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秦记之纪夫人找男人

「董爷可曾婚配,有几房家眷?」纪嫣然问道。
董匡却摇了摇头说:「董某粗鄙人一个,至今仍是光棍一条。」
纪嫣然将信将疑,董匡却接着说:「多年以前,董某曾经也有过一房婚姻,
不过不幸的是,贱内在几年前因病过世,之后董某也没有再续弦了。」
「是嫣然无礼,无故提起董爷的伤心事。」
董匡摇了摇头,说道:「此事已经过了多年,董某也已看开。」
「那董爷为何不再娶一房呢,一个人不觉得寂寞吗?」
「寂寞是有的,但总归不想将就自己,就像是栗王一样,非得遇到自己中意
的女子,才愿意释放自己的感情。」说着,直勾勾地在纪嫣然身上扫了几眼。
纪嫣然被董匡火辣的眼神看得有些不习惯,却并不恼怒,只是转换话题到:
「董爷走南闯北多年,可有些什么新鲜的事,可否说给嫣然听听。」
董匡笑道:「夫人但有兴趣,小的自当讲来。」说着,就将自己的很多过往
的轶事说给了纪嫣然听,纪嫣然虽然也算的上是见多识广,但董匡那样的行赏人
的生活,却并没有经历过,反倒是听得津津有味。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聊了很久,也走了很远,直到马场已经几乎消失在视野
尽头了。
此时,纪嫣然已经听董匡讲了很多事了,似乎就像是当初听项少龙的故事一
样,深深被这个男人吸引了。但她也不知道,这只是一种好奇,还是一种淡淡蕴
育的好感。
「对了,纪夫人,远处的那座山是什么去处?」董匡指着远处的一座黑色的
山丘问到。
「那叫暗苍山,因为山上长满了深色叶子的植物而得名,山上奇花异草甚多,
还有潺潺山泉,是个美丽的所在。」
「哦,没想到这北疆竟然有如此的去处,真是另人惊喜。」
「倘若董爷有兴致,哪天差人引你前去游玩一番。」
「如此甚好,哪天夫人有兴致的时候,我们便前去游玩一番。」其实纪嫣然
本来的意思是让人陪董匡去,而董匡言下之意,似乎只是想邀请自己前去,也没
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若无其事地说着其他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纪嫣然伴随董匡搭理马场的事情,而董匡总是有意无意
地制造着各种和纪嫣然独处的机会,纪嫣然也在这段时间里,意识到董匡真的是
一个迷人的男人,他时而粗犷,充满了男人的异性魅力。时而又很细腻,纪嫣然
不常对外面表露的内心世界,似乎总能被他看透。
一股淡淡的情愫冲淡了她对项少龙的怀念,她内心,希望这样的时间,尽量
长一点。自从项少龙受伤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男女之情了,但董匡的出现后,
似乎让她回到了那个春心萌动的年纪。就像在赵国的时候,用心去期待,用心去
感受着。
但似乎好的时间总是会很紧张,一天晚上晚饭后,仆人传来书信说,项少龙
将在后天返回。本来项少龙的回归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但纪嫣然心里似乎有些
失落,她甚至希望项少龙再晚几天回来。拿着书信,纪嫣然坐在凉椅上,怅然若
失地发着呆,闹钟尽是这段时间和董匡在一起的情绪。
这时,薇儿悄声走到纪嫣然,突然跪了下去。
纪嫣然吃了一惊,还以为薇儿遇到麻烦了,连声追问,却听见薇儿小声地说
道:「薇儿当日流落奴婢市场,多蒙小姐慷慨搭救。自从被小姐带入项府以来,
小姐对薇儿表面说是主仆,其实薇儿知道,小姐其实一直把薇儿当妹妹看。薇儿
原本打算终生不嫁,伺候小姐一辈子,但董爷的出现,让薇儿深深爱上了他。薇
儿虽然多次压抑自己,但终究抵挡不了董爷的吸引力。薇儿只求小姐能够答应,
让薇儿跟董爷走,薇儿就算来时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小姐的恩情。」薇儿一边
说着,一边声泪俱下。伏在地上,止不住地抽泣着。
纪嫣然叹了一口气,哀婉地说了句:「痴儿…」走过去,扶起了薇儿,用手
绢替薇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可怜的孩子,我明白,我明白,我答应你
了。」
薇儿听了纪嫣然的话,立即欣喜若狂,又跪了下去,向纪嫣然连连磕头道谢。
纪嫣然笑了笑,打开梳妆盒,拿出了一个黄金的镯子,一边拉起薇儿的手腕,
一边替她带上,一边说道:「薇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如果你真有
情,董爷也有意,等老爷回来,我就让他初面,替你说项,让董爷纳你做填房。」
薇儿一听,竟然高兴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薇儿不敢奢求,只求小姐能
够答应让薇儿做董爷的丫鬟,薇儿就于愿足矣。」
纪嫣然笑道:「你说了,我一直拿你当妹妹,既然是妹妹,当然不能委屈。
况且,这些年你在我的培养下,无论是才具相貌,还是为人处世,别说填房
了,当董爷的夫人也是没问题的。「
「谢谢小姐,」薇儿发自肺腑地说道。
「不用谢我,也不怪你,董爷本就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纪嫣然微微叹
气到。
是夜,纪嫣然留这薇儿在房间里,与她同榻而眠。主仆二人在一起的时候不
多了,因此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般。两人聊了很多,从见面时的往事,到两人的
共同经历,当然聊得最多的话题,还是董匡。
突然,纪嫣然说道:「薇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跟董爷……嗯?」
纪嫣然的言外之意显而易见,薇儿虽然声音害羞,还是小声地「嗯!」了一
声。
「其实你瞒不过我的,那天董爷替你解围后,你看他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了。
在那之前,你看他的眼神中,可能是仰慕,崇拜。而在那之后,你看他的眼
神就是充满了一阵浓浓的爱慕。第二天,我见你大早上的找不到人,而白天见到
你的时候,走路有些不自然,就猜到了,你小丫头是不是吧身子给董爷了。「薇
儿被纪嫣然说得害羞,不敢答话。纪嫣然却笑了笑,小声问道:」告诉我,感觉
怎么样?「
薇儿身子微微一颤,顿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道:「每次薇儿都被弄
得像要死了一般」
纪嫣然听了,哈哈一笑,在薇儿身上一拧,调笑到:「真是个春心荡漾的小
丫头」
而这时,薇儿将嘴凑到纪嫣然的耳边,突然说道:「小姐,你要不要试试,
好舒服的。」纪嫣然勉强一笑,又是在薇儿身上一拧说道:「没羞没臊。」但脑
中,却不断幻想着在床上缠绵的两人。
忙碌了一天,纪嫣然很快就入睡了,直到半夜,纪嫣然突然觉得有些异动,
便睁开了眼睛。她六识本就敏锐,只是一听,便知道是薇儿偷偷从床上爬了起来,
披上一件衣服,小心翼翼地出门了。
纪嫣然心中一笑,知道春心难忍的薇儿又是去找董匡了。翻了个身想继续睡
觉,但却怎么也难以闭上眼睛。这段时间,她白天整日整日跟董匡在一起,似乎
有了很久没有的快乐。当今晚薇儿告诉她想跟了董匡的时候,自己心里竟然是微
微一酸。后天,项少龙就要回来了,她心中竟然是十分不愿。
叹了一口气,纪嫣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种久违的失落,尽然袭上心头,她
紧了紧环在胸前的双手,从床上下来,穿上了鞋子,批了件衣服,同样偷偷从房
间溜出来了。
此时已经是三更天了,空中的月亮十分皎洁,照得整个项府都亮晃晃的。纪
嫣然轻声轻脚地穿过了回廊,来到了董匡的房间门前,找了个最僻静的地方,顺
着窗户往里面望去。
果然,她看到了意料之中,又让她心血翻涌的场面。此时薇儿正浑身赤裸地
躺在董匡的身下婉转娇啼,承受着男人不断的冲击。从纪嫣然的角度看过去,并
不能看清黑暗中的薇儿的面孔,但从她不断四处挥舞的手脚,可以看出此时薇儿
正在情欲的巅峰。
月光照在董匡的背脊上,让他的结实的肌肉在月光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男
人的冲击疯狂而有节奏,就像是马中的王者栗王一样,每一下冲击都充满了力量,
在他的不断的冲击下,薇儿不断发出娇媚的呻吟,一边死死用双脚缠着男人的腰
肢,一边不断扭动着臀部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而就在这时,男人突然抬起头,望向纪嫣然的方向,纪嫣然一下浑身如同被
雷击中一般,浑身一颤。差点摔倒在地上。但此时薇儿还浑然不知,唔自疯狂地
呻吟着。
欲火,一下子被点燃,纪嫣然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火热从小腹处窜起,压抑太
久的情欲枷锁,似乎一下子被这个充满了魔性的眼神杂碎。
迷迷糊糊地,纪嫣然轻轻推开了董匡的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当纪嫣然
推开房门的时候,两人意识到,有人进来了,本来想停止,但又并且迅速地意识
到,进来的是纪嫣然。于是他们都没有停下来,他们都知道,此时纪嫣然进来,
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她心中的情欲也被勾起了。
于是董匡干脆抱着薇儿一个翻身,让薇儿骑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在薇儿的娇
臀上一拍。薇儿立即会意,乖巧地转过身去,背对着纪嫣然,让纪嫣然不必有和
她四目相对的尴尬,却又故意将两人的性器连接处对着纪嫣然,从纪嫣然这个地
方,正好可以看见男人硕大而坚硬的阳具,在薇儿的体内不断进进出出,上面沾
满了少女的体液,在月光下泛出点点晶莹的光芒。
纪嫣然看着男人和薇儿的动作,只觉得脸上着火一般,心也是要跳出来一般。
此时董匡正压面朝上,用深邃的眼光,赤裸裸地盯着她,没有任何的情绪,
却射出两道支持她内心的光芒般。纪嫣然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颊,终于控制不
住自己内心的情欲,走到床边,底下身子,从倒着的方向,吻上了男人嘴唇。
男人的唇很火热,让纪嫣然心中的欲火似乎得到了一些宣泄,对董匡的迷恋,
对项少龙的背叛,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竟然让纪嫣然发出嘤咛地一声娇喘。男
人一手扶着薇儿纤细的腰肢,不断摩挲着薇儿优美的背部曲线。另外一只手却抚
上纪嫣然娇嫩的脸颊,轻轻在额上一按,引导着纪嫣然张开了樱樱檀口,将一条
不老实的舌头伸了进去,和纪嫣然的敏感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不断纠缠着。
久违的热吻,炙热而疯狂,纪嫣然伸出双手,温柔地捧着男人的脸。晶莹的
唾液抑制不住地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一部分流入了董匡的嘴里,另外一部分则流
淌到了男人的脸上。
突然,薇儿发出一阵强烈的呻吟,动作速度变得前所未有的疯狂,不断扭动
着腰肢,让男人抽插的速度变得更快。纪嫣然看着逐渐进入高潮的薇儿,只觉得
一阵目眩,尽然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抚摸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袭,用双手感受着男人
的坚硬。这时,薇儿从前面伸过来一只手,她需要男人替她保持平衡,但董匡并
没有跟她十指相扣,而是拉过纪嫣然的手,往薇儿那拽了拽。
纪嫣然知道董匡要干嘛,心中的羞涩让她无法将手伸出分寸,但男人的手就
像铁箍一样,让她不得不将手伸了出去,将五指,跟薇儿的手紧紧扣在一起。薇
儿感受到了这是纪嫣然的手,微微一迟疑,却立即明白了董匡的意思,心中暗自
一笑,五指紧紧扣着纪嫣然的手,重新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这对主仆,不知道多少次签手,但这样的场景下,却是第一次。纪嫣然的手
心,紧张得冒出了汗珠,跟同样冒汗的薇儿的掌心紧贴着,但这时,纪嫣然更是
发现,目前的位置,正好是将自己的娇乳,最近距离地暴露在了男人的前面。
董匡没有错过这个好机会,立即张开大嘴,在纪嫣然丰满的胸部上咬了一口。
虽然此时纪嫣然尚穿着,但夏天的睡衣实在是过于单薄,拿一下火辣辣的刺
痛,立即清晰地窜进了纪嫣然的心里。纪嫣然并没有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身上的
刺激又多了一分,于是任由男人隔着衣物不断地吮咬着自己的娇乳,小嘴却主动
地溜上男人的乳首,伸出舌尖,在上面不断旋绕轻舔着。
男人火热的鼻息,不断透过胸前微微张开的衣襟,直接喷射在纪嫣然敏感的
胸肌上,而在不断的舔吸下,男人的唾液已经浸湿了单薄的睡衣,湿润了纪嫣然
胸前那两颗早已经挺立的蓓蕾。强烈的刺激,让纪嫣然几乎是失去了平衡的力气,
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了董匡身上,仅剩下微弱的力气,勉强让自己不至于摔倒。而
此时,董匡的一只手,已经悄悄溜到纪嫣然背后的衣襟打结处,想要解开阻碍在
纪嫣然胸前的衣物的带子。
就在这时,薇儿突然发出一阵尖叫般的呻吟,嘴里也不断依依呀呀地交换着。
「爷……爷……薇儿美……美死了,要……要飞了……」而董匡似乎也进入
了巅峰,放弃了解开纪嫣然衣服的想法,重重地抓住了纪嫣然的一只乳房,用力
揉搓着起来。火热的大手,就像是钳子一般停留在纪嫣然的胸前,纪嫣然不由得
发出了一声娇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男人的激情。
薇儿的动作,在极度疯狂的顶峰,突然停留了下来。而董匡紧抓纪嫣然玉乳
的手,也前所未有的紧,纪嫣然知道,此时男人正将火热的阳精注入薇儿的身体
内,于是也加快了舌头碾磨男人乳首的速度。紧扣着薇儿的手,不断感受着薇儿
此时的快感,似乎那中让人飞升的快感,也能通过薇儿的手心,传递到自己心中
一般,纪嫣然只觉得双腿一软,侧身倒在了男人一旁的枕上,一股热流,立即从
双腿间涌了出来,顺着大腿内侧,一直流到了脚踝。
颤抖的欲望到达顶点的时候,纪嫣然突然闹中感受到一种被冰块砸中似的清
醒,短暂的头晕目眩后,立即从董匡的床上爬了起来,用力挣脱了董匡的手,一
溜烟地跑回房中,锁上了房门。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