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真的催眠之旅-综漫篇】(5)

第五章·春日野穹x白银圭(兄前犯)
「罗真,你可算回来了。就等你吃饭了。」
房间里面,一个俊美如少女的白发少年将餐厅里的菜端到桌子上说道。
这个少年正是春日野兄妹中的哥哥春日野悠。
罗真抱着怀中的白银圭走了进来,面色冰冷的白银圭仿佛看上去没什么不同。
不过此时罗真的大手已经悄然的进入了白银圭的裙子里面正挑逗着她的阴蒂。
白银圭那一双湛蓝色的双眸中闪过一丝迷离之色,银色的森林中流出了无数
的水滴。
「圭真是个小骚女呢,真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流出这么多的水。」
大手正在溪谷里穿梭的罗真自然是感到了白银圭的水渍,悄悄地附在她耳边
说道。
「如果我告诉御行的话,他妹妹居然是个随便一挑逗就能流露出淫水的家伙,
那么会怎么样呢?」
「不要啊,欧尼酱,不要啊。」
白银圭美眸中流露出一丝迷离之色,断断续续的说道。阴道里的快感让她的
大脑有些应接不暇。
「好了,小圭先吃饭吧,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
不过罗真经过了一天的忙碌也算是饿了,于是把白银圭抱到凳子上就没有多
说。
「罗真桑,小穹那边就麻烦你了。不是你上去叫她的话她还真不愿意下来。

春日野悠将最后一道菜放在桌子上说道。
「好的,就放心交给我好了。」
罗真径直走到了春日野穹房间门口说道。
「对了,悠,御行就麻烦你了。」
「放心交给我好了。」
春日野悠先是一楞,随后苦笑着说道。
当罗真推开房门的时候,一袭银发垂到腰后,面容精致,眉目如画,整个人
就像二次元里走出来的美少女的春日野穹正躺在床上,春日野穹身穿单薄的白衬
衫,勉勉强强的将她的屁股遮住,那一双光洁修长的大腿则是裸露在外。
正躺在床上打着ns的春日野穹听着大门开先是眼前一亮,转过头去发现是
罗真之后神色迅速恢复平静。又一次的转头打起了游戏。
「不用这样无情吧,小穹,我们好歹也是朋友啊。更何况我都答应了帮你追
你哥哥,至于这样对我吗?」
罗真对于春日野穹的无视也满不在意,直接脱掉了鞋爬到了春日野穹那粉嫩
嫩的公主床上,身躯直接压住了春日野穹那娇小的身躯,一双大手也随之从衬衫
上面深入把玩着小乳鸽。
同时双腿也迅速地夹住了春日野穹那一双长腿,感受着春日野穹双腿上传来
的冰凉,罗真深吸一口气,开始感谢自己在家里穿着短裤短袖的习惯。
听着罗真的调侃,春日野穹也是俏脸一红,最后把ns扔到了一边。
「要不是因为你答应帮我追我哥哥。我才不会让你进我的房间,更不会让你
爬到我的床上呢。不过你真的不介意我和我哥哥之间的恋情吗?」
春日野穹将小脑袋转过来看着罗真疑惑的说道。
「当然不介意啦。兄妹之间的恋情是多么可歌可泣的啊!跨越了伦理和世俗
的禁忌,依然选择在一起。这种刺激的事情我肯定愿意支持啊!更何况小穹你还
支付了报酬。」
双手把玩着春日野穹那一对小乳鸽和乳鸽上的蓓蕾,双腿感受着春日野穹双
腿那牛奶般的顺滑,罗真在看着春日野穹那精致小脸上的疑惑表情,忍不住低下
头吻上了春日野穹的樱唇。
那巨大的舌头在春日野穹嘴里是攻城略地,享受着春日野穹那甜美的津液。
感受着自己口腔里那不断追逐着自己小巧舌头的大舌,在感受着那不断揉捏
着自己乳房的一对大手,乳房在他的大手之下不断的揉捏变形。与此同时,两人
的四条腿也在不停地摩擦着。
春日野穹神色一变,总感觉自己很不舒服,身体上传来的快感却告诉她自己
很享受,只能无可奈何地瞪了罗真一眼,暂时把自己想说的话压在心里。
感受着身体敏感地位不断传来的拼拼快感,春日野穹那一双小手只好抓着她
哥哥送给她最重要的礼物那黑色的小兔在硬抗着。
罗真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的嘴角倒是挂起了笑意,对于春日野穹双
手紧紧捏着她哥哥给她的礼物并没有在意的,与此同时则是将自己的裤子脱下,
那巨大的肉棒顿时弹跳而出,直接对准了春日野穹的幽谷。
罗真随后将那衬衫直接拉到了春日野穹的腰间,那银色的溪谷虽然不是第一
次看,但罗真还是要感慨大自然的偏心。
将那精致的东西尽数给了春日野兄妹,不过同时也给了他们这一段禁忌的恋
情。
随后罗真的肉棒也没有多停留,直接照准了阴道则是毫不犹豫的插了进去,
之前因为春日野穹情动而流出的水成为了最好的润滑剂。
那巨大的肉棒顿时杀入了褶皱颇多的阴道之中,层层叠叠的肉壁紧紧的贴着
罗真的肉棒吸附,让罗真不得不感慨造物主的神奇。
要知道春日野兄妹是罗真来到这所遇到的第一对二次元人物。而他的处男身
也更是交给了春日野穹,那个时候的他为了贯彻刺激,甚至是直接让春日野悠在
外面旁听,这么多时日过去了,春日野穹的阴道居然还是这么紧致,真是大自然
的偏爱。
看着床上那闭着眼睛紧紧抓着黑色兔子享受的春日野穹,罗真的思绪悠悠,
顿时又回到了从前趴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的春日野穹无聊的晃着美腿,由于家里没
有人的缘故,所以春日野穹只是穿着单薄的连衣裙。
「真是的,悠又出去了,只留下我自己看电视。」
想着和春日野悠逛商场的那青梅竹马,春日野穹气鼓鼓的说道。不过这时大
门突然传来了敲门声,让春日野穹顿时兴奋了起来。
除了春日野悠之外还有谁会来呢,于是她兴奋地冲了过去打开了门,不过开
门的一刹那让她相当失望。站在门口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青年。
「你是什么人,来我家干什么?」
警惕的看着面前的罗真,春日野穹警惕的说道。
「我啊,是春日野悠的好朋友,听说他有一个好妹妹,所以特地过来拜访一
下。」
罗真贪婪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兴奋地说道。眼前的少女身材婀娜,那一头银色
的长发被她直接垂到了腰后,单薄的连衣裙更是凸显出她的身材,由于是在家里
的缘故,所以春日野穹只是穿着拖鞋,那美足和长腿都是暴露在外。而最令罗真
感到惊喜的是,由于是在家里的缘故,所以春日野穹没有穿着胸罩,那一对嫣红
甚至可以隐约可见。
「啊!居然是悠的朋友,那快点进来吧。」
春日野穹仿佛恍然大悟地说道。随后双手直接抱住了罗真的一只手,将他拉
了进来。感受着大手放在了美乳之间,享受着的乳房的挤压,罗真脸上挂起了灿
烂的微笑。
「悠老是说他妹妹不懂事,看起来真是瞎编的。」
罗真摸着春日野穹那一头柔顺的银发颇为感慨的说道。别问为什么,问就是
银发对中国人的特攻。正中中国人的xp。
「悠太过分了,居然这样说我,我也是懂待客之道的。更何况是悠的朋友呢。

春日野穹此时将那芊芊的玉手拿出,直接揭开了罗真的裤腰带,双手则是放
在了罗真的肉棒上不断的上下撸着。
感受着美少女掌心的温热,罗真也是深吸了口气,这也是他第一次用催眠修
改系统修改女生的常识。毕竟刚刚来二次元世界的他还有许多不懂的。如果不是
正好遇见了春日野悠那么他恐怕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用。
但是看到了春日野悠就知道会有春日野穹了。面对那么漂亮的银发少女,这
种正中罗真爱好的少女,罗真怎么可能放过呢。
所以罗真鼓足了勇气通过催眠修改系统来到了他们家,不过看着那主动用一
双玉手为罗真撸管的春日野穹,罗真感觉还不错。
「穹,你现在还是处女吗?」
「讨厌,那是肯定的。人家最大的愿望就是嫁给哥哥。处女肯定是要保管好
的。」
春日野穹听着罗真的提问面色一红,羞羞地说道。而罗真听着更是兴奋了,
用手摸着春日野穹那一头修长的银发顿时灵感来了。
「奥,看起来小穹喜欢你哥哥呢。那么妹妹的最基本的要义,你懂吗?」
春日野穹一听先是一愣,随后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她不如春日野悠身边那几
个狐狸精。原来是妹妹最基本的妹妹经还没有修炼好啊。
「那么罗真先生作为悠的好朋友,一定会教我的,对吧?拜托了。」
春日野穹随后正坐在沙发上,向着罗真深深一拜说道。拜完她才羞耻的发现
原来自己居然没有带乳罩,按照现在的姿势自己的一双美乳岂不是被罗真看到了。
要知道自己打算全身上下的第一次可是交给哥哥的,想到这春日野穹顿时有
些生气和郁闷,不过考虑到妹妹经如果不修炼好的话,那么哥哥肯定会被其他人
夺走的。
于是春日野穹只能深吸一口气,装作不知道的跪在罗真面前。虽然说她装作
不知道,但是她依旧能够感受到罗真的一双直勾勾的目光正看着她的乳房。
要知道她哥哥春日野悠不止一次的看着她的美乳发呆,春日野穹也是知道的,
但是出于少女的羞涩,一直都没有给他看过。真没有想到这第一次居然会被一个
其他人看到了。
男人的炙热的目光顿时让春日野穹羞耻满满。不过随后罗真的话语让她顿时
兴奋了起来,也不在乎什么让他看的到看不到了。
「既然你愿意,那么就由我来好好教教你吧。」
罗真点点头同意了。春日野穹此时脑子里只有兴奋,要知道如果她学会了妹
妹经,那么还用怕其他的狐狸精吗?至于被看到乳房这件事,只要她哥哥的这个
朋友不说,她不说,那么她哥哥就不会知道。
「真是抱歉呢,哥哥,居然给你带上这样一顶绿帽子。」
虽然被看到乳房不算什么大事,但是春日野穹还是觉得自己给自己的哥哥带
上了一顶绿帽子。春日野穹只能在内心深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和哥哥最
后走进婚礼殿堂,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首先,你要学的就是足交,穹你有一双这么漂亮的美腿和美足,如果不用
的话那么就浪费了。来,用我的肉棒作为教学基础来学习吧。」
罗真的双手抚摸着春日野穹这一双美腿感慨的说道。不愧是二次元世界里有
名的女神,单单是这一双美腿现实世界中就不可能拥有。
像牛奶一样顺滑,又像豆腐一样娇嫩,摸上去感觉冰冰凉凉的,这样的一双
美足用来给他足交的话,那么就是至高无上的享受啊!
春日野穹深吸一口气,用她在18x兄妹题材游戏里看到的足交方式,小心
翼翼地用美足摩擦着罗真的肉棒。
那一对美足交错纵横在罗真的肉棒上面,冰冰凉凉的感觉给了他一种飘飘欲
仙的享受。
感受着双足在他肉棒上不断摩擦,罗珍压抑着内心的火气,接下来最关键的
一步可是必须在春日野悠在的时候进行才可以,不然的话就太不刺激了。既然追
求刺激,那么就贯彻到底。
感受着肉棒之中一股火热即将喷出,罗真也没有说话,直接将所有喷出的白
浊液体全都撒在了春日野穹那一双修长的美腿上面。
「这是什么?」
低头看着自己双腿上面那些白浊的液体,春日野穹仿佛看到了那些18禁游
戏里的黄场面,不禁失声叫道。
「没什么。这些都是普通的保养品罢了。毕竟穹有一对这么好的美腿可是要
好好的保养。」
罗真的双手再次放到了春日野穹美乳上面把玩着说道。在春日野悠还没有回
来的时候,也只能这样泄泄火了。
下午的时间基本靠着足交和春日野穹美乳的奉献打发了,春日野悠也终于将
她的青梅竹马送回了家,返回了家中。
「罗真桑,你真的来了。」
银发的少年漂亮的就像少女一样,看着面前的罗真兴奋地说道。
「是啊,要知道你家里可是有着那么漂亮的妹妹,我不来能行吗?」
罗真嘿嘿一笑,仿佛颇为猥琐的说道。
「那是当然,我家妹妹可是天下第一可爱。」
春日野悠仿佛听不懂罗真所说的一样,自豪地说道。
「那是当然,你妹妹那肯定是天下第一可爱。」
罗真点点头也是颇为认真地说到。
「对了,穹,你这腿上面是什么东西?」
对于春日野穹那诱人的衣服并不在意,春日野悠在家早就看惯了,不过看着
春日野穹那一双修长美腿上挂着的白色液体,春日野悠还是颇为不解的。
「那是我送给穹的见面礼,那可是好东西。」
罗真连忙出口解释道。
「奥,既然如此罗真你就等着吧,我可是会烧的一手好菜呢。你可要好好品
尝品尝。」
春日野悠拍拍胸脯颇为兴奋的说道。
「悠,你如果不是一个男的话,那么肯定是一个好人妻啊。」
仔细打量着春日野悠那一张完全不亚于女孩的脸,罗真颇为感慨的说道。家
里有个家里蹲妹妹,春日野悠的手艺自然而然的会好到极致。品尝这餐桌上美味
的罗真忍不住感慨的说道。
「既然喜欢的话,那么就搬来我家里住吧。」
春日野悠大手一挥说道。旁边的春日野穹本来想张口反对,她可不希望家里
二人世界就这样被别人破坏。更何况那还是第一个见到她美乳的人。如果留家里
住的话,那么岂不是每一次都要想起这件事吗?不过想着今天下午他在自己双腿
之上做的努力,还有他还要教自己妹妹经的事,于是她也默认了。
被他看见乳房就被他看见吧。反正自己是喜欢哥哥的。春日野穹对于这一点,
很有自信。
晚饭过后,春日野穹第一个走进浴室西起了澡,春日野家的浴室是半透明的,
罗真和春日野悠坐在客厅就可以看见春日野穹那已经发展完全凹凸有致的身材。
「悠,你真是有个好妹妹呢。」
看着那半透明玻璃上露出的窈窕身材,罗真调侃着说道。
「有没有想过上你妹妹,毕竟你妹妹那么可爱,有没有想过把她压在你身下,
听着她那面色绯红的娇喘?」
而春日野悠听着罗真的调侃,面色一红颇为羞涩的说道。
「这种事情肯定想过,毕竟穹那么漂亮,我好想把她的衣服撕碎,肉棒插在
她的小穴里面,听她在那喊欧尼酱。」
想着自己房间里收藏的那些兄妹向的游戏,春日野悠的小肉棒一硬。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我帮你。今天晚上到穹的卧室门口听着,我会推荐她今
晚玩一款兄妹类的游戏,如果她玩的久了的话,那么迟早会变成兄控的。你今晚
正好在她门前发泄一下。」
对于春日野悠的妹控,罗真也并不意外。反而今晚要好好推一把。于是他顿
时笑嘻嘻的说道。
「真不愧是我的挚友。以后你的租金全免了。」
对于罗真的热心相助,春日野悠也是颇为感激的看着他说道。
「好啦好啦,不多说了,让我们一起欣赏穹的身材吧。」
罗真只是挥挥手满不在意的说道。随后两个男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一同享
受起了春日野穹在浴室的直播。不过不同的是春日野悠那小肉棒顶多只有五六厘
米长,而罗真那巨大的肉棒则是让春日野悠颇为羞愧
「你知道你差的最多的是什么吗?」
春日野穹那粉红色的公主床上,春日野穹正鸭子坐在公主床上,手上还抱着
那黑色的兔子。春日野穹此时格外认真地听着罗真的讲课。
「不知道,请罗真老师教我。」
春日野穹面色严肃的看着罗真说道,对于攻略哥哥,她是认真的。
「你最差的就是实战。没有经历过你怎么会去诱惑你哥哥。只是靠那些游戏
可不行。现实中必须要经历过。现在由我来担任你的哥哥。」
罗真看着那好学的春日野穹微微一笑说道。
春日野穹听着罗真的建议先是一愣,随后面色羞红的鼓足了勇气说道。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了,欧尼酱。」
春日野穹深吸一口气,想着游戏里那些妹妹的表情和动作。
「拜托欧尼酱将小穹的衣服脱了吧,小穹觉得好热啊。」
此时来到春日野穹房间门口的春日野悠也是颇为兴奋的想到。
不愧是罗真,游戏女主这个配音真的好像小穹。
「奥,小穹的身材真白啊,也发育成熟了,这一对美乳至少得c了吧。」
另一边男人的声音春日野悠更是熟悉不过,此时的他悄悄脱下裤子用双手摸
着那短短的肉棒想到。
「罗真不愧是罗真,光是代入感的问题就已经十足了。男主是罗真的配音,
女主是小穹的配音,光是这个配音就想让我来一发了。」
想着自己被罗真篡夺了哥哥的身份,并且借此来欺负了自己的妹妹春日野穹,
春日野悠肉棒已经饥渴难耐了。
「哥哥,不要啊,人家的乳房好敏感。」
房间里面,春日野穹娇声说道,与此同时那清冷的嗓音里面还带着几分魅惑。
春日野悠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还能魅惑成这个样子。那双手不由
得加快了几分。
「小穹的乳房好软啊,摸起来好有弹性。让哥哥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
罗真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春日野悠闭着双眼坐在春日野穹房间门口,他已经
幻想着自己的好友罗真双手在春日野穹那白嫩的娇躯上面上下抚摸着。
要知道春日野穹的娇躯嫩和白是春日野悠亲身看过的,对于罗真,春日野悠
更是羡慕了。
「唉,小穹你居然还穿上了过膝白袜,真是会玩儿啊!」
「欧尼酱,就让人家用这双穿了过膝白袜的双脚好好的服侍你把。」
春日野穹那娇美的声音也顿时响起,房间门口的春日野悠对于那过膝白袜再
熟悉不过了。春日野穹所有的袜子都是他买的。那个时候的他心念一动在商场里
买了过膝白袜,接到袜子的春日野穹先开始没发现什么,后来也只是白了他一眼。
然后看着那穿了过膝白袜的春日野穹,白袜将穹那紧致而又修长的小腿和完
美的玉足是展现无遗。春日野悠悄悄的在房间里打过好几次飞机,幻想源头就是
穿了过膝白袜的春日野穹。
而现在这个穿了过膝白袜的春日野穹居然要去服侍他的好友,春日野悠闭着
眼睛想象着那娇美可爱的春日野穹双脚不断摩擦着罗真的肉棒,那白丝在罗真身
上不断的诱惑着。
春日野悠肉棒不自觉的变到了最大。
「欧尼酱,你的肉棒怎么变得那么大?」
房间里面的春日野穹忍不住娇呼道。而他对面的罗真则是笑呵呵地说道。
「这是因为我实在忍不住了,穹,作为哥哥的好妹妹就把你的阴道借我一下
吧。」
「不要啊,欧尼酱,我是你的亲妹妹啊。」
春日野穹那充满慌乱的声音顿时让春日野悠遐想万千,想着平常高冷的春日
野穹能够做出这种欲拒还休的表情,春日野悠顿时喷了出来。
而房间里面罗真的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真是没有想到小穹你居然下面的毛毛和你的头发是一个颜色的,这种银色
的小森林还真是少见啊!」
「啊啊」
而此时的春日野穹已经被阴道传来的强烈的敏感刺激的说不出话来
了,那绯红的小脸流着唾液在娇喘着,此时的她全身上下赤裸着,那一对白嫩的
小乳鸽上面到处都是罗真揉捏后所留下来的手印。
双腿之上只留下了那一双过膝白袜,罗真的双手正紧紧地抱着那对过膝长袜
所包裹的小腿。肉棒正在那银色森林所藏着的小道里面进进出出。
紧致的肉穴让罗真的肉棒有些流连忘返了。而此时的失神的春日野穹依旧抱
着春日野悠送给她的那黑色的兔子。
「欧尼酱,人家终于破处了,虽然只是在学习中。不过我相信终有一天,欧
尼酱会给我破的。」
抱着那黑色的小兔子,春日野穹仿佛抱着春日野悠。
而在门外面,抱着肉棒在撸的春日野悠则是幻想着那个平常对他是百依百顺,
俏皮可爱的妹妹春日野穹倒在罗真的怀里,肉棒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甚至还
夺走了她的处女。
单单是这样一想,春日野悠的肉棒就挺的硬硬的了。
粉色的公主床上面,银发的公主身上到处都是白浊的液体,那银色的小森林
里面还时不时的会低落几滴白色的液体,平常清冷的少女摆出阿黑颜的姿态。最
为显著的就是他送给妹妹的那个小黑兔子了。
那象征着他和妹妹爱情亲情的兔子,此时上面早就流淌着妹妹的淫液和他好
友罗真的精液,兄妹之间的爱恋就这样被一个外来人残忍的践踏。
春日野悠在春日野穹门口留下了一摊精液后悄然离去了。
而今后的日子里,罗真和春日野穹则更是大胆了。厨房里,客厅里,餐桌上,
春日野家的主卧上,到处都留下了他俩战斗的痕迹。
而春日野悠顶多只能听听现场的直播,最刺激的一次则是罗真和春日野穹在
浴室里面隔着一层玻璃现场直播。
而春日野悠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那玻璃里自慰的春日野穹,在他的视线里是
他的妹妹春日野穹在那里自慰。
「穹啊,也真是长大了。」
一边摸着自己的肉棒,一边想着那个清冷的少女自慰的样子,春日野悠颇为
感慨的说道。
不过令春日野悠感到不解的是,春日野穹居然经常抱着那款游戏玩,让他能
够在不同的地方听着18禁游戏的声音。也让他的肉棒鼓鼓的。
不过他的挚友就是好,有了他的挚友在旁边,他就可以抽出时间来去看他的
那些朋友了。
而付出的只不过是他妹妹的身上,裙子上,袜子上,头发上,脸上时不时的
多一些白浊的液体罢了。
直到有一天,门铃忽然敲响了,罗真大大咧咧光着身子就去开门了。
金发的少年和银发冰冷的少女站在门口向他打着招呼。
「你好,我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白银御行,这是我的妹妹白银圭。圭,向罗
真桑打招呼。」
拍拍白银圭的脑袋,白银御行笑呵呵的说道,两人都对罗真的裸体没有什么
疑惑。白银圭只是撇撇嘴,低下身子臻首轻抚,那一张樱桃小口主动地张开将罗
真的肉棒吞了进去。
罗真看着那低头着吞吐着自己肉棒的白银圭微微一笑道。
「要不要搬到一起一起住呢?」
「真是没有想到,过了这么久,穹你的阴道还是这么的紧致。」
回忆到此结束,低头看着面前躺在床上娇喘的春日野穹,罗真颇为感慨的说
道。
「那是当然,人家为了哥哥可是经常在卧室里做瑜伽呢。就是想要把训练后
的小穴送给哥哥。」
春日野穹顿时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说着说着她就有些气鼓鼓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悠的房间天天锁门也不知道干什么?」
知道这件事情的罗真最是感到满满的兴趣,连忙抱着她说道。
「好了好了肉棒已经喂满了你这个小骚女的下面,该和我下去吃饭了。」
于是罗真一路抱着春日野穹走到了餐桌上,将春日野穹放到自己的一边。
罗真坐在餐桌一边的正中间,右边是春日野穹,左边是白银圭。对面的两个
少年面色潮红的坐在座位上,尤其是春日野悠,面色潮红的他就像一个刚刚被侵
犯完的少女。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悠天天的把门关上。」
春日野穹看着对面的春日野悠撇撇嘴说道。说起这个话题,对面的白银御行
和春日野悠同时尴尬的对视一眼,两人显得很有默契。
如果不是知道春日野悠的性别,还真以为这是一对情侣呢。
「好啦好啦,不要多说了开饭吧。」
而这个时候的罗真则是要充当和事佬的角色,连忙拍拍春日野穹的小脑袋说
道。对面两个男生颇为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春日野穹和对面的白银圭同时对视一眼,随后两女齐刷刷的钻到了桌子下面,
脱开了罗真的裤子,看着那跳出来的肉棒两女主动上前含住了它。
「我可是为你们解了一围,你们怎么报答我呢?」
看着面前两个偷情的男男,罗真眨眨眼说道。此时的两女已经被他的肉棒吸
引,都沉迷在他的肉棒里了。
不管是白银御行还是春日野悠都有不能说的秘密,白银御行如果被罗真揭发
了,那么他和四宫辉夜的事情就没有办法成了。
而春日野悠的事情暴露了,那么春日野穹就不会靠近他了,这样他一个妹控
很难受。所以两男必须付出什么代价,而他们也是知道这一点。
白银御行咬咬牙说道:「我可以帮你下药迷倒小圭,那么漂亮的小圭就可以
任你玩儿了。」
白银御行可不是个妹控,顶多是对妹妹很喜爱罢了,还到不了春日野悠的地
步,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妹妹推了出来。
想着那么乖巧可人,身材婀娜的妹妹被罗真玩弄。白银御行还有些亏呢。不
过和春日野悠的事情不能暴露在四宫辉夜面前,所以他咬牙做出了这个决定。
毕竟学生会里那个冰冷的四宫辉夜才是他心头的挚爱。
而春日野悠颇为敬佩的看了他一眼。对于他这个妹控而言,妹妹才是最重要
的。对于白银御行能够做出这种事,他是很敬佩的。单单是想着罗真将春日野穹
玩弄这件事,他都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他也知道罗真喜欢美女的这一爱好,思来想去之后开口说道。
「我的身边还是有着一些美女的。有的是我的青梅竹马。有的是大家族里的
大小姐和她女仆,还有的是巫女。我可以把她们都给你,只是请你别告诉小穹」
实际上两个男生都颇为钦佩对方,春日野悠佩服白银御行的心狠,要知道白
银圭那娇俏可人的身段和那不亚于春日野穹的冰冷神情,春日野悠作为一个男人,
早就不止一次的幻想把两个冰山银发少女放到一张床上了。白银圭的身材可是很
好,睡裙之下的婀娜身材,春日野悠也不止偷窥一次了。
而白银御行也很钦佩春日野悠,一个妹妹算什么啊,虽然说春日野穹身材确
实婀娜,冷着一张脸,天生就有征服的欲望,那一双隐藏的美乳和美腿也曾经让
白银御行垂涎三尺,但是这都被春日野悠否决了,他拿出的那些妹子可是各种属
性的都有。这么心狠的春日野悠他也是佩服不已。
而此时享受着肉棒在两个不同的口腔里穿梭的罗真则是自信的拍拍胸脯。
「我做事你们放心,肯定不会让她们两个知道的。对了趁她俩现在还在吸收
营养期间,要不要你们再来一次?」
两个男人听了之后同时松了口气,对于两女吸收营养的专注。他们也是知道
的,所以才会趁现在谈判。听着罗真的调侃,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然后在春日野
悠低头的娇羞中。两个男人手拉手走进了房间。
餐桌上只剩下了罗真一个人在享受着美食,餐桌下面白银圭和春日野穹争先
恐后地享受着肉棒中的营养液。房间里面俩个男人的事情就不用多谈了。
至于两个男人为什么会走在一起吗?罗真只能表示酒能解决一切问题。至于
他们两个未成年人怎么饮酒嘛?罗真表示自己完全不清楚。
他们两个人为什么在一起才不是因为自己的恶趣味呢?
不过令罗真惊讶的是,酒后的春日野悠虽然依旧是个妹控,但是仿佛觉醒了
什么不得了的属性,而白银御行也因为四宫辉夜天天不让他碰,反而对和春日野
穹有着一样面吞的春日野悠产生了兴趣。
这一对男男的事情罗真就不愿意去掺和了,这种后续他真的都没有想到,居
然能把他俩撮合到一块。
低头看着那两个像母犬一样趴在地上吞吐着肉棒的银发少女,罗真闭着眼睛
享受起来。
两个银发冰山少女的同时侍奉,这是他们两个的兄长在梦里不止一次意淫的。
毕竟作为男人都懂男人。但是很遗憾,这一切只有他能享受了。
那两个男人只能享受自己的古道热肠了。
「准备好了吗?小圭和穹,营养液来了。」
罗真的肉棒中涌出一股股的热流,一股股的白浊液体就这样洒在了趴在地上
的春日野穹和白银圭的脸上。
两个同样都是冷着脸的银发少女脸上同时挂满了白浊的液体,给人的感觉是
那么的奇妙呢。
深夜,罗真敲响了白银圭的房间门。白银御行从里面打开了门把罗真接了进
入。
「你还真的把小圭给迷晕放倒了。」
看着那躺在床上海棠春睡的白银圭,罗真颇为诧异的说道。白银御行只是憨
憨一笑,连忙跑到罗真身边说道。
「罗真桑,小圭我就交给你了。交给你我可放心呢,只是拜托你一定不要告
诉辉夜我和悠的关系。」
望着罗真白银御行颇为诚恳的说道,虽然春日野悠长的确实很漂亮,很像一
个女生,而且古道热肠也确实很有趣,但是白银御行可不想放过四宫辉夜这个傲
娇的家伙。
所以相比之下,他只能把自己的妹妹白银圭卖了,他可不像春日野悠那样身
边众美环绕。
「放心好了,既然你将小圭交给我。我肯定守口如瓶的。对你们的关系我也
是祝福的。」
罗真打量着面前的白银御行嘴角勾起一丝笑意说道。
「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罗真随意的将身上的衣物全都脱掉了,看着那罗真两腿之间的巨大肉棒,白
银御行顿时有些羞愧的转移了视线。
「辉夜一定也喜欢小的吧,她一定喜欢小的肉棒吧。」
白银御行神色飘渺的想道。不过罗真可没有在乎这些,顺着被子钻到里面去,
感受着白银圭身上那一件碍事的睡衣,罗真则是一件件的将里面的睡衣和内裤胸
罩脱掉。
看着罗真扔出来那充满少女感的洁白的胸罩和内裤,白银御行作为白银圭的
哥哥居然硬了。
看到白银圭那足足有c的胸罩,闻着上面的少女的清香,白银御行才发现白
银圭已经长大了。
此时的罗真已经坐在了白银圭的身上开始不停地蠕动着。虽然有着被子的遮
掩,但是白银御行还是依稀的可以看见白银圭身上那牛奶一样的皮肤。
幻想着罗真的肉棒在白银圭小穴里面进进出出的白银御行顿时硬了,低头看
着扔在他周围的那棉质的白色内裤,白银御行神色飘忽不定。
作为哥哥有权使用妹妹的内裤发现这也是应该的,于是趁着罗真在上面运动,
白银御行小心翼翼的拿着那少女的内裤套在了自己那小肉棒上摩擦着。
殊不知白银圭的门口已经悄悄地推开了一道门缝。春日野悠此时正眨着眼睛
看着罗真在白银圭的身体上进进出出,虽然天天被白银御行压在身下,但是他也
是有一个做攻的心。
家里的妹妹春日野穹他早就意淫了很多遍了,甚至经常在罗真和春日野穹洗
澡交合的时候在外面自撸,而白银御行的妹妹白银圭实际上他也意淫了好多次。
两个银发的少女同时压在身下,她在上面不停的进进出出,昔日看着白银圭
和春日野穹同时洗澡时,在玻璃上倒映出来的娇躯,那时候的他就硬了。
「白银御行的妹妹可真好啊!」
肉棒巨硬巨硬的春日野悠看着两个女生洗澡这样想的。
而巧了,白银御行看这两个女孩洗澡的时候也想着「春日野穹真是太好了「,
所以他俩都想和对方的哥哥交流好,到时候再来句你妹妹真棒。
但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白银御行居然酒后把春日野悠给上了,然后就有了
两个男人的经历。
但是春日野悠窥伺白银圭之心是不灭的,看着罗真在白银圭身体上进进出出,
而迷晕她的哥哥白银御行却在一边用妹妹的内裤不断的撸着,在门口偷窥的春日
野悠就由衷的鄙视白银御行。
不过鄙视归鄙视,他自己的肉棒也挺了起来。
「御行,你妹妹的小骚穴可真棒。这紧致的程度不亚于辉夜了。」
肉棒插在白银圭的小穴里面,感受着紧致的肉壁,罗真感慨地说道。
而在一边用内裤自撸的白银御行实在顶不住了。他已经开始幻想着自己吖在
白银圭的身上。按耐不住的他打开大门,结果却发现春日野悠倒在他们的门口进
行着撸管。两人尴尬地对视一眼后,白银御行毫不犹豫的抱起了春日野悠走进了
他的房间。
「看起来他俩又要深入交流呢。」
罗真看了一眼他们俩后就继续的在白银圭身上进进出出,由于阴道的快感不
断的传来,白银圭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她那一双湛蓝色的双眼。
「原来是罗真欧尼酱啊,欧尼酱你在干什么?」
享受着那一次次的快感,白银圭断断续续的说道。
「你哥哥可是暂且把你抵押给我了。现在的你属于我呢,你就乖乖的享受吧。

罗真的肉棒在阴道里进进出出的享受着,双手也在把玩着她的小乳鸽。
「原来是哥哥的任务吗?那么罗真桑请不用怜悯我。」
作为一个隐藏的兄控,听到是白银御行把她交给罗真,白银圭主动的说道。
「啊啊」
随着一次次的在阴道里穿梭,白银圭的身体不断的被挑逗着,终于随着最后
的一股热流,白银圭那裸露的娇躯上面顿时撒满了白浊的液体。
那一张始终冷着的俏脸上面撒的白浊的液体最多,双目含春面色绯红的白银
圭终于被罗真送到了高潮。
小穴喷出来的淫水足以湿透了半张床。
「穹,既然来了,就不要躲了。」
看着门口罗真笑盈盈的说道。听着罗真的话语,银发的少女走了进来。
一头银发被她随意的垂到了腰后,那婀娜的身姿被兔女郎的黑色制服展露的
淋漓尽致,黑色制服该露的地方都露了出来,将那牛奶一样的肌肤展现无疑,本
来该穿着纯洁过膝白袜的春日野穹此时也穿上了充满诱惑力的黑丝,手里还抱着
那经典的黑色小兔。
「我说穹你还真是喜欢这个小兔啊!不管到哪都抱着她。」
看着那个高冷的春日野穹,罗真笑着调侃道。
「当然,这可是我哥哥送给我的礼物,怎么可能不会带着她呢?」
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黑色小兔,春日野穹目光温柔地说道。
与此同时,春日野穹神色嫌弃的看着那躺在床上已经昏迷的白银圭。
「你还真是粗暴呢,圭居然就这样被你玩晕了。」
作为有着相同银发属性妹妹属性和高冷属性的白银圭,春日野穹和她也是好
友。所以看着自己的好友变成这个样子,春日野穹忍不住吐槽道。
「所以才需要小穹来救急吗?再不来,我的肉棒可就受不了了。」
春日野穹嫌弃地看了罗真一眼,随手家旁边的凳子拿过来坐下,将室内鞋脱
掉后的玉足放到了罗真的肉棒上。
黑丝和美足在罗真的肉棒上不断的交错着,与此同时灵巧的指头也在不停的
挑逗着阴囊。
「无论过去了多少次,小穹的足交还是那么的优秀呢。」
闭眼享受着黑丝的足交,罗真满意地说道。
「那是当然,我可是春日野穹,到时候我就用这从Hgame中学会的足交
去诱惑我的哥哥。你就先来当我的试验品吧。」
春日野穹想着自己用那黑丝美足去诱惑自己哥哥春日野悠,看着他那慌乱的
样子,春日野穹就充满了期待。
不过这次她还是用足交乖乖侍奉着面前的罗真。
此时春日野悠踉踉跄跄的从屋中走出,白银御行下手也太狠了,让他此时才
勉强从屋里走出,他也是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才跑出来的。
路过白银圭房间的时候,他的眼神一瞥忽然看见了那个背对着他的银发兔女
郎。
「小穹的足交可真是棒呢,也不知道口交怎么样?」
躺在床上的罗真像大爷一样的说道。那个银发的兔女郎白了他一眼,那一双
让春日野悠看直了眼的黑丝美腿放下,黑丝上面还有点点的白液。随后臻首缓缓
的靠近罗真的肉棒 .
「不愧是罗真桑,居然想到能用白银圭来cos穹,差点就连我也分辨不出
来。」
春日野悠恍然大悟的想到,看着那个兔女郎的春日野穹,春日野悠想入非非
的到。
幻想着春日野穹有一天用一对黑丝美足不断的给他足交,甚至还主动低下那
高冷的脸颊用嘴去侍奉他那短小的肉棒。
与此同时她还穿着里面同款的兔女郎制服,光是想想春日野悠就有些硬了。
里面罗真还在不断的调侃着春日野穹。
「穹的小嘴还真是够灵活啊,这一个小舌头看起来没少学习把。」
「那是当然。人家为了有一天可以给悠哥哥口交,对着冰棒和小黄油游戏可
是练了好长时间。」
嘴里含着肉棒的春日野穹白了罗真一眼,神色骄傲的说道。如果不是她嘴里
还含着罗真的肉棒,估计就是一个十足的兄控妹妹。
而躲在房间外面偷窥的春日野悠更对白银圭钦佩了。
居然能够模仿嗓音模仿的这么像,连他都差点以为就是他的妹妹春日野穹。
想象着平常一向清冷的妹妹春日野穹弯下她那傲人的身姿,为他主动口交足
交,春日野悠此时肉棒就有些发硬。
随后他更是鼓足了勇气冲回了房间,这一次的白银御行体会到了什么叫受。
什么叫四宫辉夜作为女人的体验。
而在白银圭房间里的罗真只是看着门口笑了笑,随后又低头看着那还认真地
给他清理舔着肉棒的清冷银发少女。
「准备好了,我要来了,穹。」
肉棒中滚出的滚滚白流顿时充满了春日野穹的口腔,甚至还有不少从她的嘴
边流下,滴到了穹和悠爱情和友情的见证黑色的小兔上面。
黑色的小兔上面那一丝丝的白液是格外的明显。
夜越来越深了,两个躺在床上的银发少女也被罗真用不同的姿势把玩着。
而另一个房间里,金发和银发的少年也在体会着不同的感觉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罗真眼前一亮,忽然看见了面前那巨乳的少女。
「早啊,双叶!」
巨乳美少女科学家闻言也是回身一看。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