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巴别塔——关于美丽优雅的白丝芭蕾舞女W成为博士专属的孕妇性奴这件事】(1-2)



第01章:【新巴别塔】关于美丽优雅的白丝芭蕾舞女W成为博士专属的孕妇性
奴这件事
阳光撒入巴别塔的芭蕾舞室,照亮了纤细舞者优美的芭蕾舞鞋。
她轻轻闭上双眼,探寻着从心中流出的旋律长河,她熟悉这条长河中的每一
处音符,她熟悉舞蹈中的每一个动作,这些优雅柔软的动作她看过无数次,练习
过无数次,灌注了她数不清的汗水和眼泪,从舞者从幼时到现在从未动摇过的纯
洁信仰中栽培而出,象征着少女对她无尽的尊崇和爱意。
她愿意为她献出自己的生命乃至一切。
轻薄贴身的芭蕾白丝包裹着少女玲珑修长的俏丽美脚,包裹着少女雪白细嫩
的肉感长腿,纯白的丝袜腿圈将少女丰腴的腿肉包裹支撑得紧致光润,包裹着少
女芭蕾舞裙下浑圆光滑的白腻美臀;绸质的高档紧身的纯白舞衣遮掩着少女神秘
珍重的花园,覆盖着少女裙下露出的大片饱满圆臀,而更显暴露在外的白丝之下
细嫩软肉的滑腻,引人无比向往遐想。
而若是说在那透薄白丝之下的若隐若现调动的是人们的想象,而上半身,那
裸露在半身紧身舞服之外的光滑无瑕的美背,那优雅纤细的手臂与手臂之下那粉
嫩柔软而湿润的腋肉,当少女那银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当那张透白精致的冷面
上那金色冷漠的眼眸投向被她视为无物的存在——当她出现在任何男性眼前时,
想要征服这只萨卡兹少女的欲火总会将男人焚烧得撕心裂肺,男人眼中的贪婪让
她蔑视而嫌恶,当她跃起属于萨卡兹王女的芭蕾舞,那份疯狂的心动更是能让所
有男人的心智消融,但她不管不顾,只是独自起舞。
起舞。
因为她的舞姿,是对王女的忠实复刻,她的舞姿由王女本人亲自教导,当她
起舞之时她的脑中只有王女在年幼的她心中留下的那不可磨灭的神圣身姿,所以
她不会在意,也不必在意,当她在陌生的男人中起舞之时,她就知道她的舞姿给
这些污秽之物带来的就只是纯洁无私的死亡,她知道她的女皇的使者会毁灭这些
污秽之人,她就是诱杀这些秽物无法拒绝的诱饵,但她也并不在意,她愿意为她
的女王——她的母亲奉献出她的一切乃至生命。这也是为什么她会训练自己扣下
扳机,埋下地雷,看着敌人被爆炸的火焰撕扯碎身体,鲜血泼洒在她的身躯之上。
她能够感觉到自己内心的疯狂得到了某种满足,但更多的,仍旧是对王女,对她
的母亲那无穷的爱意。
当幼小的她抱起名为「W」的佣兵的遗物,当她踏上卡兹戴尔战火肆虐的土地
寻找栖身之所,她并没有找到曾经,或者说「本应」寻找到的佣兵团,与赫德雷
与伊内丝相遇,将两人的角色替代的是一位纯白的身影,是一位粉发粉眸的女王,
是所有萨卡兹人的信仰。
她温柔而悲伤的眼眸凝视着抱着枪支的幼女,她用她的手掌轻轻抚摸着被她
泥土弄脏的银发,她轻轻牵起属于女孩的手掌告诉她她已经有了栖身之所,她已
经拥有了直到托付的一切,她有了一位新的母亲,她有了过去不敢奢想的一切。
她的名字,在她的要求下仍旧为「W」。而她新的母亲名叫——特蕾西娅。
当她的母亲身着长裙跳起优雅耀眼的芭蕾时,她被母亲的身影夺去了魂魄,
她渴望能够和母亲一起舞蹈,她渴望能够迈出和母亲一样的舞步,于是女皇同意
了年幼少女的请求,母亲亲手为她穿上舞裙,母亲亲手指引调教她的舞步。当母
亲的工作开始日益繁忙,当王女的大业逐渐剥夺两人独处的时间,当舞房之中只
有她独自一人,她便开始在脑中与自己的母亲共舞,舞蹈灌注了少女的人生与所
有的信仰,所有她绝不会将王女的舞步视作更够被玷污之物,这是少女所倾注一
切之物。
一曲终了。
「真是完美的舞姿,W小姐!你跃动的身影简直连世间最为华贵的珍珠也无法
比拟。」
「……你来了,博士先生。」
但W并不讨厌这个男人。
深蓝灰色,遮盖住全身的大衣,高大而显得有些瘦弱的身体,漆黑的眼眸和
短发,俊逸清秀的脸上透露着让女人着迷的丝丝邪气与玩世不恭。W非常清楚他是
谁——博士,巴别塔现任的军事指挥官,母亲特蕾西娅的座上宾,她第一次遇见
这个男人,就是母亲和他一切来到她的舞房观看她的舞蹈。当W停下舞步看到这个
男人的第一眼,她就感到……一丝丝空缺得到填充的满足感。
她有疯狂,也有爱意,但无论是疯狂还是爱意都无法填充这个女人内心的某
种空洞。仿佛是某种理所应当却十分重要的事物失而复得的感受。但她依旧用着
高傲而冷漠的眼眸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她看到自己的母亲对这个男人表现的几丝
讨好,她有些诧异,同时也升起了对这个男人的好奇心。而当这个男人离去后,
母亲特蕾西娅温柔而严肃地告诉他决不能触怒这个男人,决不能让这个男人表现
出厌烦。
他究竟是什么人,值得母亲——萨卡兹的女皇都要如此对他进行讨好?
她无法搞清。
她也无法阻止。
她无法阻止这个男人,无法阻止他出现在只有自己与母亲可以涉足的芭蕾舞
室,当那根男人用他的视线带着如同欣赏艺术品一般掠过她的每一处身体,每一
个舞姿,听着从他的嘴中吐出的浮气话语。但是他的眼神和那些被她视为秽物的
其他男性也还是不同,他的眼眸镇静地仿佛只是单纯进行的欣赏,她看不透这个
男人眼眸深处的一切;而当博士向W行出一个绅士礼邀请和她共进晚餐,他在话语
中侃侃而谈的也丝毫不是那些庸俗之物,而是他最近所读的一本书,分享他的心
得。而W也有在读书,当他所说的书籍正巧是她正在读的书时,她便会在自己心中
默默对比,然后对过去的疑惑点茅塞顿开;而当他所说出的书籍为W所陌生,W总
是会忍不住尽快寻来这本书阅读。
这个男人……这个博士并不是那种污秽的俗物。W不会收回她的冷漠,即便W
不得不同意这个男人对于母亲,对于自己非常重要,但是W不可能主动去讨好,去
接近她。
但是,如果是母亲的默许,那就没有问题了。
这个男人和特蕾西娅母亲一同来到她的舞室,那赤裸裸的打量,如同对一件
美丽艺术品的欣赏和贪欲的眼神——当着母亲的面就向她投来。
男人从不掩饰他垂涎贪欲的眼眸,尽管这也称不得什么美好的品德,但至少
相对于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以及底层熏臭丑恶的下等人,这个男人无异是W最
好的选择。
「您,似乎很是中意我的女儿W啊。」
W所能看到的王女温柔的笑容,她轻轻牵上W的手,她让W坐在男人的身边,她
看得出来特蕾西娅眼中的悲伤,痛苦,委屈和歉意,但她还是对男人说。
「我,为您和W让出独处的空间。」
然后特蕾西娅转身,离去。
看起来……自己的母亲似乎对使用自己女儿的身体去讨好这个男人的行为,
对自己很是愧疚。看来即使是自己的母亲也无法完全明白身为女儿的我的心意。
不过,没关系。
W不会违背特蕾西娅的心意,因为她知道特蕾西娅同样爱着自己;而W想告诉
自己的母亲,她没有关系,她……同样也喜欢着这个男人。如果母亲想要,如果
这个男人想要,她可以将自己的身体交给眼前的男人,这没有关系,但是这也同
样不等同于,她已经认同了这个男人。
男人让W坐下。
男人靠近了纯白舞者的身边。
陌生的男性气息以前所未有的距离靠近了她的身体,她能感受到男人的手臂
靠近,然后搂住了舞者纤细美妙的曲线,男人的手掌前所未有的抚摸上了舞者轻
薄紧身舞衣之上,抚摸着她的小腹,她的肚脐……然后一路往下,将她完全搂入
男人的胸膛,将男人的手掌第一次抚摸,然后揉捏上W光滑白丝之下那凝脂丰腴肉
感的大腿。
男人用另一只手抬起她的精致的脸颊,看着她,看着她金色平静的眼眸。尽
管她做好了为王女付出一切的决心,但她仍旧无法完全克服初次与男人如此近距
离接触,如此亵渎而下流的抚摸从心底产生的紧张。她感受得到男人的玩意,明
明男人的手掌还是如此轻柔的抚摸,在她的腿上划过,从她的小腹之上划过,从
她形状完美的胸前划过,轻轻抚摸她的白丝和白色紧身舞服包裹的美臀,她就感
到轻微的不适。耻辱?并不,然而恐惧还是无可抑制地占据着她的心灵,男人的
手掌在W光滑洁白的美背上滑过,大手轻轻覆盖在她被丝绸舞服包裹的丰满修美的
乳房上,将掌心中的光滑柔腻的浑圆轻轻改变形状,从乳房根部感受到一阵让身
体颤抖的陌生的酥麻。
W轻轻咬住自己的嘴唇。
男人的嘴唇首先印在了她的腋下,身为芭蕾舞女,W的腋下光滑细嫩,有着让
人着迷的紧致柔软触感,男人亲吻着她细嫩的腋肉,手掌紧贴着薄薄的白丝舞衣,
揉动着她敏感的嫩体,圆润的细腻美乳在男人的手中肆意被改变形状,另一只从
她腰肢穿过的手掌则包裹了白丝翘臀,暗红敏感的萨卡兹尾跟也被男人握入手中,
如同被打中七寸的小蛇,惊惧带着生理性的紧张爬上了W光滑的脊背。
「你很害怕吗?」男人微笑着。
「放心吧,我不会在这里伤害你的。我会好好照料你的第一次……不是今天,
但是你要满足我的欲望,明白吗?」
鲜红的舌头带着唾液浸湿了W光滑的腋肉,而后男人则站起身来,解开了他整
洁的西装裤。
即便努力保持着平静,但是W仍旧控住不住自己,带着好奇与试探将眼眸瞟向
那里,瞟向男人在独属于她的舞蹈房中露出的阳具,如同烧红的铁棍一般炽热,
如同她小臂一般地粗长,而且,有着非常「威武」的形状。
少女并不是第一次看到男性的性具,身处乱世她自然见识过属于男性的丑恶,
只不过那些孱弱令人作呕的小肉虫所有情况下都是他们即将送死的发令枪。
但是,这根不同。说真的,W觉得这根真的极为不同,粗壮的肉棒,威武的形
状,而且不同于那些邋遢的男人表现地极为干净,那是一根身经百战而无一败绩
的常胜将军,而淡淡缠绕在那肉棒之上的萨卡兹雌性气息让W感到莫名的亲切。
W不敢再想下去了。
那个阳具,她居然对那根阳具升起了一丝……好感?不,她绝不认同。
深吸一口气恢复理智,W认为那般的动摇绝不应该是她应该有的样子。她金色
的眼眸重新恢复高傲与冷漠,哪怕男人将肉棒龟头顶在她的细嫩的腋肉之上,她
也拒绝动摇,一言不发。
「我欣赏你的眼神,W。」男人微笑着说,「这也让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是吗?那可真是不幸。」W的口中则吐出讽刺。
男人没有反驳,他也无需反驳。
阳具在唾液的润湿下摩擦着W的细嫩,热量从腋下传导到W的大脑。紫红的龟
头如同贪婪的饕餮一般舔过她的腋肉,感受着每一处的美好,从顶端吐出透明的
先走液将气味留在W的身体之上也让男人摩擦得更加舒爽。男人命令W用手臂夹住
男人的肉棒,嫩滑细软的腋肉组成了供男人抽插的腋肉小穴,而男人的龟头则顶
触着舞者美好圆润的侧乳,乳白透明的娇乳也成为男人放纵奢侈的工具。包裹着
胸脯的舞衣被男人脱下,他将圆润细腻的娇乳掂在手中,那美乳便成为了男人手
中包裹顶端的飞机杯。
于是男人开始了抽插,本就滚烫的热量变得更加炽热,分泌而出的前列腺液
的气味沾染了W的身体,从鼻腔吸入,哪怕W保持着克制,但是一抹淡淡红霞则浮
现在少女的俏脸。那并不是对爱人羞涩而是单纯的,萨卡兹女人的动情,敏感的
腋肉从深处隐隐感到丝丝的性快感,而与性联系更加紧密的侧乳,那份酥麻更是
让W不禁皱起眉头咬紧牙忍耐。毫无疑问这是一根雌性专攻的肉棒,从气味形状热
量硬度都是最能让女人感受快感的雌杀阳具,但W绝不屈服于他。
敏感的腋肉被热量和气味开发着快感,男人的抽插也并没有维持多久,男人
的肉棒自然是极品,但是W的身体同样也是如同传说中的魅魔一般,全身上下都是
完美的性器官,可以供男人享乐,只是男人并不急于一时。在背后感受着腋下小
穴舒爽的博士停下了抽插,这仅仅是刚刚达到能够射精的阈值,但是今天他已经
感到了满足与惬意。让W转过身来,随后开始射精,白浊的精液洒在那散发着白雾
与雌雄气息,泥泞淫靡的腋下小穴;那圆润美好的双乳之间;那精致美丽的俏脸
之上;那银白的短发之上;男人有些恶趣味地将他脱下的包裹胸脯的舞衣重新为
她穿上,被属于男人的气味填满的W眼眸仍旧保持着厌恶与蔑视,她仍旧保持着她
的骄傲,而男人对此表示喜爱。
他并不想摧毁她的骄傲与冷漠,她的眼眸和特点让男人颇为喜爱。男人擅长
调教,但他也喜欢获得那些完美雌性的心灵并温柔地对待她们。
男人拿出自己的手帕。
将脸上的精液擦拭干净,将银发上的精液擦拭干净,如同调整自己喜爱的精
致的玩偶,但是男人没有抹去腋下和胸前的精液,这似乎是他的某种爱好。
特蕾西娅重新走进被精液气味填满的舞蹈房坐在男人的身边,尽管有着浓郁
的气味,但是似乎并无发生她所恐惧想象的那一件事。W仍旧完好无损,这让她有
些欣慰,她还没有做好将自己的女儿完全交给男人的准备,尽管这一天必将来临,
而来临的时间不由她决定。但是王女母亲仍旧感到欣慰。
「感谢您,王女殿下。」男人亲吻着王女的手,「我和W小姐交流地非常尽兴。」
「是吗?您高兴……就好。」
男人微笑着,和特蕾西娅道别之后便从舞房中离开。
特蕾西娅将W抱入怀中。
「对不起,对不起W……对不起……是母亲没有保护好你,是母亲没有力量,
只能让你来承担这种事情……」
W抹去挂在母亲脸上的眼泪,轻轻摇了摇头。
「没关系的,母亲,我并不在意。」
W的身体上填充着精液的腥臭气息。
「母亲,我想去洗个澡,可以吗?」
特蕾西娅当然不会拒绝。
回到自己的房间,W没有换衣服便走到外面,她毫不介意自己身上带着的精液
气味,也毫不在意他人的视线,她回到自己的房间,脱去足底薄薄的舞鞋,脱去
手套和头上的发饰,脱去沾着精臭味的舞服,穿着包裹着修长丰腴美腿的纯白丝
袜,走进属于她的浴室。
热水划过少女赤裸的身体,少女从自己发红娇嫩的腋下刮出精液,然后试探
着,修长的手指带着精液将它含入自己的口中,精液混合着自己的唾液滑入食道,
滑入胃中,与自己合为一体,W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小腹,抚摸着,想象着。
当擦拭干自己的身体,W在自己的窗前,月光照亮着她通身赤裸的肌肤,清冷
乳白。
她向博士打去电话。
「如果您愿意,明天,我想邀请您继续到我的练舞房观赏。」
「……是特蕾西娅,让你这样做的吗?」
「不,这是我自己的意愿。」
「好,明天我会来的。」
W挂下电话。
依旧是纯白透明,有着金色装饰的华丽舞服,轻薄的纯白舞蹈袜,阳光照在
W纤细优美的芭蕾舞鞋。
「那么,今天你主动叫我来到这里,是由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W点了点头。
「我想,为您足交。」
博士看着W的眼眸。
是的,W想为博士足交,但这依旧不是她对男人的讨好,只不过是她想这样做,
仅此而已。
轻轻跪倒在男人的双腿之前,带着红色半指手套的纤纤玉指拉开男人西装裤
的拉链,将那根让自己脸红心跳的肉棒从裤子的束缚中解脱而出,带着并不浓郁
但是吸引着W的气味。
少女握住了男人的阳具。
尽管从未实战过,但是少女依旧有着这方面的知识,一方面是特蕾西娅的性
教育,而另一方面则是源于W的无师自通。
将包裹胸前的舞衣褪去,露出娇嫩的纯白美乳,两粒粉红柔嫩的乳头如同樱
桃一般点缀在白乎乎软绵绵的胸脯之上。
男人被勾引起了欲火。
俏手上下撸动着肉棒,粉嫩软滑的嘴唇吐出唾液润湿紫红的龟头,少女用另
一只手的掌心包裹住敏感的龟头,用掌心的柔软以及灵活抚慰着,侍奉着男人的
肉棒,鲜红手套的手掌不同套弄着,揉捏着男人的睾丸促进着精液的分泌,少女
最终低下了头,嘴唇含入男人的肉棒,温暖湿润的口腔内膜,灵活的小舌将龟头
包裹住,围绕住,舔舐着男人肉棒的系带,敏感的冠状沟,将男人呻吟中分泌的
前列腺液全部吞入口中。
W将肉棒顶入自己的脸颊,在那冷艳娇媚的侧脸顶出一个美妙的凸起,而最让
男人满足的,那仍旧清明,仍旧淡漠的金色眼眸,男人忍不住抚摸她的银色短发,
如同心爱的宠物一般鼓励,赞赏。男人的手掌穿过红色的角握住她的脸颊她的头
颅,不自觉地挺着腰肢渴求将肉棒探入口腔的更深处,探入这只芭蕾魅魔的喉咙,
将滚烫的精液全部灌入少女的体内。
而在这时,少女停止了口交。
优雅地将发丝挂在耳边,礼仪地将嘴边还在拉着丝的混合液体擦拭干净。
「很抱歉博士先生,今天,我不能让您射入我的身体之内。」W看着博士的眼
眸,「但是我可以保证——您可以将精液射在我身体表面的每一处。」
「话真如此?」
少女微微鞠躬致歉。
「那么,很好。」
舞女脱去一只脚的舞鞋。
舞室的木质地板每天都有人打扫所以非常干净,男人便将少女推倒,将舞者
两只最为宝贵的白丝双足握入手中。
精巧珍贵的双足,优美的脚型,精致如同世间最美好的收藏品,散发着少女
充斥着活力的清香已经萨卡兹汗液所散发的如同媚药一般的香味,男人将那玉足
紧紧贴在脸上,感受着少女足底带来的迷人气味,舞者肉实娇嫩的足底隔着优质
丝袜压在脸上的快感,珍珠一般的颗颗精美的玉足指让男人忍不住含入口中,而
安分的手掌则用力抚摸着紧致光润的丰腴腿肉。
「你真是一个小妖精啊,W小姐。」
W看着着迷着自己的男人。
「如果能迷上您,那么是个妖精,我又何妨?」
W的脸上露出微笑。
「呵呵,真的是……」
男人的身体倾压而上。
芭蕾舞者柔软的身体让男人即使压着双腿,也逼近了少女的俏脸。男人的双
手握住少女的手,然后亲吻而下,将两瓣粉嫩含入自己的口中,将嫩滑的小舌含
入自己的口中,如同掠夺一般地激吻,男人的肉棒紧紧贴着少女的稚嫩的小穴,
男人摩擦着,握着舞者的脚踝,随后他将身体重新恢复,他的心脏仍在狂跳,但
是他已经冷静下来,他想要自己的理智——让自己能够完美地享用着为完美的芭
蕾舞者,这位名为W的萨卡兹小妖精。
将那双精巧的双足组成的,世间仅此一处的芭蕾舞者白丝足穴,男人迫不及
待地握住脚踝,将湿润的肉棒插入紧致而柔软精致的脚穴之中。可供润滑的只有
男人被少女口交后的唾液以及少女足底的汗液,于是享受到的是最纯粹的芭蕾舞
者的足交,高档的白丝刮过敏感的龟头,细腻的足肉和有着奇异摩擦质感的丝袜
混合的双重快感让男人一刻不停地开始摆动腰肢抽插起了足穴,龟头戳着娇嫩的
足心软肉,而酥麻的快感则通过热量传导到少女整只娇小的脚,滚烫的肉棒抽插
让初次体验的W也体会到了足交的快乐,冷色调的俏脸透出娇红,逐渐粗重的喘息,
少女的双眸一刻不眨地看着用自己的足穴发泄的男人,当男人终于忍耐不住将白
花花的精子喷射而出,这一次的精液则全部留给了这双白丝嫩脚,于是尽情地释
放,精液将足心,足背各处全部射满而变得泥泞淫靡不堪,而随着身体的一阵颤
抖,少女感到自己的足底再被精液沾染之时也达到了高潮。
男人喘息着,伸出手将坐在地上的白丝舞女抱起,他将W紧紧抱入怀中兴奋地
激吻,大手攀上少女的翘臀用力揉捏,这一次的亲吻男人则完全没有留个少女盈
余,贪婪地吸走了少女肺中的空气,贪婪地品尝着少女娇嫩的小舌,感受着少女
的气息和味道。当男人重要放过白丝舞女一劫,少女的眼眸便早已迷离,而发情
的欲火则完全焚烧起了少女的内心。
「对了,芭蕾舞鞋……」
男人找出了少女常穿的舞鞋。
「W,我要将精液射入你的芭蕾舞鞋,然后我要你穿着这双鞋回到你的宿舍。」
W看着男人手中的舞鞋。
「那要再射一次吗?」
「那是,当然!」
在亲吻中逐渐恢复元气的肉棒再次挺立,而这次男人让少女的身体趴在地板
之上,柔韧的双腿在博士的命令下分开成修长精美的一字马,而男人这次的目标
则是少女被丝袜包裹合身的嫩肉翘臀。博士的双手分开舞者紧致细嫩的臀肉,紧
身舞衣和透明白丝包裹的臀肉之间迎来了她们第一个也是唯一的客人。紧紧包裹
的臀肉带给肉棒的是与足底截然不同的快感,紧致顺滑的臀肉与光润丝袜带给肉
棒极致的紧致,男人的双手握紧了两瓣白丝肉臀,而此时开始的抽插则非常考验
博士的腰力,从掌心各处感受到的无比满足充实的饱满肉感,而肉棒时不时戳弄
划过白丝包裹的发情小穴。
紧致肉臀小穴让男人再次达到射精的阈值,于是男人急忙地将肉棒指向芭蕾
舞者的精致舞鞋,将曾经装填着少女丝足的舞鞋此时被男人的肉棒所占据,热乎
乎的鞋内温度已经潮湿丝滑的内衬面料紧紧包裹了肉棒,少女丝袜美足的汗液浸
满带来着迷的足臭,而男人则在舞鞋的刺激之中来到了高潮。
从肉棒根部传到龟头的快感让背脊都升起鸡皮疙瘩,强而有力的射精一股股
灌入舞鞋,乖巧地扶着套在肉棒上的舞鞋,到时间时则为我换上另外一双,直到
精液的气味掩盖过白丝足臭,两只舞鞋都被精液填充了个半满,汗液和精液的气
味混合形成出一股奇异的淫荡气味,而她将会穿上这双舞鞋继续舞蹈,让汗液与
精液继续滋养这股美妙的气味,精致的丝足最终会被他烙印下只属于他的印记。
博士握着W的白丝双足,将芭蕾舞者的脚掌送入成为精液池的芭蕾舞鞋,精液
流入她的足趾之间,精液外溢。博士知道今天她将会踩着这双填满精液的鞋子走
回自己的房间,而她走的每一步都将留下精液的痕迹,她的双脚完全属于博士自
己,是他无可争议的私人财产。
博士再次将W抱入怀中。
「迷人的小妖精。」博士在W光滑的脖颈留下属于自己的吻痕,「你为什么这
么迷人,这么讨我喜欢呢?小妖精?」
「可能是因为……我也喜欢着你吧?」
「答非所问了哦,W小姐~不过……」
「要,生下我的孩子吗?」
W仍旧保持着清冷的俏脸,但嘴角留下了微微的笑容。
「好的,博士。」
W仍在起舞,日月一次次交替,W一直在起舞。她光滑紧实的小腹一天天变得
大起来,但是仍在穿着紧身的白丝舞服,她仍在起舞。
博士又一次来到了她的舞室,四处无人,只有他们两人。
男人从背后温柔地将舞者抱入怀中,抱着她以及她的女儿。
「今天,感觉怎么样?还难受吗?」
W金色的眼眸看着肚里孩子的父亲,看着男人的大手抚摸着紧身白丝舞服之下
浑圆的,孕育着新生命的肚子。
脸上勾起微笑。
第02章:【新巴别塔】有关孕期的白丝芭蕾舞女W喜欢在做爱时被人抚摸她那
芭蕾孕肚
她久违地换上了自己的芭蕾舞服,这是W自从被查明怀孕后的第一次重新换上
自己熟悉的舞服,自己熟悉的丝袜。
高档的舞蹈白丝紧紧包裹修长的腿肉,那微微有些变胖柔软的大腿,那因为
怀孕而继续生长变得更加肉感的美臀。包裹着乳房和腰肢的紧身舞衣也面临着这
种困境——无论是更加挺拔丰满的双乳因为涨乳期还要垫一层吸乳垫,还是她如
今最显眼的,进入安定期的圆圆的孕肚,本就雪白娇嫩的肌肤使得那怀揣着新生
命的光滑孕肚更像是一件精美的艺术品,让人想要怜惜疼爱。而如今重新换上那
属于自己的舞服和丝袜……熟悉,而又有些陌生。
有些紧致束缚的舞服已经证明那曾经无比合身的舞服已经不再属于她,曾经
的少女时光已经一去不返,她如今是一位准妈妈,一个成熟的女人,芳龄20的萨
卡兹母亲,青涩已经完全从她的身上褪去。
但是W是否真的做好成为一位母亲的准备了?W不知道,她无法做出判断,无
法做出抉择,她只能像自己的母亲一般教育抚育自己未来的女儿,教给她舞蹈,
教给她聪慧,教她明辨是否的眼眸。
她尝试着抬起腿,她尝试着垫起足尖,看起来情况还好。已经有数月时光未
能锻炼的芭蕾,她的身体依旧柔软,她抬起了一个完美优雅的一字马,然后轻轻
旋转。重新运动起来的身躯将熟悉的感觉重新带回她的脑海。尽管她变了,但是
很明显,她还是她自己。
她还是W。
于是她轻轻闭上眼眸,脑海中重新奏响了节奏,跳跃起了音符。在逐渐走向
舞曲高潮之时她感受到了男人的手掌轻轻握住了她的如凝脂一般的俏手,开始跟
随她的舞步。而她没有惊慌,这只手她太熟悉了,也太信赖了。她将自己的腰肢
送入男人的怀抱,她将自己的香唇印在他的脖颈,她允许男人抚摸自己的秀发,
抚摸自己被丝袜包裹的丰腴美臀,男人有些粗糙的手掌隔着丝质抚摸过她白嫩滑
润的肌肤美肉,轻柔地揉捏,轻轻地拍打,挑起她的情欲。
优雅的舞蹈染上了魅惑与性感,被白丝包裹的肉臀紧贴着男人的有些鼓囊变
硬的裆部,而男人轻轻握住她白皙修长的鹅颈,轻咬那敏感泛红的耳垂,在女人
的脖颈留下属于他的吻痕,他的印记。而一步步男人的手掌滑向那已经如同水蜜
桃一般丰满多汁的美乳,在微微用力的揉捏中自己分泌出乳香;而那孕育着新生
命的孕肚——这个男人似乎相当中意这个圆滚滚的肚子,而促使他疼爱它的原因
似乎并不是父爱而是某种有些奇怪的癖好。她平日所穿的宽松衣服还好,而这身
他本就喜爱的芭蕾舞服,一位怀了孕的芭蕾舞者似乎点燃了他的欲火,点燃了他
有些变态的性怪癖。
但是这无所谓,既然他喜欢这样,W也不会扫他的兴,即使他确实是一个好色
的变态,那也就让她陪着这个男人一起成为别人眼中的怪人吧。
她就是这样爱着这个男人,爱着自己肚中女儿的父亲,爱着这位……博士。
「博士。」
她微微转过头,将脚尖垫起,她的柔嫩嘴唇贴在了男人的嘴唇之上,然后吐
出香舌,和那男人的舌头纠缠,如痴如醉。
当一吻结束,从二人嘴唇处拉出一条淫靡的银丝。浮现在她睁开的双眸之上
的是她也无法理解的爱意与依赖——享受,痴迷,崇拜。她就是这样爱着自己的
男人,让自己受孕,让成为母亲,成为女人的男人。
「想要吗,博士?」
从她的口中吐出呢喃。
「哦,我教你的,是这样说的吗?」
于是那男人坏笑着,手掌摩擦着少妇的柔软美臀。
而W忍不住白了这个男人一眼。男人的张狂总是让她忍不住想捏这个男人一把,
可是又舍不得太过用力,便只是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
于是她轻轻跪在这个男人的身前。
修长白皙的手指拉开男人西服裤的拉链,将兴奋的肉棒从裤子的束缚中解放
而出,而弹出的肉棒则拍打在这位芭蕾美人的娇媚的脸上。
「真是一个……坏东西。」
樱唇微启,她便吐出自己的香舌开启舔舐。轻舔男人敏感的系带,小巧的舌
尖绕着紫红龟头的马眼按摩,她时而将紫红的龟头整个吞入自己的口腔,摆动着
自己的头用口腔中的软肉抚慰那根让自己怀孕的坏蛋,时而只用她的小舌细致地
舔过男人肉棒的各处,舌尖沿着他膨胀的青筋细细的舔舐,就连冠状沟下的系带
也不放过,蘑菇般的龟头也是重点,W的巧舌头灵巧的在男人的龟头上打转。W将
她的口红留在了男人的肉棒之上,她那让人遐想的俏手而为了服侍男人而一口不
停地揉捏着男人的精囊。好在男人的肉棒经常清洗也经常有女人负责清洁,W也服
务地轻松自在,只是是不是会因为留在这根肉棒上其他女人味道而感到吃醋。明
明他都已经让她怀孕了,却还在外面沾花惹草。但只是稍微想一想就让她自己都
有些无奈地笑笑。
她没法将这个男人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她没有立场,也没有地位。不过哪又
如何?
至少此时,他的眼睛正一刻不移地看着自己,享受着自己。自己腹中孕育着
的孩子是彼此爱的证明,爱的结晶。毫无疑问这个男人爱着自己,他深爱着自己,
爱着自己的身体,爱着自己的美貌,爱着自己他所喜欢的芭蕾。她没有问什么精
神内在,毕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何让人爱上的内在。就像她也不知道她为
何会爱上这个男人。
这些没有意义,没有一丝意义。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爱着自己,而自己也爱
着他,只用这样就可以,只用这样她就愿意为他献出自己的一切,就像自己愿意
为自己的母亲献出自己的一切那样。
龟头抽插着口腔的深处,从龟头分泌出的透明黏稠的先走液被她一滴不剩地
吞入肚中,香舌一刻不停地与肉棒搅动在一起,男人脸上露出游刃有余的享受,
而手掌抚摸着那耀眼的银发,看着男人的模样W的则是心生坏意,舌尖在马眼游走,
然后轻轻撬开那最敏感的内部然后猛然用力。
如此强势的攻势即使是身经百战的男人也不禁脊梁发颤,肉棒不住地颤抖,
而蛇一般灵巧的舌头绝不会放过这个绝好机会,俏手握住肉棒的根部开始用力撸
动起来,快速的冲刺将男人送上幸福的高潮,便直直挺起腰肢,浓郁滚烫的精液
便顿时喷射而出,带着强劲的冲击,而早就熟练的纯白舞者直直将整根肉棒吞入
口中,吞入自己的喉咙,让男人的精液在喉舌的深处喷发,而这的目的当然是让
男人的精液全部灌入自己的体内,她一滴也不想浪费,也不想分给其他的女人。
「看不出来,W小姐还有如此的嫉妒心啊~」
看着舞者将男人的肉棒从口腔中拔出,吐出被清扫口腔清理地干干净净的肉
棒,男人笑着抚摸着正在擦拭着自己嘴角,一副游刃有余模样的W。
W小姐轻哼了一声。
「好啦好啦,不要生气了,过来吧。」
于是便将挺着白玉般孕肚的少妇抱入怀中。
于是芭蕾少妇便慵懒地倒在男人的怀中,感受着男人的大手隔着腻滑的丝绸
抚摸着鼓胀的孕肚,抚摸着细腻的肌肤以及腹下柔弱的新生命。男人抬起她被芭
蕾舞鞋和白丝包裹的小脚,嘴唇亲吻着他所钟爱的双足,细腻的丝绸鞋面让男人
爱不释手,而隔着丝袜都能感受到的那凝脂一般的肌肤以及那娇小双足蕴含的紧
致与力量,就不得不让男人心生爱意。
「要我用脚再帮你一次吗?」
舞者轻笑着,忍俊不禁。
「那还是说好的,不能乱喷。要射的话就请用我的舞鞋吧。」
于是将芭蕾舞鞋的系带解开,舞者被白丝包裹的灵巧小脚踩在男人的肉棒之
上,在从少女口中流出的唾液的润滑下,那精致的小脚便在男人的巨根之上滑动,
肉感的前脚掌轻轻揉踩那两枚产精的睾丸之上,丝袜丝滑的丝质质感使得白丝美
足的摩擦便让男人吐出享受呻吟。
「看来我们正气凌然的博士先生,似乎特别中意我的美足啊。」
小恶魔的情绪便从心底诞生。
灵巧的小脚将挺立的肉棒如同热狗一般夹在中央,一只脚轻微用力将肉棒摁
在另一只美足的足底,而开始了慢条斯理的上下滑动,男人的肉棒便在两只丝袜
双足的夹击以及足底足趾的按摩之下开始不住地散发属于男性的腥臭气味,兴奋
地一张一合的马眼不住地流出那透明黏稠的先走润滑液,那象征着性爱前奏的汁
液沾湿了舞者的芭蕾白丝让着织物黏在舞者那骨感精巧的玉足之上,便将那薄薄
的白丝浸透,那沾湿的透白丝袜更加透出少妇那白皙细腻的肉感皮肤,从那织物
间透出的足肉便将那丝足更加性感诱人,看得男人如痴如醉。
从舞者的嘴角勾出更加小恶魔的微笑,那圆润如珍珠般的足趾便在足尖分开
将龟头陷入足趾的陷阱,而被润滑液彻底浸透的丝袜则带着滑溜溜的触感以及丝
袜那独特的丝质快感,双足肉感的脚掌便将肉杆紧紧包夹其中,而开始用力撸动。
那绝赞快感顺着肉棒将刺激传入脊髓与大脑,刺激的男人不禁挺直了自己的腰肢,
有舞者最为珍贵的双足组成的榨精机器便开始了无情地发动。足底,足心,足趾,
每一处都在熟悉地剐蹭男人的敏感之处,白洁如天使的双足此时化身为无情的色
欲恶魔,而那不断扭动着的芭蕾白丝足穴便更是魅魔那无情的榨精魔窟。
「真是不像话啊,博士。还以为博士和其他下流的男人很不一样,结果真是
没想到会是如此糟糕啊。」
于是那火辣诱人的调皮小恶魔顿时化身为了高冷傲慢的高冷恶魔,而那双足
的攻势变得更加无可抵挡,英明一世的博士在着银发恶魔的足下变得如此丢人,
这让只是天下擅虐的萨卡兹恶魔露出属于自己的獠牙。而在男人的肉棒即将喷射
的瞬间,那前一刻还在紧贴肉棒的白丝美足却立刻离开了即将过载的肉棒。
「博士先生~可不能喷的到处都是哦~能让博士先生射的地方只有一个呢……」
于是小恶魔便将那属于自己的芭蕾舞鞋套在那即将喷发的肉棒之上,运动过
后的舞鞋仍然保持着足够的温度,光滑丝绸的内衬面料在玉手的收紧之下与肉棒
紧紧贴在了一起,连通那粗糙的鞋底,收紧的双手便开始强势无比的撸动,将那
浓郁的精液在鞋子榨取而出,如同滚烫纯白的奶油在肉棒的抽插之中酣畅地灌满
那金色的舞鞋。
男人便穿着粗气。
「没想到身为博士的您,也有这样不像话的样子啊。」
受孕的小恶魔露出嗤笑与獠牙,而与她对上眼神的,则是男人那被冒犯后的
冰冷以及愤怒。
从云端摔倒地面,纤细的脖颈被铁钳一般的大手锁住,那男人便双眼吐着怒
火,将疼痛与窒息带给了舞者。男人对她的表现很不满——他厌恶对他的挑衅,
对他的居高临下,而舞者无异将他所触怒,于是他便给与了她惩罚。
惩罚,包括恐惧。
「……对不起。」舞者轻轻偏过头,她想男人道了歉,但她不想让男人看到
自己眼中蓄着的泪水,她不想让男人看到自己眼中的不屈。
而男人也再未保持这个姿势,他坐起身来,同时将舞者的身躯扶起,他的手
掌轻抚着舞者的俏脸。尽管舞者仍旧不愿直视他,但是男人还是拂过她眼角那委
屈心酸的泪水。
「对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一件珍惜的玩物?一件允许亵玩的艺术品?她为他怀上子嗣,却无法让他忍
耐丝毫的怒火?在他的眼中,她是否仅仅是一件玩具?
「对不起。」
而从男人的口中,她也听到了他的歉意。这可真是稀奇事情,我们的恶灵指
挥官居然会向一个舞女道歉,看来这个家伙确实还不是一个无情无义的混蛋啊。
「你是我心爱的女人。」男人便对两人的关系下了定义,「只是我无法控制
自己。」
「无法控制自己的暴戾?看来我们的博士大人也不是那传说中的完人啊?」
W的声音止不住带上暗讽。
「但我确实是爱着你的。」
男人的眼眸直直看着舞女,而舞女也只是轻笑着摇摇头。
「罢了。既然你就是这么一个人,那么作为我腹中孩子的父亲,我还能将你
赶出这里然后发誓不再相见?」舞女脸上勾出温柔的笑意,「既然你不喜欢,那
我就不再做那种事了。可也是相对的,如果我不惹怒你就要对我动粗,我可不会
轻易放过你哦。」
于是男人点了点头,便再次将舞女揽入怀中。舞者的双唇再次被男人所夺去,
而则她没有再做抵推和反抗,如同一只温顺的雏鸟,任由男人轻抚她的银发,向
她表示自己的爱情与歉意。
男人的大手轻轻包住了那柔软白皙的双乳,开始着温柔的揉捏。舞者喜欢这
种一边接吻一边被玩弄的感觉,她白皙的手掌轻轻覆上男人的大手,而男人轻轻
剥去了包裹着那柔软酥胸的贴身舞衣。
那水润洁白的双乳在受孕后便变成了一对软糯多汁的桃子,仿佛轻轻咬上一
口就能溅出那甜腻多汁的爱液,而事实上这双水蜜桃也是真的可以挤出汁液,当
然这种粗暴的方法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只要将那粉红水嫩的乳头含入口中,如
同婴儿一般吮吸,如同为奶牛挤乳轻轻撸动那白洁的乳根,那满溢的乳汁便会带
着浓郁的奶香喷涌而出,流入男人的口中。
当然,由此待遇的只有一人,而由此权利除未来即将出生的女儿,便只有一
个人。
敏感嫩红的乳头被含入那湿润温暖的口腔,那如同新生儿一般娇嫩敏感之处
便被男人的舌头所撩拨,玩弄。而那乳白的乳根则是被手掌轻轻揉捏,挤压,将
那乳腺从休闲中激活。包裹在白丝中的双腿便微微挤压摩擦,舞者那白皙的俏脸
之上便涌上粉红,属于女性的羞耻感便如此涌上心头。看着这个想自己索取的母
乳的大孩子便是又羞涩又好笑,她便实在忍不住轻轻抚摸男人的黑发,源自母亲
的温柔占据的心中的想法,她便伸出了双臂抱住了自己这位又幼稚又成熟的爱人,
她允许男人的头埋在自己的双乳之中,她的妙手便轻轻抚摸那已经复活的恢复坚
挺的肉棍开启轻轻撸动。正是这根坏家伙将自己变成如今的模样,而她也知道很
快这根让自己怀孕的阳具便会回归自己的小穴。
想到这里W就不禁有些好笑,既是自己的丈夫又是自己应该疼爱的儿子,她的
手掌微微加重力度,那光滑纤细的手指划过男人的龟头,轻抚着男人的马眼。从
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再次沾湿了她的纤纤玉指,也让W的俏手撸动地更加顺畅,她
忍不住将那沾着透明黏稠液体的手指放入自己的口中,细细品味属于这个男人的
味道,他的触感,她不禁再次夹紧了大腿,开始了不自觉的摩擦。
而男人一刻不停的催乳也终于得到了收获,先是那一滴两滴流出的萨卡兹乳
汁,而后那带着奶香的母乳便一刻不停地从乳头流出,然后随着男人的吮吸全部
进到男人的肚中。舞者看着自己为女儿准备的母乳被自己的大儿子贪婪地吮吸入
肚,成为这个男人身体的一部分,她的心中不知如何复杂,但也不知如何幸福。
「好了,不准喝了。这些可都是给你女儿的母乳,你喝完了我女儿喝什么?」
W便轻轻在男人的后脑拍了一下,带着丝丝嗔怒,但也带着数不尽的爱意。
男人乖乖地松开了口。
「那妈妈~准备接下来给我吃什么呢?」
男人便带着坏心眼喊着舞者妈妈,还带着奶香的嘴唇在她的俏脸上留下一口
香吻。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就该上正餐了?」
于是她白了男人一眼。
白皙的手指轻轻用力撕开了耻部的芭蕾白丝,露出在舞服包裹下光滑的耻部
和饱满白嫩的小穴,而在男人的命令下站起身来,纤细的手掌微微扶住墙体,而
被白丝包裹的修长肉感的双腿便成一字马站立起来,男人便将一只手轻轻握住那
纤细的脚踝,而健壮的身体便紧紧贴上少妇那柔软的臀部,男人夸张的阳根便轻
轻拍打着那紧闭的白虎小穴,而那龟头便轻轻戳着那在白金色舞服包裹中的孕肚。
「真是变态的男人啊……」W便这样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
「那你说这样我们的女儿是不是就算吃着父亲的精液长大的咯?」
W便白了男人一眼。
「好啦好啦,那就不说笑了。」
于是男人便露出笑容。
那粗壮有着夸张形状龟头的肉棒,便熟练地挤开那紧闭的芭蕾舞女肉穴,那
熟悉的孕肚小穴给男人带来的是无与伦比的熟悉与柔软,细嫩湿透的软肉如同小
蛇一般立马吮吸包裹而上,那温暖水润之感瞬间淹没了男人的肉棒。在口交足交
以及授乳后早就暖机完成的小淫穴,尽管有着芭蕾舞女的紧致,但那柔软与水嫩
让男人的肉棒一插进去,就能顺着淫水的滋润直接插到芭蕾舞女的花心,一击针
对子宫口的有力撞击立马便使得那淫荡的萨卡兹舞女双腿发颤,马眼与子宫口的
接吻使得那许久未经过滋润敏感的孕肚小穴痉挛,只是那萨卡兹优秀的身体素质
能够容纳男人对于这个孕肚小穴的肆无忌惮,肆无忌惮地抽插,用力顶到深处,
男人的躯体与白丝嫩臀相撞发出淫荡的声响,而滚烫的黏稠内壁则为男人的肉棒
给予了全方位的感受,那典雅清冷的俏脸则绽放出了常人无可想象的崩坏。
男人的大手将那在性交中止不住流淌着母乳的巨乳抓进手中,那饱满多汁美
乳蕴含着最棒的色情与母性,每一个男人都想吮吸,每一个男人都想将那艺术品
一般涨乳的乳房捏在手中把玩。那优雅洁白的身影足以诱惑世间一切的正人君子
宣泄骨子中的野性。那一声欢快承欢的呻吟倾诉着这只萨卡兹舞者的情欲,那在
修长的白丝双腿之间的花腔用尽火热与水润紧紧地吸附着我,吮吸舔舐着我的肉
棒,柔软与肉感填充着她身为准妈妈的母性,而那自由收缩的紧实便是可怕的榨
精魔窟,那一次次撞击最深处的花心,那夸张龟头的冠状沟刺激着每一处肉壁的
敏感点。在这古典优雅的练舞房响起着最为淫靡的水声与呻吟,在这寂静的舞服,
在灿烂的金色阳光之下也显得悦耳。
「博士,博士……」
在男人耳边响起的,是W带着哭腔的呻吟。
「抱我,抱我博士,抱我……」
于是我将她抱在怀里。
意外的,时而像只小恶魔,时而像个高冷舞女的W,在做爱时喜欢哭泣。结实
的身体可以承载无比激烈的交欢,但是同样更为敏感的身体则是愈发让她难以承
受。萨卡兹在做爱时只有两种状态,一种是贪婪无比,而另一种则是任人索取。
W明显是第二种,那无比敏感之人,所以她喜欢哭泣,所以她时常心生惧意,激烈
地做爱会夺取她一切精神,她对身体的一切控制,来自灵活深处的敏感让她恐惧
和不安,而能安抚她的方法只有一个。
拥抱她,抱紧她,如同珍惜品一般抚摸她,珐除她的不安,珐除她的不幸。
于是男人便伸出手来,伸出手抱紧她,伸出手抚摸那圆滚滚宝玉一般的孕肚,
隔着那纤薄丝滑的舞服爱抚那细腻的肌肤,那腹中的新生命。
天性是做爱好手的萨卡兹舞女便不停地扭动着腰肢,收紧蠕动的肉壁,格外
敏感的肉体在反差的刺激中不断颤抖着,在小高潮中痉挛着。柔软的身体与阴道
的紧致水滑让射精的欲望蒙蔽双眼,而收紧的双腿,舞女将她那伸直的双腿弯曲,
由高档白丝与紧致肉感的小腿在此时紧紧捆住男人的脖颈,如同死死绑定的锁链,
将男人的肉棒紧紧所在身体的最深处,她身体本能的行动将自己的占有欲尽情宣
泄,而那灼热而湿透的阴道收缩到了极致,那源自下半身的电流促使男人的身躯
颤抖不已,少女的双臂便也放弃了一切支撑,两人彼此的拥抱也将两人的欲望彻
底解放而出。
男人的精液便宣泄而出,汹涌的白精灌满了少女粉嫩的美肉,与两人的爱液
混合,将男人的阳具彻底融化,然后,融为一体,融为那耀眼的白金色光辉,那
纯白舞服上优雅的金丝勾勒。
金色的眼眸将男人的身影烙印在自己脑海之中。
然后,在两人喘息后,便将身体清理干净。
W从不是一个舍得流露出自己笑容的人,哪怕是在她的母亲面前,她也不会轻
易露出笑容。尽管这个男人拥有了她的一切,但是笑容对于两人来说都将会是稀
缺品。
重新整理好自己的妆容,重新穿戴好那优雅的白金色舞服,尽管腹中孕育着
生命,但是舞者仍然有着她独一无二的优雅与清冷。
而这也是男人欣赏她的地方,喜爱她的地方。
于是在短暂的温存之后,舞者便想男人下达了逐客令,不过这也是男人有着
工作的时间,男人也没做过多停留。
下一次见面,想必时间不会太短。但是她早已习惯了等待,习惯了孤独。
她对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露出了微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