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道士

男子在林中左转右走了半天后,来到一座破败的山神庙前,随后男子的身形没入一片漆黑中不见了踪影。猫二道眨了眨一双绿豆王八眼,将食指中指并作一起在眼前一晃,天眼咒的功法让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把周围三米之内一切有形无形的东西看了个清清楚楚。猫二道纵身来到破庙外的窗前往内一看,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更多精彩小说就在br>在倒垮的山神爷雕像下,一红衣女子披头散发脸上竟无半点皮肤,露出一副血森森的骷髅鬼头。之前那脸色苍白的男子从黑衣中摸出一颗砰砰跳动的血红圆物捧到女子身前,焦急的对女子说道:「快吃下这颗人心,你便好了。」红衣女子伸出干枯的手爪一把夺过鲜血淋漓的人心,塞进自己的白骨口中咯吱咯吱吃了起来,人心的血汁顺着鬼女的腮骨,咕咕流下。
窗外的猫二道惊的连八字胡都翘了起来,他看见吃完人心的女子身上泛起一层血光,从脸上渐渐长出新鲜白嫩的血肉,就连她的一双枯爪也丰盈了起来。不一会,那鬼脸女子就变成了一个体态娇柔的美颜少妇。猫二道在心中暗赞道:
「好一个俏丽的美良家!」一旁的黑衣男子伸手抚摸着女子的脸蛋,兴奋的嘶喊道:「好,好!那人果然没有欺骗我们。只要再服八十颗人心,颖儿你便不用再忍受现形之苦了。」
那叫做颖儿的美少妇也抚弄起男子的面庞,一双秋水靓目看着男子,柔声问道:「范谏相公,我美吗?」男子激动的把她搂入怀里,连连答道:「美,美极了。美的我想跟你云雨一番。」女子听完把光滑的玉手向男子胯下缓缓摸去,凑到男子耳边妩媚的说道:「那你还等什么呢?相公快来吧!」范谏见颖儿如此饥不可耐,两只淫手抓住颖儿的大红胸襟一把扯开,一对香酥绵软的白乳从中蹦出,范谏附身含住乳尖美美舔弄起来。
颖儿迷离的微闭双目,昂头从香口中轻吐淫声:「相公轻些,奴家有些受不了要舒服到天上去啦。」范谏闻言吐出口中湿漉漉的乳尖,淫笑道:「我不过是尝了尝美乳你便受不了,等下交合起来岂不是要将你送上云霄?」颖儿自己扶住一只白乳顶进范谏的嘴中上下蠕动,一边淫叫一边答道:「那奴家就先送相公去极乐西天吧。」受了情欲刺激的范谏将自己和颖儿剥光,两条白腻的肉躯又亲又摸,缠绵融合到了一起。
隐身在窗外的猫二道一脸的馋像,吞了吞口水在心中暗想道:「待道爷我先观赏完这出春宫肉戏,再送你们这对恶鬼上西天也不迟。」打算偷窥到底的猫二道睁大了绿豆眼,胯下那根黑粗的鸡巴流着湿水高高顶起,目不转睛的盯着庙内交欢的男女。那范谏光着臂膀,俯身来到颖儿的肉前穴,口吐粗舌淫笑道:「骚颖儿,你怕不怕?」说完,范谏把掌中的玉腿一分,颖儿胯间流淌着淫水的腥骚肉穴露了出来。
躺在干草堆上的颖儿一声娇羞:「啊!相公好坏,羞死奴家了。」便舒展美足轻踢范谏的胸膛,两条白嫩的肉腿扭转个不停,要把私处的淫穴遮起来。范谏抚摸着光滑的腿肉,继续用力分开颖儿的玉腿。他岂会让香骚的肉穴轻易合拢?
不等颖儿反应过来,范谏便猛的含住阴蒂,将口中带着涎水的粗舌舔弄起黑蝴蝶的一对肉翅。范谏边舔边说道:「颖儿,我的舌功如何?是不是感到小穴里面一阵阵的收紧啊?」
那平躺着的颖儿扭腰摆臀,说不清她是要逃开范谏的那条淫舌还是在卖力迎合。她不答范谏的问话,只晃动着肉躯连连高声叫道:「啊~ 相公,相公!
不要,不要,啊!用力。」范谏听了颖儿的央求心中大喜,更加卖力舔弄起她的肉穴,一条粗长的色舌在肉穴内外上下翻飞,直把颖儿舔的欢淫不断。在窗外偷窥的猫二道心中欲火大涨,口中涎水咽个不停,他恨不得也加入其中,一品蝴蝶美穴的销魂滋味。
「相公,不要那么深!好爽。啊!」范谏把整张脸埋到两条玉腿中间,男人吸溜吸溜的舔阴声跟女子的欢叫此起彼伏。随着颖儿一声啊啊的淫叫响起,她夹紧了双腿把范谏的嘴舌硬从胯间挤了出来,再也不让范谏进入。范谏伸出舌尖把嘴边的淫汁舔进口里,这才满意的问道:「颖儿,刚才舒服吗?」颖儿突然起身扑倒毫无防备的范谏,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zezelu.net把光溜溜的肉躯骑到范谏的腰上。
只听颖儿又恨又爱的讲道:「奴家这对漂亮的白乳还没舒服呢。」说完,颖儿便双手扶乳,将又圆又大的酥胸塞进范谏口中。待范谏扬起脖颈卖力舔食之际,颖儿的玉指握住男人粗大的鸡巴对准着自己的肉穴洞口,然后将肥美的肉臀狠狠坐下,淫荡的叫声再次响起。范谏边舔着乳头边叫道:「啊!颖儿的小穴真紧啊!」颖儿也是淫叫不止的说道:「啊!相公的鸡巴好粗,都顶到奴家的花心了。





相公,让奴家来服侍你吧。」看小说,看电影就上br>颖儿在范谏身上卖力的晃乳摇臀,胸前的一对酥乳时而飞进范谏口中,时而悬在半空中来回摇摆。颖儿丰腴的柳腰用力贴在范谏小腹上来回搓动,把两个人舒服的又是一阵欢淫。一股股淫水从紧紧粘合的阳具肉穴缝隙间流淌而出,打湿了彼此的浓密阴毛。两人湿漉漉的阴毛黏在一处,散发出腥臊诱人的香气。随着颖儿的腰震越来越大,范谏和颖儿只觉得麻酥酥的快感不断从性器上涌来。
颖儿不顾一头的乱发,骑在男人身上拼命来回蠕动。她的腰肢摆动的越来越有力越来越快,胸前的那对白乳晃动的也更加剧烈,秀美的小脸上挂满了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快感。范谏突然抓住她的柳腰,颤抖着身躯大声急喊:「啊,颖儿,好颖儿,快,快点。要来了,我要来了。」颖儿闻言,一边连忙加快了腰臀的摆动,一边高声哀求道:「相公,相公别。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两具赤裸的肉躯似要晃动的天崩地陷。
躲在窗外偷窥多时的猫二道见状准备出手了,刷的从袖筒里取出一把桃木剑,死死盯着里面正欲抵达高潮的男魂女鬼。「呔!好一对偷欢淫鬼,猫道爷在此!」夸嚓,破庙的木窗碎了一地,一道身影如鹰隼般冲向正在激烈交合的男女肉躯。
被骑在身下的范谏只觉得鸡巴上一松,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神志,一股股浓白的鬼精噗噗射出,没烫在女子的肉穴里,全都喷到了自己的小腹上。
高潮完的范谏只听见颖儿一声惊叫,睁眼一看:一个穿着宽大道袍的矮丑道人不但一掌击飞了颖儿,还猥琐的把黄符纸按在颖儿的白乳上。范谏不由得鬼火怒生拖起疲惫的身躯准备一战,那道士却如鬼魅般闪了过来,将一把金光闪耀的桃木剑,噗的刺进范谏的鬼体,伤口处冒出浓烈的青烟。噗通一声,范谏摔倒在地哀嚎不起。猫二道见偷袭成功,便负手立在场内连连冷笑:「你二鬼还不束手就擒?」
颖儿一挥手,地上散落的红衣飞回身上,遮住了她赤裸的肉躯。颖儿指着猫二道怒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偷袭我们?」猫二道捏了捏嘴角的八字胡,洋洋得意的回道:「我乃猫山猫二道,专抓你们这些不投胎转世却为祸人间的戾鬼。
识相的就乖乖让我超度,再敢反抗,本道爷就碎了你们的魂魄,让你们连鬼都做不成。」说完,猫二道在口中念起往生咒,他要将范谏、颖儿送还生死轮回之道。
可惜一段咒语念罢,竟无半点效用。二鬼依旧好端端或站、或躺在他的面前。
猫二道心中大骇,惊问道:「这?怎会如此?」美少妇颖儿变幻出一张狰狞鬼脸,玉手化作枯爪,狞笑道:「哈哈哈,臭道士!并非你的往生咒无用,而是我和相公早已无生无死不在六道之中,你那咒语自然不起半点效用!」猫二道闻言瞪大一双绿豆眼,说道:「一派胡言!这世间岂有不在六道之中的怪论!」颖儿没有搭理猫二道,她跳到范谏的身旁。那范谏身受重伤,已然化出了青面獠牙的戾鬼模样。
颖儿衣袖一闪,再次化作美少妇的娇羞模样。她褪下半边红衣,手扶一只白乳递到范谏嘴边,柔声说道:「相公快饮下我的乳汁吧,能医治你的伤。」范谏闻言伸出鬼爪抓住颖儿的白乳用力一挤,一股甘甜的乳汁喷出自己的鬼口,随后他又张开大嘴含住白乳舔弄乳头,直把颖儿吸的不断从鼻中喷出娇柔的喘息。范谏换着两只白乳来回吸食,不一会就恢复了脸色苍白的男子形象。
恢复如初的范谏将颖儿搂入怀里,一只淫手边伸进颖儿的红裙内揉捏着肥臀,边说道:「你中了这臭道士的符咒,也吸食下我的精华疗伤吧。」颖儿乖巧的跪在范谏胯下脱下他的裤子,从里面掏出那根湿漉漉的粗大鸡巴一口含住舔弄起来,范谏按着颖儿的头,在颖儿的香口中爽叫着抽插起来。两人视猫二道如死人一般,当着他的面激烈口合起来。看小说,看电影就上.Dedelu.CO
而那边的猫二道则暗暗在心里盘算:今日力敌已不可能,想智取又一时找不出什么破绽。唯有趁现在二鬼疗伤之际,先火速撤离这里再寻计较。拿定主意的猫二道恋恋不舍的看了眼颖儿红裙下撅起的肉臀轮廓,一抖道袍纵身跳出破庙,撒开脚步飞奔而去。半空中传来猫二道的声音:「二鬼给我听好了,本道爷虽是法道中徒,但也不能任意害了你等魂魄。且先容你们再多快活几个时辰吧,下次再见便是你等永别之期!」





过了好一会,破庙中享受口合的范谏偷偷问道:「臭道士果真离去了么?」吞吐着鸡巴的颖儿含糊不清的答道:「确是走了。」范谏连忙长叹一声把鸡巴从颖儿口中拔了出来,颖儿正舔的刺激,香嘴里一下变空甚为不爽,作势又要含住男人的鸡巴。范谏拉起颖儿说道:「好颖儿,欢娱不在一时。今日你我虽然唬住了臭道士,可是下次岂还有这等机会?那道士的法力非你我能敌,还是先寻个安全之处要紧。」颖儿眨了眨美目,略有不满的说道:「待我们寻到去处后,相公以后入式操弄奴家可好?」范谏揉了揉颖儿的白乳,淫笑道:「哈哈,只要躲过了臭道士。莫说后入式,倒拔杨柳也不在话下!」一番话说完,范谏便搂着颖儿化作一阵黑风,不见了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