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大佬一手抓枪一手抓奶】(9-16)


第09章:想要就自己动起来(骑乘H)
萧燃三两下功夫就把自己和宋渃婳身上仅存的内裤给褪下,大手扣住她的腰
将人给提起来些。他喉咙干涩,喉结上下滑动,将圆润的龟头抵在了小穴的入口
处,挺腰上去,粗硬的龟头撑开层层叠叠的软肉,加上淙淙春水的润滑下,直入
花心。
肉茎滚烫粗硬,刚潮吹过的小穴十分敏感,宋渃婳被烫得身体轻颤。
「嗯嗯……轻、轻点……」
这个姿势让肉茎直接插入底,深深地抵住她的花心。她眼尾也因情欲染得嫣
红,眸中氤氲着水雾,又纯又媚显得格外妖冶动人。
稚嫩的软肉不断包裹、吸附着他的肉茎,萧燃爽得直喘粗气。他不住咬牙,
擒住她的双手将人轻松往上一提,而后又失控狠狠往上狠狠一顶,圆圆的龟头硬
生生干开了花心深处,直插到了宫口。
「嗯啊——好、好深……顶、顶到了……啊——」整根肉茎全数插入她的小
穴中,又酸又涨的感觉又一次席卷而来,连腰肢都在发颤。宋渃婳十指紧紧抓着
萧燃宽大的肩膀,留下清晰的指甲印,可这点疼意对他来说就像是助兴般,让他
更兴奋不已。
好涨,太涨了……
待宋渃婳适应了之后,萧燃便双手扶着她纤细的腰肢上下动着,劲瘦的腰将
肉茎抽出一半又直直再顶入最深处。
「嗯……受……受不了啊——」
萧燃太阳穴一阵跳动,宋渃婳小穴太会吸了,将他那根孽物紧紧吸在甬道中,
丝毫动惮不得。「你别吸那么紧。」
他无法,只好先小幅度地耸动着,让她适应。龟头不断一下又一下地顶磨上
花穴中深处的蕊心,那是她最为敏感的地方,他每磨上一次,宋渃婳都会一颤,
紧接着便会流出潺潺春水。没多会,蕊心就被萧燃给磨得酸软不已,原本紧窄的
穴道也逐渐适应了他肉茎的尺寸,软肉开始蠕动,吸绞着。
「嗯……嗯啊——」
宋渃婳有些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原本的可怜的呜咽声也逐渐变成娇媚的吟叫。
「得趣了?」粗长的肉茎将整个小穴撑得有些鼓,爬满青筋的柱身不轻不重
地摩擦过花穴里的每一寸软肉,激起的酥麻感连骨头都变得酥软,小穴更是隐隐
传来一阵痒意,想让那根粗大的孽物动一动,粗暴地肏她。
她张开嘴巴大口喘息着,不断发出难耐的呻吟,哼哼唧唧地却说不出来一句
完整的话。柔软的腰肢扭得越发频密,小穴也在紧紧绞着他的肉茎。
「想要就自己动起来。」萧燃的声音满是恶趣味,他就喜欢看她被情欲所惑
而一步步坠入他设好深渊的模样。他往后靠,双手撑在床上,嘴角噙住一抹兴味
的笑。「想爽就把腰扭起来。」
宋渃婳秀气的眉蹙起,眼尾红得厉害,脑子已经一片浑浊,再思考不了任何
事。此刻,她只知晓,小穴中那痒意已经愈发明显剧烈,似是在嗜咬着她的骨头,
她只想让那要人命的痒意给压下去,狠狠地止痒。
她攀上萧燃的肩,撑起自己早已软成一滩水的身体,而后又猛地坐了下去。
「唔……啊啊啊——」
坐下去的那瞬间,硬得发烫的龟头用力顶上了她泛着潮水的蕊心,酸胀酥麻
的感觉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整个身体都在发抖,那强烈到几欲让人窒息的快意
就是她想要的止痒剂。
二人交合处,能清晰看见半根浸满春液的肉茎,小屁股上还沾着几缕淫腻的
银丝。宋渃婳动作从生涩到逐渐熟练,腰肢扭得越发剧烈,胸前白嫩的乳肉随着
她的动作在空气中晃荡得厉害。
萧燃修长的手指紧紧攥住床单,呼吸愈发沉重,眼眶发红,眸中浓重的欲望
似是想把她立刻拆入腹中般。他再忍不住,双手肆意揉捏着她上下晃荡不停的奶
子。
宋渃婳本就敏感,乳肉猛地被重重一捏,她如遭雷击,浑身一抖。
一股陌生到极点,也舒服到极点的快感,伴随着小穴中猛烈的快意,忽而像
一阵汹涌的海浪将她从头浇到尾。他的手又大又烫,让她有种肉茎紧紧贴在她乳
肉之上的刺激,抚摸之间,带着丝丝电流,酥酥麻麻,径直从耳根窜到头顶。
第10章:她的身体逐渐在适应他(H)
胸部和小穴都被狠狠肏弄着,剧烈的快意让她不自觉弓起身子,嘴巴再不受
她控制,发出阵阵娇喘,声音媚得仿佛能掐出水来,「啊啊……啊啊啊——好、
好……爽啊啊啊——」
萧燃松开一只手来掐上她的腰,像是忍耐许久忽然看见可口猎物摆在眼前的
狠厉与急不可耐,擒住她的细腰迅猛有力地抽插,肉丝猛烈撞击出啪啪啪的淫靡
声响。
「真骚啊,这么快就摇起来了。」宋渃婳的身体被他肏得不断耸动,手脚也
虚软无力地直发抖。「是我这么肏你爽还是你自己插得爽啊?」
太重太快了……
她已经……已经要……
宋渃婳闭上眼,扬起小脑袋,浑浊的脑子根本无法思考,话便已经说了出口,
「你……是你、啊——要……要到了啊啊啊——」
似是想要阻止这激烈不可控的情潮来袭,小穴将不断猛烈抽插的阴茎紧紧咬
着,但仍旧不能阻止男人动作凶狠地一次次插进最深处,将她的花心撞得酸涩不
堪,酸到极致逐渐成了蚀骨的酥麻。
萧燃咬着牙关,额角漫出些细汗,性感的喉结不断滚动着,薄唇微微张开,
哑到极致的喘息一声又一声传出,听得宋渃婳更是耳尖发烫。男人后腰酥麻,一
下查得比一下深的肉茎也爽得微微发颤,不断顶上柔软花心的马眼也止不住地泛
出清液。
他被骑在身上的小妖精夹得快射了,宋渃婳呜咽着求饶,却换来他愈发凶猛
的抽插,粗硬的肉茎飞快抽出又狠狠深埋顶入花心,将那窄小的小穴肏得阴唇外
翻,汨汨春水不断往外飞溅。
「啊啊啊——不、不行……停、快停下啊啊啊——」宋渃婳隐隐感觉有一股
不受控的尿意快要喷溅而出,她双眼向上翻着,脚指头紧紧蜷缩着,整个人都软
了下来。
萧燃根本停不下来,她小穴不断吸着他的孽根,肉茎不断传来阵阵激烈的压
迫感,龟头那处一阵阵发麻,精关一张一合收缩着,随时都想将浊液灌满她的小
穴。耳边全是宋渃婳娇娇软软的呻吟哭喊,还有肉体之间的撞击声不停刺激着他
亢奋得理智全无的神经,他似上了瘾般,连一秒都停不下来,反而还插得更重,
更狠。
「吸得这么紧,你让我怎么停?」他将肉茎抽出三分之二,又狠狠肏进了她
穴道深处,里面的软肉不断吸附着肉茎。「插得深才能把你的小穴给肏透啊……」
他带着一股狠劲挺腰,顶入到花心的小穴瞬间被滚烫粗硬的龟头贯穿,花心
不堪重负终于被圆润的龟头给挤开,插进了更深的地方。
「啊啊啊——」宋渃婳被肏得猛地绷直了身体,娇柔的声音已逐渐哑了起来。
萧燃朝着最深处深捣了几下,马眼也再忍受不住,微微张开在她穴中的最深
处射出一股又一股浓浓的浊液。他难耐地闷哼,发出极哑的一声「嗯——」
「啊……」灼热的浊液射入深处的那瞬间,宋渃婳被烫得浑身一麻。她红唇
微张,娇吟出声,哆哆嗦嗦,浑身如抽搐般痉挛,花枝乱颤着。激水再受不住这
灭顶的快意,瞬间窜上顶峰,春水横流,淅淅沥沥全浇到萧燃粗硬的肉茎上。
高潮的余韵还在她体内乱窜着,宋渃婳双眼微微有些失神,软绵绵地靠在萧
燃的肩膀上,敏感的身体还有些不受控制地痉挛着。待她恍恍惚惚回过神来,才
发现那根肉茎仍直挺挺地插在自己的穴道中。可怕的是,她小穴又一次传来了痒
痒麻麻之感。
她猛地抬头,刚想着急开口解释,萧燃便先一步开口,语气是餍足后心情颇
好的调侃。「又咬得这么紧,是想要了么小骚货。」不等她开口,他低笑着继续
道,「后天就要出远门,你确定明天能起来收拾么?」
「下次再好好满足你,一定肏得你连床都下不来。」
说完,萧燃便将肉茎抽出来,再将人拦腰抱起走进了浴室中洗澡。
宋渃婳欲哭无泪,她真的没有想要继续做的意思啊。可这解释的话终究还是
没能说得出口,身体浸泡在温热的水中,她很快就放松了下来,双眼一阖便在萧
燃宽大的怀中沉沉睡去了。
甚至连身上的泡沫都还没洗干净,就这样毫无防备地睡了过去。
似乎在无形中,宋渃婳的身体比她的心更快适应了萧燃,将自己完完全全交
给了他。
第11章:真娇气啊小拖油瓶
一觉沉沉睡去的宋渃婳好似很久很久都没有睡得这么没有戒备心,耳边罕见
地没有传来一丝声响。一夜无梦,再醒来时已将近下午了。
她坐起身,身旁床褥早已凉透。宋渃婳也没着急起来,身上每一处的酸痛都
让她动惮不得,缓了好一会儿后,她才进了浴室洗漱换衣。
待她准备下楼的时候,萧燃正巧捧着餐盘打开了房门。「醒了正好,过来吃
点东西。」
说罢,他便将手上的餐盘放到茶几上,随后慵懒坐下,双手展开搭在沙发上
翘起二郎腿。他眉尾上挑,眼神示意着还站在不远处的宋渃婳,「快吃,面要坨
了。」
被折腾了一夜的宋渃婳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便顺从地坐在另一边的单人沙发
上小口小口地吃着面。
萧燃也没有离开,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把面吃得差不多后,才开口:
「吃好就把行李收了,不用带太多,车子装不下。」
宋渃婳双眼一亮,惊喜地抬头望向他,忙不迭点着头,三两下嚼了嚼口中的
面条,道:「嗯嗯!」她语气中满是雀跃欣喜,「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萧燃嘴角几不可察地勾了一下,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她,「这是你昨晚表
现好的奖励。」萧燃大掌落在她发顶揉了揉,「做得很好,我的性奴隶。」
等到宋渃婳反应过来时,萧燃早已出了房门。他掌心的温度很热,烫得她连
双颊都烧了起来。明明连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可当他靠近,属于他的气味萦
绕在她身边时,她的心跳就会不自觉逐渐加快,就像是……着了魔一样。
第二天一早,作为出发探测的异能者中唯一的人类小拖油瓶宋渃婳一大早就
起来自愿加入了帮忙小队中,长长的头发扎成马尾飘散在脑后,小脸洋溢着烂漫
的笑容,双眼亮晶晶的,笑开的时候眉眼弯弯,似乎是对自己能帮上忙而感到快
乐。
真是单纯得傻气。
楼梯旋转处,穿戴整齐的萧燃环着手臂背靠着墙,也不知道站在那看了多久。
队伍整装待发后,萧燃领头坐上了一辆吉普车后座,侧头看宋渃婳仍旧有些
手足无措地站在车旁。他骨节分明的手撑在窗沿,探出脑袋语调懒懒道:「你是
打算和后面那堆物资坐在一起么?」
宋渃婳顺着他的话看了眼堆放满满连站立一人都无法的物资,还没来得及说
什么,萧燃的声音便又再次传来,「你要是想当个物资就躺到那上面去,要还想
当人的话就坐到人该坐的地方来,别磨磨蹭蹭浪费大家的时间。」
说罢,他脑袋又缩了回去,仰着头阖上双眼再不管她了。
宋渃婳垂眸,潋滟的眸中氤氲着点点雾色,但动作却不带丝毫停滞地爬上高
大的吉普车上,只是在她纤细的身子辛苦坐到萧燃身旁后,竟叫人瞧出了几分委
屈来。
车子行驶在渺无人烟的荒废街道上良久,车内气氛仍旧压抑。萧燃阖着眼不
说话,承担司机一职的异能者栩飞更是大气不敢出一路目不斜视地紧握着方向盘。
「这么点程度就哭鼻子了么?」萧燃意带嘲笑,「真娇气啊,小拖油瓶。」
「我没有。」似嘟嘟囔囔的声音传入耳里,泛起点点麻意,双眼闭上的萧燃
只觉心痒不已,喉咙有些燥热。
他倾身过去压在宋渃婳身上,拇指食指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向萧燃的双
眼。
第12章:想狠狠肏你(H)
距离挨得极近,她与他面对面贴着,鼻尖若隐若现地触碰。宋渃婳都能清楚
地看见萧燃浓密睫毛下如墨色翻涌般的眸子中全是欲念,那双眸子仿佛带着蛊惑
的能力,竟让她怎么也移不开视线,且逐渐忍不住想要沉溺在其中。
萧燃大手扣住她的脸颊,低头就吻了上去。
他丝毫没有给她反抗的机会,仅用单手就紧紧擒住了她纤细的双手压在车窗
上,嘴上力道更重,湿滑的舌强硬粗暴地撬开她的牙关,把她慌乱无措的小舌勾
了出来,强悍地又吸又吮,吸取她口中甘甜的津液。
舌尖被吸得发麻,萧燃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脸颊,烫得宋渃婳脑袋发
晕,连呼吸都不受控起来,小腹处阵阵发涩,浑身酸软没有一丝力气。
她蜷缩在萧燃怀中,张着小嘴任由着他肆意掠夺,偶尔舌尖被吸得微微发疼,
喉头便会不自觉发出微弱的嘤咛声。
萧燃戴着半指手套的手撩开她的衣摆,沿着宋渃婳纤细的腰缓缓一路往上,
微冷的指尖探入胸罩下,掌着她浑圆弹软的乳肉轻柔着,骨节分明的五指时不时
一收,重重捏了一把。
宋渃婳身子一颤,一瞬间感觉骨头都要酥了。她想阻止萧燃的动作,可奈何
双手被紧紧抓在他宽大的手心中,她脚下动作不敢太大,怕会惊扰前面正认真开
车的栩飞。
「不要……不要在这……」她轻声喃着,双眸微红,白皙的牙齿咬住唇肉,
试图不让自己发出奇怪的声音。可她这副模样落在萧燃眼中,只会让他血脉喷张,
更想在这里狠狠地把她弄脏。
萧燃含住她泛着红晕的耳垂,沙哑低沉的声音落在她耳里。「这样更刺激,
不是么?」他抽出手,拉开她裤头的拉链,食指挑起白色的蕾丝内裤探了进去。
「唔……嗯——」宋渃婳扭着屁股,一只脚弓起试图将双腿阖起阻止他接下
来的动作,可力量上占尽优势的萧燃又怎会让她如愿,他膝盖轻松压过她的腿,
反将她的双腿张得更开了些。
萧燃手指拨开内裤,从侧边直接深入,指尖时重时轻地戳在她湿漉漉的穴口
上。
宋渃婳羞极了,心跳快得几欲蹦出。她极力想忽视身下小穴愈发加重的麻意,
可在紧闭的车中,还有第三人存在的情况却让她的感官更加敏感,只需轻轻碰一
下,她的身子瞬间就能抖如筛糠,呼吸愈发急促。
吉普车前座是全连在一起的三人座,他压得极低,即便是后视镜也瞧不清他
们的身影,只要栩飞不转过头来,他们大约就不会被发现,可倘若传出了什么异
样的声音,哪怕栩飞不转过头来也都会知晓他们在后座做了些什么。
她反抗不能,只能奋力紧咬着下唇摇头,不让一丝声音传出。
「喘得那么骚,是想我插进去么?」身下宋渃婳涨红着小脸不断摇头,萧燃
的眸子愈发幽深。
太湿了,他掌心全是她流淌蜿蜒而下的春水,显然她的身体更加诚实,在这
样的环境下,她也觉得刺激。
他粗粝的指腹在穴口那条细细不断淌出潮水的缝隙前上下滑动,朝着花穴上
那圆润充血的阴蒂一下又一下地打转着,让他食中二指皆沾满上她湿润的春液。
花穴被他磨得又痒又麻,不断在刺激着她的敏感点。宋渃婳四肢百骸都是软
的,脑子混沌不清,她只知道她已经快压抑不住,好想叫……
她真怕自己叫出来,只好更用力地咬住下唇,挣扎着扭动身躯。
忽而,萧燃双指滑入了她湿润的花穴中。她身子猛地一僵,瞬间紧缩着小穴
动也不敢动。穴肉一缩一缩地紧紧包裹着萧燃插入的手指,紧得连一丝缝隙也没
有。明明更大的性器都已经插过进去了,可她的小穴还能如此紧紧地吸着他。
这种触感让他瞬间想起自己肉茎插在她小穴中时候的感觉,萧燃后腰一麻,
身下那根粗大的性器又更肿大了些,涨得生疼。这小穴太紧了,连手指都能咬成
这样,若是身下肉茎插进去,那必然会爽得头皮发麻。
他肉茎磨了磨她的小穴,黑色的裤子上隐隐多了点水渍。「鸡巴涨得好疼,
想狠狠肏你。」萧燃轻咬着她的耳根,沙哑得不行的声音宛如在诱导她堕落。
第13章:好想他动一动(磨穴H)
宋渃婳眼眶氤氲着水雾,眼尾通红,身子轻颤,不断摇头。
萧燃要是插进来的话,她一定会忍不住叫出来的,他那么大,插得那么深,
那么狠,一定会被发现的!
他擒住宋渃婳的腰肢,身体更往下压了些,将娇小的少女牢牢遮挡在自己宽
大的身躯下。萧燃解开扣子将裤子往下拉,滚烫粗长的肉茎瞬间弹出打在了宋渃
婳的小穴上。
「唔——」粗硬的肉茎就这样径直拍打在她敏感的小穴上,那灼热的温度烫
得她浑身一哆嗦,小腹传来阵阵麻意。
宋渃婳呼吸一窒,心瞬间提上了喉咙,双手胡乱扯着他肩上的衣服,试图阻
止他接下来的动作。可她的力量实在太小,哪怕萧燃的外套都给她扯出褶皱来,
依旧阻止不了他半分。
萧燃将她的腰再撑起来些,将那根粗硬的肉茎抵在她小穴阴蒂处摩擦了几下。
充血的阴蒂被粗硬的性器这么一刺激,四肢百骸感官宛如被一股强烈的电流
给击中,身体不住轻颤,小穴又淅淅沥沥泄出汨汨春水。
「真骚啊,碰一下就流这么多水。」他低语,食中双指拨开两片潮湿的阴唇,
将肉茎重重按在了裸露的阴蒂上,磨蹭几下后又转用硕大的龟头狠狠戳着。
宋渃婳双手抓住他结实小臂,声音极轻,难掩哭腔。「不要……不要在这里……
」她再一次想曲起双腿合拢,可依旧怎么也抬不起来。「求你了……」
「我不进去。」他低头,在她耳边吐着灼热的气息。「你用别的方法帮我射
出来。」
萧燃在她小穴抹了一掌的春水,握住自己的阴茎在上面套弄了几下,让柱身
变得湿润,而后又将她已流淌到腿根的春水给涂抹均匀。
宋渃婳对他的举动十分不解,娇喘着问,「做……做什么?」
可还没等来萧燃的回应,宋渃婳便轻易被他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萧燃手掌
压在她的小腹上,让她的背靠在自己胸膛处,双手从后拥住她,两具身躯此时正
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此刻,两人就宛若普通情侣依偎拥抱在一块般,任谁也没料想到衣冠整齐的
他们身下正裸露着性器紧紧贴合在一起。
萧燃手掌往下探去,将她的双腿分开一些,旋即将肉茎插入她的腿根,满是
春水的小穴也抵在了滚烫的柱身上。
两瓣阴唇被肉茎给抵开,花穴还在一颤一缩地往外淌着淙淙潮水。宋渃婳低
头就能看见自己腿心露出来一大节青筋盘根交错的肉茎,圆润的龟头一颤一颤地
抖着。
宋渃婳有些难为情,可眼前这一幕却不断刺激着她仅剩不多的理智。她脑袋
发晕,心跳愈发加快,小穴控制不住地发痒,好想他……动一动啊。
「腿夹紧。」萧燃似下命令的军官,口吻不容抵抗,更散发着致命的魅力。
宋渃婳下意识拢紧双腿,夹紧了那根将小穴烫的极麻的肉茎。
肿胀许久的性器被柔软的腿根和湿润的花穴给包着,这快意不亚于插穴,萧
燃登时舒服得闷哼喘了一声。
忍耐许久的他再受不住,急迫扣住宋渃婳的臀肉,粗硬的肉茎摩擦过湿热的
小穴和前端充血的阴蒂。
仅仅一下,宋渃婳身子瞬间就软了。穴口和敏感至极的阴蒂被他的肉茎狠狠
碾过,花穴又痒又麻,那快意瞬间涌上脑门,宛如一朵绚烂的烟花般炸开。
「嗯——」她呜咽出声,已经快要压抑不住娇喘的声响。
第14章:你的水都流到我裤子上了(H)
萧燃在后挺腰抽插着,粗长的肉茎在她柔嫩的腿心中一下又一下地进出着。
他每次抽插穿过时,微微上翘的龟头都会摩擦过阴唇,而后再重重戳上阴蒂。被
顶到的时候,那酥麻发痒的感觉立马像电流般传至身体感官每一处,花穴源源不
绝地淌着春水,全洒在他的孽根上。
「唔……嗯、嗯——」宋渃婳已无力再压抑自己的声音,细碎的呻吟声逐渐
从她的喉头溢出,双腿也微微发着抖,快要夹不住那根肉茎。
萧燃低哼一声,舔了舔干涩的唇畔。他虽没插进去,可她腿根着实柔软得离
谱,小穴又湿又滑,一股又一股的春水往外泛着,浇满他整根肉茎。他下腹一紧,
舒爽极了,呼吸也愈发急促起来。
他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力道一下重过一下。宋渃婳双颊通红,双眸迷离氤
氲着水雾,殷红的唇微微张着,一副快要受不了的模样。
萧燃眸色一黯,手掌捂上了她的嘴,食中二指探入她的红唇中搅动着她的舌。
「嗯嗯——唔——哈……」小嘴忽然被塞入两根手指,宋渃婳有过一瞬间的
不适应,想要用舌头将那两根不断在她口腔中作乱的手指给推出去,可逐渐却变
成了她的舌在不断追逐舔舐着萧燃的手指,透明的津液沿着嘴角流溢而出,顺着
萧燃修长的手指渗出蜿蜒而下。
口腔被两根灵活的手指不断搅弄,宋渃婳脑子也被他给搅得一片空白,身下
春液如海潮般不断泄流出来,沾湿了他的裤子。
「你的水都流到我裤子上了,是不是很爽?」
宋渃婳回答不了她,只依稀能听见她喉头溢出细碎的娇吟。本就敏感到极点
的小穴在被如此刺激下,快意一阵阵往上涌着,酸胀酥麻的快意不断充斥着她身
体各处,那即将要到达顶峰的感觉又来了。
萧燃知道她快高潮了,身下肉茎抽插得更重。
不过几下,被他蹭过的地方愈发酥麻,酸胀到极致,宋渃婳不自觉弯下腰,
身体瞬间崩成一根弦,伴随着细碎的呜咽声,透明的水柱淅淅沥沥喷洒而出。
「唔唔唔——」
萧燃没料想她居然潮喷了,亢奋充血的肉茎忽的被温热的潮水一浇,瞬间抵
受不住后腰一麻,吐露着清液的马眼一张一合猝不及防地就射了出来,奶白的浊
液全滴落在她腿间及衣裳上。
他阖上眼,在宋渃婳的耳边喘着粗气,性感极了。
待宋渃婳稍稍缓过来后,他抽出手指在后座旁拿了几张纸巾为她细细擦去腿
间浊液,拉起裤子扣好拉链,而后才处理自己身下的一片狼藉。
忽而肩头一重,萧燃侧头看去,宋渃婳双颊酡红累得沉睡了过去,嘴角还躺
着一丝未擦干净的银液。他喉结上下滚了滚,显然是想起了刚刚那场激烈的荒唐,
他压下燥意,抬手抹去了嘴边的银丝,又往下坐了点,让她能更好地靠在自己的
肩上。
萧燃看了眼车窗外有些阴沉的天,沉声问:「还有多久能到?」
前方开车的栩飞好似没有听见,没有回应。萧燃撇了眼他戴在耳蜗的黑色耳
机,想抬手碰他的手臂,刚一动身,肩上睡得迷糊的少女便嗓音细软嘤咛几声。
他动作微顿,看她眼尾嫣红的可怜模样,心底泛出丝丝愧疚之意,又坐回去让她
靠着继续睡。
他转而抬脚踢了踢司机座椅,栩飞终于有了反应,赶忙抬手摘下耳机,略侧
头问:「怎么了,老大。」
「问你还有多久能到,天色不大好,估计会下雨,路途还远的话就先找个安
全的地方歇一晚。」
「放心吧老大,再有半小时就能到南方边境了,一定能赶在下雨前进入酒店。」
栩飞的异能可以准确判断天气,所以一般基地出任务都会由他来担任司机。
萧燃额首「嗯」了一声。
栩飞见萧燃没再和他说话的意思,便又将耳机塞回耳蜗内,继续听着南方探
测回来的情报。
萧燃知道栩飞在开车出任务时都会戴上耳机提前探听清楚情报,以他的话来
说就是不浪费开车时间,所以无论后座发生了什么激烈的事,他都置若罔闻。
沉寂一会后,萧燃也隐隐感到一丝倦意,他脑袋往后仰着,性感的喉结凸起,
阖上双眼便睡了过去。
第15章:异能血脉
意识混沌朦胧中,宋渃婳只觉脸颊微疼,眼皮挣扎着张开便看见萧燃那张近
在迟尺的脸庞。脑海中瞬间就浮现出了刚刚与他在这里,在第三人身后荒糜一场
的画面。
她双颊瞬间就烧了起来,视线瞬间从他的脸上移开,不敢再看一眼。
「怎么?爽得走不动路了?」萧燃凑近,在她耳旁低语,沉沉的声音震得她
耳尖一麻,连耳根都染上了些绯意。「还是你想我亲自抱你下来?把鸡巴插进你
的穴里,就这样一边插一边走上去……」
「你流出来的水就会滴在地上,让别人知道我们在插穴。」
顺着他的话,宋渃婳的脑海中竟真的出现了画面,才想着,小穴便又一阵发
麻。「你、你别说了!」她恨不得用手捂住萧燃乱说胡话的嘴,可她不敢,只敢
在经过他身边时,悄悄地瞪了他一眼后,红着脸赶紧下了车。
萧燃轻笑,看着他的宠物想伸出利爪挠他,最后只露出了软绵绵的肉垫,毫
无攻击性。
但更加可爱了啊……
萧燃也随着宋渃婳的脚步走进他们暂住的酒店中。
在这末世中,人类几近灭绝,占更大比数的是异能者与丧尸。所以他们落脚
的这家酒店早已空无一人,荒废了大半年,但他们成员中有酒店的员工,便顺势
占下了这家酒店作为南方的临时基地,供成员们休息。
酒店中只有零星几人,见萧燃一行人到来赶忙上前来迎。有基地大佬在,很
快就安排好了酒店最好的总统套房与旁边几间的客房给他们。
一行人到的时候天色已经逐渐暗了下来,他们也不着急,放下行装便到楼下
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后上了房间休息,待到明天一早就出发到有人类生存迹
象的地点去探查清楚。
到酒店房间后,宋渃婳便径直进到浴室里先是将身上沾有些许浊液的衣服裤
子脱下,而后再将早已湿透粘腻在小穴上的内裤褪下。期间,她的手不慎碰到腿
心,瞬间传来一阵刺疼,低头一瞧竟全是被萧燃粗大肉茎磨出来的痕迹。
脑海不禁又闪过车上那幕淫靡的画面,小穴处又泛起阵阵麻意,小腹酸胀,
旋即一缩一缩地又涌出汨汨春水。这一反应让宋渃婳一惊,顿感羞耻,极快地甩
了甩头,将那不堪至极的场景给甩出来遗忘掉。
她不敢再细想下去,只好赶紧洗澡,试图毁灭掉身上男人留下的种种证据。
今天折腾了许久,宋渃婳早已筋疲力尽,几乎是沾床就睡了过去,甚至都没
精力去看一眼萧燃有没有睡在她旁边。
午夜,万物寂静的时分。
凉风吹拂着树叶,远处传来似野兽般的嘶哑声,时近时远,隐约还夹杂着些
打斗的声响。
萧燃猛地睁开双眼,眸中清明没有丝毫朦胧的睡意。他扯开被子站起随手拿
了一件外套穿上,把武器拿在手上准备外出查看情况。外面嘶吼的声音逐渐靠近,
也愈发清晰,惊扰了睡梦中的宋渃婳。
她坐起,还没来得及说话,萧燃头也不回地朝她道:「锁好门,别出来。」
此时她也知晓危险正在不断逼近,顺从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萧燃出了房门后,脚下放轻一步步朝传出声音的电梯走去。
忽然,一直停滞不动的电梯蓦然发出「叮」的一声响,旋即电梯门缓缓开启。
门开的瞬间,三五成群的丧尸骤然破门而出。它们脸上悬挂着一块块黑青色
的烂肉,清晰见骨,嘴边还沾着鲜血与嚼碎了的肉糜,似是刚饱腹了一顿。看见
萧燃的瞬间,它们便径直朝他攻击,尖锐的十指张开想要撕扯他身上的肉。
萧燃几乎是在瞬息见就反应过来,侧身躲避让为首的丧尸扑了空。他举起手
中银色的双枪,上膛,飞速朝丧尸的脑袋开了一枪,金色的子弹如同两条凶猛翻
腾的龙般,刹那间穿过额骨,一击毙命。
全银制的双枪被萧燃握在手中丝毫不显娘气,枪身烙上黑红色的十字髑髅更
是为其增添了几分冷峭。他双眼闪着锐利的光芒,观察着周围的丧尸以此来伺机
而动。
倏地,一名丧尸从暗处冲出,萧燃眸色一凛,几息间瞄准目标,动作迅速如
隐匿在黑暗中的猎豹般,双手张开同时扣下扳机,两颗子弹破膛而出,分别射进
了两名丧尸的脑袋中,旋即无声倒下,连痛苦的嘶吼声都未来得及发出。
剩余几名丧尸在看见接连两名同伴倒下后,双眼忽的血筋凸起,散着骇人的
红光,动作比刚刚凌厉不少,仰头朝萧燃咆哮着。那张开的血盆大口散着糜烂的
恶臭,满是黄黑色的獠牙,齿间还悬着欲滴未落的粘腻唾液。
萧燃眉头皱起,似察觉到什么异样。但不让他有细想的时间,丧尸们一涌而
上,伸出利爪朝他脖颈伸去,可无疑全都扑了空。萧燃向后跃了几步,连衣角都
没让它们触到分毫,他双眸一阖一张间,瞳孔蓦然变成了银蓝色,散着幽深的光
芒。
他举起手臂,皮肤底下蓝色的脉络清晰凸起,那是觉醒的异能血脉在涌动。
他偏头挑眉冷笑,唇边那抹弧度令人心颤。扳机被扣下的瞬间,飞跃的子弹瞬间
转变成一团可以燃烧万物的蓝色火焰,触上一名丧尸后,火势瞬间蔓延开来,一
个接着一个地燃了起来,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空气中还弥漫着些许腐肉烧
焦的臭味。
一发子弹,无一生还。
第16章:跟着我就不用怕
「砰——」的一声巨响,旁边的消防通道被猛地拉开。「老大!」同行的栩
飞与其他几位成员有些气喘吁吁地跑到萧燃面前,「酒店被丧尸围攻了!那群丧
尸不断聚集攻击我们,大堂在抵御,但还有些丧尸沿着墙壁爬到了酒店房间来,
我们随时都会被丧尸攻击,千万要小心啊!」
萧燃闻言微怔,瞬间想起被他留在房间内的宋渃婳,她不是异能者,要是这
么不幸遇上丧尸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他急忙转身,脚下有些慌乱地跑回房间。
而在萧燃出去后不久,坐在床上的宋渃婳朝那半敞开的落地窗瞧去。一轮圆
月明亮清晰地悬挂在半空中,她才忽然意识到,今天是月圆之夜。她慌忙地看向
自己的手臂和身上,在发现并没有任何异常后先是大大松了口气,可旋即而来的
便是浓重的疑惑。
她的尸毒,会固定在月圆之夜发作,虽用晶核延长了时间,可也到该发作的
时候了。也正因为如此,宋渃婳才会主动提起让萧燃带自己出来,因为只有待在
他身边,她才可以比较轻易地得到晶核。
她仔细想了许久,忽的想起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与萧燃做了,难道……和他
做爱能抑制尸毒吗?
倏地,落地窗外传来细微的声响,像是什么在缓缓拖行摩擦墙壁所发出的声
音般。
宋渃婳扯开被子缓步过去查看,她探出头往落地窗下方看去,却发现有一个
浑身腐肉的丧尸正手脚并用地往这里爬着,它身上已然腐朽的肉正摩擦着粗粝的
墙面,那腐烂的肉一寸寸往外翻着,随着丧尸爬行的动作,悬着的腐肉被它的身
躯给压成了一滩滩肉糜粘在皮肤上。
沉迷爬行的丧尸似是察觉到有人的气息,蓦然抬头便瞧见了宋渃婳的身影,
它沙哑嘶吼了声,手脚的动作更快了。
宋渃婳双眸沉静,没有丝毫身为手无缚鸡之力人类的害怕与慌张,神情十分
冷静甚至有些散漫。
她瞥了眼食指上戴着的普通银戒,霍然朝丧尸伸出手掌,红唇轻启无声喃喃
着。而后,那戒指忽的散出一丝妖冶的红光,那爬行的丧尸动作瞬间僵住,动惮
不得,鸦青色的身体从脚至上逐渐被冰封了起来,它痛苦嘶吼,可还没来得及喊
叫出声,就已被蜿蜒而上的寒冰被完全封住,宛如一具面目惊悚可怕的冰雕。
宋渃婳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那冰雕的丧尸瞬间被粉碎,成了点缀这浓浓夜色
中的点点星芒。不过几息间,便已蒸发在空气中,丝毫痕迹都没有留下。
「你站在外面干什么?」
身后传来熟悉男人的嗓音,宋渃婳神情变了变,转身朝他笑了笑。「房间有
些闷,出来透透气。」
萧燃似是接受了她的说法,也不再多问,只是让她进来把落地窗关上。「丧
尸从窗口突袭上来,你看见丧尸了吗?」
宋渃婳晶莹水润的双眸眨了眨,大大的眼中有些无辜的意味。「没有。」她
不自觉往萧燃身旁站,手指动了动,似是想抓着他的衣摆,可最后没敢伸手。
「我害怕……」
萧燃勾唇,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心里有些软,就像家中的小宠物想亲近却
害怕主人会嫌弃她一样。他将一把枪收入腰腹中,腾出一只手将她的小手握进了
自己的掌中。「你只要跟着我就不用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