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无情

人们叫他无情剑客公子尹,他的剑和他一样:冰冷,但是致命。
但是有谁知道十年之前,他的生命充满了热情。十年前的尹大川正是年少风流,意气风发。这一带最漂亮的两个姑娘:风大娘和风二娘,一起看上了他。还记得那个美妙的新婚之夜,风二娘是那么娇羞动人地坐在床上等他,把她最宝贵的身体献给他,他是那么怜惜他,轻轻地疼爱她,一直把她送到极乐的天堂,他在沉浸在高潮里面如此迷人的妻子的耳边轻声说,要照顾她一生一世。但是她似乎是没有听到,后来的日子里她让他好好练剑,在江湖上做一些轰轰烈烈的事情,她渴望着丈夫的声名在江湖上传播。一年后的一天,她似乎觉得等待丈夫成功的日子太遥远,坐上了御剑山庄少庄主的马车离开了他。他变得苍白而悲怆,也就是在那段日子里,他结识了生命里最宝贵的两个朋友:一个是酒,另一个就是剑。
十年后他已经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他已经做了很多轰轰烈烈的事情,有时候他梦到风二娘回到他身边,哭着说她后悔离开了他,让他原谅她,他没有原谅她,说早已经把她忘记。但是公子尹骗不了自己,十年来他从没有把她忘记,不管是因为恨,还是尚有爱。但是这件事始终没有发生,因为御剑山庄的名声在江湖上远远盖过了他,当年的少庄主已经是如今的庄主,一说起御剑连城,武林人士莫不怀着十二分的敬意。
尹大川已经不是当年的尹大川,但是风大娘还是当年的风大娘,只不过岁月洗礼,脱掉了她当年的羞涩,给她换上一身丰满的身体和动人的风韵。她曾今是风月楼最红的妓女,后来厌倦了青楼里的日子,自己开了一家酒楼,她的生意一直是那么好,因为她是一个懂得如何让客人回头的老板娘。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尹大川本不想到风大娘的酒楼去喝酒,但是方圆几十里,风大娘的酒永远是最好喝的,因为连京城里最大的镖局的镖头铁十三来过这里之后,都很想来第二次,他为风大娘运来京城的好酒,风大娘的报答自然就是她的身体。
尹大川一踏进酒楼,风大娘就像一阵轻风飘到他的面前,她搂着他的手,拉他到楼上最好的房间里面,一面叫小二送来最好的酒菜。风大娘对尹大川一直是余情未了,她把丰满的身体靠在尹大川身上,道:怎么好久没来了,我可是很想你啊。
一边喝着酒,对身上的女人却是不闻不问,当她不存在。
真是像别人说的那样无情!风大娘恨恨道,那个贱人的事,你还没有忘记啊?
一提到这件事,尹大川的心里一震,他用力捏住酒杯,一饮而尽。风大娘给他把酒满上,扶着他的手把酒往他嘴里送,用这招她迷住过无数的男人,但是尹大川只能说是个例外。她的手还没到他嘴边,已经被他用力的捏住,往后一折。
啊!她失声痛叫,整个人软倒在地。风大娘正准备起身抱怨,突然觉得胸口一凉,浑身顿时麻木,原来被尹大川点钟了穴道。
快解开,我不烦你就是了。老娘有的是生意要做,你不吃我的伺候,老娘自去服侍别人好了。快解开!她大声道。
再啰嗦把你哑穴也点了。尹大川冷冷道,这个女人总是这么麻烦。
风大娘没有再说话,眼看着这个男人冷静地在那里喝着酒,幸好他喝得很快,没一会,他就站起身来。喂!你还没解开我的穴道啊!见他竟然忘了后面还有无法动弹的自己,风大娘急道。
过一会自然会解开的。尹大川头也不回,边走边说。
正在心里痛骂这个变态的男人,忽听到外面敲门的声音。谁?她问。
老板娘,是我。外面道。
听声音是小二刘安,什么事?她问。
尹公子让我送酒上来。刘安道。
风大娘心里一声骂,道:呸!人都走了,还送什么酒?你下去招呼客人,我等会就下来。
谁知门却被打开,正是刘安。只见他一脸神秘笑容,轻轻把门关上,走到她身边,道:尹公子还说,老板娘可能有些不便,让我上来好好看看。心里打了一个寒战,把尹大川往死里咒骂了一顿,嘴上笑道:我有什么不便,只是在这里休息一下罢了。楼下这么多客人,你小子还不快去招呼着,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
那刘安嘴上不答,一双手却轻轻抚上了风大娘的身体。风大娘只觉浑身一震,那厮的一双手已经攀住自己的双峰,用力地揉捏起来。大娘,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做一个伙计吗?刘安一边肆意地揉捏,一边淫邪地笑道,还不都是为了大娘吗?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让我可以一尝大娘的风味,就是让我死,我也心甘那。说罢一张嘴在她胸脯上狠狠地亲咬起来,一边急切地开始解她身上的衣服。



虽然真想一掌噼死这厮,但是在他的挑弄之下,淫荡的身体已经开始有了放弃的念头。很快她的衣服散开在一边,被刘安像饿鬼一样吮吸噬咬着的乳头,已经变得坚硬。下体蜜穴之中,也不由自主地溢出了液体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啊,刘安疯狂地品尝着这一尊美妙的肉体,发出忘情的叹赏,真是迷人的尤物啊!他站起来,快速地解开自己的衣裤,露出已经挺拔的肉棒。
快来啊,亲亲!我的小穴被你弄得好痒啊,快用上你的大铁枪啊。风大娘发出淫荡的呻吟。
那刘安被撩得受不了,下体更是胀得难受,分开她的双腿,举起肉棒就往肉洞里面刺去。只觉得彷佛进入了一个无底深渊一样,虽然齐根插入,却像是进入了一个空洞一样。
原来这风大娘练就了一身风月奇功,不但能施展魅惑让男人不能自拔,还能在最关键的时刻让蜜穴向里收缩,见刘安那厮在自己身上用力地抽插,脸上已经冒出了汗水,虽然控制着那股真气不能说话,风大娘的脸上却满是嘲讽的笑容。
刘安感觉自己像是在做着毫无意义的运动一样,膨胀的分身没有给自己带来一点充实的感觉,看着女人脸上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侮辱的笑意,一股怒火已经从心中窜起。一边继续抽插,一边狠狠地在风大娘的屁股上掴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掌下去像是拍动了她蜜穴里的机关一样,饥渴的肉棒立刻被紧紧地吸附。
原来风大娘腹中含着那口真气控制着穴肉,被刘安冷不防狠狠一拍之下,真气打散,原来收缩的穴壁松弛下来,夹住了里面的肉棒。风大娘美目翻白,口中吸了一口冷气,突然的压迫让她浑身一颤。刘安开始兴奋地大力抽插起来,虽然被他插得浑身酥软畅快连连,风大娘还是提起那口真气,试图自救。
肉棒的突然空虚让刘安从快感中惊醒,他恼怒地举起手掌,更加大力地落在风大娘的屁股上面。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淫水泛滥的蜜穴又一次紧紧地夹住了他的肉棒。
也许是点穴的时间到了,也许是被刘安打动了穴道,风大娘的手高高举起,她的穴道已经解开,就在刘安忘情抽插的时候,一把冰冷的匕首突然刺入了他的胸口。他的眼睛用力地张开,一副极端痛苦而无法相信的表情,风大娘嫌恶地把这个男人从身上踢开,身体却因为突然中止的侵犯而空虚起来,尚未流尽的淫水还在往洞口溢出。
手指伸进骚痒的蜜洞,想象着尹大川的样貌,风大娘发出动人的呻吟。这个呻吟渐渐变得强烈,又渐渐变得低沉,手指再快速而用力地抽插了几下,风大娘的身体迎来了兴奋地战栗,汹涌的蜜汁从小穴深处流出。
更敲三响,周围已经被静谧笼罩。尹大川的屋外,掠过一条人影,轻轻地推开门,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黑影钻进门缝,他的剑像一条闪电一样刺入床上的被子。倘若尹大川就睡在里面的话,他的命在今晚就要结束,三更半夜,他不躺在床上,又会在哪里呢?
尹大川真的没有躺在床上,今晚他就坐在屋顶上喝酒,黑影把剑刺入被子的时候,他的酒也正好喝完。下面的,找我什么事?他道。最快最新的小说就在 3W.kekepa.C0m
黑影从门里跳出,一纵身跃上屋顶,他看着尹大川,多少有一点吃惊。
尹大川的手里也握着一把剑,无情剑客的剑。请问……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的剑已经出手,他的剑很快,也很准。但是这次他遇上了一个比他出手更快,也更准的人,他的咽喉发出咯咯的声音,眼睛睁得很大。
死在尹大川剑下的人,他们在被这利刃封喉之前,决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快的剑;直到他们在一刹那间感觉到似乎是一条细线划过咽喉,然后是那漫长的冰冷,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死死地盯着他手上的剑,却从未见他出手。
尹大川的剑够快,因为他知道只有比别人快,而且要快很多,你才能在这个江湖的纷争中活下来。他之所以可以让自己的出手变得这么快,还得多亏了风二娘抛下他跟了玉连城,那段痛苦绝望的日子让他在以后学会如何在出手的心无旁骛,要做到这一点很难。幸而多年的孤独让他理解了寂寞,当他需要拔剑的时候,世界就变得只剩下他自己。
尹大川把剑上的血在尸体身上抹干,他摘下尸体腰上的令牌,看到上面写着御剑山庄四个字。他突然觉得很想喝酒,但是他的酒却已经喝完。



酒店都已经关了门,只有风大娘的酒楼还灯火辉煌。还没到门口,风大娘的笑声已经远远地飘来。他进去拣了个角落坐下,向小二要了一壶酒。
其实风大娘自他一进来就已经看到他,只不过为着白天的事情,心里还有点愤愤不平,所以故意装作没看到。像是巡视了一周才发现尹大川,她笑着在他旁边坐下来。
咦,原来那个小二呢?喝着酒,这一次尹大川忽然觉得高兴起来。
风大娘瞟了他一眼,咬着声音道: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在老娘身上打主意,我已经成全了他,送他去见阎王了。说完夺过尹大川手中的酒杯,一口饮尽,道:说起来,好像是你主意?
尹大川笑着给自己满了一杯,道:我是害怕有什么歹人乘大娘你危难,对你不利,所以让他照顾你一下,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胆大妄为。刚满的酒又被夺走,风大娘仰头喝下,拿着迷离醉眼望着他,这么想,你还挺关心我,我还得谢谢你不是?
尹大川索性拿起酒壶往嘴里倒起酒来,他忽然发现这个女人变得如此有趣起来,他给她满上,和她干了一杯。
风大娘渐渐地醉了,她扑在尹大川的身上,低声道:我醉了,你把我扶到楼上去吧。
他没有拒绝,把她抱起来,走到楼上的房间。他刚把风大娘放下,后者就抱住他,一张红唇贴住了他的嘴,一边亲着他一边呢喃着他的名字。她的身体摩擦着他的,有一种强烈的欲望在这两具肉体上蔓延开来,他把她抱在怀里,含住了她的舌头。风大娘的身体微微颤动,没想到他的回吻,她的眼睛里都变得湿润起来。
风大娘被放到床上的时候,她迷人的娇羞让尹大川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感觉十分短暂,转瞬即逝,他拨开风大娘已经解开的胸围,她饱满的乳房立刻富有弹性地展现在他面前。风大娘浑身散发着十年来从未有过的气息,像是一朵花另一种意义上的绽放,别样风味,更是迷人。尹大川的分身一进入风大娘的蜜穴,就被无数的蓓蕾裹挟吸附,每进一点,都显得那么艰难,风大娘的呻吟悠长,她感觉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下体,否则她不会让它这么拒绝他的进入。
坚硬的肉棒越进越深,风大娘的心都被吊了起来,丰满的胸脯随着呼吸急促地起伏着,她感觉身体正在面临着一次释放,而尹大川的身体开始动作起来。
他们静静地配合着身体的运动,只剩下轻轻的呻吟和身体交合处发出的声音,但是他们正在经历着越来越难以抗拒的快感,风大娘的小腹深深地凹下,她做了一个很难听到的呻吟,虽然表面是如此平静,但她的深处已经有了强烈的反应。
尹大川也释放他多年来一直被他忽略的快感,肉棒喷射出的灼热的液体一次又一次打动着风大娘的花心,把她的高潮一直推到了云端。
天已破晓,风大娘被尿意憋醒,身体的兴奋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见的是昨夜同床的男人。上了个厕所,到楼下问伙计有没有看到尹大川离开,伙计打着哈欠摇摇头。
他当然没有看见,因为尹大川是从窗户里走的,这些年他一直习惯了一个人,他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喝酒。昨晚的事难免浮上心头,他还清楚地记得风大娘酣眠入睡的样子,那个样子很好看,她抱着他,脸上满是笑容,这个笑容也很好看。
他想就这么多看一会,但是尸体,令牌,御剑山庄之类的映像让他烦躁起来,他松开她的手,想到了离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