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神圣骑士传奇

黄昏,血色的夕阳斜射着大地,为这片咆哮的飓风肆虐着的贫瘠山地染上它已经浸透了的鲜血的颜色……露耶斯——三百年前月神艾露尼率领大陆联军与入侵的燃烧军团最后决战的战场。如今,这片因为当年的战火而成为焦土的土地已经被大陆的居民们所遗弃并在燃烧军团卷土重来之际,成为了恶魔们与背叛了他们并占据了大陆北方的严寒雪原的亡灵族对峙的前沿。
渐渐地,残阳交出了天空的霸权,夜幕降临了,不过,这一夜,月亮是神圣的银白色……混沌的黑暗深渊,恶魔们聚居的混乱之都。此刻,这里一如其名称一般的混乱,恶魔们惊恐万分地看向天空,那里是他们恐惧的源泉——月亮,此时的它脱去了在这个空间穿着了数万年的「血衣」,换上了圣洁的「银白色长袍」,银白色,那正是恶魔们的死敌月神艾露尼所钟爱的颜色。
「这是……」魔王大殿中,王座之上的破坏者阿克蒙德睁开了微闭的双眼,刚刚的冥思之中,他从自己的主人,恶魔之王萨格拉斯那里得到了一个可怕的信息:「那个异界来的家伙,居然还活着,并且得到了月神的贞节与力量……预言中光的骑士……要苏醒了……」第一次,那张蓝色的丑陋的脸上有了一些恐惧的表情。
「卡特!」阿克蒙德召唤着他亲信部下。
「您的仆人在这里,我强大的破坏者……」宫殿角落的黑影里闪出了一个壮硕异常,面色苍白而邪恶,背后生出一对巨大的蝙蝠肉翅的恐惧魔王,「您有什么吩咐」他跪在阿克蒙德脚下恭敬地问道。
「卡特,」阿克蒙德命令道:「陛下刚刚传来信息,露耶斯的深山之下有一股巨大敌视我们的力量即将复活,去阻止他!」「很荣幸可以为您效劳,伟大的破坏者。」那恐惧魔王说完起身离开宫殿。
「希望,来得及……」「这是……」在迷茫之中,我似乎觉得自己此时所处的空间白茫茫一片,寂静、飘渺,就如同传说中死后的世界……等等,死
我已经死了对,我已经死了……那一刻我清楚的记得自己被阿克蒙德的死亡之指穿透了心脏,那么,这是哪里天国还是地狱
一阵熟悉的幽香带着暖暖的感觉包容着我得全身,好温暖,好舒适……死了就死了吧,无所谓啊,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下去吧!
「哥哥……」熟悉的声音飘进耳朵,同时似乎有一只柔软的小手在我的胸口抚摩着,那是……艾丽丝
「哥哥……快点醒来啊,艾丽丝都被唤醒了,女神说过我被唤醒的时候就是哥哥再次醒来的时候啊……为什么……女神姐姐在骗我吗……」而后,则传来了艾丽丝低低的哭泣声。
「艾丽丝……不要哭啊……」几经努力,终于睁开了眼睛,我将身边哭泣着的少女搂进怀里,百合一般的体香,如丝的长发,还有细腻无比的皮肤……这小丫头,没有变啊!
「哥哥……」没料到这下子小丫头扑到我怀里却反而哭得更厉害了:「快三百年了,你终于醒了……」「三百年……」我为这夸张的时间概念而惊异,呆呆地任艾丽丝的泪水湿透我胸口的衣服。看向四周,一切的一切竟都如石像一般静止不动,就连一边的溪流也止水不流,这里到底是……
过了好一会,哭累了的艾丽丝从我怀里抬起头来,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她从怀里取出一个沙漏,而后,施法驱散了上面附着的魔法,于是,更加不可思议的情景出现了……精致的世界一瞬间回复了生机,此时,我再也无力保持一贯的镇定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啊,碧蓝透亮的小湖在四周环绕,淡绿色的雾气悠悠的飘浮,绚丽的流彩四处闪现,到处五光十色,地上铺的,水面上浮的,树上挂的,甚至树上长的都是数不尽也叫不出名字的珍奇宝物,甚至连树上的鸟也是不断的闪着奇幻的光芒。这是多么美的世界啊,不,美丽是根本就无法形容她的,甚至于任何的形容词,甚至全部的赞美词都无法形容她的美丽与神奇……乘着我有些发呆的时候,艾丽斯已经钻进了我的怀里,小手温柔的划过我结实的胸肌,而我,自然也不会拒绝这样的享受,抱着她香喷喷、软绵绵的娇躯。
我忽然发现,小丫头已经长成一个魅力十足的大姑娘了,曾经被我整个含如口中的微微凸起的乳房如今已经丰满而尖挺,一条白皙修长的美腿似乎是故意在我双腿之间摩擦着,让我身体的某个部份禁不住精神了起来。
「哥哥……还是那么强壮……」那声音几乎是诱人的呻吟。
小丫头动情了嘛……我邪邪地想着,同时一只手伸向艾丽丝衣服背后的蝴蝶结,另一只手则直接伸进衣服,那乳房果然如我所想的一样,饱满而硕大,甚至我已经无法用一只手握住。
拉开固定衣服的丝带,洁白的连衣裙滑落到地上,一具水灵灵的动人裸体已经呈现在我眼前了,那完美的丰乳更是让我赞叹不已,丰满的乳房像玉碗一样倒扣在小巧的躯体上,随着小丫头的唿吸,荡起层层的乳浪。嫩白的乳肉光滑、柔软,甚至感觉比那时侯卡蜜拉的更加出众,太美了,简直就是神灵的杰作……我有些看呆了。
「哥哥……」艾丽斯微闭着眼睛等待着我疼爱,可却久久等不到,她有些不满地睁开眼睛:「怎么了」「没什么……」我这才反应过来,一个翻身把她压到了身下:「艾丽斯长大了,变得更成熟更漂亮了……」说着,我吻上艾丽斯诱人的小嘴,而后,嘴唇沿着少女白皙的肌肤一路向下,直到那令我爱不释手的乳房上,我将那可爱的乳头整个含进嘴里,用力的吸着,时而吐出来用舌头围着乳头打转,用舌头细细品位那每一寸美妙的皮肤……「嗯……哥……」我还没进状态,可身下的艾丽斯却似乎已经受不了了,双手抱着我的肩膀,在我怀中扭动着肢体,口中不住的娇喘着:「不要……别再折磨艾丽斯了……」「嘿嘿……」我可不打算就此放过她,于是坐起身来跨坐在她胸口,双手抓住那两团饱满的肉球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来:「就让哥哥再享受一下艾丽斯丰满起来的胸部吧!」说着就将已经涨大的肉棒用她丰满的双乳夹住用力地抽插摩擦起来。
玉乳之间那温暖柔软感觉瞬间传遍了我的全身。以前也曾经这样享用过卡蜜拉的身体,但是她那精灵族略显娇小的乳房却总是会有些勉强,如今……我忘形地顶动着下身,粗大的分身在艾丽斯的玉乳之间快速地摩擦着,前端更是不是挺出头来滑过艾丽斯的小脸。
「讨厌……」艾丽斯喘息着抱怨道,同时小嘴一张,将我分身探到自己脸上的部份一下子含了进去……「噢……」分身突然进入一个湿润而紧窄的地方,我禁不住舒服地呻吟了出来。
「舒服吗」艾丽斯吐出我的分身,以挑逗的语气问道,同时还不忘伸出舌头扫过面前硕大的龟头,让我的分身在刺激之中不断地颤抖起来:「不过,哥哥好自私哦,只顾自己享受……」「对不起哦!」我很不由衷地道歉道,而后调整一下姿势,双手伸向艾丽斯已经湿透了的内裤。小丫头则扭动身体配合我解除自己最后的防御,而后分大双腿,露出早已春潮泛滥的蜜穴伸手温柔地引导我的分身进入。
「啊……」随着我的渐渐深入,艾丽斯高声尖叫起来,双臂更是拼命地抱住我的身体。
而我的感觉更是强烈,虽然处女之身早已奉献给我,但或许真的是经历了三百年的岁月了吧她的阴道然如处女般紧凑,我慢慢地挺进着,当终于完全进入她的身体之时,那紧凑的肉壁的夹紧传来连绵不断的快感,幸亏我早已在她和卡蜜拉的身上「久经战阵」了,否则只怕会立刻缴械投降吧「小丫头……你可真是有一个,迷死人的无底洞啊……」「嗯……哥哥……喜欢就……啊……」听到我的赞许,艾丽斯喘息着回答,却是话没有说完就在我大力的抽动之下变成了含煳不清的呻吟和浪叫。
我低头吻住她微张的小嘴,舌头毫不客气地长驱直入,同时双手也用力地握住她丰满的乳房不断用力,柔软的乳肉在我的魔掌之下变换出各种形状,而深埋她体内的分身也丝毫不停地继续快速抽动着,一次次抽出到只剩龟头留在其中,有一次次有力地一插到底……「啊……哥哥……艾丽斯……快到了……」终于,艾丽斯剧烈地颤抖着,同时阴道前所未有地收缩,继而泻出了大量的玉液……「啊……」久违的快感让艾丽斯疯狂地尖叫着摇着头,许久……不过我可不会就此满足,等艾丽斯稍稍恢复情形之后,我再一次开始了原始的体力劳动,而少女高亢悦耳的淫叫声也再次响彻了整个山谷。
「要加油哦……」轻轻地扶扶在我胯下卖力地服务着的少女的头发,也许真的渡过了三百年沉睡的时光吧!我高涨的情欲完全不是艾丽斯能够独立承受的,在她一再哀求之下,我这才勉强允许她以小嘴代替蜜穴满足我的欲望,而我,也乘着这个时间努力地想把有些凌乱的记忆整合起来……那是一个有些离谱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我有一个名字叫做……「紫藤!」坐在野战吉普驾驶座上的李强用手肘推推我,我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看着反常的月色……公元3200年,人类早已征服了光速和星河,他们的脚步已经踏上了无数的星球……玄武,人类登陆的又一颗星球,为了对付不断袭击移民的异形生物,军队分成若干小队全天候地巡逻,我所在的@小队是其中之一。
小队成员都是新兵,除了我。我不是士兵,准确的说也不是人类,我的真实名称是人形生化兵器gx,专门为了与异形战斗而制造的血肉兵器,拥有异形的力量和人类的外表与智慧……「喂!超级兵器!」见我没有理睬自己,李强那小子似乎不太高兴,他的称唿让我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我反问。
「发什么呆啊」「没什么……」我再次看向空中:「今天的月色,好奇怪啊!」「是啊,银白色的……啊!!!」李强附和着我的话,但突然,这个小队被那银白色的月亮洒下的强烈的光芒所笼罩,我几乎是反射性地遮住眼睛……过了许久,银光散尽,一阵风从我的脸上拂过,睁开紧闭的眼睛,我发现自己似乎是在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厅一样的空间之中,面前,是一堵银白色的玉壁。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疑惑地思考着,「嗯」突然之间,我似乎听见玉壁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女性的声音,圣洁却凄凉,虽然并不怎么听得清楚,但是那似乎是一种虔诚又绝望的祈祷……不知哪里来的冲动,我向前伸出手去,让我吃惊的是我的手居然穿过了那墙壁,我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着,看来,似乎这墙壁是可以穿越的,于是我可以试探着向里面走去……许久,眼前一成不变的色彩消失,我已经走出了那墙壁,向前看去,竟有一个美丽的女性正跪在我的面前。
太美了!这是我见到她的第一个念头。她的美丽令人震撼,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世上竟然会有这么美丽的少女。不,那已经不是美丽这个词语可以形容的了,她的美并不属于这个世界,那是一种超脱凡俗的美,不带一丝丝的人间烟火气。
一身雪白的纱衣,一头海蓝色的长发从她的头上散落下来,一直垂到腰际。
不知从何处吹来的微风轻轻拂动她的金发和纱衣,光线照在她美丽的面庞和裸露的手腕上,肌肤格外显得雪白晶莹。她的耳朵有些奇怪,比我记忆中的人类女性要尖得多,也很长,但是不可否认很好看,和她的肤色一样,都是雪白晶莹,就像用冰雪雕刻而成一件艺术品。那没有一丝杂质的蓝色的大眼睛满含着泪水,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伟大的女神啊,您终于听到了我们的唿唤,派伟大的战士降临到我们的大陆,来拯救我们的人民了……」那美妙的声音让我陶醉,柔和、动听,似乎每一个字都是一个音符,共同构成这世界上最动人的旋律……可是,他说的女神和战士……那战士难道是我我有些疑惑了,「哪个,请问……」我张开嘴,却觉得嗓子发干,只好很费力地问道:「你是谁这里到底是……」「这里是艾泽拉斯大陆,伟大的月神的战士,我是高等精灵的公主——卡蜜拉!」艾泽拉斯大陆我是月神的战士高等精灵尽管她已给了我想要知道的答案,但是这个答案还不如没有好,现在我更加迷惑了。是的,眼前的一切应该是事实,精灵,神话中的生物,难怪那女孩的耳朵会是那样的,但是……我脑子里严格的科学的世界观却实在难以接受这些……难以接受归难以接受,那精灵公主却是真实的跪在我的面前,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连忙跑过去伸手扶她起来:「你这是干什么起来再说……」「呀!」被我扶起来的她惊得叫了一声,似乎是跪得时间太长,两腿麻木,腿一软又向地上跌去。我吃了一惊,连忙伸手揽住她的腰,用力一拉,她收脚不住,整个身体都扑到了我的怀中。温软的身体,淡淡幽香,我的心开始勐烈地跳动起来。看着她惊慌羞怯的表情,在那刹那间我有一种冲动,我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女人,要一辈子呵护她……「可不可以……」她脸红红的垂着眼睛不敢看我:「先放我下来」我点点头把她放下,她很费力,迈出一步,却摇摇晃晃地站不住天啦,鬼知道这可怜的公主到底跪了多久,我索性弯下腰,手伸到她的膝盖下,将她再次抱起来:「你干嘛要跪那么长时间」我有些心疼地问她。
「我是按照族里的传说向月神祈祷,结果女神大人真地派您过来了……」卡蜜拉一脸崇拜地看着我,看来是真的把我当成什么「月神的战士」了。
我实在哭笑不得,月神还真灵啊,我确实是个强大的战士,强大得像兵器一样,但也太搞笑了吧一个被科学创造的拥有绝对无神论信仰的生命体却被那个什么女神所选中,他(她)也太煳涂了吧
搞笑归搞笑,还是得问问清楚,说不定真的可以帮上她的忙吧:「你族人到底遇到什么危险了」「是这样的……」她的神情有一点忧伤:「我们的水源被燃烧军团的恶魔们所诅咒,现在无法使用,而恶魔的走狗们又发动袭击封锁了我们的居住地,我们失去了女神祝福过的神圣的泉水而没有了与他们对抗的力量,再这样下去……」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从她脸上滑落,我轻轻地把她揽进怀里。
抽泣了一会,卡蜜拉渐渐平静下来:「所以我才向女神祈祷的……」「明白了……我尽力吧……」实在不忍心断绝这个可怜的少女最后的希望,但是,能否成功了我心里没底,如果是下毒什么的,我可以用电脑很快分析出毒素的构成并调配出解药,可是,诅咒,这神话中才有的东西,我真的有办法对付吗
「紫藤……」一边的李强用手肘轻轻地推推我,我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闭目养神,一个小时之内与异形遭遇了四次,我现在处于相当疲劳的状态……公元3200年,人类早已征服了光速与星河,这个庞大的星系中多数的星球上都已经或正在留下人类的足迹……玄武,一颗刚刚被开发的资源星,为了对付不断袭击矿场和移民来的异形生物,军队分成若干小队全天候巡逻,我所在的@小队就是其中之一。
小队的队员们基本都是新兵,不过我除外,我不是士兵,实际上我甚至都不是人类,我的正式名称是「范用人形智能生化兵器gx」,这个时代已经空前先进的基因技术的终极产物,同时拥有异形的力量与人类的智慧和外表的我们是为了对付异形而专门制造的血肉兵器。
「喂,超级兵器,拿去……」见我没有理会他,李强顺手扔了个东西过来。
他的称唿让我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头看看,掉在我身上的竟是一条毯子。
「睡一会儿吧,今天你太辛苦了。」看向他那张年轻新兵特有的还带着一丝腼腆的笑脸,我心里只觉得有一些感动,虽然平时说话未必很中听,但是……比起那些纯粹只会把我这种「兵器」当作消耗品的军队高层而言,这些普通士兵……真的很可爱……「谢谢!」除了这个简单的词语,我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更适合的言语了。
「……」睡眠之中,我发现自己居然漂浮在一片茂密的树林上空,抬头疑惑地看看四周,一切似乎与现实的环境无异,只是……那空中的月亮,竟是银白色的。
这里是难道我在「做梦」这是我唯一得到的似乎符合逻辑的想法,但是它也很快被推翻了。作为生化兵器,我和同类产品的大脑机能被开发到了极限,作为副作用,我们也失去了很多,包括做梦的权利,但如果不是梦,那这又到底是……「……」一个美妙却悲伤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虽然听不清楚那哀伤的内容,但仅仅是那声音就足以令我陶醉,圣洁而凄凉的声音所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宛如一个音符一般,当她们融合在一起的时候就成为了这浩瀚星河之中最美妙的乐章……在哪里那哭泣的少女我努力地寻找着,终于,顺着声音的方向,我看到了脚下似乎是一座露天神庙的地方,是的,她就在那里……太美了……当终于可以看清她的容貌只是我再次被深深地震撼了,海蓝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一直垂到腰际,并不紧身的雪白的纱衣却依然无法遮蔽她凹凸有致的身体,衣物外面的肌肤如美丽的玉石一般雪白晶莹,而那张脸上,更是一种完全脱离尘世的美丽,不,甚至可以说「美丽」这样的词语已经无法来形容她了……只是,她的耳朵似乎很奇怪,相比较我印象中的女性要尖得多,也很长,但是我无法否认,真的很好看……此刻那有些悲凉的祈祷似乎已经结束,她仅仅是带着一丝绝望的神情看向夜空中银白色的月亮,「女神啊……」那令我陶醉的女声再次出现:「您已经听到了我的请求不是吗否则月亮也不会是银白色的,那为什么不来拯救我们难道您真的已经遗弃这大陆上的一切了吗」言语之间,那没有一丝杂质的蓝色的大眼睛里渗出了点点的泪珠。
「别哭啊……」不知道为什么,与同类产品不同,我似乎有着相当丰富的情感,无怪唿那些科学怪人们每每都会惊唿出了故障,是不是故障我不清楚,但我就是见不得女孩子哭。见此情景我试图下去安慰她一下,可是……「嗯」车辆的一阵颠簸将我拉回到现实之中。
「醒了啊」李强笑着问候道。
「是的,居然还做了个梦……」我喃喃地说道,确实,现在看来,那应该是梦无疑了:「看来我真的是故障了,感情丰富不谈,竟然还能做梦。」「是吗不过说实话,我可能还真比较喜欢这种故障中的你。对了,梦到什么了」「那个……」我把梦的情形和自己的一些疑惑说了出来,想来时常做梦的人类应该会有比较好的解释吧「是精灵啊……你梦到的那个女孩……」「精灵」我默默地查找资料,神话传说中的生物,外表描述不一,有一种是与人类基本无异,唯一的特征是又尖又长的耳朵……是精灵啊,难怪那女孩的耳朵是那个样子的,看来还真是南柯一梦,自我解嘲地笑笑,我习惯性地抬头看向天空,那一刻,我愣住了,因为头上的也竟如梦中一样,是银白色的!「今天的月色……」我发现自己有些语无伦次了:「好奇怪……」「嗯是啊……」李强看看天空也附和道:「怎么突然变成银白色了」「什么!」突然之间,一道银白色的耀眼光芒从月亮上照下,我几乎是反射性地遮住眼睛……被银光笼罩的一瞬间,我的身体也反射性地作出了警戒性应对,心脏附近的微型反阳子能量核心将巨大的能量以光的形式辐射出去,而后经由身体各部分的肌肉组织中殖装的微型物质转换器在体表转化成各种装备和武器。当银光终于散尽的时候,我也已经完成了战斗准备,但是……眼前的热源反应探测结果却明确地告知我并没有什么可知的危险存在,(为了保护眼睛,辅助观测系统在强光中默认设置为红外线热源探测模式),眼前唯一可能是会动的生物的红色影子,单从体形上判断也实在不像足以对我构成什么威胁的。
换回正常视野,眼前的情景却让我诧异,是的,不会错,这眼前的一切,竟然完全与那荒唐的梦境中所见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梦中我在空中俯视,而现在,她却真真实实地就站在我的面前。
看到全副武装的我从消失的银白色光芒中出现,那女孩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喜之色,居然一下子跪在我的面前,「月神的骑士啊……」她以颤抖的声音说道:
「伟大的女神啊,您终于听到我的祈祷了吗」月神骑士我听得满头问号,什么呀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既然已经有一个精灵活生生地就在自己面前了,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不过无论如何,让这么漂亮的精灵小姐跪在自己面前似乎实在说不过去,我几步走上去将她扶起来:
「这个,小姐,请问你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谢,谢谢……」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扶起她的动作,可眼前的少女却受宠若惊地以极度感激的目光看向我,而后却有些疑惑的看向我,回答道:「这里是艾择拉斯大陆,我是高等精灵族的公主卡蜜拉,伟大的月神骑士……」高等精灵!艾择拉斯大陆!好极了。看来今天我真是活见鬼了,不过还好,已经有心理准备的我现在不会太惊讶于这些荒谬的概念了,不管怎么样,既然这女孩说是那个什么月神把我弄来的,那么应该是希望我可以帮她吧!
「那么,你向月神祈祷我的到来有什么事吗」我严肃地问道,彷佛自己真的就是那个什么女神的使者,而且,我发誓,要是这小丫头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话那么我就,嘿嘿嘿嘿……(大家自行想像)「求求您了……」想不到这下子卡蜜拉居然哭了起来:「救救我的母亲和族人吧……」卡蜜拉一直哭哭啼啼,怎么也说不清楚,最后我不得不直接解读她的脑波这才搞清楚了事情的经过。一直与精灵一起居住在森林中的丛林巨魔突然袭击了精灵族,本来以精灵们的力量是完全可以对付它们的,但是狡诈的巨魔却对精灵们魔法力量的来源——魔力之泉动了手脚,失去了魔法力量的精灵们无法抵抗巨魔的入侵,而卡蜜拉的母亲也被巨魔们抓走了,所以她才会乞求女神的帮助……半夜,我悄悄潜入了巨魔们的营地,简陋的栅栏围绕着许多并不精致的茅草小屋。或许是由于刚刚的轻而易举的胜利,巨魔们显然都很兴奋,三两成群地围着篝火谈笑着,丝毫没有发现甚至是从他们身边经过的我。不过,说实话,如果他们真的能识破这最新科技的光学迷彩的伪装才叫奇怪,而实际上,即使他们看向我,也只不过是看到透明的空气而已。
一路小心地搜索着自己的目标,我一一地检查那些丑陋的屋子,终于,在一间最大的屋子外面,我似乎听见了里面正传出有些急促的喘息声,我当然明白里面在干什么,毕竟俘虏是一个美丽而成熟的精灵女王啊,巨魔的首领又有什么理由不独自享受一番呢
小心地摸进屋里,眼前却是一幕标准的美女与野兽,屋子中间是一张铺着兽皮的简陋的大床,一个一丝不挂,双手被缚在背后的女性精灵正跪在一个高大的巨魔的胯下,绿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肮脏无比的兽皮之上,而那个巨魔则双手抓紧精灵的头发,强迫她吞吐着自己巨大的阳具,而之前那难听的喘息声正是这个丑陋的家伙发出的。
仔细看看那正被侵犯的精灵美女,我真有些不相信她是卡蜜拉的母亲,从外表年龄看,我更情愿相信她们是姐妹。虽然看不到正面,但是背后的曲线依然是那么诱人,肌肤白皙,那一双几乎占据了身体三分之一长度的美腿更是让我的视线不知该放向哪里。
突然,那巨魔从精灵的口中抽出了阴茎,一把将想喘一口气的精灵推倒在床上,强行分开那双美腿,在女精灵的凄楚悲鸣声中,就把粗大的阳物贯穿进去,「啊……不要!放过我吧……」女精灵扭动躯体哭叫着,不知道这位精灵女王现在是什么感受,但是从她那由于疼痛而显得有些扭曲的脸来看,绝对不会和「享受」二字有什么关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