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欧阳克】(26)

喜欢的话,请点击 →→ 谢谢支持!
「嘿嘿嘿……」此时的屋子里,只剩下了欧阳克和江玉燕这对孤男寡女了,
欧阳克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可人的少女,嘿嘿一笑,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了江玉燕
那雪白的玉手,凝视着眼前这个美丽可人的美人儿,笑道,「江小姐,你现在也
看到,刘喜那老阉狗,如今已经完蛋了,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说,你是不
是也该遵守你的诺言了呢?」
看到此时眼前的欧阳克露出这等邪性的笑容,江玉燕这小妞脸上一红,低下
头来,低声嗔道:「公子武功盖世,天下无敌,玉燕在你眼里不过是一只可怜的
小绵羊,如今……如今都这样了,玉燕还能说个不字吗?」
「哈哈哈……那就来吧,美人儿,让我看看你到底服侍男人的功力如何!」
听到江玉燕终于答应了自己了,欧阳克大喜过往,这娇艳如花的美人儿,欧阳克
早就在心里面惦记的很了,此时能一亲芳泽,又如何能放过?当下两只大手一把
伸展过去,沿着江玉燕纤细的蛮腰,一把搭在了迷人的少女衣裙下挺翘的臀部上,
接着用手一搭,江玉燕娇嫩的身躯便整个儿进入到此时的欧阳克的怀抱中,欧阳
克毫不客气地一把亲上这迷人少女的小嘴儿。
「呜呜……嗯……哎……啊……啊……」当这对此时也算恋奸情热的男女肌
肤相亲,唇舌交融时,欧阳克享受怀中少女火热的肉体,那樱桃小嘴儿的柔软甜
蜜,当真是心猿意马,不可自拔,他早已经是情场老手了,此时一边含吮着江玉
燕小嘴儿的芳华,将自己拿不知道亲过多少女人的淫舌探入到江玉燕的口腔中,
一边展开自己的调情手法,抚摸玩弄江玉燕那玲珑有致的肉体。
江玉燕不愧是在小鱼儿与花无缺里面,可以把那个胖子皇帝迷的团团转的一
代妖妃,此时欧阳克当真和她肌肤相亲,虽还没坦诚相待,但已经可以感受这怀
中女子身材火辣,而同时,江玉燕本应该还是处女之身,可是此时伴随着自己对
她的侵犯调情,欧阳克竟然发现,江玉燕身上,竟然并没有多少处女的羞涩,反
而还似乎能勉强迎合自己。
「妈的,看起来这女子,当真是个绝代尤物啊!」这是欧阳克此时心里第一
个想到的想法。
江玉燕虽然这些年在颠沛流离,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吃了多少苦,但她确实
还是清白之身,黄花闺女,否则在未来也不会可以代替被自己亲手杀死的姐姐江
玉凤进宫了,此时初次和年轻男子这般亲热,内心羞耻自然是有的,可是其实,
她心里却已经有了一番别的计较了。
要知道,自从江玉燕懂事以来,她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她和自己的母亲从
小就受尽欺辱,自己的母亲更是被恶人因奸成孕,生下死胎,命运之悲惨,不可
言说,因此江玉燕从小就渴望,可以得到荣华富贵,纸醉金迷的生活。
后来,母亲临死前,好不容易告诉自己,自己的父亲乃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
仁义无双江别鹤江大侠,江玉燕所以就踏上了寻父之路,本以为如果自己找到了
父亲,就可以过上好日子,哪知道到了江家,却依然被人欺负,被那恶妇江刘氏
任意欺辱,比原来的日子过得跟苦。
正因为面临重重的折磨,所以江玉燕这女子虽然外表看着很清纯,其实内心
早已经扭曲了,否则在原著也不会想要趁人之危,害死伤重的铁心兰了。
正因为江玉燕外表柔弱,内心阴暗,所以后来才会做那么多的坏事儿,而此
时此刻,欧阳克施展移花接木,轻而易举秒杀了当世第一大魔头,杀人如麻,残
暴无比的东厂督主刘喜的这份惊世骇俗的武功,让此时的江玉燕看了之后,简直
是羡慕无比,心想将来如果有一天,我也可以练成这等神功的话,天下还有谁敢
在欺负她?
她的心里怀揣着巨大的野心,希望可以练成这等神功,日后天下无敌,扬眉
吐气,所以此时,欧阳克就成了她唯一可以指望依靠的对象了,只要自己可以用
自己的身子,俘虏这个武功盖世的男人,让他传授自己武功,就算自己武功比不
上这个男人,可是也可以在他之下,不怕任何人了。
正因怀着这样的野心,所以此时面对欧阳克炙热的侵犯,江玉燕为了自己的
利益,自然也是尽力迎合,将自己的肉体尽情奉献给眼前这个男人,让他得到快
乐,然后给予自己利益。
此时的欧阳克,对江玉燕的这种心思,其实也是有所了解的,只是他也管不
了这么多了,毕竟这个女人就算再厉害,如果没有移花接木的话,也掀不起大风
浪来,如此一个美人儿的不好好的养在身边,好好玩弄一辈子的话,那简直是暴
敛天物,所以欧阳克什么也不管,此时就要尽情享受这个女人完美的肉体了。
很快的,欧阳克已经将眼前这个迷人的少女江玉燕搂在了怀中,两个人很快
滚到了床上,在大床之上,此时欧阳克狂热地用自己的嘴唇亲吻着眼前少女滑腻
的肌肤,那迷人的脸颊,红润的桃嘴儿都被欧阳克亲了个遍,同时欧阳克则展开
自己的解衣服大法,一边侵犯着江玉燕娇嫩的玉体,一面给他宽衣解带。
「啊……啊啊……公子……玉燕好热……啊啊……」
本来江玉燕对欧阳克本身没有什么太深厚的感情,她心里爱的男人是花无缺
而花无缺的长相,欧阳克帅的多,所以此时的江玉燕,之所以愿意和欧阳克上床,
完全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并没有任何的真心。
可是欧阳克居然说不如花无缺这天下第一美男子玉郎江枫生的儿子俊秀,可
是那房中之道,挑逗调情之术,岂能是花无缺这处男可比?而他体内的魔种之力
威力越来越强,此时欧阳克依靠体内的魔种之力的催动,展开特殊的挑逗手法,
伴随着手掌唇舌的亲摸吮甜,江玉燕这还未经历过人事的小处女,自然是抵挡不
住的,转眼间她就感觉周身燥热,浑身似乎敏感无比,对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只
要稍稍摸一下,亲一下,就立刻浑身巨震,周身酥软,仿佛真恨不得立刻就把这
个男人扒光了衣服,尽情蹂躏一样。
此时的江玉燕情热如火,她从来就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感觉,因此如果说之前
她对欧阳克是以利用居多的话,那此时的她,却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些名利武功之
事,反而在这种挑逗淫情之下,难以把持地真正迎合起来。
此时的江玉燕,周身的衣服还是比较单薄的,因为昨晚上到今天,欧阳克都
没有让江玉燕换过衣服,所以此时的江玉燕穿的衣服仍然是他做下人时候穿的单
薄衣裳,本身就没有多少了,欧阳克在亲摸了江玉燕片刻之后开始脱她衣服,这
样的衣服自然是阻挡不了欧阳克的侵犯的。
不到十几秒钟,江玉燕这小妞就被欧阳克脱了精光,这个女孩子身上便只剩
下那可人的红色小肚兜,以及那条粉红小亵裤,堪堪遮住那敏感的私密部位,而
她白嫩滑腻的玉臂,修长雪白的大腿,你不全部暴露在此时的欧阳克面前,而此
时的江玉燕这可人的小处女,因为被欧阳克的魔种淫情挑逗而周身情欲大师,那
雪白的肌肤自然也片片泛红,犹如白雪之中的一抹桃花,让欧阳克看着觊觎之极,
周身的欲火已经膨胀到难以熄灭的地步。
如此一个绝丽佳人的肉体,就在欧阳克这大色魔面前任他玩弄,欧阳克如何
抵受得了?
「玉燕,我来了,我要你,我要你,我要干你,我要狠狠的干你!」
此时的欧阳克怒吼吼了一声之后,接着江玉燕就看到,此时的欧阳克周身的
衣衫居然一下子碎裂开来,然后这些衣服全部朝着床外飞了出去,就像有一股无
形的力量,将它们全部牵引到外面一样。
「这是什么功夫呀?怎么这么厉害啊?」可怜江玉燕,哪里见过这样厉害的
功夫,此时看到欧阳克一下子就浑身赤裸,刚才还有的衣服这个时候全没了,不
禁看得眼花缭乱,惊颤不已,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人居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
而这功夫,对于这个时候的江玉燕来说,可能过于神奇,但是对于此时的欧
阳克来说,以他这个时候的功力,要做到这一点其实并不难,只用内力轻轻一震,
周身衣服就全没了。还有,而这样脱衣服的话,省去了很多麻烦,玩女人才会轻
捷快速,不会拖泥带水。
这个时候的江玉燕在经过了刚开始看到欧阳克爆衣服那十分神奇的场的震惊
之后,立刻就想到了她和欧阳克已经裸身相对,羞耻之下,这个时候,她的一双
纤纤玉手下意识的往此时赤裸的欧阳克的下身一摸,顿时就摸到一根粗大无比大
铁棍。
「哎呀,那是什么呀?怎么那么大呀……」而江玉燕虽然说是一个很有心机
的女孩子,可毕竟还是一个正儿八经的黄花闺女,这个时候第一次和年轻男子裸
身相对,忽然触摸到这样的一根大铁棍,顿时羞得脸都红了,同时心里惊骇,不
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如此巨大?
欧阳克此时周身衣裳已经脱了个精光,而那根大鸡巴没有了衣服的束缚,此
时此刻昂首挺胸,再也没有任何的阻碍,随时可以势如破竹,攻城伐地,当真是
无坚不摧,无往不利,天下第一屌绝对就是本屌了,而此时又被眼前这个穿着肚
兜亵裤的美丽少女所触摸,他的鸡巴肯定更加坚硬无比,仿佛真恨不得立刻就把
眼前这个美女给办了才好。
「嘿嘿,妹子,现在让哥哥好好看看你的身子,到底是怎么样的……」此时
已经蓄势待发,欲火焚身的欧阳克也等不得许多,轻轻抓住此时的江玉燕的那可
怜的小肚兜,一扯之下,这小小的布料自然是无法阻拦住欧阳克的,飞散一边,
随着肚兜离体,这小美人儿一对雪白的大奶房立刻弹跳出来,暴露在此时的欧阳
克的面前。
此时的江玉燕已经感觉就到自己的小红肚兜,已经被眼前这个男人所扯掉,
知道自己那私密的胸部,已经被眼前这个男人彻底看个遍,她羞涩的一把闭上眼
睛,不敢再和这个男人对视,心里面砰砰乱跳,害羞不已。
而江玉燕这个大奶子,则让此时的欧阳克看得眼睛都直了,虽然说欧阳克肯
定见过,比这个更大的奶子,可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处女,居然胸部就这么大,欧
阳克倒是少见,心里面不禁暗暗咋舌,心想这个女人不愧是可以让那个老皇帝老
色鬼那么迷恋的燕妃,果然颇有独到之处,光这幅身材,就绝对可以迷倒天下任
何男人了。
「真是圆润玉珠,丰满如桃哇,美死啦!」此时的欧阳克兴奋地伸出双手,
在江玉燕这个大奶房上狠狠的揉搓两下,然后低头伸出舌头,舔舐了江玉燕大脑
子上的两颗嫩如樱桃一般的粉红乳头,那阵阵刺激,搞的羞涩闭眼忍不住「啊啊」
呻吟出来。
听到江玉燕这小妞,此时在自己的爱抚下发出这等蚀骨销魂的呻吟,此时的
欧阳克差点鼻血狂喷,妈的,这小妞声音妩媚,这叫床之声也是如此的诱人,当
真是太他妈的刺激了。
「小妖精,哥哥来了,嘿嘿……」对于这小鱼儿和花无缺里的性感燕妃,欧
阳克自然是再也忍耐不住,立刻伸手就要去扯江玉燕的亵裤。
此时江玉燕这小妞自然是无法再阻拦欧阳克的行为,那可怜的小亵裤,在欧
阳克轻轻撕扯下,就已经被欧阳克撕成了碎片,江玉燕那私密的下身登时被欧阳
克看的一览无遗,一清二楚,那处女的粉嫩小肉穴上,几根稀疏的阴毛簇拥着那
可怜的小嫩肉,鲜艳动人,十分美丽。
自己周身衣裳被眼前这个强壮的男人脱得一干二净,自己那完美娇嫩的玉体,
此时完全暴露在眼前的男子眼中,却是羞得江玉燕这个小姑娘,闭上双眼,脸颊
通红,看起来很是紧张,她就算是在原著的未来再怎么恶毒,内心再怎么阴暗,
这个时候终究也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未经人事,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难
免紧张了。
江玉燕这般诱人的呻吟,差点没搞的欧阳克鼻血狂喷,眼前这个女人已经让
欧阳克无法忍耐了,他迫不及待地将手伸到了江玉燕的下身,将她那最后一条可
怜的小亵裤一把扯掉,那可怜的小布料自然是无法经受得住欧阳克的撕扯,登时
便已经裂开,露出了江玉燕这未来权倾天下的女皇那最私密的嫩屄,但见粉红鲜
嫩的骚屄上,几根稀疏的黑阴毛之下,可以看到这女子的阴部是十分新鲜的。
「啊啊……公子……啊……羞死人了……嗯……啊……」
此时感觉到自己的周身衣裳,已经被欧阳克脱了个精光,江玉燕的心里自然
是羞涩不堪,但心里也已经安全被强大的情欲所占满,纤纤玉臂不由自主地搂着
此时的欧阳克,迷人的娇躯不住地摇摆,似乎随时都恨不得欧阳克占有她的身子
一样。
「哈哈哈……小丫头的身子当真迷人,今日让你尝尝什么叫真正的男人!」
眼见这迷人少女娇羞之中还带着阵阵媚态,欧阳克自然是早已经忍耐不住了,双
手熟练地抚摸到了此时江玉燕那诱人的大腿,将之分开,欧阳克下身那根巨大粗
硬,也不知道奸淫过多少女人的铁物,对着此时的江玉燕冲刺了过去,而江玉燕
此时也知道,自己即将成为眼前这个男人的女人,她毕竟是从未经历过人事的黄
花闺女,此时心中紧张不已,忍不住在此时紧紧搂抱着欧阳克。
「啊!啊啊啊!啊啊!疼!啊……疼死了……啊啊……」
下一刻,随着江玉燕这小美人儿一阵凄厉之中还带着一丝丝引诱感的叫声,
欧阳克终于和这著名的燕妃娘娘真的合为一体了,而此时欧阳克立刻就感觉到,
江玉燕的确还是处女,那紧热的下身,配合上自己一炮刺破的处女膜,绝对假不
了,他心中大喜过望,而同时肉体的快感,外加江玉燕破身之后的叫声,更让欧
阳克激动不已。
此时的江玉燕,只觉自己的下身,似乎都要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劈开一样,她
虽然从小流落江湖,知道男女之事为何,可是她真正体验到的时候,却怎么也想
不到,居然如此的可怕,欧阳克那根粗大的阳物,在她娇嫩的身体进入的那一刻,
真的好疼,江玉燕疼的超过了一切,可是她无法抵抗,欧阳克健壮的身子压着她,
伴随着进入自己那以前从未有东西进入的身体,他大力地蠕动,江玉燕根本无力
抵抗,只能双手握拳,咬着牙忍受着,而滴滴泪水也在对方似乎有些粗暴的动作
中不住流淌。
对于江玉燕,欧阳克玩弄她的身体,更多是带着一种征服女强人的快感,毕
竟这个女人未来可是差点做了第二个武则天了,因此动作不免有些粗暴了。
可是欧阳克毕竟是情场老手,而且最喜怜香惜玉,此时在床上遭踏这未经人
事的小处女,终究还是要怜惜几分,所以此时的欧阳克在享受了开头的那二十多
下卖力地冲刺以后,立刻便展开自己的床上技巧,一面放慢冲刺的速度,一面用
自己的各种调情手法,玩弄江玉燕的身子。
「啊啊……怎么回事儿……怎么……我怎么……我……怎么会这样……好舒
服啊……啊啊……我怎么了……」
本来在欧阳克这般强烈的奸污之下,江玉燕是疼的很厉害的,可是此时的欧
阳克随着放慢了自己的冲刺,转而是一面温柔地干她的肉体,一面则是狂热而熟
练地抚摸她的胸部,将她两颗大奶子捏在手里不住把玩儿,或者是用嘴亲吻她的
迷人小桃嘴儿,又或者是那娇嫩的耳垂,又或抚摸她的纤腰大腿之时,江玉燕竟
然觉得那可怕的痛苦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了,自己那刚才就已经开始不断流水的小
穴,此时水更多了,伴随着这个男人的冲刺,却越来也舒服。
欧阳克这调情之术,可以说是天下无双,此时施展在这不懂武功,未经人事
的小丫头身上,自然是所向披靡,不到片刻,那绝妙的快感,便彻底地消除了破
身之痛,反而让此时的江玉燕很快领悟到了这男女欢爱的趣味儿。
「啊啊……啊……好哥哥……公子……人家下面好痒……啊啊……好舒服…
…啊啊……好棒啊……啊啊……」
此时在这床第之间,江玉燕没了那破身之痛,当享受到男女欢爱的绝妙滋味
儿以后,便彻底遏制不住情欲,在欧阳克的蹂躏下婉转承欢,欲仙欲死了。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绝代尤物,这么快便如此淫荡,真赞……」欧阳克此时
彻底挑逗起了江玉燕的情欲,让她可以开始迎合自己,而同时这女子的肉体也的
确很妙,尤其下面那个小穴儿,紧凑深邃,绝对是绝代名器,让欧阳克的阳物越
战越勇,越冲越爽。
此时的欧阳克并没有跟江玉燕多说什么,因为这种事情俗话说是一回生二回
熟,此时乃是生的阶段,欧阳克只要卖力冲刺,先把这个女人的淫欲挑逗出来,
待下次再玩儿,可就更刺激了。
因此,此时的欧阳克没有跟江玉燕说任何话,而是在大床上之上,以传统的
男上女下的姿势,尽情地战友这个女人的处女贞操,江玉燕这个女人赤裸着身子,
张着雪白大腿送着屄,被被身上的男人不住蹂躏,直被奸的欲仙欲死,不住快慰
地叫喊,两个人都是疯狂地纠缠在一起,互相尽情释放着自己的欲望……
这一战的时间并不长,欧阳克不过玩儿了小半个时辰,也就是半个小时,便
在一阵冲刺中缴械射精,其实这个时间对于欧阳克来说,过于短暂,可是对江玉
燕这小处女却是极限了,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欲,不过小半个时辰不到便已
经丢盔弃甲,无力再战,欧阳克便暂时放过她,于是加快抽送,在她已经浑身疲
软之时,给了她一发炮弹。
而高潮极乐后的江玉燕体力不支,自然睡去,欧阳克搂着这洁白的小羊,一
边用手轻轻抚摸她洁白的屁股,一边笑道:「小丫头,今晚是你的初夜,哥哥先
暂时放过你,等明日却要你知道好看了,而那个铁心兰,待本公子弄来铁如云、
花无缺之后,看我如何炮制你,到时候却要把你这小骚兰和这小骚燕,还有移花
宫那两个老骚货一起搞来,四个花无缺最重要的女人好好一起玩玩儿,比较比较
你们的床上功夫了……嘿嘿嘿……」可以说,此时的欧阳克,又想到一些邪恶的
计划了……
喜欢的话,请点击 →
→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