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9:肉奴宫)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各位朋友好!久等了!最近事情很多,所以迟迟没有更新,在此说声抱歉!
接下来从第九章开始就是连场肉戏。经过多年考虑,笔者终于下定决心,走黑暗
结局路线!(大唐都亡了还不黑暗吗?)高贵的皇后、纯洁的女神,统统变成肉
畜吧!
***********************************
(九)肉奴宫

忐忑不安的杨玉环从马车上下来,才突然发现,这里根本不是长安。
这里,是她与李隆基泡香艳温泉的地方——华清宫。谁能想到,安禄山不呆
在长安,反而藏在这里?杨玉环惊恐的明白,不会有人来救她了。
一个太监将杨玉环引入宫中,笑嘻嘻的说:「请皇后娘娘沐浴更衣。」
「皇、皇后?」杨玉环错愕了。那个太监笑着说:「皇上说了,贵妃娘娘到
了这里就是皇后。」
杨玉环在一群太监围观下,褪去已经脏乱不堪的衣衫,走入一个温泉汤池中。
反正她在华清宫早已习惯如此,也没什么羞涩。她用温暖清香的泉水擦洗着依然
嫩滑如玉的肌肤,恍然如梦。这里一切事物如旧,可是……
杨玉环洗漱完毕,发现根本没有换的衣服。
那个太监说:「皇后娘娘请起。」
杨玉环从水中站起,犹如一支出水芙蓉,在阳光下肌肤泛出宝石般的水光。
一对浑圆的乳峰几乎占了半个躯体,而且丝毫不见下坠。屁股又是另外一对挺立
的肉球,微微向上翘起,使得腰、臀之间的曲线呈现出惊人的弧度。更令人瞩目
的是她的下体,光洁一片,可以看见桃丘高隆,粉唇微阖,竟是天生的白虎。
她,就是当今天下的第一美人,杨贵妃。
周围这些太监发出浓重的呼吸声,如果他们是正常的男人,只怕看到杨玉环
的裸体就要射出来。
杨玉环却轻皱眉头:「这……可是衣服呢?」
「衣服?」太监大笑起来。「皇上有令,在大明宫穿常服,但是在华清宫,
所有女子全部不穿衣服。」
「啊?这怎么行?」杨玉环慌了,不禁用手捂住那一对硕大的乳峰。
太监说:「不过,陛下给娘娘特别安排了一套饰物。」
杨玉环万万没料到是这样。太监取出两朵小花,沾在双乳尖上,堪堪只能遮
住粉红的乳晕。又取出一片草叶,贴住杨玉环下体细缝。再用一个小小的花环,
系在她小腿上,然后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就、就这样?」杨玉环羞的满脸通红,这样子比一丝不挂还要让人羞耻。
「没错,送娘娘去见皇上。」太监挥挥手。
只听的的的马蹄声走近,只见两匹高头大马拖着一辆车走了进来。那两匹马
一匹红、一匹白,毛色光亮,极为俊朗。
两匹马上还各骑着一名女将。
杨玉环吃了一惊,这两人可是大唐赫赫有名的女豪杰,天策曹雪阳、苍云燕
忘情。
更惊人的是她们的穿着。曹雪阳虽然穿着铠甲,但是上半身只有两片甲片托
住豪乳,显的更加高耸挺拔。下半身有一条铁腰带,挂着一条红色小短裙,露出
雪白的双腿。
燕忘情的穿着更加奇特。她穿着一件连体软甲,但是从脖子到肚脐,开了一
个大口子,两边的战甲只从侧面裹住双乳,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
很显然,这铠甲根本不是为了防御用的,而是和杨玉环身上的花一样,用来
激起男人的性欲用的。
杨玉环爬上马车,才发现这马车是用水晶制作,不但光彩四溢,而且是几乎
全透明的。
「出发。」曹雪阳和燕忘情催动骏马向前走去。这时杨玉环才发现异常,曹
雪阳和燕忘情在马上好像很不自然,身体都在微微颤抖。杨玉环再仔细一看,发
现二女的马鞍上都湿漉漉的,好像有水在滴下来。
马车走的很慢,太监有些不耐烦了,说:「走快点!」
曹雪阳露出惊慌的神色,说:「不不,稍微慢一点……」
那太监哪里听,啪啪抽了两鞭,两匹马立即小跑起来。
曹雪阳全身发红,惊叫起来:「啊,不行……我……呜……」
杨玉环惊讶的发现,曹雪阳抬起头,全身激烈的抽搐起来,洁白的肌肤上肌
肉都凸了出来。紧接着,她裙下哗哗淌出大量液体,把短裙都打湿了。
杨玉环熟知,这是女子高潮的迹象,可是曹将军久经战阵,怎么会骑着马就
高潮了呢?
另一边,燕忘情冰冷的脸憋的通红,像是在死撑,但是过了不一会儿,她大
叫一声,和曹雪阳一样泄身了。
剩下来的旅程,就在两位女将军此起彼伏的「嗯嗯啊啊」娇喘中度过。快到
终点时,曹雪阳忍不住又泄了一次。这情景看的杨玉环脸发烫,心乱跳。
终于,马车停下了,二女颤巍巍的下马,但她们下马的方式很特别,不是跳
下马去,而是双手按住马背,把身体努力往上抬。
随着她们抬高臀部,杨玉环终于看清,原来两匹马背上都按着一根粗长的木
棒!她们一路上都被这木棒插在阴道中,随着颠簸不断被抽插,怪不的会这么难
堪。
只听「卜」「卜」两声脆响,二女终于把木棒完全拔了出来,立即哗哗流下
两行淫液。
二女稍稍喘口气,站到地上,差点站立不稳。
两名裸体的宫女走出,将杨玉环接入寝宫。
安禄山只穿着一条浴巾,哈哈大笑走出来,他看到几乎全身赤裸的杨贵妃,
目光立即像是看到了肥肉的恶狼。
杨玉环吓的立即跪下,颤巍巍的说:「大人……啊不皇上饶命……」
安禄山忽然柔声道:「娘亲怎么说这种话,孩儿怎么会伤害娘亲呢?」
原来,李隆基和杨玉环曾经认安禄山为义子,虽然安禄山年纪比杨玉环还大,
所有人都觉的这只是一场闹剧,可安禄山却仍然把这当一回事!杨玉环内心的恐
惧和抗拒立即大减。
「想不到……孩儿你还记的……」
安禄山狡诈的笑道:「孩儿不但记的,还想和娘亲一起重现往事呢。」
「什么?重现……」杨玉环还没明白过来,安禄山一把抱起了她丰腴的胴体,
不顾她的惊叫,把她放进了一个温泉浴池。
「啊,这是……」杨玉环发现,这是当初她最爱的一个汤池,经常在这里一泡
半日,把皮肤泡的雪白柔嫩光滑,让皇上捏的爱不释手。
安禄山在杨玉环耳边说:「那一天,孩儿在给娘亲洗身子,忽然父皇突然进来
了,我就急忙躲到了水底下,你可还记的?」
说着,安禄山竟然一埋头潜入水中。
这时候,一身龙袍的李隆基走了进来。
杨玉环惊叫出声,皇上怎么会在这里?
她仔细一看,这人虽然长的像李隆基,但要年轻不少,身材也略有不同。原来
是安禄山找来的一个替身!
那个「李隆基」笑呵呵走到池边,问:「朕来了,爱妃为何不起来迎接啊?」
他说的话和当时真李隆基说的一模一样,显然是安禄山排练好的。于是杨玉环
也依样说道:「啊,陛下……这温泉太舒服了,我在里面舍不的起身呢,请陛下稍
等我一刻。」
「李隆基」笑道:「好啊,那我便观赏爱妃洗浴。」
这时候杨玉环却脸色微变。她忽然感到,双乳和下体阵阵瘙痒。原来,胸口那
两朵花和胯下的草叶,被泉水一浸,竟然开始出芽生根,花根渐渐长入杨玉环的乳
孔中。
突然,杨玉环身子一颤,差点叫出声来。
一根硬邦邦的东西,在水下突然捅进了她的蜜穴。
「李隆基」上前问道:「爱妃,怎么了?」
杨玉环慌道:「没、没什么,陛下忙了一天,还是先回宫等待吧……啊……臣
妾马上就来伺候殿下……啊……」
李隆基呵呵一笑,点点头走了。杨玉环松了一口气,忽然一双大手抱住了她的
翘臀,把她托出了水。
那当然是安禄山了。只是杨玉环往下一瞧,又大吃一惊。只见她下体,插入了
一根细竹管。竹管插入一小段,还有长长一段露在外面,足有两人高。
「啊……禄山孩儿……你这是做什么?快拔出来……」
安禄山突然脸色一变。「哼,你这淫妇,还真把自己当我娘了?当时你把我踩
在水底下,差点把我憋死,当时我只想一件事,就是狠狠操你!」
杨玉环见安禄山突然凶相毕露,吓的手足无措。只见安禄山一手握住那竹竿,
慢慢扭动着向里插送,很快就顶到了子宫口。
「啊啊……孩儿……啊不皇上……饶了我吧……要……要顶穿了。」杨玉环又痒又
痛,连连求饶。
可是安禄山忽然猛一用力,竹竿一下突破肉孔,插进了杨玉环的花心!杨玉环
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安禄山却哈哈大笑,他竖起竹管,往中空的竹管里倒入温泉水。水直灌入杨玉
环子宫内。不一会儿,她就苏醒过来,觉的肚子很胀。一看差点又吓晕了,她肚子
就像怀胎半年的孕妇,里面咣当摇晃的全是热水。
安禄山脸上满是凌虐的快感。「好了,这回把你身体里李隆基留下的痕迹都洗
干净了吧。接下来,吃我的肉屌吧,天下第一美人!」
安禄山挺起巨棒,插进杨贵妃的玉户。里面全是热热的温泉水,安禄山的肉棒
极是舒服,稍一抽动就发出呼隆呼隆的响声。
更奇妙的是,杨玉环的阴道虽然柔软如棉,但只要肉棒一插入,肉壁立即自动
紧紧包裹起来,严丝合缝,如果是定力稍差的男人,被这么一夹立即就要缴械投降。
原本皇帝李隆基也是个御女高手,但这几年他年事已高,往往被杨玉环的肉穴一夹
就兵败如山倒,弄的杨玉环总是得不到满足。
安禄山的肉棒如此巨大,一插进去肉壁一压,真是半点缝隙也无,把肚子里的
水全部堵住无法流出。
「哈哈哈,传说中的玉锁龙门!真是极品淫屄啊!」安禄山大悦,开始大力抽
插起来。
「啊……孩儿……我是你的义母啊……」杨玉环悲哀的叫道。
安禄山啪啪给她两个巴掌,说:「今天就算你是我亲妈,我也要干你。」

安禄山根本不怜惜娇柔的杨玉环,将多年来的饥渴一股脑发泄在杨贵妃身上。
每一次插入,都一直顶进子宫里,把里面灌满的水搅出旋涡,杨玉环的肚子高高
隆起,不断尖声大叫,声音传遍整个华清宫。
「噫噫噫噫——哇啊——哇啊——噫噫噫噫……肚子要炸了……我要死了……
噫噫噫噫!!——」
娇小的身躯被顶的不断抛起,杨玉环胸前两颗大乳在空中翻出一波波乳浪,
臻首如同拨浪鼓般疯狂摇摆,无比的香艳刺激。
一开始杨玉环还在痛苦的大叫,但是剧烈的刺激,带来铺天盖地的快感,很
快惨叫声变成了高声浪叫,她的意志被烈火烧的迷乱,忘却了身处何方。
突然,杨玉环停止摇晃,全身剧烈颤抖起来。安禄山知道她高潮将至,立即
抽出肉棒,重重一拍她的肚子。
杨玉环嘶声大叫,身子向上弓起,耻穴一挺,一股白浪急喷出来,形成一道
壮观的喷泉!所有人都惊呼起来。
杨玉环虽然潮吹了,但是阴道壁不但不张开反而缩紧,只剩下一个小小的孔
让水泄出,肉穴变成了一支强力水枪!而且一边潮吹一边扭动腰肢,于是喷泉左
右挥洒,仿佛在舞蹈。足足喷了半柱香的时间,她才扑通一声落在地上,肚子已
经瘪了下去,恢复了平常的健美。
安禄山在旁边被喷了一身水,他也被杨玉环的表现深深震撼。「太棒了!娘
亲真是天下第一尤物!怪不的那李隆基才几年就被你给榨干了哈哈哈!我也想被
你榨干啊!好,这一回,你的肚子里该装我的精液了!」
安禄山挺枪上马,瘫软的杨玉环毫无抵抗之力,只能任由他一遍又一遍不知
疲倦的奸淫……
*** *** *** ***
「爱妃,快快醒来。」一个声音叫道。
谁在叫我?杨玉环缓缓苏醒。
外面天色已经转暗,她已经昏迷了一下午。杨玉环睁眼一看,一个身穿龙袍
的男子正在床前推她。
「啊!」杨玉环惊呼一声,然后发现是那个假的李隆基。她想要起身,却发
现下身肿痛,双腿似失去知觉,根本起不来。
她现在全身依然不着寸缕,但是身上那两朵花还是丝毫未损,反而看上去更
加鲜艳了。
「爱妃不要动。」假李隆基抚着杨玉环的头发说,「就这样好了。」说着,
他竟然脱去龙袍,躺到龙床上来了。
「啊,你、你要干什么?」杨玉环脸色一变。

假李隆基嬉笑着,手指拨动杨玉环乳尖的小花,杨玉环立即赶到乳头瘙痒难
忍,乳头迅速挺立起来。
假李隆基又拨弄下身的草叶。杨玉环突然发现,那片草叶竟长出了两片嫩叶,
叶茎不知何时,已悄悄长进了尿道。
「这、这是什么东西……」杨玉环惊恐起来。
假李隆基解释说:「这是天一教栽培的爱之花,以液体为滋养,越湿润长的
就越快。」
「啊,不要……快把它拿走!」杨玉环知道天一教素来以蛊毒闻名,吓的惊
叫起来。
假李隆基却笑道:「放心,这些东西不伤身体,反而会让爱妃你更加舒服呢!」
说着,他挑开草叶,怒挺的肉棒无礼的插进杨玉环的肉穴。
「啊!你怎么可以!」杨玉环心想自己怎么也是安禄山的女人,怎么这个人
竟敢侵犯自己?
假李隆基在杨玉环耳边笑道:「爱妃,表现好一点,皇上他正在屏风后面看
着呢。」
「啊……」杨玉环明白了,当初有一次安禄山在她宫里嬉戏,正好皇上驾到,
安禄山只好躲在屏风后面,结果李隆基当场就要了杨玉环,不知道让安禄山看了
一场好戏。
安禄山在重演这一幕。
假李隆基卖力的干起了杨玉环。杨玉环心情错综复杂,不知如何是好,但是
过了没多久,她的意识渐渐迷离,嘴里也忍不出轻轻发出吟哦声……
几番云雨,意乱情迷。假李隆基不但干了杨玉环,还在她体内射了两发。安
禄山知道杨玉环无法孕育,所以放心让手下大胆内射。
杨玉环喘息着,再度睁开眼时,假李隆基已经消失了,站在她面前的是安禄
山那雄伟的身影。
「啊……你要……」
安禄山抱起赤裸的杨玉环,说:「娘亲,那天我在屏风后面,看那狗皇帝奸
你,真是好兴奋啊!我忍不住拿起一只花瓶就套在鸡巴上……今天,我终于可以
不套花瓶了。你就是我的花瓶。」
安禄山不等杨玉环缓过来,把杨玉环往桌上一放,撩起浴巾,一枪进洞。
「啊……怎么你又要……我刚刚才……呜……让我休息一下……」杨玉环哀叫。
安禄山狰狞冷笑道:「傻女人,你以为到了我的手里,你的骚屄还会有休息
的时候吗?」
杨玉环绝望的明白了,她只是一个漂亮的肉便器。
……
贵妃醉酒。
杨玉环喝醉了,躺在花坛中,四周鲜花围绕,中间玉体横陈,真是美若天堂。
一辆小车开了进来,拉车的是两个人。
燕忘情和曹雪阳,她们全身赤裸,趴在地上,腰间缠着皮带,一步步爬着,
拖动小车。车上坐着肥猪一样壮硕的安禄山。
安禄山左右手各拿着一根棒子,棒子的末端在燕忘情和曹雪阳的肉穴里。安
禄山只要一推棒子,二女就会「呜」的浪叫一声,加快爬行的速度。
马车到了,安禄山拍拍二女的屁股,燕忘情和曹雪阳就爬上前,伸出香舌舔
弄杨玉环那高耸的耻丘。
杨玉环被弄醒了,但是还是醉醺醺的。「啊,皇上来了……」
安禄山笑道:「娘亲,今天和我一起去看舞。」
他把杨玉环抱上车,手里又揉又拧,弄的杨玉环娇喘不止。
小车开到了舞台,燕忘情和曹雪阳解开皮带,站到两边,安禄山直接抱着杨
玉环坐到龙椅上。
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手持双剑来到舞台上。她身上只有两条丝带,系在胸
前和腰间。胸前的丝带挂下两片红布,遮住乳尖,腰间的丝带挂下一片红布,
遮住私处。可是只要一走动,那三片布就会飘起,春光尽现。
安禄山道:「让我们来欣赏闻名天下的七秀剑舞吧!」
可是台上女子却没有动,胀红了脸,轻声道:「我不会剑舞。」
原来,这女子竟是被俘的七秀燕小七。
小七姑娘从小苦练剑术,是七秀剑法最高的人之一,却从没练过舞蹈。
安禄山大笑道:「既然不会,你为什么还要上来?」
小七脸色突然一变,目显寒光!
「我是来杀你的!」
小七突然爆起,身如急电,双剑瞬间刺到安禄山面前。
安禄山一惊,连忙举起杨玉环一挡。
眼看要刺到杨贵妃,小七犹豫了一下。
一瞬间,她错过了机会。
「当!」手中的剑被击飞。安禄山面前站了一个玉树临风的男子。
令狐伤!
小七功亏一篑,燕忘情和曹雪阳从左右两边扑到,将她死死按在地上。
安禄山虚惊一场,骂道:「这个贱货,被轮了那么多天,灌了那么多药,还
没屈服,真是臭婊子一个!」
小七咬牙切齿道:「狗贼安禄山!你杀了我吧,我小七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安禄山狞笑着说:「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从来都不杀。你不是不会剑舞吗?
那奸污总会吧?」
他拍拍手,一队卫兵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竟敢行刺本皇,你们给我好好惩处她。一队轮完换一队,直到宫
里所有弟兄都轮到为止。」
士兵们欢呼一声,将小七抬到舞台上,三两下把她身上那几片小布撕光,绑
到一个木架子上。四个大汉手持皮鞭,围住可怜的少女,开始鞭打全身。
在小七的惨叫声中,很快她全身都是道道血痕。士兵们往她身上泼盐水,又
是几声惨叫。紧接着,几个士兵脱光了衣服,对吊在木架上的小七开始轮奸。
看着台上的惨剧,杨玉环花容失色。刚刚救下安禄山的令狐伤稍稍皱眉,转
身离去了。
安禄山也不理他,只管揉捏怀里的美人。
「娘亲,你两个奶这些天越来越大了呢。」
杨玉环羞的低下头:「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是因为这两朵花……」
安禄山说:「没错,这两朵爱之花,有催乳的效果呢。」他对着杨玉环的奶
子一顿猛捏,杨玉环感觉乳房中又有热流涌动,无法遏抑,就要喷出来了。
「啊,那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奶子像要爆开。」
安禄山突然大力一捏,硕大的乳房被挤扁,两股乳白色的液体喷了出来。
「啊!我竟然产奶了!」杨玉环尖叫。
安禄山一伸手掐掉两朵小花,含住杨玉环的乳房就吸吮起来。
「哈哈,娘亲的奶水真是甜美,还有花香,太棒了。」
杨玉环气喘吁吁,头昏眼花。她低头一看,胸前的两朵花没了,但是花茎还
在乳孔中,只怕根须已经深深扎进了乳房里。只要过上两天,爱之花就会重新长
出来。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是害怕,又感到刺激。
台上,小七连连哀叫,身不由己的一边被轮奸,一边被施以各种酷刑。旁边
的燕忘情和曹雪阳微微低下头,不忍再看。
喝完奶的安禄山却性欲勃发,盯着台上受虐的小七,说:「这比什么跳舞可
好看多了!娘亲,孩儿想要了。」
「什么?啊!……」安禄山不由分说,众目睽睽之下,肉棒插进了杨玉环后
庭,当众奸起了美人的肛门……
*** *** *** ***
这一日,一位公主来到华清宫,安禄山专门穿好衣服接见了她。
她就是安庆宗的妻子,荣义郡主。
「我的儿媳妇啊!」安禄山悲痛的和荣义郡主拥抱,「可苦了你了。」
荣义郡主哭泣起来,说:「父亲大人,庆宗死的好惨,你一定要为他报仇。」
安禄山咬牙切齿的说:「李隆基这狗皇帝杀我爱子,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荣义郡主的身躯凹凸有致,胸前很是丰满,抱着她的安禄山渐渐有了感觉。
「儿媳,你且不要悲伤,为父为你设下酒宴洗尘。」
荣义郡主眼含泪珠,一杯又一杯给自己灌酒。
安禄山见儿媳妇喝的双目迷离,肌肤绯红,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
「女儿啊,庆宗当初待你可好?」
荣义郡主醉醺醺的说:「庆宗待我很好。」
「如何好法?」
「他每天晚上……」荣义郡主喝醉了口不择言,说到这里脸一红,没说下去。
安禄山心领神会,说:「当然了,像郡主这么美的女人,不要说庆宗,连为
父都爱不释手呢。」说着,他的大手已经不规矩的抚摸起儿媳妇的身体。
荣义郡主眼泪又要流出,说:「夫君死后,我日日担惊受怕,夜来也好生寂
寞难耐……」
安禄山叹道:「可怜的女儿啊,为父发誓,庆宗给你的,我必加倍给你。」
荣义郡主躺倒在安禄山怀中,感受身上传来的阵阵舒适,那双手,比安庆宗
更加熟练。
荣义郡主开始喘息,上衣敞开,露出一对雪白的大奶。
「呜……可是父亲大人……怎么可以……呜……」
「我们蛮族人,讲究父子相继。当初汉朝王昭君,先嫁给匈奴可汗,可汗死
后又嫁给他儿子,还给父子两人都生了好几个儿子。现在庆宗死了,让为父来补
偿你的幸福吧。」
安禄山用嘴咬开荣义郡主的内裤,发现下面已经晶莹湿漉。
「小骚货,你是有多饥渴?」
「我……我……」荣义郡主羞红了脸,不知所言。
安禄山贪婪的插了进去。荣义郡主尖叫了一声,很快就沉沦进去……
……
荣义郡主这时正把满杯香甜葡萄酒灌落肚子,暖气从肚子升起包裹了心脏,
使她充满迷乱的欢乐。
她整个光滑的白嫩胴体坐于肥胖如山的男人怀中。她含了一口酒,将红唇贴
紧他的嘴唇,然后把美酒送到他口里。
她还要借喝酒来忘记心中那点罪恶感。但是,三天三夜的抵死缠绵,她感到
已真心爱上了丈夫的父亲。这种畸型的爱恋比正常的更刺激更震撼,令她情欲高
涨。
安禄山的手段和实力比安庆宗更强,如果当初皇上不是把她嫁给安庆宗,而
是赐给安禄山,那该多好。
面前,三个赤裸的绝色美女,曾经高高在上的杨贵妃,英姿飒爽的女将军燕
忘情和曹雪阳,全都趴在地上,高高的翘起屁股。四个壮汉正抱住她们,分别有
一个壮汉在插着两位女将军,而杨玉环则被两个男人同时插入肉穴和菊门,被干
的浪声高呼,淫水乱飞。
荣义郡主看的春情勃发,向安禄山瞟了一眼。安禄山早已心领神会,硕大的
身躯向她压了下来……
荣义郡主高亢的浪叫声很快盖过了三女。她已经再也不想安庆宗了。
华清宫,已经变成了一座淫靡的肉奴宫。
(待续,下一章回到女神情节,苏曼莎就要苏醒了,更精彩哦!)
喜欢的话,请点击 →_→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