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髓异形】

我是一个研究生物科技的科学家,已经年近40岁,发表了很多论文。我在脑神经再生及生物基因重组再生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并已经开始进行了动物实验。
于是我急不及待要把我的研究成果,跟我的爱人亦是我的同事徐雅丽分享。
她是一位脑神经外科女医生,后来到了这里跟我做研究。当我去到雅丽家的门口时却发现她正在跟另一个男人亲热。
我后来才明白,我们年龄相距其实太大了,她只是欣赏我的研究成果,但并不是真的爱我。我心灰意冷地在街上游荡,此时一辆车子失控向我撞过来,我没有闪避,于是我便被撞至昏迷了。
当我醒来时,我看到一个玻璃罩,周围都是水绕着我。我眼球转动至另一边看到一个玻璃柜,从玻璃柜中的影子中,看到自己竟然只剩脑部、双眼及脊髓。
原来他们基于我的研究论文,把我作为实验品,发展出强化神经再生基因技术。
他们把听觉感应器安在我脑旁使我能听到声音及把我接上电脑语音系统。不过我没有利用该系统说话,因为我不甘心成为实验品。
我听到他们大致上说「经过十三年的努力,脑神经再生的研究终于成功了,大家看实验品的脑电波也很正常。」原来从我车祸至今已经十三年了,我看到徐雅丽她跟十三年前一样漂亮。而今天亦是她的生日。我听闻实验室人员的对话,今天她的十二岁女儿也来到这实验室里跟她一起庆祝生日及庆祝研究成果,闻说她的女儿是一个十分可爱及讨人喜欢的女孩。
我心想「原来她已跟那个有钱的俊男结了婚,有了女儿,有了幸福家庭。而我什么也没有,连肉体也没有,可恶!」之后到了下午茶的时间,实验室人员都去了泡茶。我看到一个穿着校服十分可爱的小妹妹好像迷了路似的走进我的房间来。我想实验室日常应该不会有小孩的,莫非她是……我透过电脑用合成言语声音说「小妹妹可不可以帮我关掉那个保安系统的按钮。」小妹妹「你是谁?妈妈说过我不可以乱碰实验室里的东西。」我「那么你看过来玻璃罩这边。看看那双眼球。」我用语言加眼神暗示来催眠小妹妹,于是令她不自觉及蒙蒙浓浓地走向关掉保安系统的按钮那边。
我「对……对把那个按钮按下去便可以了。」小妹妹按下了按钮,保安系统立刻中断。我利用脊髓上的神经触须一下便打破了玻璃罩顶的盖。并从内玻璃罩中爬出来了,脊髓上的神经触须就好像我的手脚一样不停挥舞。
被催眠小妹妹看到此情景立刻惊醒过来,并大叫的逃跑。
小妹妹「哇,哇,怪物呀!。」我用神经触须在天花板上灵活快速的爬行,并跳到门前阻挡小妹妹的去路。
小妹妹「怪……怪物!不……不要过来呀!」见到去路被阻小妹妹立刻转身逃跑。于是我用神经触须强劲的跳跃力,一跳跳上小妹妹的背上,并用神经触须卷着她的脖子。
小妹妹尖叫「救……救命呀,放开我呀。」我把主脊髓未端抬起,然从小妹妹的颈椎骨钻进小妹妹的脊骨中。此时小妹妹大叫了一会……小妹妹「呀~~~ 呀呀,不要……干什么……」之后小妹妹便停了下来,手脚的挣扎也停顿了,并坐了在地上。
我的脊髓像小虫般蠕动滑进脊骨中去,小妹妹的脊髓被化成了水并从颈椎骨的洞孔中流出来,我的脊髓取代了小妹妹原来的脊髓,完全藏入了小妹妹的脊骨腔内,我把脊髓侧旁的神经触须与小妹妹身体的神经连接起来,此时小妹妹的手脚及腰突然强力的绷直了一下。
我渐渐感觉到小妹妹的身体,并开始受我的脑袋控制了。我用小妹妹白嫩的脚站起来。现在除了头部外,整个小妹妹的肉体都受我控制了。此时的小妹妹发不出声音眼睛不停的转动并流着泪。
我控制小妹妹的一双细小的手把后脑的秀发从两边拨开,之后我把其中一条神经触须角质化形成一把生物利刃。我用生物利刃把小妹妹后脑的头皮从中间切开,之后再慢慢锯开头骨,然后神经触须变成吸盘状吸起了小妹妹的头骨。小妹妹的脑袋便呈现在我眼前。
我把神经突足插入小妹妹的脑里,小妹妹闭上了眼张着口的表情停顿了。我慢慢地吸取小妹妹的记忆及基因组织,而小妹妹的脑像雪糕般慢慢溶掉并变成一摊水,最后脑腔内只剩下两颗眼球。我把自己原来的眼球从眼球神经末端处割下,然后眼球神经末端伸延并接合上小妹妹的两颗小眼球。
我的脑比小妹妹头骨还要大,于是我慢慢的把脑部压缩并塞入小妹妹的脑腔中,又把脑膜基因重组成小妹妹的基因以免身体排斥。我完全取代了小妹妹原有的脑袋。之后小妹妹的身体抖了一下,我便完全接通了小妹妹肉体的所有神经网路了。
我分泌了基因激活素到小妹妹的头骨盖及头皮,然后用小妹妹的手把头骨盖回及合起头皮,被我基因激活了的头骨细胞及头皮细胞很快速的癒合起来,最后回复了小妹妹原来头背部的模样。
我慢慢张开明亮的双眼,面向玻璃柜欣赏自己新的身体,并感受女性的感觉。
从小妹妹的记忆中得知其名字叫王静雪。我抚摸着静雪的身体,并用静雪娃娃般的声线说出……静雪「这个肉体已经完全属于我的了,终于可以再做回人类了,而且是寄居在这个可爱小妹妹的脑袋里。第一个肉体便能够作为一个美少女来重生真是令人兴奋了……哈哈哈。」静雪「从今以后我便是徐雅丽的宝贝女儿王静雪了。」我把实验室本生灯的煤气掣打开,煤气慢慢充满了整个实验室。此时有位实验室人员经过嗅到煤气异味进来了,我装扮静雪并天真的说︰静雪「呀,叔叔里面好像有漏气的声音。」实验室人员「什么!这是不是弄错了什么?咦……怎么玻璃罩内的实验品不见了?」在这位实验室人员不为意下,突然从静雪脖子背后飞出两条长长的神经触须,触须插穿了实验室人员的一双眼球并直插至脑袋之中,之后触须立刻缩回至静雪脖子背后,实验室人员的一双眼血如泉涌,这人被一瞬间杀死了。
之后实验室发生大爆炸,所以样本及资料都烧毁了。
静雪「啾,这样便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及可以消灭证据……呵呵呵。」大爆炸发生后雅丽不停的在四周找她的女儿。她一见到我立刻眼泛泪水。我利用静雪的记忆模仿静雪的行为举止,假装从大爆炸中逃出来后十分害怕,用一脸天真无邪的表情扑向母亲的怀中说……静雪「妈妈……我很惊喔,呜呜呜。」雅丽「静雪很乖,不用怕。」静雪「呜呜呜……不要离开我,我很爱妈妈你哟。」雅丽完全察觉不到,我杀了她的女儿,吞食了她女儿的脑部,并完全取代了她的女儿。我把头贴在雅丽的胸部,一边嗅着雅丽的体香,一边装扮静雪的哭着……雅丽「不用怕,妈妈永远都跟静雪一起,妈妈永远都爱你。」静雪「那么妈妈……你永远都是属于我的了。」在妈妈的怀中,一条怪异的神经触须在静雪脖子背面的颈椎骨中伸出来,触须在静雪秀发的遮掩下的飘动着,此刻静雪那天真无邪的可爱脸孔上露出了一丝不协调的奸狡微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