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风雨中

红烛燃尽,晨光透过窗棱洒落屋内,氤氲如梦。
许玲儿侧身蜷缩如猫儿,嘴角挂着身心俱爽的甜笑。饱满的胸乳,被弯曲的
身体高高拱起诱人的圆弧,又被一只强壮的男儿手臂环起紧紧搂住。一座梨形丰
臀也因此撅起,两片满月般的臀瓣中央散发出馥郁的香气,如熟果蜜裂。似是一
夜春情,仍留有残醉。
昨日林风雨一枪挑三姝,四人翻来覆去酣战难,也不知春戏几回,终于各自
心满意足方才相拥而眠。
许玲儿不堪征伐最早睡去,晨光初现时率先醒来。一对傲人乳房正被爱郎环
住,有力的臂弯从峰顶正正横过,正让大手满满掐握住一只。两枚玉珠正被臂弯
与大手顶住反陷乳肉,麻酥酥的难以自持。
初破身的新嫁娘不敢稍动。昨夜早已不堪征伐,可身体深处的欲望被彻底唤
醒。总对自己说不能再要了,缩在一旁只静观了一会儿便又无法忍受。月华与伊
丽丝极尽淫媚,林风雨又强又猛,勾得她欲潮刚退又起,实是停不下来。一想到
此处羞不可抑……
美娇娘骤然加快的心跳如何瞒得过与她贴肉温存的林风雨?同娶三美的新郎
官志得意满地醒来,忍不住满手的温香饱软,大手又揉捏起来。
许玲儿半身发麻,嘤呜娇喘一声又酥又糯,将月华与伊丽丝一同唤醒。兔后
环抱着爱郎一只手臂,两颗丰肥美乳直将男儿臂弯淹没。蝎后枕着爱郎小腹入眠,
醒来便见阳根近在眼前,浓厚的男儿气息直冲入脑。
春宵一日俱都尽兴,此刻便不敢过于放纵。三女先服侍林风雨穿衣起身,林
风雨又相伴她们端坐镜前描眉画目,略施粉黛。夫妻和睦,一屋子尽是浓情蜜意。
秦冰等人彻夜未归,想是事务繁忙不敢懈怠。林风雨领着三女出了听风观雨
阁正欲去寻。陡然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震得大地剧颤风起云涌。出云山都被
这声爆炸巨响轰得跳了一跳……
整个神州的目光都聚集在巨响的方向。一道血色光柱从天而降,另一道光柱
从地底升起直插云天。两道光柱汇集于一处,旋即因贯通了天地能量,紫色电光
缭绕柱身。血柱在电光映衬下也成了紫红相映之色,邪魅而诡异。
光柱出现的所在失去了朗朗晴空,天空变得暗淡,云彩变得阴沉,离得遥远
的出云山似都飘荡起中人欲呕的血腥味。
「是……是他么?」许玲儿失去了如花笑颜,圆睁的星目中难掩惊恐之色。
「等这样的光柱再亮起八道,他便要来了。」林风雨眉目无比凝重,魔鬼二
界来犯之敌未退,幕后黑手卡着可怕的时间点将要降临,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祸不单行!哎……」除了天盟高层的有限几人外,绝大多数修者对将有大乘降
世一无所知。然而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光柱,停下手中一切活计,忘了时间
……
噼里啪啦的紫电光柱通天彻地足有六个时辰之久,终于蓄满了威能又发出炸
裂般的巨响。似是有恐怖的能量将天地撕裂出一个可怕的缺口。光柱所在的长空
现出个深不见底的幽深黑洞,虽只有一拳大小,但自成一处的神州天地终是出现
了漏洞。
林风雨叹了口气无可奈何。比起打上界仙宝通天血藤的主意,不如思量如何
对付降世的叶仙侯来得实在。
不需通知,天盟高层不约而同聚在一处。若说之前空口无凭尚有人将信将疑,
此刻事实摆在眼前,再没了任何犹疑。
莫非凡的推测一一中的,也是他率先打破沉闷道:「不必悲观绝望,咱们并
非没有胜算。」谷元真人振奋精神道:「正是如此,都是一副苦瓜脸还如何抵强
敌,抗外虏?诸位身为神州中坚之柱若都失了自信,大军又当如何?」神州大难,
昆仑掌门越发豪雄大气,让林风雨大为改观。比起他自己,有底蕴深厚的门派支
撑的谷元真人,更称得上神州中流砥柱。
林风雨摸了摸鼻子:「叶老鬼倒会挑时机。有大力鬼通风报信拿捏得怕将是
分毫不差,咱们是怕什么来什么,偏又躲也躲不过去。」想起仰望尚不可及的大
乘,喉中发苦道:「真要在胜负将分的时刻降临,说不得只能在下去抵挡一阵。
魔鬼二界倒要多饶诸位费心。」若说心中不惧定然是假,然而他最让人敬佩与信
任的地方正在于此:面对恐惧亦不退缩,绝不逃避所需担当的责任!
「我让杏黄旗助你。」若是战场僵持难以集中全力,这是最坏的打算,杏黄
旗应是神州唯一能对抗大乘修者的法宝。谷元真人等于将神州家底都掏了出来。
「我说,不是老子示弱。魔宗那帮王八蛋就不能将恩怨先放一放?携手先干
翻叶老鬼不成么?」端木恩赐心中大为不满,纵知道这不过一厢情愿,仍忍不住
说出笨话。
莫非凡举手示意:「不好意思,刚从内线得知的消息,痴人说梦!」满脸忍
不住的得意洋洋。
两帮人势同水火,互相间毫无半点信任可言,想要联手对敌简直如梦话一般。
面对大乘仙人损伤绝非一星半点,己方任何一点损失都将给对手可乘之机。更何
况仙人下界,所带来的更是神州从未见过的天才地宝。在损失,分配都无法调和
的情况下,所谓的联手也不过是相互使绊子,祸起萧墙的大笑话,最终白白让叶
仙侯捡个现成便宜罢了。
即便双方俱都有心,但也无力。
「莫兄何时有了内线?」这是条大好的消息,加之莫非凡嚣张得意到让人恨
不得当面擂上一拳的神色,一片阴郁中也着实引人注目。
不问还罢,莫非凡此刻简直合不拢嘴:「机密!不可说,不可说。林兄知我
有便得了。」林风雨心中暗呸一口。墨麒麟对尸解天鬼大动春心还是个秘密,所
知仅林家寥寥数人。林风雨作为知情人,一看这副恋奸情热的贱像哪还能猜之不
中?
「还有什么好消息?一股脑儿说了罢。」不能让这货继续得意忘形下去,宁
楠适时开了口。
莫非凡最惧太阴之女,忙整容道:「丑话先说在前,要对付叶仙侯,除了身
为天命之子的林兄,咱们再上去多少人都是白给,反添其乱。大乘修者有多恐怖
在下曾亲眼目睹,唯有依托神州世界之神意志相抗衡。咱们要做的便是让林兄无
有后顾之忧,以最佳状态迎战。」原本实力就弱上一截!云蕊重伤难愈,南宫紫
霞尚在闭关不知何时能出,凭空又去了一名最强战力,神州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此言一出,在座高人俱都沉默不语。以一敌多绝无胜算,就算抱团取暖采用
拖字诀,也不过是能挨一刻算一刻,终究要被生生耗死。——林风雨迎战叶仙侯
本就难以被看好,难道还指望他击败叶仙侯之后,仍有余力助阵么?然而除了拖,
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么?
最糟糕的是,即使叶仙侯降世之后两边罢战以观局势,叶仙侯大可选择先与
一方联手,然而选择神州的可能性微乎其微。都知道林风雨已成天命之子,将其
杀死有无穷的好处,甚至顺势夺取天命。这等能先易主客之势的好事,几不做第
二种考量。
沉闷凝重的气氛压得宁楠难耐:「丑话说完了,总该有些好听的罢?」谷元
真人朝莫非凡拱手道:「莫真人有预知未来之能,诸般时势都看得更加深远,还
请真人指教。」莫非凡手中摆弄着探灵罗盘沉吟道:「我方最大的优势,不过是
诸圣兽对鬼族的克制。在下对魔宗并无优势可言,鬼军便交给在下,妖主娘娘,
再借奢蛟王一用。至于魔宗那边只能由诸位出力,南宫庄主若能顺利出关,或有
转机。」众人同时皱眉。就算墨麒麟与巨蛟天蛇能克制鬼族,以二人之力对抗鬼
族大军也太过异想天开。莫非凡的说话全无道理。
「莫兄,此事开不得玩笑……妾身意下不如由妖族协助以敌鬼军。」旁人不
好驳了他面子,秦冰出声问道。
莫非凡难得沉稳下来,敛容正色道:「自然开不得,在下自有把握。有奢蛟
王相助,在下还有几招暗手,困住鬼军已是深思熟虑,诸位勿忧。这样,谷元真
人还请让白泽一行,当万无一失。」谷元真人道:「既有用得着处,自然如此。」
扶语嫣背靠椅座,只手托颊慵懒道:「奢蛟王闭死关尚在未知之数。」莫非凡道:
「奢蛟王已有感悟,他积累极深此番必能突破元婴巅峰。也不需许多时间。」这
话别人说起只怕过于武断,不过对于见过仙人的莫非凡来说自是可信。
扶语嫣悠然一笑:「便依上仙所言。」议论至此条理逐渐清晰,适时打些趣
话也让众人心中凝定不少。
「依莫真人之言,魔宗这边交在咱们手里。」谷元真人踊跃道:「后生可畏,
咱们可不能教比了下去。」「魔宗四大高手若联起手来恐怕压力更大,不如分而
拒之。求一个不胜不败倒也并非不能。在下虽不如诸位,倒想占个先……」上官
文辰话说得轻松,实则存了拼尽全力拖住一人,甚至已有必死之心,同归于尽的
想法。
「上官庄主不可勉力为之……」林风雨情急之下,也顾不得语出伤人。
「如此做法过于激进并不可取,还需从长计议。」莫非凡亦觉不妥。
宁楠无奈举手:「卫无涯还是交给我。」黑白郎君对阴阳门同宗始终未下杀
手,似有忌惮于同宗之谊,这一点不利用简直天理不容。既是定下拖延以待时机
之策,宁楠当是最佳的人选。只是此战不同往日,难保卫无涯不痛下杀手……林
风雨心中不愿,又无有他法。
「我去找肖钰。」同为精通阵法,王天翔自是单战玉面童老的最佳人选。至
于即将伤愈前来的五方大师众人心中多少都存有不信任之意,将关键的一环交付
实在难以放心。
谷元真人言道:「步夜风自然由本座出手为南宫前庄主报仇。」林风雨心中
咯噔一下,幸亏今日与会的是碧云宗现任宗主苏清怜,云蕊并未参与,否则不知
是怎生模样。只能暗暗祈祷这位刚烈的大嫂千万莫要拖着伤重的身子又要强行硬
来。
「剩下的有苏不言,只能落在妖主娘娘身上了。」莫非凡似笑非笑打量着慵
懒丽人。
扶语嫣轻笑道:「莫真人又有什么高见?有苏不言修为深湛,我怕是差得远
了。」莫非凡不答话反向林风雨道:「薇仙子的法则之网我已细细参详过,用来
对付叶仙侯实是最佳方案。如今天地之门已开,林兄与妖主娘娘不可再行拖延,
当及早同修共跃龙门才是。」见林风雨脸色尴尬,扶语嫣俏面微红,莫非凡又道:
「法则之网非是轻易能掌控之物,内含神州天地之威,又有无穷变化,须得长期
祭练才得大成。即便林兄有天命之助,亦不可分心二用等闲视之。妖主娘娘看着
势弱,实则手中掌有妖王印,若能善加利用反倒是最有可能破局的一环。二位还
犹豫什么?」离开藏剑峰,林家人相携前往后山琅嬛仙府探视养伤的云蕊。又前
往全心绘制法则之网的秦薇处。
易落落也一同随行,心中暗忖:大哥与扶姐姐也将结合,便只落下自己一人。
不免略有不郁,然则对日后两人感情的归宿又有更多的期待。
秦薇埋头皱眉心无旁骛,手中灵笔绘出一道道符文丝线,如蛛网般密密麻麻
布于案头的符纸上。一张便覆满桌面的符纸已堆叠成一人多高,共五叠摆放于旁。
每绘制一张,又输入真元调试修改完美,秦薇便将法纹注入水缸大的圆形玉
球中。桌面大的法纹进入玉球便缩成指甲盖大小,与已安置完毕的法纹一接,透
出碧莹莹的光芒便如活了过来一般。
光是看了一眼,林风雨便能感觉到其中巨大的威能。在玉球中尚且不凡,若
是平地延展开来将是怎样的威力无穷?同样的,又要有多少真元储备,历经多少
艰难的磨合才能与法阵融为一体,如臂使指。
他尚且如此,那么对于法则之网的总设计师,修为不高真元并不充沛的秦薇
而言……
林风雨一阵心疼。秦冰拍拍他肩膀宽慰道:「赶走叶老鬼,活下来!才是对
她最好的回报。」姐姐出声,秦薇才察觉有人来到从物件堆积如山的案上抬起头
来。短短数日,昔日丰腴的美人清减许多,圆润的两颊都凹下一块。杂乱的青丝
不知多久未曾打理,甚至额角正中还划了道符文线也未自知。
「为何不让人帮忙?」林风雨心中酸楚,将她横身抱在怀里聊表寸心,也强
迫她暂停繁重的阵法设计。
「事关重大,丁点儿差错都不得行,别人未必如我一丝不苟,不放心。」连
日来只有此刻才停下手头工作,此前专心致志还不觉怎地,一停便觉得双目刺痛,
索性猫身在温暖的怀抱,闭眼略作休憩。不想一股倦意抵挡不住地袭来,眼皮重
逾千斤懒洋洋地沉沉睡去,嘴里兀自念叨:「山川草木皆有灵,当统众灵之力化
弥天大网……」林风雨抱她入梦一动不敢动,只怕打扰了怀中爱妻。诸女也轻手
轻脚离开厅堂在外闲聊等候。
即使倦极而眠,秦薇依然秀眉微蹙,似乎梦中也停不下思考。一对硕乳随着
胸膛上下起伏,惊颤如波。微微张合的轻巧鼻翼传来沉重的呼吸,竟打起了鼾,
却一点不显粗鲁,反倒分外地可爱。林风雨心中爱煞……
不过半个时辰,秦薇便猛然惊觉,「哎呀,怎地睡过去了?」凭着极大毅力
撑起软绵绵不着力的娇躯,离开温暖坚实的怀抱,急急又向案头奔去。
林风雨知道劝不住,幸亏有一阵安宁的睡眠,丽人的精神明显健旺许多:
「杵在这儿作甚?快去找语嫣罢。」「也不忙这一会儿,多陪陪你。」林风雨笑
道。
秦薇停下手中灵笔凝望爱郎道:「语嫣这一口先天真阴非同小可,你莫要操
之过急一口吸纳,当储于丹田天地缓缓炼化。待夫君功成圆满,妾身便将此阵交
到你手中。」随着修为日深,林家诸女对《阴阳大法》的了解领悟也随之加深,
再不是昔年懵懵懂懂,只知听从林风雨指点的凡人。秦薇这一句提醒足见参悟深
刻,这一手法阵修为绝非凭空而得。
「我自理会得。你也莫要太过操劳当心伤了身体。与我而言,功成圆满是赶
跑外虏,还神州朗朗青天。爱妻若伤了身体,怎能领教为夫的阴阳双龙?」秦薇
心中一荡,面色摹地泛起酡红,双目媚如春水嗔道:「快去快去,莫要来打扰人
家…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