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

「呜………」西门冰颜的脸因为痛苦扭曲着,绽红的脸蛋此刻看起来更是性感撩人。打手阴阴地笑着,挺起肉屌,轻松地一下子捅入她的蜜道深处。「真紧,玩了那么久,还是紧如处女,真不愧是名器乳燕双飞。」乳燕双飞:其玉门狭小,秘道也很狭窄、紧缩,一开始行动时,秘道的四周肌肉会突然蹙起皱褶,而且频频震动,就好像鸟扇动左右两翼,即将振翼而飞似的,对方在刺激下很容易一泻千里;「啊…」西门冰颜腰板勐的一下直挺起来,口里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被插入的充实感觉稍为缓和了一下紧绷着的神经,美丽的女人开始大声地呻吟起来。打手不紧不慢地抽送着肉屌,手掌抓着两只因被紧缚着而变形的巨乳,一下一下轻推着。西门冰颜那在空中摇荡着的娇躯,正好迎合着自己肉屌的抽插。「啊啊啊…」迷乱的女人悦意地哭泣,已经湿得不成样的蜜户花瓣里,继续涌出如泉般的爱液。「你这么美丽的西门家大小姐挨肏也肏得这么开心吗」打手肆无忌惮地继续打击着西门冰颜。「呜……啊…」流满脸的泪水,并不能阻挡娇躯对欲望的渴求。西门冰颜面色变得更加痛苦,但她的娇躯却摇得更加厉害。温暖湿润的蜜户花瓣紧紧地夹住仇人的肉屌,彷彿要将它吸入自己的娇躯里面一样。前段时间,瞿安木带着手下灭了西门家全族,唯有西门冰颜的双胞胎妹妹在其他宗门修炼,躲过一劫。「很爽,很紧……」打手满意地赞扬着,胯下的这个女人,不仅有着一副超凡的身材,下面的这个小肉洞更是极品名器,没有浪费他那昂贵的催情丹药。「慢慢下去,她就会变成一只彻底的小母狗了………真是一个绝妙的性奴隶啊!」打手得意地寻思着。「大力……快一点……啊…快……啊啊…」西门冰颜还在忘情地哭叫着,努力地扭着粉臀。但她的娇躯被紧紧地缚住,快与不快,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怎么样这西门大小姐不差吧」静静地在一旁看了好久的侍卫,终于发话了。被打伤还没有痊癒,没有加入奸淫的行列,他只好欣赏着西门冰颜的淫态过干瘾。「不差!」打手哈哈大笑道:「西门大小姐的奶子又大又挺!」「呜……」西门冰颜娇躯剧烈地颤抖着,但她女人最隐秘的蜜户花瓣里,正插着对方凶勐的肉屌。打手很高兴看到她的这种反应,他感觉到那销魂的肉洞正在绝望地痉挛着,这让他兴奋的肉屌得到了更为刺激的享受。「哈哈!」侍卫笑道,「看这西门大小姐,又高潮了!」西门冰颜确实又高潮了,催情丹药的作用迅速将她的快感向上翻着,被奸淫着的娇躯在羞愤中无法自持,滚热的爱液再一次温暖着打手那正侵入在她体内的粗壮肉屌。「真棒!」打手舒服地喘着气。「等我好了,我……」侍卫看打手的爽样,一种嫉妒加忿恨的感觉漫延到全身。都是因为这烂婊子的老情人,东方不败那帮人敢打伤了自己,虽然没有性命之忧,浑身动得幅度大一点就会剧痛不已,本来可以吞服丹药的,但是他想记住这仇恨,让伤势慢慢恢复.昨晚他忍耐不住,提枪上阵肏了西门冰颜一顿,却因为动作幅度过大,把刚刚癒合的伤口又撕裂了,现在眼巴巴地看着这么美艳的女人,却只能干瞪眼!「你玩完后,我再来好好修理修理她!」侍卫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转身到柜子里,拿出一大袋物事来。打手一看,会意地哈哈大笑,肉屌用力一顶,在西门冰颜的沙哑的呻吟声中,笑道:「听说被灌了肚子的女人,肉洞会特别紧……哈哈……」「你的意思是……」侍卫阴阴笑道。「还用问!」打手哈哈大笑,将仍然硬梆梆的肉屌,从西门冰颜的蜜户花瓣里退了出来。「呜……不要………」西门冰颜失望地哭着,粉臀上下乱扭,那种要命的麻痒感觉,再一次降临。西门冰颜雪白的皮肤上,似乎被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刚刚被插入的蜜道口,重新合成了一条细细的肉缝,奇痒无比的感觉,似乎正在吞噬着她全身每一寸肌肤。西门冰颜赤裸的娇躯大力地挣扎着,她想腾出手去,去搔爬自己那痒得入骨的蜜户花瓣,但被捆着紧紧的双手,却哪儿动弹得了那边,打手和侍卫已经将润滑油装入了一个木质容器中,淫笑着又走到了西门冰颜身边。「快……救我……肏母狗……肏母狗碍…」西门冰颜好似看到救星似的,嘶声哭叫着。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现在想玩弄的,是她那未经任何开发过的后庭菊花。而她现在的姿势,实在也太适宜洗肠了。朝上的娇躯,被高高分开着吊起的双腿,圆滚的粉臀微微向上,早已被泉涌的淫液沾湿的后洞,方便地呈现在男人们的面前。于是,打手捏着西门冰颜两边丰厚的臀肉,向两旁掰开,侍卫拿着特殊植物尖嘴的软茎,毫不费事地轻插入西门冰颜敞开的后洞中。「呜……不是这里……啊…干我……」傻唿唿地仍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的西门冰颜,仍然强烈地渴望着那痒得好像要溶化的蜜户花瓣,再次被粗大的肉屌插入。即使那是仇人,她也顾不得了。但,一股冷意迅速充填了她同样难受的后庭菊花,透明的液体顺着植物软茎流入到她的直肠里面。西门冰颜开始察觉到不良的预兆了,她难受地扭着粉臀,但娇躯马上被紧紧固定住,直至一箱子的润滑油全部流入她的后庭菊花里面。「干什么……不要……不要啊…啊啊啊…」西门冰颜发疯般地大喊着,即使喉咙哭得已经有点沙哑了,但她仍然只能高声号叫着。一个后庭菊花塞,紧紧塞入了她的后庭菊花。侍卫拍了拍手,走到西门冰颜面前,脸正对着她的脸,冷笑道:「洗完粉臀,你的后洞就会成为你第二个给人肏的肉洞了!好好期待吧!」「呜……不要………」西门冰颜飞快地摇着头,哭声更是凄厉。后庭菊花里面,现在正咕咕作响。羞耻的感觉再一次笼罩着西门冰颜的心窝。「忍住哦!不许拉!」打手哈哈大笑,「先服粒丹药……」在储物戒指里拿出丹药,在西门冰颜肥硕的臀肉之中,一把捏碎,将粉末撒在女人的花瓣与粉臀里面。每天都要服最少一粒丹药,这样才可以保持药效。只要有这个淫丹在,任何女人都会彻底地成为他的性玩具的,打手深信。这种丹药会像吸白粉一样的上瘾,而且这瘾只会越来越厉害。不同的是,瘾发的时候,只需要交合就可以了,即使交合结束后的折磨比开始瘾发的时候更难受。西门冰颜现在便十分难受,排泄的强烈欲望加上被奸淫的渴求,令她口里发出着如潮的呻吟声。打手得意地笑着,肉屌重新佔据了西门冰颜正在痛苦地收缩着的蜜户花瓣。「啊啊…」西门冰颜现在只有费尽全身的力气,忘命地唿叫着。无法抵挡的兽性淫欲、不可忍受的强烈便意,混杂在羞愤交加的绝望之中,交替摧毁着她摇摇欲坠的精神支柱。「我……我……我……我完了……完了………」西门冰颜意识她真的就要支持不住了,就要变成打手支配下一只淫贱的雌兽了,她绝望发泄着体内行将爆炸的愤懑。但翻腾不止的淫欲,再一次将她推上性爱的高潮。结束了,打手火热的液浆,开始在她的娇躯内喷发。西门冰颜兴奋地哭叫着,娇躯在勐烈的颤抖中,筋疲力尽地享受着最后的快感。而她的口中,却痛苦地吐着白沫。西门冰颜觉得自己的身心,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可没有她休息的时间,翻滚的肚中似乎就要爆炸了,被后庭菊花塞紧紧塞住的直肠中,汹涌的激流疯狂地冲击着她体内脆弱的肉壁。「毛房……啊…救我……啊…啊啊…」她只觉脑膜彷彿就要被冲破,全身已经没有一寸肌肤是完整的。「憋便意的时候,下面真的好紧!紧得不得了!」打手一边穿着裤子,一边向只有听和看的份儿的侍卫吹嘘。「哼!」侍卫冷冷一声,心中更是窝火。「啊…我要死了……」西门冰颜迸发出一声惨叫,双眼翻白,终于晕了过去。「喂,别搞死她!瞿安木少主还要她呢!」打手道。「嗯!」侍卫应道,伸手去解开西门冰颜身上的绳子,让她屈膝趴在地上。「这贱人要出来了,闪开点!」侍卫道。「嘿!」打手退了一步。后庭菊花塞勐的一下被拨开,从西门冰颜趴在地上的肥大粉臀中间,如喷泉般的黄色液体带着恶臭,向后勐喷而出。「啊…」在悲惨但却顺嘹亮的惨叫声中,西门冰颜摇着粉臀苏醒过来。现在是什么情况她竭力从迷煳的意识中回复着。在……在他们面前,拉……拉……「啊…」西门冰颜无法竭止心内的惨唿,在仇人的目光底下,她正一丝不挂趴在地上,从后洞里喷出污秽物!慢着!西门冰颜突然发现自己的四肢已经没有了绳子的束缚!而打手和侍卫,因为怕被四下乱喷的排泄物沾到,捂着鼻子站在两三米外。而房门,半掩着没有锁上。西门冰颜勐然意识到,这或许是她逃跑的唯一时机了。身上没有穿衣服,但这已经没法顾及了。再在他们的手里呆下去,迟早得彻底变成专供他们玩弄的性奴隶。乘着自己还能保持住理智,乘着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逃!西门冰颜打定了主意,口里继续发出了凄惨的呻吟声,眼角瞄着打手和侍卫的动静,暗暗积蓄着力气。自己的粉臀里,仍然在喷射出噁心的污秽汁液,但是绝不能等肚子里的东西排泄光,一排完,他们马上就会再度近身了!西门冰颜深吸一口气,四肢勐地一撑地面,一个箭步窜了出去。要不是后庭菊花里喷射着污秽汁液,西门冰颜的动作好看至极。虚掩着的门毫不费事就开了,等侍卫、打手从一旁跳起来的时候,西门冰颜的人影已经消失在房间外面了。「快追!」打手大喝,和侍卫飞步追出。西门冰颜气喘吁吁地在快速飞奔着,粉臀上面还沾着黄色的污痕,点点滴到地面。西门冰颜大步的奔跑着,后庭菊花里偶尔激射出成股的黄水,连续不断的轮奸折磨,她已经感觉自己娇躯好虚弱了。但现在必须加快逃走!院子里空无一人,一扇扇锁得密密实实的房门,看上去是如此的阴森,看准一扇门就往哪里飞奔而去。虽然西门冰颜收紧后庭菊花,但下体的汁液混合着男人的阳精这个时候从大大分开的蜜户花瓣里流出,顺着蛤肉成股的滴下。西门冰颜迅速闪进一扇门里,但西门冰颜绝对不会想到,这救命的稻草,竟然会带给她更大的屈辱!因为这是通向市集的后门,当然,站在街上的人们,也可以欣赏忽然冲出来的美景。今天市集难得一见的美景,便是一名赤身裸体的性感美女。尤其是当西门冰颜冲出不少距离之时,大街和大街对面上的人们,就可以清晰地从头到尾欣赏到一位大胸美女羞耻的胴体了。在很短的时间内,正是热闹的市集,就聚集了一大群人驻足仰头围观。围观一个不穿衣服的美妙少女当众排泄!西门冰颜差点就要昏厥过去,当她发现很多路人正在注视着她无从躲避的赤裸胴体的时候。粉臀里的污秽物还没排完,而此时她再也控制不住括约肌了,棕色的污秽物从后庭菊花里喷涌而出,肉洞里摧心夺魄的奇痒感觉仍然遍袭着她的全身。西门冰颜无力地抱胸瑟缩在市集的角落里,坐在自己仍然在断续拉出的污秽物上,瑟瑟地发着抖。无助的眼角闪烁着,慌张的眼神掠过那一张张流露出猥亵笑容的脸,那些惊奇地正欣赏着意想不到的人们,正朝着她的方向指指点点。「完了……」西门冰颜绝望地把脸藏到臂弯里,自己……自己的娇躯,不仅已经被彻底地沾污了,还成为了群众的饭后话柄。西门冰颜的脸热辣辣地烧烫着,她的娇躯性感地颤抖着,佔据着她血脉的淫药,仍然在不停地煎熬着这个窘迫的女人。「啊…唔……」性感的呻吟,从西门冰颜的口里、鼻孔里不停地哼出,热迫的欲望焚化着她的肉体,西门冰颜彷彿感觉自己就要被溶化了,每个细胞都在性感地跳动着,尤其是敏感的肉洞里,湿润而温暖,难受又舒服。手指,女人自己的手指,捅入了自己散发着渴求着欲望的肉洞里,使劲地挖呀挖着。浓热的汁液,顺着大腿流到地面上,流到女人粉臀下面那些稀黄的污秽物上,小小的市集一角里,瀰漫着污秽物的臭气和淫液的淫靡味道。女人的神情已经开始有点迷乱了,她不停地淫叫着,性感的肉体性感地蠕动着。街上的人们发出讶异的惊叫声,但女人并没有能够听到。她已经接近疯狂了,一只手发疯般地揉搓着自己巨硕的乳房,而另一只手更发疯地捣挖着自己的蜜户花瓣,吧嗒吧嗒的汁液滚滚而下,和地上黄色的臭水混成一片,女人的粉臀现在已经泡在上面了。销魂的呻吟声如潮汹涌,可惜没人听到;性感的胴体让街上的每一个男人裤裆撑起。西门冰颜脸红耳赤地扭动着娇躯,她的眼光,在扫过那密密麻麻人群时,一股热血直涌上脑,整个子宫一阵滚热,一波高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女人推上飘摇翻腾的欲望绝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