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的挑弄

「大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
云遥领着两个小孩来到一个美丽的山谷处,这是他偶然之下发现的一个好地方。
云遥见到两人的兴奋的模样,不由童心大发,呵呵笑道:「你可以叫它云遥谷!」
叫了项越来到身前,问道:「会抓鱼吗?」
项越应道:「会!」
云遥笑道:「好!抓一条给我看看!」
见项越四处张望,随手拔了把匕首给他,道:「用这个抓条鱼给我看!」
小项越兴奋的大声答应,脱了鞋子,急步走到湖边去了。
再向素儿道:「素儿过来,让大哥哥看看你。」
素儿来到云遥身前,云遥便将她身上的布解了下来,露出光光的小女孩的身体。
云遥将素儿抱了起来,移到山谷中的小湖边,将她幼小的身体泡到水里,笑道:「冷吗?」
素儿笑嘻嘻的道:「大哥哥~~我觉得很舒服~~!」
云遥心中一动,道:「不要叫我大哥哥了,便叫哥哥吧。」
说罢开始替她检视伤口。
素儿的肌肤十分细嫩亮白,幸好伤口不深,不会留下碍眼的疤痕。
当云遥的手指划过素儿的两颗小乳头旁边的伤处时,素儿叫了一声道:「哥哥,痛~!」
云遥听得呆了一呆,因为倩儿也向他说过同样的话。
素儿的胸口还没点发育的征象,心中一热下,将嘴吻向了那颗可爱得有如樱桃的乳头处。
见素儿娇小的身体抖了一下,便道:「弄痛了你吗?」
素儿摇了摇头,小嘴现出了一个可爱的微笑,道:「哥哥,很舒服~~不过有点痒。」
云遥嗅着小女孩身上独有的气味,心头竟一阵迷糊,下意识的伸出舌尖,将一颗樱桃卷缠其中,轻轻吸啜着。
素儿却「啧」的一声,笑了出来道:「好痒啊~~」
云遥让小女孩身上的两颗小乳头都沾满了自己的津液后,柔声道:「舒不舒服?」
素儿点了点小脑袋瓜,道:「舒服多了。」
云遥吻了吻她的小脸颊,两手从后面下移,滑过她的小背,来到两团还是平平的小臀上,轻轻的抚弄着,问道:「有没受伤?」
素儿猛摇着小脑袋道:「没有啊~~!」
云遥将湿漉漉的她抱了起来,坐到自己的怀里,又摸着她一对幼小的大腿,道:「这里痛吧?」
素儿点了点头。
云遥铺好了一片布让她躺着,正要用指尖为她涂上伤药,素儿却道:「哥哥用你的舌头好吗?好像好舒服喔~~」
云遥「嗯」一声,先将药油含进嘴里,再用舌尖涂在素儿一对大腿上,大腿内侧的肌肤特别细嫩。
他越舔越起劲,抓起素儿的一双小腿、小脚,仔细的舔弄着,让这个娇小的身体,全有过他唇吻的痕迹。
每当他的舌滑过敏感的地方,素儿便会笑了起来,小女孩天真的神态,竟也有着一种天然的魅力。
云遥最后来到素儿两腿间的肉缝处,先以手指轻轻抚弄着,一手则轻轻按揉那对粉藕般幼弱的细白大腿,问道:「这里呢?痛吗?」
当他的手指擦过小女孩的下体时,素儿呆了一呆,看着他没有回答。
云遥皱眉道:「受伤了吗?」手指沾了点药油,轻轻擦在那粉红色的小花唇上。
素儿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看着他,却任他将散着草药香气的油涂满在自己连一根毛也不曾长出的下体。
云遥见她脸色有些奇怪,又道:「是不是里面也……」沾了药油的指尖插进了那道细缝之中,由于有了润滑,因此无需爱液也可轻易进入。
云遥凝看着呆若木鸡的她,手指在她未长成的阴道中轻轻地来回翻弄着,问道:「痛不痛?」
素儿也只呆望着他,却摇了摇头。多余的药油从她胯下粉嫩的肉缝间滴了出来。
云遥将手指抽了出来,见她默不作声,便道:「是不是用手指不舒服?那哥哥用舌头好了。」
说罢,俯下身来,轻轻舔弄素儿腿间的细缝,向她道:「痛吗?」
素儿摇了摇头。
云遥将舌伸进了细缝之间,来回搅弄,发出一阵阵「雪雪」的水声。
素儿稍为分开大腿,娇小的身体一动不动,任他在两腿之间的腔内涂药。
云遥将嘴移离了素儿细白的大腿,看着她娇小的身体,却一震醒了过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回忆里,他不也曾替倩儿做过相似的事?
这……
素儿忽天真的笑了笑,道:「哥哥,素儿觉得很舒服。不过……」
云遥感到自己的心在狂跳着,喘息道:「不过什么?」
素儿指了指自己的下体,道:「娘亲死之前说过,谁碰过那个地方,便要做素儿的丈夫。」
云遥吃了一惊,搔着头道:「那个被我干掉的,不也碰过了吗?」
素儿大摇其头,道:「我没让他碰,他是坏蛋、弄痛素儿~~素儿不要他当丈夫~~!」
云遥由骇然转为失笑,道:「这么说,我现在是素儿的丈夫了?」
素儿笑着点头道:「是啊~~!哥哥弄得素儿好舒服,所以素儿就让哥哥当丈夫了。」
云遥想着刚才的情况,心中一阵惭愧,一时说不出话来。
项越这时刺中了一条大鱼,来到他面前道:「大哥哥!看!很厉害吧?」
云遥也想不到这么快已给他刺着了一条大鱼。当然这也是因为云遥看上了这里易于觅食,故让他们暂时留在这儿。
云遥见他身手了得,眼光锐利,出手、反应皆快人一筹,有点像自己般是练武的料子,不由心中一动。
笑着点头,又道:「会弄火烧熟它吗?」
小项越搔着头道:「会呀!不过……不过这里没有火石。」
云遥讶然,想不到他小小年纪竟就已具备生存条件了,从包袱里掏出两颗火石,道:「这里有!用这个。」
素儿好奇的看着项越手的石道:「这是什么石头?」
小项越竟已做起小老师来了,道:「是火石,用来起火的!来!帮我忙找枯草去~~!」说罢跳了起来,干起他起火的大业去。
素儿「喔」的一声,一边乱跑一边叫道:「找枯草~~找枯草~~」完全忘了未久之前遭遇的厄难。然而她说要找,却连什么是枯草也不知道。
云遥看得笑了起来,沉重的心情竟被拂得一干二净。
童真,有时确是伤痛的最佳疗方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