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钿誓钗】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旁边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虎狼骑的带甲兵士大声呼喝,肆无忌惮地闯入曾经戒备森严的王府,乱哄哄
的脚步几乎踏破了尺余的门槛,若不是这伙兵士来势不善,还以为如今已门可罗
雀的王府终于重现昔日的繁华。
刘校尉这才踱着方步,不紧不慢地在兵士的簇拥下负手站定于敞开的绿油铜
环的王府大门前,抬起头盯着头上高悬的「赵王府」金字匾额片刻,轻蔑地啐了
一口,迈步直入。
「好奴才,你们干什么!」一名身着锦袍、年方弱冠的惨绿少年正挡在为首
的几个兵士面前,尽管因为惊吓而抖得厉害,但仍强装出一副颐气指使的勋贵气
派。
刘校尉冷眼瞧着这个还以为自己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的少年,要知道,连
这少年的父亲如今也只不过是刘校尉帐下被呼来喝去的马前卒,区区马前卒的狗
崽子还当自己是昔日里高高在上的赵王世子?
没等刘校尉吩咐,一个带甲兵士已经拎着挡路的少年将他丢出去四五步远,
险些摔在步入大厅的台阶上。
「你们这伙杀——」锦袍少年涨红了脸,正要发作,却被一只纤手轻按在背
上。少年回过头,忙躬身让出一步,一名风姿绰约的华服美妇就站定在刘校尉和
众多兵士面前。
却见这美妇宫髻堆云,头戴掐金纱冠,横插一支坠珠金钗,耳悬玎珰,身披
一袭对襟及地绾色缎衫,内衬一条素纱窄裙,唯有当胸处一抹胭脂缂带,托得那
对半掩的雪乳颤巍巍欲出。众兵士见这美妇星眸含露,虽愁容不展,仅淡施脂粉,
反而愈发显得她眉眼如画、天生丽质,行止间气度雍容,正是当朝一品诰命夫人
赵王妃。
眼瞧赵王妃凤仪非凡,周围兵士们不由自主地一齐噤声,甚至有人两股战战、
作势欲跪,刘校尉干咳一声,周围的兵士这才回过神来,又是好一阵低哗。
一身锦袍的少年指着来势不善的刘校尉等人问道:「母亲,这些人是来做什
么?」
赵王妃的满怀愁思的目光扫过堵在门前的兵士,最后落在虽然低头躬身行礼、
却挂着一副皮笑肉不笑嘴脸的刘校尉身上,不由得秀眉微蹙,颤声说道:「浩儿,
回到书房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可是……」锦袍少年还想说什么,却见母亲微微摇头,插在发髻上的坠珠
金钗轻跳几下,只得忍声吞气,朝后退去。
看着少年的身影在大厅内的山水屏风后消失,背对着众兵士的赵王妃这才微
微侧过脸,双手轻握在身前低声说道:「自打王爷被贬作军中马前卒,赵王府家
财珠宝悉数交予刘校尉打点,以作军饷……」
赵王妃说到这里,目光在稍显清冷的大厅铺陈上流连许久,这才略带哽咽地
说道:「如今赵王府连下人都已遣散,只剩妾身孤儿寡母,实在再无财力捐于军
中……」
「赵王妃,莫要如此说。」没等赵王妃越来越低的话音说完,站在兵士中间
的刘校尉已经抢声说道:「如今南华府情势动荡,身为被贬皇室,更应该出财出
力,将功补过。」
听了这话,赵王妃苍白的脸上愁容更浓,两瓣朱唇轻抿,半晌才为难地低头
嗫嚅道:「我们……赵王府已经倾尽财力资助南右军……况且如今边境少有战事,
何须如此之多的军费?」
刘校尉冷笑一声,迈步上前挡在赵王妃的身侧,抬手轻薄地按在赵王妃的香
肩上,大拇指则放肆地在她裸露的雪白脖颈上来回摩挲,压低声音阴森森地说道:
「王妃你可知南华府暴民横行,流寇四起,我姐夫的家妹韩佳钰将军战死……
「韩佳镜大将军可是极为震怒啊。」刘校尉的脸上带着报复得逞的坏笑,嘿
嘿干笑了几声说道:「将派我们赵王所在的虎狼骑去平定流寇。我可是看王妃的
面子上,才给王爷安排了虎狼骑的肥美差事。没想到我姐夫让虎狼骑去当先锋,
我想……嘿嘿,王爷应该做好准备了。」
贵为王妃之尊,竟被地位卑下、平日里从未放在眼里的刘校尉如此胆大妄为
地轻薄,尤其是他那只手掌正放肆地从自己脖颈间肆无忌惮地往高耸的雪乳前滑
去,赵王妃的娇躯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正要厉言呵斥,却又想起王爷和整个
王府的命运都掌握在眼前这个满脸淫笑的猥琐汉子股掌之间,冰雪聪明的她如何
不知这样的下场如何,俏脸顿时由白涨红,又很快惨白一片。
「不!我家王爷从小锦衣玉食,上前线定是……凶多吉少……」赵王妃颤抖
着朝刘校尉伸出纤纤酥手,勉强地挤出讨好的笑容哀求道:「刘校尉,求你在王
爷去前线之前,安排他到别处换个差事。只要他平安——」
「嘿嘿,好说。」刘校尉笑得越发猥亵,原本在赵王妃泛红的赤裸胸口上来
回摩挲的手掌一翻,顺势将赵王妃颤抖的娇躯一把搂进怀中,赵王妃惊叫一声,
高耸的雪乳顿时压在他的身上,鬓发的沁香扑鼻而来。刘校尉一边享受着香玉满
怀,嘴里兀自说道:「卑职就是为此事而来,剩下就是想看看王妃的诚意了——」
「我们真的是没有钱财了,等等……你要干嘛……」赵王妃眼见刘校尉的禄
山之爪已经抓到自己缎衫的对襟领口上,见势不对正要呼救,没等她惊叫出声,
刘校尉已经将她的缎衫从她肩膀上硬生生剥了下来,缠在她徒劳地挣扎的手腕间,
顿时将这高贵的赵王妃剥得只剩下一件素纱齐胸窄裙,两条白玉般的臂膊连同滑
腻的香肩顿时暴露在满厅兵士眼里,换来兵士们一阵哄笑。
赵王妃脸色煞白,惊呼一声,扭腰奋力挣扎起来,但她那千金娇躯如何能与
从军多年的刘校尉的蛮力相抗。刘校尉一手挟住她不断挣扎的身子,另一手早已
抓在她胸前那条胭脂缂带上,两根指头更是从她半露的深邃乳沟里粗暴地探入,
作势要将缂带和裙衫一起扯落下来。
「你们想不想看咱们高贵的赵王妃的奶子什么样?」刘校尉紧紧搂住不断挣
扎的赵王妃的身子,手掌隔着齐胸窄裙在她丰满的雪乳上揉抓着,一边得意地对
周围的兵士们大声问道。
「想!」几乎围到赵王妃身前的兵士们一齐大叫起来,其间夹杂着男性们粗
野猖狂的哄笑:「快让咱们瞧瞧王妃的奶子挺不挺、白不白!」「赵王爷能吸的
奶子,咱们也不妨尝一尝滋味!」
「不要啊——」伴随着涨得满脸通红的赵王妃的惊叫声,刘校尉抓住缂带的
手突然往下猛扯,只听嘶啦一声,被扯断的缂带就从赵王妃的身上飘落下去,赵
王妃那一对丰满圆润的木瓜形雪乳顿时从迸裂的裙衫领口间如同白兔一般蹦跳出
来,在猥亵的空气中弹跳几下,颤巍巍地挺立在了众多兵士们淫亵的目光中。
「好白,跟白面一样!」
「没想到高贵的赵王妃竟然生着这么淫荡的大奶!」
「喂,你们瞧,赵王妃的奶头竟然是粉色的,还这么翘!」
「都是叫刚才那个小狗崽子吸的吧!」
「妈的,没想到赵王爷平日里玩得都是这般极品货色,回去得好好收拾收拾
他!」
「你怎么敢?!我们可是皇室——」听到自己的高洁无暇的身子被众多粗野
的男人肆意淫亵地议论,赵王妃羞得满面通红,拼命想要抬起双手遮住自己已经
挣扎不动的身子,然而刘校尉根本不给她遮挡自己雪乳的机会,他又用力往下扽
了几下,把赵王妃那件迸裂的素纱窄裙扯落到了赵王妃雪白丰腴的腰腹间,这下
不光是那对白花花的柔软美乳,就连那晶莹剔透的腰腹软肉也叫周围这些走卒们
看了个精光。
「你真的还觉得你还算是皇室吗?被贬之后你们现在真的是平民都不如。」
刘校尉脸上带着咬牙狂喜的淫笑,一边恶狠狠地说道。双手从赵王妃双臂后绕出,
一边挟住她的双臂,两只手更是从她那对翘挺的雪乳下端抓了个满怀,一边让赵
王妃的雪乳托在自己手心里轻轻把玩,一边更是手指用力揉捏,赵王妃那娇嫩的
雪乳肌肤从刘校尉贪婪的指缝间鼓鼓地漫溢出来。
「啊!」敏感的雪乳被百般盘剥刁难自家的仇人肆意把玩,尤其是那双手掌
更加不安分地大力揉捏,两根手指更是放肆地捏住她胸前那两粒敏感的凸起乳珠
一挤一挤,赵王妃的身子顿时一阵酥麻,半是因为恐惧而颤抖的娇躯更加抖得厉
害,两条腿几乎软到站立不稳,整个人情不自禁地向身后的刘校尉怀里跌去。美
人主动投怀送抱,刘校尉毫不客气地将她搂了个结实,一只手抓着她的美乳继续
把玩,另一手已经向她松垮垮缠在腰间的裙下探去。
「松开,你大胆!」被玩弄得满面潮红的赵王妃见刘校尉得寸进尺,竟然想
把自己身上仅剩的一件单薄裙衫也剥扯下来,不由得大声惊叫起来。没等她来得
及绞合双腿反抗,刘校尉膝盖一抬,早已经顶在她的双腿中间,接着用力一掀,
众兵士只觉得眼前一亮,赵王妃那两条修长饱满、莹白如玉的美腿已经从被掀起
到腰间的纱裙下完全暴露出来,失去了纱裙的遮掩,这下赵王妃两腿间那道诱人
的蜜穴,也从稀疏的芳草间若隐若现。
「尽管大声叫吧!如今你们王府上下一个人都没有,没人救得了你!」见赵
王妃仍然奋力挣扎个不停,刘校尉得意地狂笑起来,不顾赵王妃奋力挣扎,掀开
她裙底的手早已顺势一兜,掀起她的腿弯,强迫她的一条雪白美腿从身侧高高抬
起,这下高贵的赵王妃被迫摆出母狗撒尿的屈辱姿势,由于双腿大开,刚才还遮
遮掩掩的蜜穴一下子彻底展现在众多兵士面前。
「给你们欣赏下高贵王妃的下体,哈哈哈哈哈——」在众多兵士的大呼小叫
声中,刘校尉爆发出猖狂的淫笑,他另一手顺势也探到赵王妃另一条腿下,猛发
力一抬,顿时将赵王妃娇弱的身子掀了起来,她挺着一对丰满雪乳的上身紧贴在
刘校尉的怀中,同时雪白的双腿的又被刘校尉的双臂架起,被迫向左右两旁打开,
这样的姿势让动弹不得的赵王妃像是被抱着把尿的婴儿一样,从前只有赵王爷才
能瞧见的粉红蜜穴和两瓣丰腴的美臀清晰地展现在众多狂呼乱叫的兵士眼里,无
数淫亵的目光尽情地在她微微张开的蜜穴间钻探,这极度的屈辱让满脸羞红的赵
王妃惊叫连连,还穿着丝履的美足在半空中胡乱踢蹬着,但是丝毫无法挣脱刘校
尉的钳制,直蹬得脚上的丝履一前一后甩飞出去,只剩下两只包裹在半透薄袜里
的纤纤玉足上下挣动。
「没想到王妃下面的毛不多啊!」
「王妃的骚屄真是美极了!」
「真想插进去狠狠捅烂她!」
「看她那两瓣外翻的阴唇,夹住肉棒一定紧得要命!」众兵士们纷纷围了过
去,几个男人更是将脸凑到能闻到王妃蜜穴里淫骚气味的距离上仔细地打量着她
因为羞耻而一紧一松的阴唇和蜜穴深处。
「啊啊啊啊——救命啊——」被众多兵士们肆意地羞辱,赵王妃羞愧欲死,
发出的呻吟叫声令周围的男人们听了一阵阵酥软,但是被刘校尉双臂抬起到半空
的她毫无挣扎的余力,只能祈求这极度的羞辱尽快结束。
「哼哼,赵王妃,反正你们王府里的下人都已经被遣散了,你就尽管放声浪
叫吧,不用担心被人听到!」刘校尉见赵王妃徒劳地挣扎个不住,结果不但自己
没有挣扎出来,反而累得香汗淋漓,被汗水浸湿的滑腻美腿在刘校尉的臂弯里不
住往下打滑,瞧见赵王妃那被汗水打湿的雪乳随着挣扎一抖一抖地泛着水光,弄
得刘校尉更是心痒难耐,顿时淫心大动,他粗暴地将赵王妃已经娇喘微微的身子
用力一掀,赵王妃汗涔涔的身子噗通一声摔倒在她那件早已滑落在地的对襟缎衫
上。
刚刚逃离刘校尉的钳制,赵王妃正要伸手去抓身下的缎衫裹住近乎全裸的身
子,却不料刘校尉一个翻身已经骑在了她两条饱满的雪白美腿上,赵王妃顿时惊
恐地瞪大眼睛,颤抖着惊问道:「你、你想干什么?」
刘校尉早已被赵王妃美艳的身子撩得欲火中烧,此时看着这玉体横陈的美人
丰盈的雪乳和两腿间诱人的蜜穴,更是按捺不住内心的狂喜,一边解开自己的蟒
带,三两下扯开自己的官袍,官靴都顾不上脱,一扯裤子,挺着早已硬邦邦的粗
大肉棒,一下扑在赵王妃近乎全裸的雪白娇躯上。
「啊——」赵王妃的惊叫被刘校尉伸手一把捂住嘴堵在了喉咙里,刘校尉另
一只手狠狠抓了两把随着赵王妃左右挣扎而颤动不止的美乳,接着就扶着自己的
肉棒,让已经青筋暴起的龟头硬邦邦地对准赵王妃那因为惊恐和紧张而不住收缩
的阴唇间,汗涔涔地就要挺腰往里猛挺。
「唔……」从前只和赵王爷行夫妻之事的赵王妃眼瞧着仇人的肉棒已经硬邦
邦顶在自己敏感的蜜穴口,已经能感觉到硬邦邦的滚烫龟头带来的热感,顿时被
羞辱得全身发抖,尽管嘴被死死按住,还是忍不住从鼻息间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
眼睛里的泪水已经止不住流下。
「嘿嘿,王妃莫不是想求我不要插进去,让你保全这份贞洁?」刘校尉俯下
身子,脸贴近赵王妃的脸,盯着她的流泪的双眼淫笑着问道。
「嗯嗯!」听到刘校尉的话,泪流满面的赵王妃不住地猛点头,流着泪露出
一副顺从的讨好表情。
「那我放开手,你可不许叫出声!」刘校尉伏在赵王妃的耳边淫笑着低语道:
「你要知道,咱们的赵王世子从刚才可就一直没走,自以为没人发现而藏在屏风
后面偷看呢,你也不想在自己的儿子面前露出一副淫荡的样子吧?」
「唔!」听到刘校尉的话,赵王妃惊恐地抬起眼看向大厅中摆放的屏风,想
确认刘校尉的话是真是假,然而还没等她看清,刘校尉突然一脸淫笑地放开了捂
住她嘴的手,同时双手死死按住赵王妃双腋下的地面,向前猛地一挺腰,那根粗
大的肉棒一下捅穿了赵王妃那微微外翻的阴唇,啵唧一声,趁势直入的粗大肉棒
一下将她的蜜穴捅得满满当当。
「唔唔唔——」正想去确认儿子方位的赵王妃没想到刘校尉突然发力猛捅,
一下将自己敏感的蜜穴捅到最深处,一阵强烈的耻辱感和蜜穴被粗暴猛捅的痛楚
感,与情不自禁的充实感挥和一阵若有似无的背德快感交杂在一起,瞬间冲上她
的头脑,这让她本就因为惊恐而紧绷的全身一阵猛抖,强烈的刺激让她几乎按捺
不住,几乎顾不得自己正在被仇人当众强奸,而自己的儿子就在不远处的屏风后
偷窥,张嘴就要发出一声媚意十足的娇吟。
眼看赵王妃就要在众多兵士面前发出淫叫,却见她身子猛地一抖,在叫声从
嘴里溢出之前自己抬起双手代替刘校尉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将自己下意识的淫叫
化为一阵几乎只有刘校尉能听见的急促娇喘,被刘校尉压在身下的娇躯也跟着一
阵轻颤。这样的反应让刘校尉大感快意,身子往下一沉,双肘撑住地面,双手则
一手捏着赵王妃的一只雪乳揉捏,腰肢则开始飞快地用力挺动起来,眼瞧着他那
根硬邦邦的肉棒在赵王妃已经放弃抵抗的紧窄蜜穴里飞快地进进出出,每一次都
把赵王妃粉嫩的蜜穴软肉抽得外翻出来,又一次次狠狠地猛捅到底,撞得赵王妃
的身子一阵乱颤,雪白的屁股啪啪地清脆地撞击着冰凉的地板。
此时的赵王妃已经因为在众多兵士的眼前、以及躲在屏风后偷窥的儿子眼里
被仇人挺着肉棒猛插,种种复杂的情绪让她百感交集,意乱神迷之中,她几乎完
全放弃了徒劳的抵抗,已经只剩下自己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情不自禁的淫荡声音,
已经丝毫顾不上自己紧窄湿滑的蜜穴软肉正紧紧地缠住了刘校尉在猛奸她的肉棒,
只觉得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沿着她被奸得香汗淋漓的身子,不断冲击着她已经一
片空白的脑海。
「嘿嘿,王妃!你的诚意我感受到了,这是我的回礼!」刘校尉一边发力猛
插,感觉到赵王妃的蜜穴已经不再如刚才那般紧绷,反而开始情不自禁地配合着
他的肉棒有规律地蠕动起来,越来越多的淫水沿着两人不断摩擦的性器开始溢流
出来。想起昔日颐气指使的王爷此时在自己的帐下被百般欺凌,他的王妃则被自
己骑在身下随意奸淫。这让正奸着这昔日里连手都碰不到的高贵王妃的诱人蜜穴
的刘校尉只感觉一阵爽过一阵的舒爽,心里快活得不得了。
奸到爽处,刘校尉跪起身子,双手扳住赵王妃那已经被汗水和淫水濡湿的柔
软腰肢轻轻一掀,已经开始无意识地配合他抽插的赵王妃瘫软的身子顿时顺从地
翻了个身,变成四肢跪伏在地的姿势,不仅如此,已经意乱神迷的赵王妃还主动
抬起屁股,浑圆的雪臀一直顶到刘校尉眼前,这姿势让刘校尉可以从赵王妃那因
为激烈的性交而不住抖动的两瓣浑圆的屁股之间看见自己沾满淫水的肉棒在她的
蜜穴里进进出出的模样。刘校尉一手掐住赵王妃柔软的腰肢,一手死死按住她白
花花的屁股,挺着肉棒发力猛操起来。每次他的肉棒猛插在赵王妃蜜穴最深处的
同时,小腹也不绝地撞击着赵王妃浑圆的白屁股,眼见着赵王妃的屁股和柔软的
腰肢被撞得一下下美肉荡漾,香汗涔涔的肌肤之间发出黏腻的撞击声来。
即使翻了个身,赵王妃依然双肘撑着地面,双手则拼命捂住嘴,不让自己在
被刘校尉的奸淫下叫出声来——只不过此时她已经被奸得主动翘起屁股,还不时
塌下纤腰让刘校尉在她的蜜穴里顶得酣畅淋漓,也不知道这番惺惺作态到底是表
演给周围兴奋地围观着高贵美艳的王妃被区区一名校尉挺着肉棒猛奸的众多兵士
们看,还是给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藏在屏风后的儿子看?
刘校尉又大力抽插了上百下,眼瞧着赵王妃汗涔涔的雪白身子被肉棒撞得向
前一耸一耸,两颗丰盈的美乳夹在臂弯间一抖一抖,不由得大感快意。他忽然心
生狭促,放开被他掐得一片青紫的白花花大屁股,伸手猛地捉住赵王妃正捂着嘴
的双手,用力一扯,就将她的双手反拧到了背后朝天打开。
「嗯啊——」捂嘴的双手被扯到身后,刘校尉就抓住赵王妃的一双皓腕当做
挺腰发力的支点,这下赵王妃雪白的身子被迫向后反弓起来,上半身整个腾空抬
起,整个人像是展翅的白天鹅一样,这姿势让两人的性器更加亲密无间地贴合在
一起,随着身后刘校尉发力猛操,她压抑已久的淫声浪语顿时决堤而出,眯着美
目发出一声快活的娇吟。
「哈哈哈哈,尽管大声叫吧!」刘校尉闻声快活地大叫起来,一边加快了抽
插的速度,只听他的小腹如同打桩一样飞快地撞击着赵王妃被撞得啪啪直响的雪
白美臀,失去了臂弯挟制的两颗丰盈的美乳在身后男人的激烈抽插下快活地来回
甩动,大滴兴奋的汗水从她雪白的乳肉上滑过,被从她兴奋地凸起的粉红乳珠甩
得四下乱飞。刘校尉一边加快抽插的速度,一边继续猥亵地大叫起来:「没事,
不用担心被你儿子听到,那小狗崽子跟他爹一样都是没用的废物,叫一条小狗听
见你的浪叫算得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赵王妃此时已经被奸得神志不清,
猛抬起鬓发歪斜的臻首,一双美目已经整个翻白到上眼睑,失去了阻挡的嘴里更
是淫叫连连,只顾着身后猛捅着自己蜜穴最敏感的深处的肉棒一下下把自己冲顶
到越来越极致的高潮,哪还顾得上辩驳身后正猛奸自己的刘校尉对丈夫和儿子的
羞辱之语,发髻间横插的金钗在男人激烈的抽插下快活地跳个不停。
「真想不到啊,赵王妃被操的时候竟然这么骚浪!」
「瞧她那两颗大奶子跳得多厉害!」
「不行不行,看得我都快要射出来了!」周围的兵士们见这场奸淫越来越热
烈,纷纷兴奋地叫嚷起来。
「给我夹紧吧!」刘校尉兴奋得狂吼一声,双手用力猛扯赵王妃的手臂,一
下子把她的身子从地上扯起,整个人跪在地上立起身,满是香汗的赤裸背部贴在
刘校尉怀里,屁股则紧紧夹住刘校尉正剧烈颤抖的肉棒,紧接着一道滚烫的白浊
精液一下从赵王妃那兴奋地痉挛着的蜜穴里满溢出来,沿着两人紧紧夹在一起的
性器汩汩地流淌在铺在地上的赵王妃的对襟缎衫上,众人这才知道刘校尉已经爽
到在赵王妃那仅仅被昔日的赵王爷内射过的蜜穴深处狠狠地喷洒了浓稠的精液。
刘校尉意犹未尽地从背后抓住赵王妃因为兴奋而翘挺的雪乳揉捏了片刻,这
才松开手向后收腰拔出肉棒,不料刚才的一番猛插实在太过刺激,他的肉棒刚刚
从赵王妃那紧紧夹住龟头的蜜穴里抽出,眼瞧着两腿间淫水直流的赵王妃的身子
又被刺激得全身一绷,又是一道淫水哗啦啦地溅落一地,在周围众多兵士们突然
爆发的哄笑声里,已经被奸得满面潮红神智昏聩的赵王妃软软的身子失去扶持,
竟然翻身滑倒,仰面朝天瘫倒在满是淫水的地板上,满是潮红的侧脸贴在地板上,
只剩下因为激烈的高潮的身子还在因为快活的余韵而兴奋得一抖一抖,两颗因为
充血而饱满的雪乳挺立着,从她蜷起的朝两边打开的雪白大腿间,还在溢流着刘
校尉白浊精液的粉红蜜穴仍在高潮中轻颤个不停。
刘校尉提起裤子站起身,看着脚下玉体横陈的赵王妃,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坏
主意,脸上露出淫亵的笑容:「好了,王妃放心吧。交待的是,卑职会去安排…
…」
说着,他俯下身,伸手从瘫在地上娇喘不止的赵王妃头上扯下她那枚兀自抖
个不住的金簪,笑嘻嘻地说道:「这钗就当做信物,今晚王妃独自去城南南右军
军营找卑职,卑职带王妃去见王爷,以解王妃相思之苦。」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