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酒店

「这鬼地方居然会有酒店,看起来好像还是五星级的,难不成这里有地下暗
河提供水源。」罗布泊本来就是中国四大无人区之一,在这里出现一片绿洲实属
罕见,更夸张的是这里居然还有酒店,逆颜抬头看了看,至少有20层那么高。

「这里挨着高速公路,出现也还算正常,毕竟这里是富豪聚集地嘛!」飞影
拍了拍身上的沙尘,和逆颜一起走进了酒店。

「老板,有客人来了,俩小妞……看起来好像还不错!」蝰蛇站在卧室门外
等候,「老板,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朴老板说话的声音非常享受。

蝰蛇进来后,眼前的景象让他非常为难。

赵美茹被箍穴绳简单却有效的绑住,手腕与脚腕在身后连接绑成了驷马,只
要用力一扯,手腕和脚腕中间竖向加固的绳子就会勒得更紧,双手没被包裹,但
一根绳贯通全身的捆绑方法让她无法摸到脖子后面的绳结,没错,先从脚腕捆绑,
然后连接到手腕,顺着并拢地双臂捆绑到肘部上侧2cm位置,接着顺着右边腋
下、颈部后面、左边腋下捆绑了一圈后回到手肘中部竖向加固的位置,最后往上
拉伸,绕过颈部后面的绳子再次回到手肘位置,并在这个位置最终打上了死结。
别管是哪只手,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用手摸到自己的肘部(右手摸不到
右胳膊肘部,左手摸不到左胳膊肘部,这是人尽皆知的人体学尝试吧?),而并
肘捆绑恰恰又将双臂合二为一,这便是欧式捆绑的奥妙之处。

不过真正的亮点不在于捆绑,而是赵美茹身上的女警制服,胸前最上面的两
个扣子被解开,傲人的胸部在粉红色胸罩的陪衬下显得娇艳欲滴,而深深地乳沟
更加深了所有男人的探索欲望。腿上的白色丝袜配上黑色高跟鞋,奇妙的色彩对
比更是勾勒出赵美茹修长的美腿曲线,而脚腕和膝盖处勒起的丝袜褶皱,诉说着
另外一种性感。一根粗大的肉棒伸进了少女迷人的小嘴中,伴随着猛烈的抽插,
男人的肚皮不断撞击着她那玲珑有致的小鼻子。似乎是肉棒太长太粗,少女粉色
的脸颊被这根不速之客弄得一鼓一鼓,细滑白皙的脖子也因剧烈的抽插憋得通红,
隔着皮肤都能看出喉咙被一根圆柱形的异物有节奏的撑起。少女脸蛋上无法干涸
的泪水,因窒息而不断翻白的大眼睛,单看这些就不难想象深喉给她带来了多大
的痛苦与无助。

朴老板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别管气管还是食道,只要湿滑柔软,就能给
他带来口交的快感。挣扎是徒劳的,无论少女怎么用香舌挤压,坚挺的肉棒如同
一根钢棍,完全无视少女的抗拒,相反的,少女香舌上的粗糙味蕾如同蠕动的肉
粒,随着慌乱的舔舐动作不断刺激着肉棒上敏感无比的表面,而龟头上的冠状肉
粒更是被撩拨的通红。随着抽插的时间越来越长,青筋暴起的肉棒随时都有喷射
的可能。

「啊!!过瘾!!」赵美茹跪在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朴老板则站在美女的
面前,以帝王般的姿态双手按住美女的后脑,不断的将美茹的头部往肉棒上按。

陈梦琪被绳索吊在床边的地面上,她的处境恰恰解释了赵美茹为什么不敢咬
断朴老板的肉棒。刚才朴老板让陈梦琪口交的时候,幸亏反应够快,要不然自己
的老二就被陈梦琪的小嘴阉割了!作为不听话的惩罚,陈梦琪被绑成了更加严密、
更加难受的后手拜观音,脖子被鞍带结高高吊起,高挑的身材与修长的肉丝美腿
必须完全挺直才能不被活活吊死,虽然踮起脚尖刚好可以减轻脖子处的压力,不
过脚腕上的绳子、黑色的高跟鞋、柔滑的肉色丝袜以及柔软不平的地毯,给少女
的平衡带来了巨大的困难。陈梦琪必须快速且小范围的挪动着鞋尖,不断寻找着
宝贵的支撑点,娇颤的双腿间不断发出「沙沙沙」的丝袜摩擦声,全身的体力都
用在脚尖上了,哪里还有精力去挣脱这严密无比的捆绑。

「哟,还是老板有魄力,这不听话的妞,就得狠狠地教训才对!」蝰蛇狡猾
的很,一眼就明白了朴老板的用意,赶紧阿谀奉承了几句。

「你刚才说,来了几位客人?」朴老板紧闭双眼,细细享受着口交的快乐。

「没错,我从监控上弄了张照片,这俩妞,绝对上等货色!!」蝰蛇拿出手
机,翻开相册给朴老板过目。

照片超清晰,拍摄的是逆颜和飞影在前台位置的样子。飞影还是那身黑色短
袖紧身上衣和黑色牛仔裤,垂到腰际的披肩长发乌黑光亮,标准的瓜子脸以及1
78cm的好身材,被紧身衣包裹的凹凸有致。而另一位小美女逆颜,跟飞影的
刚烈正好相反,恰好是大叔宅男们最喜欢的萝莉型,双马尾与齐刘海,外加惊艳
无双的面庞和孩子般的天真微笑,简直就是仙女下凡。人靠衣服马靠鞍,她的打
扮更让周围的服务生垂涎欲滴,白色紧身吊带背心和蓝色牛仔热裤包裹着跟年龄
不符的巨乳与翘臀,配上20D不透肉的天鹅绒白裤袜以及粉红色运动鞋,这样

清纯可爱的打扮,已不知成了多少男人意淫的对象。

「喔哇~~」朴老板也被两位风格截然不同的美女迷住了,这一着迷不要紧,
可害苦了我们的小女警赵美茹。刚才就有些把持不住的朴老板,现在不但分了心,
还看到如此香艳迷人的照片,憋了半个小时的肉棒终于再也按耐不住,一大股浓
稠的精液从马眼直线喷出,全部射进了赵美茹狭小的口腔里。赵美茹感觉到喉咙
处有好几股精液射出,拼命地把头向后仰,舌头先尽力地向前顶,希望把朴老板
的肉棒从嘴里吐出来,好吐出嘴里的精液。可我们的朴老板是情场老手,根本没
有撤出肉棒的意思,反倒是更加用力的按住赵美茹的头,紧接着又射出一炮!肉
棒此时还没有软下去,在赵美茹香舌的刺激下,肉棒兴奋异常,开了第三炮!粘
稠的精液已经超出了赵美茹的承受力,溢出的精液顺着赵美茹的嘴角开始缓慢流
出,形成一条乳白色的细线滴落到床单上。

「不许吐出来,全部吞下去!」朴老板厉声呵斥赵美茹,同时用眼神示意了
一下旁边的陈梦琪,这无疑是在警告还没有受到吊刑折磨的赵美茹老老实实就范。

20多岁的小女警不堪羞辱,终于流下了屈辱的眼泪,在朴老板和蝰蛇面前
毫无还击之力,身边的陈梦琪已经累得香汗淋漓,随时都有体力不支的可能。赵
美茹没有办法,默默闭上了睫毛如蝴蝶般的大眼睛,红灿灿的嘴唇吮吸住渐渐抽
出的肉棒后紧紧闭住,努力把嘴里粘稠腥臊的精液,拼命地往肚子里咽。

「这就对了!今晚给你吃点好的,作为口交的奖励!」赵美茹根本不会为此
感到高兴,回忆这段日子,先是被绑匪组织囚禁,接着又被囚禁在这里,苦难的
命运深深刺痛了少女的心——难道这辈子都要这样度过了么?

「蝰蛇,给我看这照片,你肯定还有什么话想说吧?」朴老板从蝰蛇那猥琐
的笑容中看到了一丝淫乱。

「哎呦喂,还是朴老板了解小的!」蝰蛇赶紧靠到朴老板身边,露出了阴险
的笑容,「咱要不学学绑匪组织,做做肉货生意?反正这不正好有送上门的妞嘛!
绝对是——」

「闭嘴!!」朴老板喝退了蝰蛇,一脸严肃的样子,「我说过,我们是来报
仇的,不是来干这种事的!虽说我现在做的事违反了中国法律,但这就是我的风
格,以暴制暴永远是最有效的方法!蝰蛇啊蝰蛇,亏我还把你当成身边的亲信,
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我们怎么能干!」

「蝰蛇知错了……」蝰蛇吓得赶紧后退了几步。

「记住,保守我们的秘密,好好招待那两位客人,毕竟是美女,对她们客气
点!」虽说不去做贩卖人口的事,可回味一下刚才两位美女的样子,朴老板还是
有些想搭讪的意思。

眼看着蝰蛇退出卧室,朴老板将赵美茹、陈梦琪姐妹分别绑在两把椅子上,
并用银灰色胶带缠住她们的眼睛和嘴巴,确认姐妹俩无法挣脱后,便径直来到了
高贵典雅的餐厅。

平日酒店里来的都是油头粉面的土豪与肥头大耳的老板,能来的女性撑死了
都是人老珠黄的阔太太。在这个西装革履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两位穿着休闲的
美女,不免引起大家的侧目,有几个大叔居然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直接对着两
位美女吹起了口哨。

「真恶心!这些大叔好讨厌!」飞影将厌恶写在了脸上。

「请姐姐不要节外生枝好么?」逆颜揉了揉眼睛说道,「轮胎的痕迹到这消
失了,这个豪华酒店肯定有问题,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在一群男人猥亵的目光中,两位美女选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两位小姐想吃点什么?」

逆颜抬头看了看这个「男服务员」,哇,简直帅呆了!飞影虽说依旧保持着
平时的冷漠,不过面对如此英俊的男人,内心深处还是忍不住翻汤倒海。

「啊……随便啦!很好奇这位帅哥有什么推荐的么?」逆颜脸蛋红扑扑的,
说话都有些结巴,可爱的大眼睛害羞的眨了眨。

「呵呵,不敢当,我是酒店的老板,第一次来的客人,我要亲自服务。」朴
老板差点被逆颜的样子萌晕,赶紧回避的那闪闪发光的大眼睛。

「哦,原来是老板,我说怎么气质不同于常人呢!」飞影也有些忍不住了,
故意接话寻找与朴老板对视的机会,「感觉你的长相……南棒人吧!」

「小姐好眼力,我确实是南
棒人,来到中国创业的。」

「哈哈哈,能在这吃饭真是太荣幸了,那我们随便要咯!」逆颜点了几个价
格不菲的菜。

「既然两位美女第一次来,这顿饭就免费吧,另外赠送一瓶红酒如何?」朴
老板觉得搭讪成功,故意展示自己的财富。

「哟,那还真是麻烦老板了!我们打算在这住一段时间,明天——」

「那我就好人做到底,住房免费!」朴老板赶紧打断了飞影的话,「请两位
小姐待会登记一下就可以。」

「哇——今天真是走运了!对吧姐姐?」逆颜高兴地样子差点迷死朴老板。

(法官办公室)

「什么!!??重新审理!!??」叶倾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此
荒谬的话居然出自领导之口。

「倾城啊!你这孩子真是的,我都说多少遍了,不要管这个案子!」电话那
头的领导说话有些着急,却也带着一丝无奈,「梅良志的父亲梅道德可是我们的
省长大人啊!这种人你都敢得罪,我这还是拉下老脸来好不容易给你求的情!梅
良志现在还有点烦,不过梅道德这个老滑头已经原谅你了,说你年青人不懂事,
以后——」

「你别说了!!」就算面对自己的领导,遇到不合理的事情叶倾城也敢直言
不讳,「跟你这么多年,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有多
惨你知道吗!有多少孩子被活活割下器官你知道吗!那么小的孩子,死都死不瞑
目,你居然让我向罪恶妥协?」

「倾城!」电话里的声音也开始变得严肃,「我这不是在命令你!是让你明
白和他作对的下场!当年跟他作对的你以为只有你吗?我也是其中之一!」

「……」叶倾城选择了沉默不语。

「我当年和你一样年轻气盛,可有些事我现在才明白,这就是为什么梅道德
那个狗杂种愿意原谅你!懂了吗?」这位领导虽说站在了罪恶的立场,但还坚持
为叶法官着想,「无论如何,你考虑一下吧!」

「不必了……」叶倾城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改变命运的话,「我,决不妥协!!」

日后的一段时间里,为了那些被害的妇女儿童,叶法官始终与梅氏父子周旋,
动用记者与外界舆论,虽说梅良志始终未被处死,但也一直没有机会接受重新审
判。

「老爷子,这娘们真他妈讨厌!天天没女人,儿子在狱里都快憋死了!」探
亲时间里,隔着冰冷的防弹玻璃窗,梅氏父子正在交谈。

「看来这娘们真是死性不改了,也好,爹正好有办法教训她!」老江湖就是
老江湖,总有对策可以教训别人,「儿子,别担心,很快你就能出去,而且……
哼!!」

(沙漠酒店内)

「你……感觉到了么?」趁着大家都在说话,飞影悄悄冲着逆颜说了一句。

「没错,无论是他本人的身体,还是送给我们的女士手表,都有一股元气的
味道。难不成这里……特工组织布下的陷阱?」逆颜担心饭菜里有问题,没敢吃
一口,她往手表内注入了大量灵力,努力感应手表内元气的主人。

「不太对……这股元气很复杂,我不记得它属于哪个太极特工的,难道是—
—无极特工?」一想到这个词,飞影真的有些害怕了。

「肯定不会,真要是无极特工,有必要跟我们卖这么大关子么?就算咱俩加
上灭魂姐,也不是无极特工的对手!我刚才检查了一下,饭菜没问题,或许是我
们想多了。」逆颜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以身证明酒没问题。

「不管怎么说,这个酒店肯定有问题,我们还是小心为妙!」

姐妹俩若无其事的吃起了美味大餐,完全没有注意到窗外远方的荒漠中,两
个极快的身影呼啸而过……

晚上12点,客人们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姐妹俩却来到了酒店的核心位置。

「这就是朴老板的卧室吧?似乎睡着了,我们进去看看。」逆颜悄悄的打开
了门锁。(心理学上讲,男性更喜欢将最保密的东西藏在睡觉的位置,尤其是单
身男性)

老板就是老板,卧室果然够大,屋内有一盏小夜灯,通过微弱的光线,床上
似乎躺着两个人。

「两个人,估计另外一个是朴老板的夫人吧,别管了,看看周围有什么线索
……」逆颜和飞影都是脱了鞋进来的,被丝袜包裹的小脚丫踩在柔软的地毯上,
展现出诱人的轮廓。

「小心点哦,屋里易碎品还不少呢……」

就在姐妹俩翻找东西的时候,床上的两个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又或是睡眠
姿势不舒服,身体扭动了几下。

「oh,shit!」姐妹俩赶紧捂住自己的口鼻,身体僵硬的站在原地,
生怕发出任何声音。

不过情况似乎和姐妹俩预想的不太一样,床上的两个人并不是在翻身,而是
在扭动挣扎,时不时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有点不对……」感觉两个人似乎无法正常说话,而且蒙着头睡觉,这也不
正常。

躺在床上的两个人用力蹬踹,姐妹俩再仔细一看,床尾有两双丝袜脚在挣扎
中露在了外面,丝袜在小夜灯的照耀下分别显示出白色与肉色。男人怎么可能穿
着丝袜睡觉?意识到不对的姐妹俩赶紧过去掀开被子,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姐
妹俩吓死!

这哪是朴老板和他太太啊!眼前这两名女孩的面部几乎被银灰色工业胶布完
全缠满,只留下鼻子部位,两腮鼓起,显然嘴巴里被塞得满满的,嘴巴外部被胶
带封得严严实实,将整个嘴巴和下巴全部包裹住,眼睛也同样如此。顺着床上两
名女孩曼妙的身材往下看,她们全身都被捆得结结实实!两个女孩,身上的衣服
都被扒掉,只剩下粉红色的胸罩和内裤了,腿上还都穿着一双不透肉的连裤袜,
果然是白色和肉色,脚腕处不光被棉绳「手铐式」捆绑了个结实,还引出一段绳
子连到双人床床尾,姐妹俩先开床垫一看,才发现床垫下居然还有两个铁环焊接
在床架上,引出来的绳子就连接在这上面。小腿、膝盖上下、大腿都有十几道绳
子整齐的勒着,绳子依旧是白色的棉绳,比较粗,这么密密麻麻的捆绑着,如同
给床上的美女们穿上了「绳袜」。而两位姑娘的上半身也同样都是绳子!双手在
背后被摆成标准的「W」型,双手朝上手肘朝下,还有一道绳子穿过双手手腕处
的绳子向上连接到脖子,如果两位美女双手想乱动的话肯定能让绳索勒紧脖子,
要是不想窒息就只能老老实实呆着。脖子还有一个金属项圈,这个项圈的另一头
通过一段铁链连接到了床头垫子下的铁环上,和床尾处的铁环配合默契,将两位
姑娘完全固定在了床上,身体被拉成一条直线,稍微晃动一下身体都会扯到脖子
与脚腕。胸部上下各有多道绳子将女子的胸部和在背后的手臂捆在一起,绳结位
置还被胶带一圈圈缠住,也就是说两位美女在这样的绑法下根本不可能有挣脱捆
绑的可能!绳子勒得确实紧,有些地方甚至陷进了两位美女雪白的皮肤内,将她
们纤细光滑的手臂勒成了莲藕状。

「天哪,这是谁干的!」逆颜有些惊慌失措。

「别管了,先解开看看,估计这两个姑娘是被朴老板绑架来的!」飞影说话
的声音有点大了,眼前的景象让她忘记了这是在别人的卧室。

绳子打的都是死结,逆颜和飞影的身上也没带刀子,只能先把姑娘们脸上的
胶带先撕下来的,却发现工业胶布一点不比医用胶布差,粘性实在是太好了。姐
妹俩小心翼翼的撕开姑娘们脸上的胶带,进程非常缓慢,撕到一半多的时候可以
清晰的看到嘴上的胶带贴合面印着两位姑娘的口红印,感觉这粘性已经可以替代
卸妆水了。刚才掀被子的时候床上的姑娘就已经意识到有人来了,现在感觉到了
有人正在帮助她们松绑,立马「呜呜呜呜」的叫了起来,飞影见状赶紧告诉她们
不要出声,两位姑娘才安静了下来。

工业胶带很明显可以防水,刚把姑娘们嘴上的胶布撕开,大量清澈的口水就
犹如泉水般流了出来,原来胶布以内还有一个球径5cm的巨型橡胶塞口球!姑
娘们雪白的牙齿正紧紧咬在塞口球上,紧绷的系带让姑娘们吐出口球的想法化为
泡影。

「姐姐等等……」逆颜停了下来,仔细端详着两位姑娘的脸蛋,「这两个人
……不就是灭魂姐这次出售的赵美茹和陈梦琪吗!?」

「嗯?好像还真是!!」飞影想了想今天白天所有事的来龙去脉后接着说,
「这么说,这家酒店难道是……?」

「我们这里是黑店哦!!!」

「什么人!?」逆颜和飞影瞬间展开了攻击架势,这才发现门口已经站满了
人。

「两位美女小姐,深更半夜不睡觉,倒是主动跑到我的卧室,难不成想和我
玩3P?」朴老板站在一群人的中央,微笑着打量了一下两位美女的丝足。

「嗬,原来你真的不是什么好人,绑架人家女孩子就算了,用这么极端的捆
绑手段难道你们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毕竟身为七魄,对付眼前这些人简直不
费吹灰之力,姐妹俩从刚才的慌乱中恢复了过来,甚至开始有些得意的看着眼前
的小喽啰。

「我就知道两位小姐会这么问,这不,我还特意带来了绳子,待会把你们绑
起来,不就知道我是否怜香惜玉了?」朴老板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弟兄说到,「身
后的这些弟兄比较倒霉,排队干女人到现在还都没轮上,两位小姐或许可以清除
她们心中的燥热?」

「我说这位老板,说大话是要靠本事的,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搞定灭魂妹妹的,
不过本姑娘的速度独步天下,想打败我恐怕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哦!」飞影就算
不穿鞋,奔跑速度也是常人的百倍以上。

「你是说被我关在地下室的灭魂小姐?哈哈哈!那可是怎么折磨都不服气的
烈女,这种女人干起来才有劲!不知你们对灭魂小姐被轮奸的画面可感兴趣?」
朴老板将手中的平板电脑扔给了姐妹俩。

电脑上播放的正是灭魂被轮奸的现场直播,从画面上看灭魂已经被操的几乎
晕了过去,嘴里含着灰白不一的精液,已经都丧失了吐出精液的意识。

「灭魂姐姐……」逆颜非常生气的看着画面,然后用可以杀死人的眼神盯着
朴老板,「姓朴的,你去死吧!」

「嘟——」

姐妹俩还没挪动步子,就感到手腕一阵疼痛。不好!朴老板送给她们的女式
手表有问题!从表面看,手表并没什么问题,不过贴近皮肤的一侧有一个细小的
圆孔,一根注射针管就是从这里伸出,将那种可以扼制灵力的白色液体快速注射
到姐妹俩体内。

「啊!!可恶!!」淬不及防的阴险攻击气得姐妹俩咬牙切齿,就如当初的
灭魂一样,逆颜和飞影体内的灵力也被封住了。

「你们的灭魂小姐就是这样被我活捉的,说起来真是惭愧,这个手表只能注
射一种液体,你们之所以现在还能站着,那是因为你们没像灭魂那样到我这乱喝
东西!哦,不对,你们也喝了,只不过是我怜香惜玉,想看看你们一边被捆绑一
边挣扎的样子,那种场面,喔噢!」朴老板已经是运筹帷幄,得意的吹起了口哨,
「在你们被绑好之前,我可以告诉你们到底什么出卖了你们,那就是送给你们的
手表,上边还有窃听功能——不用我多说了吧!」

「朴老板,看你长得一本正经,却用这种手段,只不过……就算我们没有灵
力,单凭拳脚功夫你们也不是对手!」飞影和逆颜缓了缓力气,再次展开攻击架
势。

「哟,两位姑娘误会了,真的误会了,这些弟兄只负责捆绑,不负责打架。
怎么,你们想打架?好啊!姑娘们,出来接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