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魔学院的反逆者】(91、9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第91章:斩断过去
因为感官转化的魔法,导致大意而被击败。
这是学生们所能想到的,对于那场擂台赛最为合理的解释了。
奴隶怎么可能战胜魅魔呢?这种事情仅仅只是想想,都让她们觉得荒诞。
因此,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她们便像是在自我安慰一般,如此想道。
性爱对决不仅仅是魅魔与魅魔之间,同时也可以是魅魔与奴隶之间,这个已
经几乎被遗忘在了角落里的规则,在今天终于重新又出现在了学院学生的脑海当
中。
所以在爱丽丝宣布了最后的获胜者之后,她们也一如既往地发出了欢呼和喝
彩。
只不过对于她们来说,欢呼的理由,不过是这种前所未有的情况所带来的刺
激感,以及对于这样的郑烨精液究竟能有多美味而带来的遐想罢了。
以至于,她们甚至下意识地,不愿意去目视那个奴隶走下场的姿态。
——如果可以的话,翠丝塔真的不想睁开眼睛。
输给了一个奴隶,在大庭广众之下,输给了一个奴隶。
仅仅只是想想,都让她感到无地自容,恨不得直接死掉。
哪怕是在被保健老师治疗的时候,她看过来的视线都让翠丝塔的脸颊一阵发
烫。
自己出去的时候,会被其他魅魔如何嘲笑?自己抬起头的时候,会被其他学
生以什么怪异的眼神看待?
都是因为那个奴隶,都是因为那个维尔莉特。
那个古怪的感觉,一定是因为他们作弊了。
对,没错,一定是作弊了,那个维尔莉特在台上一动不动并不是因为不在乎,
而是她一直在用着什么方法作弊。
她要找学院长,把这件事情告诉她才行。只要学院长发话,那场耻辱的失败
就不算什么。
对,没错,学院长一定会帮她澄清的。毕竟就是她邀请自己担任友谊赛的选
手的,自然不可能任由一个奴隶在学院的体育祭上跳脸。
想到这的翠丝塔再也忍不住,在莉莉惊讶的目光当中,从床上下来。
「诶,等一等,你的治疗还没结束呢。」
然而她根本不打算听,对于现在的她而言,自己身上的这点疼痛,和那份耻
辱相比根本不算什么。
看着自顾自跑出了保健室的翠丝塔,莉莉脸上也不禁露出了着急的表情,追
着跑了出去。
「哟,莉莉。」
然而突然从墙壁当中跑出来的海莉,却一下子叫住了她,让她背后那毛茸茸
的尾巴顿时一颤,有些惊讶地看着漂浮在半空当中,将那丰盈的娇躯完全暴露出
来的她。
「海莉学姐?你怎么来了?」
「没什么,就是来传个话而已。」
她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开口说道。
「翠丝塔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学院已经有安排啦。」
「已经有安排了?可是……」
莉莉不禁愣了愣,学院如果有安排的话,不应该直接通知自己么?为什么要
由海莉学姐代为通知。
看着莉莉脸上那有些疑惑的表情,海莉也再次开口说道。
「诶呀,这就不用在意啦,我不也时不时帮你们值个夜班什么的嘛。」
在想了想之后,莉莉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重新坐回到了保险
室的椅子上,在白大褂上面压出了蜜臀那丰满的曲线。
「不过,小郑烨这次惹出的麻烦还真是大呢,居然真的击败了一个魅魔什么
的……」
她看着海莉也一并飘进来的样子,也有些无奈地开口对她说道。
「虽然也是翠丝塔自己大意的结果就是了。」
海莉也笑嘻嘻地回答道,让莉莉的表情变得更加无奈起来。
「但是现在他有了亚当斯之石,可就很麻烦了呀。」
她有些懊恼地说道。
「这样他都不怎么来我的医务室了,而且其他学生对他的兴趣也很大。」
「他不经常来保健室的话,我不是更没机会引诱他了嘛。」
海莉不禁挑了挑眉头,好奇地说道。
「你喜欢偷吃其他奴隶的兴趣还是没变啊?」
「不过就是在那些学生浪费的奴隶身上稍微获得一些乐趣而已呀。」
莉莉无辜地摊了摊手,那对狐耳也晃了晃。
「之前维尔莉特还能把他搾个半死,但是现在反而更不好下手了。」
「对你来说,他原来是这样的么……」
海莉若有所思地喃喃着,让莉莉有些好奇起来。
「怎么了嘛?」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点事情罢了。」
她微微地瞥了一眼外面的走廊,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
——即使身上还有些疼痛,但是翠丝塔依然还是咬着牙小跑着,时不时有些
惊慌地看着周围,然后又松了口气。
还好……这条走廊上并没有其他学生的样子。
她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现在自己这幅狼狈的姿态。
哒哒哒——然而,那在空旷的走廊上所响起的脚步声,却让她的表情顿时僵
硬了起来。
她听着那脚步越来越接近,自己的周围却没有丝毫能够隐藏起来的东西,只
得吞了吞口水,盯着前方的拐角。
但是当她看到了那走出来的身影时,原本紧张的表情也渐渐地变成了恼火和
愤怒。
「是你……」
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郑烨,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就是这个奴隶,和他的主人,让自己这一趟返校变得屈辱起来。
但是翠丝塔现在并没有把他弄死的心情,她只想赶紧把那个学年第一作弊的
事情告诉学院长,让所有学生都知道那个维尔莉特丑恶的嘴脸。
所以她只是冷着脸,接着迈起腿走了过去,抬起手狠狠地朝着他扇了过去。
「滚开,我没心情陪你玩。」
「我也没有。」
淡淡的话语,从他的口中传来,也让翠丝塔瞪大了眼睛。
她的手被郑烨抓在了半空当中。
他敢还手?
一个奴隶,敢对她还手?
在意识到这个事实的一瞬间,全身那火辣辣的疼痛也仿佛重新反馈了上来。
然而突然从她胸口上所传来的冰冷感觉,让她眼中的愤怒被惊愕所替代。
这是……什么……?
她看着在自己胸口上的刀刃,那因惊愕而有些迟钝的大脑也不禁有些疑惑起
来。
水果刀?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他会有这个?
为什么……这个会刺入她的胸口里面?
在这些问题涌上大脑的同时,一股无力感也涌了上来,让她脸上的表情顿时
变得惊恐起来,甚至连眼前这一幅诡异的景象都顾不上,连连地向后退出了几步。
「哈……哈……哈……」
她捂着胸口,就好像溺水之人一般拼命地喘息着,惊恐地看着郑烨手中的那
把水果刀。
「看样子,你能很清楚地感受到它的力量啊。」
「能感受到,我就放心了……」
相比起郑烨的喃喃自语,翠丝塔更在乎着自己从心中涌上来的惊愕和惶恐。
那是什么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好像是身体所构成的一部分被直接剐去了一样,空荡荡的感觉。
那和因为剧烈快感的刺激和过度用力而造成的无力感完全不一样,是真真正
正,自己的一部分消失了一样的空虚感。
那个感觉,让她的内心不禁涌上了一股从未有过的想法。
——自己会消失。
就好像是空气一般,什么都不留下,什么都不剩下,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甚至连快感和痛苦都感受不到一样地消失。
那种立刻占据了心头的恐惧感,让她的声音甚至都开始尖锐了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那根本不是一个奴隶会有的东西,那根本不是一个奴隶能做到的东西。
「原来如此,欲望与欲望抵消所产生的虚无,对于魅魔来讲,应该是最恐怖
的死法了吧。」
郑烨看着手中的水果刀,轻声喃喃着,似乎完全没有将翠丝塔放在眼里的样
子。
「你到底是什么!?」
看着他那副样子,反而让她内心的恐惧感变得更加强烈了起来,就好像变成
了一条任人宰割的鱼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把闪烁着寒光的刀子朝着自己落下
一般。
那把水果刀似乎闪过了一丝光芒,让郑烨也抬起了头,看向了翠丝塔那因惊
恐而出现了血丝的双眼。
他迈动起了双腿,那踏在地板上面的声音让她那诱人娇躯不禁一颤,连忙向
后跑去。
然而那双腿上的无力感,却让她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惊恐地抬起了双臂,
想要将那落下的刀尖挡下来。
诶?
自己曾经似乎……也见过类似的景象来着?
她的眼中不禁闪过了一丝恍惚。
似乎也曾经有一次,自己的面前,也有人类拿起了和那个水果刀差不多的东
西,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那好像是一个中年的女性,而且还带着难听的哭喊声。
但是因为很有趣的样子,所以自己松开了那个抓在手里的男孩……
在她瞪大的眼睛当中,那把刀子刺入了自己的双臂当中,而那个男孩的身影,
也与她面前的奴隶重合了起来。
「你是……」
就好像是内脏同时消失了一般,她的四肢失去了力气,如同一个破烂的布娃
娃一般,倒在了走廊的墙角上。
然而她只是瞪着那惊恐而又愕然的双眼,看着在自己面前的郑烨。
「怎么可能……你是那天晚上的……」
对,没错,自己在新生入学的前一天晚上,跑到了人界去玩,随便地挑选了
一家。
找到的那个人就是……
「等等,别杀我!别杀我!」
随着那刀刃上的寒光再一次闪烁,直面死亡的恐惧也顿时压倒了她的内心,
让她顿时大喊了起来。
「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我再也不敢叫你奴隶了!我可以叫你主人,成为你的奴隶也没关系……」
「性奴!肉便器!做什么都行,但是别让那把刀碰我!」
「至少……至少要死的话,也让我因为快感而死啊!」
哪怕是失去力量,被丢到人界当性奴一样也可以。
哪怕是大庭广众之下被奴隶玩弄死,也都无所谓了。
但是像这样什么都感受不到一样地死掉,她说什么也不要。
「真是难看啊……」
郑烨微微张了张口,似乎是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明明自己当初的表情,应该要比这更绝望,也更丑陋才对。
即使是在临死之前,魅魔绝望的表情也要比人类好看一些么?
看着他缓缓抬起的手臂,翠丝塔也不禁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为什么!?凭什么!?」
「明明那天晚上不止我一个魅魔!为什么只杀我一个!?你有本事去把其他
魅魔都杀掉啊!?」
她的嗓子因为尖叫而变得沙哑了起来,脸上那原本的优雅和从容不迫也早已
不翼而飞。
「学院那么多搾死人的魅魔,维尔莉特不也搾死了那么多奴隶,凭什么只杀
我一个!?」
「你有本事就去把淫界所有魅魔都杀掉啊!」
郑烨静静地看着她那歇斯底里的样子,只是淡淡地开口说道。
「因为……」「我今天心情很好,就随便选了一个幸运儿。」
咦……
怎么回事……
这句话,似乎有点耳熟……
在翠丝塔瞪大的眼睛当中,那把普普通通,几乎随便一个家庭都会有一把的
水果刀,刺入了她的胸口当中。
随着力量的注入,那让人心醉神驰,充满了淫靡与妩媚的肉体,也渐渐变得
透明了起来。
欲望与欲望的抵消,最终的结果便是什么都不剩下。
静静地看着面前已经空荡荡的墙壁,郑烨手中的刀刃也消失了。
这幅光景,他究竟梦到了多少次呢?
他究竟幻想过多少次,那个如同梦魇一般的娇艳身影消失的样子了呢。
他以为自己会露出狰狞的表情。
他以为自己会愤怒地大喊大叫。
他以为自己会和她一样歇斯底里,将她所犯下的罪孽全都说出来,然后再将
手中的刀刃挥下。
他以为自己会一点一点地折磨着她,让她体验到自己从那一晚过后每分每刻
所经历的痛苦。
但是最终,他却连说话,都觉得是一种浪费。
他的话语,他的情感,他的想法,仅仅只是表露给她,都像是对于自己的侮
辱。
「谢谢,维尔莉特。」
郑烨轻轻地开口,朝着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走廊当中的维尔莉特说道。
那时刻紧绷着的双腿,也顿时松软了下来,让他疲惫的身体向后跌了下去。
感受到了背后那温暖的怀抱,郑烨也轻轻闭上了眼睛,只是静静地感受着少
女无言的安慰。
第92章:两人的交合(一)
魅魔的消失没能引起任何学生的注意。
除了对此心知肚明的一部分教师之外,所有的学生都以为翠丝塔是因为觉得
丢脸,所以在没有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灰溜溜地跑回了淫界。
而作为在那场友谊赛中另一组惹人注意的组合,郑烨和维尔莉特却在体育祭
结束的假期当中没有任何显眼的动作。
如果不是偶尔还会看到她和郑烨出现的样子,她们甚至还会以为他们二人也
和翠丝塔一样销声匿迹了呢。
当然,也有不少抱有强烈好奇心的学生想要去找他们聊一聊有关于体育祭上
所发生的事情,但是却没能找到任何好的机会。
就如同以往一样,他们几乎是足不出户地在房间里待着,只有在似乎是为了
转换心情一般的傍晚或者是午间,才会有可能见到他们的样子。
但是他们出现的时间实在是太过于短暂,就好像是连一秒都不愿意耽搁一样
的样子,也打消了她们那想要询问的想法,仅仅只是在内心当中揣测着他们的想
法。
而无论如何学院当中是如何议论菲菲的,作为话题中心的郑烨和维尔莉特两
人,也并没有丝毫的理会。
郑烨并没有去图书馆找尤莉亚说明情况,而她似乎也完全没有想去联系郑烨
的意思,就好像知道郑烨此时的所作所为一样,没有去打搅他。
也因此,郑烨也能够全心全意地投入在兑现与维尔莉特的承诺上。
随着两条光滑细腻的大腿并拢在了一起,那丰盈的腿肉也如同两片面包一般,
将那根挺立着的肉棒紧紧地夹在了里面。
而在它们轻柔的摩擦下,从那肿胀的龟头当中,也溢出了如同是沙拉酱一般
粘稠而又白浊的液体,在紧紧夹住了棒身的大腿缝隙积起了一块小水潭。
那两条严丝合缝的美腿抬了起来,让那粘稠的精液在仿佛果冻一般晃动着的
大腿内侧牵出了淫靡的丝线。
然而那黏黏的感觉却并没有让那两条美腻的大腿产生厌烦的情绪,反而再次
并拢在了一起,相互摩擦着,让那黏哒哒的精液如同蜂蜜一般涂抹在了那细腻的
皮肤上,在头顶的灯光下,反射出了恍人的晶莹光芒。
一根修长的玉指伸了出来,在那残留着不少精液的马眼上用柔软的指肚搓弄
着,令郑烨不禁发出了轻声的呻吟。
那在敏感的龟头上绕圈圈一样的动作,将上面的精液也一点一点地粘附在了
那根手指上,随着它那温软感觉从上面离开,那上面的液体也被两瓣樱唇轻轻地
含在口中,就好像是在品味着琼浆玉液一般,仔细地用红润的香舌感受着它的味
道。
「维尔莉特……」
随着他轻声的呢喃,坐在他的大腿上的维尔莉特也再次将两条大腿并拢了起
来,将那根在指尖刺激下重新挺立起来的肉棒夹在了双腿之间的缝隙之中,而那
修长的小腿也搭在了他的胸膛上,让那两只粉嫩嫩的脚掌就好像是猫咪的软垫一
样,没有一丝缝隙地压在了他的脸上。
细腻的足肉带着因为活动而微微从那肌肤中渗出甘美汗液,就好像是在按摩
一般,在他的脸上搓揉着。而十根如同珍珠一般的玉趾,也像是在逗弄着他一般,
调皮地拍打着他的脸颊。
从那如同工艺品一般完美的形状与头部贴合所产生的缝隙所酝酿起来,混杂
着少女如蜜糖一般的芬芳与微微发酸的荷尔蒙味道也从鼻腔当中灌了进去,如同
一根火柴,将大脑当中名为欲火的燃料点燃。
而随着她那娇躯开始随着双手撑起的动作,那条黏滑的大腿缝也一下子变得
更加紧致起来,搓揉着如同陷入了囚笼当中一般,被紧实匀称的腿肉紧紧压迫的
肉棒。
柔若无骨的足掌所带来的压迫力不禁变得更加强烈了一些,却并没有来给面
部疼痛的感觉,反而更能体会到那双嫩足所带来的绝妙弹力。那温软细腻的脚掌
在晶莹的汗珠下,滑嫩嫩地在他的脸上如同按摩一般来回滑动着。
即使是高级酒店的专业按摩师都自愧不如的动作,却在那两只灵活的脚丫下
充分地发挥了出来,就好像将他的脸当成了肉棒一般刺激着。
脚趾之间的缝隙,圆润的玉趾,柔软的前掌,光滑的脚跟,手指都难以胜任
的复杂动作在那柔若无骨的小脚下却给脸颊带来了被刺激着性器一般让人理智蒸
腾的快乐。更别说那随着体温的上升而更加炽热的甘美芬芳,就好像是蒸笼一般
在他的面部笼罩起来,在脸上留下了甜美的蒸汽。
而最为重要的肉棒,也被紧紧夹在了那火热的大腿根部当中,关进了少女魅
惑的三角地带,没有一丝缝隙地被全方位蹂躏着。
那蜜穴口两瓣软软的嫩肉就好像是一只小口,轻吻在了肉棒的下端,将内部
那淫湿的吐息喷洒在上面,又用嘟起的双唇涂抹起来。
而那高级丝绸都无法比拟的丰盈双腿也不甘示弱地随着身体的摇晃,用那软
腻的肌肤挤压着涨的通红的龟头,那绝妙的弹力却带着如同棉被一般的柔软,随
着每一次的上下摩擦,都紧紧地贴合在了上面。
从雁首到冠状沟,就好像是一团黏液,不留一丝缝隙地挤压着肉棒,将那仿
佛置身于天国一般的快乐传达到神经当中。
那光滑的小腿随着一上一下的动作,也时不时地触碰在了他的乳头上,就像
是调皮捣蛋的小孩子一样,不甘寂寞地挤进了快感的洪流当中,轻柔地用那滑腻
的触感压迫着渐渐挺立起来的乳头。
随着他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起来,那两只脚丫也仿佛将他的脸当成了垫子一
般,用力地踩了下去,让郑烨甚至产生了自己的面部在那柔软的小足下融化了一
般的快感,而那浓郁的足香也渗透了进来,让他如同淹溺在了那甘美的足汗当中
一般,情不自禁地大口喘息了起来,将那香甜的味道深深地吸入肺部当中。
咕啾咕啾——被仿佛熔炉一般的体温包裹下,那根肉棒也再次在滑腻的大腿
之间被挤出了黏滑的精液,随着它们轻轻地摇晃而不断颤抖着。
直到里面的最后一滴精液都在那白腻的腿肉当中被挤出来,那两条夹紧的美
腿监牢才终于将肉棒从里面放开。
而那两只将郑烨的口鼻通通捂住的柔软脚掌也抬了起来,让还残留着那上瘾
一般的酸甜气息的空气重新进入鼻腔当中。
看着维尔莉特那因为吸收精液而变得红润的俏脸,郑烨也一边躺在了柔软的
床铺上,一边感受着那从双腿上传来的温软的压迫感。
他自然不会以为维尔莉特仅仅只是两次射精就会感到满足,因此在稍微休息
了一会之后,他也看到维尔莉特在看了看自己之后,轻轻抬起了那纤细白皙的胳
膊,将那粉嫩嫩的腋下完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下一个我想用这里。」
郑烨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便从床铺上站了起来,挪动着双
膝凑到了她的身旁。
就好像是迫不及待一般,她用另一只手轻轻扶起了那根有些微微发软的肉棒,
抵在了自己那又滑又湿的光洁腋下上。
就好像是撞在了一个又滑又热的软垫上一般,那黏在龟头表面蹭动的刺激让
郑烨的双腿不禁有些发软,双手也一下子扶在了维尔莉特柔软的香肩上。
她也垂下了手臂,将那根挺立起来的肉棒彻底地夹了起来。
「唔……」
那火热的体温所带来的感觉让他不禁发出了轻哼声,如同泡进了温暖一样,
让全身细胞都发出的欢愉令他也下意识地双手轻轻用力,挺动起了腰部,在她那
紧致的腋窝里抽动着挺立起来的肉棒。
那黏糊糊的汗液打湿了肉棒,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润滑,那根肉棒在里面进进
出出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阻碍感。
那是与足交或者是手交完全不一样的快感,肉棒就好像是陷进了一团火热的
甜蜜沼泽一般,那就好像是上面的血肉都在少女娇躯的火热温度下融化掉,仅仅
只剩下了感受着快感的神经一般,让意识都放松下来的暖洋洋的感觉。
而随着龟头从那温暖的腋部突出来的动作,马眼也顶在了维尔莉特那浑圆饱
满的侧乳上,在上面挤出了一块凹陷,让龟头如同挤进了柔软的垫子一般,感受
到了被那弹性十足的乳肉包裹起来摩擦的快感。
随着他不断挺动着腰部的动作,那不断突出的龟头也仿佛有节奏一般地撞在
了她没有一丝遮掩的侧乳上,顿时让那丰满的双乳晃荡出了迷人的乳晕。
那一下一下从龟头上传来的,被细腻的乳肉所碾过一般的感觉,又像是将肉
棒深深地顶进了小穴当中,被那粉嫩的子宫口在龟头上吮吸一般的快感,让郑烨
的喘息不禁变得更加粗重了一些,也更剧烈地挺起了腰部,让那根肉棒粗暴地在
紧致的腋窝当中来回摩擦着,让那被牵动的双乳荡出了令人心醉神驰的乳浪。
似乎是被他那仿佛是野兽一般的动作戳弄得有所感觉一般,那颗娇艳欲滴的
粉嫩乳头也慢慢地挺立了起来,随着乳房晃悠的动作,那粉嘟嘟的乳头也随着晃
动,就好像是在恶作剧的手指一般,时不时在那横冲直撞的龟头上轻轻滑动着。
「唔……」
感受着那根火热的肉棒在腋下抽插的动作,维尔莉特脸上的红润也不禁变得
更加浓郁了起来,情不自禁地随着那根肉棒在自己的肌肤上摩擦而过的火热感觉,
而从那微张的樱唇当中发出了令人血脉喷张的娇艳喘息。
就好像是为了更加仔细地品味到那根肉棒在自己的身体上摩擦的感觉一般,
她不禁更加紧致地将自己的手臂夹紧了起来,让郑烨脸上那恍惚的表情更加融化
了起来。
那黏滑的腋窝就好像是小穴一样,将龟头紧紧地用那湿滑的软肉包裹了起来,
在那香汗的润湿下,发出了噗呢噗呢的水声。
那原本白皙的肌肤也在剧烈的运动下染上了一层粉红色,就好像是熟透的水
蜜桃一般,在不断流出的香汗下,让人想要情不自禁地亲吻上去,感受着那吹弹
可破的肌肤上所带来的如同果冻一般的美妙触感。
而那甘美的腋下也剐蹭着仿佛要将它撑开一般膨胀到极限的肉棒,让那娇躯
上最为细嫩的肌肤紧紧地贴在了棒身上,如同在清洗着肉棒一般搓揉起来。
随着从腋下传来的剧烈颤抖,维尔莉特也不禁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将那柔软
的手掌拢了起来,将那涨得发紫的龟头包裹了起来。
「咕唔……」
那滑滑的小手在龟头上摩擦的感觉,让本就快要射精的郑烨一下子发出了呻
吟声,那隆起的掌心就像是一张小嘴,将龟头彻底地含在了里面,咕嘟咕嘟地用
舌头和口腔蹂躏着上面敏感的神经。
而那腋窝也不甘示弱地主动摇晃了起来,用那软软的腋肉挤压着坚硬的棒身,
配合着掌心的动作,让濒临极限的肉棒彻底沉溺在那火热淫湿的泥沼当中。
「射出来……」
那似乎是命令,但是在维尔莉特那不断轻喘着的樱唇下,却是仿佛撒娇一般
让人浑身发软的娇喘声。
而她那蒙上了一层水雾的双眼也看了过来,就好像是将肉棒当成了美食一般,
那条红润的香舌在唇间舔弄了起来。
就在那精液喷发出来的前一刻,那只贪婪的小嘴一下子将整个龟头不留一丝
缝隙地含了起来。
「唔嗯~」
本就已经濒临极限的肉棒突然遭受到了那激烈的吮吸,让郑烨的大脑当中顿
时一白,精液也在那柔软樱唇的蠕动下,带着仿佛要挤裂尿道一般的气势被那只
小嘴吸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直到几秒之后,那空白的意识才终于让他发出了无意识
的呻吟声,身体也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那只将肉棒含进去的樱桃小嘴没有丝毫留情的想法,只是如同要将精液全部
吸干一般,发出了啧啧的水声。
直到口中的肉棒再也没有精液溢出,她才噗的一声,将肉棒从口中解放了出
来,看着无力地躺在床上的郑烨,眼中闪烁着淫靡的光芒。
「接下来是胸部。」
她就好像是不知疲倦的小孩子一样,感受着那与以往完全不同的关系所带来
的感觉,尝试着各种各样的姿势,体验着与郑烨交合所带来的新的感觉。
脚掌、大腿、小穴、屁股、小腹、后背、腋下、脖颈、手掌、嘴唇、头发,
每一个部位,她都想感受到来自郑烨的精液的感觉,仔细地品味着那来自她与郑
烨全新的关系所带来的新的快感。
浪费一点也没有关系,任性一点也没有关系,因为郑烨是自己的奴隶。
今天是,明天是,以后也是,永远都是。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