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我的母亲是大帝】(2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秦天搂着秦玲玲进入屋内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萧淼的整张脸都绿了,不过
就算这样,系统还是没有提示获得反派值和奖励。
看来对赘婿流的主角来说,侮辱、戴绿帽都是常态,只要他忍得住,他的天
命值就不会因为秦天的打压而降低,秦天也得不到任何奖励。
因为不管如何,赘婿流的主角,本就是要受虐的,跟其他类型的主角不同,
其他类型的主角就算是受虐也会反抗,但对赘婿来说,受虐那都是家常便饭。
「难道要反其道而行吗?」
秦天心中已有了大概的计划,赘婿流的小说最关键的一个点,就是在于赘婿
主角的身份不能暴露,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他很牛逼,身份通天,但偏偏女主不知
道,女主家人不知道。
也就是说,只要让秦玲玲和秦族知道萧淼的真实身份,就能破坏掉萧淼的气
运和机缘。
但秦天并不想这么做,这样做虽然能很快的掠夺萧淼身上的天命值,但这样
很大可能就是萧淼会逃出秦族,回到道圣天宫,而且秦天可以肯定,就算这次试
炼失败,萧淼回去还是会成为道圣天宫的传人,因为仅一次,不可能将萧淼的天
命值全部掏空,只要天命值还没被清空,那萧淼依旧还是主角,主角嘛,大家都
懂。
不过有挑战性,才有意思,秦天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
而此时,在秦玲玲的闺房内,此时的房间内的气氛多少有些暧昧,秦天也不
客气,房门关上后,搂腰的手更加放肆了,手掌轻抚腰肢,往上一探,便就从下
而上抓捏住了秦玲玲那饱满的酥胸,肆意妄为的揉捏起来。
「嗯……臭弟弟……你说的宝物就是这个嘛……」
秦玲玲的心跳的很快,脸色桃红,气吐幽兰,一双明媚的双眸已含春水,现
在的秦天,简直是把她吃的死死的。
「当然不是,你看这……」
只见秦天手中神光一闪,一双黑色丝袜出现在秦天手中。
大概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防御类宝物,秦玲玲好奇心使然,露出了一丝期待之
色。
「这个是什么啊?我怎么从没见过这样的法宝,要怎么用?」
秦天一笑,看向了秦玲玲那修长笔直的大长腿,说道:「很简单,让我亲手
为你穿上吧。」
「先把衣服脱了。」
「啊?」秦玲玲后退半步,脸色绯红的看向秦天手中的那两条单薄的丝绸,
问道:「臭弟弟,这点布料,用得着脱……脱衣服吗?」
「当然要,这样才方便。」
说完,秦天向前再一次得将秦玲玲搂入怀中,两人面对面的贴在了一起,他
抬起秦玲玲的下巴,用魅惑的声音说道:「姐姐别多想,我只想想将宝物亲手为
姐姐你穿上而已,我们是姐弟,这是很正常不过的事,在说,姐姐的身体我又不
是没看过,在看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秦玲玲抬着头,看着秦天那俊俏的面容,她想开口拒绝秦天的帮忙,但最终
还是默认了下来,只见她眼中柔情闪过,没有做声,低下头,靠在了秦天的胸膛
上。
「叮!秦玲玲情动,沦陷值 5,目前沦陷值85!」
听着脑海中的系统提示,秦天的笑容更为邪魅了,他双手直接伸入到了秦玲
玲衣内,轻轻摩擦这她那白嫩的肌肤,在秦玲玲无言的沉默下,身上的衣服一件
件的被秦天给脱了下来。
秦天并没有兽性大发的把秦玲玲给就地正法了,毕竟他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
处男,看到女人就扑上去的野兽,他退后几步,摸着下巴欣赏着不着片缕的美丽
堂姐。
秦玲玲非常的美丽,高翘的鼻梁,尖尖翘翘的下巴,雪白无暇的娇嫩肌肤,
高耸挺立的玉峰,平坦没有一点瑕纰的腹部,修长圆润的双腿,纤细玲珑的身材,
没有一点不美,没有一点不让秦天赞叹,而那黑幽幽略显稀疏的阴毛则若隐若现
的遮掩着她那最隐秘的粉嫩肉穴。
「玲玲姐的身材真的很美啊。」
听到秦天的夸赞,秦玲玲芳心一喜,然后就双手抱胸,加紧双腿,害羞得娇
嗔道:「臭弟弟,别乱看,羞死人了。」
但秦天可没那么老实,非但没有没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这让秦玲玲的俏
脸更红了。
秦天上前,将赤裸的秦玲玲按在了床上,一手拿起她那修长的美腿,一手拿
着丝袜,将脚套入丝袜内,然后慢慢的往上穿,等秦天完全将两条丝袜帮秦玲玲
穿好后,她已经身子骨软绵绵的只能依偎在秦天的怀中了。
秦天将堂姐抱坐在大腿上,一手搂着她的细腰,一手在那双黑丝长腿上爱不
释手的抚摸着,秦玲玲的腿本来就非常的漂亮,修长匀称,这穿上黑丝后,这一
双美腿显得更加的诱人了,这让秦天这个老江湖都差点没忍住,但也已经一柱擎
天了。
「臭弟弟,你坏死了,就穿这么一点东西,你就让我脱光衣服……」
「这样方便穿嘛。」秦天坏笑道。
「哼,讨厌……」
「但看着玲姐你好像不讨厌啊……」
秦天笑着,正摸着黑丝美腿的手,往大腿内侧摸去,手指在秦玲玲的嫩穴上
一抹,手上就沾满了淫水。
秦玲玲的小肉缝犹如一个鲜嫩的鲍鱼,白皙而又饱满,中间一条小小的肉缝
紧紧的闭合着,粉嫩、鲜艳、漂亮得让人想好好的亲上几口,虽有阴毛,但这个
年纪的她生长的并不茂盛,稀稀疏疏的,这也让肉穴增添了几分熟韵之感。
秦玲玲脸犯潮红,一个女人最为私密,也是最为重要的地方,被一个男人这
样观察着,她在喜欢秦天,这心中的矜持和羞耻,也让她有些受不了,她夹紧双
腿,娇滴滴地说道:「臭弟弟,别看了……怪羞耻的……你也看够了吧,我去把
衣服穿上。」
「没!」
秦天有点克制不住心中的欲火了,火热的大手覆盖上她鲜嫩的小穴,喘着粗
气说道:「看不够,光看不够,我还要吃。」
秦玲玲浅浅的呻吟一声,声音有些颤抖的说:「弟弟,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
太好……」
这时候秦天那还管那么多啊,更何况秦玲玲的声调中听不出半点拒绝的意思,
这黑丝大长腿对男人来说来致命了,秦天一把将秦玲玲抱起,推到了在床上。
秦天虽然欲火难耐,但也没有失去理智,并没有把秦玲玲给开苞了,秦玲玲
是牵制和打压萧淼最好的道具,现在还不是要了她的时候,不然后续麻烦事会很
多。
秦玲玲躺在床上紧张的期待着,过一会儿后,发现秦天就一直盯着她的裸体
看,其余一点动作都没有,不由的有些疑惑,怯声地问:「弟弟,这么了?我的
身体不喜欢吗?」
「哦,抱歉,是姐姐的身体太美了,我看的都入神了。」
秦天笑道,然后双手架起秦玲玲的黑丝大长腿,将它们分开,这样秦玲玲那
粉嫩得让人无法置信的嫩穴就全都暴露在了秦天眼中。
尽管秦玲玲现在已经结婚,但对于这种男女之事也只是略懂而已,被脱光衣
服,架开双腿看私处,她也知道这是很羞耻的事情,但懵懂之中也是好奇这事是
不是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快活,秦玲玲闭着眼,脸犯艳红的模样,看起来更加诱
人了。
秦玲玲的黑丝大长腿被分开,秦天看着脑子都有些晕眩,秦玲玲的小穴非常
的粉嫩,看着让人血脉喷张,幼嫩的小馒头上那条小小的肉缝,粉红色的嫩肉晶
莹动人,薄埂的皮肤吹弹可破,稀疏的阴毛,更显得一丝诱惑,让人恨不能直接
咬在嘴里品尝一番。
「弟弟……」
秦玲玲娇滴滴的呻吟一声,既是从小爱慕秦天的她,到了这一会小穴彻底暴
露出来,也是有些难为情,美丽动人的俏脸上布满了动人的羞红。
「玲姐!」
秦天也回唤一声,看着眼前诱人的销魂嫩穴,再也忍不住慢慢的凑上去,轻
轻的在小穴上亲了一口,喘着粗气说:「好姐姐,你这太美了,让我吃一口……」
「嗯……」
秦玲玲甜腻的应了一声,清澈动人的眼里布满媚惑的期待,小嘴微张着,更
多了让人心动的性感。
秦天感觉喉咙里似乎有团邪火在烧一样,干得让人很难受。面对堂姐如此粉
嫩的羞处,下面早已经是坚硬如铁,只想着要侵占这性感修长的身体。兴奋归兴
奋,但秦天还是保持一丝理智,缓了缓呼吸后,慢慢的把脑袋埋进她的腿间!
火热的舌头在秦玲玲的嫩穴上舔了一下,秦玲玲立刻就做出剧烈的反应,仿
佛有种让人软到骨子里的酥痒瞬间传遍全身,秦玲玲这个未尝过性爱的少女立刻
不安地扭动几下,张着嘴但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弟弟,好痒啊……」秦玲玲呻吟一声,眼含春水的模样更是诱人,说话的
时候呼吸已经急促不少,脸上也是烫红的显得更加诱人!
迷离的声音透着无限的诱惑,那种羞怯中蕴涵激情的挑逗,不是正常男人能
受得了的,秦天被她这一声「弟弟」叫得兴奋异常,卖力地舔弄一会儿后,舌头
开始进入像花瓣一样美丽的两片小阴唇,露出里面娇艳欲滴的美丽嫩肉。
粉粉的嫩肉覆盖上一层薄埂的水光,看起来更加可口。
「啊……弟弟,好、好痒啊……这种感觉……又难受又痒……但……好喜欢。
……」
秦玲玲剧烈的痉挛一下,身子微微颤抖着,睁大着眼睛,仿佛不相信世界上
有这样销魂的感觉。
「嗯……啊……好奇怪……这到底是什么感觉……」
秦玲玲的呻吟声低低的,妩媚中带着青涩,更是让人无法抵抗她的诱惑,秦
天可不管,抱着她的屁股恨不得把脑袋都钻进这副美丽动人的身体里,舌头灵活
的游走在她青涩、粉嫩的小穴上,偶尔卷成一团往里钻,多变的花样,没一会儿
就让秦玲玲像待宰的小绵羊一样,除了呻吟外没别的反应,浑身无力地瘫软着,
只剩下偶尔的抽搐!
「弟弟,啊……弟弟……」
秦玲玲半眯着眼,一边呻吟着,一边无力的地抖着,第一次品尝到这种滋味,
对她来说刺激实在太大了。
秦天停止了口交,伸出手指摩擦着小穴,等手指上沾满了淫水后,摸到阴道
口后,轻轻的插进去了一小节。
秦玲玲这从未有人光顾过的小穴,又小又紧,一小节手指插进去都非常的艰
难,而且只是插入一点,在阴道口就能感受到小穴那惊人的压力。
「啊……」身体被异物插入,秦玲玲立刻就叫了一声!
秦天到是没有想到秦玲玲的小穴会这么紧,怕弄痛她,就赶紧关心地问道:
「怎么了?是不是很疼?」
秦玲玲张着嘴,似乎还有点不适应这种被侵入的感觉,尽管看起来很不自在,
但还是红着脸摇了摇头,说:「没、没有……就是感觉有点奇怪,有点胀而已!」
「嗯,放松一点就没事了!」
秦天亲了亲她雪白的腿根,把手指往外抽出一些,又慢慢的往里面插入!
「弟弟,轻点……」
秦玲玲微微皱起眉,但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乖宝贝,我会的!」
秦天一边安慰她,一边刺激着她腿根的敏感带,紧绷的双腿渐渐松软下来,
秦天也趁机瞬间插入一截手指,直到手指进入快两节的时候,突然碰到一层小小
的障碍。
这是秦玲玲的处女膜啊!秦天兴奋得快疯了,但也知道不能用手指夺了秦玲
玲的处子身,赶紧往外移了一些,深怕不小心将它弄破。待到秦玲玲的脸色缓和
一些,这才慢慢的抠挖起来,刺激着她粉嫩的小穴!
「弟弟……好、好舒服啊!」
秦玲玲渐渐从不适中缓和过来,下身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刺激着每一根敏
感的神经,带来不一样的快感,让她有些无力招架!
秦天将堂姐白嫩的身子抱在怀中,手指更肆无忌惮地逗弄着她青涩的小穴!
秦玲玲的呼吸愈来愈急促,满脸通红,美丽的大眼睛渐渐蒙上水雾,看起来
更加娇艳动人,小嘴微微张开似乎闭合不上,吐着暖暖的呼吸让人感觉很妩媚!
看着堂姐那艳红欲滴的小嘴,秦天一把抱起秦玲玲的脖子,凑上去亲住了堂
姐秦玲玲那动人的樱桃小口,品尝着她芬芳的香味!
秦玲玲的嘴本来就是半张着,秦天毫无困难就进入她的口腔,开始舔弄着她
的丁香小舌,将自己的唾液一口口的渡进她的小嘴里!
下身的快感本就让秦玲玲丧失理智,这会儿秦天一亲,她已经彻底的傻了,
张着嘴任由秦天逗玩,小舌头无力地动几下后,没有反抗,闭上眼享受着亲嘴的
美妙滋味!
秦天一边抠着她的小穴,一边亲着她的小嘴。秦玲玲柔软修长的身子完全依
偎在自己怀里,感觉特别舒服,这下秦天也不客气了,亲了一会儿,直到堂姐受
不了的推着自己,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笑咪咪地问:「玲玲姐,舒服吗?」
「嗯……」
秦玲玲眼神迷离,似乎已经舒服得说不出话,长长的湿吻过后,嘴角还挂着
一条透明的唾液,更多了一股难言的诱惑。
将秦玲玲抱在怀中,看着那对饱满的酥胸,忍不住一口含上去,直接将她粉
嫩得小乳头含在嘴里,舌头开始去舔弄她小小的乳头。
秦玲玲立刻发出愉悦的呻吟,不安地扭动着性感的身子,嘤咛着:「嗯……
弟弟真不害臊……这么大了还吃奶……啊……你轻些……讨厌!」
秦天继续不客气地品尝着堂姐的嫩乳,也明显感觉到秦玲玲的下身分泌出愈
来愈多的爱液,手指的进出变得更容易。
秦玲玲的身子也变得火热起来,这种上下其手的攻势,哪怕是妩媚少妇都受
不了,更何况是她这个尚未经历过男女之欢的黄花大闺女。
秦玲玲一直颤抖着、呻吟着,第一次品尝这样的美妙滋味,让她已经不知道
该怎么去思考。
秦天也是分外的卖力,在秦玲玲动情的反应下,几乎忽视自己的需求,只想
让她好好的享受一下性爱的快感!
秦玲玲娇喘着享受弟弟的疼爱,突然一股力量从下身直接牵引着大脑的神经,
让全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舒服得头皮一阵的发麻,剧烈的快感让人快要窒息。
秦玲玲睁大了眼睛,张大嘴,呻吟起来:「弟弟,我、我……」
见她全身紧绷,身子不停的抽搐。秦天意识到秦玲玲可能要来高潮了,马上
殷勤的一只手加快抽送的力度,另一只手猛地按在她的小菊花上画圈按摩起来,
嘴上更加用力地吸她的乳房。
突然加快的强烈刺激让秦玲玲再也无法承受,全身剧烈地颤抖,动情的呻吟
起来,稚嫩的子宫一阵收缩,小小的阴道也紧紧地夹住秦天的手指,在秦天的爱
抚下迎来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一股火热的爱液喷洒而出,如同喷涌的喷泉,场面是何其的壮观。
「弟弟,我、我要死了……」
剧烈的高潮过后,秦玲玲全身瘫软,整个人像是被抽去灵魂,脑子一片空白,
舒服得让人都快死了!
秦天等秦玲玲潮喷完毕后,为她仔细地清理了小穴,这才笑咪咪地站起来,
看着秦玲玲那兴奋得充血的羞处,腿间湿漉漉的一片很好看,再看秦玲玲那满足
的模样,青涩中带着妩媚,更是让人食指大动。
秦玲玲闭着眼休息了好一会儿,不停地舔着发干的嘴唇,小模样看起来更加
妩媚。秦天也不急色,将她拉起来后,抱着她的身躯,温柔地看着堂姐快乐的模
样。自己的堂姐被他弄得高潮了,秦天心理上的满足甚至可以盖过肉体上的需要,
毕竟两人还是有血脉关系的,这相当于姐弟乱伦了。
休息了一会儿,秦玲玲的呼吸这才缓和一些,眯着眼倒在秦天的胸膛上,气
喘吁吁地说:「弟弟,刚才真的好舒服……」
秦玲玲慢慢的恢复了体力后,给了秦天一个羞涩而又动人的笑容,然后小手
突然握住了秦天的肉棒,一边用柔软的小手抚弄着坚硬如铁的肉棒,一边调皮地
说道:「弟弟,你好坏啊,居然占姐姐的便宜,人家的丈夫还在外面,你就这样
欺负我。」
秦天用力的拍了一下秦玲玲光白如玉的屁股,笑道:「我看姐姐你不是很乐
意的嘛,别说你丈夫在门外,要是你可以,我们打开门让你那废物丈夫好好看看,
我是怎么玩他妻子的。」
「你真的坏死了!」秦玲玲拍了一下秦天的胸膛,然后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我不想被其他人看到……只给你就够了……那个废物不配。」
然后秦玲玲看向了秦天那坚硬的肉棒,问道:「你这怎么办?我听说男人要
是硬起来,不发泄出来的话,会伤身体的。」
秦天闻言,眼里看向了堂姐的黑丝大长腿,不由的想到了一个主意,这他还
从没试过,于是说道:「那姐姐就用你的脚帮我弄出来吧。」
「啊!脚?还能用脚的吗?」
「当然可以,姐姐的脚这么漂亮,不用可惜了。」
秦天与秦玲玲拉开一点距离,两人面对面而坐,抓起堂姐的黑丝美腿,将脚
掌一左一右的将肉棒夹住,然后说道:「就这样夹住然后上下动,就跟用手差不
多。」
「嘤……臭弟弟你懂得好多啊……平时没少玩弄女人吧……」秦玲玲听话的
让双脚夹住肉棒,然后开始用脚掌上下套弄摩擦起来,然后带着些许幽怨的说道:
「你宁愿去下界找女人,都不找我,你要是早点像今天这样,说不定我就不会嫁
人了,也不会嫁给那个废物,我就能成为你的妻子了。」
「嘿嘿,以前是我不懂事,没发现姐姐的美,但现在也一样。」
秦天眯着眼睛,一边享受着堂姐的腿交,一边还能看到那粉嫩得小穴,这感
觉实在是爽,秦玲玲这双腿真的是够顶,在加上穿了黑丝,那丝滑的感觉,简直
是爽的要上天!
秦玲玲慢慢的也无师自通起来,开始摸索了其他方法,不单单是用脚掌夹住
肉棒摩擦,她开始尝试,一直脚抬高按在了龟头上,一只脚踩住踩住肉棒下方,
两脚齐动,一脚在龟头上画圈摩擦着,一脚在肉棒上下抚摸。
「喔!玲玲姐,你这双腿简直就是天生用来踩肉棒的,太爽了……」
秦天都被这突然一脚给搞得兴奋不已,这秦玲玲真的是有天赋,有这样的美
腿,真的是腿玩年。
「臭弟弟,我踩死你,让你欺负我……让你一来就脱我衣服……让你这个坏
蛋亲我哪里……」
秦玲玲也进入到了状态,这种用脚踩男人的肉棒,让她有一种征服感,感觉
秦天好像被她踩在了脚下一样。
秦天从出生起,就一直高高在上,凌驾于众人,而秦玲玲虽然一直爱慕着秦
天,但在其他方面,她都比不过秦天,每次比武都是她被打败,可以说秦天一直
是踩在她头上,是不可翻越的高山。
但现在!秦天的肉棒被她踩在了脚下,这也算是一种逆袭吧,秦玲玲越想越
兴奋,于是她直接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只脚踩住肉棒,然后一边笑着,一边
摩擦起来,说道:「弟弟,姐姐的脚舒服不?叫一声好姐姐,我就继续踩你。」
秦天一愣,看着高高在上,用脚踩住他肉棒的秦玲玲,嘿!这妮子是要翻天!
就她这样还想玩女王那一套,得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征服!
秦天一把抓住秦玲玲的脚一扯,在一声惊呼中,秦玲玲再一次的躺在了床上,
秦天起身抓着秦玲玲的头,将她扶起,现在秦玲玲就跪坐在秦天的跨前,那根坚
挺火热的肉棒紧贴着鼻梁。
「给我含住!」
也不等秦玲玲同意,秦天直接将肉棒插进了她的嘴中,秦玲玲身体一下有些
僵硬,但还是渐渐的适应了秦天的巨大肉棒在她小嘴里进出的感觉,虽谈不上粗
暴,但也不温柔,微微的让她有些难受。
刚刚还征服别人的她,现在立刻换成被人征服了。
房间内一片静寂,除了每次肉棒插进秦玲玲的小嘴中那「啧啧」的水声外,
几乎没有其他动静了。
秦天兴奋的看着堂姐在自己胯下温顺得和一直小猫一样,眼中媚意流转,全
心全意的在为他口交,这种才叫征服感!这在感觉比起做爱都要更加的刺激和强
烈。
秦玲玲的小嘴被肉棒塞着,闭合不上,一点一点的唾液正顺沿着嘴角往下流,
一直流到她的胸前,流向乳头在滴向了地面,看着秦玲玲那迷茫而又带着几丝妩
媚的眼神,这性感的表情让秦天兴奋得快要疯了。
秦天也不管那么多,直接抱住秦玲玲的头,就开始猛烈的抽插起来,秦玲玲
眉头一皱,这样弄她很难受,抬起头看了一眼秦天,看着他那销魂舒服的模样,
最终还是没有拒绝,继续闭着眼睛,承受着秦天对她小嘴的暴行。
「呜……呜……嗯……嗯……」
小嘴被肉棒插得不断发出呜呜的呻吟,更是分泌了大量的口水,在秦天的一
声舒爽的长啸中,秦天爆发而出,将精液射进了堂姐的嘴中。
秦玲玲眉头紧皱,由于头被秦天按着,她没办法吐出肉棒,只能任由精液射
进她的喉咙,进入她的胃中。
秦天射完后也松开了抱头的双手,秦玲玲立马吐出肉棒,将头扭到一边咳嗽
起来,一边咳嗽嘴中的精液也被吐了出来,但大多数还是进入到了她的胃中。
「咳咳……咳咳……臭弟弟,你是想要弄死我啊,还让我吃这种东西,呜……
我讨厌你了……」
秦玲玲一边摸着自己的喉咙,一边泪眼婆娑的说道,虽说着讨厌的话,但语
气却听不出半点的厌恶。
秦天嘿嘿一笑,上前将秦玲玲抱在怀中,一手摸着黑丝大长腿,说道:「谁
让你得意忘形的,现在知道什么叫征服了吧?」
「你就让姐姐一下不行嘛……」
「下次,下次。」秦天笑道,然后看了看时间,发现他们进来已经有一段时
间了,虽然有秦玲玲这样的美人相陪,但也不能不出去啊。
于是说道:「玲玲姐,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出去吧,下次我们在继续。」
秦玲玲红着脸应了一声,他们确实在屋内待得太久了,她也不在缠绵,站起
身将衣服穿好,正要脱下黑丝的时候,被秦天制止了,秦天制止了秦玲玲脱丝袜
的举动,笑道:「这么好看的宝物,就穿着吧,反正也有裙子挡住,而且,我这
贺礼,这么也得让玲玲姐哪位夫婿也看看啊。」
此言一出,秦玲玲显得有些犹豫,说道:「给他看什么……」
「嘿嘿,又不是让你脱裙子给他看,就给他展示一点就好,再说我这也是送
给你们的大婚贺礼,合情合理也得让他看一眼啊。」
「你好坏……」秦玲玲撇着嘴看了秦天一眼,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下
来。
两人又温存了一会,等两人从屋内走出来的时候,秦玲玲脸上还残留着一丝
丝高潮的红韵,再加上秦天那一脸得意的表情。
一直等候在外面的萧淼一看之下,差点当场眼前一黑,气晕过去!他在院外
就隐约的能听到一些若有若无的声音,但一直不敢上前查看,现在看到两人的表
情,心中更是怒火难灭,他下定决心,要想尽办法确认秦玲玲的守宫砂是不是还
在!
秦天看向萧淼,这要是正统的主角,现在铁定已经气的吐血,被系统扣除天
命值了,但这赘婿就是不一般,都这样了,系统还是没有提示获得奖励,够能忍
的。
「不知,神子送的是什么贺礼,要这弄这么长时间。」萧淼强忍着怒火,开
口询问到。
秦天嘴角笑容忍耐不住地放肆起来,说道:「玲玲姐,给你给你的夫婿看一
看我的贺礼吧。」
秦玲玲一脸不情愿,但还是稍微撩起了一点裙摆,露出了一小节被黑丝包裹
住的修长玉腿。只不过就仅仅那一刹那就立刻放下了裙摆。
在她看来,像萧淼这种低贱之人别说碰她,连看她的资格都没有,她的身子
只有秦天能够碰,只给秦天一人观赏。
萧淼也不是傻子,就那一刹那,他明白过来,这是一件贴身衣物!让一个男
人和女人同一屋,还亲自展示贴身衣物,现在秦玲玲还穿在了身上!而且两人还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久!
秦天得意一笑,然后故意的搂住了秦玲玲,然后亲密得说道:「这是我送给
玲玲姐的上古天蚕丝甲,可是神级防御至宝,限制颇多,得让我亲手为玲玲姐穿
上才行,所以时间长了一点,还请姐夫不要见怪。」
萧淼一听是神级防御至宝,心中一惊,他来自道圣天宫,但身上也没几个神
级宝物,更何况是防御类型的宝物,同样等级的宝物,防御类型的要比攻伐类型
的宝物更加稀有,也更加珍贵。
但又听到,这贴身衣物是秦天亲手为秦玲玲穿上的,这是不是代表着,秦玲
玲至少是将裙子掀起来给秦天看了,才将这东西穿上的?在加上两人刚出来的那
副表情。
想到这,他眼前一黑,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了一丝血迹。
「叮!天命主角萧淼怒急攻心,天命值-1000。」
「叮!宿主让天命主角破防,反派值 3000。」
霍,终于是扛不住了吗?
但这还只是开始,萧淼的天命值还有很多,咱可以慢慢玩。
萧淼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神级防御类至宝,为何我从没听说过这上
古天蚕丝甲?」
啪!
秦玲玲下手是真的够狠的,这一次都带上灵力了,又是一记狠狠得巴掌,她
冷眼看着萧淼,说道:「你竟然敢质疑神子?你算什么东西?神子说着是神级至
宝,这就是神级至宝,何曾轮到你这废物来说三道四的!」
这一巴掌,让萧淼心底的怒火再也压印不住,忍耐也到达了极限,他猛地抬
头,那凶狠可怕的眼神,让秦玲玲都吓的退了好几步。
同时,萧淼的目光移到了秦天身上,但他并没有发作,就好像是认清了自己
的身份一样,露出了谦卑的表情,说道:「神子莫怪,是我见识浅薄,是我多嘴,
是我多嘴,还多谢神子大人送出如此厚重的大礼。」
秦玲玲看着也是满脸的鄙夷和轻蔑,只当刚才是她看错了,这个废物哪有胆
子用那种眼神看她。
但就在萧淼低头认怂的时候,他的眼眸中闪过一缕青幽火芒,宛如一朵盛开
的火焰青莲,这火焰青莲悄无声息的就钻入到了秦天体内。
「叮!宿主受到青莲圣火的攻击,被种下了火毒。」
「叮!天命主角萧淼三年期限未满,提前暴露自己的能力,天命值-3000。」
「叮!宿主逼迫萧淼打破试炼规矩,以青莲圣火伤人,反派值 5000。」
秦天听完系统的提示,眼神微眯,内视身体,果然发现了一缕青色火焰在体
内潜伏,萧淼打的好算盘,在秦天体内种下青莲火毒,这种火毒只有用青莲圣火
吸收才可化解,这种火毒不难察觉,他也不怕被人发现秦天体内的火毒,就算发
现了,也查不到他身上,因为他只是个废物赘婿而已。
虽然察觉到了萧淼的阴谋,不过秦天并没有在意,看上去仿佛并没有察觉到
萧淼的阴毒伎俩,只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理会萧淼。
萧淼见状,松了一口气,他原本还担心,自己冲动之下的做法,会不会提前
暴露他的身份,心中难免有些后悔,但看到秦天的表情,就放心下来了。
同时心中也暗自呢喃道:「这次就给你一个教训,要不是师尊严令我三年之
内不能暴露身份,我定要让你为今天羞辱我而后悔!」
他虽然跟秦玲玲没有太多的感情,但这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任何男人都无
法容忍,有其他男人在自己面前,对自己的妻子动手动脚,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夫
妻。
这让他有了隐忍许久终于发泄了出来的舒畅感。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这青莲火毒,对其他来说是无解,但对他来说却不值一
提,三头六臂外道天魔像,可以免疫一切毒素、诅咒,这一切对她们来说,只不
过是食物而已。
秦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没在久留,与秦玲玲告别后,就独自离去了。
啪!
就在萧淼心中暗自得意之时,突然!脸上再一次传来了熟悉的火辣刺痛,清
脆的巴掌声又又再一次响起。
萧淼捂着脸,看着眼前这个他那美丽动人名义上的妻子,差点就没忍住了。
「萧淼!你今天的表现,太让本小姐失望了,如果还有下次,你就给我滚到
外围去,我再次警告你,在神子和我面前,没让你说话,你就给我闭嘴!」
秦玲玲这时的泼辣劲上来了,她和她的秦天弟弟说话,什么时候轮到这个废
物插嘴了,不但不恭敬,还敢质疑,就算她喝了秦天的精液,萧淼都只能相信这
只是牛奶而已,不能有任何的质疑,因为他没资格。
「为什么!」
萧淼冷着脸,终于不在沉默。
「为什么?你还有脸问为什么?萧淼,你自己找面镜子照一照,你有哪一点
配得上本小姐的?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张破纸,你以为我会嫁给你?你连踏入我秦
族的资格都没有!」
秦玲玲冷笑,在秦天面前,他是温柔而又娇羞的可人,但在萧淼面前,就是
一个高高在上性格狠毒的世家大小姐。
「为什么我配不上?你了解过我吗?我配不上,那谁配的上?那个秦天吗!」
这时的萧淼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都大了很多。
但秦玲玲依旧是轻蔑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如同在看着一只在臭水沟的老鼠
一样,嫌弃、厌恶、鄙夷和轻蔑。
「你?就凭你也有资格和神子弟弟比?在本小姐眼中,你甚至不算一个男人!」
秦玲玲说完,也不顾及萧淼那难看的脸色,就离开了,只留下萧淼一人,在
原地,久久没有任何动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淼的眼睛都红了!
「秦玲玲!你给我等着!我萧淼会让你明白,在我面前他秦天什么都不知道,
甚至没有我,他都活不过三天!到时候你就亲眼看着你那神子弟弟被火毒攻心而
死吧!」
没人听见萧淼的自言自语,因为周围早就没有任何人了,他看着空荡荡的院
子,弥漫着一股死寂,萧淼心中生出一丝委屈。
他是道圣天宫的传人,高高在上,身份尊贵,但现在他在这里受尽白眼,看
着自己的妻子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被所有人遗忘、被人排挤,好似他的存在就
是一个错误。
萧淼落寞的转身离去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