哦哦哦哦哦~~!!」
冰柏发出了优雅贵妇般的母猪呻吟。
人们把肉棒贴在她的鼻子上,然后捏紧她的鼻子,连嘴巴也不放过。冰柏无
法呼吸,一直等四十秒后才放手。
冰柏「啊哈」一声开始换气,这时候,肉棒的气味便冲进她的大脑,让她彻
底痴迷男人精液跟尿骚的味道。
以后只要一闻到,就会高潮到摔倒。
肉棒在她的蜜穴中来回抽插,每一次都会喷出无数爱液。扑哧扑哧的声音不
绝于耳。
用力拍打屁股的声音也不绝于耳。
「唔呜呜(深呼吸)……嗯嗯嗯(深呼吸)……肉棒的味道
!(深呼吸)
肉棒的尿骚味冰柏要去了,闻着肉棒就高潮的妓女母猪
「哈哈,居然还想反抗哦,小冰柏?」
一个男人把肉棒插进她娇嫩的粉红色后庭。每一次抽插,都会有响屁被挤压
出来。每一次抽插,都有波波,波波的淫荡下贱的声音。
啪啪啪啪啪——
「这头下贱母猪!」
「啊哈!!母猪冰柏!主人们快来打烂冰柏的屁股吧~!圆润的雪
白大屁股上面,要更多的主人们的手掌印哦!」
另一边,星凛被攻击的是后庭。
她的后庭太可爱了。人们把一个个圆形的弹珠塞进去,大概塞了十二个。然
后一口气拔出来。
噗嗤——
「后庭……高潮
!后庭万岁~!yeah~!后庭万岁~!哦哦哦哦哦
~!!!」
「嘻嘻,络络大人说了,会把你们女骑士,全部改造成只会生女孩的肉体。
生出来的孩子,我们从一岁开始就教育他们。不过放心,我们会等她们成年才动
手的。」
「我们会把她们也改造成只会生女孩哦,然后,一代一代下去,让你们凤威
骑士团,永永远远,为我们一直生肉便器母猪哦!」
冰柏,星凛对视一眼,露出了惨然的,认命的,绝望笑。
「我们是不会屈服的,永远……」
又一根肉棒插进她们的蜜穴跟后庭。
「哦哦哦哦哦哦
!!冰柏输了输了输了,冰柏又输了~!!!高潮
肉便器母猪高潮!熟女肉便器母猪的爱液爆炸喷发,大肉棒,大~肉
~!!!!」
「啊哈~!!!那里不行!跟妈妈一起,跟妈妈一起高潮
唔啊~!输了输了,星凛也输了!大肉棒老公的肉棒!老公~!老公~!
让星凛受精嘛,看精子在卵子周围拱来拱去
!然后钻进去,变成,受~精~
卵~~~!!」
狂宴还在继续。
母女骑士们高潮地口吐白沫,喉咙里的声音也无法分清楚。
冰柏的鼻孔里也都是白沫,人们把她的腋毛全部剃掉,露出了饱满的熟女腋
窝,继续玩弄。
四个小时后。
身上、头发上、衣服上、丝袜上都是精液的两人,在地板上相互拥抱,相互
舔舐对方身上的精液。
这对母女亲吻在一起,香舌交织着,相互吞咽对方香甜的口水。
络络从门外进来。
「嘻嘻,真好,视频记录好了吗?」
男人毕恭毕敬地把魔法水晶教给她。
「明天就把这些影像,全部投放到城墙上,相信圣歌一定能看到吧。」
大家都笑了,欢呼着举起啤酒杯。
地毯上,那对可怜的母女亲吻着,香舌交织着。
下体相互摩擦,阴蒂相互摩擦,蜜穴冒出一股股爱液。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