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学院的反逆者】(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90章:尘埃落定
疼痛全部都被转化成了快感,连同本身的快感都叠加在了一起,哪怕同样是
魅魔都难以忍受。
如果是奴隶的话,自然更不可能抵抗这份强烈的快感了。
所以意识模糊,连理智都丧失掉,为了寻求快感,甚至主动地用拳头殴打周
围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对吧。
对于那些正在观看着这场比赛的魅魔们来说,这么想是很正常的。
是的,这种行为是完全正常的,因此,不会有任何人对此产生疑心,认为这
是自己这个弱小的奴隶所进行的反击。
那一拳打在了肉棒上面的疼痛依然没有消减下去,原本隐隐作痛的部位在魔
法的作用下,反而带来了如同被柔软的棉花轻轻地摩擦着一般,令人飘飘欲仙的
快感。
更别说,那两团火爆诱人的双乳在背后紧紧地贴合着,以及从身体各个部位
传来的,女性肌肤将自己紧紧包裹住所带来的美妙快感。
那不断勒紧身体的大腿与手臂带着温暖细腻的触感,原本应该由于挤压而产
生的疼痛,也带来了酥酥麻麻,被少女调皮的香舌在上面舔舐吮吸一般的快感。
在那样全身带来的快感下,即使是没有直接触碰,那刚刚射精的肉棒也挺立
了起来。
因为两次射精而产生的疲惫感和酸胀感,也在魔法的作用下如同直接越过了
皮肤,撸动着神经的柔软小手一般,不断刺激着肉棒。
越是疼痛,越是疲惫,越是酸麻,所反馈回来的快感也越是强烈。
但是,自己接触到了,而且还是比之前更近,几乎全身都被对方紧紧地勒在
了怀中的距离。
郑烨一边继续如同失去理智一般发出无意义的呻吟和喘息,一边朝着自己与
翠丝塔之间,传输着携带着亚当斯之石力量的细小碎片。
他能够感受到,从自己身上所传来的束缚的力道已经开始有了减弱的迹象,
而被不小心击中了面部,依然还处于愤怒当中的翠丝塔还没有发现这一点。
郑烨放缓了自己所挣扎的力道,虽然看上去依然还是像之前那样胡乱挥甩着
胳膊,但也仅仅只是配合着翠丝塔的钳制,让她认为自己还是在牢牢控制着自己
的身体罢了。
翠丝塔越晚意识到不对劲,他的胜算也就越大。
然而现在的情况,对于郑烨来说,也是同样的危险。
自己每次射精的时候,所返上来的疲惫感都会让自己更快的达到下一次高潮,
更别说此时此刻他还被翠丝塔牢牢地锁在了怀里,更加近距离接触着那美妙的女
性肉体了。
本就浓郁的女体香气在翠丝塔那激烈的运动下,随着从那雪白的肌肤当中所
渗出的晶莹汗液,如同蒸腾的热气一般随着他的喘息飘进了身体当中,如同火苗
一般,让他的身体当中的欲火变得越来越旺盛。
甚至随着他胸腔与肺部不断地扩张与收缩,就好像那吸入的甘美香气都变成
了如同实质的女性肉体,在身体当中撩拨了起来。
紧紧地贴在魅魔那魔性的柔媚娇躯上,本就是难以忍耐的行为,更别说他此
时此刻还在魔法的效果下,全身那原本作为本能反应和保护机制的疼痛都通通变
成了酥麻难耐的快乐,一股脑地朝着神经涌了上来。
而翠丝塔显然也不会就这么老老实实地待下去,那两条修长的美腿就像是蟹
钳一般夹住了郑烨的腰间,光洁紧实的小腿在挺立的肉棒上如同钻木取火一般挤
压摩擦着。
原本应当因为膝盖等坚硬位置所带来的疼痛,也一下子变成了宛如被肉粒在
冠状沟等敏感部位摩擦一般的快感,让郑烨不由得挺起了腰部,被翠丝塔紧紧夹
住的双腿给榨取出下一发精液。
而那因为多次射精所带来的疼痛和抽搐,也在精液溢出的一瞬间传了上来,
就好像是被套上了一层肉眼无法看到的魅惑肉壶一般,即使是在射精时,也没有
丝毫停歇地套弄着肉棒。
就和郑烨所预想的一样,随着射精的疲惫感越来越强,体力消耗地越来越快,
最后他会连间隔都没有,便在那越来越高的敏感度和刺激下,如同坏掉的水龙头
一般不断的将精液射出来。
自己的意识也会彻底融化在那颠倒交错的快感当中,变成连思考都困难起来,
只是沉浸在射精感当中的傻子。
所以他现在也是在赌,究竟是翠丝塔先因为亚当斯之石的力量无力化,还是
他先因为连续射精的快感而彻底疯掉。
而随着亚当斯之石的力量渐渐涌入了体内,翠丝塔身上的汗水也不禁变得更
多了一些,让那对被紧紧压成椭圆形的双乳表面也变得晶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只是一个奴隶而已,控制起来应该不会这么累才对啊……
从全身传来的疲惫感让翠丝塔也感到不对劲了起来,原本用力钳制住郑烨的
四肢也开始放缓了下来。
尤其是自己这么粗重地喘息的样子,已经让其他的一些学生开始感到不对劲,
并且窃窃私语了起来,更让她的心里感到紧迫了起来。
「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意识恍惚的郑烨同学的挣扎,翠丝塔学姐似乎也开始
变得……呃,是疲惫起来了么?看来郑烨同学在吸收了亚当斯之石,不管是精力
还是力量都变强了不少呢。」
听到爱丽丝那仿佛是在打圆场一般的话语,翠丝塔在心里焦急地想了一会之
后,也再次露出了笑容。
「是啊,郑烨同学的力量真的很大,所以我现在也是十分享受哦。」
「诶?学姐这话的意思是……」
「没错哦,毕竟郑烨同学也是个奴隶呢,所以我也提前对自己使用了感官转
换的魔法哦~」
「所以到现在郑烨同学的挣扎,都让我浑身酥酥麻麻,汗流浃背起来了呢。」
「原来如此,学姐这是提前对自己使用了感官转换,来让自己获得的快感也
变多起来啊。」
爱丽丝也恍然大悟地在广播当中说道。
「的确呢,如果对手是奴隶的话,只是老老实实地挑战然后打败,也的确无
聊了一些。」
「没想到学姐居然还对自己使用了魔法,来提高自己的兴趣,居然还有这种
用法。」
「在平常的学院生活当中,大家也可以试着将一些原本用于奴隶的魔法稍微
用在自己的身上,来让过程变得更加有趣哦。」
「毕竟奴隶们再怎么努力,享受到的快感也就那样嘛。作为学院的学生,如
何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也是很重要的哦。」
话虽如此,她现在的喘息也已经是相当的剧烈了,甚至已经开始隐隐控制不
住自己钳制住郑烨的四肢。
老实说,她现在有一种赶紧结束比赛,然后回去大睡一觉的冲动。
那股疲惫感也让她顾不得再多说两句,只是调转了一下身体的方向,躺在了
郑烨的面前,朝着他伸出了双手。
「来吧~郑烨同学,好好地蹂躏我的小穴,体验到更加更加舒服的快感吧。」
没等郑烨有所反应,她那两条夹着郑烨腰部的大腿也顿时用力起来,将那根
颤抖着的肉棒直接塞进了自己的小穴当中。
那层层的火热淫肉顿时将肉棒完全吞了进去,用上面那粉嫩的黏膜裹住了敏
感的龟头搓揉了起来。
那过于强烈的刺激对于此时的郑烨来说不亚于压死骆驼的稻草,发出了被融
化了一般的叫喊声,被折磨的肉棒也直接抽搐了起来,喷洒出了精液。
赶紧把这个奴隶搾死,然后发表一下感言就回去休息吧。
那脑海当中传来的疲惫感让她有些焦急地想着,双腿也不自觉地更加用力了
一些。
本来就已经射精了好几次的肉棒再插入到了她的蜜穴当中,哪怕这个奴隶有
亚当斯之石,也不过是将精神毁坏的速度拉长而已。
哪怕自己现在一脸疲惫,也完全可以当做因为魔法的效果,而不是被当成自
己力量的不足。
足够了,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就只需要在赛后好好地嘲笑一下那个维尔莉
特,就大功告成了。
翠丝塔一边喘着气,一边在心中想着。
然而还未等她的脸色露出胜券在握的笑容,一只拳头便在她那因为汗水而微
微眯起的眼中放大了起来。
咚——那是后脑勺与地面撞击在一起而发出的声音。
啪——那是拳头与柔软的脸颊撞击在一起而发出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
那是在如同凌迟一般的快感刺激当中,无意识喊出的呻吟声。
不可能,这个奴隶怎么可能还——随着脸上一次又一次加重的疼痛,翠丝塔
的心里也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能感觉到,在自己的蜜壶当中,那根抽搐的肉棒正在以越来越短的频率开
始吐露出甜美的精液,流入她的体内。
然而那一下又一下所挥下的拳头,却又几乎没有丝毫间断地朝着自己的身体
胡乱砸下。
或是腹部,或是胸口,亦或者是脸上,在她还未从惊愕当中缓过来时,那传
来的疼痛便让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扭曲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面前的奴隶还在发出无意识的尖叫声,而翠丝塔也下意识地抬起了双手,想
要将这个奴隶彻底控制住。
然而那砸在胳膊上的重拳,却让她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惊慌的表情。
怎么会……他的力量怎么反而比自己要强了!?
原本的形式不知何时一下子反了过来,翠丝塔的两条胳膊被他使劲地摁在了
地板上,将那两侧光洁粉红的腋部完全暴露了出来。
而他的另一只手也已经握成了拳头,再次朝着她的面部落下。
「对自己施加了魔法……」
「你是这样说的,对吧……」
在嗡嗡作响的耳鸣当中,宛如蝼蚁一般的呢喃声传入了翠丝塔的大脑当中,
让她原本被拳头的殴打而半眯起来的双眼一下子瞪大了起来。
这个家伙……这个家伙难道还没疯掉吗!?
她想要叫喊出声,然而那道拳头在声音传出之前,便落了下来,在她口中的
声音传出之前便彻底堵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从他口中所发出的尖叫声,也彻底地将翠丝塔所能发出的任何声音都掩盖
了过去。
溢出的精液依然在自己的蜜壶当中流淌着,那被自己的双腿夹住的整个身体
都在不断抽搐着,而他的脸上也几乎都是被快感所折磨的扭曲模样。
然而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家伙还没疯掉?为什么这个家伙的力量还能压制住自己?为什么
这个家伙还能挥出拳头?为什么这个家伙还没彻底晕倒?
那几乎被刺激地扭曲到狰狞的面孔,让翠丝塔的内心当中充满了惊愕,甚至
开始隐隐出现了一丝恐惧。
开什么玩笑,这个奴隶就是个疯子!就是个被那个学生折磨出来的疯子!
她拼了命地想要活动身体,那原本就紧致的蜜穴一下子如同被一只大手狠狠
攥紧了起来一般,如同拧麻花一般在肉棒上使劲剐蹭着,然而除了让郑烨口中所
发出的吼叫声变得更大一些以外,连让那不断殴打着的手臂停下都做不到。
而自己被摁在了地上的双臂,也根本没有力气再在那铁钳一般的手掌中动弹。
就好像力量都在渐渐的从自己的身体当中流失一般,即便她拼了命地在吸收
着那不断溢出的精液,自己的体力依然在飞速流失着,甚至连同着自己的意识一
起,开始在那全身上下所传来的痛苦当中变得模糊了起来。
直到那两条双腿失去了控制,从自己的腰间脱落下来,郑烨那挥动着拳头的
动作才终于开始慢了下来。
张开的嘴巴中早已没有了那响亮的尖叫声,仅仅只有沙哑到仿佛要裂开一般
的支吾声还下意识地从口中缓缓传出。
那股不断攀升,仿佛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化一般的快感也不知何时已经彻底消
失,只留下了仿佛针扎一般的疼痛,让他的身体不断抽搐着。
肉棒从那变得松弛下来的小穴当中滑了出来,下意识地抖了抖,却只有一点
透明的水珠从马眼当中微微挤了出来。
他使劲地眨了眨眼睛,身下鼻青脸肿的翠丝塔那不省人事的样子才终于在瞳
孔当中变得清晰了起来。
郑烨撑着手臂,一点一点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他的脚步十分虚浮,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跌倒一般左摇右晃的。
他不禁下意识地抬起了头,环视着寂静无声的观众席。
在那些座位上的学生们脸上带着惊愕的表情看着他,似乎是还没从现在的状
况中回过神来。
她们看到了什么?一个奴隶,战胜了魅魔?
不,一定是自己的眼睛坏掉了吧。
周围的欢呼声消失,应该是自己的耳朵也一起坏掉了吧。
那荒谬的感觉,让她们不禁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同伴,想要知道自己
是不是在做梦。
然而当她们看到了对方脸上那同样的呆滞与惊愕时,却不得不开始面对自己
内心当中那荒诞的想法。
「我……我宣布……」
如果连奴隶都能战胜魅魔了……
「友谊赛的获胜者是……郑烨同学……」那奴隶……真的还是奴隶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