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音是黏着素世的粉色糖果】(完)


「所以,请解释一下,明明说的是一起商讨乐队之后发展的事宜,为什么只
有我们两个人。」
素世家的高层豪宅里面,刚刚端上来的伯爵红茶氤氲着淡淡的热气,琥珀色
的表面倒映着长崎素世那张面无表情的精致脸颊,与此相应的是素世不像平时夹
着嗓子的清冽声音,都让坐在对面干笑着的千早爱音感到些许压力。
「啊啊……这个嘛,乐奈酱一直对这样的事情不感兴趣,Rikki要打工没时间,
Tomorin的话……那个,总之,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来不了啦~」
「……差劲。」
「等一下,我听到了哟?」
温度刚好可以入口,眼帘低垂的素世悠然地端起面前的红茶抿了一口,稍稍
压抑了一下上扬的嘴角,才慢条斯理地补充。
「说到底,还是爱音很多次都说着什么『重要』『严肃』之类的话语,结果
最后只是拉着大家玩,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因为大家组建的是『一辈子』的乐队,要是聚在一起的时间只有排练,那
等我们老了之后的回忆可太惨淡了……我也是为了大家想!」
「真没想到你会思考这么以后的事情。」
「难道Soyorin没想过要和我会度过一生的长度吗,是一生哦,一生诶?」千
早爱音右手的指尖掩映着粉色的嘴唇,略显夸张的表情和甜腻的声音在素世眼里
堪称做作。
「呜呜,好难过……」
一生的长度么。
心跳突然有些加快,长崎素世端着茶杯不说话,可鼓着脸竖着眉头的爱音还
哼唧唧地盯着素世,最后迫于压力后者还是放下了茶杯,侧过脸说:
「……我只是没想象过自己变老了会是什么样子。」
「啊……我也没想过就是了~哎呀……那可会是……会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时
间诶……」
慢慢的,爱音的声音变得有些柔软,这可和自己印象里面的样子不一样。所
以当长崎素世有些在意地转过头时,就看到双手托着脸的爱音也在浅笑着看着她。
落地窗外洒下清澈的阳光,让长崎素世都能注意到翻飞的晶莹尘埃,但最让
她在意的还是爱音被阳光映照得有些透明的脸颊,浮现出淡淡的颜色让她也感受
到阳光的温度,还有那对漂亮的天蓝色眼眸里面,有自己的身影,像是被倒映进
波动的水面,清晰着又被模糊开。
有些作弊呢。
想要避开视线,但是现在转过头的话无疑是某种意义上的心虚,她突然有些
后悔回头了。
「所以……」右手轻轻压着左手的食指,长崎素世尽可能让自己的表情和语
气都别那么狼狈。
「如果爱音只是为了讨论这种无聊的事情,我才不会感兴趣。」
「没有没有,我才不是为了这种沉重的话题才来找Soyorin的哦?真的有很重
要的事情啦,真的真的。」
一边说着,千早爱音的语气又恢复了往常的轻快,就连句尾的语调都是熟悉
的上扬着。她带着一阵甜腻的风与温度坐在了素世的身边,然后从随身的挎包里
面摸出来了一个眼熟的笔记本。
「下一首歌选什么风格,虽然主要得看Tomorin和Rikki的灵感……还有队徽
这样的设计,光是怎么处理那五个感叹号都很让我困扰诶。」
笑吟吟地翻开斑斓标签的笔记本,仿佛刚刚那些脆弱的情绪只是错觉,素世
莫名的有些失落,然而毫无察觉的爱音则一边撩起鬓发夹在耳后露出了白皙的脸
颊,一边用指尖示意自己的构思。
「感叹号……」
思维被身旁人牵扯过去,压抑下浮动心绪的长崎素世有些无奈,她凑过去认
真地端详了一会,先是惯常为爱音的品味叹了口气,才慢慢地说:
「没想到居然会被这样的事情困扰住……难以处理的话就缩小或者干脆隐藏
掉不就行了。」
「诶?才不要呢,都说了五个感叹号是代表着乐队的大家哦!」
「到也没必要在意到这种程度……等一下,你这里。」
看着左上角似乎是爱音最初的构思,大大的花体字Mygo文字被五个感叹号均
匀的围绕,并且从颜色和形状来看还能分清楚谁是谁,比如说那个居中的粉色叹
号当然是爱音,而旁边亚麻色的自然就是自己了。幼稚到有些诡异的程度,从上
面重重划过的几道横线来看,显然爱音兴致勃勃地画好之后很快也觉得不妥。
「这是最符合逻辑的想法嘛……啊哈哈……果然看起来很笨是吧……所以我
才希望Soyorin能不能帮帮我……毕竟是品学兼优的大小姐……」
没底气的话语音量越来越小,徒劳地用手指盖住没被划掉的部分,干笑着的
爱音直勾勾地盯着画得乱七八糟的纸张,不敢看向旁边的长崎素世。
「嗯……」
一开始为了方便讲述所以撩起来的鬓发反倒是让爱音的羞赫模样无从遁形,
就连晶莹的耳垂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于是素世只是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稍稍
坏心眼的装模作样就让爱音看起来更紧张了。
这家伙,难得的还会为自己的品味感到羞耻啊。
心情好转了些的素世忍不住轻笑。
「……果然是很笨啊。」
「呜……不对!Soyorin你说的不只是……」
「总之呢~」
突然开始夹起来的温柔声调打断了突然反应过来的爱音的询问,长崎素世收
回视线转投向那一个个奇怪的图案,笑容柔软。
「虽然这些确实是很重要的东西,但是只有我们两个人也做不出决定吧……
你的表情很失礼呢。」
甜丝丝的营业声线在她看到爱音憋笑的表情后瞬间切换成为平时说话的清冽
声音,面无表情的素世不仅没有吓到爱音,反而让后者彻底压抑不住,额头压在
素世的肩膀上笑出声来。
「噗……哈哈哈……因为Soyorin这么说话真的好怀念……哎哟——对不起嘛……

抬起手对爱音的额头弹了一下,长崎素世叹了口气继续翻看着那些滑稽的文
字。而一旁恶作剧成功的爱音自然也知道素世没有生气,坐起身子兴致勃勃地讲
述着。
「Soyorin觉得这几个字体怎么样?呃……虽然临摹的可能不是那么好,但是
差不多啦应该?」
「一言难尽……」
「欸……那介绍呢?不仅有乐队的,还有我们每个人的哟,嘿嘿,模仿大家
说话还蛮辛苦的。」
「还不错……但是我们自称不会用你的笨蛋昵称的。」
「不要嘛~」
大部分时间都是千早爱音说,中途爱音似乎是有些口渴还随手端起红茶喝了
一大口,让素世都非常好奇为什么爱音会有这么旺盛的精力。
「其实,大家可是非常信任Soyorin的哦。所以如果是Soyorin都认可的设计,
大家也都会喜欢的。」
信任么。
说者无意,长崎素世却不由得看向身边的千早爱音,似乎想说什么,可最后
还是只能藉由凉下来的红茶压抑心里翻涌的情绪。
「等等……」
然后素世纤细的眉头就一点一点地竖了起来,因为她看见了茶杯边缘附着了
一点点琥珀色的液体,如果她没记错,爱音从沙发对面坐过来的时候没带自己的
茶杯。
「你这家伙……」
长崎素世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嫌弃了起来。
「诶嘿嘿……被发现了啊……难怪当时觉得味道好像……不太对?」
双手拉着两侧的粉色鬓发,脸颊通红的千早爱音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却根
本不敢去看冷着脸的素世。
「我记得我可是给你泡了茶的吧,千早爱音!还额外加了糖。」
「人家一时没注意啊!」即使被直呼全称,千早爱音今天也依然在嘴硬,
「……也不能全怪我吧?要是Soyorin同意来我家玩的话,我可是给乐队的大家都
准备了专属的不同茶杯的,肯定不会弄错的!」
所以还怪我了么?
重新将茶杯放回桌面,长崎素世压抑着心里古怪的情绪,看向一边面无表情
地说:
「那还是免了。毕竟爱音是为了」严肃商讨「,果然还是在我家这种」没有
生活气息「的」高级酒店「最适合,在爱音充满」生活气息「的家里面,肯定又
会气氛懒散地被爱音拉着玩就是了。」
今天的千早爱音也完美地被回旋镖正中眉心。
「Soyorin原来也是会记仇的啊……」
「这种程度可算不上记仇哟。」一边说着,素世抽出了一张纸毫不留情地将
茶杯上残留的痕迹去除。
「诶……Soyorin你嫌弃我……」
「不嫌弃才是不可能的吧。」
在千早爱音悦耳的惨叫声中,嘴角微微勾起的长崎素世看着茶杯里面自己含
笑的样子,最终还是选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好吧。
长崎素世不得不承认,她泡茶的技艺确实倒退了。

然后,长崎素世就臭着脸坐在了餐桌前。
「Soyorin的厨艺原来这么好,那么我开动啦~」对面的千早爱音则双手合十,
眉眼弯弯笑得很甜。
「唉……请用吧。」
千早爱音也学会挖坑了。
「Soyorin会烹饪吗?」
回忆起自己面对这个问题未加思索地点头时,长崎素世的心里就一阵后悔。
面对嘴唇微张的千早爱音亮闪闪的眼睛,素世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拒绝的话。突
然有些理解为什么立希和爱音都有些疲于应付乐奈的要求,可为什么爱音哪怕是
在只有两个人的时候也会这样……撒娇?
长崎素世不想知道答案。
从乐队在机缘巧合下在自己的谎言中建立,结果「一辈子的乐队」这种自己
以为只是骗人的约定居然阴差阳错地成为了现实,而显然阳光开朗到有些刺眼的
千早爱音得到的成长也不只是吉他弹奏方面的技巧。
「啊,感觉论断有些不成立了。」显然餐桌对面的千早爱音并没有注意到心
绪复杂的素世,而是捏着筷子闭目喃喃自语。
「你又想到什么了。」理智告诉自己不该去接话。
「当然是说Soyorin是普通人的论断啊~月之森的大小姐,结果却是温柔的人,
做饭也很厉害,牙白,唐突下的定义好像有些失礼了。」
「……普通人也是会做好饭的,不如说爱音定义的普通人范围是不是有点太
狭窄了。」长崎素世又在玩弄自己的手指。「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大小姐,只是学
校教过烘焙,我学了而已。」
「这样……是因为Soyorin经常要给自己做饭么?」
「嗯,母亲因为工作原因总是回家很晚,有些时候也会不回家……」说到这
里,素世忍不住叹了口气,因为爱音又是双手搭在下巴期待地看着她。
「……想要留下了就直说好了,不用学乐奈的样子。」
「我可没学噢?」

睡不着。
长崎家豪宅的高度也让周围高层建筑彻夜不息的灯光将素世房间照亮。虽然
素世早已习惯,可爱音却借着『不习惯』为理由,睡到另一边背对着落地窗,面
对着素世。
原本以前一直觉得有些空旷的房间似乎变得拥挤起来,宁静的呼吸吹拂过耳
边,痒痒的。于是奉行不熬夜主义的素世同学今晚意料之中的失眠了。
犹豫了一下,素世尽可能动作轻柔地翻了个身,然后她看着爱音微微颤抖的
睫毛,叹了口气。
「如果睡不着的话,就不要假装了。」
「嘿嘿,原来Soyorin也没睡着啊。」
并不算大的床安置着两个充满心思的人,太近的距离模糊掉了往日那份未曾
提及但始终存在着的隔阂,近到甚至额头能抵着额头,心跳听得到心跳。长崎素
世尽可能让自己不去在意缭绕在一起的呼吸,不去思考为什么早前会一起用同一
枚茶杯,可嘴里还是泛出红茶淡淡的回甘,像是千早爱音的身上有一种糖果的馨
香气息,只要在一起时总是能若有若无地察觉到,而现在,这份突然浓郁了许多
的甜味从里到外都把她包裹住了。
爱音的手指有些冰。
所以当千早爱音的手握住素世的手腕时,后者轻轻颤抖了一下。
「诶?在害羞嘛,Soyorin?」正在得意的爱音虎牙仿佛都在闪闪发光。
「……一点。」
「诶?」千早爱音完全愣住了。
「稍微,有一点。」
虽然已经来过许多次,但是千早爱音还是有些不适应夜晚高层的灯光,在夜
晚这种明明比白天更加容易隐藏情绪的时候,却偏偏让对面素世的样子变得十分
清晰。亚麻色的长发漂亮到像是流转着光晕,一部分搭在长崎素世白皙的脸颊上,
却遮不住那一抹淡淡的粉色。
害羞。
以为素世又会对自己无意义的话语不做出回应,结果突如其来的回答让懵懂
的情感一下子全部闯进心里塞满,跳动的心脏都在微微的胀痛。原本只是一种出
于好奇的调笑,结果千早爱音也不得不自食苦果来面对自己最真实的想法,握住
素世手腕的手心已经开始分泌出一点点温热的汗意,就连脸颊的神色也仿佛是第
一次邀请素世与自己组建乐队一样紧张。
「原来爱音也在害羞,我还以为……」距离很近,所以千早爱音的反应长崎
素世相当敏锐地察觉到了,她忍不住笑了一下。
「还以为……什么?」千早爱音相当紧张。
「……先放开吧,你压到我头发了。」看出了爱音的窘迫,似乎有心事的素
世并没有回复,而是轻轻抚摸了一下爱音的手背。
「噢噢……好的……对不起啊……Soyorin。」
爱音抽回手,她抚摸着刚刚被素世触碰过的手背,柔软的触感仿佛还停留在
上边一样。正当她还在庆幸还好自己背对着窗外的光,让她发烫的脸颊不至于被
察觉,然后她就看见素世慢慢地坐了起来。
柔和的光晕让长崎素世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侧坐的姿势勾勒出她身体曲线
柔软的阴影,洁白的脚踝从睡裙的下摆伸出,晶莹的足趾似乎是因为主人的紧张
轻轻抓着床单。一只手按在床单上支撑着身体,长崎素世用另一只手把玩着脸侧
的鬓发。柔软的亚麻色发丝缠绕着白皙的手指,然后又松开垂落,长崎素世略微
迷离的眼睛最后还是亲吻在爱音的脸颊上。
「爱音。」长崎素世的声音很轻,「为什么你会觉得害羞……你不……不讨
厌我么?」
「欸——我为什么要讨厌素世啊?」同样坐起来的爱音蹙着眉头,「不可能
的。不如说我可是很喜欢Soyorin的哦,很喜欢哦?」
「喜欢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说出口的。」
就像一辈子的乐队一样。
「可是大家要组建一辈子的乐队,因为喜欢才是理所当然的吧?我也喜欢To
morin、Rikki还有乐奈酱;我也喜欢和大家一起Live,也喜欢和大家一起吃芭菲,
哪怕什么也不做呆在一起也很喜欢……对Soyorin的喜欢就是这种充斥着我生活的
喜欢哟……难道说Soyorin不喜欢我么?」仿佛完全没有被暧昧的气氛影响,一旁
低着头的爱音掰着手指兴致勃勃地说,在长崎素世没注意到的地方,粉色的长发
下晶莹的耳垂是同一种颜色。
因为欺骗。
长崎素世发现自己不敢开口。
就像一开始是因为自己欺骗了爱音,只是想借着她组建乐队的机会重新组建
Crychic,实际上自己根本不关心她所以才假装温柔;而在Mygo在自己的谎言下几
乎分崩离析,结果又奇迹般地因为灯酱重新团聚,虽然最后其他人都接纳了自己,
可自己心里总扎着一根刺,所以才刻意装作冷淡,因为除此之外长崎素世根本不
知道自己要怎么面对乐队的大家。
难道接下来的发展不应该是大家都讨厌我么?不然我怎么赎罪……不然我怎
么一辈子面对大家……
因为这一次,长崎素世想要一辈子都不分开。
「喜欢……我也喜欢爱音。」说着柔软的话,长崎素世有些疲惫地应付着,
然后淡淡地说:
「休息了吧。」
「……」
低着头看不清神色的爱音突然有些大声地说。
「不是的!」
「诶?」
「不是……对Live的那种喜欢……也不是对乐队大家的那种喜欢。」千早爱
音的声音有些干涩。
「是那种特殊的……只有Soyorin……其他人都不可以的,那种……」
千早爱音的头仿佛要低进自己的怀里,嗫嚅了许久,她才小小声地补充。
「喜欢Soyorin。」
直到现在,长崎素世才知道自己的真心。刚刚爱音狡黠地将「喜欢」模糊成
那样普通的东西,她并没有想象中的庆幸或者失落,只是……像是某种应该的期
许落空。就像她小时候期待母亲回家时能带给自己糖果,所以某一天母亲因为太
累忘记了,她当然也不会失望,她会照顾已经很累的妈妈负起自己的责任。
所以当她慢慢地习惯了身边有个略微吵闹的身影;习惯了偶尔从爱音的眼睛
里面发现自己;习惯了爱音身上的气味与温度……所以她开始期许,开始在意视
野中与生活中出现的粉色,哪怕她本身没有这样意识到,可心里还是慢慢地盛开
出花。
最后,千早爱音轻轻地将花摘下。
「喜欢。」
长崎素世柔软的声音都在颤抖。
而千早爱音更是肩膀都颤了一下,她双手大团地抓着自己的长发,像仓鼠一
样捂着脸,然后慢慢地抬起头,直起腰,不可置信地盯着素世。
「我……我也喜欢爱音。而且,是爱音那种喜欢。」
要晕掉了。
千早爱音捂着脸,感觉整个人都在升温,如果可能,她相信自己现在头顶甚
至可以冒蒸汽。
「等一下……Soyorin……」
她慢吞吞地说。
「我有点害羞。」
然后千早爱音就感受到自己的手背被长崎素世温柔地抚摸,一瞬间千早爱音
像是脱力了一般,可她还是鼓起勇气抬起头。
「我也有些害羞,所以,没关系的。」
长崎素世的表情很柔软,白皙的脸颊第一次浮现出这么明媚的粉色,然后就
是那对湛蓝的晶莹眼眸,被闯入房间的灯光浸润得仿佛在流动,流动的水流淌过
了爱音的身体。
于是千早爱音的脑海里面不可避免地被回忆占据。先是仿佛从遥远的源头传
来的悠长水潮声音,然后就是仿佛就在自己脚底下,水流摩擦过石壁的沙沙声。
记忆中那一天的伦敦有些灰暗,有些阴沉,穿过伦敦的泰晤士河也是沉重的
深蓝色。可刚到英国的千早爱音依然对一切都抱有美好的期许,所以她穿过熙攘
的人流来到河边,等了好久才等到周围没人的时机,确定好视角与构图认真地拍
照上传Sns。随后,某种莫名的冲动让她又略带傻气地踮起脚,小半个身体探出栏
杆外对着翻涌的河面招手,期望着用指尖感受着哪怕一点点的湿意。
最后当然什么也没有,英国的一切对她而言都遥不可及。可现在呢?好像又
是当初仿佛一切都伸手可及的时候,真的可以吗?可以触碰么?
心脏把自己撞得生疼,血液切割着脸颊,唾液蚕食着口腔,就连嘴唇也在枯
萎。千早爱音回忆起了那天的触感,她那天伸出的手被河面湿冷的风吹得生疼。
而不是……而不是现在这么柔软。
指尖抚摸上长崎素世柔软的脸颊,最开始的触感有些微微地发凉。素世的瞳
孔一瞬间微微紧缩了一下,然后她托着爱音的手背,侧着脸贴着后者柔软的手心
轻轻磨蹭了一下,随即拉着爱音的指尖轻轻咬了一口。果冻般的嘴唇带着些许的
湿气,还能感到温热的呼吸吹拂过手背,随后长崎素世将爱音的手放下,轻轻抚
摸着爱音的脸颊靠了过来。
诶诶……Soyorin是那种很主动的人么?
爱音紧张的眼睛都瞪大了,她双手攥着身上的睡裙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地
看着素世的身体探过来,却带着一阵香风从边上擦过。素世的双手聚拢了爱音披
散在背后的粉色发丝,然后从床头拿过发绳轻轻扎好。
埋下头的爱音视线不由自主地顺着亚麻色的发丝滑落进素世的睡裙内,敞开
的领口隐约着柔软细腻的曲线,以及一点点上端的沟壑,千早爱音的脸颊突然红
红的。
「呼吸……」浅笑着的长崎素世轻轻抚摸着爱音光洁的后颈,「呼吸滑进去
了。」
「唔……」有些难堪的爱音干脆将脸埋进素世的怀里,整个人将素世柔软的
身体牢牢地抱住,仿佛抱住一团云朵。
「……先等一下我。」
先是传来素世有些轻的声音,随后什么都看不见的千早爱音听见了簌簌的声
音,有些好奇地抬起头才看到嘴唇咬着发绳的长崎素世举着双手,将柔软卷曲的
亚麻色发丝在脑后扎好,露出了天鹅般的白皙脖颈,还有白皙骨感的锁骨。与平
时截然不同模样,千早爱音突然反应过来这还是她第一次看素世扎起头发的样子。
「……Soyorin头发扎好了呢。」
「嗯……」心尖轻轻一颤,放下双手的长崎素世轻轻抓着床单,「我头发扎
好了。」
爱音的指尖先是搭在了长崎素世尖尖的下巴,然后后者那张微红的脸颊就被
迫慢慢抬起,而且因为没有发丝的遮掩可以清晰地品尝素世那份略带抗拒的羞赫,
单薄的嘴唇微微地咬着,长崎素世的眼睛看向一边,根本不敢和爱音对视。
平日里的素世是什么样子呢?千早爱音不由得慢慢将眼前的景色与记忆中对
比着,或者温柔地包容着一切,或者冷着脸拒绝那些过于跳脱的决定……但是唯
独不像现在这样如绵羊一样柔软到被牵着鼻子走。
一边想着,千早爱音的拇指轻轻地压在了素世咬住的下唇上,然后稍稍加大
力度就把单薄的嘴唇压得有些变形。顿时素世的表情就变得有些嫌弃,可她却并
没有阻止爱音的动作,只是用牙齿轻轻地压在爱音晶莹的指甲上,让她不要再乱
动。
「其实从之前就有些在意了。」
「在意……什么……」
爱音的手指却又滑向了长崎素世的嘴角,微微向一边拉扯就让素世不由得微
微张开嘴唇,粉色的舌尖轻轻上翘的可爱模样就隐约可见。
嘴唇被把玩,而且舌头仿佛不受控制一样微微伸出了嘴唇之外,长崎素世的
内心慌得不行。她用手握住爱音那只正在作恶的手腕,却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嗯……之前看过那种教……怎么接吻的书……说Soyorin这样的唇形亲起来
最舒服……什么的……」
有些尴尬的爱音不敢看着微微羞怒的素世。
「嗷!」
气急了的素世感受着爱音的手指居然还不知死活地朝着自己嘴里塞了塞,于
是不假思索地咬了下去,随后就听到了爱音的惨叫。
「等等……我错了我错了Soyorin!别咬了……有点疼……呜呜……」
我也没特别用力啊?
长崎素世有些迟疑地松口,看着捧着手泪汪汪的爱音,稍微有些愧疚,于是
她又拖着爱音的刚刚被咬的手含住了轻轻吮吸。
「咕……嘬嘬嘬……」
柔软的舌尖先是试探性地轻轻触碰了爱音的指尖好几次,随后才开始有些羞
涩地舔舐,柔软的舌肉包裹着爱音白皙的指尖,湿热的触感仿佛让指甲都在升温
软化,而且难免会发出些许下流的吮吸声,在千早爱音的视野中,低下头的长崎
素世耳廓都变红了。
「不疼了吧?」过了一会,长崎素世抬起头从床头抽过一张纸用力地擦拭着
嘴唇,脸上羞愤的神情简直是要把爱音掐死一样。
「……超级疼。」微微咽下唾沫湿润干燥的口腔,爱音小小声地说。
「诶?」
「我得了一种全身上下都会疼的病!」
「……啧。」
长崎素世扯了扯嘴,向下弯曲的嘴角还有压低的眼角无比显示了她嫌弃的想
法,然后她还是递过去一张纸。
「……好了,快把手擦干净。」
「哦……我明明还想……」低着头的千早爱音接过纸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
晕乎乎地说道。
「你该不会是想……」长崎素世盯着千早爱音的嘴唇,脑袋都稍微有点烧起
来的感觉。
这个人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东西啊……教接吻的书?为什么要看这种东西……
唇形很好?亲起来很舒服?我?可明明我们两个人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她也亲
起来很舒服……明明只是普通人而已,女高中生都是这样吧?
「哪有?我只是想能不能擦在身上就行了。」
「……更差劲了。」
「唔……反正Soyorin可是完完全全知道我是什么样子呢,我只要负责撒娇就
行了。」
像是被宠坏的孩子说着任性的话,然而长崎素世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一丝反
感,不如说某种别样的满足感还让她期待着爱音能更过分一些。
所以爱音蹭过来的时候红着脸的素世并没有抗拒,然后就是洁白的额头轻轻
触碰,白皙的鼻尖互相触碰又分开,互相都能感到那种柔软的触感。甜腻的呼吸
彼此缭绕着,减少的氧气让彼此的精神变得恍惚,迷离的视线最终还是缠绕在一
起,被彼此升温后融化成仿佛能拉出丝的程度。
那本书……说的是真的。
已经无暇去思考要去给那本随便买的恋爱小册子打好评这件事,当柔软的嘴
唇压在一起时,爱音的手托住长崎素世的侧脸,温柔而缓慢地索取。
先是自己的舌尖伸出口腔,慢慢舔舐着素世果冻般的滑嫩嘴唇,品尝到甜丝
丝的味道后,仿佛得到奖励的大狗狗一样爱音兴致勃勃地鼓起勇气朝着里面伸入,
却察觉素世正咬着牙关,试探性地舔了几口,然后素世的手就忍不住搭在了自己
的肩膀上捏着。
「嗯……啾……」
保持着黏腻的亲吻,爱音的手又搂住了素世纤细的腰肢,两具柔软的身体就
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直白而没有留有任何一点缓冲的空间,惊得长崎素世都
轻轻扭了扭身体,除了从嘴角挤出一两声轻吟之外,反倒让身体的敏感部位互相
挤压磨蹭着。
可能是理论知识更加丰富的缘故,最先冷静下来的千早爱音不再满足只是单
纯嘴唇的相印。于是她微微侧过头,主动用自己的嘴唇咬住了素世的嘴唇,舌尖
覆盖在上面稍微有些贪婪地啃咬,让长崎素世越来越招架不住,最后被迫松开了
牙齿。
结果反倒是长崎素世主动把舌头递了过来,滑滑的黏黏的,初次触碰的奇异
触感让两人都有些紧张,主动放缓了动作,然而缠绕在一起的舌肉却怎么也分不
开。
记得接吻得找敏感点什么的……啊……我明明也很敏感怎么办啊……
千早爱音的脸红红的,她按照脑海里面模糊的记忆轻轻卷动着舌肉,纤细的
舌尖上翘轻轻点在口腔上颚,某种奇妙的酥痒感直冲大脑,哪怕接吻正激烈素世
也忍不住发出轻哼。
「嗯~」
感觉出丑了的素世立刻想要阻止爱音的动作,可换来的只是彼此舌肉更加紧
贴地缠绕,尤其是爱音不知道为什么还在轻轻地吮吸,顿时一股淡淡的柠檬清甜
就填满了后者的呼吸。
一直亲吻到都有些缺氧才彻底分开,途中爱音和素世不得不分开又相吻数次
才不至于让舌尖拉出唾液的丝线,第一次亲吻的不适应再加上不知不觉度过了太
长的时间,以至于分开后两人的嘴唇都有些痛,互相的呼吸都十分紊乱。
「Soyorin亲得太用力了……人家嘴唇都有些疼了。」爱音轻轻舔舐着有些狼
藉的嘴唇,声音与盯着身边人的视线都是融化的糖浆般甜腻。
「……明明是爱音太投入了。」侧过脸,素世用指尖擦过同样湿润的嘴唇,
上面还残留着一点淡淡的印记。
「嗯……那只是本能哦?我当时脑子里面都是空白的呢……Soyorin呢?Soy
orin是什么样子的呢?」
「……我拒绝回答。」
「欸欸……」
随后就是第二轮拥吻,比起第一次两边稍微克制与从容了些许,柔软的嘴唇
轻轻地磨蹭,所以彼此都有更多的精力将思维不止局限于亲吻。
爱音的手指点在了素世白皙的锁骨上,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有些冰凉,于是
爱音就朝着温度更高的暧昧地方滑落。指尖勾动着敞开的衣领,解开了第二颗与
第三颗纽扣,大片白腻的肌肤都带着温度裸露了出来。然后爱音的指尖横着勾动,
睡裙就从素世圆润的肩头褪下。
手指毫无阻隔地接触到长崎素世柔软的皮肤,微凉的皮肤摩擦生成的温度却
相当炽热,从皮肤落入心脏,随后就感觉到一直蔓延到身体内部,仿佛整个人都
被点燃了一样。
此时语言失去了意义,彼此的沉默才能包裹着膨胀的情感。
素世柔软的双手轻轻搂住爱音的肩膀,身体的绵软无力让她只能被动地承受
爱音的索取。后者绵软湿润的嘴唇从嘴角下移到脖颈,滑腻的舌尖轻轻舔着脖颈
带来一种诡异的酥痒,让羞涩的素世艰难地压抑着嘴角。
好奇怪……我……
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素世的心里既期待又有些惶恐,可爱音的呼吸比
手指和嘴唇更先抚摸过她的身体,于是素世再难支撑身体,被爱音的压倒在床面。
「等一下……爱音……嗯……」
牙齿叼开睡裙,手指陷入素世胸前的柔软,恶作剧般捏一下就能听到素世平
日里绝对不会发出来的娇腻声音。爱音先是用虎口卡住最饱满的底部,然后轻轻
地向上揉捏,仿佛整个人都能被这样云朵似的滑腻包裹住一般。
有些不适的素世轻轻咬住自己的手背,身体轻轻地扭动,可爱音反而更加紧
贴上来,混乱之中爱音身上单薄的睡裙也被解开,彼此的皮肤就这样紧紧地相贴。
随后爱音又抬起头轻轻撕咬着素世洁净的耳廓,同时手上的力度加大了许多,指
尖压在粉色的乳尖上轻轻搓动,哪怕堵住自己的嘴素世都在发出一阵轻微的呻吟。
「有点太快了……爱音……呼……」
柔软的嘴唇不断喷吐着热气,素世感受到自己身体沿着中线燃烧起来的瘙痒,
哪怕矜持和理智让素世抗拒着爱音越来越过分的举动,慢慢沦陷的身体却开始不
由自主地迎合。
洁白的手臂伸出来不断地抚摸着爱音光滑而滚烫的后颈,仿佛是在奖励着自
己的宠物卖力地侍奉。可爱音却并不只是听从命令才会行事,她会主动地去寻找
自己的奖励。
爱音的膝盖蛮横地挤入素世夹紧在一起的修长双腿之间,然后轻轻地向上一
抬就能感到膝盖处滚烫而充满弹性的触感,终于忍不住的素世咬着手指发出了一
声暧昧的呻吟。
「哈啊~」
「Soyorin……喜欢Soyorin哦……」
真作弊啊……
视线有些朦胧,尤其是爱音在她耳边轻轻地吹着酥麻的气息,让素世紧绷的
身体最后还是变得松软,默许了爱音之后对她一切的索取。
嘴唇咬住素世微微翘起的粉色乳尖,舌尖沿着硬起来的乳首轻轻勾勒着粉红
的蓓蕾,素世的身体已经在开始轻轻地颤抖。与此同时,爱音移开了膝盖,可双
腿发软的素世也没办法再合拢双腿,于是爱音的手指就隔着凌乱的睡裙覆盖在后
者柔软的小腹上。
「好暖……好热……」
素世的声音有些迷茫,她的双手抱着埋在自己胸口爱音的脑袋上,纤细的双
腿伸得笔直。
「我也有点热……那就先把衣服脱了吧?」
虽然是询问的态度,爱音手上的动作却相当迅速,将素世腰间的睡衣彻底脱
下,露出了后者艺术品般的美好身体。夜晚的灯光洒落在白皙的皮肤上仿佛流淌
着象牙般的光辉,随着身体起伏的曲线勾勒出一片一片暧昧的阴影,一片细腻的
雪白中一点点粉色却更加显眼。
「虽然一直都这么觉得……」爱音的手抚摸上素世纤细的腰肢,「Soyorin
真的好好看。」
「我才不想听花言巧语。」素世横着手背遮住湿润的眼睛,嫣红的脸颊却怎
么也遮挡不住。
「只会对Soyorin说哦?」
爱音一边含糊地说着一边将脸颊贴在素世光洁的小腹,滚烫的温度让爱音脸
颊也跟着发烫,她用脸蹭了蹭发出了一阵满足的呜咽,随后又转过身子轻轻地亲
吻,伸出嘴唇的舌尖在柔软的皮肤猫一样地舔舐,酥痒的感觉让长崎素世的双腿
都绷直了。
随后千早爱音的手指向素世的大腿内侧摸索,指甲故意刮过敏感的皮肤,带
来的刺激让素世都忍不住夹紧了大腿,但是爱音已经提前占据了位置,于是原本
保护自己的动作性质变得欲迎还拒,双腿夹住了爱音的腰肢,仿佛已经忍耐不住。
「呼……哼嗯……」
手指轻轻抚摸着柔软的花瓣,私处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人触碰,身体的反应
就连素世都没想象到会这么敏感,爱音的手指只是绕着花蕊抚摸,湿润的蜜液就
开始慢慢地分泌,爱音的指尖都沾染了些许湿意,粘稠而潮湿,还带着让自己心
跳加速的气味。
「爱……爱音——别……不准看……」
随后爱音的手指就向更加湿热的内里探索,仿佛是温柔的漩涡将自己不断拉
入其中,视野无法触及的地方传来新奇而奇妙的触感,爱音尝试性地勾动一下手
指,素世的声音就黏腻的仿佛能拉出丝一样呻吟。
「没事的……Soyorin……我……我也不知道……」
埋下头靠近素世柔软的大腿,另一只空闲的手托起大腿,爱音将脸凑过去亲
吻内侧的皮肤,留下一个一个带着湿意的唇印。
「别咬啊……」长崎素世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可是Soyorin的样子明明很舒服……」
缠绕在手指的漩涡仿佛加快了流速,让爱音的手指动作都变得十分艰涩,于
是她一边轻轻按揉着素世的小腹一边缓慢地将湿漉漉地手指向外抽出,结果无论
动作多么轻盈素世的身体都在颤抖着,甚至下半身都轻轻抬起几乎离开了床面。
「过分……爱音真是个……坏孩子……」
已经习惯了素世嘴硬的爱音窃笑了一阵,于是堪堪抽出的手指又故意地留有
一截指尖,只是撩拨着露水丰盈的花蕊。
「那Soyorin就是个坏妈妈~」
「谁是……哼……谁是妈妈啊……」
长崎素世抱着自己的胸口,身体上下的特殊状况只有她自己最为了解。双手
想要遮掩胸前的春光,然而横过的手臂却能感受到乳尖上翘的挺立形状,而且从
来没有这样的硬度……每次手指若有若无地磨蹭还能带着某种诡异的酥痒感,反
复几次之后她甚至都在主动去追寻。但最让她心脏狂跳的还是下体从未体验过的
感受,身体第一次被异物进入,仿佛一直以来的空缺被塞满了一样,心中泛起某
种诡异的满足感。
「爱音……已经可以了……慢一点……」
鼻尖分泌出细汗,长崎素世手臂有些无助地伸直,然后又砸落在身边撕扯着
床单,她迷离的视线看着昏暗的天花板,然后侧过看着窗外模糊的城市,自己的
牙齿生硬地摩擦着牙齿,长崎素世就这样忍受着仿佛要刺穿身体的快感。
分泌出细汗的身体散发着一股浓郁的花朵馨香,千早爱音抽出手指时指尖又
一条纤细的丝线,而且素世身体的香味还变得更加粘稠,仿佛堵住了自己的喉咙
一样。
湿漉漉的手指抚摸上某个小樱桃一样的凸起,将指尖的湿润全部涂抹在其上,
长崎素世顿时整个人都在颤抖。但爱音却还是在刻意地触碰,用手指压住来回地
磨蹭,突如其来的刺激过于强烈,抓紧床单的素世用力地咬住嘴唇,可疼痛却反
而让游走在身体内外的舒适感更加强烈。在素世难以压抑的呻吟中,洁白的足背
都无意识地绷得笔直。
身体和心弦都绷紧而颤抖,在这一瞬间的长崎素世在达到浪潮的高峰后就剩
下的就是突然坠落的阴冷感,但还好爱音紧紧地拥抱着她的身体,毫无隔阂的滚
烫身躯缠绕在一起,仿佛是要把彼此揉为一体般用力。千早爱音咬着素世洁白的
肩膀,占有似的留下自己的印记。
随后又是沉默而柔软地亲吻,彼此缭绕的紊乱呼吸声之间只能听到嘴唇摩擦
与舌肉卷动的声音。爱音的手自素世的腰间起向上抚摸,最后摸到了已经有些凌
乱的发丝,手指勾起发绳轻轻解开,亚麻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垂落。
「爱音……爱音要睡觉了么?」
身体里面还留有余韵,以至于长崎素世的声音听起来远超平时的绵软。
「不……但是突然想用平时的样子也做一次……不可以吗?」
回应着爱音的是素世温柔地抚摸,同样拥抱着解开了爱音背后的长发,然后
两人一起倾倒,床面上仿佛盛开了两朵异色的花,浓郁的香气包裹着彼此。
洁白的床单上,粉色和亚麻色的发丝凌乱地缠绕在一起。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